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苏幕遮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3 18:52:2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苏幕遮
第八章 未语两相知

那人正是秦晤歌。小说苏幕遮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苏幕遮看着他,心中倏地升起一股危机感,好似两人便是命定的劲敌,从他的眼中,仿佛看到了尸山血海,看仔细看时,却犹如高山一般巍峨。

  秦晤歌心中却是大惊“这人是谁?我竟一眼看不透,难道就是那个女孩子的师哥吗?站在他的面前,好像身临大海,虽此时浩瀚无波,实则危险之极,此人定是我日后大敌!”

  苏秦二人各怀心思,却只是平静地对望。

  时不过片晌又仿若永恒,苏幕遮浅浅地笑着,一派温润模样,秦晤歌亦是如此,从侧面看去,他二人神韵如出一辙,倒像是双生子一般。

  苏慕言看着他们之间无声的交流,又看了秦晤歌一眼,默默记下。

  忘机也是深深看着二人,只觉天下风云因此而搅动。

  而陈府众人并未发现二人之间的交流,这时随众出来的谷则越众而出,走到忘记面前,施礼道“阿弥陀佛,拜见师叔!”

  忘机“师侄别来无恙!”

  因此,苏秦二人结束了对视。

  秦晤歌依旧与陈府众人告辞“陈大人莫要多送,日后有缘,自会相见,届时还望陈大人、萧小王爷、金大人、唐大人、盛先生不吝赐教。版权95lady.com

  于是,又看了苏幕遮一眼,金崔嵬道“还请秦大先生多多保重,颖王殿下向来倾慕先生高才,旅途路远,山高水长,务须小心!”

  秦晤歌只是笑着,并不言语,到是瀛寰生冷答道“不劳操心!”便当先越众而去,跳上马车。

  秦晤歌也拱手为礼,向马车走去。在路过苏幕遮时,又看了他一眼,对尧儿温和说道“小姑娘,这便是你的师哥吗?当真是人中俊杰呢!”

  尧儿见他夸赞自己的师哥,加之昨夜曾为自己解围,心中对他很有好感,向他扮了个鬼脸

  “是啊,我师哥最疼我了,他一定会为我报仇的!那些人抓了小莫哥哥,哼!都是坏人!”

  秦晤歌道“那祝你们马到成功了!”

  尧儿见他为自己说话,十分高兴“谢谢你,你是好人,以后,也让我师哥帮你好不好?”

  “只怕你师哥不愿意呢,更何况,我是一介凡夫俗子,怎么能与令师哥仙人一般的人物攀交呢!”

  尧儿见他说的伤心“怎么会呢?虽然忘机伯伯他们常说我师哥扶危救急,你放心吧!”

  “那如此,便要多谢你了!若有机会,能邀姑娘到在下府中花园一聚吗?那里的假山十分别致,想来姑娘见了定会十分欢喜的”

  “好啊,我要和师哥一起去!”

  苏慕言听到此处,心中叫苦“大哥,你这个师妹是白痴吗?竟将你的老底掀给了你未来的敌人,可是你为什么不阻止呢?”

  又见瀛寰坐在马车上,想着或许再见时便是敌人了。

  于是走到马车前“白老兄,你要走了吗?”

  瀛寰沉默良久,方道“自己保重”便不再言语。

  苏慕言见两人即将分离,又想到这人虽莫名其妙,却对自己十分呵护,就好像是自己的大哥一样,想到此处,心中便充满离愁别绪,退回来后,只在一旁沉默。

  秦晤歌见此,又向苏幕遮看去一眼,微微一笑,苏幕遮则是睨了陈府一眼,也回以一笑。秦晤歌便施然踏上马车,随后扬长而去。小说苏幕遮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这时陈方裕便到忘记身边,拱手道“可是苍云寺住持忘机大师到了?俗世之人未曾远迎,还望恕罪!”

  忘记回礼“不敢!只怕要叨扰数日了!”

  陈方裕连回礼“还望聆听大师教诲,何来叨扰之说?”

  而其他人亦是面露喜色,连连上前道声“见过大师!”

  要知,忘机大师成名日久,早已不问尘事,寺中事务早已委派他人,苍云寺虽不属任何势力,然历年之久远,地位之超然,乃是任何势力都难以望其项背的。今日惊闻忘机大师到访,如何不喜?那谷则只是寺中年轻一辈的翘楚,便值太子费力拉拢,如今住持到了,又当如何?

  忘机回礼,陈方裕道“大师里面请,我即派人将府中最为清幽的茗雅阁打扫出来,供大师参禅。”

  萧玉城也道“今日大师远来,我等不胜惶恐,待大师洗去风尘,我等定会聆听大师教诲,还望大师莫要推辞!”

  忘机道“欢迎之至!”

  于是忘机、苏幕遮、苏慕言、尧儿便在陈方裕的引领下穿过碧庭花园,一路到了茗雅阁。

  陈方裕道“大师暂且休息,素斋不久便会送到。”

  又向尧儿道“先前得罪之处,还望姑娘海涵!”

  尧儿不理,陈方裕讨了个无趣,便退下了。

  茗雅阁果是个淡雅所在,苏幕遮十分满意,径自坐在桌前,又招呼众人坐下,才到“忘机一来,竟给他们带来希望似的!”

  忘记无语“还不是因为你,否则,老衲一大把年纪,焉能涉足尘世,自毁佛心?”

  苏幕遮心中感激,便不再言语,忘记又道“你和那位秦施主有什么约定吗?”

  苏慕言和尧儿皆是惊奇,苏慕言道“分明一句话没说啊,哪里有约定,难道,大哥你们之前见过吗?”

  于是一脸期待的看着苏幕遮。

  苏幕遮笑道“他说太子势大,要我不要插手!”

  忘机道“只这句吗?”

  “当然不是,他还卖了我一个人情,告诉我尚罗之事乃是子虚乌有,还说要尽早救出叶莫莫,否则悔之晚矣!”

  苏慕言道“这不是废话么,我们都知道好不好,要他卖人情,哼!”

  忘机道“看来,他是不希望你参与到党争中去!”

  “是啊,所以,他还告诉我,叶莫莫便囚在陈府花园之中!”

  “啊?!”

  尧儿惊道“当真吗?他不是想邀我去做客?这人真是讨厌,哼!还说什么假山特别别致呢”

  苏慕言瞪大眼睛道“难道,叶兄便囚在假山之中,如此,大哥,今晚我便摸去探探路径,忘机大师便留下来保护你们!”

  尧儿雀跃道“我也同去!”

  苏慕言鄙视道“你,算了,免得把我也折里面!”

  尧儿气苦,正要争论,但想到叶莫莫便是因自己才深陷囚笼,便也不再言语心想着“师哥的这位兄弟当真不会说话,同是兄弟,怎么差距这么大呢!简直就是个小气鬼!”

  苏幕遮道“都不必去,我想让叶莫莫光明正大的出来!忘机,有劳你了!”

  忘机道“放心吧,如今修罗赤珠无恙,叶施主自然无罪!”

  苏幕遮道“只怕不易呢!只怕,陈大人囚禁叶莫莫绝不是因为修罗赤珠,只怕还要费一番心思!”

  尧儿道“那是为何,昨天我就在现场啊!小莫哥哥又没得罪他们,怎么会呢?”

  苏幕遮与忘机对视一眼,互有印证,便沉默下去。推荐95lady.com

  与此同时,耀寘居内,众人具座,盛叶甫首先道“这,是我们的机会,若是能拉拢忘机大师,只怕靖王之流便不再是敌手了。而我们失却卷轴之罪,也可暂缓了。”

  金崔嵬道“只怕不易,若是苍云寺这般好拉拢,早在四十年前,圣上还在东宫之际便已拉拢了!”

  萧玉城道“不过,此事若成,太子的储君之位便可稳如泰山。”

  唐其休沉吟道“不过最让我在意的是那姓秦的,他为会离开?别说什么受邀讲学,这话我是不信的。”

  金崔嵬亦苦思“想不通,着实想不通,盛老,你们并称三大先生,不知可否为我们解惑”

  盛叶甫苦笑“秦先生向来神秘,他的心思,我也是难猜啊!”

  众人摇首无语。

  萧玉城道“算了,车到山前必有路,我要先行离去了,诸位自便!”

  陈方裕笑道“温柔乡里自徜徉,恭喜萧小王爷!”

  萧玉城笑道“哈哈,佳人有约,对不住各位了!”

  金崔嵬道“便是那位如笙姑娘吗,果然是国色天香,我见犹怜啊!”于是眯起眼睛。

  萧玉城眼中杀意一闪而逝,便含笑离场。版权http://www.95lady.com/

  众人也各自散去。不多时,陈方裕命人将温倾旋唤来,探探口风,二人聊得尽兴,宾主尽欢。陈方裕愈发认定了这个女婿。只是温倾旋不日便要启程回府,陈方裕只好暂时作罢,待他日与自清山庄细表亲书,便可做成亲家。

第九章 苦水尽付君

而在官道上,马车缓缓而行。忽地人影一闪,飘上车来,瀛寰冷目看着来人,一言不发,清子施礼道“晤歌,瀛公子,事情已经办好了。”

  秦晤歌笑着说“那是最好,清子这段时间也累了吧,你随我到放鹤楼吧!”

  清子脸现激动之色,连忙答应“多谢晤歌!”

  瀛寰道“今日那个年轻人是谁?你好像很在意的样子。阅读95lady.com

  秦晤歌神秘道“应该是某位隐士高人的传人吧!若我猜得不错,他应该来自,榣炽山!”

  瀛寰终于动容“什么,这么说,他是难怪,我看他总有不舒服的感觉!”

  清子疑惑道“榣炽山?我从未听说过!那是什么地方?”

  瀛寰看了她一眼,缄口不言。

  秦晤歌沉吟道“那是最神秘的地方,想登榣炽,难于登天,这些年榣炽山行事低调,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只是,虎威犹存。你应当知道苍云寺吧,听说苍云寺前任住持曾受过榣炽山主人的恩惠,终身难忘,并立下誓言终身不与榣炽为敌,约束后人永记榣炽恩德。”

  清子愣住了“连苍云寺都受其约束,那个年轻人,岂非日后会成为你的劲敌?甚至我们还不能动他,这可当真出人意料!晤歌,我担心事情会有变!”

  秦晤歌笑道“放心,不会有事的,我们已经约好了!”

  清子虽有疑问,但在秦晤歌积威之下,不敢发问。

  瀛寰道“找死的人来了!”言罢杀气毕现。

  不多时马车周围便血色弥漫,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丑陋不堪。瀛寰此时已是收敛杀气,站在秦晤歌身边,秦晤歌面对狼藉满地,仍面带微笑“总有人不自量力,看来,我也要提前动手了,哎!我们走吧!”

  忘机大师在房中打坐,尧儿则是补眠。

  而苏家兄弟俩却坐在梧桐树下的石椅上聊叙别情。

  苏幕遮道“如今没有旁人在场,你该实话实说了吧,为何要逃婚?你这样做,岂非令父亲颜面尽失?”

  苏慕言低下头去,低声道“大哥,这个,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眼中一闪而逝的凄然,苏幕遮立觉心中一疼,握住他的手,

  柔声道“怎么了,可有什么难言之隐?”

  苏慕言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那天,我与之许在栖鄀斋玩耍,见天色已晚,正要回府,却见一个小童向我走来问道

  ‘可是苏十二少?这是一个姐姐给你的信’

  当时之许还打趣道‘瞧你也是快成家的人了,怎的还到处拈花惹草,若是让人知道了,你让叶小姐的脸往哪搁?赶快去解决了吧’

  我一听,也寻思我自问不是正人君子,也有爱美之心,但绝不会像之许所言那样,于是打开信,见上面要我到城西的姻缘柳下相见,我心中疑惑,便只身前往,待我出了城到了姻缘柳下,看见有一男一女,那女子上前向我施礼道

  ‘可是苏世兄,小妹是叶朝若,有礼了!’

  我见叶朝若温婉可人,便也答礼,未待说话,便见男子走来

  ‘苏世兄你好,我是卫廷琚,素闻苏世兄大名,未得一见,实属遗憾!’

  这时我便立在那,不再答话,若我再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岂非傻子?叶朝若也知对我不起道

  ‘苏世兄人品高洁,小妹实是弱质蒲柳,不敢高攀,奈何苏叶两家联姻,小妹实担心会有辱苏家门声,希望苏世兄能解去这婚约,可好?’

  我心中有气,未及过门便与别的男子私相授受,便道

  ‘苏家自有家法,我焉敢私自决定?这件事还是由两家长辈决定吧!’

  卫廷琚走到近前,拉住叶朝若的手‘苏世兄,明人不说暗话,我与朝若两情相悦,非卿不娶,希望苏世兄成全!’

  我当时实在气急,冷笑道‘是吗,卫兄当真有趣,竟拉着我的妻子说什么两情相悦,你当我苏慕言是什么人,当轻璧侯一家都是死人么?’

  ‘对不起,苏世兄,你莫误会,我与朝若一同长大,本已到了结亲的年纪,哪知竟忽然变成了悲剧,,我虽不能说苏十二少横刀夺爱,但想来,十二少也不希望自己的女人心中有别的男人吧!还望苏十二少成全!’

  我见叶朝若已是泪眼盈盈,满含期待地望着我,不知怎地,便答应了,我见他们二人欣喜雀跃,心里却着实不是滋味,甚至想着,那叶朝若一定认为我及不上卫廷琚,等我大哥回来,一定要把她抢回来做大嫂,所以,我便匆匆离家了!

  至于是否会伤害到谁,我才不要管,我才是受害者吧,大哥?!”

  苏幕遮摸着他的头道“好兄弟,你受委屈了,不过君子不夺人所爱,既然那叶小姐已心有所属,待我们此次回去,便解除婚约吧!好男儿何患无妻。”

  苏慕言笑道“哎哎哎,不提了,等小爷这次回彭淮,一准被何之许那个家伙笑死,哼,大哥,我不管,你要给我出口气,小爷这次脸可丢大了!”

  “所以你便偷跑出来,做出一副不乐意的样子,实则是为了解除婚约做铺垫,呵呵,小言,你要我说什么好!”

  苏慕言骄傲道“才不是,小爷只是真的不满意这桩婚事!小爷喜欢胸大的、屁股翘的,那叶朝若黄豆芽一个,小爷才不喜欢!”

  苏幕遮看他大放厥词,一阵无语“我说小言,你在军营历练几年,怎么变成这副德行?”

  “呃,大哥,我不是那个意思,这个、这个”

  苏幕遮道“我不是要怪你的意思,不过你的婚事母亲一向惦记着,你也是时候寻个亲事了。”

  苏慕言苦笑道“我才十六好不好,真不知道母亲急什么,要说定亲,你才是老大,哎”

  说到此处,苏慕言眼中闪现复杂之色连忙转移话题,却忽视了苏幕遮一闪而逝的痛苦。

  “对了大哥,我在陈府见到一对姐妹,那个妹妹十分可爱呢,有时间我带你去看看!”

  苏幕遮无奈“你这毛病什么时候能改?父亲将你送到军营,进去时是个乖孩子,出来后竟变成了个跳脱成性的小猴儿!”

  不多时,晌午已过,陈方裕曾到茗雅阁给忘机请安,只是忘机正在房内修行,不便相见,陈方裕无奈只好作别,对苏幕遮道

  “有劳小兄弟相送,待忘机大师出来后,还望小兄弟代为转达敝府的心意。”

  苏幕遮拱手道“一定!”

  于是陈方裕方离去。只是心中不断寻思“忘机大师果有过人之处,连身边带发修行的弟子都谈吐不凡!”

  于是转到萧玉城下榻的菀苑,萧玉城正与如笙如埙姐妹讲笑话,直都得美人乱颤,心思正飘然,见是陈方裕到来,知有正事,忙向如笙道

  “我有要事,一会再来陪你,不过你若是无趣,便同如埙到园子中逛逛,听说花开正好呢,可好?”

  如笙温婉道“你尽管去吧,我和如埙自会寻些乐子的。”

  “好!”

  于是向如埙点点头,便随陈方裕而去,远远听到陈方裕道

  “没打扰到小王爷的好事吧?”

  “便是扰到了,你若不给我个理由,我可不依!”

  如埙道“姐夫对你真好!姐,我看,你还是做个太平的小王妃,可好!”

  如笙冷下脸“你是好日子过得太久了,所以乐不思蜀了?”

  如埙急道“你知道我的意思,我只是希望你幸福!”

  如笙看着远方“你觉得,我这样的人,会有幸福吗,玉城他,给的起我幸福吗?”如埙无语。

  萧玉城与陈方裕一路分花拂柳走到后院一片广阔的草地,四处一览无余,决不会有人偷听。

  陈方裕道“秉烛会已毕,可找到预言中的那个人了?难道是那个姓秦的?”

  萧玉城摇了摇头“应该不是,父王曾经问过,是否是三大先生,可答案却不是。三水婆婆给的预言是‘词中之圣可定国’只是这所谓的‘词中之圣’会是何方神圣呢,难道说他没有被尚罗引来吗?此事委实令人费解。”

  陈方裕道“不过现在至少可以确定,那定国之人绝非是秦先生,那便足够了。”

  萧玉城道“正是。不过,那金崔嵬委实讨厌的紧,竟敢不将我放在眼中,对如笙有觊觎之心,真是找死!”

  陈方裕道“只是他是颖王殿下的人,十分受颖王器重,我们也只好忍气吞声,不过那唐其休想要抱住颖王的大腿,听说将自己的爱妾都送给了金崔嵬,着实丢人!”

  “若有机会,定当除掉他!”

  苏家兄弟此时正在花园中赏花,实则是苏幕遮观察机关所在。苏幕遮走到假山旁边仔细观察,过了片刻苏慕言问道

  “可有发现?”

  苏幕遮点点头,示意先离开此处,到花丛中说话。

  苏幕遮道“确有机关,只不过是极其简单的明鬼机关,要破之十分容易,只要将八卦图中的巽位改乾位,坎位改震位,再将二十四星宿中的角木蛟”

  苏幕遮正要继续说,便被慕言阻止“大哥,别说了,我懂了!别在荼毒我的双耳了!”

  苏幕遮无奈“是你要问的,如今却不听了!那好吧,此处也看完了,我们便回去吧!”

  “好吧!”

苏幕遮》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苏幕遮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祸水红颜14章

    原标题:祸水红颜14章小说名:祸水红颜第14章沈少钦点“嘟——”不等我回答,他抢先挂了电话。晚上七点,我准时站在学校门口,远远看到一辆黑色的车朝我驶过来,刚一停稳,黄毛的头就露出来了,冲着我招手。我上了车,坐在后座,黄毛在副驾驶,色眯眯的看着后视镜中的我,“小丫头,我还真没想到,你竟然让沈少钦点了,他可吩咐了,除了他,不许别人动你,嘿嘿嘿,一定是你这小骚货让沈少爽快了~”说着,他和开车的人对视一眼,两人都开始大笑。听着他淫秽的话语,我内心忍不住泛起一阵恶心,把头别开,沉默不语,看着窗外。回过神时

  • 如果不曾爱过14章

    原标题:如果不曾爱过14章书名:如果不曾爱过第十四章退怯夜凉如水,站在饮水间打水的女人微垂着头,侧脸的肌肤如白瓷一般细腻,漆黑的及肩发自然披散。纵然已经27岁,看上去依然像是一个乖巧稚嫩的女大学生。接了大半杯热水,温凉回到病房门口,隔着玻璃窗向里望去——“咳……”一声轻微的声音,猛地惊动了温凉紧绷的神经,她快速看向床上。只见男人眉宇紧紧拧起,眼皮缓睁,已有了醒来的迹象。温凉喜上心头,下意识的伸手推门。“东铭?”欣喜的轻呼声止住了她的步子。原本趴在床边的唐欣然直起身子,欣喜若狂的握住了男人的手掌。

  • 冷妻独欢:凶猛总裁来找虐14章

    原标题:冷妻独欢:凶猛总裁来找虐14章小说:冷妻独欢:凶猛总裁来找虐第14章:极尽温柔看见许言冉进来之后,陆迟彻摘下眼镜揉了揉被挤压的鼻梁然后放下报纸,随后迫不及待的想要欣赏许言冉那句堪称完美的身体。那么一具洁白嫩滑,而且凹凸有致的身躯就这么被一条厚重的浴巾遮挡住实在是可惜。不管在这之前陆迟彻怎么压抑着自己的欲望,当许言冉一走到自己的面前的时候,他那一向冷静的头脑仿佛是换了一个人一样根本就不听使唤。伴随着陆迟彻的命令,许言冉乖乖的将浴巾从身体上解了下来,自己的尊严这种东西在陆迟彻的面前似乎从来都

  • 前夫,再也不见14章

    原标题:前夫,再也不见14章小说名称:前夫,再也不见第十四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14他勾唇,倒是笑了,“谈条件?”我抿唇不语,是条件,三年了,这样的日子总该有个尽头。见我不语,他朝我走来,身形如玉,高大的身影将我覆盖,他微微弯了弯腰,瞳孔收缩,“才三年就忍耐不下去了?林韵,你也就这点本事。”我嘴唇泛白,见他冷笑一声,随后朝楼上走去。大厅里的佣人一个个小心翼翼的,大气不敢出,我看向陈嫂,开口道,“收拾一下,大家都去休息吧!”转身上楼,进了卧室,我拧眉,忍不住咳嗽了起来。他在抽烟,整个房间里都冒着烟味,

  • 爱到深处无归途14章

    原标题:爱到深处无归途14章小说名称:爱到深处无归途第十四章:是喜是忧嘭——!苏雅晴仿若被当头一棒,脑袋一片空白,脸上血色尽失,就连嘴唇都失去血色。怀孕了?苏雅晴脑袋昏昏沉沉,似乎下一秒就要再次晕倒。检验单从手中滑落,她坐着一动不动目光呆滞。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容齐林俯身过来,嘴角狠狠勾起阴狠弧度,看着她平静地说:“你需要解释一下吗?”苏雅晴回神,宛如一盆冷水浇下,从头顶凉到脚底,颤栗到不能停歇,惊恐地望着他。想要后退,却无路可退。她就像一只逃脱之后再次落网的羔羊,等待她的将会是更加恐怖对待的炼狱

  • 梦中旧识半零落14章

    原标题:梦中旧识半零落14章小说名字:梦中旧识半零落第十四章悲愤到极致,莫烟反而笑出声来,“我也想知道谁让我来的,是你吗,顾奕辰是你吗?被众人嘲笑,侮辱,这就是你的目的吗?我除了爱你这件事,究竟是做了什么,让你这么恨我?”顾奕辰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他从没有见过莫烟这么情绪失控的样子,哪怕当初他当着她的面,跟那些女人眉来眼去,她都能平静地给那些女人一巴掌,潇洒转身,这么无理取闹,倒是头一次。他拢了拢眉心,冷笑一声,“你赶走嫣然这件事,就足够我恨你一辈子。”莫烟心头大恸,脸上血色褪尽,一颗心也被砸得支

  • 致我最爱的温凉14章

    原标题:致我最爱的温凉14章小说名称:致我最爱的温凉第十四章退怯夜凉如水,站在饮水间打水的女人微垂着头,侧脸的肌肤如白瓷一般细腻,漆黑的及肩发自然披散。纵然已经27岁,看上去依然像是一个乖巧稚嫩的女大学生。接了大半杯热水,温凉回到病房门口,隔着玻璃窗向里望去——“咳……”一声轻微的声音,猛地惊动了温凉紧绷的神经,她快速看向床上。只见男人眉宇紧紧拧起,眼皮缓睁,已有了醒来的迹象。温凉喜上心头,下意识的伸手推门。“东铭?”欣喜的轻呼声止住了她的步子。原本趴在床边的唐欣然直起身子,欣喜若狂的握住了男人

  • 闪婚蜜宠:狼性总裁要不够14章

    原标题:闪婚蜜宠:狼性总裁要不够14章小说:闪婚蜜宠:狼性总裁要不够014章深哥,跟你有绯闻的小明星在我这呢!或许是喝的酒太多,靳颜很想上洗手间。她下了吧椅摇摇晃晃的往外走去,周围人太多,靳颜遂不及防被人推了一下,撞到了跟前的人,迷糊的道歉:“唔,对不起了......”她小手撑着那人的胸膛,想要努力站起来。“哟呵,这声音不错!”轻挑的口哨人自靳颜头顶响起。那人不仅没放开她,反倒是一把搂住她的腰,强行往自己怀中带:“哥哥带你去玩,怎么样?”乔慕白向来对投怀送抱的美女不拒绝,更何况还是这么漂亮的。瞧

  • 南少,请疼我14章

    原标题:南少,请疼我14章书名:南少,请疼我第十四章你最好乖乖听话次日一早。苏然在看到楼下那辆宾利时,瞳孔皱缩,转身便想往回走。但已经晚了,南亓哲已经大步追过来,拽住了她的手腕,“苏然,你敢躲我?!”一字一句,似是从喉咙里挤出来。“我昨天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我现在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他的力气太大,苏然忍着疼意,头上一阵阵冒冷汗。幸好她让娜娜把小哲带走了,不然让他看到小哲就完了!“苏、然!”她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他,他的耐心已经所剩无几,“要是不想让林娜己家里的公司倒闭,你最好乖乖听话!”他想好

  • 旧婚新爱14章

    原标题:旧婚新爱14章小说名字:旧婚新爱第14章发烧了!她柔柔弱弱的开口,眸中噙满晶莹泪花。那一副清纯可怜模样,哪还有刚才放肆大胆的样子。唐季风冷着一张俊脸,一言不发。他纵使面无表情也总能给人一种高人一等的感觉,气质逼人。见他对自己视若无睹地到厨房倒了杯水,然后头也不回的上楼,白莎莎气的浑身都在发抖!气死她了,从来没有男人敢如此忽视她,他居然视她为空气!愤怒和嫉妒心的双重驱使下,她轻手轻脚的上了楼。卧室的门半开着,沈初七抱着身子缩在床上,紧咬着双唇,浑身都在轻颤。唐季风站在门口看着她,微暗的橘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