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武侠小说《偷香高手》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3 17:23:5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偷香高手

第一章 宋青书的前世今生

疼!难以忍受的疼!宋卿疏逐渐从昏迷中醒来,感到全身骨头似乎都碎了了,连动一个手指也办不到,想到昏迷前那辆迎面而来的大卡车,宋卿疏心中一凉:“难道捡回一条命,下半辈子却只能瘫痪在床了?”

这是在医院么,宋卿疏睁开眼睛,开始慢慢打量起周围环境。原文95lady.com只见周围青纱无风自动,屋子正中桌上一支白烛忽明忽暗,一个身段曼妙的女子背对着自己坐在那里,以手支颐,怔怔地在那里发呆。

看不清女子的容貌,不过昏暗的烛光照在她一席素淡的青衣上,惨慎得有些吓人,宋卿疏心想这医院搞什么鬼,没电不说,还把病房布置得像灵堂一样,这个护士坐在那里像个女鬼一般,要是胆小的人早就被吓得叫出来了。

青衣女子似乎在想着心事,并没有注意到床上的男人已经醒了过来,这个时候,一个女尼敲门走了进来禀告:“掌门,明教教主张无忌求见。”

青衣女子身子明显颤了一下,不过很快镇定下来:“男女有别,夜间不便相见,让他回去吧。”语气的冷漠也难掩青衣女子清脆声音中透出的那一丝空灵,十分的好听。

这时候外面一个沉稳清朗的男声穿透了进来:“在下颇通医术,愿为宋青书少侠疗伤,别无他意。”

……

向来十分熟悉金庸小说情节的宋卿疏只觉得一股凉气从头到脚,这要不是拍古装片,那出现了明教教主张无忌,再联系此情此景,莫非自己是《倚天屠龙记》里那个倒霉的宋青书?

受到这一惊吓,重伤昏迷醒来后有些混沌的思维终于清醒起来,宋卿疏慢慢回忆起了车祸的细节,脸色难看地想起了自己已经死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躺在这里,听他们这口气,似乎这是倚天屠龙记的世界。95女性网

第二章 经脉尽断的废人

之前自己的名字因为和宋青书谐音,没少被朋友嘲笑,还得到了一个备胎之王的外号,当时他春风得意,自信十足,对此只是一笑而过,没想到现在有可能真的成了那个悲剧的备胎宋青书。

“你进来吧。”桌边的青衣女子沉默了一会儿,开口淡淡说道。

宋卿疏这下已经有八分确定了这是倚天屠龙记的世界了,没人会这么无聊特意布置这些场景来骗自己,关键是他清楚记得自己当时已经死了。

按他们对话推测,这个时候应该是少林寺屠狮大会,宋青书被打得重伤,青衣女子自然就是自己名义上的娇妻周芷若了。

宋卿疏下意识假装继续昏迷,原著中宋青书和周芷若的婚姻本来就是有名无实,周芷若对宋青书原本也没多少感情,而且经过各个版本电视剧的渲染,宋卿疏对周芷若的腹黑心狠可是印象深刻,要是被她知道真的宋青书已经被自己顶替了,肯定毫不犹豫一记九阴白骨爪,直接送自己上西天。

宋卿疏已经死过一次,那滋味可不想再尝一次,这个时候张无忌也走了进来,“宋师哥伤势如何,带我瞧瞧他去。95女性网

周芷若见他进来,也没回头,只是冷冷说道:“他浑身骨头震碎,伤势极重,多半不能活了,不知道能不能挨过今晚。”

一席话听得宋卿疏苦笑不已:“这个小娘皮真没良心,这副身体的原主人好歹说名义上也是他丈夫,现在性命垂危,她居然毫不在意。莫非想他死后成一个俏寡妇,又投入张无忌怀抱中么。”

张无忌道:“你知道我医术不坏,愿尽力医治。”

他的话让宋卿疏心中燃起了希望,张无忌深得蝶谷医仙的真传,有他救治,自己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周芷若问道:“你为什么要救他?”

宋卿疏在床上听得一愣一愣的,暗自怜悯起这副身体的原主人来:看来你混得不咋地啊,你老婆正巴不得你早点死呢。

张无忌一怔,说道:“我对你不起,心下万分抱愧,何况今日你手下留情,饶了我性命。武侠小说《偷香高手》在线免费阅读宋师哥受伤,我自当尽力。”

周芷若幽幽说道:“你手下留情在先,我岂有不知?你若能救活宋大哥,要我如何报答?”

这情形不对啊,怎么像一对情侣在互诉衷肠?还如何报答,一个女人这样哀怨地问一个男人,要是对方要你以身相许呢?宋卿疏仿佛看到这副身体的原主人脑门上泛起了一道绿光,虽然周芷若不是自己老婆,但同样心有戚戚焉。

张无忌道:“一命换一命,请你对我义父手下留情。”张无忌的话让宋卿疏舒了一口气,幸好他在感情上优柔寡断,要是他是韦小宝一样的性格,这个时候只要无耻一点,周芷若还不投怀送抱?

周芷若向内堂指了指,淡淡地道:“他在里面。”

张无忌来到床边,观察了一下宋青书的伤势,说道:“宋夫人,能否救得宋师哥之命,我殊难断言,是否能容我一试?”

“宋夫人”三字一出,宋卿疏越看张无忌越顺眼,“要是把我治好了,你跟周芷若之间的眉来眼去我也就不计较了。”宋卿疏在心中暗暗盘算着,的确,原本的宋青书是有恨张无忌的理由,不过他只是继承了宋青书的身体,没必要同时继承他心中的仇恨。至于之前心中的不快,完全就是因为周芷若是武林中公认的大美人儿,宋卿疏出于男人的占有心理作祟而已。网站95lady.com

现在想来当初那个女人认为宋卿疏人品有问题,其实也不算完全说错。这个社会都是这样,除非你是混吃等死富二代,或者一个碌碌无为的庸人,不然只要你去奋斗,总会被社会这个大染缸所同化。

世界上哪有什么好人和坏人之分,坏人的不幸在于他们让大多人看到了他们坏的一面,好人呢,也许是有意,也许是无意,让大家看到的都是好的一面。

宋卿疏就是悲剧的前者,他黑暗的一面被情敌尽情展示在那个女人面前,所以他成了坏人;情敌黑暗的一面,女人一点都没看到,所以哪怕自己被情敌杀死了,蒙在鼓里的女人还觉得情敌是个正人君子。

宋卿疏沉思之际,张无忌已经开始帮他接骨了。宋卿疏疼得死去活来,但摸不清新世界状况的情况下,却只敢假装梦呓,而不敢大声呼痛。

张无忌扶正了他的碎骨,挑出了黑玉断续膏,运用九阳神功,将药力投入宋青书的各处碎骨,一炷香的时间过后,长舒一口气,对周芷若说道:“宋师兄性命已无大碍,只是….只是……”

周芷若脸上也没露出一丝喜意,淡淡地问道:“但说无妨。武侠小说《偷香高手》在线免费阅读

“只是宋师兄经脉尽断,以后恐怕再也不能习武了。”张无忌的话犹如五雷轰顶,宋卿疏一下子就傻眼了,在武侠世界里,成了废人,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你不必自责,救活了他已是不易。”周芷若还是那副漠不关心的语气,宋卿疏听着心里怪怪的,好像他们俩才是夫妻,自己只是一个外人而已,呃,自己好像的确是一个外人。

接着张无忌担忧周芷若打不过少林三渡,很委婉的说出金刚伏魔圈的厉害,希望能跟他合力破真。

周芷若断然拒绝:“咱们从前曾有婚姻之约,我丈夫此刻却是命在垂危,加之今日我没伤你性命,旁人定然说我对你旧情犹存。若再邀你相助,天下英雄人人要骂我不知廉耻、水性杨花。”

张无忌急道:“咱们只须问心无愧,旁人言语,理他作甚?”

“要是我问心有愧呢?”周芷若的一句反问让整个屋子充满了暧昧气氛。

宋卿疏苦笑不已,对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致以沉重的哀悼:“这赤裸裸的勾引,简直是潘金莲重生,阎婆惜再世啊,哎呀,可怜的青书兄弟,你前辈子究竟造了什么孽,身体被我夺舍重生不说,看这样子连老婆也保不住啰。”

第三章 保卫娇妻宣言

幸好张无忌更喜欢赵敏一点,哪怕原本的宋青书,也不得不承认张无忌的确称得上是正人君子。按照原著剧情,两人这里很快就恢复理智,张无忌很快就离去了。

不过让宋卿疏大跌眼镜的是,张无忌长叹一口气,深情地喊了一声“芷若!”在周芷若错愕间,上前一把搂住了她的腰,低下头便想去亲她的樱桃小嘴。

这下别说是宋卿疏了,周芷若也震惊不已,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一下子便挣脱了张无忌的怀抱,躲了过去。

尼玛,这剧本不对啊!宋卿疏在床上瞪大了双眼看着张无忌,一时间有些凌乱了,半夜三更勾引有夫之妇,这个张无忌还是原著那个宅心仁厚的君子么?没记错的话,家里还有一个绍敏郡主等着他回去吧,倒要看张无忌怎么收场。

屋外传来弟子巡逻的脚步声,周芷若羞怒交加:“张无忌!你……你……”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

“芷若,你自幼待我很好,你对我的情意,我又怎敢忘却,上次濠州城中要不是为了救义父,你此刻已经是我的妻子了。”张无忌叹了一口气,深情地看着周芷若。

周芷若一时间芳心大乱,见他提起那次濠州婚礼上的事情,心中充满恨意:“你当着全天下英雄的面,跟随赵敏那个妖女而去,又何时顾及过我的情意?现在你和赵敏双宿双栖,我也成了宋夫人,你却来和说旧情!”

“这……”张无忌一下子被问住了,僵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

瞧见他的模样,周芷若没来由的生气,提高声音道:“张教主,咱二人孤男寡女,深宵共处,难免要惹物议,你快请罢!”

张无忌愕然当场,低声说道:“那以后我过来的时候避过你的门人,我们再慢慢聊聊,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

见张无忌的身影消失在黑夜中,周芷若显得有些魂不守舍,抱着双腿坐在了椅子上怔怔发呆,不知道想到什么脸上一会儿露出了娇羞,一会儿又升起一丝薄怒。

宋卿疏这才有机会打量这个便宜娇妻,秀似芝兰,淡雅脱俗,果然凝聚了汉水之钟灵,峨眉之毓秀,当得起原著中的“清丽秀雅,姿容甚美”的评价,前世里几个版本的《倚天屠龙记》电视剧,扮演周芷若的演员都是难得的大美人,不过眼前这个女人似乎还要出彩几分,比之高圆圆多了一丝柔媚,比之周海媚又多了一丝清冷。难怪原著里的宋青书对他魂牵梦萦,朝思夜想,张无忌在拥有了蒙古国第一美人的赵敏过后,还对她恋恋不舍。

想起了两人新婚之夜,周芷若见张无忌一直没来抢婚,伤心欲绝的情况下,任由宋青书摆布,这具身体的主人本来有机会趁机摘采下周芷若的红丸,只可惜当时的宋青书出于嫉妒心理以及一个男人的自尊,不愿趁人之危。

“真是个二货!”宋卿疏佩服之余,也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给出了自己的评价,要知道当一个女人心中已经有了别的男人过后,你想再从感情上入手几乎已经不可能,要想驱散那个男人的影子,最好的做法就是由身入心,只有成为她第一个男人,才能堪堪冲淡对方心中对初恋的留恋。

“让你当时装逼不吃,现在眼看着要便宜其他男人了,还让我跟着难受了一番。”宋卿疏心中又对前任埋怨了一通,心中暗暗发狠:“夺了你的身体,万分抱歉,不过按照剧情,你本来也会死的。我唯一能做的补偿,便是尽力保护你的娇妻不被其他男人染指,用你的名字来威震天下……”

接下来几天就是原著的正常剧情发展了,周芷若携手张无忌大破少林三渡的金刚伏魔圈,中途张无忌走火入魔,狂性大发的事情还被传的沸沸扬扬。

周芷若本来是打算杀了谢逊就回峨眉的,不过那晚张无忌向她倾诉情意,弄得她临时放弃了这个念头。

屠狮大会过后,周芷若借着宋青书重伤不便上路,一直留在少林寺,将大多数门人弟子遣送回峨眉,只留下一两人服侍,众弟子纷纷议论掌门对姑爷果然情深意重。

宋青书冷眼旁观,他大致也能猜到周芷若潜意识中的用意。不过那夜过后,张无忌再也没来过这里,看着宋青书一天一天好起来,周芷若的脸色明显有些焦急起来。

黑玉断续膏是接骨圣品,加上当初张无忌用九阳神功将药力直接逼到骨髓,因此几天下来宋青书已能下床走路了,除了有些虚弱之外,与普通人已无差异。

“芷若,我们怎么还不回峨眉?”宋青书试探着问着周芷若。

“一路上兵荒马乱的,待你完全好了我们再上路。”周芷若的声音中透着陌生的清冷。

宋青书在现代商场摸爬滚打,早已学会了审时度势与厚着脸皮。如今自己已是废人一个,而前世电视剧里周芷若略显狠毒的形象又实在太深入人心,考虑到周芷若动动手指便能将他送去见阎王,一切的主动权掌握在对方手里,他可没这么傻跟她摊牌,万一惹恼了她,直接狠心将自己杀了,完全可以私底下与张无忌双宿双栖,然后对外宣称重伤不治,由于这段时间周芷若表现出来的一个贤惠妻子模样,到时候没有任何人会怀疑。

想到之前对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许诺,宋青书不由得苦笑一声,从来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要想守住周芷若的贞操,只好先夺去她的贞操,可是……看着如今手无缚鸡之力的模样,宋青书一阵苦笑,自己现在可以算个战斗力为五的渣滓了,周芷若在自己面前简直就是个超级赛亚人,强推是肯定不可能了。

这几天宋青书有事没事地找话题跟周芷若聊天,对方反应极为冷淡,只有说到武林中事,她的反应才稍微好点。

本来宋青书只是打算跟她熟络一下感情,哪知两人感情上没什么进展,无意中的闲聊中却让他重新认识了这个世界。

第四章 无名圣僧

原来这不是宋青书本以为的倚天屠龙记的位面,而是一个奇怪的世界。

听到周芷若提起镇守襄阳的郭靖黄蓉夫妇,还有黑木崖上神功盖世的东方不败,以及曾经在中原武林掀起腥风血雨的契丹南院大王萧峰……宋青书的脸色精彩万分。

经过多番旁敲侧击,宋青书终于面色古怪地确定了这是一个由金庸的十四部小说共同构架而成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宋辽相争百余年,互有胜负,结果辽国大后方兴起了两只女真部落,一个黑水女真部,一个建州女真部,黑水女真建立金国,几场大战下来,直接攻入辽国腹地,辽国差点被灭国,幸亏草原上另一只游牧民族蒙古族兴起,开始攻略金国后方,金国这才停下攻辽步伐,主力掉头对付蒙古。

如今两国相持在黄河流域,长安潼关一线,辽国才得以喘息之机,困守山西内蒙一带,不过几年前辽国皇帝耶律洪基得到了南院大王萧峰这个战神级的人物,加上跟蒙古结盟,渐渐有了复兴的征兆。

建州女真建立了满清国,攻灭了内忧外患的大明国,占据了辽东-河北-山东-扬州广袤的土地。

现如今汉人建立的国家只剩下长江以南的宋国,凭借天险抵御着游牧民族的铁骑南下。

当今天下,蒙古实力最强,不过统一蒙古各部的战斗极为惨烈,大汗铁木真诸子尽数战死,同辈与子侄辈的将领也所剩无几,幸好第三代的孙子辈诸王极为出色,六皇孙旭烈兀,跟随着大汗铁木真率蒙古主力西征,兵分两路,一个攻打花剌子模以及东欧诸联邦,一个攻打强大的波斯和阿拉伯诸国。

铁木真西征前留下已故义弟木华黎之子汝阳王察汗,也就是赵敏的父亲领一军经略西域,镇压明教以及回民部落,并适当牵制西夏,让西夏无暇扩张。

派四皇孙忽必烈领一军在长安潼关一线攻略金国,派大皇孙蒙哥领一军由四川攻南方宋国,蒙哥战死后,忽必烈收编了他的部队,现在南阳宛城一代,北攻金国长安洛阳,南打宋朝襄阳,在蒙古诸王中风头一时无两。

留下七皇孙阿里不哥自领一军留守蒙古大草原,对满清虎视眈眈,不过满清幼主康熙也是一个雄才大略之辈,自己镇守燕京,手下平西王吴三桂镇守山海关,宝亲王弘历镇守盛京,形成掎角之势,外与黑水女真的金国结成联盟,势头竟然隐隐压过了阿里不哥和辽国的联军。

当然吐蕃,大理段氏这些边陲小国只是在苟安残喘而已,不再细表。

震惊地消化完这一切,宋青书还是心存疑惧,究竟这是不是金庸的十四本小说世界的融合,灵机一动,他想到如今少林寺有一个人,一定能给自己答案。

宋青书说出去散散步,周芷若毫不在意地点点头,宋青书嘿嘿一笑,走在路上不停地念念叨叨:“这个女人对她丈夫的感情真是淡薄得可以,看来只有张无忌才能引起她情绪的波澜……”过了很久,才想起现在自己第一要务是治好自己的经脉,然后再在这个超级大乱世活下去,而不是去吃张无忌的飞醋。

一路来到少林寺的藏经阁,跟知客僧道明了自己的来意,对方知道他是峨眉掌门的夫君,也不敢怠慢,见他只是想参阅一下佛经,登记过后就将他引了进去:“宋少侠,本寺向来欢迎有缘人士来阅读佛经,一楼收藏了各个版本的经书,宋少侠可以随意翻阅。不过藏经阁二楼以上是本寺武学典籍所在,宋少侠非本门中人,还望少侠不要让小僧为难。”

“有劳大师了,在下省得。”宋青书知道他说得客气,藏经阁二楼是少林寺地禁地,向来有高手镇守,别说自己现在手无缚鸡之力,就算武功丝毫未损也上不去。

宋青书漫无目的的翻阅着经书,他本来就志不在此,也就是随手翻翻,反而在四处探寻着某个身影。

转了大半天,都没找到自己想找的那个人,宋青书难掩失望,心想莫非自己猜错了。

“咦~”不知不觉转到一个灰暗角落里,看到了《楞伽经》三个字,想到当初《九阳真经》就藏在这里面,宋青书激动地伸出手去,翻了开来。

虽然明知道张无忌已经学得九阳真经,证明此经书已经从藏经阁遗失,但还是不死心地抱着一丝期待,果不其然,里面空空如也,宋青书失望地叹了一口气。

“阿弥陀佛!”身后一声佛号把宋青书吓了一跳,转过身来,发现一个灰衣僧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站到了他的身后。

对方身穿少林寺最低级的服饰,拿着一个破烂扫把,身材干瘦,形容枯槁,稀稀疏疏几根长须已然全白,在任何人看来不过是一个行将就木的杂役老僧人,宋青书却是五念陈杂,没想到真的有这位无名神僧真的存在。

“晚辈宋青书见过大师。”宋青书恭恭敬敬施了一礼。

“咦?”无名没想到宋青书居然对自己如此恭敬,大感好奇,“老衲不是什么大师,只是见宋少侠在藏经阁四处走动,对其他经书只是粗略扫过,直到看见这本《楞伽经》,宋少侠却毫不犹豫得拿了起来,待看清里面内容,又面露失望之色。老衲好奇之下,才现身相见。”

“晚辈抱着侥幸心理,最后发现果然是心存幻想,所以才显得有些失望。”宋青书犹豫了一下,委婉地说道。

“老衲在藏经阁四十余年,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本《楞伽经》里面曾经夹了一本《九阳真经》,不过后来被人取了去,敢问宋少侠要找的东西是不是它?”无名心中的确很好奇,宋青书年纪轻轻,怎么知道其中的秘辛,而且看样子对自己也颇为了解。

被他一语道破,宋青书也有些尴尬:“不瞒大师,在下的确是看《九阳真经》还在不在里面。”

“哦~”无名一阵爽朗的笑声,也不询问他为何知道此等秘辛,反而关心问道,“如果老衲没看错的话,宋少侠如今经脉尽断,就算找到了九阳真经也无法修炼,又何必再添烦恼呢?”

“还望大师相救。”想到对方可能是世上唯一能救他之人,宋青书激动之下有些失态。

“宋少侠如今性命无碍,何需相救?”无名将他扶了起来,“如果是想恢复武功的话,请恕老衲直言,宋少侠经脉尽断,已非人力能挽回,老衲也无能为力。”

偷香高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偷香高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权路香途18章

    原标题:权路香途18章小说书名:权路香途第18章好运来临夏甜甜和许亚丽把林锋权拉回了办公室,夏甜甜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和许亚丽给你压压惊!”“是呀!”许亚丽赶忙说。林锋权满脑子都是罪犯被击毙的画面,以及齐丽菲的脸庞,他对齐丽菲更加的喜欢,也有一种感恩戴德。林锋权不一会儿就喝醉了,他不得不在这间办公室睡觉,夏甜甜和许亚丽也害怕,她们和衣躺在床上睡着了。第二天一大早,李伟业才回来了,林锋权却没有看到迟冬梅。“李镇长,发生大事了。”“我知道。”“哦!”林锋权看着摇摇晃晃的李伟业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 终极狂兵18章

    原标题:终极狂兵18章小说名:终极狂兵第18章疯狗刘全德!李石头搞定了四个保镖,依旧选择将他们扔进了房车下的行李仓里,做完这些之后李石头来到叶青鹭身边,淡淡笑道:“在等我?”“嗯,在等你。”叶青鹭点点头,很自然的挽住了李石头的手,接着转身走进了艺术楼。叶非烟看着李石头和叶青鹭紧握在一起的双手,顿时眼底闪过一丝异样,她从未想过,自己那个性格冷漠的侄女,居然会主动去握另外一个男人的手。而且重点在于,叶青鹭这个动作,居然没有半点的生涩。一时间,叶非烟对昨天晚上李石头为叶青鹭治疗时候所发生的事情,产生了

  • 单纯少女沦为豪门玩物:贴身小女佣18章

    原标题:单纯少女沦为豪门玩物:贴身小女佣18章小说名:单纯少女沦为豪门玩物:贴身小女佣第18章漂亮的敌人2他追上去:“向西,你的敌人真是个女人?你这家伙,别不是真爱上你敌人了吧?”这话本是随口的玩笑话,但是,易向西却听得心里一震。他尚未回答,只见秘书匆匆走进来。秘书小柳十分精神,处理事情从不慌乱,今天面色却不怎么好看,十分匆忙,一看到易向西,急忙道:“易总,我正要找您……”“什么事情?”宋维朝打了个响指:“商业机密?我不听也罢。”易向西一哂,小柳看到宋维朝,知道他是老板的老朋友,也不隐瞒,“我们

  • 美女总裁的超级男秘18章

    原标题:美女总裁的超级男秘18章小说书名:美女总裁的超级男秘第18章演得一手好戏在叶荣的眼里,楚蓉蓉一直是个十分害羞胆小的女孩子,在公司里对谁都轻声细语的,像只小兔子一般小心翼翼。他从来没想到过,小兔子也会有不搭理人的时候。楚蓉蓉拿着手机,表情明显的有些不悦,“您是哪位?”叶荣从没见她发过脾气,更加没有从她脸上看到这么明显的不耐烦的表情,俗话说兔子急了都咬人,想必能惹急了兔子的,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他饶有兴致的侧耳听着电话那头的动静,幸好楚蓉蓉的手机是便宜的山寨机,外音大得足以让他听清那头的

  • 官路高手18章

    原标题:官路高手18章小说名字:官路高手第18章办公室里的暧昧武宝民说:“还是等新乡长来了再定。到时,你和她一起跑这方面的手续,她是县里下来的,也许能帮到你。”雷鹏飞一听,心里更加充满期待,期待这个美女乡长的到来。他告辞出来,特意到办公室去找金玉娇,见办公室主任林洪祥在,就没敢走进去。雷鹏飞退到走廊的一边,给金玉娇发了一条微信:金秘书,你出来一下。我在外面的走廊里。金玉娇马上走出来,见旁边没人,走到他身边,亲昵地说:“你谈好了。”雷鹏飞说:“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暂时不要跟任何人说。”金玉娇的眼

  • 第五任县委书记18章

    原标题:第五任县委书记18章小说:第五任县委书记第18章省委书记召见(一)很想见一下省委上官云飞书记,一直请我的领导,省委办公厅副主任、省委政策研究室主任叶子奇同志出面联系,看他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但上官书记那边一直没回话,内心很焦急,正要请叶主任再帮助催问一下,省委办公厅打电话来了,让我赶紧到上官云飞书记那里去一下。说来惭愧,到机关这么多年,没有一次被上官书记单独召见,尽管上官书记经常阅批我写的材料,尽管他在大会小会上不止一次地使用过我起草的材料和讲话稿,尽管他及省委向中央和中央有关部委报送的各

  • 龙游官道18章

    原标题:龙游官道18章小说名称:龙游官道第18章去找你二哥“唔。”刘兴安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王逸飞看着他的样子,就知道自己刚才的话让他不高兴了,可是这些都是事实,王逸飞觉得没什么值得讳言的,所以他坐在后面,依然安之若素,只是对方既然不想听,他也就不想再多说了,否则既浪费唾沫,又伤和气。刘兴安似乎也没了谈兴,所以他就靠在椅背上假寐,可是过了一会儿,他忽然开口道:“那些都是乡里面的事,我们暂时不谈,你现在要去碧岩村工作,而且碧岩村也是你的老家,所以对那里的情况你应该熟悉吧?”“还行吧。”王逸飞淡淡地

  • 至尊法则18章

    原标题:至尊法则18章书名:至尊法则第18章可怕的后果第十八节可怕的后果一听刘欣的喊叫,沈斌与骆菲等人都愣住了,来的人怎么会是刘欣的哥哥?再说即便有她哥哥,怎么能和陈啸东混迹在一起。别看陈啸东替曹德阳参加的决斗,但几个女孩对他并没有多坏的印象,只是心中存在一丝畏惧。陈啸东对着沈斌微微一笑,脸上还留着两道伤疤,这是沈斌个他留下的。站在陈啸东旁边一名三十来岁的男子,看到刘欣把沈斌抱的这么结实,眉头不禁一皱。“怎么,这就是你欢迎哥哥来了的仪式?”刘欣一怔,这才发现自己刚才是过于紧张,赶紧羞涩的松开沈斌

  • 血色征途:东北那些年18章

    原标题:血色征途:东北那些年18章书名:血色征途:东北那些年第18章凶猛的体育生李秀雷刚刚扑到沈天龙跟前,他就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的还很离谱。眼看着自己手中的刀,距离沈天龙也就一米不到的样子,沈天龙却已经飞起一脚,踢在了李秀雷的手腕上,李秀雷的手腕一阵剧痛,弹簧刀一下子飞到了天上。沈天龙前脚刚一落地,不待李秀雷有任何反应,就又飞快的抬起另外一条腿,咣的一脚,结结实实的踹在了李秀雷的胸口上。只听见嗷的一声,李秀雷就飞了出去。真的是飞了出去,双脚离地,跟武侠片是的,飞了足足有三四米才跌落在地上。倒地

  • 贴心男秘18章

    原标题:贴心男秘18章小说名:贴心男秘第18章绝对是一等一的美女“跟我去书房。”老头转身向书房走去,王大力不敢犹豫,当下紧跟在后面。依然还是那个房间,不过,这一次王大力的心情平静了不少,不再考虑什么一本书多少钱的问题了,而是垂首立于身后静候老头的指示。“看看书吧!”丢下一句话,老头转身离开。门轻轻地关上,王大力感觉自己依然还不是自己,总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一切都不是那么真实,绕着书架走了一圈,手拂过有些泛黄的书页,王大力的心突然就平静了下来,随手拿下一本书,借着外面的光亮看了起来,他不知道,此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