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皇后万万岁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3 16:56:5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皇后万万岁

第三章 倔强的女人

上官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昏过去的,等她再次醒来,寝宫内早已经人去楼空,偌大个凤来宫只有她一个人。皇后万万岁小说txt全文阅读

  一想到那个男人,上官琪心里没来由的觉得可怕。

  对于男欢女爱之事上官琪并不陌生,从来都是两相情愿,水到渠成,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死后重生来到这个奇怪的地方会遇上这么蛮不讲理,且霸道,根本不在乎她死活的男人。

  而且这个男人似乎还和她有仇。

  他说她只有三日的命,这已经是第二日了。

  上官琪可不想这么早死,她顾不得身上的疼痛,从床上下来,看到远处圆形的红木桌上摆有吃食,她赶紧扑了上去。

  吃饱了,才有力气想办法。

  上官琪真的是饿了,自他重生活过来之后,滴水未进,现在根本顾不得自己的昔日形象,随手抓来就往嘴里面塞。皇后万万岁小说txt全文阅读

  刚吃到一半,那紧闭的宫门突然从外面开了,有一位年长的嬷嬷带着宫女走了进来。

  嬷嬷看也不看狼狈的上官琪,用眼神示意身后的宫女将手中的一碗汤药端到她面前。

  上官琪只轻轻一嗅,已知道那碗汤药为何会送到她面前。

  她只是微微皱了皱眉,端起那碗药喝了个干干净净。

  “出去。”上官琪将手里的药碗扔到那嬷嬷的脚下,冷冷的命令道。

  那嬷嬷尤为一愣,却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就走,身后的宫女立即捡起地上的药碗急匆匆的跟上。来自http://www.95lady.com/

  沉重的宫门又再次关上,上官琪缓缓的闭上了眸。

  “来人,放我出去。”上官琪在地上坐得久了,双腿开始麻木,看着那紧闭的宫门,上官琪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起来,赤着脚去拉门,却发现宫门从外面被人反锁。

  “快放我出去……”上官琪抬手使劲的敲打着那紧闭的宫门,却始终不曾有人回应。

  远处,喜烛已经燃尽,夜静得可怕,伸手不见五指。突然有什么声音响起,上官琪蜷缩在床角,不自然的抚上自己的肚子。

  那个男人是准备要饿死她吗?

  这身子的原主和那个男人到底有什么仇?

  她到底又是谁?

  就在上官琪胡思乱想之际,隐隐听到屋外有悉数的脚步声传来,黑夜中,上官琪灵机一动,从床上跳了下来。皇后万万岁小说txt全文阅读

  片刻后,沉重的宫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寝宫内一团漆黑,宫灯点亮的瞬间,上官琪也动了。

  “啊....”只听到一声惨叫,轩辕无道转过身冷冷的看着站在门口的上官琪。

  此时上官琪的身上裹着床单,藕白的玉臂暴露在空气中,芊芊如玉的小手捏着一块银镜的碎片,狠狠的抵在一名宫女的脖子上。

  刚才的那一声惨叫就是被上官琪挟持的宫女口中发出的。

  “别过来,不然我杀了她。”上官琪异常冷静的盯着远有十步之遥的轩辕无道,手里握着的银镜碎片竟嵌入那宫女的皮肉里。

  被挟持的宫女吓得不敢乱动,整个人在瑟瑟发抖。版权95lady.com

  轩辕无道嘴角一勾,沉着脸,一步一步走进上官琪。

  “别过来,不然我真的杀了她。”上官琪叫道。然而轩辕无道根本对此无动于衷。上官琪见自己手上的筹码似乎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不停的往后退。

  就在轩辕无道离上官琪还有五步之遥时,他一直隐藏在锦袖里的手突然动了。

  上官琪只觉得眼前一阵劲风袭来,还没看清楚上官无道是怎么出手的,那被自己挟持的宫女竟绵软的躺在了自己的脚下,口吐鲜血。来自95lady.com

  “你...”上官琪充满恨意的眸子看了一眼轩辕无道,然后蹲下身子,内疚并饱含歉意的抱起刚刚还被自己挟持,却瞬间丢掉小命的宫女。

  她不杀伯仁,伯仁却因她而死。

  如果早知道这样做会害了一条无辜的性命,她绝不会拿那可怜的宫女来威胁他。

  上官琪伸手颤抖的拂过那双死不瞑目的双眸,在心底默默的说了声抱歉。

  很快,就有侍卫进来将那宫女的尸体带走,轩辕无道一个眼神,所有伺候的人默默的退了出去,寝宫内就只剩下上官琪和轩辕无道。

  “你杀了我吧!”上官琪知道自己逃不掉,眼前的这个男人深不可测,她索性扬起头道。

  轩辕无道用力掐住上官琪的脖子然后往上提,上官琪倔强的盯着他,没有求饶,也没有挣扎。

  很快,她就因为缺氧而呼吸困难,原本白皙的脸更加苍白得吓人。

  才活过来不过区区几个时辰,难道她又要死了么?上官琪的嘴角扬起一抹苦笑,命运真的跟她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想死么?”轩辕无道冷漠的看着眼前这个倔强却并不怕她的女人,一用力,就将她甩了出去。

  只听到碰的一声,上官琪和远处的床做了一个亲密接触,整个人被摔得眼冒金星。

  不等她缓过气来,轩辕无道已经到了她的面前,上官琪惊惧的瞪大了双眼,“你要干什么?”

  轩辕无道根本不理她,只是动手解自己身上的衣服,用行动来告诉她他接下来要做的事。

  “禽兽。”上官琪低低的咒骂了一句,脑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逃。

  可是还没等她有所动作,轩辕无道整个人就像一座大山一般压了下来

  “想逃?白费心机。”轩辕无道勾唇冷笑,双臂就像两根钢柱将她死死的困在中间。

第四章 选择妥协

斑斓的夜色中,轩辕无道踏着月色推开了凤来宫紧闭的宫门,浑身散发出来的冷厉气息,将原本清冷的凤来宫染上了几抹寒霜。

  上官琪轻抬起眼眸,心底微微打了一个寒颤。

  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让她打心里感到战栗,可是没有办法,为了活命,她只能强迫自己镇定。

  “亲爱的,奴家等你等得好辛苦啊!”上官琪故作含羞的样子,扑进轩辕无道的怀里,双手紧紧的缠上他的脖子。

  “作死.”轩辕无道面无表情的瞪了一眼上官琪,手一动上官琪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从他怀里飞了出去。

  “哎呦...你这个死没良心的,疼死我了。”上官琪被甩得七荤八素,却不敢在这个男人面前发飙,只能揉着自己被摔疼的小屁屁在心里咒骂。

  “那药你喝了。”轩辕无道看着上官琪,这个女人自昨晚清醒以来,一直都想逃,怎么会那么乖巧,顺从,莫非有什么目的?

  “喝了,不就是一碗避孕的汤药么,又不是毒药。”上官琪好笑的盯着他,他不想她留下自己的种,她还不削了。

  “你知道?”轩辕无道皱眉。

  上官琪勾了勾唇角,然后漫步再次向他靠了过来,媚笑着解开自己身上的裙衫,“亲爱的,你不是让我好好取悦你吗?我可不想惹你生气。”

  他要的不就是她这幅身子么?如果顺从,能让她逃离他的魔爪,她会选择一时的妥协。

  轩辕无道勾了勾唇角,站在原地动也不动,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怎么来取悦他。

  上官琪抬起头,俨然一笑,手指轻轻一勾,就解开了他腰间束着的腰带。

  接下来指尖接触的瞬间,轩辕无道微微皱了皱眉。

  上官琪盈盈一笑,她是个医生,也是个女人,自然知道男人身体的每一个敏感点。

  她的指尖在他的身上游走,不断的点火。然后,她蓦地跪了下来。

  这样的角度,真的令人血液沸腾,轩辕无道有点怔楞的盯着脚下这个如此大胆的女人。

  上官琪闭上眼,嘴角扯出一抹无奈的浅笑,没想到,为了活命,她居然会如此作践自己,堕落到如此地步。

  她的吻覆上他,轩辕无道本能的闷哼了一声,强烈的感官刺激瞬间涌上脑门,他喜欢得不知所以...。

  他双手覆上她的发丝,垂目肆无忌惮的看着,她在他的面前毫无保留,张合,绽放,很优美的动作。

  上官琪虽闭着眼,但她知道他在看她,她也知道他的眼神里是怎样的情绪,可惜她顾不了那么多。

  突然,她口舌紧了紧,轩辕无道差点没忍住。

  “女人,你确实懂得如何取悦朕。”轩辕无道很满意上官琪的表现,不等她有所回应,抱起她走向了一旁的大床。

  ......

  上官琪醒来时已经是第二日了,浑身黏黏的,像散架一般难受。

  “皇后娘娘,香汤奴婢已经备好。”床榻旁站着一位穿紫衣的宫女,远处烟雾袅袅,有两位宫女不停的往热水里撒着花瓣。

  官琪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谢谢。”

  “娘娘不必跟奴婢们客气,这是奴婢们分内的事。”紫衣宫女温婉的一笑,伺候她沐浴。

  上官琪闭上眼,任由她们折腾,因为她实在是感觉乏力。

  “娘娘您好美。”紫衣宫女伺候上官琪穿好衣服,帮她上妆,不由感叹道。

  “谢谢,不过美人一般都不长命。”上官琪盈盈一笑。

  “娘娘多想了,皇上会对娘娘好的。”紫衣宫女联想到之前去世的七位皇后,不知该如何去安慰眼前这个可怜的女人,只能违心的说了一句。

  “我多想了吗?”上官琪自嘲的一笑,转移话题道:“有吃的吗?我快饿死了。”

  紫衣宫女点点头,向身旁的宫女使了个眼色,早已准备好的吃食很快就摆在了上官琪面前。

  紫衣宫女站在一旁看着上官琪一点不淑女的吃相,掩嘴偷笑。

  “娘娘,您别吃那么急,小心咽着。”紫衣宫女好心提醒。

  上官琪抬头冲她笑笑,自己原本就不是什么淑女,想装也装不来呀。

  “我吃饱了。”上官琪丢下碗筷,摸了摸嘴。

  紫衣宫女立即命人将东西收拾了去。

  “哎...”上官琪见她们一走,自己又是一个人呆在这屋子里,忍不住叫道。

  紫衣宫女转过身,笑着问道:“奴婢名唤紫衣,不知道皇后娘娘还有何吩咐?”

  紫衣配她那身紫色的衣裙很适合,果真人如其名。

  “紫衣妹妹,我能不能出去转转?”上官琪可怜巴巴的瞅着紫衣道。

  紫衣突然咚的一声跪在上官琪面前,把她吓了一条。

  “你这是做什么?”上官琪赶紧上前搀扶。

  “皇后娘娘,奴婢惶恐,怎能让您称呼奴婢妹妹,皇上知道了,奴婢十个脑袋也不够掉的。”紫衣低着头,不卑不亢的说道。

  上官琪愣了一下,忘记自己穿越重生到了古代,“不好意思,快起来吧。”

  “谢皇后娘娘。”紫衣站起身,继而道:“皇上有交代,皇后您是不能出这凤来宫的,奴婢还有事,先告退了。”

  不等上官琪再次开口要求,紫衣已经带着一众宫女离开。

  偌大个凤来宫,又变得静悄悄,冷清清的。

  上官琪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该来的始终要来。

  今日已经是第三日了,今晚她一定要想办法从那个男人手里逃脱。

  打定主意后,上官琪躺回床上,疲惫的闭上眼,准备好好的睡一觉,晚上才有精力去应付那个男人。

  一想到昨晚自己那些惊人之举,上官琪恨不得挖个地洞,躲进去再也不要出来。

  也不知道那个男人是什么体魄,精力如此旺盛,害得她要承受他一次又一次的疯狂掠夺。如果可以,她一定拿把手术刀开膛破肚,好好对其研究研究。

第五章 置之死地

夜幕降临,上官琪怀着忐忑的心情等着,可是轩辕无道却始终没有出现。

  上官琪想过要逃的,可是她对这个陌生的地方根本一无所知,就算能逃离这凤来宫,离开后又将何去何从呢?

  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她上官琪不会笨笨的把自己的小命给搭进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上官琪眼看着窗外一盏一盏熄掉的宫灯,心里百感交集,睡意全无。

  从来没有一刻觉得时间难熬,他不来,莫非结局早已注定,她始终逃不出他的魔爪么?

  上官琪起身走到宫门口,使劲敲打着那紧闭的宫门,“来人,我要见皇上。”

  他不来,那她就逼他来。

  坐以待毙一直不是她上官琪的作风。

  紧闭的宫门一直没有动静,上官琪越加用力的敲打着宫门,敲了很久,却始终没有人回应。

  正门不让开,我爬窗去。上官琪刚翻上窗沿,就被两名侍卫拦住。

  “我要见皇上。”上官琪沉声怒斥道。

  “对不起皇后娘娘,皇上有交代,你不能离开。”

  上官琪冷哼的一声,转身将窗边矮几上正开得鲜艳欲滴的一盆海棠花扔到了窗外,然后又将屋内所有能砸的东西全部砸了个干干净净。

  轩辕无道得到消息匆匆赶过来时,上官琪手里正拿着刚被她拆掉桌子的桌脚扔向了他。

  轩辕无道阴沉着脸,扔掉手里接住的东西,“闹够了没有?”

  上官琪楞楞的抬起头,在见到他的一瞬间,她心里的火莫名的熄了一半。

  “没有,我正准备把这宫殿给拆了。”上官琪沉声道。

  “你信不信,朕现在就可以杀了你。”轩辕无道脚步轻移,眨眼的瞬间就到了上官琪的面前,一只手狠狠的掐着她的脖子,冷漠的盯着她。

  “你杀啊,反正我也活不过明天。”上官琪也杂毛了,毫无俱意的迎上他的眸。

  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她就赌一次。

  轩辕无道手上的力道不减,上官琪也不挣扎,目光交汇处,上官琪那双倔强且毫无俱意的眸子就像黑洞一般,吸引着他。

  上官琪盈盈一笑,伸手一拉系在腰间的丝带,身上丝滑的衣裙缓缓落地。

  她就这么毫无保留的落入他的眼底。

  轩辕无道掐着她脖子的手不再用力,却也没有一丝松动。

  上官琪扬起因为缺氧而略显苍白的小脸,媚眼如丝的盯着他,“能不能在我死之前,再好好爱我一次?”

  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像她这样的美女主动投怀送抱,她就不信他不心动。

  轩辕无道盯着她看了良久,终于拦腰将她抱起,“你别后悔?”

  上官琪摇摇头,心里一阵苦笑。

  轩辕无道将她放在床上,大掌一挥,帷幔轻轻放下。

  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上官琪一阵阵脸红心跳,原来情爱之事也并非一定要两情相悦。

  突然,轩辕无道全身呈现出一道紫光。

  她瞪大了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身上的男人。

  “你干什么?快停下来。”上官琪感觉好难受,好难受,好似全身的精气都要被这个男人吸走。

  可是任她怎么呼喊,轩辕无道也没有任何要停下来的意思,动作反而越来越猛烈。

  “不要。”上官琪惊讶的大叫,再这么继续下去,她一定会被这男人活活折磨致死的。

  上官琪来不及多想,手指用力的戳向轩辕无道腰间的穴位。

  她是医生,对于人体周身大穴她了如指掌,她这一戳虽不像古代人的点穴功夫那般厉害,但也让轩辕无道不好受,生生停止了动作。

  上官琪抓住着短暂的瞬间,猛地推开他。

  而就在她抽离之际,轩辕无道身上的紫光立即消失不见,下一秒轩辕无道双眉紧皱,一口气血压制不住,吐了上官琪一身。

  轩辕无道怒目瞪着上官琪,然后快速封住她的穴道,这才调整自己的内息。

  上官琪想动却动不了,只能冲他干瞪眼,心里却把轩辕无道祖宗十八代统统问候了一遍。

  大约半个时辰过去,轩辕无道这才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四目接触,轩辕无道的眼神却阴郁得让人害怕,就像猛兽一般死死的盯着自己的猎物。

  “干嘛那么看着我,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上官琪此时虚弱得说话也没什么力气,却强自镇定,不让自己有一丝一毫的颤抖。

  轩辕无道起身下床,不紧不慢的穿衣服,这个过程,对上官琪来说却无比煎熬,他的不理不睬,甚至比直接杀了她还让她感到恐惧。

  轩辕无道穿好衣服后,转身饶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上官琪莫名的皱了皱眉,终于松了口气,可是他为什么不杀她呢?

  上官琪糊涂了。

  黑暗之中,上官琪再也支撑不住,缓缓的倒了下去。

  三日后

  凤来宫中,轩辕无道看着一直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人儿,微微皱了皱眉。

  “皇上你的【玄阴】已经炼至第八层,身体有什么变化吗?”江名奕关心的问道。

  这【玄阴】功法据说是上古流传下来的绝密功法,整套功法共九层,每一层都相当的难练,所练之人必须是百年难遇的练武奇才,而且还必须从小开始修炼,最重要的是修炼之人要是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

  《命术》有云:四阳鼎聚,天佑之命。

  轩辕无道当时听说自己是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不管这功法到底有多诡异,竟不顾一切开始修炼。

  如今他三十岁,已经炼至第八层,每上升一层,就要吸食女子的精血。洞房那晚轩辕无道吸食了上官琪处子精血,让他突破了第八层,刚进入新的一层,体内的真气还有点收不住,昨晚他和她,他居然没控制好,差点就害死她,所幸关键时刻她推开了他。那个女人倒是果断,却害他气行逆血,差点丢了小命。

  “朕感觉还不错,体内好似有用不完的力量。”轩辕无道感觉这玄阴每练一层,他的的功力就增加了不少。

  江名奕点点头,没事就好。

  “皇上,臣不懂,您为何要留她性命?”江名奕收拾好药箱,当他大半夜被急昭进宫为这个女人诊治,他心里就一直有这个疑问。

  这个女人分明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也不知道皇上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江名奕发现,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皇上,他是越来越不了解了。

  轩辕无道只是皱了皱眉,却并没有要作任何解释的打算。

  江名奕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上官琪,眸中闪现出一丝杀机,却很快掩藏起来,没有被轩辕无道发现。

  “臣还有事,先行告退。”

  轩辕无道点点头,转过身背对着他负手而立。

  到底为何要留她性命,他自己也说不上来。

  上官琪迷迷糊糊睁开双眼,远处有一个背影遗世而独立,是那么的寂寞,孤冷。她以为自己眼花看见鬼了,于是忍不住使劲揉了揉眼睛。

  而就在这时,那个背影却突然转过身面对着她。

  上官琪惊惧的皱了皱眉,这个男人不是想要她命么?原来她还没死。

  “我...”

  “你好好休息。”轩辕无道见上官琪已经苏醒,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就往外走。

  “等一等。”上官琪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坐起身来。

  轩辕无道皱了皱眉,停下脚步,略有不耐的看着她道:“有事?”

  “我能不能离开这里?”

  轩辕无道双眸一眯,双手紧握成拳,他没想到她醒来的第一件事居然还是想逃。

  天下哪个女人不想住进这富丽堂皇的皇宫,做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而她却不屑。

  难道她就没想过一旦把他惹怒了,遭殃的可是她们东篱国的百姓么?

  “做梦。”轩辕无道从嘴里冷冷的逼出这两个字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皇后万万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皇后万万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第107回:穿云锥新西兰屋脊,库克山胡克谷徒步(上)

    仙劍波斯臥龍崗皇氏古建築大全HUANGJUMBOHERITAGELIST第107回:穿云锥新西兰屋脊,库克山胡克谷徒步(上)20170410太在意眼前就没有未来:每年国内的精英都喜欢跑到美国参加一个聚会,说是什么对话商界巨擘,朝圣传奇股神,这就是每年一度的巴菲特股东大会朝圣之旅,其实这个巴菲特成功的关键就是执著地投资自己喜欢的股票并长期持有,这并没有什么难度,却不适合我国奇葩股市。有时候我们老盯着眼前的快钱和蝇头小利,就无法赚到长远的大钱。话说比尔盖茨身家达九百亿美元,占全美国民生产总值的0.5

  • 谷雨年年有,这个流传千年的传说你却不一定知道!

    4月20日,谷雨。这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六个节气,也是春季的最后一个节气,到了这一天,就意味着离夏天就不远了。“雨生百谷”,雨水滋养万物。所以,谷雨适宜播种移苗,是一个水润细密、绿意盎然、生气勃勃的时节,给人以春的生机与夏的滋润之感。每一个节气,都有其独特的气象,物候,以及约定俗成的一些独特习俗活动。对于谷雨而言,又有哪些特别呢?我们同样从古诗词中去寻找答案。江国多寒农事晚。村北村南,谷雨才耕遍。二十四节气最初的作用,其实是为了给农事做指导,每个时节该做什么了,节气里面都有。而谷雨,恰恰就是适宜播

  • 嫣然一笑,风雨无阻

    文莫然人生就像一次远行,旅途中我们会遇到沙漠、沼泽、戈壁,方能领略到生活的酸甜苦辣,学会欣然接受一切的磨砺;会遇到柏油马路、一路平坦,这时我们要学会笑纳一切,安逸的生活始终是人生短暂的过往。其实,人生只不过是一次选择,有的人选择安逸,有的人选择劳碌,各自的选择不同,给我们的结果也一定不同,面对不同的人生苦难、挫败,反弹给我们的人生感悟也别有韵味。一路上要有一颗敢于争斗的心,不惧怕任何苦难,勇敢面对人生风雨,接受一切外来挑战。可是,匆忙的岁月里也要学会舍去一些东西,方会得到一些东西。有人为了名去不

  • 严当当助阵“壮族三月三,八桂嘉年华” 献唱《爱+100年》主题歌

    又是一年三月三,又是一年壮乡美。在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开局之年,一年一度广西特色的民族传统节日“壮族三月三”来临之际,一场盛会,在广西民族博物馆拉开大幕。2018年4月18日(农历三月三)晚,“壮族三月三•八桂嘉年华”主会场活动在广西民族博物馆举行。由广西卫视联合东南卫视、宁夏卫视、青海卫视、陕西卫视、甘肃卫视等6家丝路国际卫视联盟成员台并机大直播且共同主持打造的一场实景山水灯光秀晚会,将广西三月三的魅力传向世界各地。此次晚会主持人不仅由6家卫视台名嘴担纲,演员阵容也是邀请到了国内外知名歌唱家

  • 多种类白茶饼的正确储存,百分之九十的人弄错了

    白茶饼可以放在一块儿吗?哎,这个问题问的不够好白茶饼的储存并不复杂却极易出错有收藏白茶饼的茶友们快看看你的饼存对了吗?文小白01今天小白替茶友们试喝了春白茶,2018年的白牡丹超好喝,至于味道么,先卖个关子。仓库里面新鲜的春白茶香气呀,甜甜的果然好闻极了,初春被霜冻过的春白茶果然不同凡响。就是春白茶上的白毫实在是太多了,就是随意的在仓库里整整,头发上也沾满了白毫。再出来的时候,“容颜迟暮,头发花白”,小白变成了老白。不过呀,今天的主角可不是春白茶。有位茶友问多种类的白茶饼应该怎么储存呢?只言片语

  • 超级心灵悦读-第二部-第17至20首

    17如果我们的后代有我们的影子的话,那么我们身上也有我们的祖先的影子。18当我在自己的小屋子里的时候,我只会写一些小诗歌,上帝,当我走进你的大千世界的时候,我便学会了创作大诗歌。19想要轻视君王,我们就一直沉默,想要轻视上帝,我们就一直喋喋不休。20我们看不见的总比看见的多,听不见的总比听见的多,在我们所看不见和听不见的世界里,一定还有我们未听过的歌声和未看过的风景。

  • 《艺展中国本期推荐》陈江绘画作品展

    陈江简介陈江,汉族,四川泸州古蔺人,1968年12月生。1992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四川省美术家协会理事、成都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1992年毕业创作油画《第一棵橄榄》被四川美术学院陈列馆收藏。油画《三月三》被香港十三艺廊收藏。1998年油画《南国七月》入选全军98抗洪精神美术作品展。1999年油画《家乡》荣获全国纪念聂荣臻诞辰100周年美术作品展一等奖并被聂荣臻纪念馆收藏。2007年油画《城市月色》入选全国建军80周年全军美术作品展。2012年油画《卓拉哨所》入选全国

  • 当代水墨名家金格格作品鉴藏

    金格格,生于艺术世家,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大学美术系,中央工艺美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并留校任教,担任中国东南电视台主持人,文化部民族艺术研究院教授,评为全球水墨500强,香港云峰画苑合作画家,第三届国际书画节金奖。同城文化在线、甘肃瀚雨斋美术馆:商业直播文化影视宣传片拍摄策划新闻发布书画宣传展览印章篆刻高端艺术品投资收藏销售鉴定经纪商务热线:13830839795

  • 首届“电影+金融”峰会在北京举行

    4月17日,由首都金融服务商会和聚影汇(北京)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主办,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产业研究中心和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等联合主办的首届“电影+金融”峰会在北京成功举行。活动现场,首都金融服务商会执行副会长刘光军,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饶曙光,中国对外文化集团战略顾问、中国国际商会文化委员会秘书长张玉玲,电影测评及创投平台聚影汇创始人朱玉卿,霍尔果斯泽霖影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徐林,宸铭影业副总裁李静,中国邮政银行分行小企业部副总经理孟薇,广发银行北京分行公司部副总经理荆晓雨,交通银

  • 唐山心灵家园公益组织开展“4.22世界地球日”公益活动

    部分志愿者代表合影4月22日是第49个“世界地球日”,今年的宣传主题是:“珍惜自然资源呵护美丽国土——讲好我们的地球故事”。为更好的宣传我国国土资源国情国策、引导社会大众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和“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理念,激发大众践行“珍惜资源,重视生态”的主动性与自觉性,以实际行动善待地球,倡导珍惜和呵护自然资源。唐山心灵家园公益组织联合慈铭体检志愿服务队开展了“绿色骑行&南湖环保”公益活动。慈铭体检志愿者服务队志愿者合影经典再现中国网讯(吴立勇)4月19日下午,20余名志愿者来到南湖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