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皇后万万岁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3 16:56:5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皇后万万岁

第三章 倔强的女人

上官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昏过去的,等她再次醒来,寝宫内早已经人去楼空,偌大个凤来宫只有她一个人。95女性网

  一想到那个男人,上官琪心里没来由的觉得可怕。

  对于男欢女爱之事上官琪并不陌生,从来都是两相情愿,水到渠成,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死后重生来到这个奇怪的地方会遇上这么蛮不讲理,且霸道,根本不在乎她死活的男人。

  而且这个男人似乎还和她有仇。

  他说她只有三日的命,这已经是第二日了。

  上官琪可不想这么早死,她顾不得身上的疼痛,从床上下来,看到远处圆形的红木桌上摆有吃食,她赶紧扑了上去。

  吃饱了,才有力气想办法。

  上官琪真的是饿了,自他重生活过来之后,滴水未进,现在根本顾不得自己的昔日形象,随手抓来就往嘴里面塞。皇后万万岁小说txt全文阅读

  刚吃到一半,那紧闭的宫门突然从外面开了,有一位年长的嬷嬷带着宫女走了进来。

  嬷嬷看也不看狼狈的上官琪,用眼神示意身后的宫女将手中的一碗汤药端到她面前。

  上官琪只轻轻一嗅,已知道那碗汤药为何会送到她面前。

  她只是微微皱了皱眉,端起那碗药喝了个干干净净。

  “出去。”上官琪将手里的药碗扔到那嬷嬷的脚下,冷冷的命令道。

  那嬷嬷尤为一愣,却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就走,身后的宫女立即捡起地上的药碗急匆匆的跟上。原文95lady.com

  沉重的宫门又再次关上,上官琪缓缓的闭上了眸。

  “来人,放我出去。”上官琪在地上坐得久了,双腿开始麻木,看着那紧闭的宫门,上官琪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起来,赤着脚去拉门,却发现宫门从外面被人反锁。

  “快放我出去……”上官琪抬手使劲的敲打着那紧闭的宫门,却始终不曾有人回应。

  远处,喜烛已经燃尽,夜静得可怕,伸手不见五指。突然有什么声音响起,上官琪蜷缩在床角,不自然的抚上自己的肚子。

  那个男人是准备要饿死她吗?

  这身子的原主和那个男人到底有什么仇?

  她到底又是谁?

  就在上官琪胡思乱想之际,隐隐听到屋外有悉数的脚步声传来,黑夜中,上官琪灵机一动,从床上跳了下来。推荐95lady.com

  片刻后,沉重的宫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寝宫内一团漆黑,宫灯点亮的瞬间,上官琪也动了。

  “啊....”只听到一声惨叫,轩辕无道转过身冷冷的看着站在门口的上官琪。

  此时上官琪的身上裹着床单,藕白的玉臂暴露在空气中,芊芊如玉的小手捏着一块银镜的碎片,狠狠的抵在一名宫女的脖子上。

  刚才的那一声惨叫就是被上官琪挟持的宫女口中发出的。

  “别过来,不然我杀了她。”上官琪异常冷静的盯着远有十步之遥的轩辕无道,手里握着的银镜碎片竟嵌入那宫女的皮肉里。

  被挟持的宫女吓得不敢乱动,整个人在瑟瑟发抖。来自95lady.com

  轩辕无道嘴角一勾,沉着脸,一步一步走进上官琪。

  “别过来,不然我真的杀了她。”上官琪叫道。然而轩辕无道根本对此无动于衷。上官琪见自己手上的筹码似乎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不停的往后退。

  就在轩辕无道离上官琪还有五步之遥时,他一直隐藏在锦袖里的手突然动了。

  上官琪只觉得眼前一阵劲风袭来,还没看清楚上官无道是怎么出手的,那被自己挟持的宫女竟绵软的躺在了自己的脚下,口吐鲜血。来自95lady.com

  “你...”上官琪充满恨意的眸子看了一眼轩辕无道,然后蹲下身子,内疚并饱含歉意的抱起刚刚还被自己挟持,却瞬间丢掉小命的宫女。

  她不杀伯仁,伯仁却因她而死。

  如果早知道这样做会害了一条无辜的性命,她绝不会拿那可怜的宫女来威胁他。

  上官琪伸手颤抖的拂过那双死不瞑目的双眸,在心底默默的说了声抱歉。

  很快,就有侍卫进来将那宫女的尸体带走,轩辕无道一个眼神,所有伺候的人默默的退了出去,寝宫内就只剩下上官琪和轩辕无道。

  “你杀了我吧!”上官琪知道自己逃不掉,眼前的这个男人深不可测,她索性扬起头道。

  轩辕无道用力掐住上官琪的脖子然后往上提,上官琪倔强的盯着他,没有求饶,也没有挣扎。

  很快,她就因为缺氧而呼吸困难,原本白皙的脸更加苍白得吓人。

  才活过来不过区区几个时辰,难道她又要死了么?上官琪的嘴角扬起一抹苦笑,命运真的跟她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想死么?”轩辕无道冷漠的看着眼前这个倔强却并不怕她的女人,一用力,就将她甩了出去。

  只听到碰的一声,上官琪和远处的床做了一个亲密接触,整个人被摔得眼冒金星。

  不等她缓过气来,轩辕无道已经到了她的面前,上官琪惊惧的瞪大了双眼,“你要干什么?”

  轩辕无道根本不理她,只是动手解自己身上的衣服,用行动来告诉她他接下来要做的事。

  “禽兽。”上官琪低低的咒骂了一句,脑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逃。

  可是还没等她有所动作,轩辕无道整个人就像一座大山一般压了下来

  “想逃?白费心机。”轩辕无道勾唇冷笑,双臂就像两根钢柱将她死死的困在中间。

第四章 选择妥协

斑斓的夜色中,轩辕无道踏着月色推开了凤来宫紧闭的宫门,浑身散发出来的冷厉气息,将原本清冷的凤来宫染上了几抹寒霜。

  上官琪轻抬起眼眸,心底微微打了一个寒颤。

  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让她打心里感到战栗,可是没有办法,为了活命,她只能强迫自己镇定。

  “亲爱的,奴家等你等得好辛苦啊!”上官琪故作含羞的样子,扑进轩辕无道的怀里,双手紧紧的缠上他的脖子。

  “作死.”轩辕无道面无表情的瞪了一眼上官琪,手一动上官琪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从他怀里飞了出去。

  “哎呦...你这个死没良心的,疼死我了。”上官琪被甩得七荤八素,却不敢在这个男人面前发飙,只能揉着自己被摔疼的小屁屁在心里咒骂。

  “那药你喝了。”轩辕无道看着上官琪,这个女人自昨晚清醒以来,一直都想逃,怎么会那么乖巧,顺从,莫非有什么目的?

  “喝了,不就是一碗避孕的汤药么,又不是毒药。”上官琪好笑的盯着他,他不想她留下自己的种,她还不削了。

  “你知道?”轩辕无道皱眉。

  上官琪勾了勾唇角,然后漫步再次向他靠了过来,媚笑着解开自己身上的裙衫,“亲爱的,你不是让我好好取悦你吗?我可不想惹你生气。”

  他要的不就是她这幅身子么?如果顺从,能让她逃离他的魔爪,她会选择一时的妥协。

  轩辕无道勾了勾唇角,站在原地动也不动,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怎么来取悦他。

  上官琪抬起头,俨然一笑,手指轻轻一勾,就解开了他腰间束着的腰带。

  接下来指尖接触的瞬间,轩辕无道微微皱了皱眉。

  上官琪盈盈一笑,她是个医生,也是个女人,自然知道男人身体的每一个敏感点。

  她的指尖在他的身上游走,不断的点火。然后,她蓦地跪了下来。

  这样的角度,真的令人血液沸腾,轩辕无道有点怔楞的盯着脚下这个如此大胆的女人。

  上官琪闭上眼,嘴角扯出一抹无奈的浅笑,没想到,为了活命,她居然会如此作践自己,堕落到如此地步。

  她的吻覆上他,轩辕无道本能的闷哼了一声,强烈的感官刺激瞬间涌上脑门,他喜欢得不知所以...。

  他双手覆上她的发丝,垂目肆无忌惮的看着,她在他的面前毫无保留,张合,绽放,很优美的动作。

  上官琪虽闭着眼,但她知道他在看她,她也知道他的眼神里是怎样的情绪,可惜她顾不了那么多。

  突然,她口舌紧了紧,轩辕无道差点没忍住。

  “女人,你确实懂得如何取悦朕。”轩辕无道很满意上官琪的表现,不等她有所回应,抱起她走向了一旁的大床。

  ......

  上官琪醒来时已经是第二日了,浑身黏黏的,像散架一般难受。

  “皇后娘娘,香汤奴婢已经备好。”床榻旁站着一位穿紫衣的宫女,远处烟雾袅袅,有两位宫女不停的往热水里撒着花瓣。

  官琪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谢谢。”

  “娘娘不必跟奴婢们客气,这是奴婢们分内的事。”紫衣宫女温婉的一笑,伺候她沐浴。

  上官琪闭上眼,任由她们折腾,因为她实在是感觉乏力。

  “娘娘您好美。”紫衣宫女伺候上官琪穿好衣服,帮她上妆,不由感叹道。

  “谢谢,不过美人一般都不长命。”上官琪盈盈一笑。

  “娘娘多想了,皇上会对娘娘好的。”紫衣宫女联想到之前去世的七位皇后,不知该如何去安慰眼前这个可怜的女人,只能违心的说了一句。

  “我多想了吗?”上官琪自嘲的一笑,转移话题道:“有吃的吗?我快饿死了。”

  紫衣宫女点点头,向身旁的宫女使了个眼色,早已准备好的吃食很快就摆在了上官琪面前。

  紫衣宫女站在一旁看着上官琪一点不淑女的吃相,掩嘴偷笑。

  “娘娘,您别吃那么急,小心咽着。”紫衣宫女好心提醒。

  上官琪抬头冲她笑笑,自己原本就不是什么淑女,想装也装不来呀。

  “我吃饱了。”上官琪丢下碗筷,摸了摸嘴。

  紫衣宫女立即命人将东西收拾了去。

  “哎...”上官琪见她们一走,自己又是一个人呆在这屋子里,忍不住叫道。

  紫衣宫女转过身,笑着问道:“奴婢名唤紫衣,不知道皇后娘娘还有何吩咐?”

  紫衣配她那身紫色的衣裙很适合,果真人如其名。

  “紫衣妹妹,我能不能出去转转?”上官琪可怜巴巴的瞅着紫衣道。

  紫衣突然咚的一声跪在上官琪面前,把她吓了一条。

  “你这是做什么?”上官琪赶紧上前搀扶。

  “皇后娘娘,奴婢惶恐,怎能让您称呼奴婢妹妹,皇上知道了,奴婢十个脑袋也不够掉的。”紫衣低着头,不卑不亢的说道。

  上官琪愣了一下,忘记自己穿越重生到了古代,“不好意思,快起来吧。”

  “谢皇后娘娘。”紫衣站起身,继而道:“皇上有交代,皇后您是不能出这凤来宫的,奴婢还有事,先告退了。”

  不等上官琪再次开口要求,紫衣已经带着一众宫女离开。

  偌大个凤来宫,又变得静悄悄,冷清清的。

  上官琪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该来的始终要来。

  今日已经是第三日了,今晚她一定要想办法从那个男人手里逃脱。

  打定主意后,上官琪躺回床上,疲惫的闭上眼,准备好好的睡一觉,晚上才有精力去应付那个男人。

  一想到昨晚自己那些惊人之举,上官琪恨不得挖个地洞,躲进去再也不要出来。

  也不知道那个男人是什么体魄,精力如此旺盛,害得她要承受他一次又一次的疯狂掠夺。如果可以,她一定拿把手术刀开膛破肚,好好对其研究研究。

第五章 置之死地

夜幕降临,上官琪怀着忐忑的心情等着,可是轩辕无道却始终没有出现。

  上官琪想过要逃的,可是她对这个陌生的地方根本一无所知,就算能逃离这凤来宫,离开后又将何去何从呢?

  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她上官琪不会笨笨的把自己的小命给搭进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上官琪眼看着窗外一盏一盏熄掉的宫灯,心里百感交集,睡意全无。

  从来没有一刻觉得时间难熬,他不来,莫非结局早已注定,她始终逃不出他的魔爪么?

  上官琪起身走到宫门口,使劲敲打着那紧闭的宫门,“来人,我要见皇上。”

  他不来,那她就逼他来。

  坐以待毙一直不是她上官琪的作风。

  紧闭的宫门一直没有动静,上官琪越加用力的敲打着宫门,敲了很久,却始终没有人回应。

  正门不让开,我爬窗去。上官琪刚翻上窗沿,就被两名侍卫拦住。

  “我要见皇上。”上官琪沉声怒斥道。

  “对不起皇后娘娘,皇上有交代,你不能离开。”

  上官琪冷哼的一声,转身将窗边矮几上正开得鲜艳欲滴的一盆海棠花扔到了窗外,然后又将屋内所有能砸的东西全部砸了个干干净净。

  轩辕无道得到消息匆匆赶过来时,上官琪手里正拿着刚被她拆掉桌子的桌脚扔向了他。

  轩辕无道阴沉着脸,扔掉手里接住的东西,“闹够了没有?”

  上官琪楞楞的抬起头,在见到他的一瞬间,她心里的火莫名的熄了一半。

  “没有,我正准备把这宫殿给拆了。”上官琪沉声道。

  “你信不信,朕现在就可以杀了你。”轩辕无道脚步轻移,眨眼的瞬间就到了上官琪的面前,一只手狠狠的掐着她的脖子,冷漠的盯着她。

  “你杀啊,反正我也活不过明天。”上官琪也杂毛了,毫无俱意的迎上他的眸。

  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她就赌一次。

  轩辕无道手上的力道不减,上官琪也不挣扎,目光交汇处,上官琪那双倔强且毫无俱意的眸子就像黑洞一般,吸引着他。

  上官琪盈盈一笑,伸手一拉系在腰间的丝带,身上丝滑的衣裙缓缓落地。

  她就这么毫无保留的落入他的眼底。

  轩辕无道掐着她脖子的手不再用力,却也没有一丝松动。

  上官琪扬起因为缺氧而略显苍白的小脸,媚眼如丝的盯着他,“能不能在我死之前,再好好爱我一次?”

  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像她这样的美女主动投怀送抱,她就不信他不心动。

  轩辕无道盯着她看了良久,终于拦腰将她抱起,“你别后悔?”

  上官琪摇摇头,心里一阵苦笑。

  轩辕无道将她放在床上,大掌一挥,帷幔轻轻放下。

  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上官琪一阵阵脸红心跳,原来情爱之事也并非一定要两情相悦。

  突然,轩辕无道全身呈现出一道紫光。

  她瞪大了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身上的男人。

  “你干什么?快停下来。”上官琪感觉好难受,好难受,好似全身的精气都要被这个男人吸走。

  可是任她怎么呼喊,轩辕无道也没有任何要停下来的意思,动作反而越来越猛烈。

  “不要。”上官琪惊讶的大叫,再这么继续下去,她一定会被这男人活活折磨致死的。

  上官琪来不及多想,手指用力的戳向轩辕无道腰间的穴位。

  她是医生,对于人体周身大穴她了如指掌,她这一戳虽不像古代人的点穴功夫那般厉害,但也让轩辕无道不好受,生生停止了动作。

  上官琪抓住着短暂的瞬间,猛地推开他。

  而就在她抽离之际,轩辕无道身上的紫光立即消失不见,下一秒轩辕无道双眉紧皱,一口气血压制不住,吐了上官琪一身。

  轩辕无道怒目瞪着上官琪,然后快速封住她的穴道,这才调整自己的内息。

  上官琪想动却动不了,只能冲他干瞪眼,心里却把轩辕无道祖宗十八代统统问候了一遍。

  大约半个时辰过去,轩辕无道这才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四目接触,轩辕无道的眼神却阴郁得让人害怕,就像猛兽一般死死的盯着自己的猎物。

  “干嘛那么看着我,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上官琪此时虚弱得说话也没什么力气,却强自镇定,不让自己有一丝一毫的颤抖。

  轩辕无道起身下床,不紧不慢的穿衣服,这个过程,对上官琪来说却无比煎熬,他的不理不睬,甚至比直接杀了她还让她感到恐惧。

  轩辕无道穿好衣服后,转身饶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上官琪莫名的皱了皱眉,终于松了口气,可是他为什么不杀她呢?

  上官琪糊涂了。

  黑暗之中,上官琪再也支撑不住,缓缓的倒了下去。

  三日后

  凤来宫中,轩辕无道看着一直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人儿,微微皱了皱眉。

  “皇上你的【玄阴】已经炼至第八层,身体有什么变化吗?”江名奕关心的问道。

  这【玄阴】功法据说是上古流传下来的绝密功法,整套功法共九层,每一层都相当的难练,所练之人必须是百年难遇的练武奇才,而且还必须从小开始修炼,最重要的是修炼之人要是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

  《命术》有云:四阳鼎聚,天佑之命。

  轩辕无道当时听说自己是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不管这功法到底有多诡异,竟不顾一切开始修炼。

  如今他三十岁,已经炼至第八层,每上升一层,就要吸食女子的精血。洞房那晚轩辕无道吸食了上官琪处子精血,让他突破了第八层,刚进入新的一层,体内的真气还有点收不住,昨晚他和她,他居然没控制好,差点就害死她,所幸关键时刻她推开了他。那个女人倒是果断,却害他气行逆血,差点丢了小命。

  “朕感觉还不错,体内好似有用不完的力量。”轩辕无道感觉这玄阴每练一层,他的的功力就增加了不少。

  江名奕点点头,没事就好。

  “皇上,臣不懂,您为何要留她性命?”江名奕收拾好药箱,当他大半夜被急昭进宫为这个女人诊治,他心里就一直有这个疑问。

  这个女人分明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也不知道皇上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江名奕发现,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皇上,他是越来越不了解了。

  轩辕无道只是皱了皱眉,却并没有要作任何解释的打算。

  江名奕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上官琪,眸中闪现出一丝杀机,却很快掩藏起来,没有被轩辕无道发现。

  “臣还有事,先行告退。”

  轩辕无道点点头,转过身背对着他负手而立。

  到底为何要留她性命,他自己也说不上来。

  上官琪迷迷糊糊睁开双眼,远处有一个背影遗世而独立,是那么的寂寞,孤冷。她以为自己眼花看见鬼了,于是忍不住使劲揉了揉眼睛。

  而就在这时,那个背影却突然转过身面对着她。

  上官琪惊惧的皱了皱眉,这个男人不是想要她命么?原来她还没死。

  “我...”

  “你好好休息。”轩辕无道见上官琪已经苏醒,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就往外走。

  “等一等。”上官琪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坐起身来。

  轩辕无道皱了皱眉,停下脚步,略有不耐的看着她道:“有事?”

  “我能不能离开这里?”

  轩辕无道双眸一眯,双手紧握成拳,他没想到她醒来的第一件事居然还是想逃。

  天下哪个女人不想住进这富丽堂皇的皇宫,做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而她却不屑。

  难道她就没想过一旦把他惹怒了,遭殃的可是她们东篱国的百姓么?

  “做梦。”轩辕无道从嘴里冷冷的逼出这两个字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皇后万万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皇后万万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日本东京大雪交通混乱 高中女生光腿短裙雪中行

    当地时间1月22日,日本首都东京及周边降下大雪,从上午陆续下的大雪一直持续到晚上,东京都中心积雪达到23cm。气象当局白天即发出大雪警报,并呼吁上班族尽早下班回家,以防交通机关瘫痪。大雪给首都城市交通带来极大影响,多条铁路列车和地铁延迟或部分停驶,车站内挤满了等候乘车回家的人群,而车站外的巴士站前排起了长龙。而在池袋阳光城附近的马路上,多名高中女生依旧穿着短裙,光着大腿在雪地上行走,并自拍留念。

  • 邓英大使在庆祝中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活动上致辞

    邓英大使尊敬的北欧合作、渔业和平等事务大臣克洛赫阁下,尊敬的首相府副常秘克里斯滕森阁下,尊敬的北欧部长理事会秘书长赫布罗滕阁下,尊敬的能源、能效和气候事务部副常秘霍夫曼阁下,尊敬的外交部国务秘书李思北阁下,尊敬的各位贵宾,各位使节,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晚上好!我代表中国驻丹麦使馆,热烈欢迎各位和我们一起庆祝中丹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共度一个愉快的夜晚。首先,我要特别感谢拉斯穆森首相专门以视频方式,向全体中国人民致以新春祝福。我们十分高兴与丹麦外交部共同举办今晚的活动。这充分体现了玛格

  • 136㎡轻奢简美风,精致优雅、惬意美妙的居家空间

    今天分享的这套房子,采用了简约美式的风格,并融合了一些现代轻奢的元素,节奏和韵律是空间的灵魂,整个空间动线明朗而痛彻,齐家网设计师以“明亮、韵律、融洽”为中心,通过色调的对比,打造出优雅与浓烈并重,感性与活力同存的温柔世界。平面布置图客厅以灰色、绿色和淡蓝色作为主色调,通过不同属性材质家具和饰品的组合,展示了美式的小优雅以及质感。在纯净的白色、独特的灰蓝色、硬朗的金属质感之间,用光亮的皮质沙发,经典的美式椅子,创造出优雅又迷人的居家空间。地毯与沙发抱枕中跳跃的一抹墨绿,稳重与浪漫结合,华美的色泽

  • 也许你的名字正隐藏着天大的秘密

    名字是每个人一生的品牌,趋吉避凶是自古以来祖先总结流传下来的宝贵财富,一个好的名字,既可以当作是长辈对晚辈的一种祝福,也可以说是为家族兴盛奠定必要的基础。每个人只有一次生命,也只有一个名字,某种程度上来说,名字和生命一样重要。那么,如何取一个好名字呢?取名是幸事,也是难事,当前很多取名大师很难突破用神取名这一关口,是因为用神是很难把握的,所以很多取名师干脆放弃用神取名,选择用生肖取名,八字缺什么就补什么,这是对缘主不负责任的做法。靓名阁取名严格按照缘主的生辰八字,立足于命格的“用神”,这是当前所

  • 杨刚:诗歌是我漂泊天涯时不离不弃的兄弟

    杨刚,1988年12月生于贵州省纳雍县,中国诗人阵线网站长,《中国诗人阵线》主编。在《中国诗人阵线》《诗刊》《山东文学》《贵州日报》《贵州都市报》《新民晚报》《贵州民族报》《当代教育》等刊物发表诗歌数百首,有作品入选高中校本教材。著有诗集《挑起生活上路》《窈窕阳光》等。致力于当代诗歌的传播推广,提倡:让诗歌走进生活。❈杨刚:一首好诗,必须让读者能读懂并能体会到其中的诗意,这个非常重要。只要是自己的我都挺喜欢的,每一个文字都是我曾经活着的见证。蒋能:“乡音被异域的人流挤压/升温蒸发/像风暴卷起尘沙

  • 白居易:是臭流氓,还是真诗人!

    “十听春啼变莺舌,三嫌老丑换蛾眉”“我家里养的家妓,三年多时光一晃,我就会嫌弃她们老了丑了,把她们赶出去,再换一批鲜嫩年轻的来,十年间,我已经换了三次。”70岁的白居易如是说道。你可能不能想象,这个白居易和写《上阳白发人》、《琵琶行》的白居易是同一个人。曾经的他,既同情过‘入时十六今六十’的上阳白发人,又同情过‘老大嫁作商人妇’的浔阳江头琵琶女。而现在的他,居然买了一批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孩来当家妓,仅仅才三年,姑娘们也才十八九岁,就嫌人家老了丑了,当废品处理掉,再买进一批新鲜货色,如此一而再,再而

  • 工美人需知:2017年过去了,但这些影响还在

    2017年是传统文化复兴的一年,这一年内,文化产业迎来了发展,然而,工美行业迎来机遇的同时也不可避免的遇到了动荡。在去年频发的大事件中,仍有一部分对工美行业的发展产生持续性的影响。1、文化复兴政策助力传统手工艺2017年1月,国务院制定了全面复兴传统文化的国家发展方针,并出台《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未来几年,传统工艺美术作为政府的扶持产业之一将获得政策上的更多的支持与优待,宣传方面上也将提供更多便利。2、中央环境督查刺激工美行业升级转型2017年,中央环境督查在全国掀起了一阵环保风暴,严查中小

  • 我们都是龙的传人,但龙长啥样还要靠他画

    有首歌唱得好,我们都是龙的传人~龙是中国最有代表性的神话生物,我们的瓷器上有龙,《西游记》里有龙,故宫到处都能看见龙的装饰,连中华小当家做个菜都能召唤神龙,要不是因为龙是虚构的,早就变成宠物界的头牌,“吸猫”也要让位于“吸龙”了~不过龙到底长什么样呢?如今我们常见的龙,大多是这样的(来源:艺萃)这样的这样的。那么就奇怪了,既然龙是不存在的神兽,它的模样必定是饱受争议的,路人甲可以说龙有八条腿,路人乙可以说龙会直立行走,路人丙还可以说龙是山鸡变的呢。那么就奇怪了,既然龙是不存在的神兽,它的模样必定

  • 迎新春|名家书法惠民活动——钱守宽

    “买1送2”活动详情凡购买钱守宽四尺整张书法一张(尺寸:68cm✖️138cm,价格:500元/张)送1.钱守宽四尺对开书法一张内容为四字吉语或公司单位名称斋号(尺寸:138cm✖️34cm,价值:300元/张)2.红福字一张订制办法方式一加店主微信15753915688转帐同时发来您的姓名、电话、详细地址,便于我们尽快将书法送到您的手中如要求合影或视频请提前告知方式二如顾客为同城可自取可到工作室亲自来领还可以喝茶唠嗑哦~地址:中国罗庄大家名家艺术区二楼212号联系人:范敬增:157539156

  • 双桥老太太传奇故事:邓小平乐意给罗有明当会计

    1983年3月一天早晨,中央办公厅的小李早早地开车来到罗有明门诊部。他是奉某位老帅之命专门来请罗老太出诊的。罗有明二话没说便随他上了汽车。在车上小李告诉她,国家主席李先念近期将出访亚洲四个国家,离出访日期只有几天了,可李主席突然扭伤了腰,疼得不能走路,躺下后连身也不能翻。这两天请了几位专家来治,可是效果都不太好。李先念同志这是任国家主席以来第一次出访,误了访问会造成国际影响。昨天几个老帅推荐了您,所以今天一早就赶来了。进中南海西门,小轿车缓缓停在一栋平房前。一进门,罗老太愣了一下,邓小平等几位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