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抢个王爷来撑腰13章(第十三章公堂上的反击)

2017/11/3 16:07:0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抢个王爷来撑腰

第十三章公堂上的反击

“嘭”又一声惊堂木的响声。推荐95lady.com

“风晚晚、风早早你们可知罪?”县令一本正经的问风晚晚和风早早。

风晚晚低着头,思考了一下:“民女不知所犯何罪。”管你知道什么,打死不承认。

县令屁股挪了挪椅子,椅子的四个腿不停的呻吟,“吱呀吱呀”的作响:“那你俩可认识,你旁边这个人。”

风晚晚看了看身边那这个人,看着衣服是寻常百姓穿的,相貌平平。但自己的记忆里没有这个人:“民女不认识”

“王二狗,你来说说。”县令看下面唯唯诺诺的王二狗说道。原文http://www.95lady.com/

王二狗颤抖的抬起头,看着县令说道:“是,今天,早上,我下山去买药,没想到从半路上跳出了两个人,一大一小,身穿乞丐装,他们合伙抢走了我的买药钱。”

王二狗转过身来指着风晚晚和风早早:“县令大人,就是他俩,你要为我做主啊!那可是我老母的救命钱啊!”风晚晚和风早早听到这里就知道有人故意陷害,今天,早上她们根本什么也没见到。

“放心,本官一定会为你做主的,风晚晚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县令安慰着王二狗,又凶巴巴的对风晚晚说。

“县令大人,我想问王二狗几个问题,可以吗?”风晚晚忽然抬头看向县令。

县令被风晚晚狡黠灵杰的眼神吸引,不知怎么的就答应了。

风晚晚转过身对着王二狗:“王二狗,我问你,你今天早上看见抢你钱财的是乞丐吗?”王二狗低着头浑身发抖用手紧紧的攥紧自己的衣角,语气不足的回答:“是!”

风晚晚突然严厉大声的说:“王二狗,我再问,我和风早早穿的像是乞丐吗?”

风晚晚眼睛满是狡捷,狡猾的像只狐狸一样,看见有了一点裂缝就想拼命的撕口子,想使劲往外钻。

见王二狗不回答,风晚晚乘胜追击:“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抢你钱的是我和风早早。抢个王爷来撑腰13章(第十三章公堂上的反击)

王二狗握紧拳头对着风晚晚撕心吼叫道:“因为我看见你们的脸了,你们在抢钱的时候叫对方的名字了!”这几句撕心的吼叫着实把周边的人都被吓坏了,风晚晚也被这叫声吓得一愣。

寂静的公堂鸦雀无声,此时,公堂只有王二狗的回声在响。就像一块石头投进一个平静的湖面,一圈一圈的涟漪,回声一遍一遍的回荡。只有风晚晚和风早早最先回过神,王二狗的一声吼叫没关系,最要紧的是王二狗说话时唾星满天飞,对面是风晚晚和风早早可惨了,唾液全喷在她们俩的脸上了。

风晚晚和风早早僵着身子瞪向王二狗,连眼珠子都不带动的,用手轻轻抹去自己脸上的唾液。

只是,风早早摸去了以后,幽默的把手递到自己的鼻子上嗅了嗅,然后,撇了撇嘴,一句话惹得哄堂大笑:“大叔,你今天早上吃的是宫保鸡丁。”

“哈哈……”不管是风晚晚,还是衙役都忍不住呵呵大笑,而王二狗十分的尴尬,不好意思的的的脸红了。原文http://www.95lady.com/

县令看着哈哈大笑的风晚晚和衙役们,局面实在无法空制,拿起惊堂木狠狠的拍在桌子上:“嘭!!!肃静!风晚晚刚才王二狗说的清清楚楚,是你俩抢了他的钱财,你还有什没话可说的没!”

风晚晚也不是吃素的,脑子飞快地转着:“县令大人,如果是你抢人钱财,怎么可能会让人看见你的脸么,而且还让他知道自己的名字啊!这个王二狗分明是在诬陷民女啊!”

县令听了风晚晚的话,觉得有几分道理,一时间不知道该些什么。

而在跪在前面的王二狗察觉到县令在犹豫,激动的往前爬了几步,侧过身指着风晚晚,“县令大人,别听她狡辩,就是她抢了我的钱财!”

风晚晚看到王二狗使用苦肉计,脑子一激灵,不甘落后的向前爬了几步与王二狗并肩,用手悄悄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顿时,风晚晚漂亮的大眼睛里变得雾水朦胧的,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了下来。

风晚晚看着县令,声音嘶哑,故作抽噎:“县令大人,你可要为民女做主啊!这个王二狗说,民女带着孩子去抢他钱财,您想想,我们一个女人、一个孩子,能打过他一个男子吗?他在撒谎?县令大人!”

这时的风早早看到这种情况,火上添油的哭了起来:“呜哇……我们没抢钱,没抢钱…”风早早边哭边用手擦泪。这哭声十分响亮,让人听着揪心。

王二狗看到这种情况急得脸都红,不能让所有的人都向风晚晚和风早早的那边倒:“县令大人,真的是他们抢的。”

话音一落,整个公堂顿时乱作一团,哭声,喊叫声……吵吵嚷嚷。

“砰!”县令实在忍不下去,拿起了惊堂木使劲一拍:“肃静!!”这一声响,把所有的人都下了跳。来自95lady.com

原本张着嘴的哭闹的风早早,立刻不哭闹。

县令不耐烦的说:“好了!今天就审到这儿吧!明日再审!把这些人押到牢里吧。”

风晚晚知道今晚留到牢里已是定局也不在反抗了,牵着风早早的手跟着官兵去了牢里。

风家小院里君少霆已经回来了,但哪里就是没有风晚晚和风早早的身影,风家小院也没人影,君少霆在几间房里四处寻找风晚晚和风早早的身影,终于,在一个小屋里面看见人影。

君少霆走进房门看见沈从蓉正在认真的喂一个瘦弱的男孩吃药。阳光照在君少霆的身上,影子随着君少霆的走动一步一步的进了屋里。沈从蓉和沈忆山看见一个修长的影子,都向门外看,沈从蓉看见了阿水,激动的把药放在桌子上,走向前去。95女性网

“阿水,你回来了。”

君少霆丝毫不理沈从蓉的打招呼,冷冷站在那儿,自顾自的问:“怎么不见风晚晚和风早早。”

刚问完,沈从蓉开始抽噎,用手帕擦着眼角的泪:“今天早上,有一群官兵把晚晚和早早给带走了。”

闻言君少霆身上瞬间散发出森森的寒气,像冰山一样:“我说过了,你不要趁我不在耍花招,你当是耳边风吗?”

“阿水,我没有!”沈从蓉被君少霆犀利的眼光盯得不敢抬头,连动都不敢动。

“没有,那你告诉我,他们为什么只抓风晚晚和风早早,不抓你呢?”君少霆浑身上下散发着浓重的戾气。

抢个王爷来撑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抢个王爷来撑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你不知道给你选一份礼物会多么艰难

    ▍给你的礼物你不知道给你选一份礼物会那么艰难。似乎什么都不合适。为什么要送黄金给金矿,或水给海洋。我想到的一切,都是像带着香料去东方。给你我的心脏,我的灵魂,无济于事,因为你已拥有这些。所以,我给你带来了一面镜子。看看你自己,记住我。作者/[古波斯]鲁米翻译/原野文明和平的世界,人的感受会逐渐细密。诗人及诗歌应该而且可以满足这个层面的需求。我是2017年夏天意外读到鲁米的诗,立马被迷住了。鲁米全名是莫拉维·贾拉鲁丁·鲁米,是伊斯兰苏菲派诗人,来自东罗马帝国。考虑到东罗马帝国的历史比较长,鲁米本人

  • 上海繁花 | 春天在哪里,我的内心还在等待水仙开花

    不开花的水仙我从山中来,带得兰花草种在小园中,希望开花好一日看三回,望得花时过急坏看花人,苞也无一个——胡适《希望》兰花草,胡适词水仙,好友摄影冷冷热热,2018年的春节也过完了,可恨的是,我家的水仙仍长得象韭菜一样,没一点开花的意思。兔兔问我:为什么每年春节前,我都要种一盆不开花的韭菜。问题是,连韭菜都会开花,我的水仙却只长叶子。就象胡适在他白话诗中写的:急坏看花人苞也无一个哪壶不开提哪壶,朋友赶紧从微信里,发来漂亮的水仙照片,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养的、自己拍的,反正花团锦簇,娇嫩欲滴。每次看

  • 南昌发现史前聚落遗址,内有新石器晚期半地穴式房址

    因南昌航空城瑶湖机场建设需要经国家文物局批准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日前会同南昌市博物馆对南昌瑶湖吕蒙岗遗址进行抢救性发掘工作目前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房址全景照吕蒙岗遗址位于南昌市高新区麻丘镇广安村委孙家自然村东南约800米处一块台地上,于上个世纪80年代文物普查中发现,总面积约1万平方米。市博物馆馆长曾海表示,吕蒙岗遗址揭露出的新石器晚期半地穴式房址,为赣鄱地区首次发现,也是南昌地区首次正式发掘的史前聚落遗址。出土陶器组合考古队员在遗址南部发现了新石器晚期墓葬群、半地穴式房址、灰坑等遗迹,并出土了大量陶

  • 【精品悦读@会员展示】思念如酒(组诗) 作者/张新锐(山东)

    作家学会★签约作家思念如酒(组诗)作者/张新锐(山东)挂满树梢的心愿无际的树林里阳光穿梭绿荫匝地静听,密林深处一串串鸟啼一只花喜鹊叼着我的心愿越飞越高擦亮树梢思念如酒一杯老酒温一温,暖胃青瓷杯子装满三千里思念老酒与父亲遥遥相对闷一口香辣遍地我在遥远的江南舀起清冽的长江与父亲碰杯一饮而进爱,和澎湃的祝福爱在黄昏后我们手拉手走过半个世纪如今,拄着蹒跚的岁月望尽落日黄昏一枝风竹搭在落霜的肩头举首,月亮已爬上咱家的老屋被雨淋湿的河童年,站在高高的柳枝上那条河,碎了阳光流成星月长大了风,跟在屁股后头夜,牵

  • 书法结构不正确,非丑即俗!书法结构要领,都在这里了

    毛笔字是一门中国传统文化的艺术表达方式,它属于造型艺术,,水平高低,最直观地表现便是字形结构。字形结构,即结体,又称为结字、间架结构等,就是安排笔画的法则、规律。结构合理,间架巧妙,字形就耐看,否则,非丑即俗,这是毋庸讳言的。一、结字要明朗结字的形式是丰富多样的,结体之法,当然是针对若干部件而言。一个字,因左右结构、上中下结构、上下结构、内外结构、品字结构等区别,结体之法随之而成。这些结字之法,大多针对正书(篆隶楷)而言,但对于行草等书体,虽不密切,也有借鉴作用。在习练过程中,针对练习的书体,一

  • 春日的诗,子恺的画,醉了整个春天

    草长莺飞二月天,乍暖还寒时候,春天来了。朱自清说: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张恨水说:夜里没有风,那槐花的香气,却弥漫了暗空。在丰子恺的笔下,春天,却另一番风味...偶寻半开梅,闲倚一竿竹。儿童不知春,问草何故绿。——清·袁枚《偶作五绝句》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清·高鼎《村居》典却春衫办早厨,老妻何必更踌躇。瓶中有醋堪烧菜,囊里无钱莫买鱼。不敢妄为些子事,只因曾读数行书。严霜烈日皆经过,次第春风到草庐。——元·吕仲实《闲居诗》曲水溅裙三月

  • 吴冠中:艺术的学习应从大师的画室,回到自己的家园和心底

    他本是工科出身,一次偶然机会让他与美术结缘;晚年,艺术成就已享誉世界的他,却“较真儿”地将自己不满意的画作全部毁掉……他曾说:“艺术表达的手段是多样的,岂能只是笔墨?能把感情画出来,任何笔墨都是好的笔墨,没有投入感情的笔墨,苍白没有价值。”吴冠中:艺术的学习应从大师的画室回到自己的家园和心底用丹青渲染生命色彩美有如此魅力,她轻易就击中了一颗年轻的心。1919年,吴冠中出生于江苏宜兴一个贫穷人家,是家中长子。父亲是一个教书兼务农的教员,母亲是文盲。文盲却未必是美盲,吴冠中的艺术天赋也许正是来自于母

  • 美女揭露江湖书法骗子伎俩,太有才了!

  • 高雅的梅花!

  • 陈传席:喜欢以美协、书协、主席、院长自居的,其“作品”都是垃圾

    西晋陆机《平复帖》陈传席常常语出惊人。有人说,陈传席是艺术史论研究方面的专家;有人说,陈传席是艺术批评界的砖家。你说他是砖家,他的很多主张可谓掷地有声、铿锵有力,比如他对人格尊严的呼喊和倡导;比如他对正大气象的论述;比如他对新中国官方美术所作出的几乎是一棍子打死式的彻底否定,均可谓振聋发聩,令人不得不深思再深思。你说他是专家,在他的作品中不仅经常能看到常识性的低级错误,而且能看到他经常在自己的作品中自掴耳光。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能把自己画的完全不入门的画,把他写的完全不入门的字,当作宝贝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