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梦里依稀共采薇10章

2017/11/3 11:54:35 来源:网络 []

书名:梦里依稀共采薇

第十章 峰回路转

约莫在床上躺了十几天,后背和手指的创伤都好的差不多了。原文95lady.com这段时日父亲天天都来,二娘长姐常来探我,三哥也三不五时来坐坐,就连二哥也过来过一两次,唯独媜儿从未踏足,只是每天让合欢来请安问询。

我不明白棠璃曾说“媜儿与裴婉极好”理由何在,媜儿现在对我的冷漠和疏远连棠璃也不明所以。

正值中秋佳节,皇上赏了一筐子江南进贡的大螃蟹,听小纯说个个饱满新鲜,清蒸了吃最合适。父亲便在家里的烟袅亭上设下螃蟹宴,除家里人外,还请了三哥和薛婶娘。

烟袅亭四面环水,左右又有几处小亭,跨水接岸,有曲廊相连可通。沿途路上种满了桂花,嫩黄的花朵隐藏在层层绿叶之下,经过看不见花,只有秋风摇落一树花香。

侍婢们早摆好了杯箸酒具并茶筅茶盂,父亲特意留空上首位子,我暗自猜度大约是留给薛婶娘的,她乃是河西贵族薛家之后,娘家已有无数皇亲贵胄,夫君是正二品辅国大将军裴行礼,侄女又是当朝皇后,身份尊贵,父亲自然把她尊在首位。95女性网

我一身家常装束,只披着软毛织锦披风靠着小亭栏杆看水,远远望见二哥拄着拐杖走来,媜儿只淡淡瞟了一眼,并无多话,反倒是长姐让绛珠去扶住了。二哥在我身侧坐定,他一向对我视若无睹,我也不敢亲近。

等了半个时辰,婶娘三哥还没有来,父亲去了正门等候,二娘到厨房打点,长姐远远的站在树荫下看鸥鹭,媜儿歪坐在岸边扶廊上。我捡了个软凳坐了,半俯在窗槛上掰下手中桂花蕊掷向水面,引的游鱼浮上来争抢。

二哥慢慢站起,拣了一个海棠冻石蕉叶杯,我看见,知道他要饮酒,因身边没人,便起身拿起案上鎏金梅花自斟壶来,二哥微笑道:“这是丫头们做的事,怎么能劳烦妹妹动手。”我斟上一杯递去说:“二哥客气了,兄友弟恭乃是本分。”二哥接过一饮而尽,我又满上,他复饮尽道:“有些日子没喝过绍兴花雕,颇有些想念。梦里依稀共采薇10章”,我笑道:“二哥沙场征战快意恩仇,有杜康作伴,还会想念黄酒吗?”二哥捏着酒杯的细脚处深沉道:“一个刚烈,一个婉转,各是各的滋味。”

我看他表情很是温柔,似乎真是余味无穷。不禁有些心动,便从他手中拿过那海棠杯自斟了一口,也不觉得有何特别之处。二哥望着我手中的杯子,脸色有些古怪,我才记起自己忘了古代男女授受不亲的大忌,虽然是同父异母的哥哥,也不能共用一个酒杯吧。如果恰巧唇印在同样的位置,岂不是等同于……接吻?这样一想,我脸色绯红,忙掷了杯子,二哥也像被火烧了一样慌张收回眼神。

棠璃端着一个托盘上来,托盘里放着一个缠花玛瑙盏,她见二哥也在,笑着施了礼。二哥掩饰的问道:“你拿的是什么?”棠璃回道:“小姐身子弱,又连着两次受惊,螃蟹虽然好吃,但毕竟性寒,空肚子吃了只怕不舒服。来自http://www.95lady.com/厨房做了一盏冰糖燕窝,让小姐先暖暖肚子。”

我嗔怪道:“要你这么小心,人人都没吃,独我先吃,知道的说是你想得周到,不知道的还说是我们这房不守本分。”棠璃揭开盖子,笑着回道:“就怕有那起不明事理的乱嚼舌根,婢子一早就回过老爷,是老爷让做的。”二哥偏头看了看说:“原是应该的,妹妹身体要紧。”棠璃拿银勺子慢慢拨弄,又轻轻吹了几口递给我。

“我说姐姐怎么坐的那么远,原来在这里吃独食。”一把清甜的声音在棠璃背后响起,棠璃忙侧身行礼,我定睛一看,原来是媜儿婷婷曳曳走了来。梦里依稀共采薇10章

她淡淡笑着走近,翡翠撒花洋绉裙在竹桥上逶迤生姿:“姐姐跟哥哥谈的投机,没人管妹妹了。”我笑着把燕窝递给她说:“媜儿说哪里话,来的正好,这里有一盏燕窝,我们兄妹三人分食了吧。”

媜儿在二哥身旁坐下,端过那玛瑙盏看了看,冷冷笑道:“我母亲想要每日份例里多上二钱燕窝,爹爹犹说奢侈太过。爹爹真是疼你。”她虽面带笑容,但一丝欢喜姿态也无,又说起三娘要燕窝不得,明是冲着我来。棠璃见势陪笑说:“我们屋里也是没有的,只是今日吃螃蟹,又等得久些,老爷怕小姐腹内受寒增了病态,才吩咐下面做的。”

媜儿冷着脸,突又绽颜道:“果然还是姐姐房里的丫头细心,事事想的周到。版权http://www.95lady.com/姐姐这般体弱,是要有个贴心知事的人在身边,若非如此,叫我们怎么放心呢。”我正奇怪于她神情的变化,背后便响起一阵脚步声,回头看去,原来是三哥搀着一个三十来岁的美妇从后面的曲廊走了上来。那女子螓首蛾眉,杏脸桃腮。一身鹅黄色描金衣裙,绣着繁复的花纹,束一条白玉镶金彩凤文鸳带。凌云髻上一支镂空飞凤金步摇烁烁夺目,另又点缀四蝶穿花碧钿,彩凤明月耳珰,一团珠光宝气。就连一双绣鞋也描画着朵朵牡丹,尽显风韵姿态。

我心下猜想这就是那家世尊贵的婶娘了,还未动步,媜儿已经上前扶住了。二哥伤势虽在好转,但毕竟伤筋动骨,比不得我皮肉之伤。我见他起身艰难,忙一把搀祝媜儿嘴巴极甜:“婶娘贵人事多,这些日子也不来家里看看媜儿,媜儿真是想念的紧呢。”婶娘拉住她的手说:“我是想常来探你,只是府里事多,你三哥又是个没嚼子的马。”媜儿又说:“怨不得婶娘辛劳,谁让婶娘聪慧呢,又能人所不能。”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婶娘脸色舒展,显然媜儿的话很合胃口。我恭敬的欠了身,婶娘只是瞥我一眼:“你大病初愈,就无需多礼了。”

三哥撇了撇嘴,看见案上的玛瑙盏随口问道:“那是什么?”棠璃忙上前垂手回道:“是老爷吩咐给四小姐预备下的燕窝。”婶娘眉毛一挑:“今日不是螃蟹宴吗?”棠璃回道:“是。螃蟹性寒,燕窝是用来给小姐暖胃的。”

婶娘盯我一眼,无话。父亲此时已安顿好了席桌,差人来请。一行人便又穿过曲廊,去到烟袅亭坐下。

父亲果然请婶娘上座,婶娘推辞道:“都是自家人,何必如此见外。依我说,把那大团圆桌放在中间,也不必拘定坐位,他们孩子家,愿意怎么坐都行,大家欢欢喜喜,岂不更好。”父亲听了,忙命仆妇上来撤了案几,按婶娘说的重新摆了桌凳。

二娘今天特意穿了云雁细锦衣并烟水百花裙,紧紧束了袖口,头发也挽成盘桓髻,稳当而一丝不乱,显得干练简洁。她吩咐下人道:“螃蟹不可多拿,先拿八个来,其余仍旧放在蒸笼里,吃了再拿。”底下答应一声,送上来十个螃蟹。

二娘一面要水洗了手,一面站在父亲跟前剥蟹肉,头次剥好的便让与薛婶娘,婶娘道:“无需如此,自己剥着吃分外鲜甜——你现时身份不同,何须事事亲为?”,饶是一贯听熟了冷言冷语的二娘,闻听此言也略略尴尬,所幸三哥打翻了姜醋汁,二娘忙叫人换了新的。

秋天的螃蟹肉厚肥嫩,且味美色香,为一年当中最鲜美。膏蟹、肉蟹、大闸蟹等,都在中秋时节长得最好,一只只膏似凝脂,味道鲜美,余味无穷。虽然曾经也吃过,但是现代社会饲料圈养的螃蟹怎及古时候纯天然的螃蟹鲜香呢?二娘手里正掰了个满黄的螃蟹递与父亲,父亲接过道:“艳君,你也吃些,不必管我。”二娘笑着摇头,只管伺候父亲,又命小丫头们去取菊花叶儿桂花蕊熏的绿豆面子来,预备大家洗手。

这些日子我冷眼看去,父亲虽然宠爱三娘,但三娘骄奢任性,又善于算计,父亲在她那里未必能放松。反观二娘,虽是丫鬟出身,父亲的衣食起居一应是她打点思量。但她从不抱怨,事无巨细又想得周到。

父亲剔了一壳子肉,趁人没注意递与二娘。二娘接过,背着身默默吃下。再转身时,脸颊飞起红霞,看父亲的眼神温顺憧憬,犹如少女怀春。大约是真爱极了一个人才能无怨无悔至此吧。

媜儿紧挨着婶娘,不时为婶娘斟酒夹菜,三哥落得清闲。二哥是没办法自己弄的,长姐早让绛珠洗了手在一旁剥蟹肉伺候着。我自己拿着个母的,真费力的敲打蟹腿上的肉。

秋熙悄悄上来,附在媜儿耳边嘀咕了几句。媜儿挥手让她下去,她一步几回头,脸上犹有泪光。婶娘见状问道:“这不是你母亲的丫头吗?哭的什么?”媜儿眼圈发红,强笑道:“并没有什么。”婶娘是何等女子,岂会看不出其中有事?她放下手里的酒杯道:“你是极懂事的孩子,不要憋在了心里,究竟所为何事?”

媜儿泫然道:“也没有什么,只是秋熙来回说,母亲病了几日,今日听说婶娘要来,早早的撑起来装扮,现时在房里哭呢。”婶娘惊道:“既然知道我要来,为何她反倒不来了?现在在屋里独自哭又是为何?”媜儿忙掩口道:“是媜儿说错了,原本没事。”

我听到她那么说,猜到她定是要借这场家宴解了三娘的禁足。果不其然,婶娘掷下筷子道:“这倒奇了,今日你若不说个清楚,我决计不肯罢休!”因她力道过大,乌木镶金筷子铿锵坠地,大家顿时安静了下来。

媜儿吓得起身跪下道:“是媜儿不好,婶娘莫要生气,原是媜儿错了!”她身子娇小,又是哭又是说,瑟瑟发抖,看起来好不可怜。婶娘一把扶起她说:“你何错之有?”父亲看不下去,咳嗽一声道:“媜儿这是做什么,中秋佳节,你哭哭啼啼成什么样子!”婶娘不气反笑:“哥哥也不用怪媜儿。我说呢,既是家宴,玉萼为何不在?问起下人,说是病了。既然病了,怎么装扮起来了又在屋子里哭?媜儿怎么什么话都不敢说?”

她又喝道:“少庭,你妹子不敢说,你说!”二哥只是一言不发。我和长姐见婶娘动怒,都站了起来,底下人也一声鸦雀不闻。

婶娘环视左右,指着二娘道:“你说。”二娘忙撇下手里的螃蟹,父亲许是怕二娘惹火烧身,抢着说道:“玉萼她妖言惑众,当众戕害婉儿,是我让她禁足的。”婶娘道:“戕害婉儿?这是从哪里说起?”父亲便把那日的事一五一十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婶娘缓缓坐下,想了半日,媜儿瑟缩着说:“母亲性子刚强,嫉恶如仇,也是听了外边传说,恰巧姐姐又出了那档子事。母亲怕傅府的惨剧重演,才一时冲昏了头,开罪了姐姐……”

“这也无妨,本是为了阖家安宁。”婶娘说道,“只是玉萼行事鲁莽,不该对婉儿下手太狠。”媜儿一脸惶恐忙说:“母亲自小听国师讲经论道,说是邪祟之事不可心软,否则一旦反扑后患无穷,所以才多方试探——原是母亲错了!”婶娘只坐着出神,一桌子人都缄默陪坐。

秋风萧瑟,凉意一层一层上来了。

梦里依稀共采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梦里依稀共采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我的老婆不是人15章(第015章 强化体质)

    原标题:我的老婆不是人15章(第015章强化体质)小说:我的老婆不是人第015章强化体质第015章强化体质陈东有些尴尬的找了个凳子坐下,从侧面偷偷打量着柳轻云:柳老师的那里果然要比凤小羽大一些,难怪凤小羽对此耿耿于怀。由于那东西沉甸甸的让肩膀颇为劳顿,所以柳轻云有意无意的把胸口放在书桌的边缘减轻压力……陈东从侧面看到这一幕不禁叹为观止:果然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啊。柳轻云似乎感觉到了陈东的目光,她脸色微红不说话,也不知道心里到底是羞涩还是愤怒。随着时间的流逝,房间里的气氛就越来越沉重,

  • 喋血剑影录15章(江湖孤儿 3)

    原标题:喋血剑影录15章(江湖孤儿3)小说名:喋血剑影录江湖孤儿3江流儿岂能坐以待毙,手腕一反转,匕首就把那金丝鞭割断一截。黄半山本来有十足把握一出手就能把江流儿制服,谁知江流儿给他来给断尾求生,使他踉跄的后退了几步,恼羞成怒之余,又回手一鞭,缠住江流儿的腰,江流儿还来不及反击,就被他掐住脖子,使江流儿动弹不得。“好小子,看我怎么弄死你,仍到长江里喂鱼。你手中的匕首那来的?”江流儿在他的虎口中连气都喘不过来,只有伸舌头翻白眼。黄半山本想一使劲掐死江流儿,但转念一想弄清楚问题再说,他松开手,捏住江

  • 火凰15章(第十四章 小情敌)

    原标题:火凰15章(第十四章小情敌)小说名称:火凰第十四章小情敌“爹,这人是谁?”云苍澜第一次看见爹如此的失态,似乎激动的有些过头。云涯君确实很激动,“这神算飞燕子是江湖中人,可数年前却救过爹一命,一会儿你不得失礼”。说话见,只见一名六七十岁的白胡子老头带着一名大约七八岁的男孩儿走了进来,那飞燕子扮相有些像了尘子,只是比了尘子干净了些,他身边的小男孩儿却是生的不一般的漂亮。从一进门,那小男孩儿便瞪着一双晶亮的大眼,似乎在搜寻着什么。“老夫见过将军”云涯君急忙迎了过来,“恩公不必多礼,恩公请上坐”

  • 少将的纯情暖妻15章(第15章:军婚难离)

    原标题:少将的纯情暖妻15章(第15章:军婚难离)书名:少将的纯情暖妻第15章:军婚难离听到闫文清这番话,白暖暖简直想吐血了。她在战长风心中位置重要?别开玩笑了。“白小姐,您想想,只要您在这上面签了字,风少不仅会给孤儿院钱,就是您自己的财产都够捐建几十所甚至上百所的孤儿院了,您真的不动心吗?难道您想要看着您的院长妈妈每日为善款发愁吗?”闫文清见白暖暖动摇,继续循循善诱。闫文清好像说的真的很吸引人啊,想到院长妈妈到处求人筹集善款,她就更加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应该签字。想着,她拿着笔在下面写下了一款条约

  • 回头见鬼15章(第十五章 三婆留人)

    原标题:回头见鬼15章(第十五章三婆留人)小说名:回头见鬼第十五章三婆留人陈鑫他爸转过身来瞪了胖子一眼,然后转过身跟在三婆后面扶着三婆,跟随者村民一起往上山爬。看见胖子有些发呆,我还以为被他老爸的眼神给吓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之间胖子回过头来朝着我问道:“淡然,你说老柯爷是怎么跑到这儿来的,难不成诈尸了?”这个问题也是我想不明白的。按理来说,老柯爷死后装进了棺材里,而且还有家人在整夜守着,怎么不见的都想不通,现在出现在这里就更让人想不通了。想不通就先不去想,不然现在也只是浪费时间,更何况还下

  • 三瓣花15章(从未有过的挫败感)

    原标题:三瓣花15章(从未有过的挫败感)书名:三瓣花从未有过的挫败感操场上,人声鼎沸。早上的天气很好,阳光不是很毒烈,有一丝微风,轻轻拂过每个人的脸颊。一天中最好的时光就是早上了,精神也是最好的。而在操场的东边,挤满了许多让人。接力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林泽站在第二跑道上,做好了准备。左手拿着接力棒,蹲下身,全神贯注,只等枪声响起。而其他人站在旁边的草地上,谈蓝在一旁,脚下是一桶纯净水,左手拿着葡萄糖,右手是一叠纸杯,神情有些担忧。昨天她到看分数排名了。跳远,铅球,跳高,都没有取得好的成绩。只有前四

  • 魔龍在世15章(第015章 总是慢半拍)

    原标题:魔龍在世15章(第015章总是慢半拍)小说名:魔龍在世第015章总是慢半拍离开了包子铺,两人来到了大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显示着海市的繁华,李佳对杨文龙说道:“我们叫个的士回学校吧。”“额,叫车?难道学校离这里很远吗?”“不是很远,打车半个小时就到了。”“半个小时,难道没有直达的公交车?”“有啊!你看,那辆就是可以经过学校附近的公交车。”“学姐,那我们就坐公交车去吧,打车多浪费啊!”“这”李佳看看背着大包的杨文龙,暗想:“他真的是那个高考成绩只掉一分的人吗?这个样子能在付大读书吗?真不知

  • 婚来孕转15章(015 鄙视她:你还是个女人吗?)

    原标题:婚来孕转15章(015鄙视她:你还是个女人吗?)小说名字:婚来孕转015鄙视她:你还是个女人吗?这个畜*生!“卑鄙!你怎么能对我做这种事?”抬手,莫晚一个巴掌招呼了过去,力道大的将阎擎宇的整张脸都打偏了,嘴角更渗出丝丝的血腥气。回头,阎擎宇却只是轻舔了下,态度依旧轻佻,“送上门的女人,不要,白不要!”从来没见过这么坏的男人,仿佛从骨子里都透着坏水,手脚并用地,莫晚又气嘟嘟地招呼了过去:“胡说!胡说!混蛋,一定是你算计我!我不愿意——”一手按住她的腿脚,阎擎宇一手抓住了她擎起的手腕,坐了下

  • 黑爷的妖孽人生15章(第十五章 流氓)

    原标题:黑爷的妖孽人生15章(第十五章流氓)书名:黑爷的妖孽人生第十五章流氓司徒绿对自己的身手还是十分自信的。虽然司徒绿一直都认为打斗什么的都是粗鲁野蛮的行为,盗窃才是真正的艺术。不过做这一行,没有点真功夫防身怎么能行呢?别看司徒绿平时一副娇滴滴得样子,真要打起来,寻常的壮汉三两个也很难近得了她的身旁。可是目前司徒绿却产生了一丝错觉,难道自己练得功夫真的只是花架子?要不然为什么自己的攻击被对方躲避的这么轻松呢?让司徒绿更加绝望的是,这还是在空间狭小的档案室里。难道对方是在耍自己玩么?司徒忍不住绿

  • 你的香尸她的魂15章(第十五章:养尸地)

    原标题:你的香尸她的魂15章(第十五章:养尸地)小说名称:你的香尸她的魂第十五章:养尸地我害怕那个诈尸会再出现在我们村子里,怂恿瞎子出发。瞎子点点头,“走吧。”他也收拾好了需要带的东西。“借辆驴车吧?”瞎子隔门的邻居有家养着驴呢,路也很远。“走着就行了,借什么驴车。”瞎子倔的很。一个喜欢走路的瞎子,这太让人匪夷所思。很久后才知道瞎子村民相处的并不好,他们不喜欢瞎子,瞎子同样不喜欢他们。瞎子是后来搬来的,可是又没人知道他是从哪儿搬来的,瞎子的过去和现在一样神秘。没有了驴车,我们走的很慢,我还要打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