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谁的青春不曾疼9章(第9章新认大哥)

2017/11/3 9:52:07 来源:网络 []

书名:谁的青春不曾疼

第9章新认大哥

瓜子脸,桃花眼,吹弹可破的皮肤,在梦里我都不敢忘记她的长相。95女性网

小时候多少次她抱着我睡觉,用手指头勾勒我的鼻子,她甜美的笑容,还有胸口的温热和乳香。

她挡在我面前保护我,挡住我爸,有她在我就不害怕了。

当然,我记得更深的是她对我的憎恨!

她怨恨的眼神,大吼着让我滚,把我推出她的家门,还有她被压在我爸身下绝望的样子,她洁白的身体,和沙发上的一大滩血。

更多的是我对她的思念,那么多年来我一直想再见见她,和她说对不起,还有我多想她。

看见这张脸的一瞬,我记忆里的那个名字脱口而出:冰冰姐。

没错,她就是陈冰!

陈冰是我的新的班主任!我心里的感觉很复杂,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难过。

她也看向我了,瞳孔猛地缩小,我看见她的手指掐成一团,指结发白,她还在恨我。来自95lady.com

这时我听见赵腾小声问我,你认识班主任啊?

何止认识,她就是从小一直照顾我的人,我真的很激动。

从班主任的反应来看,她就是冰冰姐没错了,否则她不会那么恨我的!

大家齐刷刷地看向我,尤其是宋小雅,但我现在心里已经没有宋小雅了,看见冰冰姐,我感觉自己找到了真正的家人。

“同学,我是你们新的班主任,我叫陈冰,你叫什么名字?”

冰冰姐挤出一丝笑容,问我道。

我一愣,我说我是小军啊,冰冰姐,你不认识我了么?在深圳的时候,你住在我家对门埃

“我在深圳读书的时候住的是宿舍,这位同学,你肯定是认错人了。请坐下,以后我是你的班主任,就算以前不认识,以后也会认识的。”

她的回答很得体,但我蒙了,她绝对就是冰冰姐啊,可她为什么不认识我了啊?

这一节课,我都心不在焉,没心思听课,冰冰姐也没问我的书哪儿去了。

我满脑子都是她为什么装不认识我,不行,这件事一定要跟她问清楚。谁的青春不曾疼9章(第9章新认大哥)

下课吃午饭的时候,陈凯旋拿着饭盆坐在我对面。

我满心都是冰冰姐的事情,看见他挑衅的眼神,竟然没反应过来他要干什么。

“冰冰姐~”

陈凯旋忽然学我的样子,阴阳怪气地说道,他的几个小弟一下子笑了出来。

我这才发现,我被好几个人围了起来,都是陈凯旋的小弟。

本来我在班上已经有不少朋友了,但因为宋小雅对我的态度忽然冷淡了不少,那些人又不理我。

我不想惹事,就端着饭碗想离开。

“谁准你走了?”

陈凯旋一巴掌掀翻我的饭碗,饭菜扣得我满头都是,我咬着牙说,你们想坐这张桌子,那我就走好了。阅读95lady.com

看我这副怕事的样子,陈凯旋更开心了,说别嘛,哥们儿请你好好吃一顿。

话音刚落,他的几个小弟就把我按在桌子上,我慌张了挣扎了几下,但怎么也挣不开他们的束缚,我问他们要干什么。

陈凯旋扎起一把饭菜,往我的嘴巴里塞,一边塞还一边说,请你吃饭啊!

饭菜弄的我嘴巴和鼻子里都是,我直接吸不过气来,这还不算,不知道谁把泔水桶拉来了,陈凯旋拎起我的头往泔水桶里塞!

我直接把吃的都吐了出来,大叫不可以,但他们哪儿会听我的,见我这么痛苦的样子,他们反而都笑坏了。

“怎么样,想不想吃啊?”陈凯旋按着我的头说。

我真的不想被按在泔水桶里,以后他们对会说我,是一个吃过泔水的人,让我还怎么抬得起头来?我也是个男人,做男人都有尊严的!

我说凯旋哥,你放过我吧,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改!

我知道我这样很没有骨气,但我真的不想吃泔水!

没想到,我这话说完了,陈凯旋竟然放开我了,还替我整了整衣服。

“小军,别怪陈哥我没给你机会,是你自己做的太过分了。”他点了支烟,对我的脸上吐了个烟圈说道。版权http://www.95lady.com/

我不敢反驳,只能不停地点头听他说。

他说,徐龙说你和他告状的,说我要追宋小雅,是不是你说的?

我一听,立刻明白过来是什么事了,就是那天徐龙揍陈凯旋的事!可那真的不是我去告状的啊,我连话都不敢和龙哥说。

有人附和道,他这么怂,怎么可能去告状?

陈凯旋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也是,实话告诉你吧,徐龙现在要打你,已经跟全校的混子都打过招呼了,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你说怎么办吧?

我的心顿时沉了下去,还能怎么办?只能让他打了。

估计是宋小雅让徐龙打我的,我也不想挨打,可是我反抗得了么?

“呵呵,看你这么可怜,哥们儿我给你一条活命的机会,以后跟着我混,徐龙打你,我给在你出头。”

我喜出望外,说真的么?

我担心陈凯旋只是在耍我,他以前天天都找到我的麻烦,现在怎么忽然变了性格,要帮我了?

“真的,不过我们几个兄弟都要抽烟吃饭,你看你是不是要孝敬点什么?”

我挺穷的,不过每个月三姑爷都会给我生活费,也是一笔不少的钱,但生活费要是孝敬上去了,我就没钱吃饭了!

但一想起徐龙的恐怖模样,我就害怕,点了点头说,我给你们买!

陈凯旋眼睛一亮说,哥们儿几个现在就要抽烟。

我口袋里正好放着三姑爷昨天给我的生活费,立刻说我去买烟,然后跑到小卖部,顾不上身上脏兮兮的,就去给陈凯旋买了一包烟。

“上道,以后哥们儿我就罩着你。网站95lady.com”陈凯旋拍了拍我的肩膀,得意地说道。

他走了以后,我松了一口气,其实我不是指望陈凯旋能罩着我,他不找我的麻烦就可以了。

陈凯旋上次自己被徐龙打得站都站不起来,还怎么罩得住我?

但我没想到徐龙的报复来得这么快,中午午休的时候,我桌肚里收到一张纸条,打开一看写着一行小字:徐龙要打你,小心。

这行字我认得很清楚,是宋小雅的,我心里咯噔一跳,宋小雅竟然会给我通风报信,她应该恨死我了才对埃

但宋小雅真没说错,下午我去上厕所的时候,就被徐龙堵在厕所里了。

我拔腿想跑,但徐龙拿着棒球棍挡着路。

看见棒球棍,我腿软了,被这东西打几下,我不死才怪呢。

“刘乐,你挺大胆子的啊,还敢追宋小雅?”

我忙说没有啊,我和宋小雅连话都没说过一句。

徐龙一棒子打在我腿上,大骂去你妈的,和老子玩文字游戏是吧,你没和宋小雅说话,但你和她传纸条了,耍老子,想死是吧!

我一下子摔倒在地上,护着头说不是的,龙哥你误会了,不是我给宋小雅传纸条,是宋小雅给我传的!

徐龙一听这话,更加生气了,对着我的腿又打了几棍子,我感觉到一股钻心的疼!

“去你妈的,你说宋小雅会给你传纸条,你他妈的是想死是吧!”

棒球棍劈头盖脸对我打下来,我护着头就护不住脚,护住脚就护不住头,徐龙疯了一样对我一顿狠打,我不敢再说话了,只敢抱着头流眼泪。

厕所里的人都看着热闹,没有一个人帮我说话,有几个人认出我来了,就说我是强奸犯的儿子,在一边看我的好戏。

我的心都凉了,感觉快要被打死了。

忽然,徐龙好像被人拉开我,我一看,是陈凯旋和他的小弟。

“陈凯旋,你少多管闲事,小心我连一块揍。”

陈凯旋笑了笑说:“龙哥你厉害我知道,可你也看看场面再说话,这里十几个人都是我陈凯旋的兄弟,你能揍得了谁啊?”

陈凯旋对一个手下说,二狗,去把他扶起来。

那个叫二狗的是隔壁班的混子,对我好像很不屑的样子,走过来问我能不能自己站起来?我赶紧说可以。

“你什么意思?想造反是不是?”

徐龙终于意识到事态不是他想的那样了,瞪着陈凯旋说道。

“没啊,忘了跟你说了,现在刘小军是我的小弟,龙哥你给我个面子,不要找他麻烦,要不我很难做。”陈凯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我真没想到陈凯旋会来救我,红着眼睛叫,凯旋哥!

徐龙愣了一下,然后拄着球棍骂了句妈的,陈凯旋,你忘了老子是你大哥么?

“过去是,现在不是了,龙哥,你还是快走吧,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要不然我这么多兄弟们可不答应。”

陈凯旋也把话说狠了,立刻有几个小弟逼近龙哥。

龙哥看了看左右,大概是估计自己打不过他们,指了指我之后转头走了。

我对陈凯旋说,凯旋哥,真的谢谢你了!

“都是自家兄弟,没什么事儿,去给兄弟们买点儿烟吧。”陈凯旋对我说道。

我赶紧一溜烟地跑去买烟,却不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新的困顿。

谁的青春不曾疼》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谁的青春不曾疼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暗宠难消:女人,他来了4章

    原标题:暗宠难消:女人,他来了4章书名:暗宠难消:女人,他来了第一卷谁的年少不轻狂第4章我爱天擎席天擎的瞳仁一缩,脸色沉了许多。简驰一句欲言又止的话,竟让席天擎无从招架。几年前迪拜知名的什么?他完全不知道答案。在席天擎眼里,乔漫不过是个坐过牢又无依无靠的可怜女人。他没有迟疑太久,唇边爬上一丝逢场作戏的笑,看向眼前面容出众的男人,“抱歉,我们来晚了。”“坐!”简驰伸出手,可眼光一直在乔漫身上打转。两人坐下后,简驰喝了口清茶,“席夫人今天穿的很漂亮。”她心虚的抓住席天擎的手臂,紧紧的揽住,“我老公给

  • 金主总裁暖暖爱4章

    原标题:金主总裁暖暖爱4章小说名称:金主总裁暖暖爱第4章怎么可能放过她“这辈子,没有我想要而得不到的女人,也没有我想办而办不成的事。”楚惜朝抑扬顿挫地说,气焰嚣张到无法形容。但林若溪知道,楚惜朝绝对有嚣张的本事。她有些害怕,尤其是嗅到男性极具侵略性的气息,努力后仰,希望和他拉开距离……楚惜朝也注意到了林若溪……没想到这小女人竟然发育得这么好……林若溪觉察到楚惜朝的目光,傻乎乎地垂头看了看,瞬间明白过来,不顾一切地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楚惜朝,你看什么看。”她说完便想往外跑,但他一把扣住她的双手,将

  • 暴君枭宠妖妃4章

    原标题:暴君枭宠妖妃4章小说:暴君枭宠妖妃第4章伺候好王爷就在云珠的嘴唇,靠近君冥烨的时候。他忽地一把死死扼住云珠的下颚,痛得云珠眼泪朦胧。“王爷……”云珠哀声低呼。君冥烨一手扯住云珠的腰带,内力一震,云珠身上的宫女装当即震个粉碎。大红色的帷帐内,衣服的碎片四处翻飞,床榻上只剩下云珠不着寸缕的身体……“啊!王爷饶命!”云珠惊叫起来,雪白的双臂赶紧护住身体。“不知廉耻的一对主仆!”君冥烨低喝一声。云珠被刺激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深深低着头,轻声呜咽起来。忽地,君冥烨一把捏住云珠的脸颊,邪魅的声音

  • 帝少的1号娇妻4章

    原标题:帝少的1号娇妻4章小说名字:帝少的1号娇妻第4章叫我容辰烈一分钟后,许卓熙和曲欣欣分开。临别的时候,许卓熙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欣欣,照顾好你自己。”闻言,曲欣欣只是一愣,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总之感觉怪怪的。许卓熙走后,曲欣欣准备回宿舍。但是……她突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而且这张面孔正朝着她走来,她想逃跑已经来不及。容辰烈冷峻的脸上没有一丝温度,像打量商品一样,视线在曲欣欣身上扫。“怎么,不跑了?”男人的声音狂佞无比,仿佛他可以主宰整个宇宙一般。轻轻往后退了退,曲欣欣小巧的身子已经

  • 首席的毒宠4章

    原标题:首席的毒宠4章小说:首席的毒宠第4章他点名要见她就在简昀曦苦恼不已时,放在她办公桌上的专线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她拿起电话接听,“你好,这里是设计组。”“简设计师,是我王总经理,展总说要跟你洽谈一下工程设计的问题,让你去一趟他的办公室!”展云帆找她?是她听错了吗?他不是最痛恨她吗,不是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她吗?可是现在呢,他为什么非要见到她?她不相信他是为了设计图纸的事而找她,肯定是另有目的的。王远洋见电话那端没有声响,再次出声喊道:“简设计师,你在听吗?”“哦,我在听,我这就过去。”放下电话

  • 总裁一宠成瘾4章

    原标题:总裁一宠成瘾4章小说名称:总裁一宠成瘾第一卷我一生的道路都是笔直的,转弯,就是为了遇见有缘的你第4章她把大总裁给睡了秦汐吃饱了,在房里待着不敢出来,她昨天就那样跳下海里,钱,手机,什么都没有,她不知道怎么办,又不敢问,昨天她缠着不放的男人肯定是这艘邮轮的主人,好像是个大人物呀。秦汐越想越忐忑不安,她跳下海里,舅舅有没有发现,舅舅有没有找她。她不知道她揣揣不安,在房里走来走去的样子,正被人在监控电脑上欣赏呢,凌思夜笑笑,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秦汐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阵悠扬的号角声响起。邮轮靠港了

  •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4章

    原标题:奉旨二嫁:庶女弃妃4章书名:奉旨二嫁:庶女弃妃第4章打狗也要看主人几日后,铁匠李终于将玉琉璃需要的器具全部打制完成,并亲自送上了门。等到夜深人静之时,玉琉璃命鸢儿回去休息,这才关紧门窗,开始医治扭曲的右臂。身为现代社会的顶尖法医,没有人比她更了解人体的构造,何况她左右手食指上的指甲盖早已因为工作需要而去掉,代之以一个微型传感器。这种传感器的功能之一便是可以将她的食指触摸到的任何物体及其内在结构等等形成清晰的图像传递到她的大脑。借助传感器确定了骨头变形的具体状况,她深吸一口气,拿起手术用锤

  • 帝国总裁的宝贝宠妻4章

    原标题:帝国总裁的宝贝宠妻4章小说:帝国总裁的宝贝宠妻第4章我要是说不呢“姜东阳,你……”他对自己的好都是虚情假意,从头到尾,姜东阳接近自己都是怀着目的,他向自己求婚只是想在她的家乡建一座化工厂,现在她家的地已经卖给了姜东阳,所以,此刻他可以毫无顾忌背叛自己,甚至,把最残忍的真像当着自己的面说出来。“把手机里的照片删了!”姜东阳咬牙切齿冷眼望着简婉清,眼睛里都是警告。“我要是说不呢?”紧紧握着手机,简婉清感到遭受到巨大的欺骗,心口窒息般绞痛。“你没有选择。”冷哼着,姜东阳脸上都是冷厉。“不,你欺

  • 继承者的甜蜜娇妻4章

    原标题:继承者的甜蜜娇妻4章小说:继承者的甜蜜娇妻第4章她是场意外东方阎闻言,双眸审视的看向尤香,“救你女儿?”尤香一脸焦急的点头,“是的,救我女儿,她有先天性心脏病,只有找到匹配的心脏进行换心手术才行。”举凡S国的人都知道,东方家族拥有世上最先进的医疗设备和资源情报收集网。只要东方阎肯帮忙,她就能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合适的脏源,用最好的设备为小蕊进行手术。最重要的一点,她希望东方阎能亲自为小蕊做手术。面对她的哀求,东方阎冷眸一眯,硬声道,“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你的请求?”尤香闭上眼,尽管已经努力

  • 鲜婚厚爱:总裁老公不要急4章

    原标题:鲜婚厚爱:总裁老公不要急4章书名:鲜婚厚爱:总裁老公不要急第4章被设计了她想,这是天意。醉过以后,一切重新开始。殊不知,她这一进去,生命的轨迹彻底改写。走进夜色,重金属音乐震耳欲聋,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看得她眼花缭乱。这里面的世界,是她完全陌生的,免不了胆怯。然而下一秒……不许自己想太多,许可十分豪气的往吧台一坐,顶着一张哭花的脸,大声冲着酒保喊道,“给我来最烈的酒!”一杯烈酒下肚,许可不顾被呛得眼泪横流以及剧烈的咳嗽,将空杯推至酒保面前继续要酒。两杯以后,酒精上脑的许可竟开始放声大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