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刀剑神皇6章

2017/11/3 2:29:10 来源:网络 []
小说:刀剑神皇
0006、造化!神秘.洞府

“啊,好疼,疼死我了……咦?难道……我,我还活着?这是……在哪里?”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一阵阵烈焰焚身、万蚁啃噬般的无与伦比的痛苦,让丁浩略微恢复了一点神智,他本能地想要动,身体却像是铁铸一般僵硬,根本无法动弹,下意识地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推荐http://www.95lady.com/

视线所及,是一片乳白色的光焰,看不清楚任何其他东西。

身边似乎有柔软的液体将自己包裹其中。

这种感觉,就如同婴儿时期处于娘胎中被羊水包围一般。

但是全身都传来了阵阵剧痛,让丁浩处于一种半晕厥状态,神智有点儿模糊。

眼皮子像是被缝在了一起一样,想要睁开一条缝隙都要付出极大的努力,隐约看到,眼前一片白色糊状柔软液体,将他包裹在其中。

“我勒个去,这乳白色液体……老子不是被泡在精.液中了吧?”丁浩痛得欲仙欲死,只能这样阿Q一般苦中作乐。

就在这时,突然之间,奇异的事情发生了——不知道为什么,就在这样的极度迷糊状态下,丁浩却极为清晰地【看】到,有一对造型古朴的刀剑的虚影,像是一对游龙一般,在自己身边乳白色液体之中游动。版权95lady.com

最为诡异的是,那刀剑明明是虚影,甚至都不具备形体,却仿佛是有生命一般,似幻似真,似远似近,绕着自己的身躯,不断地颤动,简直就像是两个挑剔的顾客,在挑选评价什么。

“神仙?妖怪?”丁浩心中震撼。

就在这时,骤然,这一对古朴刀剑虚影,似乎是终于达成了某种默契。

如同龙吟一般的刀剑交鸣声传来。

这两道虚影迸射过来,像是被困在沙滩上千万年的游龙高歌入海一样,欢快地鸣叫,轻而易举地侵入到了丁浩的身体,化作两道热流,很快消失不见。

然后,丁浩产生了幻觉。

耳边突然传来两个人争吵说话的声音。推荐95lady.com

这两个争吵不断、喋喋不休的声音,遥远而又沧桑,亲近却又模糊,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丁浩能够确定是两个人在吵架,却总也听不清楚这两个声音在争吵什么,自始至终,连一个完整的词语都不能听清楚。

很快,一阵阵难以形容的剧烈痛苦,再度从全身传来。

丁浩觉得自己简直就像是被泡在了硫酸溶液之中一般,简直是生不如死,仿佛这包裹着自己身体的乳白色液体简直就是天底下腐蚀性最强的液体,要将自己的身体一点一滴彻底融化。

这种过程缓慢却又清晰的剧痛,非人所能承受。

“我,不能死,我要去找回丁可儿,找回妹妹……一定,要找到她。”

无与伦比的强烈求生欲望,以及妹妹丁可儿明媚的笑脸,仿若是无边黑暗汪洋之中一盏永恒不灭的明灯,释放出微弱的光芒,让丁浩奇迹般地一直支撑了下来。

他没有昏死过去,咬着牙承受那无边的痛苦一波连着一波的冲击。刀剑神皇6章

时间缓慢如同陷入沼泽的蜗牛爬行般流逝。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

痛苦到了极致,终于产生了变化。

在某个突如其来的一瞬间,丁浩骤然觉得疼痛突然开始退去,同时,体内似乎生出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奇妙新能量,充满了自己的四肢百骸,甚至是每一个细胞,带来一种暖洋洋飘飘欲仙的舒适感觉。

半个时辰之后,身体的控制权,突然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回到了丁浩的掌握之中。

“能……能动了?”

丁浩猛然睁开眼睛,双手撑地站起来。

他第一时间做出警戒的姿势,四下打量,很快就看清楚了周围的环境。网站http://www.95lady.com/

这似乎是一个极为古老的山洞。

四周青灰色的石壁斑驳,天然的石纹肌理,干燥而又粗糙,不见半分人工雕琢的痕迹,但是在石洞的最中间,却又有一张古朴简单的石桌,配着两个石椅,石桌石椅都布满了灰尘,显然是已经数百年未有人使用过了。

倒是桌面上有一道道纵横捭阖的纹路,绝非天然,应该是被后天雕刻上去。

只是这线路诡异莫名,似是大有深意,又似是随意涂鸦,丁浩盯着看了一阵,只觉得头晕眼花,不知道这纹路是用来干什么,透露着不凡。

丁浩猜测,这里很久之前应该有人居住过。

但是已经被遗弃了至少上百年。

山洞很是空旷,一道深度大约为十米的甬道通向外面。95女性网

洞口传来阵阵风声呼啸嘶吼,隐隐还有黑色雾气翻腾,却似是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所阻挡,那恶臭的黑雾连半点都无法侵入山洞之中。

丁浩站着的地方,是一个三米见方、深度大约一米的正方形凹陷。

乍一看,这凹陷像是被专门挖出来的坟墓一样,切口处极为齐整光滑,形状也十分规则。如果不是看不到丝毫人工开凿的痕迹,真的很难让人相信,这个凹陷会是天然形成。

原先包裹着丁浩的白色乳状物,就是这个凹陷里的液体。

不过,此时液体的颜色,已经从乳白色变成了淡黑色。

却依旧散发出一缕极为奇异的幽香,只是液体的数量,和之前相比明显少了很多,之前还能将丁浩的身躯包裹,此时堪堪淹没丁浩的脚踝部位。

轻轻一跃,丁浩从石坑里跳了出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一对古朴刀剑的虚影,还有从乳白变为淡黑色的液体……还有,我的身体,之前从悬崖上摔下来时候碰撞造成的那些致命伤势,全部都愈合了?似乎……还发生了某种变化?”

丁浩挥了挥拳头,一种久违的力量感觉,充斥全身。

“不仅仅是重伤恢复,肉体的力量,似乎比以前大好几倍,身体发生了某种不明所以的变化……”

丁浩觉得自己身体中一定发生了什么变化。

之前的昏迷之间,他分明看到了那一对极为古朴雄浑的刀剑虚影,进入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但是现在一时之间,却又查不出来什么异状,这可真是太奇怪了!

身上的衣衫已经破破烂烂。

倒是那柄锈迹斑斑的铁剑竟然并未丢失,还在缚在背后。

丁浩此时的样子,可谓狼狈至极。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丁浩开始仔细观察搜索这个山洞。

刀剑神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刀剑神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多伦多长周末:天气情况+各场所开放时间汇总

    下周一即2月19日为安省家庭日(FamilyDay),从今天开始放假三天,更令人振奋的好消息是,从今天开始一直到周日都无雨雪,稍稍有点遗憾的是,家庭日当天有可能下雨,但那一天的温度高达5℃,周二更升到11℃,正如天气网络的气象学家所言,这个长周末异乎寻常的暖和,为民众出游及购物等提供良机。家庭日长周末天气情况根据天气网络的预报,总体而言,这个家庭日长周末是以“冷”开始,以“暖”结束:今晨-1℃左右,体感温度-5℃左右,周五温度会降至-11℃左右,家庭日长周末的周六,晨间仍然感觉很冷,但下午温度明

  • 从前 | 肖克凡:话说过年

    话说过年文肖克凡据说,“年”是一种古代的吃人猛兽,磨牙吮血,先民闻之丧胆。终于有神农氏手持神器将其降服,时值农历十二月三十日。黎民百姓遂称这一天为“过年”,“过”字含有去除之意,过年就是去除猛兽。燃放爆竹的习俗得以流传,也始于“过年”的原始意义。当然,这属于神话传说。四季为一周期。这周期,尧舜时称“载”,夏时称“岁”,商时称“祀”,周时称“年”。公元前104年即汉武帝太初元年创立“太初历”从而有了确切的农历新年。由此可见,“年”之字义表示春夏秋冬四季,而且代表着原始农业社会生活。很遥远了。百节年

  • 【图片视频】意大利RAI电视台五分钟报道:春节文化进校园

    一年一度的“春节文化进校园”活动今年再现新亮点:RAI电视台拍摄的专题新闻在新闻频道播出,引发了意大利民众对中国春节文化的极大兴趣,更使意大利手拉手协会-龙甲中文学校的舞龙舞狮对名声大噪。今年已经是这只具有光荣历史的龙狮队第七次走进米兰华人区附近小学,为孩子们送上中华文化盛宴。2016年春节意大利师生千人合唱中文歌曲《新年好》的歌声至今仍在当地居民的心中回荡,鼓舞人心。

  •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诗词】张文业 | 清平乐 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

    张文业,黑龙江省鸡西市密山人,网名返本归真。用心灵读书,开阔思想的疆域,追寻着真理之光。做为天地间平凡而从容的旅行者,用文字记述对自然、社会与人生的感悟,永远不变的是对真善美的讴歌,对人生真谛的追求。经历许多风雨,见过几道彩虹;一步一个脚印,书写无悔人生。诗观:文以载道,诗贵自然。清平乐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外二首)黑龙江密山张文业兴凯湖畔,美景真无限。缘聚今朝相依恋,才子佳人争艳。万里泼墨流芳,群英荟萃久长。喜看大江南北,神州再赋华章。五绝今生有缘(二首)(一)悠游网海中,意境有相通。陶醉诗

  • 【小说连载】徐景文 | 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

    作家档案徐景文,男,小学高级教师,黑龙江省鸡东县人。鸡东县拔尖人才。省、市、县作家协会会员,鸡东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品报告文学、散文、诗歌、歌词散见于《黑龙江教育》、《冲浪人》、《放歌盛世》等全国报刊。报告文学《情洒荒原》、《太阳连接着有一个太阳》、《创业》等荣获省作协、文化厅一等奖。出版专著报告文学集《奉献者之歌》、《中学语文新编配曲古诗词》(与人合作)。创作业绩收入《中国当代文艺家辞典》、《中国当代教育家辞典》、《名师大典》。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黑龙江鸡东徐景文在偏僻的一个山坳里,十里外的

  • 【诗歌】水洼月光 | 往事(外三首)

    往事(外三首)黑龙江鸡西水洼月光常常往事不是分享细细的珍藏也只是为了一个人的回想湛蓝天空里的暖阳泥泞潮湿的雨巷午后寂寞的昏黄暗夜中烛火摇曳的光亮鼻涕孩儿的清澈目光沧桑老人笑容的慈祥谁手里诱人的棉花糖还有一起玩过家家的小新娘就这样不经意的随想往事便走出记忆悄悄溜回身旁好像很近触手便可及又好像很远一片朦胧与渺茫于是浅浅地回味于是静静地念想原来它们还在那里好好的没有被岁月遗忘心中欢喜再见了曾有的那一场场过往又很无奈于它们重逢的总是太匆忙其实每次旧时的念起都似老歌的清唱让人流连令人向往而那生活永久改变了

  • 【春节专辑:诗歌】北斗| 北斗诗词选

    【诗人档案】徐靖中(原名:徐寅辉)笔名:北斗。1966年1月出生于黑龙江省宾县。1984年于宾县一中高中毕业,1988年毕业于黑龙江大学历史系,获得历史学学士学位。1988年7月7日到黑河市黑河日报社工作至今,主任记者。现从事影视剧文学剧本创作,现为专职编剧。他与崔富强合作的电影剧本《少年棋王》拍摄后,获得第二十四届金鸡百花奖提名,并获得2016年华表奖提名。在黑龙江大学期间,任历史系雪魂文学社社长。毕业后偶而创作诗词。他的诗词以爱国的政治抒情诗为主,他的诗大气而豪放。北斗诗词选黑龙江黑河北斗回

  • 【小说连载】姜芬 | 魂之三步曲:第二阕 魂--归兮,语兮

    作家档案姜芬笔名:瞳若秋水。居住在黑龙江省密山市,流连在兴凯湖畔蜂蜜山下。本职工作是会计,爱好广泛,喜爱音乐、舞蹈、朗诵、摄影和旅游,最爱的就是文学,有散文、诗歌、小说等文学作品散见于各报刊与杂志,密山作家协会理事,曾四年连任江山文学网系统短篇小说主编,现为网络播客,有声小说编剧。魂之三步曲:第二阕:魂--归兮,语兮文/姜芬(黑龙江密山)天寒地冻,风冷日斜。浑身汗湿一片,伸手推了推头上脏破的棉军帽,我开着拖拉机又一次驶出了煤窑。回头再看看那黑洞洞的井口,像一只面目可憎的凶兽,张着大嘴,正准备择人

  • 【诗歌】牛淑丽 | 我怎托付一世柔情

    我怎托付一世柔情黑龙江宾县牛淑丽清风拂面,绿了一池春水热浪滚滚,搅动波光粼粼一夜鱼光,洒满相思瘦寒意来袭,雪掩一湖冰湖还是那个湖水还是那个水只是换了秋冬别说水太善变是你给的不同你不给我最初的温暖我怎托付一世柔情牛淑丽,1978年出生于黑龙江宾县。热爱文学,希望通过质朴的文字,记录时代的强音,使心灵得到净化,灵魂得以升华。在线编辑:林兆丰主编:瑞雪制作:腊梅微信号:13115477919欢迎关注欢迎原创欢迎来稿2、来稿请用文本格式或word格式排版,并附上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片。最好自己配插

  • 【诗词】罗艳冬 |《纳兰容若的相思》组诗 ——读《纳兰词》有感

    【诗人档案】罗艳冬,79年出生,本科学历,一级教师,1998年参加工作,现任教于吉林省东丰县南屯基小学。吉林省诗词协会会员。2015年年末在同事的带动下参与写作,作品见于吉林省教育论坛、牛亨网,《画乡诗词》《诗词文艺》《地脉文学》。水,可至于万物之中,随于形;水,可包容世间万物,宽而广;人,亦如水,无争于世,故无尤。让我们用文字编织一份向往,守住一份宁静。《纳兰容若的相思》组诗——读《纳兰词》有感罗艳冬(吉林东丰)家里存放了一本书,名为《纳兰词》,内容涉及爱情友谊、边塞江南、咏物咏史及杂感等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