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我的男友是捉鬼师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2 9:40:01 来源:网络 []

小说:我的男友是捉鬼师

第二章 招鬼游戏

我叫莫小雨,就读于上京市的中杭大学美术系,今年大三。推荐http://www.95lady.com/

我们学校美术系的课时比其他系都要少很多,而且大多是出去写生,一星期也没几个课时,所以,我们的业余生活全都是靠着自己来挖掘的。

前天晚上,姚艳踩着她那双十二公分高的Daphne从外面回来,就开始将我、杨琪和陈娇都拉到了她的身边坐下。

然后,她摆出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小声地说道:“你们相不相信世界上有鬼?”

“现在是科学社会,怎么会有鬼嘛?”

听到姚艳这样一说,旁边的陈娇就马上表示不相信。

“你还别不相信!”

姚艳看着陈娇,问她道:“那你想不想开开眼界?”

“这个…”陈娇见姚艳说得一本正经的样子,竟愣住了。

“那你说啊!”

我和杨琪则摆出一副愿闻其详的样子,示意姚艳继续说下去。

姚艳小心的朝着四周瞟了瞟,压低声音继续说道:“我知道一个可以见到鬼的办法哦!”

“真的吗?”姚艳的话音刚落,杨琪便马上一脸好奇的将姚艳的话接了过去。

看到杨琪的反应,姚艳满意的勾了勾唇,接着说道:“当然是真的,这方法,是我刚刚向一个学过法术朋友请教,她说好多人都试过,而且百试百灵,她还说,把鬼招出来以后,只要诚心诚意的向鬼许愿,鬼就一定会帮你实现愿望哦。小说我的男友是捉鬼师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还能向鬼许愿?这,靠不靠谱啊?”

看着姚艳那一脸兴奋的表情,我有点半信半疑,毕竟向鬼许愿,这也太扯了。

“肯定靠谱啦!只要是在阴气很重的地方,这个方法就一定会灵验的,等它帮我们实现愿望之后,我们再买些东西去祭拜它就行了嘛。”

听到我的质疑声,姚艳有些不满。

她继续说道:“刚好我们学校就有一个阴气很重的地方,后山的槐树林里经常闹鬼,你们应该都听说过吧!那地方就挺合适的,要是不信,我们明天晚上就去试试啊!”

听到姚艳说起学校后山那闹鬼树林,我的心跳蓦地漏了半拍。

只要是在中杭大学待过一个学期,对八卦感兴趣的人,没有不知道这个地方的。

闹鬼树林,其实就是学校后山的一片槐树林。

只是因为里面发生的灵异事件太多,大家才在私底下称其为闹鬼树林。阅读http://www.95lady.com/

我对闹鬼树林的了解,也都是源于同学之间的传说,和贴吧上时不时出现的“某某同学经过后山槐树林里听见了凄厉惨叫声”、“某某同学在后山森林外看到了奇怪的鬼影”之类帖子。

据说刚开始,闹鬼树林并没有纳入中杭大学的版图,后来在学校扩建的时候,一个女生在晚上被几个饥渴的民工拖到小树林里污辱致死。

后来,那几个民工竟然在几天后的晚上暴毙在小树林中,死状极其恐怖,之后那里半夜经常有各种惨叫声。

从那以后,闹鬼树林之说才开始在学校里流传。

后来,学校的一个男学生和自己的任课女老师相爱的事情在学校传得沸沸扬扬,给学校的名誉带来了极大的伤害。

校长为了保住学校的名誉,通过一些途径在学校散布流言,两人受不了外界那些难听的流言蜚语,殉情于闹鬼树林中。

听说当时那位女老师还怀有三个月的身孕,两人死后不久后,那位校长就失踪了,最后是在闹鬼树林中找到了他的尸体,却是一具无头尸。原文95lady.com

还有就是一个学校的一个校花级别的美女,被富二代男友玩大了肚子以后抛弃了,之后,受不了刺激的她,便去了闹鬼树林里上吊自杀。

然后学校就经常看到飘荡着的白色鬼影,弄得人心惶惶。

据说后来校方还请过高人指点,将那个女的吊死的大树锯断移走了,还做了场法事,此事才算是暂时平息了下来。

但是,关于闹鬼树林的种种诡异事件,便开始流传开来。

听说运气不好的,还能看到树林里面飘荡着白色的身影,听到和各种各样的惨叫声,甚至还有婴儿的哭声。

我的胆子虽然不小,但听说是要去闹鬼树林,心里也开始发虚。

虽然我没去过那地方,但是贴吧里时不时出现的帖子和照片,却也在证明着闹鬼树林这个地方真的很邪门。原文http://www.95lady.com/

姚艳见我们犹豫,马上摆出一脸不屑的表情,朝我们鄙视道:“切,你们听到是闹鬼树林就吓得不敢去了,真是一群胆小鬼埃”

姚艳的话音刚落,杨琪就一下子站起来,对姚艳不甘示弱的吼道:“去就去,谁怕谁啊!到时候谁退缩谁就是小狗。”

听到杨琪的话,我不禁满头黑线,姚艳那么低智商的激将法,她居然也能上当。

但是杨琪去了,我也不好意思不去,陈娇胆子最小,她当然是不停地拒绝,但是她的意见,我们通常直接无视,这次也不例外。

就这样,我们便决定了明天晚上十二点,和姚艳一起去鬼森林里玩招鬼游戏。

第二天一早,姚艳便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直到晚上十一点,姚艳才拎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回了寝室。

她换下了那双Daphne,穿上了一双被她压在了箱底三年的运动鞋,然后就开始催着我们换鞋,然后去玩那个招鬼游戏。95女性网

在姚艳的夺命连环催之下,我们也都换好了鞋,跟着姚艳,四人亦步亦趋的来到了学校后山那闹鬼树林外。

这地方安静得很诡异,甚至连虫鸣蛙叫声都没有,在夜幕笼罩之下,这整片树林阴森森的,如同蛰伏在大地上的怪物。

不知道是心理原因还是错觉,刚走进树林,我便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紧盯着我。

我开始感觉到后背涌上了一阵寒意,连呼吸也变得急促了些。

然后,一双手便猛地缠上了我的手臂,我的心突地一跳,偏头就看见了陈娇那脸色惨白的模样。

看着陈娇这样子,我不禁叹了一口气,拉着陈娇,紧跟上杨琪和姚艳的脚步,继续朝着树林深处走去。

“好了,我们到了。”

走了好一会儿,前面的姚艳终于停下了脚步,她将手中的塑料袋放在了地上。

我暗暗松了口气,发现脸上很是冰凉。

我抬手一摸,才发现我的脸上、额头上都布满了细密的汗水,这时有一阵凉风拂过,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姚艳先是拿出了一个打火机…

“呲呲……”

小树林里安静得近乎诡秘,让人觉得莫名的压抑,只有打火机中电火花的摩擦声,在小树林里显得特别清晰。

随着“啪”的一声,树林里出现了一点火光。

我看着在打火机微弱光芒的映照下,姚艳那张带着兴奋和紧张的笑脸,心里感觉怪怪的。

“杨琪,快把袋子里的那些蜡烛拿出来。”

姚艳打燃了火,便叫杨琪去找蜡烛,杨琪在那个黑色塑料袋里翻了一会儿,手上就多了一大把白蜡烛。

姚艳忙从杨琪的手中扯出一根白蜡烛,然后迅速的在打火机上点燃。

蜡烛的光芒显然比打火机要强得多,只一根就能让我勉强看清了周围的环境。

这里和其他树林里的环境差不多,周围都是茂密的树木。

但是在姚艳的身边,却有一个很大的树桩,树桩的表面十分平滑,看样子应该是被人锯断的。

看着那木桩,我的脑海里突然蹦出了关于那个校花上吊自杀的传说。

当时那个校花死后弄得人心惶惶,学校的处理办法就是锯掉了那棵她吊死的树。

我看着姚艳身边那个被锯得平滑的树桩,顿时感觉到一股凉意从脚心处迅速蔓延到了四肢百骸,头皮也开始一阵阵的发麻。

“小雨,你,你怎么了?”陈娇拽了拽我的手臂,她的声音也有些微微的颤抖。

我的嘴角扯出了一抹僵硬的笑容,对陈娇说道:“没事儿,只是看得有些入迷了而已。”

说话间,我再次朝着姚艳看去。

只见姚艳以树桩为中心,在树桩周围的八个方向上分别插上了点燃的白蜡烛,而在那树桩上,正摆着一个白色的瓷碗。

我带着陈娇慢慢的朝着那树桩移了过去,到了树桩旁边。

我便低头看向了那个白瓷碗,只见那白色的瓷碗中装了些半生不熟的米饭,米饭上还撒了些土褐色的粉末。

我刚想蹲下身看清楚那些的粉末到底是什么,姚艳和杨琪便跑到了我的身边。

然后姚艳一把拽着我蹲在了树桩边,陈娇因为一只抓着我的缘故,也被拽了下来,姚艳身旁的杨琪也跟着蹲了下来。

然后,姚艳便闭着眼睛念叨着一些我们完全听不懂的语句,念完后迅速从她的头上拔了一根头发放进了那个白瓷碗中。

杨琪见状,也拔了一根头发放进了碗内,我和陈娇也只得分别拔了一根头发放进碗中。

然后,我们都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个瓷碗,小树林里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这里,只有我们那剧烈的心跳声在小树林里回荡着。

“咚咚、咚咚……”一声又一声,敲击着我们此时已经极度紧张的神经。

第三章 陈娇的失常

自从闹鬼树林回来之后,一连好几个晚上,我们都在做着同一个噩梦,而且都会在同一时间惊醒。

但除了噩梦之外,却也并没有其他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

我们也只能彼此安慰着,觉得这只是做梦而已,应该没啥事的。

但是就在第二天一大早,陈娇却突然消失了,我们刚起来,便看到陈娇的床上空无一人。

而她昨晚确实是在寝室,睡得还比我们早些,我们没有人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消失的。

感觉陈娇就像是突然蒸发一般,没有给我们留下任何线索。

我们找了她整整一天,什么收获都没有,打她的手机,也没有人接。

一直到了晚上九点过后,陈娇都还是没有出现。

我们真的很着急,我不断的拿起手机,给陈娇打着一直无人接听的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Sorry……”

“啪……”

我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掐断电话,却还是不死心的一遍又一遍的重拨。

但是电话那头听到的,始终都是冰冷的女声重复着那让人心寒的信息,此时,我的心里突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眼看着已经十点过了,我们还是联系不上陈娇,联系了她几个同乡也都说没见到。

于是我们商量着,选择把陈娇的事上报警方。

可是正当我想要打报警电话时,手机铃声却在这时候响起,我拿起一看,竟然是陈娇的号码。

当下我禁不住叫了一句:“哎呀!陈娇有消息了!”

“小雨,你说什么?”旁边的杨琪和姚艳立即问我。

“是陈娇,她,她打我电话了!”我应了一句,然后就按下了接听键。

杨琪和姚艳听到我说是陈娇,也忙凑过来,和我一起听着电话。

我刚想询问陈娇今天一天到底去了哪里时,电话那头却响起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声音。

“你好,你是莫小雨吗?”

听到对方的询问,我心下虽然疑惑,却还是答道:“是的,请问您是?”

得到了我的肯定回答,对方继续说道:“我是上京市第三人民医院的医生,您的朋友现在我们医院的306号病房,您现在方便来医院接她回去吗?”

“什么?医院?”

听到了对方的话,我们的心里都很惊讶,心里也开始为陈娇担心起来。

“好的,我马上赶过来。”

我愣愣地说完了这句话,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嘟嘟嘟”的忙音。

挂了电话后,我、杨琪和姚艳赶忙拿上钱包和一些证件,往上京市第三人民医院赶去。

坐在出租车上,我们的心里都很是不安。

我们谁也不知道,陈娇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为什么她会在医院,她是不是受了伤,伤得严不严重?

到了医院,我们坐电梯上到了三楼后,直接赶到了306病房。

推开306号病房的门走进去,我们便看到,陈娇竟然手脚被绑着,躺在一张椅子上,而且已经昏迷过去。

有一名男医生站在陈娇身边,拿着听诊器,还有一只医用手电,检查着陈娇的眼睛、嘴巴等地方。

听到动静,那医生转头看到了我们后,便停下了手里的检查工作,径直的朝着我们走过来,开门见山的问道:“你们是病人的什么人?”

“我们是她同一个寝室的同学。”

我们三人听到医生的问话,都赶忙回答道。

看着被绑在椅子上的陈娇,我将目光转到了医生身上,问道:“医生,陈娇她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被绑在椅子上?”

“是这样的。”

那个医生看了一眼尚在昏迷中的陈娇,然后对我们说道:“你们的这个女同学,今天早上在南街菜市场被人发现。

据当时的人说,她正恍恍惚惚的从菜市场的垃圾桶里,到处翻找动物的内脏吃,被那边的商户发现,以为她是精神病,然后就报了我们医院,我们医院这才派车将她带了回来。”

说到这里,那医生顿了顿,才继续说道:“当时,我们的医护人员去到现场,要将她带回医院治疗时,遭到了她的强烈反抗。

她还打伤了我院的好几个医护人员,如果不是围观的人群帮我们绑住了她,我们根本就不可能将病人成功带回医院。”

听到医生的话,我、杨琪和姚艳,我们三人都满脸震惊。

我们都很难相信寝室里,模样最为娇弱的陈娇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但是看那医生的表情很严肃,并不像是在开玩笑,我们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医生,陈娇她到底得了什么病?什么时候能出院啊?”

第一个从医生所说的事情中反应过来的是姚艳,震惊之后,姚艳立马就问出了此刻我们都关心和疑惑的问题。

“病人在带回来的途中被注射了镇定剂,还要一会儿才能醒过来,我们刚才给病人做了一次全身检查,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所以我们猜测可能是病人在精神上受到了什么巨大的刺激,你们平时有没有发现她又什么反常的行为?”

医生简单的说明了一下陈娇的情况,就对我们问道。

“没有啊,陈娇她平时都跟我们在一起,并没有发现她有什么异常行为啊!”回答医生这个问题的,是姚艳。

而听着医生说的那句,精神上受到了巨大的刺激。

我脑海里突然出现了那天晚上在学校后山的树林里玩的招鬼游戏,有一种直觉告诉我,陈娇的反常,和那天晚上发生的事脱不了关系。

“那你们先在这坐会儿,等病人醒过来之后,我们再观察一下,如果没有什么异常反应的话,就可以接她出院了。”

“谢谢医生。”姚艳向医生道过了谢,医生便离开了病房。

我们目送医生离开后,忙走到陈娇身边,看着被牢牢绑在椅子上的陈娇,我们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们只得静静地坐在一旁的病床上,等陈娇醒过来。

差不多到了晚上十一点半,陈娇才悠悠转醒。

可是陈娇醒过来之后,目光显得很呆滞,眼中也没有什么神采。

奇怪的是,她看向我们的时候,那眼神就像是在看陌生人一般。

但是不管是我们的询问,还是医生的提问,她都能回答出来,除了表情有点不太对劲之外,其他的都一切都显得正常。

可是我总觉得,眼前的这个陈娇,似乎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陈娇了。

一番询问和检查以后,医生告诉我们,陈娇已经一切正常,可以办理出院了。

办完了出院手续,我们便带着陈娇离开了306病房。

而陈娇只是机械的跟在我们身后,她整个人显得很安静,甚至安静得很诡异。

我掏出手机一看,已经快十二点了,学校十二点半就要关门了,现在也只能先把陈娇带回学校再说。

“陈娇……”

我们刚走出住院部大楼楼下的门口处,就听到一道奇怪的声音在唤着陈娇的名字。

这声音很尖锐很刺耳,仿佛远在天边,却又像从天而降。

我看了看杨琪和姚艳,她们也看着我,显然,这道声音我们三人都听到了。

“啊!”

一直安安静静的跟在我们后面的陈娇,在听到了这道声音之后,她突然发出了一声尖叫,然后她就像失了魂魄般的,机械的朝着医院外走去。

杨琪见状连忙拉住了陈娇,可是陈娇只是一甩手,立即将杨琪掀翻在地上。

见到这个情景,我和姚艳都惊呆了。

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之前医生说过的,陈娇“病发”的时候,力大无比,并曾经弄伤好几个医护人员的话。

于是我赶紧一边迅速的跑过去抱住陈娇,一边叫姚艳去医院里喊人来帮忙。

我冲上前去死死地抱着陈娇,而陈娇只是微微一挣,我便感觉到,一股十分强劲的力道,带着摧枯拉朽般的力量,将我紧紧箍在她身上的手硬生生的撑开。

而且我的手上感觉到了一股十分阴冷的凉意,从皮肤处钻进了双手的每个骨节,再从迅速从手上蔓延到了四肢百海

我不禁僵在了原地,怔怔的看着陈娇掰开我的手,然后一步一步的朝着外面走去,我想去追她,身体却根本不听使唤。

眼看着陈娇就快要走出我的视线之内了,姚艳才带着好几个医护人员匆匆赶来。

此时我身体没法动弹,于是便朝着陈娇的方向偏了偏头,那几名医护人员接到我的示意,便忙朝着陈娇追去。

而姚艳则留了下来,她打算扶住我。

姚艳扶着我,让我慢慢的在一旁的台阶上坐下,然后又去扶起了杨琪。

“啊!啊!碍…嘭!嘭!嘭!嘭!”

突然间,我们听到前面传来了几声凄厉惨叫,紧接着就是重物落地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特别清晰。

然后,从我们身边,陆陆续续的又有很多人,朝着陈娇所在的方向跑去。

奇怪的是,我的脑中却很静,身边的事情如走马观花一般在我眼前闪过,我能很清楚的看到他们所做的一切,却忘了思考。

一阵嘈杂的声音伴随着时不时传出的惨叫声之后,已是深夜,再次归于平静。

而陈娇再度被那些医护人员抓住,她再次陷入了昏迷状态,身体又被紧紧地绑祝

看着那些医护人员,拖着昏迷过去的陈娇从我的身边经过,而我仍是怔怔的坐在台阶上,一动不动。

“小雨,小雨?你怎么了?”

一双手突然出现在我眼前摇晃的。

我的眼睛猛地一眨,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进入了脑海中。

然后我一偏头,就看到了身旁的姚艳,和被姚艳搀扶着的杨琪,正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第四章 神秘男人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再次打破了夜的宁静。

是陈娇的声音,听到着声音的我、杨琪和姚艳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朝着医院内跑去。

我、杨琪和姚艳沿着楼梯,刚跑上了三楼的走廊,就听到一阵嘈杂的声音,许多医护人员都往同一个方向匆匆跑去。

我们几个见状,也忙跟着这些人一起,来到了306号病房外。

病房里面堆满了许多医生护士,但是在病房的中间,却空出了一个三米左右的地方,而在那空出来的位置中间,赫然正是陈娇。

陈娇竟然已经醒了过来,她站在那里,身上依然被是数道绳索紧紧捆着。

但是她脸上却没有半点慌张害怕的表情,而是用冰冷的眼神看着周围的人。

只要一有人近她的身,就会被她随便的一拧身体,便直接弹开,甚至摔倒。

此时的陈娇,看起来竟然力大无比,谁若是接触她,她就攻击谁。

一时间,众人都不敢接近陈娇,好在陈娇也没有主动攻击众人,于是,形成了一个僵持的场面。

“陈娇……”

那道奇怪的声音再次唤起陈娇的名字,声音尖锐、刺耳,在空气中回荡着,扩散着…

但这次,我却没有在杨琪和姚艳的脸上看到什么异样的表情,病房里的人也还都是在警惕的看着陈娇。

我突然明白过来,这次,只有我听到了这个奇怪的声音!

想起刚才陈娇听到这道声音之后,就开始性情大变起来。

我心里猛地一沉,刚想叫病房里的人散开。

可就在这时候,我突然看到陈娇身体一扭,然后捆着在她身上的绳索,竟然断成了无数截,随后散落了一地。

看到这样的场景,病房的人们开始对陈娇感到了恐惧,纷纷想要退避开来,可是却已经来不及。

只见陈娇一步步的往人群中走去。

凡是被她碰到的人,就像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拍过一般,被甩出了老远。

其他人见状,忙拼命的跑出病房,而我此时却像被人定住了身体一般,动弹不得。

我眼睁睁的看着陈娇一步一步的向我走来,一股巨大的恐惧感顿时袭遍全身。

我的头皮开始发麻,想要跑,身体却不听使唤。

“唰……”

一阵风声从我的耳边刮过,待我回过神来。

才发现陈娇那原本离我不过一米不到的身体现在已经退到了窗前,而她右手掐着的人,竟然是姚艳。

陈娇的右手死死地掐着姚艳的脖子,而且她掐着脖子的手还在不断的变高,随着她手的上抬,姚艳的身体也跟着升高。

“救,救命,救命……”

断断续续的声音从姚艳的嘴中艰难的传出,她的脚不停的在空中扑腾,因为缺氧,她的脸已经变成了酱紫色。

“陈娇,你在干什么?快放开姚艳,你快要掐死她了。”

随这杨琪这一声大吼,我那原本僵硬的身体竟然恢复了正常。

看着已经发不出声音,眼神已经有些涣散的姚艳,我也管不得什么危险,就朝着陈娇跑过去。

可惜,杨琪比我更快了一步,我才刚跑没几步,她就已经跑到了陈娇的身边,不停地拍打着陈娇掐着姚艳脖子的右手。

这时,我看到陈娇的眼睛闪了闪,一种强烈的预感瞬间占据了我的脑海。

“杨琪,危险,快跑!”

我一边朝杨琪跑过去,一边大喊着,可惜,已经迟了。

我眼睁睁的看着陈娇,放开了手中的姚艳,然后右手对着杨琪猛地一推。

杨琪身体就从我的眼前飞了过去,重重的摔在了病床的一个脚架上。

那个脚架因为大力的冲击,向一旁歪去,与地面摩擦发出了特别刺耳的声音。

“杨琪。”

我顺着杨琪被摔的方向,快速的跑到了杨琪的面前,将摔在地板上,已经头破血流,昏迷过去的杨琪扶起来,让她的身体靠坐在一旁的墙上。

刚刚安顿好了杨琪,我再转头看向陈娇。

陈娇此时已经将放开的姚艳又提了起来。

而此时的姚艳刚经过一次,此时哪儿还禁得起陈娇第二次的折磨!

而杨琪已经昏迷,医院的那些医生护士,也都跑得不见踪影,这里能救姚艳的,只剩下我一个人。

陈娇似是知道了我的意图,眼睛直勾勾的朝我看了过来。

那是一双无比冰冷的眼神,眼神中的寒气,仿佛要将我身体中的血液都冻祝

那种身体不听使唤,僵硬无法动弹的感觉,再一次出现了。

可是,看着陈娇手上的姚艳已经气息奄奄,我咬了咬牙,朝着陈娇冲了过去。

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量,陈娇竟然被我这一撞,就撞到了窗边的墙面上。

被她提着的姚艳也因为这一撞,而从她的手上掉在了地上。

此时,我已经顾不得自己头脑发晕发痛的情况,赶忙跑过去将姚艳拖了起来。

姚艳站了起来,揉着自己的脖子,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她眼泪都流淌出来,脸色变得一片惨白,竟转身跑开了!

“姚艳,你,你去哪里?”

我刚想追上去叫住姚艳,这个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后背上一凉。

我忙转过身一看,头皮一炸,原来我被陈娇盯上了。

陈娇那双冰凉的眸子,死死的盯着我看,透出无比冰冷,甚至残忍的神色。

那种身体不听使唤的感觉,又占据了我的身体。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再度僵住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陈娇朝我走过来,却连垂死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一眨眼的功夫,陈娇就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

她目光阴冷地看着我,眸中没有一丝温度,然后她缓缓地抬起右手,手指呈爪形,对准了我心脏的位置!

看着陈娇那只离我的心脏越来越近的手。

我感觉到她即将会挖开我的胸膛,掏出我的心脏,绝望之下,我闭上了眼睛…

然而预料中的恐怖疼痛却一直没有传来,我耳朵边突然听到“啪!”的一声。

然后又听到陈娇发出“哇!”的一声惨叫…

于是我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便看到了陈娇已经躺在一张病床上。

她不停地挥舞着她的双手,不停地低吼着,咆哮着,那面目十分狰狞恐怖。

而在陈娇的身旁,正站一个年轻男人。

他右手的食指紧紧地按在陈娇的眉心处,双眼紧闭,口中还不停地在念着某种咒语。

没过多久,陈娇挥舞着的双手突然猛地垂落在了床上,面部表情也慢慢的趋于平静,停止了挣扎。

只是她的眼睛还是直直的盯着上方,一眨不眨。

看到陈娇好像被那个年轻男人压制住了,我才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

那个男人从陈娇的身上下来,站在床头,转过身来。

我认真打量着这个将我从陈娇的“魔爪”之下救出的来男人。

只见他约莫二十三四岁的年纪,长得还蛮帅气的,只是他的头发显得有些长,他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一条蓝色的牛仔裤,脚下踩着一双黑色人字拖。

见到我打量着他,他也眼睛直直的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然后蹙起了眉头。

此时病房内,除了我、陈娇和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之外,其他的人都已经跑光了…

我看着周围空荡荡的走廊,我对眼前这个压制住了陈娇的男人感激的说道:“谢谢你救了我。”

“先别谢得太早,我只是暂时压制住了她,她什么时候会再次发起狂来,我也不确定。”

那男人说完,还朝我摊了摊手,耸了耸肩,然后一屁股坐在了病床上。

那个男人低着头,一边看着陈娇,一边掐着指头,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我也不好意思打扰,病房里陷入了一片宁静,只有我那仍然略带些急促的呼吸声在空气中响起。

“对了,你现在就打电话把你们寝室的另外两个人叫回来。”

他思考了一会儿,抬起头来对我说道。

虽然我也很诧异他怎么知道我们是一个寝室的,而且还有两个人,但是,他的话中隐隐带着一股威严,让人难以抗拒。

我拿出手机拨通了姚艳的号码。

“嘟嘟嘟……”几声忙音之后,姚艳的声音便在电话的那头传来。

“小雨,你,你现在在哪里啊!”

姚艳的呼吸十分急促,说话的时候还在不停的喘息着。

“我在306号病房,陈娇现在已经被制住了,你快回来吧,我在这里等着你。”

说完,我便掐断了电话,朝着陈娇躺着的病床走了过去。

那个男人还是再低着头思考着什么,我则静静地站在床头,看着躺在床上的陌生的陈娇。

我的男友是捉鬼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的男友是捉鬼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军长的宠爱小娇妻12章

    原标题:军长的宠爱小娇妻12章小说名称:军长的宠爱小娇妻第十二章:仇人见面好不容易搞掂了多嘴的李宝儿,夏凝立马开始整理有关叶振邦将军的事情。叶将军的府邸在C市,离易云睿所在的军区不远。欧以轩给她的时间是一个星期,别人几年拿不下的专访,欧以轩只给她一个星期,很柯克。对着欧以轩的柯克,她也向他提了一个相对不过份的要求,不过这是等她拿下专访后的事了。试着电话联系叶将军的助理,果然,当夏凝表明来意后,叶将军的助理立刻推诿几句后挂了电话。助理说是帮她登记,有消息给她个电话,但夏凝知道很多杂志社等这个电话等

  • 前妻不要逃12章

    原标题:前妻不要逃12章书名:前妻不要逃第十二章显现能力到了周一,冷清溪照常去德瑞上班。一上班她就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中去了,这两天的假期确实没白放,放松的心情给冷清溪带来了很多灵感,现在,她要做的,就是要将这些灵感画到纸上。但是,这个过程并不是像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因为冷清溪现在满脑子都是些灵感的碎片,要把它们整合成一个完整的作品,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不过冷清溪并不害怕,反而因为这高难度的挑战而跃跃欲试。一面对工作,冷清溪就成了一个女强人,充满了干劲和执着。冷清溪这边在努力地工作,公司的其他人也

  • 借我一双慧眼12章

    原标题:借我一双慧眼12章小说名称:借我一双慧眼第12章纠结的日子陆雅飞最近的日子过得非常的纠结,这种纠结不是来自学习上的压力,而是来自感情上的巨大折磨。这种痛苦与彷徨没有述说的地方,甚至连好朋友张小翎,她都觉得没有述说的必要,这种痛苦她只有自己放在心里,默默地自己承受着,煎熬着。她总是在没有课的时候,默默地坐在自习室里,桌上明明摆着一本书,但实际上她一个字都读不进去,思绪不知道已经飘到了哪里。朱建华离婚啦,他把离婚的信息明确地告诉了陆雅飞,并把自己喜欢她,想时刻和她在一起的那种难以割舍的感情明

  • 我曾在他的城市徘徊过12章

    原标题:我曾在他的城市徘徊过12章书名:我曾在他的城市徘徊过第12章你要的自由萧诺的话没有说完,萧贺就挂断了电话。他和云晴在一起那么久,老生常谈的招数,他不会再上当。云晴裙摆上的血渍凝固,脸色惨白的吓人。救护车在路上塞车,没有走救急路线,而是选择和普通车辆一起等灯行驶。期间云晴有睁开眼去看萧贺,渴望他会对司机说一声,“拜托,救命。”可他的心似乎太过冰冷,即使手掌沾满鲜血也未曾捂热。她伸手求救,可车上的医护人员没有响应。看到云晴的遭遇,云玥有些感触,可她不能在这个时候心软。如果她不死或者她肚子里的

  • 所有爱情都不如你12章

    原标题:所有爱情都不如你12章书名:所有爱情都不如你12.这个孽种根本不是我的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宋瑶被一阵争吵声吵醒,醒来就看见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男人挥拳打向厉琛的脸!“厉琛!”她吓得心跳停顿,撑起身就看见自己睡在车子的后座上,身上还盖着张浅灰色的羊绒毯子。这里是哪?来不及想清楚,外面的男人又和厉琛争吵起来,她赶紧跑过去阻止。可是还没有弄清楚是什么情况,厉琛就把她给拽了过来,“宋瑶,我真是小瞧你了!”“什么意思……”“厉琛,你有本事就不要把责任推在一个女人身上!”沈司南愤怒的再次挥出了拳头,被厉

  • 我在时光里等你12章

    原标题:我在时光里等你12章小说名称:我在时光里等你第12章完璧归赵辰亦铭躺在椅子上,点燃了香烟。烟雾在他身边萦绕,刘涵韵被人押在他面前。“姜紫原谅你了吗?”刘涵韵看着他,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说真话。”辰亦铭起身,烟头重重的压在刘涵韵手臂上。话锋一转,追问起了肾的下落:“她的肾呢?”辰亦铭已经找到了假刘华,几番盘问下得知,肾不在他那里。刘涵韵痛得脸部肌肉抽搐:“没有。”“还没来得及卖。在我家的冰箱里。”他让人去取,要完好无损,新鲜地拿回来。“可以放过我了吗?”他瞥一眼刘涵韵,干脆利落道:“把她

  • 放下爱情放下你12章

    原标题:放下爱情放下你12章小说名称:放下爱情放下你第12章逼迫“这本来就是个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世界,顾氏要不断的强大才能在这个世界永久的生存,可一步步走实在太艰难了,而有我们白氏相助,顾氏至少十年之内无后顾之忧。”白露缓缓的说着,此时的天已经敞亮起来,门外响起一串脚步声,朦胧之间听见有人在焦急唤着白露的名字。而楼下,顾泽言的车稳稳停在那里,时不时的低头看手表,似乎是等得有些不大耐烦,白露站起了身,瞥了她一眼。“泽言前些天派人将他家那山庄别墅打扫了出来,说是要给我们一起修养,他们现在来接我们了

  • 原来爱情在记忆里12章

    原标题:原来爱情在记忆里12章小说书名:原来爱情在记忆里第12章心脏病这一句话,将置身于深渊的顾安,用力的推了下去,而她丝毫没有力气可以防抗。这一撞,她浑身像是失去力气一般怎么都爬不起来。她只能无助而又绝望的看着远去的宁林泽,伸了伸手,最后无力垂落。呵呵,他亲眼所见?可事实呢?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余梦玥的自导自演!她双眼空洞的望着天花板,可远处看到这一幕的林琛铭看见了,眼底多了一丝心疼。他走了过来,轻轻的将她扶起。顾安这才缓缓回过神来,呆滞的望着他,干涩而又沙哑的声音在安静的走廊响起。“你是?”他微

  • 从此无心仍知痛12章

    原标题:从此无心仍知痛12章小说书名:从此无心仍知痛第12章真正的疯子“你怎么会来?”展颜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谷盈盈。明白了盛南天既只是在利用自己而已,她原本心里对谷盈盈所谓的愧疚也就消散了,反正自己迟早是要退场的,该属于谷盈盈的还是终究会回到她的手上。“展颜,我告诉你一些事。”展颜道:“你想说什么?如果是盛南天利用这个孩子夺股份的事,你就不必说了。”她一脸平静,看着谷盈盈,似乎笃定她就是故意拿这件事来刺激自己。谷盈盈朝她靠近两步,脸上挂着阴森的笑容,“原来你已经知道了呀,那我不如在告诉你一件别

  • 款款深情成眷恋12章

    原标题:款款深情成眷恋12章小说:款款深情成眷恋第12章后悔叶清看出他的想法,心底狠狠的颤了一下,慌忙拦住了他的去路,抓着他衣袖的双手抓得更紧了。“别走,只要你救我,以后无论要我做什么都可以!”然后,她就获救了,自那之后她在狱中没有人再敢为难她。可是顾清风一直到现在都没说要她怎么报答,每次她主动问起,顾清风都是简单三个字:再等等。此时,叶清已经哭得疲累,倒在顾清风的怀里浅浅的熟睡着。顾清风给她调整了一下睡姿,却看见她身上的各种各样的伤疤触目惊心,脖子上甚至还有欢爱过后的吻痕。顾晟林眼中闪过一丝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