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我的鬼儿子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2 9:23:06 来源:网络 []

书名:我的鬼儿子

第二章 拉近关系

不等我细看,钱晓晓已经低下了头,跟老妈小声的说着什么,老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把我回家之后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告诉了钱晓晓。版权http://www.95lady.com/

问得这么仔细……我倒是要看看她想要干什么。爸妈相信钱晓晓是路过看到我的,我可不相信,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只见钱晓晓叹了口气,跟我妈说:“阿姨,你放心吧,他应该是今天训练太累了,很快就会没事的。我们坐下等抢救结束吧!”

钱晓晓拉着老妈坐到椅子上,我这才反应过来一个问题,所有的人都看不到我,为什么钱晓晓能看到我?刚才那一眼我可不觉得是自己的幻觉,她确确实实的在看我,而且还是瞪我,像是在说——你这个白痴。

“爸爸,妈妈,一起玩……”那小男孩阴魂不散的从墙体穿过来,手里抱着我的篮球,可这次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说不出来了,在他的脚下,一张黄色的纸将他定在了那里,他嘴巴大张,呆愣愣的看着前方。

钱晓晓起身走到墙边,装作不经意的样子蹲下来捡起纸来,在她捡起纸的瞬间,小男孩也消失不见。

“还不快回去。95女性网”钱晓晓再次瞪了我一眼,这次我确定她百分百的能看到我!

不等我开口说话,只觉得身后一股强大的吸力把我往后吸,我挣扎了两下,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我醒来的时候第一感觉就是,脑袋疼得要爆炸,头晕目眩了好一会才能看清楚面前的人。

“晓晓?”我是在做梦吧,钱晓晓怎么会在我家出现,嗯……一定是在做梦。

我闭上眼睛想要继续睡,钱晓晓声音凉凉的传到我的耳朵里:“你要睡到什么时候,这么大的块头很占地的。”

我猛地睁开眼睛,我靠,她还真在我家……不对,这不是我家,到处都是白色的装饰,这特么是医院埃

“回过神来了?”钱晓晓讥笑看着我说:“不容易,我们的睡王子可算是醒了。”

“喂喂喂,要不要这么毒舌。话说,我怎么会在医院?”我慢慢地坐起来,看了看胳膊看了看腿,都完好无损的长在我身上,这才松了口气。95女性网

钱晓晓耸了耸肩膀,拿过一边的杯子递给我:“机体疲劳过度导致休克,以后训练和健身不要那么拼了,注意身体。”

我哦了一声,默默的喝水,心里总觉得好像自己忘掉了什么事情,但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什么被忘掉了。

出院的时候爸妈来接我,老妈死活要请钱晓晓去我们家吃饭,那副把钱晓晓当作未来儿媳妇的模样,看得我头又开始疼了。在我的追问下,老妈才把钱晓晓来看我,一直陪着我的事情告诉了我,并且嘱咐我一定要对人家小姑娘好。

我瀑布汗!钱晓晓竟然对我这么好吗?平时还真是没看出来。

“那啥,晓晓,去我家吃饭,你不去跟你爷爷说声吗?”我快步走上前去跟钱晓晓并行说:“听我妈说这两天一直是你在照顾我,真是麻烦你了。”

钱晓晓摆了摆手,一副很无所谓的模样:“不用对我爷爷说,他什么都知道。推荐http://www.95lady.com/你也不用谢我,虽然都是你自找麻烦吧,但都过去了,没关系了。”

钱晓晓这话听的我觉得有些奇怪,她明明是在说我生病的事情,却好像是在说另一件事一样。我停下脚步,总觉得大脑深处有什么要冒出来,仿佛就差一个提醒,我就能想起来什么事情。

“对了。”钱晓晓也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着我,露出一个戏谑的笑容:“你相不相信灵魂出窍,在人休克的时候,人的灵魂会离开身体哦。”

我翻了个白眼,又是这种言论,钱晓晓还真是痴迷灵异事件。然而她跟我说这些事情我压根不信,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的,如果有鬼,就不会只活在别人的嘴中,而我从来没见过了!

“哈哈,就知道你不信。95女性网反正灵魂回到身体之后,之前发生的事情都不会记得的。”钱晓晓古怪的笑了笑,我刚想要仔细思考她的话,她上前一步拽住我的手:“走吧,我要去你家蹭饭,听说有小龙虾可以吃,好幸福!”

钱晓晓在我家吃饭完之后,我送她回家的路上,她一直沉默不语,平时习惯了她咋咋呼呼的,她这一不说话,我还挺别扭。

“晓晓,你心情不好吗?”我回想了一下刚才在我家,她自己一个人吃掉了两盆小龙虾,老妈那个少根筋的家伙竟然还说能吃是福,差点就要再去买小龙虾做给钱晓晓吃了。她吃的也挺开心的啊,怎么现在这副模样。

钱晓晓叹了口气,停下脚步扭头看着我:“翔宇,阿姨是个很好的女人。”

“我知道。”老爸常年不在家,我几乎就是老妈一人把我带大的,一个女人又要兼顾工作又要照顾孩子,还能把我教育的不错,她很不容易的。网站95lady.com“然后呢?”

“恕我直言,你爸身上,应该有血债吧。”钱晓晓眼睛眯起来看着我,这让我有些看不透她心里在想些什么,但她的话让我心里一惊,这件事情我绝对没有和她说过,她怎么会知道的。“你不用隐瞒我,就算隐瞒了我,发生的事情就是发生了,死掉的人也不会活过来。”

我不再说话,老爸年轻的时候很是猖狂,他做的事情,单单是我知道的那些,就已经觉得无法接受了,其他的我不知道的事情,就更别提了。

“你怎么会知道。”我皱起眉头看着钱晓晓,是老妈告诉她的?不可能啊,老妈不是那种逢人就说自家事情的人。难道说……我猛地把钱晓晓推到墙上,低头靠近她的脸,咬牙切齿地说道:“你调查我家?”

第三章 砍骨刀

我承认自己不是脾气很好的人,尤其是遇到一些敏感事情的时候,脾气更是烂的一比,不用别人说我自己都知道。加上我这个身高,体格,发起脾气来周围的人都是吓得不行,可钱晓晓不一样,她看我的眼神就像在看……看一个小孩子一样。

这让我更加不爽了,丫的这么个小妞竟然在调查我家之后还这么嚣张的看着我,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我抬手掐上她的肩膀,手指稍微用力了一些,狠狠的瞪着她:“怎么,敢做不敢当吗?”

钱晓晓还是那么一副随便你怎么生气,我就是没感觉的样子,这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傻逼。我烦躁的甩开手,我并没有想要伤害她,只是突然那么一瞬间很不爽而已,一些家里的事情我不想让别人知道,只想要它们烂在我的记忆里。可钱晓晓刚才的话,仿佛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一般,让我记忆深处的黑暗重新回到了我眼前。

“好,不管你做了什么,我不追究了。以后我们不是朋友了。”我很是烦躁的摆摆手,扭头就要走,却被钱晓晓拽住了衣角,我转过头去,看着她路灯下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切,眼睛亮就了不起啊,我绝对不会因为这个就原谅她的。“哎,我次奥,你别哭啊,至于吗?”

我林翔宇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女生哭,我是真的不会安慰这种一碰就会碎的玻璃娃娃。再说了,钱晓晓在我面前一直是一副女汉子的模样,我压根就没把她当做女生,平时水桶都能自己扛的女生竟然在我面前哭了,我瞬间手无足措起来,抬手盖住她的眼睛:“喂喂喂,别哭了,让别人看着还以为我怎么你了。”

十分钟后

钱晓晓坐在我的对面一脸满足的喝着我用零花钱给她买的奶茶,我紧张的私下打量着周围,这家奶茶店是我和一号女友经常来的店,不过现在这么晚了,应该不会好死不死的遇到她吧?

“林翔宇,你简直是个种马。”钱晓晓慢吞吞的喝着奶茶,松开吸管看着我调侃的说道。

我次奥,难道女人真的各个都是福尔摩斯不成,我就这么看了几圈,她就知道我在想什么?不对不对,钱晓晓这不能算女人,她就是个汉子。

“关你屁事,不哭了就赶紧回家,都几点了。”我其实也没有刚才那么生气了,钱晓晓这个家伙本来就挺古怪的,而且占有欲强,无论是对朋友还是物品。再说了我家这边本身就是比较小的县城,有些事情她会知道也许不在意料之外。想到这里我松了口气,其实刚才说的也是气话,我挺珍惜钱晓晓这个朋友的,除了性格好之外,长得也不错,带着一起去球场还挺有面子。

“阿宇!你怎么在这里!”我紧绷的神经刚刚放松下来,一声响破天空的声音直愣愣的插进了我的耳朵里,我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扭头看着不远处身材高挑,面带愠色的女生,我的一号女友——陈一佳。

“一佳,我……我带我表妹出来喝奶茶呢。”这他妈也是见鬼的巧,陈一佳竟然会这个时间出来买奶茶?我故意加重了表妹两个字,递给钱晓晓一个充满help的眼神,钱晓晓回我的眼神却让我觉得绝望,她竟然在得意地笑?“咳咳,一佳,我妈刚才打电话让我们快点回家了,今晚表妹住我家,明天我找你,拜拜~”

我拽着钱晓晓就往奶茶店外面走,钱晓晓走到陈一佳身边的时候小声嘟囔了句什么,陈一佳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无比,我刚想转过头去问问她怎么了,钱晓晓却反手拽住我的胳膊往外走去,她拽我的力气感觉比我都大。

“你刚才说了什么?”我皱眉瞪着钱晓晓,我从来没见过陈一佳脸色那么难看。

“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劝她好自为之而已。”钱晓晓耸了耸肩帮,一脸无所谓的看着我,接着抬头看看天空,道:“对她来说,今晚应该是个不眠夜了。”

钱晓晓的话听进我的耳朵里就跟数学课没什么区别,说的全是中文,可我一个字都不懂。我对陈一佳虽然是她倒追我的,但毕竟也在一起几个月了,算是比较有感情的,我不想这么莫名其妙的就略过这件事。

在我的追问之下,钱晓晓翘起小指掏了掏耳朵,一脸大爷模样的看着我,道:“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那么你刚才对我发脾气的事情怎么算?”

“大哥,是我错了可以吧?我不该对你发脾气。”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很想要知道钱晓晓为什么那么说。而且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陈一佳和钱晓晓两人根本不认识吧,陈一佳没有上大学,很早就出来工作了,他俩之间不可能有任何交集。在我再三保证以后绝对不对钱晓晓发脾气之后,钱晓晓才慢悠悠的告诉了我,她所知道的事情。

钱晓晓告诉我,陈一佳的身边有很多怨灵的气息,她肯定至少一年之内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才会被怨灵缠上。而且,这件事情她自己心里也很清楚,所以当钱晓晓警告她的时候,她才会露出那么震惊的神情。

“哦,怨灵埃”我一脸恍然大悟的看着钱晓晓,钱晓晓激动的看着我,我嘴巴一撇,妈的,我还真当钱晓晓知道什么事情呢,又是这一套,鬼才信0你自己回家吧,我送一佳回家。”

我看也没看钱晓晓一眼转身走回奶茶店,陈一佳竟然还是呆愣愣的站在奶茶店门口,也不进去也不出来的,就那么站在那里发呆。我连忙拉着她的手把她拉出奶茶店,出门之后钱晓晓已经不见身影了,这家伙,走得还挺快,我当时心里有点觉得过意不去,算了,明天再跟她道歉吧,她不是那种容易被刺激到的妹子。

“一佳,你怎么了?”我晃了晃陈一佳她才从愣神之中回过神来,眼神恢复光彩的她看上去格外的魅惑,我不禁咽了咽口水,说实话,我会答应和陈一佳在一起,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的长相和身材,至于性格什么的,别开玩笑了,除了上床和偶尔一起吃饭,我都没和她在一起做过第三件事情。我的手揽上她的肩膀,让她靠在我的怀里,低声说道:“一佳,我送你回家吧。”

这句送你回家的意思,我和陈一佳都心知肚明。

陈一佳的房子我已经来过很多次了,她是外地人,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租房子住,每次开房我都说去酒店,她都不同意,非要在她家里。只是不知为何,今天她的房间格外的冷。

“阿宇,你先躺会,我去洗澡。”我还没来得及吐槽她房间怎么这么冷,陈一佳抱着我上来就是热辣辣的一吻,接着抛下一个媚眼就走向浴室去。

我也是习惯了陈一佳这么的热情,晃晃悠悠的走向她的卧室。不过房间的确是太冷了,我可是刚出院的人,冷得我浑身不舒服。我拽开床头柜的抽屉,摸到了一个疑似遥控器的东西,随手拽了出来。

眼前一闪而过的白光闪的我眼睛一花,我眯起眼睛看着手里的的东西——一把明晃晃的砍骨刀,我之所以会知道是砍骨刀而不是菜刀,因为我家每次做排骨都是我切的骨头。

我以为自己困花了眼,使劲揉了揉眼睛,可面前的还是砍骨刀而不是遥控器。我顿时间感觉一股寒意从背后侵袭了上来,我怎么也没办法把陈一佳和砍骨刀联系在一起,一个那么的蛊惑动人,一个那么的锋利可怕。她为什么要把刀放在床头柜里,就算是防身也没必要那这个东西来防身吧,普通的水果刀不行?这玩意那么重。

思前想后半天,我默默地把砍骨刀放回了抽屉里,躺在床上听着浴室的水声,说实话,在看到砍骨刀之后我已经没什么欲望了,吓都吓软掉。

陈一佳裹着浴巾推开浴室门,慢慢走出来,边走边疑惑的问我:“阿宇,这么热怎么不开空调呢?”

热?

我瞥了一眼胳膊上冻出来的鸡皮疙瘩,看着陈一佳去找遥控器调空调,我上前一步一把握住她的手腕:“一佳,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那把砍骨刀实在是让我心里堵得慌,如果不问清楚,我什么心情都没有了。虽然我和陈一佳之间感情不见得有多深,但正所谓一日夫妻百日恩,在一起的日子里她对我很好,我自然也不可能对她放任不管。

听到我的话,陈一佳沉默不语,当下我的心悬了起来,其实我特别希望她乐呵呵的跟我说,那有什么事情发生。可她现在的神情明显就是有事瞒着我。我是五大三粗的,但对于亲近的人还是比较敏感。

“有什么事情你就告诉我,只要我能帮忙的,我不会说一个不字。”我抬手捧起陈一佳的脸,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说道。虽然我不能给陈一佳未来,但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我希望自己也能为她做些事情。

第四章  骨女鬼

陈一佳沉默的时间里我想过很多种她的会说出来的话,但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她竟然放声大笑起来。

伴随着陈一佳笑声的,是一阵恐怖的鬼叫声,两个声音混合在一起吓得我抖了一下,接着从兜里掏出手机愤愤不平的挂断,钱晓晓个傻叉,把她的来电声给我改成这个,吓得老子心脏病都要犯了。

“为什么不接?”陈一佳薄唇微抿,眼角微微吊起来,柔软无骨的手顺着我的胳膊滑到手机上,接着将手机从我手中抽出去扔到一边:“阿宇,你爱我吗?”

如果是在平常,我必然会毫不犹豫地回答——爱你。哄女人开心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回答问题不要犹豫!但现在陈一佳的神情与其说太过古怪,不如说太过认真。女人认真的时候,我总是会退缩,我觉得自己还没到认真的年龄。

“说什么呢,不爱你我会和你在一起吗?”我讪笑一声,想要岔开话题,陈一佳却不想让我逃避,她紧紧地握着我的胳膊,嘴巴不停嘟囔着你爱我吗,你爱我吗。一声比一声大,最后几乎是对着我怒吼出来的。

我猛地甩开她的手,妈的,这女人疯了不成!我从来没见过陈一佳这个样子,她比我年纪大,比我成熟,平日里别说对我发疯了,连发脾气都不可能0陈一佳,你还是好好休息吧,我走了。”我一分钟都不想在这个鬼地方待下去了,再待下去我也快疯了。

“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站在我背后的陈一佳大吼一声,我当即觉得有些不对劲,迅速的往边上一闪,砍骨刀顺着我的肩膀侧面就砍了下去,我顿时间吓出一身冷汗,如果我没有及时躲开,现在我的左胳膊已经没了!

陈一佳疯了!

我脑海里一闪而过这个念头,下一秒就是脚下抹油往门外跑去,她没有追过来,我来到门口之后,却怎么也打不开门。门被陈一佳锁上了,从我进门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开始计划着谋杀我了吗?

发现打不开门之后,我迅速转过身来,看着从卧室走出,手持砍骨刀不紧不慢走向我的陈一佳,浴巾将她的胸部勒的轮廓分明,一头秀丽的长发还在滴着水,恍惚间我都怀疑她手上的刀是我的幻觉。

“阿宇,你明明说过你爱我的,为什么要躲着我呢,难道说你跟他们都一样吗!”陈一佳先是很小声的对我说,声音越来越大,面目狰狞的模样看得我一个一米九大汉都觉得心惊胆颤的,不过,他们是谁?

知道自己被困在房子之中了,我努力冷静下来,双手举起:“一佳,你说什么傻话呢,我当然爱你,只是我现在还是学生,我怕不能给你你想要的未来……”我搜肠刮肚的想着安抚陈一佳的话,不管怎么先让她放下手里的刀,我逃跑的几率就大多了,我特么还未成年,可不想莫名其妙的死在这里。

“不要再骗我了,你们的借口都是一样的,我不会再相信了。”陈一佳嘴角上扬,扯出一个阴森的笑容,抬脚走向我:“阿宇,真是可惜,我以为你和别人不一样,可你并不是那个特别的人。再见了,希望你们在下面能好好相处。”

话音一落,陈一佳猛地挥舞起砍骨刀,对着我就冲了过来,速度之快我根本来不及躲闪。或者说,我躲了,可脚下就像被什么东西黏住了一般,任凭我怎么努力都纹丝不动。

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砍骨刀对着我的脖子砍了过来,我忽然有些后悔,如果我不对钱晓晓那么持有偏见,不对她脾气那么坏,说不定我现在就不会遇到这种情况。哎,不仅仅是钱晓晓,我这一辈子,好像对谁脾气都不好,还伤害了那么多女人,落得这个下场也是我罪有应得吧。

“砰!”

并没有意料之中的疼痛传来,我皱眉看着陈一佳,她手里的砍骨头就这样停在我的脖子边上,而她睁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这次好像换她身体动不了了,她眼珠转来转去,最后狠狠地盯着我身后。

我背后的衣服都被汗水踏湿了,本来都以为自己要脑袋身体分家了,可她就这么停了下来。简直是佛祖保佑!只是,我身后好像是门吧,我扭头往后看了看,钱晓晓!哎,我怎么能动了。

“我草,钱晓晓,你怎么会来,快走快走,这女的疯了。”我拽着钱晓晓就要让往外跑,钱晓晓另一只手压到我的手腕上,让我冷静一下。

我这才发现钱晓晓穿着一件低领的黑色袍子,手持一张黄色纸张,而在陈一佳的脑袋正上方,还漂浮着这一张黄纸。

钱晓晓双手合十手指扭曲成奇怪的姿势,对着陈一佳念念有词:“太上老君教我杀鬼,与我神方……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服,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灭!”

“竟然是道士……我不服,我不服啊!”陈一佳整个人扭曲起来,浴巾掉落在地,胸部瞬间跳了出来。我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不得不说陈一佳的身材看多少遍都是那么的……我草!她怎么变成了骷髅架子!

一眨眼间陈一佳凸凹有致的身材竟然变成了骷髅架,但下一秒又变成了陈一佳的模样,这他妈什么鬼,拍电影呢还能变脸。

“林翔宇,你竟然找道士来收服我,我骨女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我诅咒你!诅咒你永远都不可能得到自己真爱的女人!”陈一佳说完这话后才惨叫一声整个人化作烟雾消失在房间之中。

钱晓晓抬手打了个响指,漂浮在空中的黄纸无火自燃,在空中连灰烬都没出现的消失掉。她收起手中的黄纸,转过身踮起脚,抬手对着我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妈的,疼死老子了,现在的女人力气都这么大吗!

“干啥,你什么时候去学了魔术?”我翻了个白眼看着钱晓晓,刚才还真是精彩,看电影似得。“你和一佳是不是以前就认识啊,串通好了吓唬我玩呢。”

只见钱晓晓的脸变得跟猪肝一样,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林翔宇你是不是傻,这都看不出来?陈一佳不是人!她是骨女!”

钱晓晓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跟我解释了一通,她说陈一佳在一年前就已经死掉了,我所遇到的陈一佳不过是披着人皮的女鬼,这个女鬼叫做骨女。生前被人糟蹋过、侮辱过、蹂躏过的女人,死后会化为女鬼向人索命,可是因为只剩下一堆白骨了,所以她会画个人皮出来伪装自己,又被称为画皮鬼。

“你知不知道骨女报复的对象大部分都是品行不良的男性?”钱晓晓挑眉讽刺的看着我说道:“就不用我说你为什么会被骨女找上门了吧?”

钱晓晓的话说的一本正经的,蛋疼的是我竟然一本正经的听完了。只是,怎么听怎么让人觉得不爽,我不相信什么鬼怪之说,陈一佳肯定还在房间之中!我瞥了一眼钱晓晓,等着吧,看我把陈一佳找出来,当面揭穿她俩的恶作剧!

任凭钱晓晓后面嚷嚷,我大步走向房间之中四下观察起来,像这种大变活人的魔术,肯定是有什么机关的,钱晓晓的房子在一楼,下面就是地下室,难道说她把地板给弄穿了?

我趴到地上,敲了敲地板,传来的声音竟然是正常地板的声音。那刚才陈一佳到底是怎么在我眼前消失的呢?

“林翔宇……你脑回路没问题吧?”钱晓晓在我背后不耐烦地说着:“我都告诉你了陈一佳是鬼,你怎么就反应不过来呢。”

“少来,这世上是没有鬼的!”我头也不回的反驳道,刚才的事情的确很奇怪,如果不把陈一佳找出来,我就永远没办法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以后的日子都不得安宁了。

我几乎把陈一佳家里翻了个底朝天,连垃圾桶都没放过,可整个房子里完全没有陈一佳的身影。最后我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抬头看着双手环臂站在门口的钱晓晓,她就站在那里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看了我二十分钟。

钱晓晓抬手遮面打了个哈欠,看着我:“大侦探,找到了没?”

“陈一佳到底是怎么消失的?”我皱起眉头看着钱晓晓,即使我不想承认自己的失败,但我没能找到陈一佳是事实。

“帮我拿瓶饮料好吗。”钱晓晓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抬手指着厨房边上的冰箱对我说道:“不用在意陈一佳,她不会吝啬一瓶饮料的。”

她俩果然认识!为了从钱晓晓那里得到答案,我认命的站起来走向冰箱,拉开冰箱门的一瞬间,我一动不动的站在了那里。

冰箱里赫然放置着两颗心脏。

我默默地把冰箱关上,转过身去:“走吧,没有饮料。”

钱晓晓微笑,眼睛眯成月牙道:“那有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呢?”

“两个动物的心脏而已。”我说完这话大步走向门口,今天发生的事情太过诡异,我的脑袋有些不够用了。“时间不早了,你再不回家打车都打不到,我送你回家。”

回家后我彻夜未眠,想破脑袋也没想出来今晚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快天亮才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我的鬼儿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的鬼儿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军医老婆,我错了18章

    原标题:军医老婆,我错了18章小说名称:军医老婆,我错了第十八章集训李元昊细碎的吻密密匝匝的落在她的身上,何硕扭动着身子,真的是很痒,不禁笑出声。李元昊紧紧的抱着她,有了冲动。李元昊盯着她看,她红了脸,李元昊吻住她的唇瓣,唇齿相交。她紧紧的抱着李元昊,有些动情了。李元昊却适可而止,他还没有想好,赵晚晚和她,他到底要怎么抉择。李元昊不想伤害她,在最后的理智迷失前,停止。何硕有些诧异,皱皱眉头,李元昊在她的鼻子上轻轻一点,沙哑着声音,只道:“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在何硕看来,这并不是赞许,她尴尬的笑

  • 素手遮天18章

    原标题:素手遮天18章小说书名:素手遮天第018章放下仇恨狂澜挡在穆萨的前面,再次竖起一道水墙,被水流卸了力的毒镖掉落在地上,黑衣人很快放弃了毒镖,拿出袖子中的短刀,在狂澜和穆萨周围围成一个圈,渐渐向他们逼近。这次连老天也没有帮狂澜和穆萨,雨停了,狂澜现在还不能在没有水的情况下使用天权之弦的能力。狂澜握紧弯刀,强迫自己不要害怕,不要因为恐惧而颤抖,他现在必须为了保护穆萨而变得强大起来。“啊啊啊啊!”狂澜两手提着刀,独自一人冲向那些黑衣人。身后的家在火焰中一点一点消逝,迸溅起的火星一闪即逝,穆萨仿

  • 风流乞丐村医18章

    原标题:风流乞丐村医18章小说名字:风流乞丐村医第18章很熟悉的味道齐盖做好了早饭,看秀芝还是没有起来,就弄了个托盘,装着稀饭、咸菜和煮鸡蛋,给秀芝送进了屋里。秀芝又无语了,其实一早齐盖出去跑步秀芝也醒了,齐盖出去以后,秀芝还爬起来把门反锁,才回到床上继续睡觉。谁知道这反锁的门在齐盖的面前似乎一点作用的没有,齐盖伸手一扭就开了。“那个……家里的锁是不是坏了,昨天下午和今天一早我明明都反锁了,你咋一弄就开了?”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秀芝必须搞清楚这件事情。“先别管那个,一会儿我看看,来,先吃饭,当妈

  • 玄定天下18章

    原标题:玄定天下18章小说名字:玄定天下第十八章:蝴蝶步看着唐君泽如此自信的回答,唐梦萱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了,虽然这三年来哥哥的修为一直无法长进,甚至还倒退了不少,但是唐梦萱相信眼前这个只比自己大了一岁的少年。这个少年总是能让自己意想不到,不单单是他的顶级天赋,还包括上次在不使用玄力的情况下打的唐磊毫无还手之力。“那我很期待着哥哥今后的表现!”想到唐君泽和文德书院古院长的两年之约,唐梦萱突然甜甜的一笑,认真的说道,“君泽哥哥一定要加油!”“可恶啊!”看到自己的女神又和唐君泽聊得很开心,唐磊的心都快

  • 我是咸鱼星座的18章

    原标题:我是咸鱼星座的18章书名:我是咸鱼星座的第十八章【神术】宋春秋总算是听懂了,从脑门处滑下三条黑线,眼睛一翻,“没门!”你还真当我宋春秋是傻帽啊?还想打我的主意,想的倒是挺美!“等等等等!”好像察觉到宋春秋就要挂断电话,老头说道,“想不想知道体内的源力如何调控?老夫可以教你!”哦?宋春秋顿时来了兴趣,原来体内的热流叫做源力,三百大洋换取操控源力的方法,怎么想都划得来,要是能够操控透视的话,那岂不是说每天都能看到女生的裙底,不,每天都能通过赌石之类的项目赚钱了?思来想去,这笔买卖做的值,当下

  • 梦仙记18章

    原标题:梦仙记18章小说名:梦仙记第十八章五鬼吞魂咒然后接着说道:“这个方法有一个缺陷,每一次运功的时候,都需要的一个童男,然后发动五鬼吞魂咒去吞噬那个男童的神元,等到五鬼吞噬神元以后,所剩下的命元就结成一颗拳头大小的命元球,也就是元寿球,只要我吞了那命元球后,我的寿元就会增加一些,所以这样的话,我的寿元耗尽之前就可能成一步步的进阶,成为筑基修士。”说着,白鹤上人轻轻拍拍地上石板,嘴里发出一些难懂的咒语来。只见在那咒语发出以后,那五把本来还躺在地上的鬼头刀发出一阵阵的唔鸣之声,也此同时,那五把鬼

  • 步步宠婚:韩少,用力爱18章

    原标题:步步宠婚:韩少,用力爱18章小说名:步步宠婚:韩少,用力爱第18章:过嘴瘾过了有一阵子,见沈悠悠也没什么事,心中一直悬着的石头这才缓缓的放了下来。也许,是他们俩大惊小怪了,那宫暖雅没准就是为了过过嘴瘾,根本没有打算要下药之类的意思。不过,后来整个气氛还是显得不太好,若是把这次见面归为相亲的话,那完全可以说是个极其尴尬的约会了。似乎每个人都各怀心事,因此没过多久大家就要散了。“唐宋,你可不可以送沈悠悠回下家,我住的地方就在这餐厅附近,所以并没有开车过来。你帮下忙呗。”苏寒冰转过头轻轻地对他

  • 星海征途之铁甲咆哮18章

    原标题:星海征途之铁甲咆哮18章小说书名:星海征途之铁甲咆哮第三章:万花筒,碎裂(一)2012年12月24日,周一。晚8点48分。凯南岛东南,明珠港市亿达广场。如果还有人相信某些鬼佬上的胡说八道,认为明珠港是个淤塞的中世纪垃圾湾,那就来这座不夜城开开眼吧。高达80万的市区人口,熙熙攘攘;跨洋而来的列国游客,摩肩擦踵。众多现代智人在夜生活中释放出的能量,即便比起同样以旅游著称的本国三亚,照样不遑多让。——凯南潩水中学高二五班历史课代表东方骏,在心里美滋滋地回放起了作文开头。下午那节语文课上,“铝八

  • 终极神医18章

    原标题:终极神医18章小说名称:终极神医18章:报复的原因小黄听后不解了。“陈医生,这怎么说呢?”他马上问明白道。陈小明想了想,然后才回答说:“关建的问题还是死神,死神不会轻易放过她的!”小黄听后明白过来了。“也就是说,她这种情况,死神仍然会随时来索要她的命?”他问清楚道。陈小明点了点头说:“可以这样说吧!”小黄马上睁大眼睛看着陈小明。“哪我们现在该怎么做呢?”他马上问清楚道。陈小明显出无奈的样子说:“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随时观察她的情况,只要她有什么异常情况,我们必须进行施救,不让死神得逞

  • 猛兽横行18章

    原标题:猛兽横行18章小说名字:猛兽横行第十七章我来做个坏人史易拓抬了抬手指,咬咬牙,奋力从床上爬起来,微微喘了几口气。他努力挣扎着从床上滚落,在地上爬了爬,怒目圆瞪,闷喝一声,暗道:“起。”就这样硬生生从地面上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靠着石壁往洞口出去。这是他第一次离开这洞里,站在洞口他不由得一愣,眼前四个洞口相连,却不知道哪一个才是出路。每一个洞口都在摇曳的火光中静静等候他的选择,仿佛都在诱惑他,仿佛每个洞口都是真正的出路。他咬咬牙,长长吐了一口气,牙齿缝上一缕黑烟缭绕。这一口气似乎让他恢复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