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霸道首席你别跑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2 8:19:1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霸道首席你别跑

第二章 她是受害者

后来事实告诉林琅,真的出事了,不过不是那个男人,是她这个受害者。小说霸道首席你别跑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谁能够告诉她,为什么只是一觉睡醒,她林琅就被人包养了?!

看着报纸头条上那对吻得火热的男女,林琅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这张照片明显是的,可是她和男人的五官却有意被清晰地照了下来。她当时明明是想要推开对方,偏偏时机掐得太巧,正巧是她手搭在对方肩膀上,乍看上去就是热情迎合。

那头条标题写得更是直白:"沈氏财阀继承人背后情人曝光,独家酒店激情拥吻照"!

什么沈氏财阀,什么背后情人,这都是什么都是什么和什么啊!

林琅脸色惨白,连忙解释:"胡哥,不是这回事……""莎莎都告诉我了,你还有脸说不知道?!"矮胖的经纪人一拍桌子,气得将手里的文件往林琅身上一砸,"林琅啊林琅,没看出来,你还有这勾引男人的好本事?!看看人家骂的,你对得起我吗!"林琅低着头,默默地听着他的话,只觉得额头上一阵温热,有什么模糊了她的眼睛。地上的文件夹大开着,上面金属角似乎还带着红。

胡刚怒气未平,还想要说话,这时电话响了起来,他看也不看随手接听:"喂……呀,是莎莎啊,是是是,你放心,我肯定会给你个公道的……你放心,我马上炒了她!"啪嗒合上手机,胡刚嫌弃地看着面前的林琅,毫不留情地扔下一句话:"你,被解雇了!"林琅抱着纸盒子,蹲在路口处,慢慢蹲了下来。额头上的口子已经干了,擦干净血迹后,露出了狰狞的血肉。95女性网可是她却没有心情管它,心里乱糟糟的。

这时候正是早晨上班的时候,街道上车辆来来往往,行人们神色匆匆,谁都没有注意到她。她呆呆地看了一会儿,视线不自觉被对面大楼上的巨大广告牌吸引过去。

那是A市最高的大厦,可以说是寸土寸金,在里面办公的小白领,背景拿出来都是响当当的。而在这大厦的最高处,那幅横贯整个双子楼的广告牌上,一个穿着纯白西装的男子微笑地俯视众生,疏朗的五官,出尘的气质,还有一双满是碎金的眸子,足矣让所有人赏心悦目,为他驻足几秒。

看着那熟悉的脸庞,林琅轻轻笑了出来,露出了一个小梨涡。

谁都不知道,这个年轻的影帝顾企及,是她交往三年的男朋友。版权95lady.com

这是全世界,属于她一个人的秘密。

深深呼了口气,林琅站起身,给自己打了个气。不就是丢了工作吗,反正她也不打算干了。以后再惹她,她就让顾影帝全都把你们封杀了!

这样自我安慰一通,林琅心情倒是好了不少,一时兴起,想要去看看顾企及。之前顾企及还抱怨,自己这个小助理比他还要忙,想见上一面都不容易。数数日子,他们确实有半个月没有见面了。

想到这里,林琅再也按捺不住,抬手招了辆计程车,向顾企及的私人住宅直奔而去。95女性网

鸿鑫苑是城区中一处难得的别墅群,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所以安保做得非常严密。林琅在门口和保安解释了半天,嘴皮子都磨干了,总算是让保安放自己进来。

等来了电梯,林琅走进去,顿时无力地靠在了扶栏上。看着镜面里自己的倒影,林琅难堪地扯出了一个苦笑。看她这样子,穿得平凡无奇,额头上还带着伤,这么蓬头垢面,不被拦下来才怪。

深深呼了口气,林琅努力地笑了笑,待会就要和顾企及见面了,她可不能露馅。

电梯响起叮地一声,林琅刚刚想要迈出脚步,却像是被钉在了原地一样。原文http://www.95lady.com/

手里的纸箱再抱不住,直直掉了下来。

顾企及穿着便服,靠在门口,姿态潇洒。一个身材纤长的女子依偎在他身上,仰头接受着他的亲吻。两个人吻得很投入,顾企及大力地拥抱着怀里的女郎,手还探入了对方的衬衫里,摩挲着对方光洁的纤腰。

那女郎高高地昂着脖子,雪白的胳膊搂着他的脖子,娇俏的面容上浮现了潮红。

这么动人的场景,这么般配的男女,一个是她男友顾企及,一个却是她的好闺蜜郁姝。

结束了这个吻,顾企及无意转过头,却见到电梯口呆若木鸡的林琅,顿时一把拉开了怀里的郁姝,喏喏地说:"琅琅……"郁姝眼里闪过一丝不快,还是怯怯地喊了一声:"琅琅……"林琅行尸走肉般走出了电梯,她什么都没说,只是一直一直看着顾企及。95女性网她看着那张亮如星子的眼里,闪过了惊慌,歉意,愧疚,她的心顿时就冷了。

她再也不能安慰自己,这是个意外。

郁姝三步做两跑上前,却不知说什么好,只是一直咬着嘴唇落泪,说着:"琅琅对不起,对不起"。

林琅看着她嘴角上鲜红的咬痕,解开的衣扣,一想到是这都是顾企及所为,只觉得心里一阵阵恶心。她看着郁姝,好半天才嘶哑开口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郁姝犹豫了一会儿,见顾企及想说话,连忙张口解释:"琅琅,我们只是一时意乱情迷,正好我们有部戏在合作,就……"林琅轻嗤一声,假戏真做,多好埃她都忘了,她的闺蜜还是个演艺圈里小有名气的花旦,比起她这个小助理,根本是天差地别。

听着郁姝的话,顾企及微微皱了皱眉,显然有些不满意。可是他想了想,还是没有再开口。

郁姝拉住了林琅的胳膊,大眼睛里水汪汪的:"琅琅,我们进去说吧,这里随时都会有人来。"林琅看了她一眼,什么表情都没有,而后伸出手,一根一根掰开了她的手指。找到了对方的视线,林琅轻轻说:"别碰我。"不理会背后郁姝哭得梨花带雨,林琅一步步走到顾企及面前,站祝她看着面前狼狈的男人,心里突然一阵揪心的疼。

她还是喜欢这个人,喜欢得不得了,所以现在被背叛了,才会疼得连气都喘不过来。顾企及是她的第一个恋人,她也无数次想过,他会是最后一个。

现在看来,是她想太多。

顾企及低头看着林琅,看着她摇摇欲坠的样子,他也难受,可千千万万道歉的话都不知道何从说起。错了就是错了,在他第一次没有抗拒郁姝勾引的时候,就已经错得不能回头。

林琅动了动嘴唇,吐出两个字:"伸手。"顾企及看着她,依言伸出了手。

叮铃。

一只闪着银光的钥匙躺在了顾企及的手心里。

林琅慢慢收回手心,而后紧紧捏成拳头。这个家,和她林琅再没有关系。

扭过头,林琅重新走回电梯,看着顾企及和郁姝的身影越来越校最后一瞬间,她看到郁姝扑进了顾企及的怀里。

第三章 混蛋,我不想和你结婚

林琅失魂落魄地在街上走着,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偏偏晕不了,那种恶心的感觉难受得要命。她的大脑早就当机了,只是靠两条腿在走着,漫无目的,毫无边际。

她穿梭在人群中,似乎是撞到了谁,只听见对方很大声地骂着,她依旧无动于衷,继续地走,等待什么时候晕眩来了解脱。

那人见林琅一点反应都没有,火气更甚,用力推搡了她一下,说道:"你是聋子啊,有病别在这儿挡路!"林琅本来就没有力气,被这么猛力一推,一下子摔倒在马路上。头重重地磕在地上,撞在那道伤口上,一下子涌出鲜血来。她彻底没有了力气,迷迷糊糊地靠在地上,头疼欲裂。

这时候前方突然冒出了一辆货车,晃晃悠悠地就开过来。路人们连忙招手,大声喊着:"别开,有人在地上!""姑娘,你快起来啊!"那货车司机带着耳机,哼哼唧唧地唱着,完全没听见外面的动静,只是继续踩下了油门。

听周围人的喊声,林琅找回了一点清醒,她站起身想走,却一下子又跪了下去。眼看货车车轮离自己越来越近,林琅自暴自弃般闭上了眼睛,却在下一秒落入了一个宽厚的怀抱。

这一阵天旋地转让她还没有回过神,直到听到背后的肉垫发出一声闷哼,林琅才清醒过来,连忙离开他的怀抱,抬头看去。

那人的侧脸很精致,薄唇紧抿,高挺得不像话的鼻梁,眉头微微皱起,为俊美的脸庞上增添了几分不郁。林琅呆呆地看着他,不自觉张大了嘴巴。

沈终南动了动又酸又麻的肩膀,幸好只是拉到,没有脱臼。想到这里,沈终南顿时大为光火,想到刚刚林琅一动不动在那里的样子,简直是拿小命开玩笑,要是自己晚来一步,人就要进轮子下面了。

低头看着怀里的林琅,只见她保持着被雷劈了的样子,马尾乱成一团,满脸都是血,还有几缕头发黏在伤口上。

沈终南很不高兴地皱了皱眉,将她往外推了推,嘴里吐出两个字:"真脏。"被嫌弃的林琅还是没有回过神,她完全搞不懂这个罪魁祸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救了她一命。想着想着,她终于彻底昏了过去,还不忘往沈终南衬衫上糊了一身血。

沈终南抽搐着嘴角,看着匆忙赶来的助理,低吼一声:"还不快送医院!"林琅这一觉睡了好久,一直在不停地做梦。

她梦见顾企及在马路对面笑看着自己,招手让她过去。她很高兴,想要去找他,可是却怎么都跑不过去。她就一直跑啊跑,这时身后又冒出了好多人影,一会儿是胡刚在责骂她,一会儿是吴莎和几个老男人拉扯她的腿。

就这样,她的动作越跑越慢,等她再看向对面的时候,郁姝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顾企及的身旁,笑得那么灿烂。

郁姝搂着顾企及的胳膊,笑眯眯地对自己说。

林琅,你完了。

林琅一下子睁开眼,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她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手上还插着输液针头。而之前救了她的那个男人,这时候正坐在沙发上,翻看手里的杂志。

这时候已经是傍晚,微微浅淡的日光打在他身上,勾勒出一个分外挺拔的身影。他的手指骨节分明,搭在杂志的扉页上,时不时翻上一页,整个房间里便响起书页的沙沙声。而之前被自己糊上血的蓝衬衫已经换成了黑色,袖扣内镶的碎钻正闪闪发亮。

林琅看着看着,有些出神。

这个男人,帅得真不是盖的。

看完一本杂志,男人合上书,锐利的眼光射了过来,"看够了吗?"林琅被抓个正着,顿时脸上一红,扭过头不看他。

沈终南站起身,被西裤包裹的长腿三两步就跨到了病床前,"我没见过你这么蠢的人,摔一跤还能摔出脑震荡。"林琅本能地摸了摸头上的口子,而后才嘀咕:"你可以不救我埃""我乐意。"沈终南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一口血哽在喉间,林琅扭过头行使缄默权,这个男人实在太差劲。

"喂,我在和你说话。"沈终南面色不善,黝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不耐烦。

被迫改名为喂的林琅干脆昂起头,准备看他说出什么花来。反正住院费她是不会给的,别以为酒后犯罪就不用受罚,这点小钱当她的名誉损失费都不够。

沈终南显然很不满意她的态度,不过他也没有多纠缠于此,而是手插到口袋里,脸色很不好看地说。

"和我结婚吧。"这句话说完,房间里静默了很久。

沈终南看林琅一双杏眼愣是瞪得圆溜溜,一副呆傻呆傻的样子,心情莫名好了起来。

"你出院,我们就把手续办了吧。"说完,沈终南看了看手表,刚刚推掉了一个会议,现在回去应该还赶得及。

见沈终南想走,林琅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喊出声,"喂!"听到喊声,沈终南转过身,不快地看她。

林琅憋了半天,眼看男人的耐心就要告竭,终于吼出一句:"你也脑震荡了吗?!"

第四章 走投无路的契约

这句话一出,林琅即使神经再大条,也感觉到周围的温度降了几个度。哆嗦了一下,林琅和小兔子似的缩了缩,硬着头皮说:"沈总,你看我俩这八竿子打不着一块儿的……结婚什么的,肯定是开玩笑的对吧?哈哈哈……"

沈终南顿时脸色更黑,冷冷地看着林琅,直到她再也笑不出声。

病房里的气氛很诡异,林琅见浑水摸鱼没用,只能装傻,坐在那里当不存在。她至少还有自知之明,他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沈终南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上人,她林琅,不过是这个凡间的小蝼蚁而已。

就在她胡思乱想之际,男人清越的嗓音打断了她的思绪:"我没有开玩笑,等你出院,我们就结婚。"沈终南捕捉到她吃惊的眼神,心里暗暗不爽,继续说:"我没有好脾气,接受你第二次说不。"这时,林琅才知道这个男人不是在拿她开涮,本就苍白的脸上因为激动而多了几分潮红,"那对不起,不管第二次还是第二十次,我都是一句话,不可能。"说完,林琅伸手拔下了手背上的针头,动作稍大,疼得她嘶了一声。不过她也没有停顿,拿起椅子上的外套和背包,起身就想走。

沈终南用力握住了她的胳膊,"站住!"这一大力,疼得林琅额头冒汗,手背上的针眼也开始不断冒出鲜血。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林琅竟然一把甩开了沈终南,抬头恶狠狠地瞪着他。

"放手,我也不会说第二次!"离开了医院,林琅走到了楼下的公园里,扶着长椅坐下。夜里的风吹得她直发抖,她只能尽力缩成一团,护住那一点温暖。

她还没有来得及哀叹自己的凄凉,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打开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来电。

林琅有气无力地接通:"喂,你好。""请问是林小霖的监护人吗,我是他的老师,请你马上来XX医院一趟!"等林琅赶到的时候,就见急诊室门口围着一群男男女女,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低头靠在墙角,手紧紧捏着小拳头,看上去分外可怜。

林琅看到这里,心都一颤,连忙上前叫了声:"霖霖……"小男孩抬起头,软软的额发下面,一双黑亮的大眼睛登时一亮,紧接着眼泪就流了下来,哭道:"姐姐……"林琅搂住他小小的身子,温声安慰起来:"小霖不哭,不哭……"这时,一个年轻女人走上前,道:"林小姐,我是林小霖的班主任,刚刚就是我给你打的电话。""是,"林琅礼貌地点了点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话落音,一旁一个富态的女人站出来,血红的指甲直指着林小霖,愤愤地说:"你还有脸说,就是这个小畜生,把我家囡囡从楼梯上推下来的!我早说了,这种傻子不能出来念书,真是有爹生没娘养!"林琅伸手捂住林小霖的耳朵,

神情一凛,说道:"这位女士,请你自重!"女人轻蔑一笑:"怎么,我说的哪句不对?"上下扫了扫,见林琅身上正穿着这家医院的病服,女人的语气更加恶劣,"弟弟在学校打人,姐姐在外面勾人,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呦!"周围的人听到这里,窃窃私语的声音一下子大了起来,还伸手指指点点。

忍受着周围人的八卦视线,林琅放开怀里的林小霖,柔声说:"霖霖,你告诉姐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林小霖雪白的小脸上满是泪痕,抽抽搭搭地说:小胖……坏人……说姐姐是狐狸精,小霖不让,他坏,坏!""那你真的推了吗?"林琅犹语气生硬了几分。

林小霖低下头,点了点。

一瞬间,林琅像是被抽干了力气一样,一旁的老师眼疾手快,一把扶住她,才没有让她跌坐在地上。

朝扶着自己的老师轻声道了句谢,林琅咬咬牙,走到了女人面前,深深鞠了一躬:"真是对不起,这是我的过失。一切后果,我都会承担的。"女人正打算回话,这时急诊室的灯灭了,她赶忙凑了上去,临了还转头恶狠狠地说:"这事儿咱们没完!"等到一群人涌进了急诊室,林琅才直起身,踉跄两步退到了长椅上,眼前不住犯黑。女老师看她脸色实在难看,担心地说:"林小姐,你是不是生病了?"喘了口气,林琅摇摇头,说道:"没事。"女老师点点头,看着一旁可怜兮兮的林小霖,忍不住开口:"林小姐,这事不能怪林小霖,是那个同学先挑衅,林小霖才不小心推了一把。"林琅轻声嗯了一声说:"是我的问题。"女老师有些于心不忍,四下瞧瞧没人,低声说:"林小姐,对方家长要是提出什么要求,你还是尽力满足吧。他家和校长有些关系,弄得不好,林小霖同学就不能再留在小学里了……"闻言,林琅一惊。

"你也知道,按照规定,林小霖的智商是不能来我们小学读书的。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也很为难……"后面的话女老师没有再说,起身走了。

林琅懵在了那里,她现在连哭都哭不出来。她今天出门真的该烧烧香,为什么所有倒霉的事情都聚在了一起。

"姐姐……"一双小手握了上来,林小霖大眼睛怯怯地看着她,"小霖是不是做错了……"拼命挤出一个苦笑,林琅抱住弟弟,哽咽着喃喃:"别怕,姐姐会解决的。"路灯下,一辆黑色的宾利靠在街口,黑暗的夜色都遮挡不住车身流畅的线条。沈终南靠在车门处,皱眉看了看腕表。越是等待,他心里的焦躁更加难耐。他自己都想不到,他会为了那个女人在这个等到现在。

明明刚刚她甩门而去的时候,自己就下决心再不给她机会。这世上女人这么多,她林琅算什么?!

可是想是这么想,他还是老实地守在了这里,想想都恼火。

第不知道多少次抬手看表之后,沈终南终于在出口处看到了那个纤瘦的身影。沈终南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了过去,两眼都要喷火,不是说林琅未婚吗,那她手边那个小不点是谁?!

林琅牵着林小霖,只顾着低头走,脑袋里不住回响着刚刚的场景。

二十万,她到哪里去变二十万出来?她现在没了工作,顾企及和郁姝那里又去不得,简直要走投无路。可要是拿不出二十万,弟弟就不能再留在那里念书,她都不知道要怎么办好。

"你要去哪儿。"林琅猛地抬头,就见沈终南黑面神一样站在自己面前。林小霖吓得一下子缩到了林琅背后,偷偷伸出半个脑袋来看他。

"他是谁。"沈终南脸色臭得要命。

林琅哑着嗓子开口,"我弟弟。"原来是弟弟,沈终南脸色顿时阴转多云,还没有开口,就见林琅幽幽说。

"刚刚的事情,还算数吗?"沈终南与她对视,而后缓缓开口:"当然。"

霸道首席你别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霸道首席你别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蒙古】 吴艳龙| 追溯我的同桌

    来了秋天,我怀着留恋的心情向南眺望,眺望那一一从屋檐下迁走的燕子。那一个个闪亮的黑点,陆续消失在苍荒的天边。去了冬天,我怀着急切的心情向南眺望,眺望那一一曾居在屋檐下的燕子,我终于看见,几个轻捷的黑点在天际呈现。凡事都有根有源,我只以此小诗为由,追忆初中三年那既温又馨的学习生活。从我村骑自行车向西走十五分钟的路程,就到了库伦图公社.(过去称公社现在改为乡镇)。颠簸的土街道两侧是低矮的小商店,专供穷孩子们买书本,或零食的地方,.也有家常用品。偶然跃起一座大的建筑,那是供销社的门市部。这在当时是库伦

  • 【湖北】黄朝忠 | 老盖(小说)

    麦子黄梢的一天,池乡长来到盖印村查看生产。快晌午了,乡长要走。村主任老汤说:“就11点了,在村里吃顿便饭呗。”“便饭也不能吃。”池乡长说:“老汤,你又不是不知道,上面八项规定,不许领导干部在下面吃饭给基层增加负担。”“这我知道。”老汤说:“不上酒店,就在农家吃顿便饭呗。再说,你领导下乡总不能把锅背在身上啥?中午了,你回乡政府食堂吃饭,怕是赶不上了哦。”池乡长抬腕一看手表,也是赶不上了.说:“老汤,就在你家随便吃点吧。”老汤说:“老婆回娘家去了,没人做饭,安排在老盖家,我陪你。”这时,老汤在一旁给

  • 红楼梦学刊微信订阅号征稿

    红楼梦学刊微信订阅号是由红楼梦学刊编辑部主办的一个订阅号,在广大爱好者的热心支持之下,创办两年半以来,已经有了较大的发展,目前关注人数已达六万五千余人。二月份主题:王熙凤协理宁国府。感兴趣的朋友们欢迎投稿参与进来。其他稿件仍在需求范围之内,望广大红学研究者或爱好者踊跃投稿,分享您的读红心得。现将订阅号征稿要求发布如下:1、在微信订阅号上发表的文章,不局限于论文,与《红楼梦》有关的杂文、赏析、读后感、活动介绍、书讯等均可,文章以四千字以内为宜,在文中注明作者姓名。2、需作者本人投稿,首发需在学刊订

  • 【秦可卿】倾国倾城莫倾情

    作者林建勇庄子说:“人固无情。”惠子听到后被惊得目瞪口呆。他充满疑惑的问庄子:“无情还是人吗?”庄子解释道:“吾所谓无情者,言人不以好恶内伤其身。”有好恶之心便有情绪,有了情绪心便不能平静,不能安然。庄子所说的无情是指人不能被情所伤。《红楼梦》中提到:“宿孽总因情。”一个“情”字带来的悲欢离合说不尽也道不完。情是《红楼梦》一书的线索。书中人人有情。可是曹雪芹却忍不住要问,谁的情是真情?于是在《红楼梦》的引子中他感慨道:“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俗世所谓的情只不过是私欲的外化,是逢场

  • 【河北】汤云博诗歌集合

    第一课寂静了一夏天的保定学院在第一声报道之后突然热闹拖着沉重的行李捧着三年的果实离家的游子终究要去更远的地方我知道从踏入校门的第一步便开始了人生的第一课故乡稚嫩的小伙子一本正经的说着普通话却还是夹杂着奇怪的味道回到家脱下新衣一头扎进玉米堆里记忆中故乡只是爸妈和土地写给祖国祖国不是父亲是母亲无言又慈爱他有力的手臂紧紧地将我们拥在一起感觉好暖以前的磨难在他身上留下深深的烙印他不言但成为我不退却的理由一片叶子一片叶子落地本意味着一切的结束可它偏不不愿作人们口中的春泥拽着风的衣角挣脱泥水的纠缠不知重点,

  • 查理·芒格的19本推荐书清单

    姚斌丨华研数据查理·芒格说,在他的一生中,他认识的各个领域的智者都在不停地阅读——没有不看书的智者。沃伦·巴菲特的阅读量会让我们吃惊,而他的阅读量也会让我们吃惊。因此有些年轻人嘲笑芒格是“一本长着两条腿的书”。芒格经常有着一种奇异的想法,同已故的伟人交朋友,比如一个人能同亚当·斯密交朋友,那么他就能把经济学学得更好。按照芒格的思路,既然我们同已故伟人都能交上朋友,那么我们更应该与我们同在的伟人交上朋友,它肯定将比课堂教育更有助于我们的生活和事业。芒格深信,这种方法远比仅仅传授基本概念出色。芒格先

  • 宏圆法师:色空不二的道理能帮我们破除分别和执着

    下面我们谈谈,为什么说色不异空,又接着说空不异色,然后又进一步的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因为这几句经文,不仅内容不同,而且所度的对象也不同,义理精微,所以句句深入,层次逐渐的提高。色不异空是对凡夫讲的,凡夫都着相、着有,把一切的这种境相都认为是实有,继而贪得无厌。所以,说色不异空,让大家明白,不要执着任何的色相。纵然你枉费心机,使尽计谋,可是一切都是空,反而自己造业受报,枉受轮回之苦,太不值了,佛说可怜悯者,冤枉受报。空不异色是对二乘说的,因为二乘人执空,认为色之外有空,空之外有色,因而废色守空

  • 天光作天音:走向好莱坞的音乐人

    作者杨天光文章来源香柏原创主持人:青云相约香柏,认识生命,传递信仰!亲爱的香柏读者们,晚上好,我是今晚的主持人青云。艺术在任何一个时代都产生过不朽的影响力,或者说是艺术的魅力推动了人类文明的进步。从个人到整体,从民族到国家。近代中国,是真理的信仰所付的代价在支撑整个中国文明的转型。从文字到文学,从视觉灵感创作到音乐、美术、雕塑、影视作品等许多艺术呈现方式在上帝对生命的看重中不断地被补充,被丰富。现在更出现以福音主打的中国歌剧,比如2018年元旦在北京剧院演出的大型福音歌剧《诱惑》;还有今晚,即将

  • 【国诚精彩活动回顾】“睿智人生 品味生活”红酒沙龙活动圆满成功

    岁月悠悠,人海茫茫。今天的我们,越来越将日子过成浩瀚天空云淡风轻一般,多了份平静、平和是因为更加相互懂得,少了些“抑扬顿挫”和“如火如荼”的奔放是因为都留在了心底。今天的国诚资本,越来越懂你,越来越希望多一些相聚,少一些分离。为此我们特意于1月18日下午在公司举办了一场“睿智人生品味生活”的红酒沙龙活动。整场活动人气爆满,实际到场的朋友远远超过了主办方的预期。本次活动也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中圆满结束。下面就和大家一起来回顾下活动现场的情况。活动现场国诚资本为到场的来宾准备了醇香的红酒作为伴手礼人气爆

  • 干净,一个人最好的底牌

    图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孟德斯鸠说过:美必须干干净净,清清白白,在形象上如此,在内心中更是如此。眼睛纯净,才能看见美丽的风景;心灵干净,才能拥有纯粹的感情。干净,是最好的底牌。如今说一个人干净,为极高的评价。-01-做人要干净,乃贯穿生命始终的课题。从一个新生儿呱呱坠地开始,就是吃喝拉撒睡的清洁呵护,并由此形成终生的卫生习性。一个地方如果干净的人多了,这个地方的环境会更为清朗清爽。因为大家行事各守本分,各司其责,光明磊落,规规矩矩,该办的事一定办,不该办的事一定不办,自然淳朴有爱,人心平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