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金牌锦衣卫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2 8:12:20 来源:网络 []

小说:金牌锦衣卫

第二章 初来乍到

“不懂怎么表现温柔的我们,还以为殉情只是古老的传言,你走得有多痛痛有多浓,当梦被埋在江南烟雨中,心碎了才懂……”

韩风独自一人坐在乌篷船的船尾,看着垂柳依依,清波荡漾,在嗓子眼里哼唱着《江南》……江南水乡的美景尽收眼底,韩风只看得心旷神怡,作为2010年的一介少男。小说金牌锦衣卫免费在线阅读全文韩风重生在这南宋的时代已经有一年多的日子了,也早已习惯了自己韩府小少爷的身份。 比起后世每天枯燥无味的生活,如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让韩风享受的很。

只是,他很不喜欢这个时代。南宋,如今当政的乃是孝宗皇帝。其实是哪个宗当皇帝,韩风并不关心,他关心的是自己的命运。韩风清清楚楚的记得,当年看金庸先生的《射雕英雄传》的时候,借着郭啸天的口说道:“韩侂胄这贼宰相,哪一个不说他是大大的奸臣?说到祸国殃民的本事,跟秦桧是拜把子的兄弟。”

就因为这句话,韩风才知道韩侂胄是个什么样的人物,那是南宋时候的一代权臣。说明95lady.com且不说韩侂胄到底是忠臣还是奸臣,可是他最后却货真价实的落了个身首异处的悲剧结局!自己重生成了他的儿子,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一个人最怕的就是知道自己的未来,韩风很明白,韩侂胄将来的悲惨结局必然会连累到整个韩家的人。如果不能改变这个结局,韩风很有可能要随着这位短命老爸共赴黄泉。

一想到这个问题,韩风的心情就莫名其妙的恶劣起来。哼唱的歌谣也唱不下去了,韩风随手在清清的河水中捞了一掬水,在脸上胡乱洗了一把。

“少爷,您就别烦恼了!”说话的是坐在船头的家仆韩荣。韩荣是韩府的老家人了,一贯做事极为沉稳,所以这一次韩侂胄特意派他送儿子来绍兴。韩荣见少爷脸色不佳,还以为是韩风为自己被塞到教阅房不悦,便开口劝慰道:“其实,老爷的心中还是很看重少爷的。原文http://www.95lady.com/只是这次惹的乱子是大了一些,少爷还是暂时出来走走的好!”

韩风露出一丝笑容,说道:“荣叔,我明白的。来绍兴也不错,就当是出来游山玩水,反正教阅房又没有什么事。”

似乎是太炎热了,韩风说着就把外袍脱了下来,让重生的韩风十分满意的,就是这副身体。这身体原来的主人,虽然出身于韩家这样的五世官宦世家,可他偏偏不怎么爱读书,反而喜欢打熬力气,练习枪棒。不说在武学上有多少成就吧。至少身子板是练得倍棒!两块宽阔强健的胸肌,结实有力的倒三角腹肌,不知道让那些婢女们私下里念叨了多少回。

正好韩风在重生之前,就是个李小龙的狂热粉丝,双截棍是练得挺有模有样,截拳道还专门花钱去学过。95女性网眼下这副身体,自己用得正合适。

乌篷船放慢了速度,渐渐停了下来,艄公指着东方说道:“两位客官上岸往东走一里地,那里便是教阅房了。去了就能看见。”

“多谢艄公!”韩风站了起来,一下子就蹦到岸边,还没忘了招呼一句:“荣叔,多赏他点!”

韩荣摸出些钱来打赏了艄公,一回头就看到韩风站在岸边准备扶自己这个老头子上岸。这位在韩府待了半辈子的老家人一阵感动,以前的少爷虽然也是天天习武,可是不爱说话,沉默寡言,对府里的下人也懒得搭理。去年大病一场之后,就像是忽然开窍了似的。尽管依然是有些不务正业,不过,人却是开朗多了,说说笑笑,对府中的仆役,也毫无少爷架子。95女性网一年多相处下来,府中的仆人婢女,暗地里还没有一个不夸这位小少爷的。

沿着岸边,走了不到一里地,韩风的眼前豁然开朗,只见一片红砖围墙,圈住了一大片土地,想必这里就是教阅房了。韩风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只走了两步,便想起老迈的韩荣,于是停下来,等着韩荣一起朝教阅房缓缓走去。

正门处,并没有挂着大宋皇家政府枢密院下属机构教阅房的牌子,只有两个老兵抱着两根白蜡杆子,坐在墙边的阴凉地里,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话家常。

“哦,这里就是教阅房啊!”韩风满意的点点头:“风景还是不错的!”他已经开始憧憬自己未来的幸福生活,闲来无事就来岸边钓钓鱼,天热了还可以下水洗个澡。若是遇到有大闺女小媳妇在岸边洗衣服的话。自己便踩着水露出雄健的腹肌,让她们开开眼界!

坐在门口的两个老兵,看都没看韩风,似乎当他完全不存在似的。原文95lady.com

他们身上的厢军号衣,胡乱套在身上,露出胸腹,看那懒洋洋的模样,若不是韩风走过来的话,八成他们就要在这里午睡了。

韩风这个人喜欢自由自在,来教阅房上任,除了枢密院的任书和印鉴之外,几乎就没带别的行李。韩荣只是要送少爷的,况且临安到绍兴也不远,老人家来去也方便。 便也没带多少行李。

两个老兵其实早就看到这一老一少了,只不过老头子是仆人打扮,那个少年却是光着膀子,一看也不像是什么达官贵人。说不定也是个小仆役。两人自然懒得搭理韩风。

韩荣踌躇了一下,看到少爷直接就朝教阅房里走去,老头子还是跟了上去。

“站住!”

“瞎胡闹,这里是教阅房。闲杂人等不得乱闯。”在韩风也当那两个老兵不存在之后,终于有个胖乎乎的大胡子老兵坐不住了,扛着白蜡杆子站了起来挡在韩风身前,斥道:“这儿也是你们能进的地方么?”

韩荣正要说话,却见韩风摆了摆手问道:“请问军爷,要怎样才能进去呢?”

那老兵眯缝着眼睛打量了两人一遍,笑道:“要么,你们是教阅房的人就能进去。可若不是的话,想要进去就没这么容易了!”

韩风笑眯眯的说道:“这就巧了,我正好是教阅房的主事。可以进去了吗?”

教阅房主事?另外那个一直坐着没动的老兵也站了起来,冷笑道:“后生郎,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如今教阅房正要换一位新任主事。可听说人家是官宦子弟,斯文有礼。像你这样赤着膀子也好意思说自己是主事?真是笑掉大牙。你若是主事,那我就是枢密使了!”

大胡子老兵没好气的说道:“别在这里呱噪。该去哪儿便去哪儿。闲着没事拿军爷开心,莫不是想挨打么?”

韩荣忍不住想要说话,他是知道少爷的脾气,只怕是要逗逗这两位老兵。可是韩风使了个眼色,叫他不要说话,从自己的钱袋里取出两块碎银子,塞到老兵的手中,嬉笑着说道:“两位军爷果然是双目如炬,明察秋毫。其实在下不过是想看看教阅房里的风景,走一圈便会出来。不知道两位军爷可否行个方便?”

两个老兵接过银子,掂量了一下分量。互相看了一眼,忍不住笑道:“原来你这后生郎也是听说了教阅房姑娘的事儿吧?看看倒是行,不过走一圈便得出来。还有,这老头儿却是不能进去!”

教阅房姑娘?韩风一愣,自己来教阅房上任,什么都问了,就是没问自己的“老爸”,自己要管的是男人还是女人。没想到,这里还有女兵?而那两个老兵,说起这些教阅房姑娘的时候,神色极为不堪,难道其中别有隐情?韩风不禁想起了临走之前韩侂胄对自己说过的话:“教阅房乃是枢密院一个极为重要的机构,负责对禁军和厢军的训练。不过,绍兴府的教阅房却是负责细作司的细作训练。你只管去好了,若是有什么不懂的。那边教阅房的总领自然会教你的……”

居然被老爸给骗了,韩风心里不由得一阵郁闷,还以为自己来训练特工,会有些好玩的,现在要带着一群女人,那还玩什么啊!

正想得出神,老兵已经开始催促了:“要进去就快进去,不过也就一炷香的时间,自己小心点,看到个禁字,就知道是不能去的地方了。乱闯被人抓去,可莫要怪我们不提醒你!”

韩风微微一笑,鼻端忽然闻到一股香风。

韩风差点以为自己思觉失调了,急忙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红衣女子走了过来。柳叶眉、鹅蛋脸、娟秀的鼻子、樱红的小嘴。配合着她接近一米六六的身高,韩风很自然的得出一个结论,哇塞,教阅房里还有美女的存在?“门口这位可是新任的韩主事吗?小女子秦燕。”那红衣女子脚步虽然很快,可依然显得十分优雅,她看起来约莫有十七八岁年纪,倒是和韩风差不多大校不过眉眼之间却是略显成熟。

她看到站在门口的韩风点了点头,便笑着说道:“教阅房的规矩,得先看了韩主事的印鉴和任书才行。还请主事莫要见怪!”

男人通常是不会和一个美女见怪的,韩风一招手,韩荣就把韩风的任书、印鉴递上。秦燕仔细看了看,双手恭恭敬敬的将物件还给韩风。

那女子欠身施礼道:“主事大人请随我来!”

韩风朝那两个老兵微微一笑,和韩荣并肩走了进去,路过那老兵的时候,韩风调侃道:“枢密使大人,以后多多提携小弟!”也不看他目瞪口呆的样子,径直朝前走去。

看到三人走远了,大胡子老兵长出了一口气,在同伴的胸口轻轻捶了一拳,喝道:“枢密使大人,这可如何是好!”

那同伴冷着脸说道:“你别幸灾乐祸,方才是谁说主事大人欠揍的,想必他还记得呢!”

第三章  初次见面

韩风走在那红衣女子的身后,近距离的看到那女子的手,却发现这个女子虽然十分美丽,手上却有几道伤痕,虎口处还有老茧。韩风不禁皱了皱眉头,难道教阅房里的这个女子,还是习武出身的?韩风虽然心中有疑问,却没有直接问出口来。他暗暗思量着这些细作司教阅房的女子。细作司,顾名思义,就是要做间谍的人。这些女子,善于投毒,刺杀,盗窃……至于欺骗男人,更是手到擒来。韩风自忖虽然上辈子看了不少007之类的间谍片,可还没把握和古代的专业间谍对抗,到了这儿,首先便是要观察清楚局势,莫要行差踏错才是!

秦燕有意停下脚步,等韩风上来,便说道:“主事大人,绍兴府教阅房,共有一百四十七人,其中九十八男,四十九女。全都隶属于枢密院细作司。另有厢军五十余人在教阅房驻守,由一名尚虞侯统领。主事大人来了这里,教阅房中四十九女部,便皆归主事大人统帅了!”

什么?韩风不由得一愣?这算是什么,男的一个也不给自己,就是叫自己来当女人头子?韩风肚子里把韩侂胄给咒骂了不下十遍,反正他只是自己肉身的老爸,自己对他可没多少感情。

不过,好歹是两世为人,韩风的脸上还是镇定不已,随口说道:“那男部主事是哪位大人?”

“男部乃是严明主事打理。不过他今日不在教阅房,稍候待他归来,韩主事自然可以见到。”秦燕的声音倒是十分好听,清脆伶俐。

韩风心道,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好了,这个世界对于自己来说,还是不是很熟悉,也要慢慢适应。跟着秦燕转过几个弯子,绕过一处姹紫嫣红的花园,走过一条青石铺成的小径,穿过几块巨石搭成的假山,穿过一片小竹林,便看到一片整齐的小阁楼坐落在一个别致典雅的院落里,想必这里就是所谓的教阅房女部了吧?“这儿便是教阅房女部了!”秦燕指了指院子的门说道:“主事大人掌管女部,自然进入无妨,可是您这位老家人,却不方便进去了!”

韩荣已经是老成精的人了,对韩风说道:“少爷,老头子送到这里也就罢了,这就回去绍兴府休息一晚,明日一早赶回临安府给老爷复命!”

韩风叮嘱了老家人几句,目送他离开,这才对秦燕说道:“走吧,先找个地方给我安顿下来再说!”

秦燕笑盈盈的陪着他说话,带着韩风走进院落里的第一间阁楼。这里打扫的颇为整洁,家具十分简单,楼下不过是六张太师椅分两边靠墙放着,正中乃是一张八仙桌贴着正堂后壁,一幅画着雨雾江南的大理石屏风挡在门口。

秦燕带着韩风走到楼上,韩风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自己的房间里都是些什么东西,就看见了两个女子一起道福,给自己见礼。

韩风想要抱拳回礼,觉得似乎有些不大对,想要躬身施礼,又感到十分别扭,墨迹了半天,才憋出来一句:“大家以后都要共事,这些礼节,能免的就免了。”

韩风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被分来带女细作,在别人看起来,这应该是个好差事,生活在脂粉堆里,多少人求之不得。不过韩风可实在是没那个心情!

“韩主事。”那个林大姐走了出来,她在韩风面前,神情十分严肃,缓缓的说道:“主事大人远道而来,教阅房女部却未能迎接。还请主事责罚!”

好男不跟女斗,向来不能记仇。何况这样的区区小事。韩风又不是小肚鸡肠的男人。

韩风仔细打量着房内的三个女子,虽然燕瘦环肥、高矮不一,不过四个都算得上极为漂亮的女子,还穿着非同于一般少女的训练服装。让韩风眼前一亮,心里渐渐舒服了起来。韩风也不跟她客气,自己走到窗边,拉过一把椅子坐下说道:“算了!这些都是小事而已。几位也不要太客气了。”

“主事大人叫小女子林珍好了。在主事大人没有上任之前,这几天教阅房女部,都是下属在看着。既然主事大人已经来了,下属就马上集合姐妹,参见主事。”林珍说罢,给那秦燕使了个眼色。

秦燕走到窗户边,手指放在唇边呼哨一声,这才对韩风说道:“女部的姐妹们,平日训练十分严格,一声令下之后,喝口茶的功夫就能聚集。”

韩风随口应了一声,转过脸朝楼下看去,果然看到从女部各个地方跑出来不少女子,虽然服色不一,却都是英姿飒爽。韩风自嘲的笑了笑,没想到自己重生在这个年代,居然当了娘子军的头儿。真不知道该怎么去埋怨韩侂胄了。

小舞走到韩风的身侧,轻声说道:“大人,日后你在教阅房的起居饮食,便是由小妹来照顾。小妹笨手笨脚,只怕服侍不好大人。若是有什么怠慢之处,还望大人原谅!”

她说话声音好听,却是娇滴滴的不受力。韩风看着她那垂下来的卷曲长发,倒也觉得有趣。目光转到小舞的脸上,见她似乎羞涩不已,目光都不敢和韩风相撞,两团飞红落在腮上,更增添了几分秀丽。

“你叫什么名字?”韩风觉得这女孩天真可爱,纯真无邪。这等年纪放在千年后,也就是高一女生的模样,可如今已经来要伺候自己了。这万恶的旧社会啊!

小舞低声答道:“小妹自幼父母双亡,并不知道名字。入了教阅房之后,前任主事做主,给小妹取名叫小舞。可还是没有姓氏……”

“小舞!”韩风念了一遍。

林大姐看到外边的女子都来得差不多了,便对韩风说道:“韩主事,姐妹们都到齐了。 便请韩主事下去和姐妹们相见。交代几句吧!”

其实韩风不是没有想过自己到了教阅房,见到部下的时候要说什么。当初念大学军训的时候,教官们不是也要对新入学的学生们唧唧歪歪半天么?可是韩风打的腹稿都是准备对男人说的。哪里想过要管着一群女人?其中的千头万绪,真是不知道如何说起。

此时,韩风也只得硬着头皮跟着林珍等人走了下去。

阁楼前边便是一小块空地,四十九名女子整整齐齐的站成七排七列,虽然头顶烈日暴晒却纹丝不动,有几个穿得薄点的女子,汗水已经湿透了外衣,贴在身上,让那曼妙的身材若隐若现。

韩风的脑子里转着无数念头,搜肠刮肚的寻找词汇。如今已经走到这群女子面前,林珍、小舞、秦燕等人也都站在队伍之中。

四十九双眼睛一齐看着韩风。

韩风并不介意给这么多漂亮女孩看,他也翻着眼睛和群女对视着,只是双眼难敌围观,韩风渐渐感到一丝不自在,总觉得那些女孩的目光在自己全身上下游离。

韩风渐渐开始着急起来,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他心中一烦,索性就豁出去了,自己是官,她们是部下,怕个什么?于是,新任主事轻咳一声说道:“各位姐妹们。”

韩风开始训话了,那些女子不约而同的站直了身体,目光全部汇集在韩风的脸上,就算韩风脸皮再厚,此时此刻也有些抵挡不住,赶紧接着说道:“在下韩风,是新任教阅房女部的主事。很高兴认识大家……那个,今天在下第一天来上任,对教阅房的事情也不是很熟悉……以后的日子里,大家并肩作战,一起努力吧……”

他语无伦次,结结巴巴的说了这几句,最后两个字倒是响亮无比:“解散!”

林珍觉得有些好笑,官宦人家的子弟,有几个是这样的?哪个不是眼睛长在头顶上,根本不会把她们这些可怜的苦命女人放在眼里。韩风的年纪也不算大,只要他多少还能保留一点点纯真,或者说,只要他的内心还有那么一点点善良的话。这儿的姐妹们,日子就会好过的多了。

可是,若他真的是个无恶不作的小衙内,这里的女子,又能有什么办法抵挡他呢?林珍自嘲的笑了笑,推翻了自己的念头,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郎,来到一个充满了诱惑和罪恶的脂粉堆里。难道自己还要指望他是柳下惠转世么?听到韩风说起解散两字,群女渐渐散去,只剩下三女还在陪着韩风。

韩风看了看当空的烈日,笑道:“麻烦几位姐妹,帮我找点热水来,天气太热了,不洗个澡,实在难受的很!”

“那边便是浴室……”林大姐指了指右侧在竹林中的一座小房子:“一天到晚都有姐妹在那里看着热水,大人想要洗澡,方便的很,进去便是……”

韩风目瞪口呆的看着正朝浴室鱼贯而入的女人们,感叹着林大姐的火辣大胆,憋了半晌才冒出来一句:“里边可是有单间么?没有的话,那我还是自己在外边洗冷水澡好了!”

第四章  暗算不成

“哗啦啦……”韩风提起水桶,当头朝自己冲下,温和的水顺着他的身体流下,冲去身上的汗水和污垢。西边的太阳已经落山了,韩风这个澡洗得十分痛快。试想一下,一个男子洗澡的时候,不远处时不时还能听到那些教阅房女子格格的笑声,难道不是一件快事?韩风脸上露出一丝顽皮的笑容。

女部是有浴室的,问题里边是几十个女人,自己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挤进去一起洗。只能在自己的阁楼前边,拎着几桶热水慢慢洗了。

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在阁楼前响起,韩风一惊,这里除了他,可是一个男人都没有。要是走了光,未免有点小小的吃亏。

他急忙抓起长袍,往腰上一围,问道:“什么人?”

“是我,小舞!”不远处传来小舞的声音:“主事大人还没洗完吗?小舞是来服侍主事大人更衣的。”

这可千万别!韩风手忙脚乱的把长袍围好,这时,小舞已经走了进来,阁楼里点着蜡烛,外边还有皎洁的月光,倒也能看得清清楚楚,小舞的手中捧着几件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笑道:“主事大人,这是您的官服,还有您贴身穿的小衣。姐妹们早就已经给熨得平平整整,稍候主事大人就可以穿上了!”

韩风含糊的应了一声,走过去几步,伸手去接那官服。小舞陡然看到袒露着胸膛走出来的韩风,吃了一惊,娇羞无比的低下头去,看也不敢看韩风。双手捧着衣服,朝前递去。

韩风顿时醒悟过来,要是在上辈子,自己光着膀子满街走也没事,那是一个开放的社会。可如今是在宋代,男的露个胸口不算什么。要是像自己现在这样,全身上下就腰上围了半截袍子就跑出来,实在是有点过分了。

小舞却是心中暗笑,这位主事大人未必是个好人,看他这副德行,如此不堪的时候就这么大咧咧的走了出来,一点不好意思的表情都没有。十有八九就是个风流成性的纨绔子弟,在女人面前裸露身体已经习惯了。

不过小舞却不害怕,她也是早有准备。手中暗藏了一颗大蒜。若是韩风真的想要对她做些什么。小舞便要捏碎了大蒜,将大蒜的汁液挤在手中。到时候朝韩风的要害处摸上一把,管叫他叫苦连天,却还是有苦说不出。听有经验的姐姐们说,男人那活儿,若是被这些东西刺激一下,少说也得两天办不了事……小舞正想的得意,忽然发现韩风出手如电,一把就把衣服抓了过来。不由得微微错愕,难道是自己看错了这位主事大人?韩风以为她是真的害羞,便急忙将衣服抓了过来,喝道:“你先退下吧,本官自己会穿衣服!”

小舞依旧是一副不敢看韩风的模样,却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服侍主事大人,是小舞的职责。更衣这样的小事,小舞都做不好的话,留在大人身边还有什么用?可是大人嫌小舞笨手笨脚,没有韩府的婢女服侍的周到么?”

她说着这话,一脸的哀怨,叫人看了就十分心疼。

“呃……本官还是不习惯这样的服侍……本官的肚子好像有些饿了,你,小舞,你还是去厨房给我弄点吃的来吧。快去快去!”韩风急忙挥着手,把小舞给赶了出去。

小舞停了一会儿,还是退了出去。月亮高高的挂在半空中,毫不吝啬的将银光洒向大地,小舞给韩风送完了饭,拖着长长的身影,走回了她自己居住的小阁楼。

阁楼里,一盏大红宫灯释放着光明,林珍、秦燕,两个女子坐在一起,闲话着等待小舞回来。看到这丫头走了回来,秦燕急忙问道:“小舞,怎么样了?”

小舞嬉笑着走到林珍的身边,小舞晚上穿的是一件水绿色的长裙,领口那里开得挺大,里边粉红色的肚兜若隐若现。小舞有意站在林珍的面前,拉着大姐的手问道:“大姐,你看看,能看到吗?”

她说着这话的时候,哪里还有一点害羞可人的模样。就像是说着再正经不过的事情。与先前天真无邪的神情真是天壤之别。林大姐和秦燕似乎对她这角色转换丝毫不感到惊奇,仿佛已经习以为常了似的。

小舞娇嫩的胸口,两团雪白丰腴之处,一道深邃诱人的沟渠。林珍笑道:“小舞出落得越发诱人了,若我是个男子,看到你这番打扮,必然心动!”

小舞转身在她身边坐下,疑惑的说道:“所以,我也觉得奇怪。方才我去给韩风送衣服,特意穿成这副模样,可是他只是看了看我,什么都没说!”

小舞把方才的场面描述了一番,两女都笑得前俯后仰,秦燕掩着口笑道:“看来这位新任的主事大人,十有八九还是一只童子鸡呢!”

小舞托着腮帮子,淡淡的说道:“他以为我侧过脸,闭上眼,应该看不到他。其实我眯起眼睛,挡着脸,却从指缝中见到,那韩风盯着我的胸口看了两眼。可我一说还要给你更衣,他却死活都不肯,反而支使我去给他拿东西吃。难道,这位主事,真的不知道我们教阅房女部的故事吗?”

“他若是不看你,那才是不正常……”秦燕笑着宽慰道:“小舞你那仪态,除非他是宫中的太监,不然哪个男子看到你还能忍得祝不过,韩风倒是让我刮目相看。若是换了前任主事,那必然是拉着小舞你的手,死活也不肯放你走,说不定还要跪在地上苦苦求欢呢!”

这几个女子肆无忌惮的说着这样的事情,小舞却一扫之前娇羞的模样,豪放的说道:“前任主事?就凭他也配?哼,若不是大姐拦着……”

林珍脸色一变,斥道:“我已经说过了,那件事,以后谁都不要再提。咱们女部已经多灾多难了,难道你们还想火上浇油不成?”

被大姐这么一吼,几个女子都安静了下来。

这时,阁楼外忽然传来韩风的叫声:“小舞,林珍,你们是住在里边吗?”

秦燕低声笑道:“这么看起来,新任主事还未必是童子鸡呢!你们看看他的身板,他只怕小妹一个人撑不住他吧?想要来这里,把咱们姐妹几个一网打尽?”

林大姐忍不住狠狠掐了秦燕一下,低声道:“收敛几分,莫要在人面前露了馅!”

当韩风推开这个小阁楼的房门之时,三个女子已经恢复了平日里,或者玉洁冰清,或者天真可爱,或者一团和气的模样。这三人看起来,像是刚刚开了一次内部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检讨会。韩风哪能想得到,之前这几个女子,就在说着如此龌龊的问题!

“大人深夜来此,所为何事?”林珍特意把深夜两个字咬得挺重。

听到大姐这么说,那几个女子不约而同的开始整衣服,或者提提领口,或者抚顺了秀发……虽然动作不同,目的却都是一个,要引着韩风的目光朝她们最自信的部分望去。只有小舞例外,她羞答答的站在一边,偷眼看了看韩风,又飞快的低下头去。似乎还在为刚才看到了韩风的胸部羞涩!

假若韩风知道这几个女子真实的想法,只怕要推荐她们去拿奥斯卡影后,这都是绝对偶像派外加实力派的干将啊!

“哦,既然本官已经来到教阅房上任了,也不能白拿朝廷的俸禄,明日,本官就要正式上任。所以,想请林珍大姐,陪我在教阅房到处走走,总不能到了明日,自己还不熟悉自己的地头吧?”韩风淡淡的说道。

林大姐和秦燕交换了眼神,两人都是不经意的一丝冷笑,原来这位新任主事,对小女孩没什么兴趣,倒是喜欢成熟妇人!

金牌锦衣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金牌锦衣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爱上冷情首席》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爱上冷情首席》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爱上冷情首席第十一章咱不去了好吗梁芷安终于体会了一把被父母乱点鸳鸯谱的无奈。夜风下,梁芷安裹着厚厚的呢子大衣都感觉到冷。突然,她感觉肩头一暖,身上披了一件大衣。“越泽哥,不用了。”梁芷安赶忙将大衣拿下来塞回潘越泽手中,紧步往前走了两步。潘越泽看着手中的大衣,眼神一暗,无奈地摇摇头,抬步跟上去。“你是不是很讨厌我?”他看着低头往前走的小女人问。梁芷安脚步一顿,摇摇头:“没,我不讨厌你。”她不等他说话,又问:“是蔓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再宠豪门弃妻》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再宠豪门弃妻》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再宠豪门弃妻第十一章:挑衅裴氏的总裁一到,大家的注意力立马就聚集了过去,自然有人在议论温璟心刚才那可笑的理由。温璟心纵然再从容,也难免觉得尴尬,裴寒临的身份尊贵,加上俊美非凡,有不少的女人围着他打转,也不乏有合作意向的有心人刻意接近,温璟心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便去了洗手间。温璟心看着镜子里脸色有些苍白的自己,精致的容貌却少了些许灵气,她拿出腮红,替自己微微扑了扑脸颊,想让自己看起来稍微红润一些。门被人推开了,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情难舍路难行》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情难舍路难行》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情难舍路难行第11章出事于是,她登报,她送花,她给他一份轰轰烈烈的表白,花了一夜将学校后面废弃的后墙重新装扮,在那上面写满整整一墙的陆流深。下雨了,她怕他没带伞,衣衫单薄的等在他所在的教学楼外去接他,她想,只要他一走进她的伞下,就会看到伞上精心印刷过的那一行“一辈子那么长,林笙歌只喜欢陆流深”的大写字样。她撑着伞和他走在雨中,到时候,所有人都会朝他们看来。林笙歌几乎都可以想象到他的表情,他一定再也维持不了惯常的冷淡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前妻似毒,总裁难戒》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前妻似毒,总裁难戒》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前妻似毒,总裁难戒第十一章有一个特殊任务一年的时间,苏依依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挨过来的。自从流产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打起精神过。监狱的日子枯燥,也叫她从一开始的心怀怨恨到后来的麻木,苏依依好像从骨子里彻底换了一个人。“铿铿铿!”铁门被敲响,苏依依抬眼看去,是狱警站在门边。“0537,现在有一个任务,完成之后可以被当即释放,要不要考虑一下?”女狱警并没有开门,而是就站在门边问她。自从一年前苏依依被三个女人打到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晚安腹黑首席》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晚安腹黑首席》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晚安腹黑首席第十一章惊吓莫绍泽在大家诧异的目光中缓缓走向乔尹熙。乔尹熙见莫绍泽眼中划过一抹戏谑,警惕的朝后连退两步,想拉开她与莫绍泽之间的距离。谁知道她后退两步,莫绍泽就前逼进两步。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俯身向她靠拢。乔尹熙在大家灼灼目光中,不敢做的太明显了,只能微微向后弯着腰,侧脸避开莫绍泽探过来的脸颊。赵逸轩见莫绍泽摆出这样暧昧的姿势,顿时火冒三丈!这算什么?当着他的面撩他的老婆,是想给他绿帽子戴吗?方从艳和赵雨桐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豪少之宠:好妻入怀》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豪少之宠:好妻入怀》第1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豪少之宠:好妻入怀第十一章自保反击(二)冷烈风不知何时已经到了他们身后,目光落到水一心的手腕上时脸色瞬间冷了几个高度,只是没有说什么。“伯母,我真的没有想要破坏皓寒的家庭,我只是想在交际方面多多帮他而已。”袁如云小声开口说着,可怜的样子我见犹怜。“哼,不知道用什么手段蛊惑了云家老爷子,飞上枝头就以为自己是凤凰了,山鸡永远都是山鸡。”袁如心尖酸刻薄的开口说着,看着她身上的那件衣服,恨不得现在就去给她扒下来。“

  • 中国京剧音配像《别宫 祭江》(黄桂秋)

  • 艺术家徐涛朗诵:我们能信仰一回自己吗?(震撼灵魂)

    野溪倒影作者:远帆朗诵:徐涛当野鹅、鸳鸯和白天的喧嚣一起飞走了飞进斜阳一切归于静穆缓流如心、如常万物连同荒草的倒影在黑夜之前变得辉煌犹如世界倒影在感知里这一刻细腻而流畅……时间如溪我们来过一起来的还有各样的神、佛我们造就了她们并早晚膜拜敬畏、崇仰、追从、忏过……我们习惯被自己讲述的神鬼故事吓着、镇着、主宰着、奴役着……我们能信仰一回自己吗?不再把澈悟、觉醒谬归神教佛说安拉、上帝、神主、佛陀其实就是自己是你是我让天空深邃天空的深邃让星月闪烁星月的闪烁让精神摆脱道貌缛华的规仪让心智超越诡昧迷魂的香火

  • 【诗歌】水洼月光|青春是一朵盛放的花(外一首)

    青春是一朵盛放的花(外一首)黑龙江鸡西水洼月光青春是一朵盛放的花在阳光下在高山上它骄傲地开在那无人企及的地方青春是一团跳跃的火热烈而奔放欢快而张扬似有着无穷的激情和力量青春是一首唯美的诗遇见,相恋,牵手,相约甜美而浪漫的爱情把风花雪月填进了所有的诗行青春是一曲高昂的歌可以大声地喊可以畅快地笑可以把自己唱给全世界青春是一枚生涩的果酸酸的,很有些味道但奈何去的匆匆竟是让人如此的难离难舍青春是一阵江南的雨细细密密丝丝缕缕像是飘落了一场绵绵的情意青春是一个朦胧的梦似真似幻忽近忽远让人迷醉而不愿醒转青春是

  • 【诗歌】史洪德|丹顶鹤之爱(诗)

    丹顶鹤之爱黑龙江鸡西史洪德若干年前一个女孩的故事和一首歌让我轻轻地落泪若干年后一个与丹顶鹤结缘的男人再次为丹顶鹤献身又一次谱写了一首生命的赞歌······广袤的龙江大地上婉转南流的嫩江东岸一块夏如翡翠冬如白玉的湿地因为一段动人的故事还有一首感人的歌儿蜚声于祖国的大江南北响彻在茫茫的神州环宇这里是扎龙自然保护区这里是丹顶鹤的繁衍栖居地27年前,一个美丽的女孩为了寻找一只受伤的丹顶鹤清晨被淹没在沼泽地中生命定格在了23岁的芳华成了我国第一位环保烈士27年后,女孩的弟弟放弃了国企的优厚待遇接过了姐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