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放弃爱情也放弃你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2 4:30:5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放弃爱情也放弃你

3 我们正在交往

顾虞城间或地瞥一眼眼前的女孩,伶牙俐齿的,倒是和记忆中的女孩画上了等号。95女性网

但是,他的眼中丝毫没有同情,星眸中不辨悲喜。

难道事实真的是如此吗?

不!她决不允许!季思倩眸光一转,紧紧地抓住殷浩的手,不甘示弱的道:“季安安,从前怎么没发现你的心机那么重,没错,你们俩已经分手了,但是你旧情难忘因爱深恨,所以故意自导自演了一出戏,来污蔑阿浩,达到你报复的目的。”

“是啊,爸爸,安安这小丫头一年到头都不回来,跟我们难免生疏,性格也很孤僻,加上失恋难免做出偏激的事情来。都是一家人,我们就别把事情闹大了,让外人看了笑话。”

陈美云在季老爷子跟前,惺惺作态,装的一副顾全大局的样子。

季安安被母女俩的话气的一肚子的内伤,一个倒打一耙反口污蔑,一个假心假意,虚伪至极。

而季老爷子似乎正有此意,这件事情再闹下去,丢的只是季家和殷家的脸面。来自http://www.95lady.com/他沉下脸,肃然道:“安安,你跟我过来。”

季安安脸上此时露出了一丝讽笑,她早该知道,无论对错,爷爷偏袒的对象,永远不会是她。

“不,爷爷,我也是你的孙女,所以我不能允许自己的身上被泼一分一毫的脏水。”她顿住脚步,冷冷地盯着季思倩和殷浩,却是笑靥如花,“你们说我对殷浩旧情难忘,所以用自己的名誉来报复他么,错了,分手之后,托福,我也交了一个男朋友,我们的感情非常甜蜜,而且,他就在现常”

季老爷子滚动在喉咙里的话,在听到‘我也是你的孙女’几个字后,迟迟未曾出口,浑身竟是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不可能!”殷浩下意识否认,安安不可能那么快移情别恋。

季思倩骄笑着挑衅道:“安安,不要再掩饰了,你以为你随随便便的一说,就会有人信你吗,来参加晚宴的宾客都是爷爷公司熟人,朋友,你倒是说说看,这个人是谁?”

周围的议论声和窃窃私语声越发的起劲了,宾客们的脚步跟黏住了似的,迫不及待地想要看下文。

“我的男朋友就是他。网站http://www.95lady.com/

在所有人或期待或幸灾乐祸的目光中,季安安伸出手指,所对准的方向,没错,正是顾虞城。

说完,她只觉得自己的手指凉飕飕的,那个男人就是一台自动冷风机,随时可以释放冷冻液。

她心里没来由的发虚,不知道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不?

NO,来不及了。

顾虞城原本面无表情的眸子,此刻正颇有深意地望着她,眸底似乎带着一丝危险,摄人。

噗!

季思倩不可抑止的笑了,刚刚妈妈跟她分析了顾虞城是如何的高不可攀,那个死丫头就自不量力地往上攀关系。

“爸爸,这死丫头在做梦呢,顾总裁怎么可能是她的男朋友呢!”陈美云言辞中满满的讽刺。

紧接着,所有的人不约而同的嘲笑她。放弃爱情也放弃你小说txt全文阅读

“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什么话都敢说啊!”

“顾总裁的品味才没那么LOW呢,多少电影明星,名媛千金的对他投怀送抱都视若无睹,她是懒蛤蟆想吃天鹅肉呢!”

“这下好了,看季安安怎么收场!”

“……”

季安安纳闷死了,她好端端的一个A大系花怎么就成了懒蛤蟆了!就算你们口中的顾虞城是如何如何出色,可完全不能改变他冷血的本质,大家都被他的外表欺骗了!

“顾总裁,我这个孙女不懂事,小孩子胡话,您别介意。”季老爷子对顾虞城客客气气的,到季安安这完全是两张面孔,两种态度,生硬的道,“管家,把安安带下去。”

季安安此刻心里感到无比的难受,她的爷爷,对她就是这般无情,就算是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愿意给她。

“慢着。”

正当管家靠近时,一道似清冽似低沉的声音脩然响起。

是不是谁最有钱有势,谁说话的份量就重,现场忽地肃然起敬。

季安安第一次近距离听到他的声音,是在西藏,明明是非常好听的男中音的音质,应该是属于那种传说中的播音嗓,表达出来却是毫无感情的没有一丝起伏。来自95lady.com

季老爷子对管家使了一个眼色,管家会意。

顾虞城抬起那双捉摸不定的星眸,高大的身形一步步地逼近她,居高临下,随即而来的,是他本身自带的凌驾于普通人之上的摄人气场,季安安呼吸急促,心跳加速。

那么大一张颠倒众生的脸,就算她不是花痴,总归眼睛是没毛病的。

但是下一秒,他眸光一定,削薄的唇瓣轻吐一口冷气:“你说,我是你的男朋友?”

话语间,满含威胁与压力。

不知道为什么,季安安感觉腿脚发软,一头凉水从头浇到尾。她连季思倩陈美云都摆平不了,报复或者是招惹更加危险可怕的顾虞城,无疑是以卵击石,俗称找死。

但是,这会儿放弃,岂不是间接的证明了她之前说的全部是谎言,不,她不能蒙受这不白之冤,以后恐怕会更别想安生了。95女性网

她不过是想相安无事,却,那么难。

思及此,她主动迎上顾虞城晦暗不明的目光,忽然娇声道:“阿城,对不起,我知道你生我气了,但你不要说不认识我类似的话,否则,我会伤心的。”

说完,在对方凌迟般骤冷的视线下,她视死如归地挽住了顾虞城的手臂。

说实话,季安安当时手心都沁出了一层薄汗,后背一个劲儿的发凉,她真怕顾虞城一把将九十斤的她给扔出去。

顾虞城全身紧绷,两条剑眉微微皱起,脸上已不止是不悦的程度,隐隐有龟裂之势: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

所有的人都为季安安屏住了呼吸,甚至,还有一些女人,巴不得挽住顾总裁胳膊的人是她们自己。

在顾虞城发怒之前,季安安大着胆子踮起脚尖,凑到他的耳边,说了几句话,顾虞城的面色微微一顿,比之之前,似乎更多了一分怒意。

站着远一点的看的人,以为二人是情侣之间亲昵的互动,觉得季安安真没撒谎。

但是有一部分人,比如季思倩,恶狠狠的想:季安安,这次你可是要完蛋了,顾总裁一定会惩罚你,爷爷会更讨厌你的吧,说不定,你就被彻底的赶出季家的大门了。

妈妈说的对,季安安但凡呆在季家的一天,肯定会和她抢公司抢财产的。

季老爷子的脸已经黑如碳底了,自己怎么会有这种寡廉鲜耻的孙女,他恨不得亲手把季安安的手给拉开。

“她说的没错,我们正在交往。”

下一秒,顾虞城顺势搂住季安安的腰肢,抬高了眉眼,郑重其事地宣布道。

季安安有些懵,完全没想到自己是被占了便宜,只觉纤腰上的嫩肉被对方的手掐得丝丝作疼,他居然俯下身,俊美的容颜在她面前放大,皮笑肉不笑的道,“对不起,亲爱的!!!”

她怎么能够忽略,此时对方的表情是如何的咬牙切齿,似要将她生吞活剥了!腰里像是被铁箍圈着,难受极了,但是没办法,自作孽不可活,再怎么也得强颜欢笑,不被任何人看出端倪来。

话落,现场发出一阵阵喟叹和议论来,众人的脸上皆是难以自信。

但是,根本没有人会提出质疑,顾虞城是何等倨傲尊贵的身份,如何会替一小丫头遮掩配合!他们只会羡慕嫉妒恨,所以真相显而易见,季安安没有说话,顾虞城真的是她的男朋友。

“不可能,怎么可能,我们分手明明才一个多月?”她怎么可能爱上别人?殷浩不断地重复着,眼里难以置信。

再看着殷浩,季安安一点都找不出爱恋般的感觉,不由得扪心自问,她当初真的有喜欢过他吗?

她忍不住回击道:“是啊,我们分手一个多月,你就迫不及待地订婚了,我对你和堂姐认识了多长时间交往了多长时间不感兴趣,而我只不过是刚刚交往而已。”

“……”殷浩被她噎的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底下众人恍然大悟般,开始窸窸窣窣的讨论起来。

“原来是姐姐先抢了妹妹的男朋友。”

“季安安都有了顾总裁那么出色的男朋友,怎么还会去纠缠殷浩呢!”

“姐姐的心肠也够坏的!”

“……”

季思倩的面色微微泛白,气急败坏地咬碎了一口银牙。

为什么?那个丫头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得到了顾虞城这种天之骄子的青睐,真是气死她了!

季老爷子眸光幽深,似在探究,眼下并不急着打断。

季安安转过脸,叹了一口气道:“对不起,阿城,我知道你喜欢低调,弄成现在这样我也不想,毕竟我们的感情本来就没稳定,可是我也不能平白无故的被污蔑是吧。”

顾虞城不动声色地瞥了她一眼,心中冷笑:小丫头倒是惯会演戏,不知道今天的这一出,是不是他们季家苦心孤诣的策划呢?

无论是哪一种,季安安,你算了犯了我的忌讳了!

4 演了一晚上的戏

“没关系。”他幽幽的应道,眼眸中看似星辉转动,满含深情,季安安却感到了寒冷,寒冷,但见他转眸对众人:“不好意思各位,我和安安有很长时间没见了,我们先离开,就不耽误季小姐的订婚典礼了。”

顾虞城由始至终搂着她的腰,和季老爷子打了个招呼:“老爷子,告辞了。”

然后,季安安就在众人或艳羡或嫉妒的目光中离开了。

尽管,她不想离开,但是,现实却由不得她,她完全可以遇见到几分钟之后,自己被冻成冰块的或者胖揍一顿的画面,忍不住心惊肉跳。

她,她听见了什么?

刚刚还骂她是癞蛤蟆,这会儿居然有人说,季安安和顾总裁郎才女貌,真真是一对天造地设的璧人。

季老爷子看着顾虞城旁若无人地带走季安安,心里多少是不舒服的,初生牛犊不怕虎,虽然表面上客客气气的,但那小子分明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安安这个丫头真的和顾虞城好上了?他幽深的眼眸微微眯起,仿佛在思考些什么。

季思倩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订婚宴会被季安安搅黄,脸上精致的妆容遮不住她不断涌现的怒气,殷浩更是呆若木鸡的立在原地,这么一闹,两家人固然觉得面上无光,但该继续的还是继续。

然后,季思倩和殷浩的订婚宴会就在尴尬中进行并结束了。

“顾总裁,你可以放开我了,我自己能走。”

季安安几乎是一路被顾虞城给提着走出酒店的,双脚都没沾地,就被粗鲁地扔进了汽车的后座里,摔得七荤八素,头昏眼花。

“东西在哪里?”随即,他目测在一米八五以上的个子钻了进来,密不透风的空间里,他锐利冰冷而夹杂着怒意的眼神投注过来,于她而言,是一种莫大的压迫。

他俯身,呼出的热气吐在她的脸上,经过空气损耗化为丝丝寒意沁入皮面,她感觉呼吸不顺,猛吞一把口水,半响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暧昧的气息伴随着对方森寒的威胁,在一瞬间悉数散荆

他星眸低垂,唇瓣轻吐:“如果你胆敢有一个字欺骗我,下场会让你终身难忘。”

近距离面对美男,固然是连对方的毛细孔都看个清清楚楚,毫无瑕疵,可季安安此时后背阵阵发凉,旖旎全消,有些不利索的道:“我,我没骗你,那个画就在我学校寝室里。”

明明胆子不算大的女人,攻击力也薄弱的很,居然敢在宴会上利用威胁他,顾虞城收回了目光,冷硬的道:“学校在哪?”

季安安回过神的时候,对方已经背脊挺直,气质优雅地端坐在座位上,面色深沉倨傲,给人一种难以亲近的感觉,俗称装逼。

她不由得撇撇嘴,迅速地报上了一个地址,前排的司机闻言,随即启动。

高档车就是高档车,坐在后座上,一点震感都不带的。季安安真切的意识到,顾虞城是季家远远不能相比的,更别提她一个不受宠的季家小姐。

算起来,今晚的事,到底是她占了便宜,如果不是及时抓住了顾虞城,她肯定是相当的惨烈。

不过,安静下来的美男子顾虞城,单单是一张轮廓分明线条流畅的侧脸就秒杀当红男影星国际男模……

正当季安安深思恍惚的时候,对方冷冽的声音再度袭来:“下车,你只有十分钟的时间。”

“可是……”门口离寝室还有很多路,而且女生宿舍楼是没有电梯的,十分钟根本办不到。

“办不到的话,我不介意派人监督你。”

“……好,就十分钟。”

季安安完全是一副敢怒不敢言的表情,一打开车门,她就发挥了初中运动会时的体力来,一通狂跑,气喘吁吁地爬到四楼寝室,就开始猛翻自己的画纸。

不在这里,不在那里,到底在哪里啊!

季安安额上沁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顾虞城的那个司机,五大三粗凶神恶煞的,让他来监督的话,整个被黑社会挟持的感觉,她哪敢带寝室里来埃

“安安,你找什么啊?”

同寝室的闺蜜,也是同一个专业的卢爽走进来,一脸探究的道,“哟,今天是什么日子,穿得花枝招展的,难不成你去约会了?”

“别闹了卢爽,你快来帮我找找,前几天我从西藏写生回来,不是画了一幅素描吗?明明放在这儿的,怎么找不到啊!”季安安看都不看她一眼,继续找的热火朝天,狂抓脑袋。

“安安大小姐,你画了那么多,我怎么知道是哪一幅?”

季安安转过脑袋,无奈道:“就是把你迷的七荤八素的那个半裸美男啊,眼神冷冰冰的。”

“那个埃”卢爽回想起来,那天自己对着画流了一嘴的哈喇子,上面的男淫实在是长得太过风华绝代了,她忍不住舔纸了都快。

“对,在哪里?”季安安放下手里的活,紧张兮兮的盯着卢爽,姐姐啊,拜托拜托,你一定要赶快想起来。

“安安,你原谅我吧,星期五我不是回家了么,我一直觉得这货不是眼熟么,顺手把画带回去鉴赏鉴赏,然后不小心弄掉了。”卢爽满脸愧疚,可怜巴巴的讨好,“安安,反正就是你一艳遇的对象,丢就丢了吧,你不会那么小气吧!”

“你……我……卢爽,你害死我了!”

季安安听着她絮絮叨叨的解释,粉颊气得通红通红的,额头上的汗珠滚得更加迅速了。

卢爽纳闷道:“安安,你那么着急,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虽然那个人长得是比较好看,但是这种素描,凭你的本事,不是小菜一碟吗!”

季安安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眉心一皱,还剩三分钟了,来不及了,她撂下几句话:“卢爽,我今天要是回不来,你就等着给我收尸吧!”就匆匆地跑了出去。

卢爽还想问点什么,可安安小妞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压根儿就赶不上。她嘴里小声嘀咕:小样,参加马拉松校内田径就各种推辞,其实丫才是真正的深藏不露的BOSS。

季安安返回顾虞城那辆牛 逼轰轰的高档车时,已经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撑着后车门,扑哧扑哧的。

车门忽然打开,略略探出一张冷冰冰的俊美脸孔,面无表情的问:“画呢?”

季安安忽然有一种乌云罩顶的感觉,勉强扯开唇瓣,结结巴巴道:“如果我说,你的半裸画像掉了,你信吗?”

说完,对方的面色渐渐阴转雷阵雨,眸光似一道闷雷:“你耍我?”

季安安摇头如拨浪鼓:“没有,没有,我说的是真的,真的有那幅素描,它真就那么巧,掉了,如果你不信的话,我现场给你速写一幅……”

可是,话说,那么蹩脚的理由,连她自己都觉得没什么可信度。顾虞城那么精明强势的人,肯定不会相信!!

“对不起,我没有耍你,也没有欺骗你。”思及此,季安安嘴角嗫嚅,诚恳的道。

现场速写?顾虞城嘴角勾起,真把他当作三岁小孩了么!

“季安安,演了一个晚上的戏,该收场了吧。”对方雕刻般的容颜在路灯和车灯下,显得明明灭灭捉摸不定,但凉薄唇瓣边的一抹讽刺弧度,越来越明显。

她摸不着头脑的问:“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装的还真是无辜!倒是对得起一张清纯的小脸。

对方冷笑了一声,慢条斯理地却又言之凿凿的道:“从西藏的巧遇,偷画,搭车,再到晚宴上的窘迫,无奈,威胁,是你计划好的想要吊一个金龟婿,还是你们季家人变着法儿的想要攀上我顾虞城,或者是顾氏集团这层关系?不得不说,你的演技发挥的可圈可点,怎么不去当演员呢?”

季安安听完后,直接被气得内伤。

这绝对是诋毁,赤裸裸的污蔑!

一股怒气直窜上了脑门,她毫不客气的反驳:“顾总裁,请问您是太自恋呢,还是有被害妄想症?在西藏,景点来来去去就几个,游客碰见游客的机率很大好么,至于今晚,季家的宴会我怎么知道你会来,况且我在A市生活了那么多年,从来都没听过顾氏集团,顾虞城算是哪根葱!我需要演一出诋毁季家名声的戏给您看,有必要吗?”

话落,顾虞城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眼眸中迸发出的寒意,让季安安一阵阵的后怕和后悔呢,她是疯了么,刚刚干嘛要那么激动,明明是自个儿平日里接触的都是低端的平头百姓的生活,非要降低人家的知名度干嘛呢。

而现在,惹恼了连爷爷都顾忌的人,对她没有半点好处。

她听见他拳头咯咯作响,最后却什么都没发生。

顾虞城只是冰冷的道:“没有最好,记住你的话,投怀送抱和欲擒故纵对我都没有用,今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否则,后果自负!”

撂完狠话,车门砰地一声关上。

季安安吃了一嘴的风,还怔怔地愣在原地。

什么情况啊?如果她没有听错,刚才顾虞城说她是故意接近他?噗,太自作多情了吧!她分明不是那种人好么!

5 冤家路很窄

慢一拍的季安安自个儿生着闷气,虽然是一个不相干的人,被诋毁和误会还是让人很气闷。

可是骂人,争辩这种事情一向是先到先得的,人走的没影儿,她想怎样也来不及了。

后来,她又想,反正以后也不会再有交集了,她的人品究竟如何,见仁见智吧!

季安安有气无力地拖着沉沉的步伐走回校门,卢爽一惊一乍的窜了出来,差点没把她给吓屎,“小爽你干嘛呢?”

“安安,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刚才开着黑色布加迪的土豪是谁,他是不是在追你?”卢爽兴致勃勃的盘问,眼睛里涌动着八卦的光,砸吧着嘴道,“我就说么,凭我们安安妹子的姿色,随便找一个都能秒杀殷浩的么。”

季安安忽然有一种勿交损友的感觉,关键时刻掉链子不说,还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现在没力气跟你说话,我要睡觉。”

“不行,你不解释清楚,刚才你不是说收尸吗,是不是画里的美男找上门来了啊?他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

季安安:“……”这货的发散性思维还能在强点么!

“安安,你睡归睡,明天还要去打工别忘了埃”

“知道了。”

十点。

顾家大宅。

“哥,你回来了啊,脸色好难看,谁惹你了?”同父异母的弟弟顾晓峰围了上来,一脸的关切模样。

顾虞城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这个外貌清秀的十七八岁的男孩,长得和他的后妈极像。

“没什么。”淡淡的口吻,带着明显的疏离。

“哥,爸让你回来的话去书房找他。”顾晓峰有一种热脸贴到了冷屁股的感觉,不过,多少习惯了。

只是在顾虞城转身的时候,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失落来。

他要怎么才能让哥哥知道,自己其实是很崇拜他的呢。

对于这个看上去毫无心机的弟弟,顾虞城很讨厌,只因为他的父亲顾启华,那个口口声声说着深爱母亲的男人,在母亲死后没多久便娶了顾晓峰的母亲,并且生下了他。

当然,还不仅仅如此。

顾虞城长腿一迈,径直打开书房的房门,便看到了自己的秘书吴颖,手里头拿着几分文件。

“总裁,我……您别误会……”吴颖霎时面色惨白。

座椅上的顾启华直接打断她的话,黑着一张脸道:“说过几次了,进门前都不知道要敲门的吗?”

“抱歉,没有打扰二位吧。”顾虞城的表情显得几分戏谑,口气充满着明显的讽刺,过后,便是一阵冷冽的寒霜。

看来老头子没有真正完全的对他放心,才把顾氏交给他几天的光景,就连内线都安插好了。

“你先回去。”顾启华打发了吴颖。待书房里只剩下父子二人,他缓了缓脸色,坦荡荡的道,“我只是交小吴来了解下你这段时间的工作情况,没有别的意思。”

“是么。”他半眯起的眼,在幽白色的灯光下,显得深邃不明,态度,更是让人捉摸不透。

顾启华不了解这个精明出色的儿子,究竟想什么,想要什么?

“季家的晚宴那么快就结束了,季氏既然肯把地卖给我们,总是要给他们点面子的……”

“明天早上有个开幕剪彩,先走了。”

顾虞城冷漠的背影顷刻间消失在门外。

顾启华眼角的皱纹一下子爬了上来,皱着眉:“臭小子,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他话都没说完,哪里有半点敬重老子的样子。

别以为你现在是顾氏的总裁,哪天,老子一个不高兴,你照样一毛钱都拿不到。

“管家?”

“老爷,您有什么吩咐?”

管家本就在门口不远处候着,听见顾启华的召唤,立即关好了门,躬身待命。

“宇乔那孩子说什么时候回国?”

“可能还要过上几天,只是……您打算把他安排在公司吗?”管家迟疑了一下,欲言又止,“虞城少爷这边……”

顾启华眉心皱成了一个川字,捏了捏鼻梁的山根处,略显烦躁的道:“你先下去吧。”

“是,老爷。”

另一间房间里。

顾虞城取下耳麦,方才顾启华和管家的对话,言犹在耳,清晰无比。

没错,他是在老头子的书房里装了窃听器,老头子老了,高科技的东西自然不了解。

从顾虞城懂事那一刻起,做任何事情,他都喜欢全盘掌控。

削薄的唇边渐渐勾起了一抹冷冽又讥诮的弧度:原来是老头子的私生子要回来了,差点忘记了,这个叫做凌宇乔的私生子可是老头子和他初恋生的呢。

凌宇乔,我倒是很期待你的表现呢!

他的眸光中闪过一记精锐又阴鸷的光,似乎正酝酿着一股晦暗不明的风暴,啪的一下随时都会爆炸。

一大早,季安安就被卢爽给折腾醒了。

“安安,你倒是快点啊,学美术和摄影的,简直就是烧钱专业,不挣点外快怎么成,今天的单子,是熟人介绍的,一上午能挣500到一千呢。”

一想到零花钱,买颜料和画纸的钱,季安安就一阵抓狂无力,因为当年她爸爸就是背着爷爷学的美术,不肯去报企业管理,再加上他的死因……爷爷对美术深恶痛绝,考大学选专业的时候,爷爷就说了,如果你选了美术专业,除了学费之外,其他的费用,他是绝不会承担的。

所以,季安安经常和卢爽一起接礼仪的活,一个月下来,几千块钱不是问题,补贴生活费是绰绰有余的。

“小爽,你把妆画浓一点。”

“放心吧,安拉,我把你化成貂蝉妲己,没人认得出你是季家默默无闻的小姐。”

季安安很感谢卢爽,她知道自己的处境尴尬,却一直都默默的帮助她,准确的说是相互帮助,相互依赖。

她一直担心昨天晚上和顾虞城的绯闻闹的太大,结果在手机里的A市新闻APP里,确实没发现任何有关于她的新闻报道,一溜烟全是季思倩和殷浩订婚的图片和画面。

隔着屏幕,季安安就发现两个人的笑容显得很是僵硬和牵强,心里升起的那点爽劲,一闪而过,随即消失不见。

他们的订婚居然还能继续下去,真是奇迹,不得不佩服季思倩的无底线。不过,她并不会感到抱歉,因为本就是季思倩胡搅蛮缠。

其实,昨天之后,她发现,对殷浩,曾经的那种感觉完全消失了。

她到底是看上殷浩哪一点了,脚踩两条船,毫无担当,当初她简直就是被猪油蒙了心。

这次是某个国外和国内合作的大酒店开业剪彩活动,几个公司的大领导大人物都会来参加,因此主办方相当的上心,季安安卢爽和几个同学到达目的地时,被现场指挥的王经理刷掉了好几个,只留了季安安,卢爽以及其他三个,身材高挑有致,脸蛋漂亮,气质出众的礼仪小姐。

据说,像这种场合,非本科在读,压根儿都没资格。季安安纳闷:现在究竟是什么世道,连做个礼仪小姐,都要讲文凭的。

她老老实实地托着盘,低着头,眼神都不带乱瞟的,幸好脸上的妆容够厚,浓妆艳抹,就算是上电视,也认不出来。就像女人去拍婚纱照,取照片的时候,永远无法在第一时间分辨出哪些是自己的照片,因为妆太厚了,因为现代科技有了P图美颜这项强大的功能。

一时鞭炮礼花阵阵,女主持人声音甜美。

季安安走神间,卢爽喊了她一声,按照顺序进场,她站在了一道高大峻拔的身形之侧,恭恭敬敬地递上彩色的剪刀。

一只过分漂亮,指节修长白皙的手,落入了季安安眼眸里,她微微一怔。

记得卢爽前段时间迷内什么凯凯王迷的不要不要的,就是因为人家一双手,骨肉分明,纤长整洁,简直就被吹捧到了天上,季安安那时候还吐槽呢,女人啊女人就是太肤浅了。

现在轮到她自己了,亲眼所见,真的有被秒到的感觉,她的眸光木讷地从对方的手缓缓地向上移动,一般来说,手长得那么好看的男人,就算不是一弹钢琴的白马王子,最起码也是一温润如玉的翩翩佳公子吧。

然而,下一秒,待看清楚对方的脸,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居然是顾虞城!!

是的,没错,她绝对不承认,自己对着顾虞城的手,一不小心犯花痴了!

也许是她的目光太过火热,对方明显感觉到了,不期然间,四目相对。她瞬间四肢僵硬,貌似,昨天晚上,顾虞城刚刚警告过她:今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否则后果自负。

后果是什么,不言而喻,肯定很严重。

索性,顾虞城的视线只是在她身上停留了两秒钟,马上就挪开了。

回想起那犀利冷漠的眼神,转眸间的一记不易察觉的暗色,季安安心跳如鼓,战战兢兢。

她轻轻地吁出一口气,顾虞城应该是没认出来,否则,她得冤死了,谁知道随随便便做个礼仪都能遇到他啊,果真是猩猩的大便,猿粪埃

剪裁完了还不算,季安安一直在红毯的一侧足足摆了一个小时的POSE,最纠结的就是他们些个领导啊总裁啊,总是有说不完的发言稿和致谢词。她绷着一根神经,脸尽量转动到另一个方向,生怕顾虞城看着看着就认出来了。

“现在有请顾氏新任总裁顾虞城先生致辞。”

放弃爱情也放弃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放弃爱情也放弃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一吻成瘾:邪少太贪欢在线阅读

    原标题:一吻成瘾:邪少太贪欢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一吻成瘾:邪少太贪欢目录预览:01不近人情的男人02修罗场01不近人情的男人顾雪晴几乎以为自己死了,身体上的疼痛却告诉她,她还活着。另一边躺着一个男人,此刻他睡得正香,侧脸的线条冷硬的不近人情。从他的眼中她完全看不到一点丈夫对妻子的感情,他给的她的只有无尽的折磨和凌辱。眼泪一点一滴的滑落到枕头上,很快就渗进了天鹅绒的枕芯里,顾雪晴的心就像她的眼泪一样,沉到了肉眼看不到的地方。或许她该欣慰,受这种苦的并不是她的孪生姐姐顾雨薇,为了病弱的姐姐,她顶替了她

  • 特工王妃:王爷有种来战在线阅读

    原标题:特工王妃:王爷有种来战在线阅读小说名:特工王妃:王爷有种来战目录预览:第一章穿越重生第二章成亲第一章穿越重生路笙箫睁眼看了一眼自己身上那袭鲜红的嫁衣,嘴角泛起冷笑。她倒是没料到自己在执行任务过程中掉下悬崖能借尸还魂的重生。这具身子的主人竟与自己同名同姓,建国将军的长女,却不想因为性格懦弱而死于同父异母的妹妹和姨娘之手,按原主记忆来看,她们早有要将路笙箫推作冥婚的打算。不过,她既然重生,堂堂特种兵又怎么容得他人欺负到自己头上来?小木屋房门吱呀一声,一个衣着还算不错的婢女领着一个五大三粗的男

  • 霸爱甜妻:傅少,别乱来在线阅读

    原标题:霸爱甜妻:傅少,别乱来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霸爱甜妻:傅少,别乱来目录预览:你和我做事,等待,两不误你和我偌大的浴室,哗哗的水一直在流着,看着清澈的水流灌进浴缸里,陈落的心就像是不停翻涌的水波,惶恐不安。身体下意识的紧绷,就连呼吸都不顺畅。她根本就没有心思注意房间里的一切,只担心傅奕寒进来之后,她的小命会随时交代在这里。正想着,浴室的门就打开了。沉稳的脚步声传入陈落耳边的瞬间,她因为紧张,整个人都汗毛都竖了起来,血液的流动瞬间也停止了。随着傅奕寒的靠近,她切切实实的感觉到了惊恐。“还愣着干什

  • 刁蛮悍妃:本宫不承欢在线阅读

    原标题:刁蛮悍妃:本宫不承欢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刁蛮悍妃:本宫不承欢目录预览:楔子第1章凤星临世楔子“阿琬,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两军对峙,凤筱琬兵临城下,一身银灰色铠甲,越发衬得她英姿飒爽,胯下一匹红棕战马,手持……当初他赠与她的凌霜剑,而剑锋,却对准了他。“机会?慕容宸,我曾经给过你机会,可是我得到了什么?我得到的是得到的是满门抄斩和我的孩子,胎死腹中!”凤筱琬冷冷的看着眼前一身金黄色蟒袍的男人,手中的剑在不自觉地微微颤抖。“阿琬,不是的,我……”慕容宸悲戚的看着他一直深爱的女人,心一寸一寸沉

  • 娇妻入怀:霸道老公心尖宠在线阅读

    原标题:娇妻入怀:霸道老公心尖宠在线阅读小说名:娇妻入怀:霸道老公心尖宠目录预览:隋安然在车上的缠绵之吻隋安然酒吧内,空气里弥漫着各种酒的味道,慵懒多情的歌声撩拨着浑然欲醉的神经,放肆的因子在体内叫嚣着。一口气喝完了酒杯里面的酒,眼前的景象越发的不清晰了。今天晚上,已经不知道喝了多少杯酒了,直到面前坐着的相亲对象的脸都已经看不清楚了。和单杰是第三次见面,他的各方面条件都不错,还不嫌弃她未婚带着一个孩子,对她也特别的好,关键他还希望和她尽快结婚。勾着唇,笑了笑,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晚上,她决定

  • 步步婚宠:秦少宠妻不过期在线阅读

    原标题:步步婚宠:秦少宠妻不过期在线阅读书名:步步婚宠:秦少宠妻不过期目录预览:第1章她是我的未婚妻第2章陆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第1章她是我的未婚妻清晨的风吹开酒店的窗帘,细细碎碎的灯光从外面落在了屋子里面。只见屋子中,大的夸张的床上面,一个面容姣好的年轻女孩正在睡着,大概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好看的柳叶眉拧在一起,约莫过了一会儿,一双璀璨如星的眼睛缓缓睁开。“醒了?”一道冰冷又带了几分磁性的声音在陆婉如的耳边响起。陆婉如的眼神还有些涣散,约莫过了一会儿才聚焦在了自己面前的男人身上。这是一个很英

  • 总裁蜜宠:小妻乖乖的在线阅读

    原标题:总裁蜜宠:小妻乖乖的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总裁蜜宠:小妻乖乖的目录预览:三年后只留下她一个就够了三年后冬夜,雨夹雪,浓重的夜色之下,冰冷的空气压的人有些喘不过气来。尖锐的救护车鸣笛声划破冰寒,在车辆稀少的长桥中间凄厉的叫嚣着,医护人员瑟缩着等在车旁边,翘首看着桥下面的动静,但是几个小时过去了,根本就没有收获,跳下去的女人早就不知道被江水冲到哪里去了。一个星期之后,救护人员全部撤掉了。但是冷冷泽城却还是不死心的站在桥上,视线落在江面上,又好像看相不知道何处,他的双脚早已经湿透了,双手也已经冻的

  • 帝女策:你谋江山我谋你在线阅读

    原标题:帝女策:你谋江山我谋你在线阅读书名:帝女策:你谋江山我谋你目录预览:第1章身死第2章重生第1章身死皇宫大殿之中,一女子手提着剑指着龙椅上的人,握着剑的手微微的有些发抖,目光更多的是愤恨。这个场面要是换个人恐怕早就死无全尸了,可是现在站在这的不是别人,正是东燕国的太子妃,不,准确的说是皇后,聂鹞。一年前皇上驾崩,太子登基,这太子妃自然就是皇后了,可是那会太子妃正在边关御敌。昨日才凯旋归来,任谁也想不到今天会是这幅模样。聂鹞的声音有些嘶哑,这会一字一句道:“毒,是你下的?”昨日,聂鹞带兵凯旋

  • 纵然相爱已成殇在线阅读

    原标题:纵然相爱已成殇在线阅读小说:纵然相爱已成殇目录预览:第1章求你,结束吧……第2章你来做什么第1章求你,结束吧……“碍…我疼……”顾盛夏被男人压在身下,狠狠进入。她的指甲用力揪住床单,用尽全力忍着男人粗暴动作,所带来的疼痛。“顾盛夏,疼就叫大声点!”傅念琛按着她的后颈,贴在她耳后,字字恶毒,“你真是越来越无趣,也越来越,让我恶心了。”顾盛夏闭紧眼睑,眼泪还是没忍住,从她眼角落下,濡湿睫毛。傅念琛动作更加用力,他在故意弄疼她,折磨她。“顾盛夏,给我叫出声来,别这样,像具尸体,让我反胃!”“听

  • 神运村医在线阅读

    原标题:神运村医在线阅读小说名:神运村医目录预览:第1章:我胡汉三回来了第2章:村医第1章:我胡汉三回来了李正一年前因轻信友人之言被骗入传销组织,如今他终于成功被解救出来,下车后快步朝凤凰山村赶去。这一年的时间里,他以及家人,都过着非人的生活。站在村口那座苍老的石拱桥前,李正下意识里摸了一下手指上戴的那枚分不清材质的戒指,心想能意外获得圣医传承,也算是对自己这一年的补偿了吧。望着那座熟悉的石拱桥,李正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一是因为自己终于获得了自由之身,第二是终于可以再次见到王萍萍了。这一年来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