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十世轮回只为你全文在线阅读

2017/11/1 22:28:26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十世轮回只为你

005西界

好不容易扯了个谎才瞒过了皇上,这皇帝可不比太子好伺候多少,鹰一般犀利的眸子仿佛一眼就能把人看透。95女性网

凌司夜给她三日期限,皇上亦是给了她三日期限,三日后该如何瞒过皇上呢?真真头疼。

三日,已经过了一日了,今夜去的话应该来得及。

唐梦咬了咬唇便掉转了马头,朝皇城西门而去了。

夜已经深了,急促的马蹄声打破了所有寂静后扬长而去。

“吁……”

唐梦突然停了下来,回头一看,只见马上那男子白衣翩翩如风,墨发随风飞扬,除了温和的俊脸上透着一丝担忧,其他的同此时女扮男装的她是多么相似。

“唐影!”唐梦开心得叫出声来,这下有人陪她去了。

“夫人让我来寻你回去。说明http://www.95lady.com/”唐影御马到了她身旁。

“我有急事去找师父,陪我一起去吧!”唐梦一脸期待。

“为何?”唐影心中一惊。

唐梦的师父可是相当古怪之人,隐居在西界,那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皇上要我后天日落前把玉面木狐狸逮捕归案,要是抓不到人,灭了唐家九族!”

凌司夜若真捅出她女扮男装一事,唐家怕真得被诛九族了。

若是爹娘知道凌司夜发现她身份这一事,怕是她又要被藏到深山里去了,空山,那地方她没去过,只是,从真正唐梦的记忆里来看,并不是好地方。

何况她走了,唐影就得替她出现了,上朝堂,应付官场险恶,人情世故,这些不适合唐影,太不适合他了,看他强颜欢笑,她会心疼的。来自95lady.com

“诛九族?”唐影疑惑。

“皇上这回真怒了,连连出了六条人命了,可都是官家的小姐呢!”唐梦连忙解释。

唐影点了点头,又疑惑,“你是想……”

“嗯,我也不是迫不得已嘛!”唐梦偷偷看了唐影一眼,这方法她也掂量了许久才下定决心用的,只是不知道那个爱财如命的是师父这回要她多少银子了。

“那走吧。”唐影无奈地笑了笑,便先朝前而去了。

唐梦开心地笑了起来,亦紧跟着而去。

很快,便到了乱葬岗,唐梦紧张地紧紧抓住唐影的手,胆大包天如她,却是很怕很怕这种地方。版权http://www.95lady.com/

而西界的入口处,是最高处的一块墓碑。

西界,位于皇城西郊,隐在地百米深处,是一个道上的人才知晓的地下世界,中央有条暗河,无人知晓源头,也无人到达过尽头,每每有人去寻,每每有去无回。

唐影轻叩墓碑,三下后,墓门便开,却是一个头带白色高帽面色铁青的男子,一身白衣白裤,鲜红的舌头垂得老长,俨然是白无常的形象。

唐梦仍旧躲在唐影身后,稍稍探出头来,一脸讨好。

“来者何人?”白无常的声音竟如玉碎般好听。

唐梦道:“死人。”

白无常又问道:“所往何处?”

唐梦答:“东城去。说明http://www.95lady.com/

白无常道:“留下过路钱。”

唐梦笑:“分文不留。”

白无常怒:“公子请回。”

唐梦又笑:“多谢。”

白无常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正要离去,却有突然折了回来,吓得唐梦又躲回唐影身后去了。

“孪生兄弟?”白无常丢下那假舌头,笑着问到。

“多事。推荐http://www.95lady.com/”唐影淡淡地开了口。

白无常又看了唐梦一眼,笑了笑,这才真正隐去。

唐梦终于直起腰板从唐影身后走了出来,夸张地叹了口气。

“明明知道是假的,还怕?”唐影始终难以理解唐梦那夸张的害怕。

“小时候被吓过一次,阴影嘛!”唐梦撇了撇嘴,便踏了墓门,记得她穿越而来就是落在这墓门口的,一见黑白无常,还以为自己下地狱了。

“这暗号什么时候又换了?”唐影跟在唐梦身后,甚是警觉,西界这地方龙蛇混杂,不得不警惕,记得上回同她来的时候,对话不是这样的。

“我也不知道换了,昨日打听了才知道的。”唐梦提着灯笼拾级而下,隐隐地听到了水声,越往下走,各种诡异的叫声也越来越清晰。

西界到了。

这是一个非常热闹的地下世界,杂乱无章,喧闹嘈杂,肮脏破旧,暗河的水是黑色的,沿河两旁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洞窟,贩卖着形形色色奇异的东西,河边人来人往,又蓬头垢面,衣裳褴褛的,也有衣冠楚楚,一身华贵的,人人皆是面无表情,谁也不会理睬谁,谁也不会在意谁,各走各的路,各做各的事。

唐影握紧唐梦的手,跟在她穿梭在人群中,走了好一会儿,四周终于空旷了起来。

前方,一艘破破旧旧的渔船停靠在暗河旁边,仿佛同河岸黏在一起了,从来没有人见它驶动过。

船上一个衣衫蓝缕的老者,手握一柄鱼竿,静坐在船舷上。

“师父在那儿!”唐梦一下子就寻到人了。

垂钓?

唐影看了过去,心中暗暗纳闷,西街暗河,为黑水,剧毒,根本没有任何活物!

006师父

“师父!师父!”唐梦拉着唐影乐呵呵的走了过去。

“师父!唐梦来看您老人家啦!”

“师父!”

唐梦叫唤了好几声,那老者仿佛没听见一般,头都没抬。

“师父!你再不理我,我找别人去了!”唐梦的声音沉了下来,晶亮的眸子里透出了狡黠,说罢也要走。

“这回价格多少?”老者终于缓缓的开了口,仍是专注在河面上。

“一百两,有兴趣没?”唐梦说着取出袖中的荷包,掂在手上,特沉。

老者没反应。

“两百两!”唐梦无奈。

老者依旧不动。

“三百?”

“四百!”

“五百!”唐梦咬牙。

老者终于抬头,手中鱼竿瞬间扬起,待唐梦回过神来,手中那一大袋银两便被钩了去。

一旁的唐影见了,心中暗暗赞叹,不愧是空山的长老,方才那动作他根本就完全看不清楚。

唐梦小时候在空山待了数年,也不知道怎么遇上这个已被空山逐出门的爱钱如命的长老。

“哈哈,重吧?”唐梦奸计得逞,大笑了起来。

“臭丫头,翅膀硬了啊!敢耍你师父!”老者说着便将手中那荷包里的石块统统倒入了暗河中去。

“每回都要那么高的价,你还是不是我师父啊?”唐梦撇了撇嘴。

“亲兄弟明算帐,何况师徒?”老者一脸正色。

“徒儿不过就是跟师父您老人家打听件事情。”唐梦可怜兮兮起来。

“你啊,都把人伤了,还抓不住?”老者锊了锊苍白的长须。

“师父知道?”唐梦一惊,上回她确实把玉面木狐狸打伤了,只是还未能擒住人,这回来寻师父,为的正是如何擒人一事。

“回去吧,有个姓洛的来打听过了,那玉面木狐狸不是西界的人,为师帮不了你。”老者又垂下了鱼线。

洛觞,皇城黑白两道通吃的洛捕快?他怎么比她还急呢?

唐梦笑了笑,道:“没让你帮,就跟你要样东西,墨毒。”

师父不轻易出手,何况,她更不会轻易请师父出手。

“墨毒?”老者明显有了兴趣。

“瞧瞧这个!”唐梦说着便将紧握在手中的东西丢了过去。

老者稳稳当当地接住了,掌心摊开,那不过是颗普普通通的珍珠,不圆润,无光泽。

只是老者却蹙起了眉头,这珍珠看似普通,内行人一眼,便知是鲛人所产,鲛人流泪成珠,珍珠形状和色泽皆因鲛人的情感而变化,看样子,这颗珍珠的主人心情复杂得很啊!

鲛人,上百年未出现在深渊大陆的鲛人怎么又出现了?

老者将那珍珠收入袖中,笑了笑,道:“就拿这颗珠子来买吧。”

说罢便从怀中掏出一个黑色小瓷瓶,扔个了唐梦。

唐梦打开瓶子来嗅了嗅,眉头骤然蹙紧,连忙盖上了瓶塞,若不是非不得已,她也不会用这东西。

“谢师父,徒儿走啦。”唐梦这下子心满意足了。

老者早又专注在他的鱼钩上了,一动不动,仿佛唐梦不曾来过,仿佛任何人都打扰不了。

唐影同唐梦见过这师父几回,早习惯了他的古怪,几回见面,这老家伙从来都不会看他一眼的。

“唐梦,你确定那玉面木狐狸是鲛人……”单凭一颗鲛人珍珠不能说明什么。

“确定!”唐梦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

“那你打算……”唐影看着她手中那黑色小瓷瓶,心中隐隐不安,原来她寻她师父为的就是这个?

“嗯,我也是迫不得已,这墨毒带有鱼腥腐臭,定不会被误食的,放心啦。”唐梦的手勾在唐影身上,总喜欢这样勾肩搭背的,这样才像兄弟嘛,一直把唐影当哥哥,要是亲哥哥,那该有多好啊!

“若不是鲛人,那岂不白费功夫了?”唐影向来慎重,不打没有十足把握的仗。

“哎呀,我敢保证他一定是鲛人,千真万确的鲛人!”唐梦百分百肯定。

唐影凝眉,正要开口之时,西界的出口到了。

黑暗中一个高大的身影缓缓出现,认真一看,竟是一个头戴高帽的男子,一身黑衣黑裤,鲜红的舌头垂得长长的,一脸凶恶,像极了传说中的黑无常。

唐梦不自觉地又躲到了唐影身后。

“来着何人?”黑无常很凶地问到。

“活人。”唐梦答到。

“所往何处?”黑无常又厉声问到。

“西界。”唐梦答到。

“留下买路钱。”黑无常仍旧很凶。

唐梦这回乖乖地掏出了十两银子递了过去。

黑无常掂了掂重量,这才打开墓门放行,正要隐去,却又折了回来,看了唐影一眼,笑了起来,道:“上回来的是哪位?”

“多管闲事。”唐影仍是不悦的回答。

黑无常这才撇了撇嘴,隐到黑暗中去。

唐影蒙上了蒙面,心中隐隐不安,虽西界里的人从不关心地面上的事亦不会道他人闲事,但是这回还是太大意了,他的存在,永远都有唐家人才能知道。

007孩子

北方呼啸而过,郊外的农庄,一片荒凉衰败之景。

一座偏僻的破庙里,庙前的栅栏东倒西歪,一地茅草和枯叶,红漆掉落的佛像完全倒塌。

一个五岁的小男孩蜷缩在角落里,意识模糊,手脚冰凉,瑟瑟发抖,双唇冻得发紫,他已经一日一夜滴水未进了。

那日,爹爹和娘亲从田地里慌慌张张地跑了回去,说要坏人来了,只让他赶快跑,不许他回头,不许回去。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小男孩原本发抖的小身子这下子抖得更厉害了。

“爹……娘……”

脸上的泪迹未干,眼泪又大颗大颗地滚了下来。

正起身来,想躲,门外的人已经到了。

“就是他?”凌司夜盯着眼前这脏兮兮的孩子,眉头不由得蹙了起来。

“禀主子,正是这孩子。”一旁的黑衣婢女恭敬地回答。

“带走。”凌司夜似乎一刻也不愿意多待,说罢便转身而出。

“坏人!放开我,你们这些坏蛋!”

小男孩扯着最后一丝力气,哭喊了起来,无奈被黑衣婢女抱得紧紧的。

“爹爹,娘亲,救我,爹爹,娘亲!”

正要踏出门前的凌司夜突然止了步,唇边浮起冷笑。

爹爹?娘亲?

唐梦将这孩子寄养在乡下,害他好找啊!

“坏人,坏人!”小男孩聪明得紧,一下子便认出凌司夜是这帮人的主子了。

“坏人?”凌司夜的大手缓缓的掐上小男孩那细脖颈,力道慢慢加重。

小男孩被抱着紧紧的根本无力挣扎,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随着呼吸的困难而浮现了越来越多的恐惧。

“坏人……坏人……”凌司夜若有所思,重复着这两个字,脑海中终于浮现了一个念头来,手,终于放开了,而小男孩早已昏厥了过去。

“他双亲呢?”凌司夜那凌厉的眸子将一旁几个黑影婢女一一扫了过去。

“禀主子,双亡。”为首的婢女上前回禀。

凌司夜这才点了点头便出了庙,这么肮脏的地方,他一分钟都不想多待,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亲自来了。

这时,不远的小径上,两匹骏马远远飞奔而去,马上的人皆是白衣长袍,墨发翻飞,凌司夜没多留意便直接上了马车。

而那两人正是唐梦和唐影,唐影早已戴着蒙面,一点儿也看不出相貌。

“你确定他会出现?”唐影不放心地问到。

“死的六个女子分别是六部尚书之女,都隔五日,接下来定是相爷的千金了!”

皇上怕引起朝中大臣恐慌,尚书之女一事一直秘而不宣,接下来会不会是相爷的千金,唐梦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只是,不得不赌一把了。

唐影迟疑了一会,还是开了口,“抓到人,手下留情,此事……”

若真是鲛人,那这里头定是有难言之隐的,亦或者受人指使,鲛人天性善良,而且相当胆小,怎么会闹出这么大的命案来?

“此事得皇上说得算了。”唐梦无奈地回答。

这后头定有蹊跷,指不定还藏着惊天的秘密,只是,她真真不想多管闲事,如今就只盼着拿了人,到按时凌司夜那儿交差,自从被发现女儿身后,天天夜里都睡不好呢!

008等待

宰相的宅邸位于皇城北侧,模仿颇大,如今府上只有九小姐待嫁闺中。

九小姐的闺阁在相府的后花园中,夏日里甚是清幽凉爽,只是,此时正是入冬时节,便显得荒凉了。

唐梦并未惊动任何人,早早地就潜到了这后花园中,一身利索的黑衣装扮,发丝用玉惯高高束起,一副江湖侠士的模样,腰间插着一把短小的双刃剑。

果然如她所料,这后花园中真的有一天然湖泊,尚未结冰,怕是地下能通往河流湖海吧,唐梦又观察了四周的屋舍布置,正想往九小姐屋里去,就在这时,花丛中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唐梦立马警觉,隐身到假山后,却见来者正是那个她费了老半天才摆脱了的李修,而他身后那人,一身暗红官服,气质不凡,气宇轩昂,正是皇城名捕洛觞、洛大人。

“都埋伏好了吗?”洛觞低声对身旁一侍卫问到。

“都埋伏好了,相府内外,任何出口都有人把守,一千弓箭手在埋伏在府外待命。”侍卫一一禀告。

唐梦心一沉,这二位来了只会坏事,她一早就进宫禀告皇上了,此事由她全权负责,怎么这洛大人还要插手!

“洛大人……李大人……”这时,远处传来了相爷的声音,相爷似乎也知晓了此事,远远地小跑而来,一脸担忧。

“相爷。”毕竟官低数级,二人皆抱拳行礼。

“我已经把九儿送到宫里去了,剩下的就托给二位大人了,老夫也要进宫陪九儿去了!”相爷亦是方才才知晓先前被杀的皆是六部各尚书之女,吓得至今心神未定。

“相爷放心,只要那玉面木狐狸敢来,我定让他有来无回!”回答的是李修,一副信誓旦旦模样。

“那就好那就好,有二位大人在,老爷也放心把相府交给你们。”相爷迟疑了一会,又问道:“怎么不见唐大人?”

皇上把这桩命案交给唐大人一事是皇城人人皆知的。

“我也寻了他大半日了,不知道哪里风流去了,指不定还在红楼的温柔乡里!”李修对唐梦一向不满,甚至对兵权在握的唐家都甚是不满。

“呵呵,李大人放心,唐大人玩忽职守一事老夫定会如实禀告皇上。”

躲在一旁的唐梦听了这话,无奈地摇了摇头。

玩忽职守?

自从一年前她上任来,廷尉分内之事无一不处理得当的,廷尉分外之事,从未插手分毫,应该也算尽忠职守了吧。

“今日相府就托给二位大人了,老夫先行一步了。”相爷的话又传来了。

“相爷放心。”回答的依旧是李修,洛觞一直拧紧眉头,至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

待相爷远去,洛觞同李修才朝九小姐的屋子而去,二人的注意力从来都没有在一旁那个甚大的天然湖上

唐梦朝洛觞和李修远去的方向望了一眼,退了几步,躲到身后的花丛中去,等了良久,四周都是寂静无比,只有偶尔传来的萧索的风声。

平静的湖面起来波纹,涟漪一圈圈扩散开来。

唐梦盯着湖面看,只是,眼角低垂,心神不知飞到了何处去了。

风停了许久,然而,湖面上的涟漪依旧一圈一圈持续扩散着,越来越快,越来越大。

唐梦一警觉,就在这时,突然有人从身后按住了她的肩。

009出现

“嘘,是我!”

这声音,是洛觞!

“你!”唐梦大惊。

“方才就发现你了,在这儿作甚?”洛觞往湖面上那层层涟漪一眼,只觉得再普通不过了,没多留意。

唐梦缓过神来,瞥了湖面一眼,没有说话便转身朝花丛深处而去,洛觞紧跟其后。

职务之需,跟洛觞合作过好几回,交情也还算不错,只是这人太过正值,脑袋一根筋,有些事同他办起来,相当麻烦!

“七少是不是发现什么线索了?”洛觞很是认真,他可不似那李修,对唐梦的能力向来没有怀疑过。

“洛大人不也发现了。”唐梦成功将人引开,这才转身,她本没打算告知宰相的,他倒好,考虑周到地把人都送宫里去了。

“李大人可寻了你一早上了。”洛觞揶揄到,浓眉大眼,笑起来还真阳光。

“哈哈,我就纳闷着,我的护卫怎么跟了洛大人了。”唐梦亦是笑得很阳光,虽是女儿身,装扮成男子可是不输真正的男子分毫的。

“我们赌一赌,那玉面木狐狸何时出现。”洛觞最关心的还是此事。

“这事儿你就别劳心了,皇上今早已将此案全权交给我负责了。”唐梦仍是笑得很无害。

“逮捕凶手亦是我分内之事,我特意来协助你的!”洛觞很认真地说到,对唐梦他向来很佩服的。

突然,后方传来了一阵水声,唐梦心中大叫不好,紧接着,前方九小姐闺房方向,亦传来了叫喊。

“玉面木狐狸出现了,来人啊!”

“追,别让他跑了!”

……

洛觞和唐梦顾不上说什么,同时纵身跃起,朝那叫喊声的方向而去,埋伏在屋外的侍卫们悉数现身,原本寂静的相府顿时一片嘈杂。

东宫,暖炉里的微火静静地燃着,一室的黑衣婢女借垂手而立。

凌司夜闲适地倚在软塌上,双眸微眯,再过几个时辰,唐梦就该来了吧。

“主子,人带来了。”黑衣婢女轻声禀告。

“带进来吧。”凌司夜这才慵懒地起身,那个孩子怎么这么弱,昏迷了整整一天,终于醒了。

小男孩自己一人走了进来,一进门,见到凌司夜便怯了,不敢再上前。

“你怕我?”凌司夜若有所思地问到。

小男孩不敢开口,却诚实地点了点头,那种距离死亡那么近的恐惧,体验过一次,即便是大人也会怕,何况一个五岁的孩子呢?

“我救了你,你还怕我?”凌司夜甚是认真地问到。

小男孩有些愣,难得是自己猜错了,眼前这高贵的公子不是爹爹和娘亲口中的坏人?

凌司夜见他那纠结的表情,不由得笑了起来,又问到:“你唤什么名字?”

“思……夜。”小夜怯怯地回答。

话语一落。凌司夜的双眸瞬间转冷。

“以后你就叫无情,记住,是本太子救了你,以后你便是东宫的仆人。”

小男孩似懂非懂,只是见凌司夜那冷厉的眸子,连忙点头。

太子,原来他是太子啊,太子就不会是坏人吧。

010鲛人

此时的相府已是一片混乱,府外的弓箭手悉数待命。

唐梦放慢了速度,见洛觞远去,隐没在侍卫中去了,这才连忙掉转了方向,朝那湖的方向而去。

心中早就不安了起来,虽这玉面木狐狸作案的间隔的日子很有规律,只是,被这么一搅和,怕是早已警觉,不轻易在相府出现了,更别说是今日出现了。

带唐梦赶到池边,湖面早已一片平静,如镜子一般,一丝波纹也不再出现。

“天要亡我啊!”唐梦不由得长叹一声,突然,这才觉得不对劲,方才出现在九小姐闺房里的又是何人呢?

难道真是那玉面木狐狸!

她猜测错了?

身后花丛里突然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唐梦正要躲,却见来者三千墨发高束,黑色蒙面遮住了大半个俊脸,一双明眸同她如此像似,一见这装扮,唐梦原本慌乱的心这下子安定了下来。

是唐影。

“你最近很奇怪。”唐影蹙眉,一脸认真地看着唐梦。

“我?”唐梦不解,急急忙忙道:“你什么时候来的,见着那玉面木狐狸没?”

唐影不说话,只是看着唐梦。

唐梦不由得蹙起了眉头,正要开口,唐影却道:“湖边又水迹,应该是来了,沿着……”

唐影话音未落,便见唐梦身影一闪,沿着那水迹的方向追了过去。

唐影无奈地摇了摇头,亦是跟了过去。

此时天尚亮,地上的水迹很是明显,从湖边一直延伸到了九小姐的房间,在房门前却突然没了。

原本四周潜伏的侍卫早就跟着李修追着那假的玉面木狐狸而去了,这时整个院子里空无一人。

唐梦小心翼翼地靠近房门,听得里头没有动静,正要轻手轻脚要打开房门,却骤然破门而入,前倾的身子站稳后,立马转身,只见一个男子,身姿比一般男子还修长清瘦一些,上肢与身体两侧间连有半透明的飘须,显得漂亮而飘逸,只是,那一双烧着怒火的眼眸同那清秀的俊朗面容极不相称。

鲛人!

“九小姐在哪里!”鲛人话语一落,长臂便横扫了过来,原本白皙的皮肤上突然出现了坚硬鳞甲。

唐梦侧身躲过,心中暗道不好,这个鲛人怒了,他似乎急着想寻到九小姐,究竟为何杀人,所杀的六人皆取走了双眼,这里面究竟藏着些什么?

唐梦终于安奈不住好奇心,道:“你要这几位官家小姐的双眼何用?”

“多管闲事,挡我者死!”那鲛人说罢,不止双臂上,浑身上下皆竖起了坚硬了鳞甲来,这是鲛人战斗时的状态。

唐梦警觉地躲过那男子的攻击,拔出长剑,一招“直符送书”,快而沉,疾而重,上挑下压并那鲛人虎口穴。

鲛人连连退了几步躲开,束起尖锐鳞片的双臂又骤然横扫而来,他的武艺不精,力气却很大,上一回夜里交手过两三招,唐梦便知晓了。

“告诉我原因,我饶你不死!”唐梦冷呵一声,长剑一挑,一招“苍龙出水”,看似要刺向鲛人胸部,却是虚招,长剑下沉,正朝鲛人腹部刺去,却伤不了鲛人丝毫,腹部那坚硬的鳞片完全挡住了她那削铁如泥的剑。

唐梦蹙眉,洛觞和李修怕是要回来了,必须速战速决。

心一恨,长剑高高挑起,正正朝鲛人眼眸刺去,不论是什么人,眼睛都是最致命的地方。

鲛人眸子掠过惊慌,似乎有所迟疑,却还是长鸣一声,转身就往园中那大湖逃了去,那长鸣似乎是是他们族人才懂的“潜音”,听不明白是何意思。

唐梦一点儿也不急,看着那沾满血迹的长剑,脸色有些复杂,犹豫了一会儿才追了出去。

原本清澈的湖水不知何时被下了毒,同墨水有些像似,却又不像,如同墨汁一样的黑水从湖底缓缓往上冒了起来,渐渐将整片湖水都染成了墨色,鱼腥恶臭隐隐约约地传了过来。

这正是剑空师父给的墨毒,只需那么一小瓷瓶,撒在任何一个同湖海的地方,便能污染了所有同湖海江湖的河流湖泊。

这鲛人七个时辰内是无论如何都逃不了的,离水太久,只会虚弱昏迷,直至死亡。

唐梦缓缓地走了出来,出现在了鲛人面前。

“乖乖地跟我走,太子想见你罢了。”唐梦长叹一声,能骗尽量骗吧,他这一身坚硬的甲片,伤他可得费很多力气,等他脱水累倒还不知要多久呢!

“太子!”鲛人却是一脸的震惊,突然大笑了起来,“太子要抓我,哈哈,太子,凌司夜……

十世轮回只为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十世轮回只为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小说《邪魔当道》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邪魔当道》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书名:邪魔当道目录预览:第001章误食七彩珠,丹神收为徒第002章诈天材灵宝,路树林艳遇第003章诱美人动情,遇萝莉遭难第004章魔兽怒发威,回程遇盗匪第005章与美同起舞,街头废纨绔第006章兵器铺妙销,阴沟里翻船第007章腾盛拍卖场,竞价泪成行第001章误食七彩珠,丹神收为徒“敖战,这颗七彩珠对我很重要,如果你肯让给我,以后我答应为你做十件事,决不食言。”“药石,你还是死了这份心吧,七彩珠对我来说同样重要,我是决不会让给你的。况且你自己也是练丹的人,

  • 小说《超级校花保镖》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超级校花保镖》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书名:超级校花保镖目录预览:第1章桃色诱惑第2章揍毛贼很掉身份第3章吻友?第4章做美女的贴身保镖第5章豹哥悲催了第6章老队友混得不错啊第7章咄咄逼人第1章桃色诱惑登上米国飞往华夏国的飞机,林锋象征性的往部队的方向敬了个礼,这是一个特种部队队长对三年的军旅生活的一个告别,他很不舍这些出生入死的兄弟们,可是内心深处有些厌倦这样枪林弹雨生死未卜的生活,而且,他还有自己很重要的事情要做。要回到松山市了,林锋想起去年鲁孟军死活要退伍回去逍遥快活的情景就有点

  • 小说《一夜宠婚:老婆你不乖》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一夜宠婚:老婆你不乖》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称:一夜宠婚:老婆你不乖目录预览:第一章安家奴隶第二章失身第三章妥协第四章受伤第五章衣帽间第六章安家的威胁第七章演戏有兴趣没?第一章安家奴隶安家别墅,H市里不大不小的家族企业,安家夫人,王晴蓉一鞭子,一鞭子的抽着跪在地上的人。本来安家这样富裕的家庭是没有如此粗鄙之物的,不过为了跪在地上的人儿,还是特地备了。一旁沙发上,一名精致的女子,搓着指甲,无意的抬头看了看跪着的人,露出讥笑。“你说不嫁就不嫁?还真的以为你是安家小小姐了?”王晴蓉语气

  • 小说《重生赐婚:颠簸王爷恶庶妃》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重生赐婚:颠簸王爷恶庶妃》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字:重生赐婚:颠簸王爷恶庶妃目录预览:第1章为什么背叛我?第2章丞相府的顾念卿第3章老娘又活了!第4章刁奴欺辱第5章你服不服?第6章惩治刁奴第7章顾念珠上门第1章为什么背叛我?高大的建筑物,闪烁的霓虹。夜晚的城市,总是光影迷离得让人沉醉。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喧嚣却平和。装潢讲究的酒店,里面走动的男女衣着讲究。训练有素的服务人员面带微笑,穿统一的服装,毕恭毕敬的站在一旁。21楼,富丽堂皇的总统套房内,女子身穿黑色紧身皮衣,凹凸有致的身

  • 小说《再给我五百年吧》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再给我五百年吧》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再给我五百年吧目录预览:第一章节无名功法第二章节神器第三章节又得残缺功法第四章节新力量第五章节练手第六章节兽吃人人吃兽第七章节地图第一章节无名功法嘭!一道身影急速后退,在坚硬的山石是上留下一排深深地脚印,稳住身形后,‘哇’的一声,喷出一道血箭,这道身并没有丝毫的停顿,腾空而起,在空中划出一道淡淡的虚影,接着消失的无影无踪。“哼!”又一道身影出现在血堆前,冷哼一声,道:“赵通,杀了我黄家这么多人,就算天涯海角我也将你击杀,你逃不了的……”说完

  • 小说《两世缘仇:霸道俊王复仇千金》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两世缘仇:霸道俊王复仇千金》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两世缘仇:霸道俊王复仇千金目录预览:第1章狼心狗肺第2章重生,再遇亲人第3章危险,她来承受第4章江氏落崖第5章前世的堂姐夫第6章他喜欢识趣的人第7章火烧千凉寺第1章狼心狗肺“林江洛,你这个不知羞耻的贱妇!”怒吼声在狭窄的破旧房屋炸响,一旁的婴儿吓的哇哇大哭起来,林江洛脸上重重的挨了一巴掌,身子被狠狠的摔在地上。骤然间,烛光大亮,一个浑身光裸哭哭啼啼的男人跪在床榻边道:“老爷饶命,是夫人勾。引奴才的,奴才是被猪油蒙了心,才做下这等

  • 小说《女网友是富婆》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女网友是富婆》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字:女网友是富婆目录预览:18楼的春天动了心思跃跃欲试翻来覆去看得入神怎么回事高兴坏了18楼的春天坐在电脑前,张伟看着宿舍窗外发呆。对于这座北方城市来讲,这一年的秋天来得有点早,刚进入9月,大街上的法国梧桐已经开始掉下有些发黄的叶子,稀稀落落飘散在马路上。张伟刚辞职,此时对着电脑,有些孤独和寂莫,干脆上网找个MM聊天吧,打发这无聊的时光。张伟比较喜欢算命,也信命,最信奉的一句话是:性格决定命运。如何找MM呢?张伟寻思了下,突发奇想。找到一颗骰子

  • 小说《帝少霸爱:难逃一网情深》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帝少霸爱:难逃一网情深》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帝少霸爱:难逃一网情深目录预览:第1章背叛和阴谋第2章感谢你收购夏氏吗?第3章登堂入室第4章刺痛的一幕第5章回到我身边第6章五年前就死了第7章怎么有脸开这个口第1章背叛和阴谋深夜,大雨滂沱。夏暖阳紧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颤抖,却还是将油门踩到底,红色的卡宴打了个转,停在本市最豪华的公寓前。夏暖阳推开车门,冒雨冲进公寓,输入指纹,乘坐入户电梯直达二十楼,电梯门打开的瞬间,一道娇俏的声音传来。衣物凌乱的散落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夏暖阳只觉

  • 小说《蠢蠢欲动,兽医老婆太诱惑》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蠢蠢欲动,兽医老婆太诱惑》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称:蠢蠢欲动,兽医老婆太诱惑目录预览:第1章:女人,让不让开第2章:再不放,我可咬你第3章:存心,该死的女人第4章:我,我是兽医第5章:反抗?铁定被杀第6章:你抱我上瘾了?第7章:准备反击第1章:女人,让不让开2014年3月8号。晚上十点半,美加净宠物医院中爆出一声怒吼,引来动物们一阵乱叫。“现在什么世道?生怕自家公狗招惹其他母狗,就让我替它结扎?明天收狗主人三倍诊金。”婴桃满含歉意的瞥一眼手术台上麻醉中的公狗,受够了S城第一兽医的

  • 小说《异界踏天路》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异界踏天路》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异界踏天路目录预览:序之章第一章夺舍第二章恶奴第三章调戏第四章闯内院第五章竞技一第六章竞技二序之章七月的武汉,高天流火,闷热非常,时间刚过上午九点,那毒辣的太阳就已经开始发威了,晒得人毛孔里痒痒地想出汗。汉正街。来过武汉的人知道这条街,没来过的也听说过这条街名,这条街可谓名声在外。这里自古乃是商贾聚集之所,当代也不例外,上午时间,街面儿上就忙碌起来。开店的,买货的,批发的,倒手的,来捣腾点小玩意的,都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街道上熙熙嚷嚷,热闹非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