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十世轮回只为你全文在线阅读

2017/11/1 22:28:26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十世轮回只为你

005西界

好不容易扯了个谎才瞒过了皇上,这皇帝可不比太子好伺候多少,鹰一般犀利的眸子仿佛一眼就能把人看透。95女性网

凌司夜给她三日期限,皇上亦是给了她三日期限,三日后该如何瞒过皇上呢?真真头疼。

三日,已经过了一日了,今夜去的话应该来得及。

唐梦咬了咬唇便掉转了马头,朝皇城西门而去了。

夜已经深了,急促的马蹄声打破了所有寂静后扬长而去。

“吁……”

唐梦突然停了下来,回头一看,只见马上那男子白衣翩翩如风,墨发随风飞扬,除了温和的俊脸上透着一丝担忧,其他的同此时女扮男装的她是多么相似。

“唐影!”唐梦开心得叫出声来,这下有人陪她去了。

“夫人让我来寻你回去。十世轮回只为你全文在线阅读”唐影御马到了她身旁。

“我有急事去找师父,陪我一起去吧!”唐梦一脸期待。

“为何?”唐影心中一惊。

唐梦的师父可是相当古怪之人,隐居在西界,那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皇上要我后天日落前把玉面木狐狸逮捕归案,要是抓不到人,灭了唐家九族!”

凌司夜若真捅出她女扮男装一事,唐家怕真得被诛九族了。

若是爹娘知道凌司夜发现她身份这一事,怕是她又要被藏到深山里去了,空山,那地方她没去过,只是,从真正唐梦的记忆里来看,并不是好地方。

何况她走了,唐影就得替她出现了,上朝堂,应付官场险恶,人情世故,这些不适合唐影,太不适合他了,看他强颜欢笑,她会心疼的。十世轮回只为你全文在线阅读

“诛九族?”唐影疑惑。

“皇上这回真怒了,连连出了六条人命了,可都是官家的小姐呢!”唐梦连忙解释。

唐影点了点头,又疑惑,“你是想……”

“嗯,我也不是迫不得已嘛!”唐梦偷偷看了唐影一眼,这方法她也掂量了许久才下定决心用的,只是不知道那个爱财如命的是师父这回要她多少银子了。

“那走吧。”唐影无奈地笑了笑,便先朝前而去了。

唐梦开心地笑了起来,亦紧跟着而去。

很快,便到了乱葬岗,唐梦紧张地紧紧抓住唐影的手,胆大包天如她,却是很怕很怕这种地方。95女性网

而西界的入口处,是最高处的一块墓碑。

西界,位于皇城西郊,隐在地百米深处,是一个道上的人才知晓的地下世界,中央有条暗河,无人知晓源头,也无人到达过尽头,每每有人去寻,每每有去无回。

唐影轻叩墓碑,三下后,墓门便开,却是一个头带白色高帽面色铁青的男子,一身白衣白裤,鲜红的舌头垂得老长,俨然是白无常的形象。

唐梦仍旧躲在唐影身后,稍稍探出头来,一脸讨好。

“来者何人?”白无常的声音竟如玉碎般好听。

唐梦道:“死人。”

白无常又问道:“所往何处?”

唐梦答:“东城去。阅读http://www.95lady.com/

白无常道:“留下过路钱。”

唐梦笑:“分文不留。”

白无常怒:“公子请回。”

唐梦又笑:“多谢。”

白无常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正要离去,却有突然折了回来,吓得唐梦又躲回唐影身后去了。

“孪生兄弟?”白无常丢下那假舌头,笑着问到。

“多事。推荐http://www.95lady.com/”唐影淡淡地开了口。

白无常又看了唐梦一眼,笑了笑,这才真正隐去。

唐梦终于直起腰板从唐影身后走了出来,夸张地叹了口气。

“明明知道是假的,还怕?”唐影始终难以理解唐梦那夸张的害怕。

“小时候被吓过一次,阴影嘛!”唐梦撇了撇嘴,便踏了墓门,记得她穿越而来就是落在这墓门口的,一见黑白无常,还以为自己下地狱了。

“这暗号什么时候又换了?”唐影跟在唐梦身后,甚是警觉,西界这地方龙蛇混杂,不得不警惕,记得上回同她来的时候,对话不是这样的。

“我也不知道换了,昨日打听了才知道的。”唐梦提着灯笼拾级而下,隐隐地听到了水声,越往下走,各种诡异的叫声也越来越清晰。

西界到了。

这是一个非常热闹的地下世界,杂乱无章,喧闹嘈杂,肮脏破旧,暗河的水是黑色的,沿河两旁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洞窟,贩卖着形形色色奇异的东西,河边人来人往,又蓬头垢面,衣裳褴褛的,也有衣冠楚楚,一身华贵的,人人皆是面无表情,谁也不会理睬谁,谁也不会在意谁,各走各的路,各做各的事。

唐影握紧唐梦的手,跟在她穿梭在人群中,走了好一会儿,四周终于空旷了起来。

前方,一艘破破旧旧的渔船停靠在暗河旁边,仿佛同河岸黏在一起了,从来没有人见它驶动过。

船上一个衣衫蓝缕的老者,手握一柄鱼竿,静坐在船舷上。

“师父在那儿!”唐梦一下子就寻到人了。

垂钓?

唐影看了过去,心中暗暗纳闷,西街暗河,为黑水,剧毒,根本没有任何活物!

006师父

“师父!师父!”唐梦拉着唐影乐呵呵的走了过去。

“师父!唐梦来看您老人家啦!”

“师父!”

唐梦叫唤了好几声,那老者仿佛没听见一般,头都没抬。

“师父!你再不理我,我找别人去了!”唐梦的声音沉了下来,晶亮的眸子里透出了狡黠,说罢也要走。

“这回价格多少?”老者终于缓缓的开了口,仍是专注在河面上。

“一百两,有兴趣没?”唐梦说着取出袖中的荷包,掂在手上,特沉。

老者没反应。

“两百两!”唐梦无奈。

老者依旧不动。

“三百?”

“四百!”

“五百!”唐梦咬牙。

老者终于抬头,手中鱼竿瞬间扬起,待唐梦回过神来,手中那一大袋银两便被钩了去。

一旁的唐影见了,心中暗暗赞叹,不愧是空山的长老,方才那动作他根本就完全看不清楚。

唐梦小时候在空山待了数年,也不知道怎么遇上这个已被空山逐出门的爱钱如命的长老。

“哈哈,重吧?”唐梦奸计得逞,大笑了起来。

“臭丫头,翅膀硬了啊!敢耍你师父!”老者说着便将手中那荷包里的石块统统倒入了暗河中去。

“每回都要那么高的价,你还是不是我师父啊?”唐梦撇了撇嘴。

“亲兄弟明算帐,何况师徒?”老者一脸正色。

“徒儿不过就是跟师父您老人家打听件事情。”唐梦可怜兮兮起来。

“你啊,都把人伤了,还抓不住?”老者锊了锊苍白的长须。

“师父知道?”唐梦一惊,上回她确实把玉面木狐狸打伤了,只是还未能擒住人,这回来寻师父,为的正是如何擒人一事。

“回去吧,有个姓洛的来打听过了,那玉面木狐狸不是西界的人,为师帮不了你。”老者又垂下了鱼线。

洛觞,皇城黑白两道通吃的洛捕快?他怎么比她还急呢?

唐梦笑了笑,道:“没让你帮,就跟你要样东西,墨毒。”

师父不轻易出手,何况,她更不会轻易请师父出手。

“墨毒?”老者明显有了兴趣。

“瞧瞧这个!”唐梦说着便将紧握在手中的东西丢了过去。

老者稳稳当当地接住了,掌心摊开,那不过是颗普普通通的珍珠,不圆润,无光泽。

只是老者却蹙起了眉头,这珍珠看似普通,内行人一眼,便知是鲛人所产,鲛人流泪成珠,珍珠形状和色泽皆因鲛人的情感而变化,看样子,这颗珍珠的主人心情复杂得很啊!

鲛人,上百年未出现在深渊大陆的鲛人怎么又出现了?

老者将那珍珠收入袖中,笑了笑,道:“就拿这颗珠子来买吧。”

说罢便从怀中掏出一个黑色小瓷瓶,扔个了唐梦。

唐梦打开瓶子来嗅了嗅,眉头骤然蹙紧,连忙盖上了瓶塞,若不是非不得已,她也不会用这东西。

“谢师父,徒儿走啦。”唐梦这下子心满意足了。

老者早又专注在他的鱼钩上了,一动不动,仿佛唐梦不曾来过,仿佛任何人都打扰不了。

唐影同唐梦见过这师父几回,早习惯了他的古怪,几回见面,这老家伙从来都不会看他一眼的。

“唐梦,你确定那玉面木狐狸是鲛人……”单凭一颗鲛人珍珠不能说明什么。

“确定!”唐梦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

“那你打算……”唐影看着她手中那黑色小瓷瓶,心中隐隐不安,原来她寻她师父为的就是这个?

“嗯,我也是迫不得已,这墨毒带有鱼腥腐臭,定不会被误食的,放心啦。”唐梦的手勾在唐影身上,总喜欢这样勾肩搭背的,这样才像兄弟嘛,一直把唐影当哥哥,要是亲哥哥,那该有多好啊!

“若不是鲛人,那岂不白费功夫了?”唐影向来慎重,不打没有十足把握的仗。

“哎呀,我敢保证他一定是鲛人,千真万确的鲛人!”唐梦百分百肯定。

唐影凝眉,正要开口之时,西界的出口到了。

黑暗中一个高大的身影缓缓出现,认真一看,竟是一个头戴高帽的男子,一身黑衣黑裤,鲜红的舌头垂得长长的,一脸凶恶,像极了传说中的黑无常。

唐梦不自觉地又躲到了唐影身后。

“来着何人?”黑无常很凶地问到。

“活人。”唐梦答到。

“所往何处?”黑无常又厉声问到。

“西界。”唐梦答到。

“留下买路钱。”黑无常仍旧很凶。

唐梦这回乖乖地掏出了十两银子递了过去。

黑无常掂了掂重量,这才打开墓门放行,正要隐去,却又折了回来,看了唐影一眼,笑了起来,道:“上回来的是哪位?”

“多管闲事。”唐影仍是不悦的回答。

黑无常这才撇了撇嘴,隐到黑暗中去。

唐影蒙上了蒙面,心中隐隐不安,虽西界里的人从不关心地面上的事亦不会道他人闲事,但是这回还是太大意了,他的存在,永远都有唐家人才能知道。

007孩子

北方呼啸而过,郊外的农庄,一片荒凉衰败之景。

一座偏僻的破庙里,庙前的栅栏东倒西歪,一地茅草和枯叶,红漆掉落的佛像完全倒塌。

一个五岁的小男孩蜷缩在角落里,意识模糊,手脚冰凉,瑟瑟发抖,双唇冻得发紫,他已经一日一夜滴水未进了。

那日,爹爹和娘亲从田地里慌慌张张地跑了回去,说要坏人来了,只让他赶快跑,不许他回头,不许回去。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小男孩原本发抖的小身子这下子抖得更厉害了。

“爹……娘……”

脸上的泪迹未干,眼泪又大颗大颗地滚了下来。

正起身来,想躲,门外的人已经到了。

“就是他?”凌司夜盯着眼前这脏兮兮的孩子,眉头不由得蹙了起来。

“禀主子,正是这孩子。”一旁的黑衣婢女恭敬地回答。

“带走。”凌司夜似乎一刻也不愿意多待,说罢便转身而出。

“坏人!放开我,你们这些坏蛋!”

小男孩扯着最后一丝力气,哭喊了起来,无奈被黑衣婢女抱得紧紧的。

“爹爹,娘亲,救我,爹爹,娘亲!”

正要踏出门前的凌司夜突然止了步,唇边浮起冷笑。

爹爹?娘亲?

唐梦将这孩子寄养在乡下,害他好找啊!

“坏人,坏人!”小男孩聪明得紧,一下子便认出凌司夜是这帮人的主子了。

“坏人?”凌司夜的大手缓缓的掐上小男孩那细脖颈,力道慢慢加重。

小男孩被抱着紧紧的根本无力挣扎,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随着呼吸的困难而浮现了越来越多的恐惧。

“坏人……坏人……”凌司夜若有所思,重复着这两个字,脑海中终于浮现了一个念头来,手,终于放开了,而小男孩早已昏厥了过去。

“他双亲呢?”凌司夜那凌厉的眸子将一旁几个黑影婢女一一扫了过去。

“禀主子,双亡。”为首的婢女上前回禀。

凌司夜这才点了点头便出了庙,这么肮脏的地方,他一分钟都不想多待,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亲自来了。

这时,不远的小径上,两匹骏马远远飞奔而去,马上的人皆是白衣长袍,墨发翻飞,凌司夜没多留意便直接上了马车。

而那两人正是唐梦和唐影,唐影早已戴着蒙面,一点儿也看不出相貌。

“你确定他会出现?”唐影不放心地问到。

“死的六个女子分别是六部尚书之女,都隔五日,接下来定是相爷的千金了!”

皇上怕引起朝中大臣恐慌,尚书之女一事一直秘而不宣,接下来会不会是相爷的千金,唐梦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只是,不得不赌一把了。

唐影迟疑了一会,还是开了口,“抓到人,手下留情,此事……”

若真是鲛人,那这里头定是有难言之隐的,亦或者受人指使,鲛人天性善良,而且相当胆小,怎么会闹出这么大的命案来?

“此事得皇上说得算了。”唐梦无奈地回答。

这后头定有蹊跷,指不定还藏着惊天的秘密,只是,她真真不想多管闲事,如今就只盼着拿了人,到按时凌司夜那儿交差,自从被发现女儿身后,天天夜里都睡不好呢!

008等待

宰相的宅邸位于皇城北侧,模仿颇大,如今府上只有九小姐待嫁闺中。

九小姐的闺阁在相府的后花园中,夏日里甚是清幽凉爽,只是,此时正是入冬时节,便显得荒凉了。

唐梦并未惊动任何人,早早地就潜到了这后花园中,一身利索的黑衣装扮,发丝用玉惯高高束起,一副江湖侠士的模样,腰间插着一把短小的双刃剑。

果然如她所料,这后花园中真的有一天然湖泊,尚未结冰,怕是地下能通往河流湖海吧,唐梦又观察了四周的屋舍布置,正想往九小姐屋里去,就在这时,花丛中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唐梦立马警觉,隐身到假山后,却见来者正是那个她费了老半天才摆脱了的李修,而他身后那人,一身暗红官服,气质不凡,气宇轩昂,正是皇城名捕洛觞、洛大人。

“都埋伏好了吗?”洛觞低声对身旁一侍卫问到。

“都埋伏好了,相府内外,任何出口都有人把守,一千弓箭手在埋伏在府外待命。”侍卫一一禀告。

唐梦心一沉,这二位来了只会坏事,她一早就进宫禀告皇上了,此事由她全权负责,怎么这洛大人还要插手!

“洛大人……李大人……”这时,远处传来了相爷的声音,相爷似乎也知晓了此事,远远地小跑而来,一脸担忧。

“相爷。”毕竟官低数级,二人皆抱拳行礼。

“我已经把九儿送到宫里去了,剩下的就托给二位大人了,老夫也要进宫陪九儿去了!”相爷亦是方才才知晓先前被杀的皆是六部各尚书之女,吓得至今心神未定。

“相爷放心,只要那玉面木狐狸敢来,我定让他有来无回!”回答的是李修,一副信誓旦旦模样。

“那就好那就好,有二位大人在,老爷也放心把相府交给你们。”相爷迟疑了一会,又问道:“怎么不见唐大人?”

皇上把这桩命案交给唐大人一事是皇城人人皆知的。

“我也寻了他大半日了,不知道哪里风流去了,指不定还在红楼的温柔乡里!”李修对唐梦一向不满,甚至对兵权在握的唐家都甚是不满。

“呵呵,李大人放心,唐大人玩忽职守一事老夫定会如实禀告皇上。”

躲在一旁的唐梦听了这话,无奈地摇了摇头。

玩忽职守?

自从一年前她上任来,廷尉分内之事无一不处理得当的,廷尉分外之事,从未插手分毫,应该也算尽忠职守了吧。

“今日相府就托给二位大人了,老夫先行一步了。”相爷的话又传来了。

“相爷放心。”回答的依旧是李修,洛觞一直拧紧眉头,至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

待相爷远去,洛觞同李修才朝九小姐的屋子而去,二人的注意力从来都没有在一旁那个甚大的天然湖上

唐梦朝洛觞和李修远去的方向望了一眼,退了几步,躲到身后的花丛中去,等了良久,四周都是寂静无比,只有偶尔传来的萧索的风声。

平静的湖面起来波纹,涟漪一圈圈扩散开来。

唐梦盯着湖面看,只是,眼角低垂,心神不知飞到了何处去了。

风停了许久,然而,湖面上的涟漪依旧一圈一圈持续扩散着,越来越快,越来越大。

唐梦一警觉,就在这时,突然有人从身后按住了她的肩。

009出现

“嘘,是我!”

这声音,是洛觞!

“你!”唐梦大惊。

“方才就发现你了,在这儿作甚?”洛觞往湖面上那层层涟漪一眼,只觉得再普通不过了,没多留意。

唐梦缓过神来,瞥了湖面一眼,没有说话便转身朝花丛深处而去,洛觞紧跟其后。

职务之需,跟洛觞合作过好几回,交情也还算不错,只是这人太过正值,脑袋一根筋,有些事同他办起来,相当麻烦!

“七少是不是发现什么线索了?”洛觞很是认真,他可不似那李修,对唐梦的能力向来没有怀疑过。

“洛大人不也发现了。”唐梦成功将人引开,这才转身,她本没打算告知宰相的,他倒好,考虑周到地把人都送宫里去了。

“李大人可寻了你一早上了。”洛觞揶揄到,浓眉大眼,笑起来还真阳光。

“哈哈,我就纳闷着,我的护卫怎么跟了洛大人了。”唐梦亦是笑得很阳光,虽是女儿身,装扮成男子可是不输真正的男子分毫的。

“我们赌一赌,那玉面木狐狸何时出现。”洛觞最关心的还是此事。

“这事儿你就别劳心了,皇上今早已将此案全权交给我负责了。”唐梦仍是笑得很无害。

“逮捕凶手亦是我分内之事,我特意来协助你的!”洛觞很认真地说到,对唐梦他向来很佩服的。

突然,后方传来了一阵水声,唐梦心中大叫不好,紧接着,前方九小姐闺房方向,亦传来了叫喊。

“玉面木狐狸出现了,来人啊!”

“追,别让他跑了!”

……

洛觞和唐梦顾不上说什么,同时纵身跃起,朝那叫喊声的方向而去,埋伏在屋外的侍卫们悉数现身,原本寂静的相府顿时一片嘈杂。

东宫,暖炉里的微火静静地燃着,一室的黑衣婢女借垂手而立。

凌司夜闲适地倚在软塌上,双眸微眯,再过几个时辰,唐梦就该来了吧。

“主子,人带来了。”黑衣婢女轻声禀告。

“带进来吧。”凌司夜这才慵懒地起身,那个孩子怎么这么弱,昏迷了整整一天,终于醒了。

小男孩自己一人走了进来,一进门,见到凌司夜便怯了,不敢再上前。

“你怕我?”凌司夜若有所思地问到。

小男孩不敢开口,却诚实地点了点头,那种距离死亡那么近的恐惧,体验过一次,即便是大人也会怕,何况一个五岁的孩子呢?

“我救了你,你还怕我?”凌司夜甚是认真地问到。

小男孩有些愣,难得是自己猜错了,眼前这高贵的公子不是爹爹和娘亲口中的坏人?

凌司夜见他那纠结的表情,不由得笑了起来,又问到:“你唤什么名字?”

“思……夜。”小夜怯怯地回答。

话语一落。凌司夜的双眸瞬间转冷。

“以后你就叫无情,记住,是本太子救了你,以后你便是东宫的仆人。”

小男孩似懂非懂,只是见凌司夜那冷厉的眸子,连忙点头。

太子,原来他是太子啊,太子就不会是坏人吧。

010鲛人

此时的相府已是一片混乱,府外的弓箭手悉数待命。

唐梦放慢了速度,见洛觞远去,隐没在侍卫中去了,这才连忙掉转了方向,朝那湖的方向而去。

心中早就不安了起来,虽这玉面木狐狸作案的间隔的日子很有规律,只是,被这么一搅和,怕是早已警觉,不轻易在相府出现了,更别说是今日出现了。

带唐梦赶到池边,湖面早已一片平静,如镜子一般,一丝波纹也不再出现。

“天要亡我啊!”唐梦不由得长叹一声,突然,这才觉得不对劲,方才出现在九小姐闺房里的又是何人呢?

难道真是那玉面木狐狸!

她猜测错了?

身后花丛里突然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唐梦正要躲,却见来者三千墨发高束,黑色蒙面遮住了大半个俊脸,一双明眸同她如此像似,一见这装扮,唐梦原本慌乱的心这下子安定了下来。

是唐影。

“你最近很奇怪。”唐影蹙眉,一脸认真地看着唐梦。

“我?”唐梦不解,急急忙忙道:“你什么时候来的,见着那玉面木狐狸没?”

唐影不说话,只是看着唐梦。

唐梦不由得蹙起了眉头,正要开口,唐影却道:“湖边又水迹,应该是来了,沿着……”

唐影话音未落,便见唐梦身影一闪,沿着那水迹的方向追了过去。

唐影无奈地摇了摇头,亦是跟了过去。

此时天尚亮,地上的水迹很是明显,从湖边一直延伸到了九小姐的房间,在房门前却突然没了。

原本四周潜伏的侍卫早就跟着李修追着那假的玉面木狐狸而去了,这时整个院子里空无一人。

唐梦小心翼翼地靠近房门,听得里头没有动静,正要轻手轻脚要打开房门,却骤然破门而入,前倾的身子站稳后,立马转身,只见一个男子,身姿比一般男子还修长清瘦一些,上肢与身体两侧间连有半透明的飘须,显得漂亮而飘逸,只是,那一双烧着怒火的眼眸同那清秀的俊朗面容极不相称。

鲛人!

“九小姐在哪里!”鲛人话语一落,长臂便横扫了过来,原本白皙的皮肤上突然出现了坚硬鳞甲。

唐梦侧身躲过,心中暗道不好,这个鲛人怒了,他似乎急着想寻到九小姐,究竟为何杀人,所杀的六人皆取走了双眼,这里面究竟藏着些什么?

唐梦终于安奈不住好奇心,道:“你要这几位官家小姐的双眼何用?”

“多管闲事,挡我者死!”那鲛人说罢,不止双臂上,浑身上下皆竖起了坚硬了鳞甲来,这是鲛人战斗时的状态。

唐梦警觉地躲过那男子的攻击,拔出长剑,一招“直符送书”,快而沉,疾而重,上挑下压并那鲛人虎口穴。

鲛人连连退了几步躲开,束起尖锐鳞片的双臂又骤然横扫而来,他的武艺不精,力气却很大,上一回夜里交手过两三招,唐梦便知晓了。

“告诉我原因,我饶你不死!”唐梦冷呵一声,长剑一挑,一招“苍龙出水”,看似要刺向鲛人胸部,却是虚招,长剑下沉,正朝鲛人腹部刺去,却伤不了鲛人丝毫,腹部那坚硬的鳞片完全挡住了她那削铁如泥的剑。

唐梦蹙眉,洛觞和李修怕是要回来了,必须速战速决。

心一恨,长剑高高挑起,正正朝鲛人眼眸刺去,不论是什么人,眼睛都是最致命的地方。

鲛人眸子掠过惊慌,似乎有所迟疑,却还是长鸣一声,转身就往园中那大湖逃了去,那长鸣似乎是是他们族人才懂的“潜音”,听不明白是何意思。

唐梦一点儿也不急,看着那沾满血迹的长剑,脸色有些复杂,犹豫了一会儿才追了出去。

原本清澈的湖水不知何时被下了毒,同墨水有些像似,却又不像,如同墨汁一样的黑水从湖底缓缓往上冒了起来,渐渐将整片湖水都染成了墨色,鱼腥恶臭隐隐约约地传了过来。

这正是剑空师父给的墨毒,只需那么一小瓷瓶,撒在任何一个同湖海的地方,便能污染了所有同湖海江湖的河流湖泊。

这鲛人七个时辰内是无论如何都逃不了的,离水太久,只会虚弱昏迷,直至死亡。

唐梦缓缓地走了出来,出现在了鲛人面前。

“乖乖地跟我走,太子想见你罢了。”唐梦长叹一声,能骗尽量骗吧,他这一身坚硬的甲片,伤他可得费很多力气,等他脱水累倒还不知要多久呢!

“太子!”鲛人却是一脸的震惊,突然大笑了起来,“太子要抓我,哈哈,太子,凌司夜……

十世轮回只为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十世轮回只为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观点| 谁发明了“公摊”这个奇葩概念?

    阅读时间:11分钟(文章转载自“IPO那些事”仅供学习交流使用)据说好像是著名的英国商人嘉诚·李在香港率先发明的。不过“公摊”这个概念是非常有利于政府,房地产商,物业公司的,除了业主打落牙齿和血吞,倒了血霉外,简直可以说是完美。一:有效的降低了“房价”欧美一般都是按“室内面积”来计算房价,比方说美帝某个住宅楼的某套房的“室内面积”有一百平方,房价折合成RMB是一百万,那么单位房价就是一万元/平方。而国内机智的采用“建筑面积”来计算房价(目前国内好像只有重庆城区采用室内面积),比方说国内某个住宅楼

  • 2000平独栋别墅,大气奢华的庄园

    提示:本案例主要风格为现代欧式,在材质、用色、造型、布局上进行了整体规划和设计,将传统美学的古典元素游刃有余的运用在各个功能空间中,既不显突兀,也没有堆砌的观感,反而融合着现代审美将生活方式的细节缓缓植入,温婉而典雅。色彩看起来明亮、大方,使整个空间给人以开放、宽容的非凡气度,让人丝毫不显局促。石材研习社(微信号stone5A)1F-楼梯门厅优雅大气的吊顶造型、水晶宫灯、双跑梯亦是此作品的点睛之笔。地面采用石材拼花,用石材天然的纹理和自然的色彩来修饰人工的痕迹。使客厅和餐厅的那种奢华、档次和品

  • 四十岁后,就别再贪杯了(值得所有人看!)

    人在江湖走,哪能离了酒?现在不管是亲友聚会,还是商业应酬,都离不开酒。不少朋友还经常是“不去不去又去了,不喝不喝又喝了,喝着喝着喝高了……”然后成了贪杯“烂”酒的人。贪杯“烂”酒的具体表现贪杯“烂”酒具体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大家可以对号入座。1不知不觉就醉了。以前是知道自己能喝多少,还能喝多少,知道控制和把握。现在是根本不知道自己会在哪个节点醉。四十岁以后不知不觉就醉了,原因应该是自己还按照以前的酒量来喝,实则已经今非昔比。2醉了之后会断片。四十岁以前喝醉了,总感觉自己心里是清醒的,事后能回忆起

  • 销售精英培训手册

    第一部分:销售日志一、销售过程中销的是什么?答案:自己1、世界汽车销售第一人乔·吉拉德说:“我卖的不是我的雪佛兰汽车,我卖的是我自己”;2、贩卖任何产品之前首先贩卖的是你自己;3、产品与顾客之间有一个重要的桥梁:销售人员本身;4、面对面销售过程中,假如客户不接受你这个人,他还会给你介绍产品的机会吗?5、不管你如何跟顾客介绍你所在的公司是一流的,产品是一流的,服务是一流的,可是,如果顾客一看你的人,像五流的,一听你讲的话更像是外行,那么,一般来说,客户根本就不会愿意跟你谈下去。你的业绩会好吗?6、

  • 华为的惩罚

    一、华为问责通报文件的本质2018年1月17日,华为任正非签发公司15号文件——《对经营管理不善领导责任人的问责通报》。这个通报很简短,但内容却很沉重。“公司一直强调加强经营质量管理,杜绝做假。近年,部分经营单位发生了经营质量事故和业务造假行为,公司管理层对此负有领导不力的管理责任,经董事会常务委员会讨论决定,对公司主要责任领导作出以下问责,并通报公司全体员工。任正非罚款100万;郭平罚款50万;徐直军罚款50万;胡厚崑罚款50万;李杰罚款50万。”毫无疑问,华为是个敢激励与会激励的公司。另一方

  • 人力资源部工作全套流程图(干货速收)

    很宝贵的资料,人力资源工作的每一环节都梳理得很清晰了,建议大家收藏或分享给圈内好友,时不时对照理一理自己手头的工作。1.人力资源工作总图2.员工进入-退出公司轨迹3.招聘流程4.绩效管理-考核5.绩效管理-评估6.薪酬操作流程7.福利-社保8.奖惩9.岗位调整10.人才储备11.培训12.劳动合同13.入职14.试用转正15.考勤16.休假17.档案18.离职(免责声明:图文内容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公众号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版权,请联系删除!)

  • 贝雕到底是怎样的艺术品,足于惊艳世界!

    贝雕,将海的绮丽与传统文化汇聚于一体,融合贝壳的自然美、雕塑的技法美和国画的格调美,其精美华贵不亚于玉石,具有独特的艺术风格。贝壳,大多有绚丽的色彩和精美的纹理,有的还是很妙的反光体。贝雕以珍稀螺壳为原料,巧用贝壳的天然色泽和纹理形状,综合玉、木雕和螺甸镶嵌等工艺特点,精心雕琢成平贴、半浮雕、镶嵌、立体等多种形式和规格的工艺品。贝壳远在五万年前山顶洞人时期,就被穿成串链作为装饰。贝雕历史悠久,秦汉时期,就已经出现。那时,冶炼技术的提高和普及为贝壳的雕琢开辟了新途径。工匠们利用贝壳的色泽,将一种较

  • 【为爱朗读】第三期:《写给未来的你》

    以爱齐发声,引领享阅读!这里是FM98.4宁夏交通广播《为爱朗读》。今天主持人陈红和大家分享作家余光中《写给未来的你》。984主播:陈红主持栏目:周一至周五晚间20:00—21:00《大城小事》主播心语:安静的做好自己《写给未来的你》作者:余光中朗读:陈红孩子,我希望你自始至终都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你可以是农民,可以是工程师,可以是演员,可以是流浪汉,但你必须是个理想主义者。童年,我们讲英雄故事给你听,并不是一定要你成为英雄,而是希望你具有纯正的品格。少年,我们让你接触诗歌、绘画、音乐,是为了让你

  • 当你扛不住的时候就读一遍(非常精辟)

    生活中,总会遇到这样那样不如意的事,有的时候甚至会让我们觉得就要扛不住倒下了……而这些经历其实都是人生必经之路,只要认识到、想明白,就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当你扛不住的时候,就读一读下面这些内容吧……1、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只有自己最可靠。2、没有人陪你走一辈子,所以你要适应孤独,没有人会帮你一辈子,所以你要奋斗一生。3、与其用泪水悔恨今天,不如用汗水拼搏今天。4、当眼泪流尽的时候,留下的应该是坚强。5、人生就像一杯没有加糖的咖啡,喝起来是苦涩的,回味起来却有久久不会退去的余香。6、有一种缘,

  • 悟道就是停止思考 原创

    我们听课,不只是听老师讲课声音的,只听音乐的,而是是全神贯注用心用心再用心,全神贯注专注专注再专注,全神贯注专一专一再专一,不再思考,不再思想,不再猜测,而是进入每个当本心频道,当你全神贯注用心了,一切问题答案,瞬间出现……也就是小我不想了大我自然而然给你答案当你小我念头全部停下来,你以为问题瞬间不见了,你以为的困境瞬间消失了,你以为障碍瞬间破除了,心自然而然给你灵感,给你智慧,给你答案!本来世界上没有任何问题,也没有什么困难,更没有任何困境……都是小我看不到答案臆想出来的问题,困境,困难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