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鬼王医妃全文在线阅读

2017/11/1 22:01:5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鬼王医妃

第五章 意外

侍女很快将萧长歌穿戴打扮好,萧长歌望着铜镜中的自己。95女性网一袭水蓝色轻纱彩绣裙,腰间的飘带系着好看的蝴蝶结,随云髻上斜簪着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步遥

萧长歌不禁感叹,这古代的衣服配饰就是华丽精美,不过也过于繁琐,若非是侍女伺候,换做她自己来做,她指定能抓狂的。

伺候萧长歌的侍女退下后便传了早膳,萧长歌遣退多余的人,房间里只有魅月一人。

这魅月,应该是被派来监视她的吧,不过已经成了自己的人,不用白不用。

“魅月,你跟我说说苍氏皇朝的事情。”萧长歌问着魅月,目光落在桌子上的早膳上,昨夜她就没吃过东西,如今还真是有些饿。

魅月的目光落在萧长歌吃饭的动作上,她一丝也不优雅,跟王妃这两个字有些不搭边。

“皇上膝下有十个皇子,不过存活下来的只有四个。95女性网太子苍慕修皇后所生,从小体弱多病,四子冥王童年时被人暗害生母宸妃惨死,而王爷也落了残疾,六子温王爷生性潇洒不理朝政,七子临王爷是温王的同胞弟弟俱是段贵妃所出,不过从小被皇后抚养,性格嚣张跋扈。”魅月几句话将这些人概述了一遍。

萧长歌手中的筷子微微一顿,记忆中如今得盛宠的是段贵妃,也就是温王和临王的亲生母亲。

作为一个母亲能将自己的儿子交给皇后抚养,这其中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而她昨夜里断的是临王的命根子,偏偏这个临王上有皇上,左右有皇后和段贵妃,还有一个哥哥温王。

看来她这一刀,的确得罪了不少人埃撇嘴之间,食欲也没了,放下筷子,萧长歌起身道:“我吃好了,我们走吧。”

魅月点点头跟着萧长歌出了府门。来自http://www.95lady.com/

门前,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门口,江朔站在马车前掀了帘子对萧长歌微微一礼道:“王妃请。”

萧长歌跳上马车,钻了进去,见苍冥绝已经坐在了里面。他一袭玄黑色的锦袍,衣摆上绣着祥云,面上依旧戴着那面鬼王面具,除了那性感的薄唇,便只能看见他幽深看不见底的眼眸。

一道冰凉的视线在她身上停留了半刻,随即移去。

萧长歌坐稳后,马车缓缓行驶了起来。封闭的空间里,萧长歌总能感觉一丝寒冷的气息在周围窜动,萧长歌想好在眼下是盛夏,有苍冥绝在就像是天然的冰块,祛暑。

“那个,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推荐http://www.95lady.com/”萧长歌见苍冥绝也不说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皇宫,这尴尬的气氛总需要缓解。

在魅月跟她说了皇室成员的事情后,萧长歌也想明白了。自己一时手快断了临王的命根子,或许也给苍冥绝惹了麻烦。

浸染过很多史书,看过无数的宫斗,生在皇家的苍冥绝落得残废的下场无非就是争权夺利的牺牲品,所以一些事情她想的很是明白。

苍冥绝面具下锐利的双眸扫了一眼,回道:“你还不是太傻,知道给本王惹了天大的麻烦。怎么,害怕了?”

萧长歌轻哼一声道:“我既然敢做,就不会害怕。再说,只要是临王一口咬定他是自宫,别人就拿我们没辙。95女性网

到了现在萧长歌依然坚信临王会承认自己是自宫,这让苍冥绝十分的好奇。临王对他做的事情他一直忍着,并非是他没本事除去他,而是还不到时候。

只是一个萧长歌,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同样给他找了大麻烦。

“希望如此,如果事情败露,本王可是保不了你。”苍冥绝别过头,她的生死与自己无关。

“保你自己就好,我不用你管。”萧长歌说着挑开帘子,去看外面的风景。说明http://www.95lady.com/

两人再无话,马车行驶了一段时间后停在皇宫的正阳门前。萧长歌下了马车,看见江朔将苍冥绝放上了四人抬的肩舆上。

萧长歌看着四人抬起肩舆走在官道上,不禁微微皱眉回头看了魅月一眼问:“没有轮椅吗?”

魅月脸上有些疑惑,问道:“轮椅是什么?”

萧长歌语塞,扶额郁闷道:“没什么,我们走吧。”说着跟在苍冥绝后面,却在心中考量,这个朝代也太落后了一点吧,竟然连轮椅也没有。

没有轮椅,苍冥绝出行也太不方便了,萧长歌想等临王的事情结束,如果她还有幸活着,那就给苍冥绝做一个吧。

萧长歌和苍冥绝被引进了端阳殿,光滑如镜的地面,映照着他们的影子。

第六章 面见皇上

台阶上的龙椅上,苍行江一袭明黄色的龙袍端坐着,左右两侧的凤坐上坐着两个中年女人,衣着华丽,雍容华贵。

“儿臣见过父皇,母后,贵妃娘娘。”苍冥绝不能下跪,只是微微低了头。

萧长歌在苍冥绝身侧跪下拜道:“儿臣萧长歌给父皇,母后,贵妃娘娘请安。”

大殿内,寂静异常,徐徐的龙涎香传来,萧长歌跪在地上也不敢抬头,更不知这演的究竟是哪出下马威?

“冥王,临王昨夜缘何会自宫在你的洞房里?”苍行江的声音厚亮,分明带着一些质问。

一旁的皇后却插道:“皇上,你难道真的相信暮儿是自宫的吗?好端端的他为何要自宫,真是笑话,要本宫说分明是有人要害暮儿。”

萧长歌唇角一抹鄙夷,有人暗害?还不如指名道姓说就是苍冥绝干的呢。

坐在另一侧的段贵妃掩着泪,哽咽道:“我可怜的儿子啊,好端端的怎么就……皇上,你一定要为暮儿做主埃”

皇上被两个女人的话搅得心烦,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变轻斥:“够了,朕不是在问了吗。”

皇后和段贵妃纷纷住了声,萧长歌俯身一拜道:“皇上容禀,昨夜的事情儿臣看的清楚,还请让儿臣慢慢道来。”

苍行江微微敛眸,看了看萧长歌道:“你说。”

萧长歌侧头,看着苍冥绝事不关已的样子坐在肩舆上,眼底的神色无波无谰的。萧长歌想,苍冥绝就是想看她如何应对此事,那么她怎么也不能让他失望才是。

萧长歌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回道:“昨夜洞房里,临王突然到来,他推开门后就对着冥王说,说他不能帮冥王宠幸他的王妃了,因为他因缘际会得到了一本绝世武功秘籍,但是秘籍上说欲练此功,挥刀自宫,所以,临王让冥王做个见证,就那么当着冥王的面,自宫了。”

说罢,小脸一皱,似是在害怕。

苍冥绝的脸皮微微一抽,在心中暗骂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当众羞辱他。不禁怒火在心底翻腾。

一番言辞,让皇后和段贵妃纷纷站了起来大骂:“胡言乱语。”

苍行江猛的一拍龙椅的扶手斥道:“都给我闭嘴。”

皇后和段贵妃纷纷不敢在言声,两人俱是一副狠毒的目光看着萧长歌。

苍行江听的清楚,他面色铁青言辞狠戾的质问着:“你方才说临王代冥王宠幸他的王妃,这事可是真的?”

萧长歌回道:“是临王亲自对王爷说的,不信你可以问王爷。”

“冥王,你说。”苍行江一双锐利的双眸看着苍冥绝。

苍冥绝徐徐抬头,眼睛幽深,声音中带着自嘲。“父皇,儿臣身体已毁,是无用之人,七弟代劳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苍行江顿时震怒,拍着扶手站了起来,对着门外大喊道:“去将那个不孝子给朕带过来。”

门外的人得令离去,大殿内的气氛很是紧张诡异。众人都不敢在言语,萧长歌虽然没有抬头也知道有两道凌厉的目光要杀她。

半盏茶的功夫,苍云暮就被人抬了过来,他躺在担架上,因失血过多脸色苍白,昨日送进宫后一直昏迷,如今不过方醒就被抬来了。

“临王,以前冥王娶得王妃都是你帮助冥王临幸的?”苍行江冷声质问着他。

苍云暮才醒,身子孱弱,意识也不是很清明,苍行江的问话他听在耳中,然后点了点头道:“四哥的身子不好,儿臣理应代劳。”

苍行江顿时大怒,还未等发作,一旁的皇后突然问道:“那母后问你,你是如何变成这幅样子的?”

众人的目光纷纷聚在苍云暮的身上,苍云暮躺在地上,一双眼睛混沌不清,略微低哑的声音回道:“儿臣得了一本葵花宝典,上面说欲练此功,挥刀自宫。所以儿臣就自宫了。”

萧长歌微微挑眉,苍冥绝明显一怔,而皇上则是怒气翻腾。皇后与段贵妃俱是一脸不可置信。

“胡闹。”苍行江大喝一声,气的咬牙切齿。

一旁的段贵妃回神突然开口道:“皇上,既然是那本妖书害了暮儿,理应找出来,以免祸害更多的人埃”

萧长歌听着段贵妃这话,心里咯噔一下,暗道果然是个精明,心机高深的女人。如果找不到这本葵花宝典,那不就是没有了物证?

萧长歌昨夜对苍云暮做了催眠,不过是潜意识里催眠,如果深究这本书,只会让苍云暮的意识混乱,很快清醒过来。

万一苍云暮清醒,那么自己就死定了!

第七章 身世

萧长歌无语问苍天,去哪弄一本葵花宝典来啊,即便去弄也来不及了,因为苍行江已经下令去搜临王府去了。

苍冥绝侧眸看着萧长歌,见她脸色凝重,虽然极力在掩饰但是也难逃他的眼睛。苍冥绝心中冷笑,原来这个女人也有害怕的时候。

萧长歌觉得时间过的十分的漫长,每一分一秒都是煎熬。上天好不容易给她机会让她穿越重生,她可不想就那么死了。萧长歌在暗暗想着对策,就听前去搜府的侍卫回禀。

“回皇上,在临王的房间里找到了葵花宝典。”那侍卫双手将书奉上,内监接过递给了苍行江。

萧长歌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真的搜出来葵花宝典了?

苍行江看着那书籍的页面赫然写着葵花宝典四个大字,打开后八个字映入眼帘:欲练此功,挥刀自宫!

啪的一声,苍行江将那本葵花宝典仍在了苍云暮的身边怒骂:“畜生,朕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没用的儿子。来人,将临王禁足王府,没有朕的口谕不准他出府。”

苍行江是真的怒极,欺辱自家兄弟,还为了练就什么绝世武功自宫,他只觉得这个儿子丢尽了他的老脸。

一旁的段贵妃和皇后想要为苍云暮说情,两人才张口,话还没说出来,就听苍行江指着她们骂道:“看看你生的好儿子,你教养的好儿子。你们都给朕滚回去,谁敢为临王求情,朕就废了她。”

段贵妃与皇后脸色一变,知道苍行江是怒了,不敢在多说,只好扫兴离去。

殿内只留苍冥绝与萧长歌二人。

苍冥绝的目光带着亏欠和心疼看着自己的儿子。“绝儿,朕……”苍行江欲言又止,想说的话终究没有说出口。

他长叹一声看着萧长歌道:“你好好照顾王爷。”

萧长歌点头应道:“是,儿臣知道。”

苍行江无力的坐在龙椅上挥挥手道:“你们回去吧。”

苍冥绝依然礼数周正的应了句:“儿臣告退。”然后就被人抬着出了大殿,魅月上前扶着跪的膝盖疼的萧长歌跟在后面,两人一前一后的出了宫门。

马车里,萧长歌想起突然出现的葵花宝典,凑过去,问着苍冥绝。“喂,那葵花宝典是不是你的杰作啊?”这件事除了苍冥绝,萧长歌想不出还有谁能做出来。

苍冥绝的声音依旧暗哑难听,却带着一丝不自然:“本王,听不明白。”

萧长歌轻哼一声,唇角扬起,水灵的眼波扫了他一眼道:“你就继续装吧,其实我看出来了,你虽然脚不能行,但是你的心,比起谁都要精明。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个废人,其实你比谁都要腹黑。”

苍冥绝冷眼看着她,心想自己多此一举是不是错了?昨夜里他听萧长歌对苍云暮说的话就记下了,然后让江朔偷偷找了一本经书改装出她口中所说的武功秘籍,然后在扉页上写下那八个字。

他当时这么做,不过是以防万一。今日皇宫的对峙,明显是他赢了,但也因此,正式和皇后及段贵妃下了战书。

“你虽然逃过了这一劫,但是前面的路还有更多的凶险。皇后和段贵妃不会放过你的,还有温王。”苍冥绝将温王两个字咬的很重。

萧长歌脸上的表情顿了顿,今天她吐露出临王欺辱冥王的事情,明显是被皇后和段贵妃当成了眼中钉。宫里的女人最可怕,各种手段,层出不穷,不过好在她宫斗戏看的多,她还真想实战一下。

“他们想对付我,其实也是想对付你。他们是我们的共同敌人,所以,以后就让我们一起联手,遇佛杀佛,遇鬼杀鬼。”萧长歌斗志激昂的样子。

苍冥绝依旧冷声道:“你凭什么认为本王会和你联手?你是生是死与本王无关,只要你别再给本王找麻烦。”

萧长歌深吸一口气,跟这种两面三刀的人说话真是气死人。萧长歌探出手道:“既然如此就麻烦王爷给我一张休书,我去浪迹江湖,行医救人,这样总行了吧?”

苍冥绝愣了愣,这个女人竟然问他要休书,难道她不知道但凡被休的女人是奇耻大辱,都不会苟活于世的,而她竟然还说什么浪迹江湖,行医救人?

第八章 想也别想

“萧长歌,你想也别想。”苍冥绝别过头,闭眼不在理会她。

萧长歌轻笑一声,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既然上天让她遇见他,总是一段缘分,如果自己要走,也要医治好他的身体,让他健健康康的去跟仇人较量,这也是她作为一名医生应该做的。

临王府内,一袭白衣翩翩的公子轻车熟路的来到苍云暮的房间。房间内,苍云暮喝了药已经睡下,白衣公子站在床榻前看着与自己容貌相似的男人,脸上的表情变了变。

“将临王的衣服解开,给本王看看。”苍云寒薄唇轻齿,语色犹如三月的春风虽然舒服但却带着一丝寒意。

一旁的侍卫,上前解开苍云暮的衣衫,很快就露出苍云暮古色的肌肤。苍云寒上前在他上身仔细看了看,在后颈后发现一点红色的印记,看似是被什么东西扎的一般。

苍云寒盯着那伤口看了半响,目光一沉,让人将苍云暮的衣服穿好后,随即起身来到了正堂。

“东西拿过来。”苍云寒喝了两口茶后对着自己身边的亲信侍卫离风说道。

离风将一本书及一把匕首递了过去,苍云寒放下茶杯接过离风递来的东西。苍云寒先是打量了一遍那把匕首,然后放下拿起那本葵花宝典。

翻开扉页,苍云寒的视线落在扉页上的八个字上。苍云寒修长的手指摸了摸那字迹,然后凑到鼻尖闻了闻,还有淡淡的墨香味道。

苍云寒唇角勾起,眼中一抹精锐的光闪了过去,言道:“真有意思。”随即将那葵花宝典及匕首交给了离风吩咐道:“监视好萧长歌,有什么动作立即告诉本王。”

离风颔首,苍云寒起身,随即离去。

冥王府内,萧长歌好不容易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回来,她决定要仔仔细细的理一理自己对这个朝代的认知情况,便将原主的记忆细细的想了一遍,这一想却让萧长歌发现了有趣的东西。

而王府密室里,有关萧长歌身份的消息也传了回来。苍冥绝看着手中那标有火焰标致的密折,眸光微微一闪,似在沉思。

“王爷,可是查出来的消息有什么不妥?”密室里一个身着黑衣的男人站在苍冥绝的面前,洞房里发生的事情他知道的一清二楚,因为那个时候他就在洞房里隐着。

苍冥绝将那密折放下,面具下他的表情难辨,但是声音却不似那般暗哑难听反之非常清润,声线温厚,极其好听。

“原来萧长歌的母亲是当年号称五毒圣手的秋曼萝,只可惜被萧海枫欺骗抑郁而逝。”苍冥绝说着轻笑一声,当年的萧海枫号称是解毒高手,却败给了秋曼萝。后来为了得到秋曼萝手中的五毒秘术,而欺骗了她的感情。

“那王妃的身份,没有什么疑点吧?”魅风又问道。

苍冥绝看了看那密折,折子中说萧长歌自小丧母,一直放在萧府后院无人问津,生性懦弱,出嫁当日还被自己的姐姐恐吓,身上的匕首就是二姐萧艳华给她的。

密折中萧长歌的身份清白,与皇室子嗣没有任何关系。可是偏偏这生性懦弱四个字跟萧长歌好像不搭边。

“无音楼查出来的消息不会错,萧长歌的身份可信。而且她说自己会医术,想来是儿时她母亲教给她的,至于她的性格。或许这些年,她与本王一样都在隐忍吧。”苍冥拿起密折,放在烛火上烧毁,那逐渐燃起的火焰越来越亮,那一刻,苍冥绝的眼前又浮现出那场大火的画面。

“王爷。”魅风很是担心的看着苍冥绝,想要将那火给灭掉。

苍冥绝突然伸手制止了魅风,眼神冰冷而压抑:“人不能有弱点,否则就是致命的伤。让它烧,本王不会再害怕。”

苍冥绝说着握紧了双手,看着那越燃越烈的火焰,狰狞的面具下,苍冥绝露出的眼眸映照着火焰的色彩,良久才消散掉。

“五毒密传。”萧长歌对自己的发现很是惊奇。

记忆中儿时,自己的母亲逼迫她硬记下了一本秘传,她亲眼看着那本被自己记下的秘传被母亲给烧了,并告诉她不可将秘传的事情告诉自己的父亲。

模糊的记忆里还有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吵架的场景,然后不久后自己的母亲就病逝了。

如今想起来,萧长歌才明白,自己所谓的父亲娶了她母亲不过就是为了一本书。

不过幸好,这本书在萧长歌的脑子里存着。因为书中的东西非常的有趣,包罗各种毒术和医术,如果学会了,那么她萧长歌可谓是华佗在世了。

第九章 温王

接下来的几日,萧长歌一直在钻研那本刻在自己的记忆中的秘传。并很快贯通领会,好在王府内有自备的药材,让萧长歌练毒也很是方便。

至于苍冥绝,他从来不会来打扰她做事,也不过问她的事,这让萧长歌觉得自己有了很大的空间。

待自己的毒术有了很大程度的提高时,萧长歌认为自己自保是没有问题了。然后便拿着自己画下的图纸和魅月一同出了王府。

萧长歌知晓自己得罪的都是不一般的人物,苍冥绝也警告过她让她不要轻易出府。只是萧长歌此次出来有必须要做的事情。

从城西的木匠店里出来,身旁的魅月终于忍不住问道:“王妃定做的这把椅子是要送给王爷的吗?”魅月向来少言寡语,只负责行动从来不多问,萧长歌有时会觉得很没趣。

可今天魅月会这么问她,可见她是憋了许久了。

萧长歌轻笑道:“就是我曾经说过的轮椅,专门为腿脚不方便的人设计的。先不要告诉苍冥绝,回头我给他一个惊喜。”

魅月低着头,没有回话。

萧长歌侧头看了她一眼,轻叹一声摆摆手道:“好吧,你想说就说,我不为难你就是。”

魅月不禁暗叹,这个王妃,其实比谁都聪明,她心中一清二楚知晓她是苍冥绝的人,只听命于苍冥绝。

萧长歌打算在街上好好逛逛,却不想遇见了自己的二姐,萧艳华。

两人不期而遇,萧艳华有些惊讶,愣了半刻后随即笑道:“原来是三妹妹啊,这么巧。”说着亲昵的去拉萧长歌的手。

萧长歌很不给面子的将手抽了出来,并且嫌恶地甩了甩袖子:“三妹妹也是你叫的吗,你如今应该改口见我一声冥王妃,然后周正的给我行礼,不是吗?”

萧艳华脸色一变,很是不屑的啐了一口口水:“我呸,萧长歌,你还真当自己是王妃埃世人谁不知冥王相貌丑陋,不受皇上待见,还是个残废王爷,嫁给一个废物,你还真当自己是……”

啪的一声脆响,萧艳华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左脸就被萧长歌打了一巴掌。这一巴掌,萧长歌狠劲十足,打的萧艳华的唇角渗出了血丝。

萧艳华捂着自己的脸瞪着双眼看着萧长歌,惊讶过后便是恼怒。“你竟然打我,你……”萧艳华指着萧长歌,却未想萧长歌换了左手又将她另半边脸打了一巴掌。

打了两巴掌,萧长歌才稍稍解气,一手拽着萧艳华的衣领拉到面前来狠辣的声音道:“萧艳华,你给我记住了。冥王他是我的夫君,没有人能这么侮辱他。这两巴掌就给你一个教训,如果你再敢对我夫君出言不逊小心我剪了你的舌头。”

萧长歌猛的一推,萧艳华踉跄了几步险些摔倒。

萧艳华站稳后,不顾自己双颊火辣的疼,恼恨的骂道:“萧长歌,你别得意。你以为你嫁给冥王就了不起,等我成了临王妃,你看我怎么教训你。”

萧长歌本想离去,乍听她说临王妃三个字,萧长歌突然停住,侧头去看她:“你要嫁给临王?”

萧艳华见萧长歌脸上惊讶,不禁得意的笑了笑。“怎么,你怕了吧?临王可是深受皇后和贵妃宠爱的,他比冥王可是金贵多了。萧长歌,你就等着吧,今日你欺负我,来日我定当加倍讨回来的。”

萧艳华哼了一声,愤愤的离去。萧长歌站在原地,良久才悟过来,临王自宫这样的事肯定普通人是不会知道的,萧艳华竟然要嫁给临王那个太监?

这真是太和她心意了,不知这是谁的主意啊?萧长歌大笑一声,她觉得这是她穿越来此最开心的一天了。

不远处的茶楼上,一抹白色的身影站在栏杆前,眺望着萧长歌的方向,随后他素手微微一抬,身后的人就退了下去。

“萧艳华,你既然想嫁给那个太监,当妹妹的必须要帮你一把才是埃”萧长歌拍了拍手,看了看忍住没笑出来的魅月道:“干嘛忍着,想笑就笑呗。”

魅月扶了扶鼻子,低着头。萧长歌耸耸肩道:“走吧。”说着和魅月打算回府,才走了几步,却被一个衣着华丽的男人拦住了去路。

“冥王妃,我家主子想请王妃去楼上一聚。”离风低着头,周身带着危险的气息。

魅月上前将萧长歌护在后面,离风抬头看了看魅月,唇角微微一扬,有些挑衅。

第十章 挑衅

萧长歌感觉有一种一触即发的危险感,她看了看离风,此人相貌堂堂,脸色镇定,想来今日有十足的把握请她上楼去。

“魅月,我们去看看,究竟是哪路神仙要见我。”说着,萧长歌径直往前走去。

魅月有些担忧,虽然与这个男人没有交手但魅月也察觉出自己的功夫与他不相上下的。

“王妃,请。”离风让出一条路来。

萧长歌对魅月点点头让她安心,然后转身入了身旁的茶楼,在离风的带领下上了三楼的雅间。

房门打开,萧长歌便看见背对着她坐着的白衣男人,从背影上看萧长歌觉得此人优雅从容。

萧长歌走了过去,在那白衣男人的对面坐下,两人视线相交,萧长歌微微一愣,眼前的人与洞房那夜要轻薄她的苍云暮长的很是相似,只是眼前的这个男人看上去如春风一般,给人亲近温和的感觉。

“温王殿下。”萧长歌笑了笑,温王与临王是一母同胞的双生子,长的像自是常理。

苍云寒微微挑眉,伸手端起茶壶为萧长歌倒了一杯水,温朗的声音道:“我以为王妃你会将我认作被你断了命脉的临王呢。”

“温王此话从何说起?当日殿上,临王也亲自承认是他自己为了练功自断命脉,此事与本宫有何干系啊?”萧长歌垂眸,端起苍云寒为她倒的茶,放在鼻尖轻嗅了一下赞道:“极品毛尖,果然好茶。”

说着将茶杯放了下来道:“茶是好茶,只可惜有毒。原来这就是温王的待客之道?”萧长歌抬眸,唇角一抹轻蔑的笑。

苍云寒脸色一变,双手一握,突然间推开挡在他们面前的矮桌,然后将萧长歌扯到自己的怀中,一手拔下她头上的发簪抵在她的喉咙处。

一旁的魅月本欲出手相救却被离风阻挡慢了一步,见萧长歌被擒,魅月只能罢手,内心焦急。

“世人传闻温王稳如如玉,翩翩君子,原来不然。”萧长歌从容不迫,还不忘讥讽着苍云寒。

“萧长歌,这个东西你可认得?”苍云寒将一把匕首仍在一旁的桌上,冷声质问着她。

萧长歌自然认得那把匕首,二姐萧艳华给她的。想起萧艳华,萧长歌突然想起自己刚才见过她,还说自己要做临王妃?莫非……

从匕首下手,苍云寒果然也是个人物、老狐狸,怪不得苍冥绝曾说温王不会放过她的。

“看着有些面熟,那不是临王自宫的匕首吗?”萧长歌佯装惊讶的样子。

苍云寒突然将抵在她喉咙处的发簪移到了她的后颈,就在萧长歌制住苍云暮的那处麻穴上,苍云寒用力一插,阴测的声音笑问:“那这里,你是不是更加熟悉呢?”

萧长歌顿时没了力气,瘫软倒在了苍云寒的怀中。“当然熟悉,当日我就是用这处死穴制住了你的弟弟,然后用那把匕首断了他的命脉。”萧长歌扬唇一笑,笑的妖魅。

苍云寒扔了发簪突然将萧长歌拉近了几分,阴狠的声音道:“好狠毒的女人,你既然废了他,那么就让这个当哥哥的来替他完成未完成的事情。你说怎么样啊?”

苍云寒说着温热的气息扫在萧长歌白净无暇的脸上。萧长歌一阵恶心,强忍着胃里翻腾的感觉骂道:“原来温王和临王一个德行,都是无耻的衣冠禽兽。”

“本王就要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禽兽。”苍云寒说着就要对萧长歌无礼,一旁的魅月忍不住掌风使了出来。

离风与其交手,萧长歌侧头看着打的难解难分的两人,突然喝住:“都给我住手。”

苍云寒也道:“离风住手。”

两人停了对招,可魅月没依旧不能近萧长歌的身,只能干着急。

“苍冥绝的人果然还有两下子,如果不想这个女人受太多痛苦,你最好给我安分一点,乖乖看着我完事,回去将经过仔仔细细的说给你家主子听。”苍云寒说着修长的手指抚弄着萧长歌的脸颊,然后低头凑了过去。

就在苍云寒低头的功夫,怀中的萧长歌突然仰头主动将唇凑了上去。苍云寒一愣,浑身一颤,似是被电击了一般不可置信。

就在苍云寒欲图深尝的时候,身子却突然变得瘫软无力。萧长歌挑眉,移开红唇,一双水灵明动的双眼看着他笑道:“王爷可曾听过一句话叫,美人乡就是英雄冢?”

苍云寒额头冒出一些冷汗,就连说话的力气似是都没有了。

萧长歌捡起地上的簪子朝着自己的虎口扎了一下,酥麻无力的感觉顿时褪去。

离风察觉事情不妙正欲出手,却见萧长歌用那簪子抵着苍云寒的喉咙侧头对着他道:“如果想让你家主子活着,就别动。”

鬼王医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鬼王医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首席的倔强前妻12章

    原标题:首席的倔强前妻12章书名:首席的倔强前妻第12章顾小曼,不许你勾三搭四凌潇看着路振宇对顾小曼做着种种几近调戏与费力的事情,嫉妒的火焰在心底乱窜。终于,忍无可忍,凌潇上前一步,将顾小曼从路振宇的怀里拉开,凌潇低声的说着:“顾小曼,你别给我勾三搭四的,记住你的身份。”“我冤枉,我都不认识这个人,谁知道他为什么一上来就这样那样的?”“有什么可冤枉的,我都看见了,拉拉扯扯的,你真就这么喜欢勾引人吗?”顾小曼和凌潇那有些高的争吵声,令路振宇回过神来,感慨了一句:“这位小姐,和我昔年一位故人长得太像

  • 天价首席的逃妻12章

    原标题:天价首席的逃妻12章小说名字:天价首席的逃妻第12章妖媚无骨的美人上官云端只是觉得有些突兀,她有些无从下手,遂打了电话给远在国外的运营总监向他请示,毕竟这些计划一大半都是他的构想。她又怎么能够想到,运营总监就是为了抛开这个烫手山芋才躲到了国外去。不过运营总监还是很好心地发给她一些资料,并且介绍了一些可以牵线搭桥的人给她,其实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但是上官云端却是对他感激不尽。只是她努力了两天还是一点进展都没有。反观其他人,则都是作壁上观等着看好戏。无奈之下,她只好向上官云瑶求助,毕竟上官云

  • 打破虚空12章

    原标题:打破虚空12章小说名字:打破虚空第一卷平行空间第12章收徒仪式太阳初升,道观里早早的便听到了一声声清脆的梆子声!新的一天开始了,清虚观的道士们都准时起床准备早课。林青山则还在呼呼大睡,一早起来的萍儿走到床前用力摇了他几下才把他叫醒。“青山!青山……起来了……起来……”林青山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坐了起来,迷迷糊糊中问道“几点了?”“五点啊!”萍儿说。“这么早!你叫我起来干嘛!我再睡会……”说完林青山便又躺了回去趴在床上继续睡觉。萍儿皱了一下眉头,她只好再把林青山拉了起来说道“青山你别睡了,做早

  • 媚者无双12章

    原标题:媚者无双12章小说书名:媚者无双第12章打回来“说……说郡主是去会无颜公子,无颜公子是郡主一直想得,又没能上手的,郡主终于怒了,让人送信,说是最后一次约他,如果他再不肯,就拆了他的花满楼。之后郡主就回了郡主府,郡主一向不要我们过那边服侍的,所以我们也不知道后来的事情。没想到郡主大婚的时候,无颜公子反而同意……以前郡主去见外头的公子,都不许我们跟着,只带夏儿,所以奴婢们不敢跟去。”这个无颜到底是何方神圣,竟能让极品女连大婚都不顾。“这么说,只有夏儿跟着?”那天她匆匆跑向后院,夏儿确实跟在她

  • 恶魔通缉令:亲爱的,别跑12章

    原标题:恶魔通缉令:亲爱的,别跑12章书名:恶魔通缉令:亲爱的,别跑第12章乌龙当她辗转醒来,看清楚眼前形势之后,顿时尖叫连连!“啊……”尖锐的叫声顿时响彻整个车内。她怎么会光着身子在车里,而且,这又是谁的车?下意识的用双手紧紧捂住春光,左右瞻望,好在车窗是黑色的,在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可是她怎么会这么潦倒,跑到人家车上来了?这车的车主是谁,什么时候会来开车?各种疑惑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记得明明是和张盛昌在一起吃饭,在所有人走后她也打算走的,之后发生的事就全都记不得了!怎么办怎么办?慌乱的目光

  • 宫锁玉楼:弃妃是尤物12章

    原标题:宫锁玉楼:弃妃是尤物12章小说名称:宫锁玉楼:弃妃是尤物第12章陛下归来八月十四日,明日就是中秋十五了,严旦和严勤赶着回来过中秋,便快马加鞭赶回天齐皇宫。随同先头部队率先抵达北都,其余大军要等着岚嫣使者与和亲的岚嫔带着嫁妆一同前来。严旦严勤之所以急急忙忙的赶回来,还有另一个原因,想必一定是为了十七皇叔叛乱一事。果不其然,陛下抵达北都之后,没有接见皇后等人,而是直接去了十七皇叔府邸,将十七皇叔被软禁于此。听说,十七皇叔被软禁时日日辱骂宇文涛,声称宇文涛才是主谋,图谋不轨,既然陷害的他落得如

  • 乡野狂医12章

    原标题:乡野狂医12章小说名称:乡野狂医第12章足底按摩东临村并不富有,但是在村委会书记李二明的号召下,还是决定购置了一辆普桑。当然,身为村委会的一把手,这辆普桑也就成为了他的私人座驾。此刻,他已经开车那辆黑色的普桑开进了村委会。他现在的心情很是复杂,因为这次出差,他不仅拉到了周为民周公子的投资,而且还通过周公子的关系和县里一位大佬见了一面,那位大佬对自己似乎很是赏识,大有提拔之意。这些事情让李二明心花怒放,他相信,只要东临村一出成绩,那么自己往上爬的机会肯定是大大的有,而且前途也会一片光明的!

  • 姐姐来自神棍局12章

    原标题:姐姐来自神棍局12章小说名称:姐姐来自神棍局第12章药这一天的晚饭我们都吃的很沉默,武松终于对潘金莲产生了误会,按照正常情节发展,武松一走之后,武大郎就该去死了……哎,我该怎么弄死我自己嫁祸给潘金莲又不让自己真的去死呢?这句话读起来就有点拗口,更别说做了。如果说之前的所有计划都是我走一步算一步这么一路过来的,那么这个任务的最大难点其实就在武大郎的死亡事件上。我当初即便是穿越成西门庆也绝不会有现在这么苦恼。第二天的阳光透过窗子趴在了我的后背上,潘金莲惊讶的发现我竟然就一直坐在床口一夜没睡连

  • 许是很多年12章

    原标题:许是很多年12章小说名字:许是很多年第12章白发忽已早很多年后,合欢还是无法忘却那一年冬天的事情,不论以后再经历多少的时光,好像那一段有些模糊的记忆,在她的心中某个角落,却微微地咯得疼自己生疼。三天,合欢清楚的记得就是三天的时间,自己告诉席多多的秘密三天后,聂小年宣判了自己的死刑。上早读课时,合欢于半醒半睡中背着英语课文,忽然听见身后一阵骚动,夹杂着聂小年急切的声音。她转过头,聂小年周围的人都在七嘴八舌地起哄,聂小年好像被逼急了,红着脸说了一句虽然不能震惊世界的话,但是足够让正在读书的全

  • 战凌12章

    原标题:战凌12章书名:战凌第一卷幻乐之界第12章形成防护罩“老四,这事儿就让他扛吧。”叶凌看得出来,冯伊是想要将所有事情自己揽在怀里。而,老四则是想要自己来扛。老四眼神复杂的看着叶凌,好一会儿。冯伊停止了抽泣,他站起来从兜里面拿出一包烟找出一根给老四,替老四点上。“这一次,是我错了。我对不起死去的九个兄弟,四哥以后你一定要好好的。我得到的点数,够我家人生活一辈子了。”冯伊说完话,便在自己腕表上点了几下。老四腕表接收到一则消息,显示他收到了一千万点数。看着这点数,老四沉默了。“以后,家里面四哥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