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护花危情全文在线阅读

2017/11/1 22:01:07 来源:网络 []
书名:护花危情
第五章 雪姐

苏浩然嘴上一时得意,可心里却后悔了。95女性网 本来他以为救了任性老婆一回,这样可以跟她睡一张床了呢,结果就因为这句欠揍的话又得分房睡了。

第二天早上还不到六点,苏浩然的房门就被人推开了。

其实门一响苏浩然就已经醒了,只是凌晨才睡,现在还困着呢,所以他听到声音也没动弹。

“大懒蛋,还不起床。”唐心怡带着不满的声音传入苏浩然的耳朵里,随后他感觉身上一凉,被子被揭开了。

再然后……碍…一声尖叫,恨不得把唐家的别墅给掀起来。

“你你你,你这臭流氓,你睡觉怎么不穿衣服?”唐大小姐的语调中都带出了哭腔。推荐95lady.com

尼玛!哥喜欢一级睡觉跟你有毛关系?再说了,俺俩是两口子好不好,这有啥流氓的?“这么早过来叫我干什么?”苏浩然赶紧坐起来,用被子把腰围上,道:“我告诉你啊,你不让我碰你,你也得对我规矩点,我这……谢绝参观。”呸!稀罕参观你啊!唐心怡脸红得都要滳出血来了,她握着一双小拳头道:“赶紧起床,一会跟我去公司。”然后转身就走。

苏浩然耸了耸肩膀,“凭啥要我陪你去呢。”走到门口的唐心怡优雅的转回身,红扑扑的俏脸上挂着一丝得意的笑容道:“因为你答应我爸要保护我的,所以给我当司机是必须的哦。”“好吧!”这个事苏浩然是推不掉的。

今天的唐心怡打扮得很靓眼,一身蓬肩碎花的连衣裙,把她笔直完美的双腿解放出一大半截;亮色镶钻的腰链,将她盈可一握的小蛮腰束出一股青春萌发的气息;修长的脖颈上挂着一条价值连城的翡翠项链,垂于颈下两根迷人的锁骨前。网站http://www.95lady.com/

翡翠的绿,配着唐大女神肌肤的白,居然有种美伦美奂的感觉。

两人吃过早餐后一起出门,苏浩然开着唐心怡的玛莎拉蒂突然觉得心情大好,身边有个这么完美的女神老婆,是男人都会觉得有面子的。

在路上,苏浩然一边开着车,一边问唐心怡,“到了公司我干什么啊?要不要现在去处理东亚物流城的事情,你是不是该把物流城那边的情况先跟我说说?”唐心怡道:“物流城的事现在不急,我问你,你的功夫是幻城先生教的?”“当然了,他是我师父,他不教我谁教我啊!”苏浩然道。

唐心怡沉吟了一下,然后小声道:“我以为你那个神棍师父只会给人算命呢!”苏浩然微微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道:“我承认我师父有点神棍,不过他确实是有真本事的人,其实你也得承认,你们唐氏能发展成世界级的大财团,有很多地方都是拜我师父指点的。”切!唐心怡不满的撅了下小嘴,就这么一个任性的表情,都显得特性感。

昨天唐心怡就想好了,今天要给苏浩然点颜色看,所以她继续问道:“你除了会功夫,还会什么?”苏浩然道:“你应该问我不会什么?”唐心怡性感的红唇颤抖了一下,随即唐大女神的任性劲又上来了,她挑衅的问道:“台球你会吗?”“会啊!”苏浩然道。

“高尔夫呢?”“会啊!”“射箭呢?”“会啊!”“你会开枪吗?”“男人天生就是神枪手,你要不要试试?”“流氓!”……唐心怡几乎把所有的绅士运动都说了一遍,可苏浩然都给出会的答应,这下大小姐真有点恼了,“你不吹牛能死吗?”苏浩然道:“我说的都是真的,而且我告诉你,我这几年在国外赚了十亿多,你爸为了让我娶你,他和我师父设套把我的钱给骗光了,要不我这么厉害的老公,可不一定便宜你。阅读95lady.com”“十亿多?”唐心怡小小的震惊了一下,甚至忽略了苏浩然的自我吹捧,而后又不屑的说道:“十亿多?也不怎么样吗?”“美元。”苏浩然补充道。

呃!这下唐心怡惊呆了,那就相当于七十亿RMB啊,这可有点夸张了,唐氏在东亚物流城上的投资也就差不多这些吧。

“好,一会我就看看,你是不是只会吹牛。”唐心怡心里虽然震惊,可的脸上却露出一抹小得意,看来她还在想怎么为难苏浩然呢。

苏浩然道:“你是要跟我玩玩?不是去公司吗?”“公司里什么都有,你不知道我们市最高端的名流私人会所就是唐氏的产业吗?”唐心怡语调中透着一丝骄傲。

到了名流会所后,唐心怡没去办公室,而是带着苏浩然来到休闲区的台球室,大小姐的到来,吸引了所有台球宝贝过来打招呼,一位漂亮的女经理也笑着迎了上来,“大小姐,您过来啦!”女经理的年龄在三十岁左右,不过面貌显得很年轻也很漂亮,得体的职业装把她熟女般妩媚的身体勾勒得前凸后翘,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护花危情全文在线阅读

尤其是她对唐心怡的称呼,别人都叫她唐总,而女经理却称她为大小姐,看来两个的关系很近。最重要的一点,她明知道唐心怡跟苏浩然结婚了,却一点不提道贺的词。

“雪姐,正好看到你了,要不然我还要找你。”唐心瞥了眼苏浩然,给女经理介绍道:“他叫苏浩然,你陪他打一局,让他见识一下台球女皇的实力。”唐心怡并没有介绍苏浩然是她的老公,不过这也不重要,唐氏的人早知道他的身份。最重要的是,唐大小姐提前就就跟雪姐通过电话,就是要让雪姐好好落落苏浩然的面子的。

雪姐的女经理嫣然一笑,道:“苏先生,小雪陪你打一局!”“好啊!我最喜欢跟美女打台球了。说明95lady.com”苏浩然道。

切!唐心怡小嘴嘟了起来,心想,我怎么会嫁给这么一个好色的男人呢?雪姐嫣然一笑,随便从枪架上选了一根手杆,道:“女士优先,我先开球可以吧?”苏浩然道:“当然可以了。”雪姐俯下身子,她架杆的姿势十分优美,手指翘得很高,球杆紧贴胸部,使得胸前的白衬衫领口微张,露出一片饱满的雪白,配着她认真的表情,略施淡妆的俏脸上带着专注的神情,另具一翻风情。

她右手向后拉杆,全力冲杆开球,摆成三角形的十五颗台球被母球一下炸散。

第六章 打赌

雪姐的炸球很到位,一个冲杆就有四球进洞,正好两全两半。

炸球后雪姐直接选择了半球,她换了个位置,中低杆走位,一杆打掉12号球,同时母球被拉回一小段距离,与底袋15号形成短距离的斜线。

随后15号入洞自然走位到11号球,然后又到10号……雪姐不仅是名流会所的经理,而且有台球女皇的称号,她这一手台球绝对有职业水准,台球室里所有的台球宝贝都被吸引了过来。每每有球入洞,就会赢得一片尖叫和叫好声。

“哇!又进了,还加了强力缩杆!”“这个直线定杆太强了。”还有一个比较胖的台球宝贝羡慕嫉妒恨的说道:“雪姐长得漂亮,球打得又好,真是太完美了,人家什么时候能长得你雪姐一样漂亮呢?”唐心怡看雪姐打得这么好,俏脸上早已经浮现出一抹得意的笑容,比绽放的百合还要漂亮,她还美滋滋的对苏浩然说道:“雪姐的球技厉害吧?你行吗?”苏浩然这会根本没注意雪姐的球技,他的目光一直在雪姐的胸脯和屁屁上打转呢。

一身性感的职业装,让雪姐每次俯身打球时,都会震动胸前的饱满微微颤抖,紧致的包臀短裙更是从她纤细的小蛮腰向后划出一道挺翘浑圆的性感弧线。

这么漂亮女经理,摆出这么一个让人容易产生邪恶想法的姿势,真让人受不了埃

苏浩然几乎没上心听唐心怡说什么,只是敷衍式的说道:“一般般吧!”“什么?一般般?我敢肯定你连雪姐一半水平都没有。你真不亏是神棍的徒弟,吹牛的本事跟你师父一样出色。”唐心怡一万个没料到苏浩然会这么说,有些赌气的说道。

正巧,雪姐打最后一颗9号球,结果听到唐心怡和苏浩然的对话,好像也产生了一点不满的情绪,出手时稍稍有些不稳,9号球打在底袋洞口库边上,球在洞口剧烈的左右弹动,看似马上就要落袋,可偏偏在洞口弹个不停。

雪姐一直专注而从容的表情显得有些失望,目光一眨不眨的看着还在弹动的9号球。

围观的台球宝贝们也都很紧张,有些人还在小声的喊号——进、进、进,快进碍…只可惜,当9号球停下时,有小半个球身已经越过洞口了,但还是没能落袋。不过雪姐很幸运,因为母球弹了一库后,居然钻到了黑8的后面。

黑8离底库很近,这样一来,几乎挡住了所有可以直接击打全球路线,只有一颗小角度的2号球能看到,而且2号球还是紧贴边库的老球。

包括唐心怡在内,围观的人都有些惋惜,不过也有些庆幸。

看到这种情况,雪姐的脸上又露出了职业性的微笑,道:“不好意思,给你留了个有难度的克球哦!”苏浩然微微一笑,道:“小意思,看我的。”所有人都不相信苏浩然能有办法,而且听了他这句不以为然的话后,还都对他有点反感,一个个看向苏浩然的目光都有些异样。

苏浩然随便找了个球杆,然后俯身架杆,一杆推出,母球击打在靠近边库的2号球,在所有人的目光聚焦下,2号球大角度反弹,砰的一声落进了中袋。

哗!这下所有台球宝贝都不淡定了,包括雪姐,她深深的看了苏浩然一眼,就只是这一球而已,竟然在她心里种下一颗这人是她不能战胜的种子。

“这个反弹球的难度太大了吧,这得加多重的偏赛?”“快看,母球还在转呢,转得人家眼都花了。”“天哪,这种进球的机率,真是没法形容了。”苏浩然拖着球杆道:“运气,这种球运气成分多一点。”他能这么说,让大家更觉得苏浩然厉害了,看看人家,不仅球打得好,还谦虚,而且人样子还很帅吗!就这一下,居然有好几个台球宝贝犯了花痴了。

随后苏浩然继续击球,他的杆法比雪姐还犀利,而且击球速度更快,4号球、5号球、7号球、6号球。

苏浩然连续清了四颗球,可是最后打掉的6号球一直贴在低库上,他无法做到清晰的走位,最终母球又被黑8给挡住了一点,使得3号球被克祝

呼!围观的台球宝贝位又惊呼了一声,雪姐和唐心怡相视一眼,两位大美女除了感觉侥幸,还多了一丝轻松的感觉。

苏浩然站在球台边看了看,喃喃自语道:“这个球要么弹勾,要么跳杆,稍微有点意思了。”切!唐心怡一直在恼着苏浩然,趁这个机会故意挤兑她,“什么叫有点意思?这种球根本就没法进,跳杆能打到球,但绝对不可能保证准度;倒勾就更不用说了,勾到球也会给雪姐留下好机会,勾不到,就是雪姐直接摆自由球,你输定了。”苏浩然一本正经的问道:“老婆,老公要是赢了呢?你敢赌点什么不?”“你想赌什么?”唐心怡道。

苏浩然嘴角上挑,突然露出一副得意的笑容,道:“我要赢了,就让我亲一口,怎么样?”

第七章 宋大少

“你……”唐心怡的俏脸腾的一下就红透了,按大小姐的任性劲,应该骂苏浩然臭流氓才对,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而且还都是自己的员工,唐大小姐得注意形像啊!

最重要的是,苏浩然毕竟是她名义上的老公,要亲一下好像也不是太过份,何况这种情况下,唐心怡根本不相信他会把球打进。

于是任性大小姐抿了下小嘴,郑重的点头道:“好吧,你真要是打进去,我就让你亲……”苏浩然听到这里,感觉一身热血都在沸腾了,可以亲一下了啊,哇哈哈,距离睡一张床近了一小步了。

可就在这时,一个突兀而又让人极度不爽的声音响了起来,“不行,这算什么赌注。”呃!本来一群台球宝贝正羡慕呢,美女总裁跟她老公打赌亲一下,这是当众秀恩爱啊,多感人的场面,所有人都在期待。

可是怎么有人好意思打断美好的事呢?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从台球室门口处走进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这哥们样子长得不错,就是个子矮了点,看样子还不到一米七。青年身后还跟着一男一女,男的强壮、女的冷艳,应该是他的保镖。

雪姐一看来人,立刻笑着迎了上去,“宋大少来了啊,今天来得好早哦。”这位宋大少没理会雪姐,而是快步走向唐心怡,看这小子的样子,好像还挺激动似的,“心怡妹妹,听说你前些日子出国了,可把哥哥想坏了埃”看这架势,宋大少还要去拉唐心怡的手,这个亲密的举动,看到苏浩然的眼里,那就是找死的行为了。

唐心怡也是秀眉微蹙,隐蔽的退后半步,然后礼貌的说道:“宋少,请叫我的名字,心怡妹妹这么亲切的称呼,我不太习惯。”噗!苏浩然站在一旁笑了一声,在心里给自己的老婆点了个赞,这句话说得太好了。

宋大少可能觉得有点没面子,可是又不敢跟唐心怡发作,立刻就盯住了苏浩然,“小子,你笑个屁!刚才你说要亲一下心怡妹妹?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玩意?你配?”苏浩然笑道:“我当然配了,她可是我老婆。倒是你这人挺逗比的,我要亲我老婆关你毛事?你算老几啊?”宋大少被问得嘴唇颤抖了两下,他一直是唐心怡的追求者之一,只是唐心怡一直跟他保持距离。今天赶上苏浩然要亲他心中的女神,这小子当然受不了了,他近乎咆哮道:“反正你不配,你就不配。”这时又有一个短发女孩带着一阵香风跑了进来,而且很尖刻的说道:“宋小宝,你才不配呢,身高都没有我姐夫腿长,还敢看不起人,真不知羞。”噗!这句话的杀伤力太大了,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骂短啊!宋大少脸都变绿了,他平时最恨的就是别人拿他的身高说事,可今天就偏偏有人说了。

其他围观的台球宝贝们,一个个都张开了小嘴,不是简单的震惊,而是完全的目瞪口呆了,居然有人这么埋汰宋大少,会不会引起什么乱子啊!看清跑来的女孩后,唐心怡笑着迎了上去,还点了下她的额头道:“诗诗,你怎么还是这么口无遮挡呢?”来人正是诗诗,昨晚她说过,今天要去看唐心怡和苏浩然的,只是早上到了唐家别墅后扑了个空,而后才赶到这来。

这小魔女今天穿得很性感,黑色的紧身皮质短裤,短小的露背小衫,脖上还挂着一大串亮晶晶的项链,充分的展示着她的长腿、小蛮腰,一派活力四射的样子。

“人家说得是事实吗!”诗诗嘟起小嘴,撒娇卖萌道。

宋小宝已经要抓狂了,他不好意思跟女孩发彪,于是把火气放在了苏浩然的身上,“小子,你信不信,只要我一句话,你分分钟就会从这世上消失。”苏浩然摇着头笑道:“你这人真是不要脸,我就不明白了,你不吹牛 逼耽误你长个啊?”噗嗤!这一下,台球室里的人都被逗笑了,感情这位比诗诗的嘴还恶毒。

“小子,你找死。”宋小宝的表情都变得狰狞了,看样子是要对苏浩然动手,就连他的两个保镖都向苏浩然走了过来。

唐心怡突然说道:“宋大少,请自重,不要在名流会所闹事。”嘎!本来气氛变得异常紧张了,可唐大小姐的话太有威力,宋小宝立刻冷静了。

宋大少的双手不断的握成拳头,而后又松开,最后他看向台球桌道:“小子,你不是要跟唐大小姐打赌吗?我跟你赌好了,我赌你打不下这颗球,我赌你会输,我赌20万,你敢不敢赌?”苏浩然微微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道:“有什么不敢的,不过还要加一项。如果你输了,就从这滚出去。听明白了,是滚出去,要真的滚哦!”

第八章 真的滚了

“想让我滚?”宋大少眼中都露出了杀机,他咬牙切齿的说道:“行,我答应你,可是你输了呢?”

苏浩然犹豫了一下,低头看了眼难度极高的球局,像是有点担心,可随后还是说道:“如果我输了,我也给你20万,而且我也……滚出去。”别看宋大少挺冲动,可这个人并不傻,甚至很精明。如果苏浩然果断干脆的答应,他说不定会反悔,可是当他看到苏浩然似乎没有把握,立刻就得意了。

“哈哈!这种球势,就是世界级的台球大师来了,能打进的机率也低于30%,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解。”宋大少道。

苏浩然做了个深呼吸,然后俯身、架杆,同时真气聚于双目,开启天眼通。

此时在苏浩然的眼里,球台上的球形开始放大,并且出现很多纵横交错的细条,这就是天眼看破虚妄的能力,可以看出最本质和最正确的线路。

此时所有围观的人几乎都屏住了呼吸,唐心怡不知道是紧张还是什么情绪,居然抓住了诗诗的小手。

砰!球杆用力推出,母球弹库后反弹狠狠的撞在了6号球上。

哇……一群台球宝贝集体发出惊呼,一双双大眼睛瞪大到了极限。只见6号球受力后连弹两库,最后砰的一下撞进了中袋。

“天哪!真进了,这么厉害!”“还不止呢,看母球!”“母球居然……”所有围观的人都要抓狂了,这到底是神乎其技,还是运气太棒啊?宋小宝此时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他的嘴机械似的张开了几下,几乎用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说道:“母球走位到了黑8的前面,跟底袋形成短距离直线了。”随后苏浩然轻松将黑8打进,清台了。

当苏浩然站直了身子后,整个台球室都变得异常寂静,直到苏浩然看向宋大少道:“运气往往站在长得帅的人一边,所以我赢了!”哗!这下台球室更沸腾了,一群台球宝贝要么尖叫,要么欢呼,恨不得跑上来管苏浩然要签名。

诗诗又蹦又跳的说道:“我就说吧,姐夫最棒了,宋小宝一会要滚了哦!”唐心怡已经惊讶到无可附加的地步了,她看向苏浩然,那张年轻帅气的脸庞、两道斜飞而起的剑眉,第一次让她觉得,这个人似乎并不那么惹人讨厌了。

雪姐苦笑着摇了摇头道:“真是厉害,这球技比我强多了,也确实是蛮帅的吗。”宋大少这会哭的心都有了,尼玛,哥在松山市可是并称为松山三少之一的大人物啊,难道刚刚闪亮登场就要滚出去吗?宋大少越想心里越毛,居然不由自主的后退,准备开溜。

可苏浩然一直盯着他呢,这小子一来就针对他,而且明显是在打他老婆的主意,苏浩然怎么可能轻饶这家伙?“诶!宋大少,你要干吗去?输了钱就想跑?”苏浩然很聪明的先要钱,先把宋大少稳祝

这下所有人又安静了,都看向宋大少。

“不就是20万吗,给你。”宋大少开出一张20万的支票拍在了球桌上,然后转身就走。

“宋小宝,你怎么走啊,应该滚的。”不等苏浩然说话,诗诗就开始提醒宋大少了。

呃!宋在少双腿一软,差点跪地上,心里暗骂,“你丫个小娘们,老子跟你有仇吗?今天关你毛事啊?”苏浩然似笑非笑,明显是不想给宋小宝反悔的机会,这让宋大少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宋大少身后的男保镖突然向前一步,对着苏浩然恶狠狠的道:“兄弟,你知道宋大少是谁吗?事情不要做绝了,否则以后没你好果子吃。”苏浩然不屑的说道:“他是谁啊?难道不是人吗?”噗!这句问话,又把所有人逗笑了,就连唐心怡都没忍住,捂着小嘴笑得前仰后合的。

男保镖气坏了,他咆哮道:“宋大少可是宋神医的儿子,你知道保和堂吧,我们松山最有名的医馆,那就是宋大少的产业,市里大半权贵都在保和堂求过医,你明白得罪宋大少的后果了吧?”“保和堂?”苏浩然重复了一下这三个字。

尼玛!如果是别人,苏浩然还可能放他一马,可宋小宝居然是保和堂的少主人,那就另当别论了。

苏浩然道:“保和堂算老几,既然赌了就得服输。”与此同时苏浩然又透视了一下宋小宝,他惊奇的发现,宋小宝的右肩上也有一个黑十字纹身。此时苏浩然的心里有点翻江倒海了,原来他也是小鬼子,难怪长这么矮。

男保镖还想跟苏浩然争执,可唐心怡突然对宋小宝道:“宋少,如果你愿赌服输还算有点气量,如果你输不起的话,那就要让人看不起了哦!”“我……”宋小宝此时双眼布满了血丝,最后他一咬牙,“我滚。”小鬼子有个特性,就是怕被人看不起,尤其是怕被女人瞧不起,随即在所有人无比惊讶的目光下,宋大少当众躺在了地上,然后向着台球室外滚了出去。

诗诗还拍手叫好,“呀!宋大少真的滚了啊!滚得太潇洒了。”苏浩然道:“看来宋大少以前没少滚啊,动作挺熟练的。”噗!这两句话听到宋大少的耳朵里,差点把他气吐血,你们才滚得动作熟练呢。于是他加快速度,一溜烟滚没影了。

等出了名流私人会所后,宋大少眼泪都滚下来了,实在是太特么丢人了,他咬牙切齿的对两个保镖道:“健男、智子,我要那小子死,你们盯住他,只要有机会就把他干掉。”“哈依!”两个保镖恭敬的应道。

第九章 库米伊娃

宋大少走了后,所有人看向苏浩然的目光都跟看偶像一样。

尤其是诗诗,一口一声姐夫,叫得那叫一个甜,恨不得把他夸到天上去。唐心怡就纳闷了,自己这个好姐妹什么时候认识苏浩然的呢?为什么她一来就这么挺自己的小老公呢?唐心怡暂时没有多问,她本想难为一下苏浩然的,可是却没成功,任性大小姐还有点不服气,于是又拉着苏浩然去保龄球馆,射箭馆,全程要雪姐跟他比试。

结果苏浩然依然神勇,保龄球局局全垒打,射箭全是十环。

一直比到中午雪姐彻底崩溃了,她对唐心怡说道:“大小姐,别让雪姐跟苏少比了好不好?太打击人了啊!”好吧!唐心怡也服了,在比下去就是折磨自己了。

诗诗提议一起去吃饭,会所里就有餐厅,四个人找了个包间点了几道菜。

吃饭的时候,唐心怡才问诗诗是怎么认识苏浩然的。

诗诗眉飞色摆的说道:“我是昨晚认识姐夫的,心怡姐啊,诗诗好倒霉呢,昨天去酒吧,居然被人下了春.药,幸好姐夫把诗诗救了呢。”“春.药?他把你救了?”唐心怡看了看诗诗,又看了看苏浩然,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很不是滋味的情绪。

试想一下,一个男人救一个中了春.药的女人,那该用什么方法救?如果苏浩然昨晚不是救了唐心怡,以任性大小姐的脾气,他跟任何女人有瓜葛都没关系,毕竟她还给苏浩然甩钱,让他去找小姐呢。

可现在唐大小姐心里却发生了一丝她自己都没发觉的变化,好像是有点吃醋的意思。

雪姐也表情怪怪的,还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苏浩然一眼。

诗诗连忙摆手道:“心怡姐,你别想歪了,姐夫医术很厉害,给我扎了几针针灸我就好了。”“针灸能解春.药?”这下唐心怡也不淡定了。

“当然能解。”苏浩然道:“中医行针,有补法有泻法,我用泻法把她体内药性导出,再用补法强壮一下精神,自然就治好了。”“这也是你师父教你的?”唐心怡看着苏浩然问道。

“我说我自学成才你也不信埃”苏浩然耸了耸肩膀道。

切!唐心怡撇了下小嘴,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对苏浩然和他的神棍师父开始感兴趣了。

雪姐似乎对苏浩然的兴趣更大,她问道:“苏少,你家在什么地方,怎么学会的医术?现在医术能达到什么水平?”苏浩然道:“我老家就在松山,属于普通家庭,上小学的时候遇上的我师父,后来除了上学,几乎所有时间都在跟师父学本事,后来出国混了几年。要说我现在的医术,我也不知道自己算什么水平,不过我师父说过,我现在比一些中医圣手都厉害了。”唐心怡心道,你师父还真不谦虚。

雪姐又问道:“苏少,你师父一定是了不起的大人物吧?”苏浩然道:“我师父当然厉害了,心怡她爸都管我师父叫老神仙呢。”这时诗诗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她拉了下唐心怡的胳膊,“心怡姐,E国的库耶夫将军有个女儿叫库米伊娃得了一种头疼的怪病,现在就在松山求医呢,保和堂的宋神医都没能治好,不如让姐夫试试吧!”啊!唐心怡刚才听着苏浩然的话,一直没反应过来,可随即也是眼前一亮。

“库耶夫是E国实权派的大人物,不仅掌握军队,而且他还是一位大商人,在国外拥有巨额的财富,如果能治好他的女儿,说不定我们唐氏还有机会跟对方进行深度合作。”唐心怡的商业头脑很发达,一下子就想到了很多。

诗诗道:“是呀,我们家有海上货运的业务,跟库耶夫方面合作过几次,这个人的能量好大的呢。”苏浩然道:“还不止是这些,库耶夫在国外建立着一个代号为毁灭者的佣兵团,一共18个正式成员,外围成员上千。库耶夫在政界、商界,地下世界都极有地位。如果跟他搞好关系,唐氏在国外的生意安全肯定会有保障。”“你怎么知道库耶夫这么多事情?”唐心怡、诗诗异口同声的问道。

苏浩然嘴角微微上挑,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道:“我说我跟库耶夫很熟,你们信吗?”切!两女同时撇了撇小嘴,那表情明显在说,信你才怪。

雪姐在一旁说道:“库米伊娃现在是宋神医的病人,如果我们联系他的话,保和堂会不会不满呢?”“谁管他们满不满意,我看到宋小宝就不爽,就是要抢他们的生意,看他们能怎么样。”诗诗挥了下小拳头,很是霸气的说道。

唐心怡表情淡定,她看向苏浩然道:“你有把握吗?我要提醒你,到时候保和堂肯定会来找麻烦的。”“看过才知道,不过我想问题不会太大!”苏浩然轻松的说道:“正好借这个机会,哥也打出神医的名号,宋神医想找麻烦,呵呵,到时候不一定谁找谁麻烦呢。”唐大女神深深的看了自己的小老公一眼,没有在说什么。

“对了,刚才我打台球赢了,老婆,你是不是要让我亲一下了。”苏浩然冲着唐心怡嘿嘿笑道,还探着脖子作势要亲。

“啊?”唐心怡一下子吓得花容失色,转身就跑。

诗诗和雪姐都惊呆了,她们头一次看到唐大小姐会这么狼狈。

第十章 发难

唐心怡动作很快,下午就和诗诗联系上了库米伊娃,而且双方约定,明早在她下榻的酒店见面。

不过唐心怡接触到库米伊娃,肯定是瞒不过保和堂的。

宋神医气得在保和堂直拍桌子,他坐在太师椅上,一边转着手里的一对铁胆,一边对着一群手下人吼道:“唐心怡居然跟库米伊娃接触上了,还说要苏浩然给她治病,你们怎么看?”宋小宝站在宋神医旁边,一脸恶相的说道:“父亲,这事不能忍啊,库米伊娃是您的病人,而且您通过给她治病,也是为了拉拢库耶夫将军,唐氏摆明是在搞破坏。”宋神医道:“那个苏浩然能有什么本事,本神医都治不好的病,他能治好?我倒是挺好奇!明天我们也过去,而且要请上一些有身份的人坐陪。小宝,昨天那小子不是让你出了丑吗,这可是个好机会啊!”一提到苏浩然,宋小宝就满脸愤怒,而后又奸笑道:“父亲高明,唐氏创立的东亚物流城,把我们大R国通向华国的业务都给屏蔽掉,说不定这就是突破口。”宋神医的脸色也越来越冷,“我已经通知黑神会调查苏浩然了,先摸清他的底细在说。等库米伊娃的事解决了,就立刻把他干掉。当然,能用这件事咬掉唐氏一块肉就更好了。”在这对父子对话时,几个垂首而立的青年一直没有发出声音,不过这些人里却没有宋小宝那两个保镖。

半小时后松山市的一些大佬就接到宋神医的通知,同样开始关注起这件事,毕竟库米伊娃的身份太特殊,那可是E国政要的女儿埃正因此事,苏浩然的名字,悄悄的在松山市的上流社会传开了。

第二天早上八点,苏浩然和唐心怡准时到了酒店,诗诗闲着没事也跟过来了。

库米伊娃是个典型的西伯利亚大洋妞,身高一米七五,腰很细、腿很长、胸很大、皮肤跟牛奶一样白,配着一头金发,像洋娃娃一样。

而且这个大洋妞长着一张性感的锥子脸,配着天蓝色的大眼睛,别提多好看了。只是长期饱受病痛的折磨,让她显得嘴唇发白没有血色,即使这样,也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

在酒店客房里,除了库米伊娃本人和她的两个保镖外,还坐着一群气度不凡的人,宋小宝和宋神医自然就在其中。

苏浩然三人一出现,立刻有人过来打招呼,咳,不是跟苏浩然打招呼,而是跟唐心怡和诗诗,毕竟这两位大小姐在松山市太有影响力了。

唐心怡为苏浩然挨个引荐,什么张局长、王总裁,而且松山市的第一大佬朱市长居然也在。所有人都特别关注苏浩然,当然,大多看向他的眼神是不信任的,只是碍于唐大小姐的面子,没有直说罢了。

这些人中唯一没跟唐心怡打招呼的就是宋家父亲,尤其是宋神医,家伙手里不停的转着一对铁胆,看向苏浩然的目光阴恻恻的。

苏浩然跟唐心怡对视一眼,两人难得了有了一丝默契,看来宋神医今天是要找茬啊!库米伊娃倒是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甚至对这些人今天的到来还有些反感,不过宋神医一直给她治病,人是宋神医带来的,她不好意思说啥罢了。

库米伊娃对苏浩然问道:“苏先生原来这么年轻,你真能治我的病?”她的中文很流利,并不显得生硬。

苏浩然微微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道:“是病就能治,先让我看看。”说话间,苏浩然走到库米伊娃的对面,伸出手来准备给库米伊娃诊脉,与此同时整个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可就在这时宋小宝突然开口了,“苏浩然,你知道库米伊娃小姐是什么身份吗?我父亲被誉为神医,连我父亲都没有把握治好的病,你能行?”苏浩然微微一笑,不过笑容里充满了讽刺,“你爸既然不行,还好意思自称神医?”“混蛋,你真放肆。”宋小宝一下就被激怒了,他指着苏浩然道:“你有资格说这句话吗?论医术别说我是我父亲,就是我都比你强。”苏浩然道:“你这么厉害吗?那库米伊娃的病,你怎么没治好?”“你……”宋小宝被噎得脸色通红,随即抓狂道:“混蛋东西,你太不懂规矩了吧?库米伊娃小姐是我们保和堂的病人,你这是在挑衅,也是在污辱保和堂、污辱宋神医,如果你不能医好她的话,你必须得给我们一个说法。”“你要什么说法?”苏浩然轻蔑的笑道,他知道对方的真实想法要抛出来了。

宋小宝道:“如果你不能治好她的病,你要公开向保和堂道歉,并且做出补偿。”“补偿什么?”苏浩然抬起头,盯着宋小宝的双眼问题。

宋小宝想都没想,直接说道:“你们唐氏交出东亚物流城50%的股份吧,你敢不敢?”“太过份了,你还真敢张嘴。”唐心怡俏脸上挂着冷意,东亚物流城几乎倾注了唐氏在国内的全部心血,先期投资就超过三十个亿,经过两年的发展,总投资格已经达到八十多亿。

宋小宝阴笑道:“这是你们唐氏先挑衅我们的,不要以为自己财大气粗就很了不起。”苏浩然知道对方这是借机向唐氏发难了,他拉了一下唐心怡,让她少安毋躁,然后很平淡的说道:“如果我治好了库米伊娃,你们又当怎样?”

护花危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护花危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文化视野】春节节目展播:莒地记忆系列(三)

    本期节目主要介绍:1、手工加工金银饰品2、莒酒生产技艺3、羊肉汤

  • 【春节专辑:随笔】张鸥|新年伊始:最好的大初一

    新年伊始:最好的大初一河北秦皇岛张鸥年三十儿,吃完婆家的饺子返回途中,儿子坐在后面冒出一句:“禁炮管事儿啊,不用在炮声中前进加速了”。少了夜空的璀璨,多了一份心灵的平静。路还是原来的路。年,一年又一年。两边的老人都恪守着不变的等待。公爹在路口,说着是无聊“卖单儿”,实则等我们去。爹在门口,路灯下徘徊,车库门打开,等我们回。他们都有着同样的心情,“过日子图惜的是人气儿”!哪怕我们口无遮拦的信口开河,和他们犟嘴,老理儿碰到时代特征也是捋不清的。唯剩下真实的感觉是,我们也会老,甚至将来不如他们呢。我们

  •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王顺昌|沁园春 賀兴凯湖文化在线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之八】沁园春賀兴凯湖文化在线文/王顺昌(吉林东丰)兴凯波澜,竞技启航,一派盎然。喜北琴千载,贯衢雕誉;舂秋两渡,頌韵谋篇。网络推新,台刊出秀。荟萃精英展筆笺。摇蓝旺,看主编兴雅,抖擞长鞭。诗坛如此空前,唯在线,恢弘纳百川。有龙媒风釆,领隽骚头;鸡西矿工,举迹峰巅。江柳文学,北方时报,广纳心声脱颖婵。逢盛世,让文人墨客,四海扬帆!王顺昌,网名,坐山威,一九六四年出生,大专学历。东丰县诗词楹联学会会员,曾为吉林日报社优秀通讯员。经商多年,酷爱诗词,发表数十首作品,终生将于诗词为伴

  • 【诗歌】京城散人|初春丝雨,畅思游

    初春丝雨,畅思游北京京城散人一浮出春之梦,鸭在绿波抖落寒星。南来的暖流,融开板结的原野。年糕的甜美,是复苏的形容。晨光里,是谁在扎制精美的风筝?暖意间,是谁在清吟繁丽的前景?我多想,春姑娘步韵,少些延宕!归雁的行阵让人字感悟苍生!碧空下,尘霾能否少袭扰?屋顶上,鸽哨多些轻盈。迎春花,早些摇曳金色,牛背上,再现悠悠笛声……明晨,我行游飘雨的曲径,任随泥泞,任随朦胧。请岸畔丝柳,向行旅人垂青。借泥土清香,升扬绿色憧憬。二冬寒,是闲置的古琴,深沉、隐含、坚挺,指尖抚触,少些温润,多些松风。仅有冰冷目光

  • 何茂活:“近衣”考論兼訂相關諸簡釋文

    甘肅河西漢簡中常見“近衣”一詞,并有“謹衣”“慎衣”“適衣”“平衣”“調衣”等類似詞語。與之連言者有“強(彊)食”“幸酒食”“進酒食”“進御酒食”等。簡牘所見“近衣”與古代醫籍中所見之“近衣”意義有所不同。今據對漢代書牘套語“近衣強食”以及“甚苦候望事”“春氣不和”“察蓬(烽)火事”等的梳理解讀,參證訂補相關簡牘釋文近30例。通過比證分析可知,原釋“便酒食”“奉酒食”“強奉酒食”及“善酒食”者,“便”“奉”“善”實爲“幸”之誤釋。一“近衣”一詞,不見於《漢語大詞典》《辭源》等通行辭書,但在河西漢

  • 你见过清朝小学的语文课本吗?简直美得不得了

    这是100多年前的清朝小学语文课本的第二册,因为是四年制,相当于现在的一年级下或二年级初。开学第一课,由拜孔子开始。古语有云:“国将兴,必贵师而重傅”。仪式,有时并不是形式,这是一种虔诚,一种尊重,一种珍视。随随便便的习惯一旦养成,轻浮以待也是早晚的事儿。这里是以实践告诉学生,尊师重道的道理。再想想如今,纯粹的师生关系往往夹杂着额外的东西,实在让人唏嘘。第二课,讲清楚其他学习内容。让学习计划、学习目标变成学习内容,这点很利于学生学习习惯的养成。而习惯的养成,其实对于人的一生都非常重要。人生最怕的

  • 【散文】杨福东|写给母亲的天书

    写给母亲的天书文/吉林辽源杨福东你走了,我的母亲,带着无限的眷恋,带着慈祥的目光,带着无可奈何的心愿,走完了您八十岁的人生之路。安祥的离开了,离开了您日夜牵挂的亲人,您的儿女们。您那慈祥的容颜,早以印在了我们的心上。儿后悔没能多为你洗洗脚,捶捶背揉揉肩。多为你做几顿饭,多炒几次菜。妈妈,您总说我炒的白菜片好屹。儿在做,您也不能吃到了。想您了,儿子就炒上一碟白菜片,一壶老酒。慢慢就的品味,品味您在时的一切美好时光。每到这个时候,妻子女儿就躲到别处。不在来打搅我,知道我又想您了。每次回家您总是和我唠

  • 美好之上,以诚为敬

    每个人都该有自己的编年史,每个普通的人回家,翻看那些小时候的照片。回乡,看童年一起玩耍的地方。回归,最初的那些可爱的念想。回去,才能想起自己来自何方。在北京的这段时间,我频繁地回西安或厦门我,度过童年和少年的两个故乡。在城市间的空档里,我持续地见以往的朋友,去看以往读过的学校走过的路。我相信每一个当下的路口,都会有来自于过去和未来的隐约线索。胡老师说:对于生活,在那些明亮与美好之上,是对生活的诚意。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18岁的胡老师第一次走进我们班级。我们是她的第一届学生,她是一位对学生有着一生

  • 女人,有这“三气”,才有福气!

    女人五十岁以后,不是日暮西山,是到了人生最美的华年。这世上,的确有少数女人嫁得了多金而又颜值高的男人,飞上了枝头变成了凤凰,但或许一开始她们就是落在了麻雀窝里的小凤凰呢?孩子不会一夜长大,幸福不会白白降落,请相信,每一个看似幸福的微微一笑的背后,一定也有着她们的与众不同和暗自的努力。有福的女人有“三气”骨气、灵气、大气骨气就是不因压力而弯腰,不因诱惑而迷茫,不因清贫而颓废,不因困难而消极,不因挫折而回头,不因打击而萎缩。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按自己的意愿,精神充沛地生活着,并尽力让自己快乐。灵气就

  • 雨水 | 天街小雨润如酥

    ▼萨克斯《雨的印记》明日(2月19日,周一)雨水一、雨水节气《月令七十二候集解》:“正月中,天一生水。春始属木,然生木者必水也,故立春后继之雨水。且东风既解冻,则散而为雨矣。”意思是说,雨水节气前后,万物开始萌动,春天就要到了。如在《逸周书》中就有雨水节后“鸿雁来”“草木萌动”等物候记载。二、何为“雨”雨水的雨的古字,上面一横象征天,横下面是穹隆象征,象征云气升腾;说明“无云不成雨”。风流云散,别而为雨,由此,穹隆下有四行雨点,每行三点。这个象意,四是四方,四维;三是雨露滋润,天地气和而成甘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