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医妃倾城:夫君请上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1/1 21:37:4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医妃倾城:夫君请上榻

第一章 穿越

丞相府的荷花池因为有一眼温泉眼,所以这里的长年都有荷花开放,尤其在隆冬十二月的时候,荷花池里有一处白玉砌成的白玉亭里云烟缭绕,好像仙境一般。推荐http://www.95lady.com/

有丝丝的清甜的香气从荷花亭里飘了出来,荷花亭里传出两男两女嘻笑的声音。

一个穿着紫色袍子的男子斜眼看了一眼身旁穿着蓝色袍子的男子:“三哥,听说你要娶丞相府里的长女任萍儿了埃”蓝色袍子的男子刚才明媚的笑容阴沉了下来:“哼,也不知道母后怎么想的,竟然想让我娶一个傻子,真是丢了本王的脸。”

穿着蓝色长袍的男子眉山如画,面如冠玉,一双犹如黑宝石一样的眼睛闪着光亮,只是这样俊逸的脸上明显带着厌恶,他是天朝国的三王古天勤。

站在三王旁边的女子听到这些话,含水的大眼睛里顿时显示出悲伤,一颗颗豆大的眼泪掉了下来。

“姐姐莫要哭了,我们丞相府里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傻子嫡女呢,连我都替姐姐不值埃”站在女子身旁女子极为秀气的脸上也跟着露出十分悲伤的表情。

“可是我真的不想和勤哥哥分开埃”哭泣的女子名叫任莹,是任萍儿的妹妹,她自小就和三王两个人感情极好,可是老天不愿成全这一对情侣,生生让皇后安排了一个傻子横在他们的中间。

“嘻嘻,你们在干什么,任莹妹妹,兰兰妹妹你们原来在这里呢埃让我好找埃”

突然在亭子外面,一声娇憨傻傻的声音让亭子里所有的人厌恶的皱起了眉头。《医妃倾城:夫君请上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慕容天勤本来心情很糟糕,听到任萍儿的声音转过头厌恶的吼叫着:“你这个傻子,竟然死皮赖脸的到这个地步,给我滚。”他现在恨不得让她消失在这个世界里。

紫色长袍的男子眼中转动了一下然后说道:“三哥,何必生气,不如我们戏弄她一下如何?”

三王眼睛转动一下,突然摘下脖子上的玉佩扔进了水里:“啊,勤哥哥把你的玉佩扔进了湖里埃”任莹惊呼出声,三王只笑不语然后朝着脸上涂着鲜红腮红,嘴上涂着鲜红的口咽的任萍儿招了招手:“任萍儿你过来。”

任萍儿看到自己喜欢的慕容天勤今天竟然和颜悦色的和她说话,不禁娇羞的低着头:“三王,你,你叫我埃”她纯真的大眼睛里已经高兴的蓄满了泪水。

“你真的愿意当本王的王妃吗?”他的眼睛里满是嘲笑,只看到初夏不住的点着头:“我愿意,我愿意”

“好,既然你愿意,你就跳下湖里把我的玉佩找回来如何。”如今虽然开了春,可是春寒陡峭,即使在温泉里也会冻死人的。

任萍儿的眼睛里明显有了恐慌,她摆了摆手:“三王,可是我不会水埃”

三王的眼中满是凌厉冷冷的说道:“你给我下去吧。网站http://www.95lady.com/

他的大手猛地将任萍儿推进了湖水里,湖水掀起了巨大的浪花,溅得的亭子里人满是都是水渍。

“啊救命啊,救命埃”任莹的眼睛里满是得意之色,可是嘴上依然担心的说着:“勤哥哥怎么办啊,快点去救姐姐啊,姐姐她不会水埃”

三王看着任莹儿惺惺作态的样子心里也很厌恶,可是为了得到丞相的支持,他冷冷的说道:“任莹如果你愿意你的姐姐嫁给我,你大可以找你们丞相府的人来救你的姐姐。”她听到这些话以后突然闭上了嘴巴,然后看着湖里的初夏在水中挣扎。

穿着紫色长袍的男子名叫古天放是四皇子,平时和三王最为要好,他看着湖水挣扎的身影,然后问道:“三哥你不是把父皇送给你的玉佩扔到湖里去了吧。”

三王淡淡的笑了笑:“如果不是那么贵重的玉佩掉进湖里,本王的未婚妻怎么会亲自跳进湖里去寻找呢。”

四王眼中划动了一阵诡异的光芒:“三哥,还是让人把这个傻子救上来吧,如果她死了丞相不会怪罪,可是三哥有没有想到卓家会不会怪罪埃如果真的死了,那就不好向父皇交代了。”

任兰眉毛上扬着:“三王殿下现在时间还早呢,不如再让姐姐找一会,万一找到了呢。原文http://www.95lady.com/”任兰的话让任莹儿心里十分的高兴,两个女人相视一笑。

三王点了点头:“本王未婚妻的水性还是很好的,等一会在将她捞出来吧,我们在这里看一会吧。”亭子里的两男两女就这样的看着初夏一个人在湖水里不断的挣扎,眼神十分的得意,丝毫不觉得湖里是一条人命一般。

任萍儿你这个傻子,竟然敢和我争三王殿下,她费劲心机才让三王答应她娶她为妃,她怎么会容忍一个傻子阻挡她王妃的梦想呢,任莹冷笑的看着在湖水里挣扎的人萍儿,去死吧,。

渐渐的湖里的任萍儿不再挣扎,四王看着三王:“三哥,我看任萍儿好像不再挣扎了,我们是不是把她捞出来埃”

三王好像看到任萍儿这个样子点了点头:“好吧,来人啊,不她给我捞出来吧。”话音刚落从湖边对岸掉进几个黑衣人朝着她游了过去。

湖水里的任萍儿觉得自己的胸口憋闷异常,她猛的睁开眼睛,突然鼻腔里口腔里疯狂的涌进了湖水,让她不能呼吸。说明http://www.95lady.com/

她开始挣扎起来,自己怎么会掉进水里呢,刚才她好像还在热带雨林了穿梭呢。

大量的湖水让她来不及细想,她拼命的向亭子的方向游去,她踉跄的上了亭子里,不住的咳嗽,然后在甩了甩了衣服上的水。

水渍迸溅到亭子里的人衣服上,任兰上前骂着:“任萍儿,你这个傻子,你看你把我们的衣服都弄脏了。”

咳咳咳对不起

任萍儿跟本还搞不清状况,以为自己掉进湖里是意外,然后她抬起头看到亭子里的人男子锦袍长发带着玉冠,女子穿的绫罗绸缎,满身的珠翠。

啊这是什么地方埃

任萍儿惊叫了一声,然后使劲的掐了自己一下。

嘶,好疼埃

原来这不是梦埃

“任萍儿你看把我们的衣服弄脏了,你快点赔钱给我们。”任兰是丞相府里的庶女仗着和任莹走的近,经常欺负她。《医妃倾城:夫君请上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第二章  重生

任萍儿看着朝着自己大吼大叫的女子,眉头皱了起来心里骂着:“这个任兰狗仗人势,真是讨厌死了。”

突然任萍儿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认识眼前这个女子,她突然想起了很多不是自己记忆的事情,这些记忆让她头疼的不已。

一旦清醒过来,她知道自己的身份不再是特种兵了而是丞相府的嫡女任萍儿,刚才就是身旁的这个男子推自己掉下湖里的,其实他们就是想安排一出她溺水的一出戏,让任莹儿代替她的嫁给三王慕容天勤。

这些人真是好狠毒的心肠。

知道了这一切,她心里悄悄的决定,既然老天爷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她就要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任兰看着任萍儿一直没有回话的样子,大步的走上前:“喂,任萍儿,我的话你没有听清楚吗,我告诉你,你把我和姐姐的衣服弄脏了,你要赔钱给我们。”任兰心里得意起来,这个傻子什么优点都没有唯独就是钱多,正好她看上了天福祥的一套衣裙,正好让这个傻子赔给她。

任萍儿看了一眼任兰冷冷的问道:“你的衣服哪里脏了埃”

任兰 指着一块刚才三王推她掉进水里是迸溅的水渍说道:“你看就是这里,我的裙子可是上好的宫廷衣料呢,你快点赔给我银子来。”

“那多少银子呢。”任萍儿挑着眉头,眼中划过一阵阴冷,一阵春风吹过,让她浑身的发抖起来,心里想着自己一定快点把这件事情解决了好回去换衣服。

“五百两。”任兰大言不惭的伸出一个手来,心里乐开了花。

“五百两?你确定吗,五百两可是能买下你一整身裙子的。”任萍儿看着兰兰得意洋洋的嘴脸:“切,说你是傻子就是傻子,我这件衣服如果弄脏了可是就不能穿了,你当然要陪我一件新衣服埃”

“好,我陪。”任萍儿如此痛快的答应了兰兰的要求,让亭子里的人颇为诧异,这任萍儿莫非掉进水里以后连脑子也进水了吗。

任莹笑意盈盈的看着任萍儿:“姐姐,兰兰和你开玩笑的,对了,你帮三王殿下找到玉佩了吗?”

玉佩吗?是这块吗,其实她刚才在挣扎的时候手里就攥着一块玉佩:“是这块吗?”她摊开手掌,果真一块龙纹玉佩出现在她的手里。

任萍儿转过头看着三王冷冷一笑:“三王殿下这是你的玉佩吗?”三王心里也十分的诧异这玉佩竟然让她给找到了。

“正是,还给本王吧。”三王眼中带着懊恼,伸手向她索要。

“那三王殿下刚才说的话,可算话,只要我找到玉佩你就会娶我呢。”任萍儿将玉佩又重新握在手中。

三王紧紧抿着嘴说道:“任萍儿,我劝你有点自知之明,你一个傻子如何能做本王的王妃呢。”

任萍儿的脸阴沉了下来:“这样啊,玉佩我已经找到了,可是三王殿下竟然出尔反尔,那就算失言在先了,那我何必要还给你玉佩呢,那这玉佩哪里来的就回到哪里去吧。”说完任萍儿将玉佩狠狠的扔到了湖里去。

“任萍儿,你这个傻子,你竟然把我的玉佩扔进了湖里,你好大的胆子。”三王被气的大声吼叫起来,可是谁也没有发现如今的任萍儿已经恢复了神智。

任萍儿转身看了一眼任兰,那样阴冷的目光让任兰害怕的倒退了两步,任萍儿冷冷的一笑:“妹妹,既然我买了你的衣裙,那么在弄脏点也无所谓吧,反正你身上穿的也是我的衣裙。”她一步步的走向任兰的面前。

任兰害怕的倒退着结巴的看着任萍儿:“你这个傻子你要干什么?”

任萍儿狠狠的推了一把任兰,她一个倒栽葱掉进了湖水里,任萍儿冷冷一笑:“妹妹上了岸,找我要银子来埃”

她又看着身旁站着的三王殿下:“三王你的玉佩掉进水里,我看玉佩十分的贵重,如果丢了就不好了,不如你亲自下湖里去找吧。”说完任萍儿扬起一个手刀狠狠的向他的脖子处砍了过去。

任萍儿可是特种兵出身,三王只觉得眼前一阵昏暗,身子直直的倒进了湖水里,因为身子高大,额头咚的一下磕到了亭子的边缘,瞬间湖水里泛起了血红色。

任莹看到三王和任兰掉进水里了,好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任萍儿:“你怎么可以把三王和妹妹推进水里去埃”

突然任萍儿在任莹的身上左闻闻右闻闻,她看着任萍儿说道:“姐姐你在闻什么呢?”

任萍儿在她身上闻来闻去说道:“妹妹你身上怎么一股怪味埃”

任莹也抬起胳膊闻着自己的衣服,除了一些熏香的味道也没有什么味道啊,她说道:“哦,那是我熏的茉莉花的味道。”

任萍儿若有所思的点头说道:“哦,原来茉莉花的味道是尿骚味埃”

任莹听到任萍儿的话,脸上不用自由的抽搐了起来,精致的小脸因为生气不住的抖动起来,任莹生气的大叫着:“任萍儿,你这个傻子。”

任萍儿大笑着:“到底我们两个谁是傻子啊,把那么骚的味道往自己身上熏,你才是傻子。哈哈”她转身跑开。

任莹看到任萍儿跑开,三王和任兰已经被下人救上了岸,只是三王的额头上还流着鲜血,她大叫着:“勤哥哥你的额头出血了,这个任萍儿怎么把你伤成这个样子。”

慕容天勤捂着额头狠狠的推开任莹狠狠的说道:“你最好少在这里给本王动心眼,那个傻子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任莹心里一慌连忙摆手说道:“不是的,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过来的。”

任莹说着说着眼里就蓄满了泪水说道:“勤哥哥我知道你讨厌她,我怎么敢把她引到这里来呢。”

秦王气急败坏的说道:“最好是这样。”

秦王打了一个响亮的口哨,一个黑衣男人出现在亭子中间,秦王觉得今天自己狼狈死了,今天这个帐他一定要找任萍儿算清楚。

黑衣人单腿跪在地上说道:“王爷,有什么吩咐?”

秦王咬牙切齿的说道:“去吧我的黑衣卫全部召集过来,我今天要杀了那个傻子。”秦王伸出手看到自己手上的血迹气的浑身都冒烟,现在他头痛欲裂,从来没有人这样对待过他啊,秦王恶狠狠的说道:“任萍儿,我今天非得杀了你不可。”

任萍儿按照自己的记忆走到向院子走去,自己的院子是原来自己母亲住的院子,在整个丞相府最偏僻的地方,名叫青竹院。

自己母亲死了以后,父亲就从来没有踏进过这个院子,任由自己自生自灭。

院子不大,两进两出的院子,任萍儿刚刚走进院子就听到一个声嘶力竭的叫骂声:“老东西,把钥匙交出来,不然我今天就毒死你。”

任萍儿皱起了眉头悄悄走进屋子,一个丫鬟拿着药碗就要往一个嬷嬷的嘴里灌,她知道那个丫头是夫人派过来的叫春梅,平常作威作福的,还经常拿她的衣服穿。

坐在凳子面容祥和的嬷嬷是她的乳娘,一直在负责照顾她,春梅看着奶娘说道:“老东西今天你不把钥匙交出来,我就把这碗药给你灌下去,到时候你就腹泻而死谁也查不出来。”

奶娘看着春梅说道:“春梅你是小姐的丫鬟,我们小姐平日里带你不薄,你为什么就这样对待她,你就不怕招报应。”奶娘心痛的看着春梅,这个恶奴今天她穿的衣服还是小姐的呢。

第三章  变聪明

哈哈报应,她一个傻子能知道什么,我就不信她知道报应两个字,老东西,今天你不把钥匙交出来,我就让你见不到你那个傻小姐。春梅恶狠狠的说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钥匙,我没有。”富嬷嬷说道。

“你胡说,前几天我还看见你打开一个箱子,那箱子里满满的都是金元宝,我劝你还是早点交出来,到时候我告诉夫人,夫人也许会让你出府和你儿子团聚呢。”春梅说道。

奶娘扭了一下身子不再看春梅,头高高的扬起来,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我没有,我们家小姐的钱财不都是让夫人扣下了吗,夫人不知道吗。”

春梅眼里冒出凶狠冰冷的目光说道:“那就别怪我了,你和你那个傻小姐去阎王那里见面去吧。”

任萍儿一脚将房门踢开。

春梅惊讶的转头看向房门处,就看到一个大红大绿的身影进了屋子,春梅还没有来的及看到是什么人呢。

就觉得自己手里的药被抢了过来。

任萍儿一把抢过药碗放到鼻子里闻一闻,柳叶似的眉毛皱在一起,她看着春梅抬腿狠狠踢向了春梅的头。

春梅本来在这院子就是养尊处优的丫鬟,任萍儿的脚力很大一下子就把春梅给踢飞到墙上了,胸口一痛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春梅不敢置信的看着任萍儿:“你,你怎么回来了埃”春梅心里想着她不是刚给她指到观荷亭里吗,春梅想着这个傻子只要看到秦王怎么也得过一阵子才能回来了吗。怎么就这么快回来了。

任萍儿看着春梅的惊讶的样子就知道她被秦王打死一定有这个丫头的份。

奶娘瞪大眼睛看着任萍儿,刚才那样的一幕真的自己家小姐吗,难道她是老眼昏花了吗,自己家小姐竟然变的这么厉害了。

奶娘眼睛有着希望和狂喜的泪水朝着任萍儿唤道:“小,小姐”

任萍儿端着药碗回头看着奶娘回身朝着奶娘微微一笑,然后门外又跑进了一个一丫头说道:“夏梅照顾我奶娘。”

夏梅急忙跑到奶娘身边,一双眼睛瞪的像铜铃一样那样大然后看着躺在地上口吐鲜血的春梅。

任萍儿端着药碗看着春梅说道:“听说你要毒死我的奶娘。”

春梅看着任萍儿说道:“王妃你怎么回来啦?”

平日里只要春梅叫任萍儿一句王妃,任萍儿就会傻呵呵的乐上半天,然后春梅要什么就给她什么。

任萍儿狠狠的给春梅一个耳光:“以后再叫我王妃一个,我就把你打的满地找牙。”

春梅满嘴里都是血腥的味道,捂着脸说道:“小姐,我不敢了。”

任莹儿看着春梅说道:“说,你要什么钥匙。”

春梅哭着说道:“是夫人要奴婢过来的,夫人知道小姐奶娘手里有金子,要奴婢过来拿。”

任萍儿的眼睛冷冷的眯了起来说道:“所以你就让我去观荷亭去撞见秦王和任莹两个人偷情的场面,让秦王来个杀人灭口是不是?”

春梅看着任萍儿,眼里恍惚的一下,任萍儿知道今天所有的计谋和夫人还有任莹脱不了关系,她们好狠的心肠啊,竟然用借刀杀人。

春梅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答任萍儿,她拇指和食指狠狠掐着春梅的脸颊的穴位上,让春梅的不得不张开,任萍儿把药汁狠狠的灌进了春梅的嘴里。

春梅瞪着眼睛看着那晚她给奶娘准备的药倒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任萍儿将药灌进春梅的肚子里,然后把碗扔在了地上,慢慢的站了起来看着春梅在地上挣扎。

春梅赶紧用自己的食指要把药汁扣出来,任萍儿说道:“没用的,这药你喝下去就会中毒的,你现在给我滚回去,你给谁当狗当惯了就去你家主子去。不要在出现我的面前,否则下回我灌可就不是这慢性的毒药了。”

春梅赶紧起身连滚带爬的向外跑,满脸的惊恐的看着任萍儿,奇怪了,这个傻子怎么变了埃

任萍儿冷眼看着春梅滚出了房间。

“小,小姐”奶娘伸手召唤着任萍儿,刚才她一直在她好像不傻的事情里震惊反应不过来。

任萍儿转身走到奶娘身边:“奶娘,在这里。”在她印象最深就有两个人一个是自己的娘亲,一个就是奶娘了。

任萍儿斜眼看了一眼夏梅,这个丫头也是后来陪进这个院子里的,任萍儿说道:“夏梅你去门外给我守着去,有事情就进来叫我。”

夏梅唉了一声也是满脸惊讶的看着任萍儿然后走了出去。

天朝国的首富当属卓云山庄,卓云山庄的长女和当时还是秀才的任辉明有过婚约,任辉明娶了母亲以后,可是心却不再母亲身上,原来他早就为了自己的仕途铺好了路和长公主的外孙女云霞郡主有了感情,在成亲三年后迎娶了云霞郡主为平妻。

可是让任萍儿费解的是母亲已经同意了云霞郡主进门,可是为什么还要上吊自尽呢。

小姐,小姐,你让我看看你好了吗?”乳娘踉跄的站了起来颤抖的看着她。

任萍儿笑着在乳娘面前说道:“是啊,乳娘,你看我全好了,以后我再也不用你为我废心了。”

乳娘用袖子擦着眼泪说道:“这就好,这就好,以后我就是到地下那里见到你娘我也好好的告诉她,你现在好好对的。”

任萍儿笑着说道:“乳娘,以后我只会让你享福,不会在让你为我废心了。”

任萍儿在现代的时候,自小就是一个孤儿,从小就漂泊四处,为了给自己讨生活才参军当了特工,可是特工经常要潜伏在敌人的阵营里,每天都要带着假面具生活,说实在的,任萍儿也很累,在最后一次任务中和自己的一个战友暗生情愫,本来以为完成这次任务想和他好好的发展一下感情,哪里成想他却叛变了还亲手杀了她。

任萍儿想到这里的时候浑身打了一个冷颤,这才想起来自己刚刚落水,在水里挣扎的时候撞到了湖底的石头,乳娘也明显的感觉到了她浑身发抖,乳娘这才抬起头看着她的额头还有眼角的淤青还有浑身湿透了,她惊的叫了一声:“哎呀,小姐,你的头怎么了?还有这衣服是怎么回事啊?”

任萍儿这才想到自己的额头还有伤,她摸了摸额头恨恨的说道:“慕容天勤那个王八蛋为了害死我竟然将我推下水。”

第四章怒打刁奴

“什么?秦王竟然推你下水。”乳娘心疼的转身找出一个医药箱,因为任萍儿经常出门回来的时候身上就有伤,所以乳娘身边总是有着医药箱。

乳娘拉着她然后取出药水给她的额头上药,乳娘心疼的说道:“唉,这还没有出嫁呢,秦王就这样待你,以后要是嫁过去。”乳娘哽咽了一下不敢想下去。

任萍儿说道:“乳娘这是最后一次了,我刚才也把那个王八蛋给揍了,还把推下了水。”

“什么?你打了秦王,这可怎么是好啊,他那样跋扈的人,他不会放过你的。”乳娘暗中观察过这个秦王,可是小姐是个傻子能嫁出去是最好的。

到时候她可以让卓云山庄的家主去王府讨要一个休书,这样小姐才回到卓云山庄,在怎么样卓云山庄不会有人打她,欺负她埃那样夫人留下的遗言她就可以完成了,她这才忍着和小姐这个王府里吃苦的。

“哼,打他又怎么样,我就要告诉所有欺负过我的人,以后谁在欺负我,我就让她们吃不了兜着走。”任萍儿眼里泛出阵阵犀利的冰冷的目光。

乳娘看着她说道:“傻孩子,如今这个府里有谁会把我们当一回事啊,我们现在连个依仗都没有埃”

“乳娘以后我就是依仗,我们谁也不靠。”任萍儿信誓旦旦的说道。

她的眼眸里满是自信的目光,乳娘看着今天不一样的任萍儿,心里不住的叹气:“唉,看来小姐的疯病还是没有好啊,说话依然还是那么异想天开的。”

不过让乳娘欣慰的是自己家小姐不像以前那样疯疯癫癫的了。

乳娘叹口气说道:“小姐,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你只要好好的,不要再让自己受到伤害了知道了吗,见到那边院子里的夫人和小姐少爷我们离的远远的就好知道吗。”

任萍儿看着乳娘那来自亲人的目光心里一阵感动,找了这么多年,她竟然在这里找到了这种温暖的目光。

乳娘又皱起来眉头说道:“唉,只是你打了秦王,这可如何是好埃他以后可是你的夫君埃”

任萍儿看着乳娘说道:“乳娘如果以后我不再喜欢秦王了,我想要退婚,你觉得怎么样啊?”

乳娘听了她的话,眼睛一亮惊喜的说道:“小姐,你说的真的吗,以后在你在不跟着秦王转了吗?”

任萍儿点头说道:“是真的,我以后在也不喜欢他了。”

乳娘说道:“好啊,如果这样,等着秦王退婚后,我在求家主做主把你接出去,我们在也不再这里受气了,至于夫人留下给你的嫁妆不要也罢,我们卓云山庄不在乎那点小钱。那种王孙贵族我看着还没有平常百姓家好呢。”

任萍儿看着乳娘说道:“乳娘,那嫁妆我会一分不少的要回来,你看着吧。”

乳娘叹口气看着她心里想着,小姐这疯病还是没有好透啊,那些嫁妆留在夫人手里除非出嫁,不然是不会要出来的。

乳娘看着小姐刚刚清醒,也不好说出实情,等以后在慢慢的告诉小姐吧。

任萍儿感觉到自己的身上黏糊糊的很不舒服,任萍儿说道:“乳娘,我想洗个澡,你先休息一会。”

浴室里热气缭绕,她走到一个铜镜的面前看到自己的脸上调色板的胭脂,不住的摇着头,自己这个身体还真是疯癫的彻底埃

任萍儿给自己清洗了一下脸才发现自己原来还真是一个美人呢,肤如凝脂,眉山如画,那长长的睫毛竟然自然的外翻着,让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平添一抹妩媚,挺翘的小鼻子下面有着一张粉嫩的樱桃小口。

她看着铜镜里的自己不住的发出赞叹:“真是好美埃”没想到自己到了古代自己竟然是一个大美人埃

她脱掉衣服看到从秦王脖子上拽下来的玉佩,玉佩晶莹剔透下面刻着如朕亲临,任萍儿想着这玉佩对那个混蛋秦王一定很重要,她把玉佩放下然后转身走进浴桶里。

洗了澡之后慢慢的走了出来,乳娘看着她的样子喜极而泣,乳娘双手合十像上天祷告:“阿弥陀佛,我们小姐这疯病终于是好了。”

芙蓉院是丞相初府主母林莲钰的院子。

林连钰是先皇长公主的外孙女云霞郡主,林莲钰三十五六岁的年纪,脸部保养的很好,皮肤油光可鉴,一双丹凤眼里满是清冷和傲然的目光,在加上嘴唇十分的单薄一副刻薄像。

这林莲钰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嗜赌成性,最近因为还上一笔赌债而愁眉不展,如果这件事让丞相知道了,一定又要数落她一顿。

林莲钰正在歪在榻上眉毛紧紧的皱在一起,一旁的丫鬟正在拿着美人锤给她捶腿。

一个穿着上等绸缎的嬷嬷慢慢的走了进来躬身说道:“夫人,春梅回来了。”

林莲钰猛地睁开了眼睛眼里好像看到了希望说道:“让她进来。”

林莲钰说道:“嬷嬷啊去把我的银耳莲子羹端来,让那丫头尝一下,这丫头办事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埃”

嬷嬷憋了憋嘴可是不敢违背的说道:“是。”

林莲钰让捶腿的丫鬟退下,自己坐正身子,等着春梅给她送金子来。

春梅捂着胸口哭哭啼啼的走了进来,端着银耳莲子羹的嬷嬷看到春梅的脸一片青紫吓得连忙将银耳莲子羹放在了桌子上。

春梅走进来走到夫人面前普通一声跪在地上说道:“夫人,你可要给奴婢做主埃”

林莲钰看着春梅得样子心里一沉,并不是心疼春梅的伤势,估计是金子没有要回来,林莲钰眉头又皱了起来说道:“你这个蠢货看你这个样子,是不是没有拿到金子,我不是教给你法子了吗,我都已经把那个傻子调开了,你只要把那药给她灌下去,不信她不给金子。”

春梅说道:“可是那个傻子提早回来了。”

林莲钰冷声的说道:“哼,回来又怎么样,你对付那个傻子的方法不是一套一套的吗。”

“可是那个傻子好像已经不傻了,而且她还变的好可怕啊,踢了奴婢一脚不说还把那慢性毒药给奴婢灌了下去。”春梅哭着说道。

第五章  对峙

林莲钰惊讶的说道:“什么,你说你身上的伤都是那个傻子给你打的吗?”

林莲钰的心更加的烦躁了,长长的丹寇指甲狠狠的抓着身下的软枕,心里竟然纷乱了起来,这个傻子是怎么了,竟然连她的人都敢打,哼,看来又该教训她了。

林莲钰说道:“嬷嬷去告诉厨房的张嬷嬷,任萍儿最近内火上升,需要降降火气了。”嬷嬷行了一个礼说道:“是,是个让她降降火气了。”嬷嬷嘴角上扬起来。

林莲钰所谓的降火气就是不给任萍儿吃东西,任萍儿以前只要犯错误,林莲钰就会把让任萍儿饿肚子,这样她就要用自己的钱来买吃的东西,至于这吃的东西多少价钱,就要看林莲钰最近手里缺多少金子了。

林莲钰想到自己的赌债过两天就能还上了,心里轻松了不少。

林莲钰看着跪在地上的春梅说道:“春梅啊,你的事情已经败露了,我看你不能留在府里了,我有个园子缺个管事的,我给你银子,你连夜离开,去我的园子管事吧。”

春梅连忙磕头说道:“谢谢夫人,还有我身上的毒,夫人你看”

林莲钰看着春梅说道:“一会让许嬷嬷给你解药。”

春梅唉了一声离开屋子。

林莲钰看着春梅离开,转头看着许嬷嬷,声音阴沉冰冷的说道:“等到她到了园子就会毒发了,记着让福泉埋的远一些知道了。 别让我的园子沾了晦气。”

许嬷嬷毕恭毕敬的回答道:“是。”

许嬷嬷走出房间,林莲钰终于松了一口气,想着过两天就可以把赌债换上了心理轻松了不少,林莲钰懒洋洋的躺在软榻上说道:“灵芝,过来继续给我捶腿。”

灵芝慢慢走出来的时候拿着美人锤给夫人捶腿,可是谁也没有看到灵芝的眼睛是红的。

她和春梅两个人都是在城隍庙里的孤儿所里长大的,一起被林莲钰买进来的,两个人的感情自己很好,可是没有想到春梅竟然是这个下常

“不好了,不好了。”许嬷嬷刚刚走出门就惊慌的走了进来。

林莲钰不耐烦的睁开眼睛说道:“许嬷嬷这是怎么了?怎么越老越不稳重了埃”

许嬷嬷气喘吁吁的指着门外说道:“夫人你去看看吧,秦王带着十几号黑衣人闯进我们府里了。”

林莲钰霍地的坐了起来,脚一下踢到了给她捶腿的灵芝,灵芝趴在了地上,捂着眼睛。

林莲钰说道:“这是怎么说道,难道是我们莹儿惹着王爷不高兴了吗。”

许嬷嬷说道:“不是,奴婢看着秦王带着黑衣人往任萍儿的院子跑去了。”

林莲钰说道:“许嬷嬷,快我们去看看。”

“娘,娘,不好了。”任莹惊慌的跑了进来。

林莲钰看着任莹的样子皱着眉头说道:“莹儿啊,我不是告诉你了,以后有什么事情不要如此惊慌的吗,明天你就是县主了,去皇宫里要仪态万千,要坐有坐相。”

任莹不耐烦的说道:“哎呀,娘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刚才那个傻子把秦王给推下水了,这回秦王带着人要抓任萍儿呢。”

“什么,那个傻子把秦王给推下水了,这可怎么好啊,以后秦王要是迁怒与你,不肯娶你怎么办埃”林莲钰惊慌的说道。

任莹哇的一下哭了出来说道:“是啊,娘,我要嫁个秦王,你不是说皇上最喜欢秦王,以后就能让他当皇上的吗,娘,你快点去看看埃”

任莹连扯带拉的就把林莲钰拉出去。

这后院里都是女人那里见过男人挥舞刀枪的架势,个个早就吓的浑身发抖,丫鬟婆子都吓的躲进了假山和树林后面。

秦王的脑袋已经被棉布包扎上,雪白的棉布上还透着血红色让人看的触目惊心,秦王怒气冲冲的大声的叫着:“闪开,闪开。”

林莲钰看到秦王的样子也吓的不轻脸上十分牵强的笑着:“王爷,你这是来做什么啊,王爷,是谁惹王爷生气了啊?”

秦王看了一眼林莲钰冷哼了一声然后没有理会林莲钰又向任萍儿的院子走去,今天一定要杀了那个傻子。

任莹看到秦王铁青的脸色哭着说道:“娘,你看秦王啊,怎么办埃”

林莲钰看着秦王的样子突然笑了起来,笑着说道:“傻丫头你的机会来了,如果那秦王真的要杀了那个傻子,你岂不是顺理成章的嫁到秦王府了吗,乖,别哭了,你看你的妆都花了。”

任莹听到母亲的话,真的破涕而笑,说道:“那娘,我们去看看好不好。”

两个人得意的一笑然后一起跟着秦王的黑衣队走去。

黑衣队是秦王十分得力的护卫队,平日里训练有素,一个黑衣人抬脚踢开门进来,几十个黑衣人蜂拥而至将任萍儿不大的院子围的水泄不通。

秦王气急败坏的走的进来说道:“任萍儿,你这个傻子,你在哪里,你给我滚出来。”

“秦王你好不威风啊,你一个大男人拿着刀枪到后院来威胁我们女人真是好威风埃”清冷的声音犹如山间里的清泉一般好像敲入人的心里,话语里满是嘲讽的意味。

秦王转头头看到从屋子走出一个穿着淡蓝色长裙的女子,女子身姿窈窕,优雅的走到院子中,眼中满是清冷。

任萍儿慢慢的走到秦王面前,淡蓝色的衣裙在风中飘荡摇摆,好像天空中一缕随风浮动的云一般。

秦王不禁屏住了呼吸,这个女人是那个最讨厌的傻子吗,京城里谁不怕他,只要他瞪一瞪眼睛,他身边的女人哪一个不是吓的低头不敢和他直视呢。

可是这个女人却如此淡定,从容自若,秦王微眯着眼睛看着这个女人,平常这个女人总是把自己涂成五红大绿的,今天洗去脸上的色彩竟然这般好看。

他在京城里这么多年,像她这样美貌的女子他也没有见过几个。

他哪里知道,林莲钰就是怕秦王看到任萍儿的样子就派春梅到任萍儿身边,变相的哄着任萍儿把她的脸涂成那个样子,不让他看到。

第六章  我会退婚

秦王看着任萍儿的模样,心里想着这个女子洗去脸上的红红绿绿原来竟然这样好看。

秦王摇了摇头骂着自己,自己的脑袋是不是撞糊涂了,怎么把这个傻子看成了倾城之貌呢。

当真是可笑之极埃

秦王冰冷的说道:“来人啊,任萍儿故意伤害本王,给本王拉下去压进死牢里。”

敢打他,他就让她尝尝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秦王说完只听见哗啦一声,黑衣人从腰间拔出刀剑齐齐的指向任萍儿。

林莲钰看到院子里的场景,脸上满是笑意,哈哈,傻子,我终于把你铲除了,你的那个死鬼娘给你留下的嫁妆以后就是我的了,林莲钰此时眼里冒着金元宝的光芒。

任萍儿冷笑着看着秦王说道:“秦王殿下请问我犯了什么罪呢。”

秦王说道:“你伤了本王,推本王入水,本王是皇族,你藐视皇族,难道这不是罪吗。”

她看着秦王说道:“殿下还真是会冤枉人呢,我如何伤你了。”

秦王咬牙切齿指着自己的头部说道:“这个就是证据,难道还要怎么证明埃莹儿可以作证。”

任莹听到秦王提到她,任莹好像吃了定心丸一样,任莹大声的说道:“对啊,就是你推秦王掉进水里,我亲眼看到的,我可以作证。”

任萍儿转头怒瞪着她,满眼犀利的眼神好像要射穿她的身体,任莹缩了缩脖子,悄悄向后退了一步,眼神满是恐惧,这个傻子什么时候变的清醒还这么可怕了。

任萍儿轻声笑了起来说道:“哦,那我是怎么要推秦王你呢。“

那双灵动的大眼睛闪烁着星子一般的光芒又走近秦王面前一步,她刚刚沐浴完,头发还有皂角的清新味道,那样清新的味道咻的一下钻进了秦王的鼻子落尽了心里。

秦王恍惚的一下,然后冷下了心肠看着任萍儿说道:“本王的玉佩掉进水里,本王让你下去找玉佩,你不同意,结果你就推本王入水。”

任萍儿笑眯眯的说道:“是啊,王爷的龙纹掉进水里,让我一个女子下水去捞,且不说王爷你不懂怜香惜玉,就你不珍惜皇上御赐的玉佩一条,就能够让皇上他老人家生你的气啊,你这是不珍惜御赐之物。”

听到她的话,三王的脸色白了一白,如果这件事情让皇上知道了,皇上一定会怪罪下来,再说那个龙纹佩是可以调动皇家禁卫军的玉佩啊,只有他和太子有,如果太子拿这件事做文章他可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了。

任莹悄悄躲在林莲钰的身后小声说道:“娘,娘,你发现没有,那个傻子好像变聪明了。”

林莲钰给任莹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冷声训斥道:“任萍儿,三王可是你的未婚夫,你怎么可是做出伤害未婚夫的事情呢,这并不是给我们丞相府里的人丢脸吗。”

任萍儿回头看着林莲钰:“夫人,我伤害未婚夫,那我的妹妹为了能害死我,和三王一起合谋将我推下水要怎么说呢,妹妹害死姐姐,这是不是大逆不道呢。”

林莲钰冷笑了一声:“空口无凭。”

“这京城里谁人不知道我妹妹钦慕三王殿下,而且我刚才亲耳听到任莹妹妹说不想和三王分开的,还有我落水的时候,妹妹可是就那么睁眼看着我在水里挣扎,这不是谋害是什么?”她的声音凌厉的要刺穿任莹的身体一样。

林莲钰恶狠狠瞪着任萍儿说道:“好你个任萍儿,你一直装傻充愣,为的就是今天陷害我女儿吗?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你这小贱蹄子。哼”说完拉着自己的女儿就要离开。

任萍儿笑着说道:“夫人这就要走了啊,不在这里看戏了埃”林莲钰瞪了一眼任萍儿,眼中满是恨意。

她毫不畏惧看着这对伪善的母女,这对母女以后还有很多争斗呢。

秦王上前一步拉着任萍儿说道:“任萍儿,本王真没有看出来你还真是好深的心机。我最讨厌有心机的女人。”

任萍儿毫不畏惧的看着秦王说道:“那正好殿下,我们彼此彼此。”

秦王的冷眸眯了起来说道:“任萍儿你别以为这样,本王就不能治你的罪,杀你,哼,我犹如杀一只老鼠那么简单。”

对,他会像猫一样杀死老鼠一样,先把她戏耍的够,然后再杀死她。

任萍儿好像没有听到秦王的威胁一样说道:“是啊,你当然可以杀了我,可是刚才这里的士兵都听到你为什么要杀我,王爷这样滥杀无辜的不怕毁了你自己的名誉吗,这样的王爷如何让皇上喜欢呢,这样的王爷如何博得百姓的爱戴呢?”

秦王高傲自负,现在又是争皇位的时候,他当然不能做出一点有失威严和名誉的事情了。

她一席话让秦王对她刮目相看,眼神也不再像以前那么犀利,任萍儿这些话四两拨千斤好像在提醒他什么似的,对,现在是应该维护名誉的时候,最好在什么时候弄一个万民伞什么的,这样父皇说不定会对待他另眼相看呢。

秦王看着眼前的任萍儿现在正是缺少谋士的时候,也许娶她并不是什么坏事,最少可以做他的谋士,但是现在先不要让这个女人看出心里的打算。

秦王心里有了打算,然后倒退一步故意阴冷的说道:“任萍儿,你若是下次再犯本王手里,本王绝对让你生不如死。”秦王说完,转身大声的说道:“我们走。”

“秦王殿下请留步。”她的声音犹如黄鹂鸟一般清脆。

秦王嘴上一乐,秦王深深知道,这个任萍儿就算现在不傻了,可是她的心里还是喜欢他的。

这京城内的名媛闺秀有哪个不喜欢他风流倜傥呢,秦王心里一百个肯定她会说出挽留他喝杯茶那样的话,然后赔礼道歉痛哭流涕的让他原谅她。

好吧,看在她现在才思敏捷的份上,现在的模样又颇有些对他的胃口,他可以考虑原谅她。

秦王故意冷着脸看着任萍儿嘴里不耐烦,心里却已经飞扬起来,说道:“好,有什么事情?”

任萍儿看着秦王说道:“秦王殿下,我想正式的通知你一声,过几日,我会退婚。”

咔嚓.

秦王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龟裂开来,彻底冷下来,想他秦王一世英名,怎么被一个傻子退婚。

秦王上前两指狠狠的钳住任萍儿的那尖细的小下巴恶狠狠的说道:“任萍儿,本王告诉你,从来都是我不要,我拒绝,你想退婚,做梦。”秦王说的咬牙切齿,两个人的身体靠的是那么的近,在别人的眼里有说不出的暧昧。

她努力的耍开秦王的钳制,然后倒退的一步,任萍儿笑着说道:“那好,慕容天勤,那我会第一人不要你拒绝你的人。”

医妃倾城:夫君请上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医妃倾城 或 夫君请上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年味满满】黄村镇村民们收到的这些春联可不简单!

    速读一幅幅承载美好祝福的对联,在三九寒冬的天气里,为黄村镇后辛庄的村民带来了浓浓的暖意。近日,由黄村镇组织书法爱好者们开展的"迎新春送春联送福字进万家"主题活动第一站在后辛庄村拉开序幕。这些书法爱好者来自大兴区老年大学黄村镇分校的师生们。他们中有的人已经坚持练习书法十余年,挥毫泼墨,龙飞凤舞,有的经过十个月的培训,一开笔,书法有章,象模象样。寓意吉祥,承载着美好祝福的对联,一“出品”,就遭到了村民的“哄抢”,让他们体验了一把“明星”般的待遇。村民拿到喜气盈盈、写满了吉祥话儿的对联,乐得合不拢嘴。

  • 时代肖像丨以“肖像”观当代中国精神:中央美院百年校庆重要篇章“时代肖像”于太庙艺术馆开幕

    来源:中央美院艺讯网“肖像”题材创作一直以来都是艺术表现最为重要的课题,从古代的墓室壁画、帝王功臣、宗教供养、文人高士到当代多元的人物画创作,“肖像”都承载着一个历史时代的道德礼仪规制、审美取向、文化表征以及社会主题,观一件肖像创作,不仅是认识一个特定的人物形象,更是洞察人物所处时代、空间的精神面貌,肖像更是时代精神的一面镜子。百年艺术学府中央美术学院在从中西交融到全球视野的历史进程中,肖像艺术一直都是造型学科的优长项目,在教学和创作中留下一大批经典肖像艺术作品,这些作品一方面体现出水墨、油画、

  • 温其彪 中国著名书法家

    艺术简介温其彪,字华杰,戌子年生,湖南南县人。毕业于辽宁大学,受教于书法教育家欧阳中石先生創办的书法大学。享受中国人民解放军付团职待遇,工程师。书法作品隶书六条屏诸葛亮诫子书被沈阳市美术馆收藏。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辽宁分会会员,沈阳市书法家协会理事。作品欣赏

  • 这两部剧,承包2018年的所有甜蜜

    最近的朋友圈被两个内容给刷屏了。即使没有去看,或者没有玩过,但也会听说过它们的名字——《前任3:再见前任》和《恋与制作人》《前任3:再见前任》是“前任”系列的第三部电影作品。在上映之前,没有多少人看好这部电影。但这个影片却打破了所有票房分析机构的认知,成为了2018年的第一个票房黑马,票房也已经突破了13亿。《前任3》之所以能成为爆款,在于这部电影戳中了观众的情感经验,激发出了无数观众的前任情怀。不少观众在观看电影时已是痛哭流涕。情感故事总能引发观众的共鸣。于是就不难理解《恋与制作人》这款恋爱养

  • 腊月至,欲还乡

    今天2018年1月17日丁酉年腊月初一一进腊月门便有过年来腊月是农历年中的最后一个月一进腊月“年”以倒计时的脚步临近年味儿也越来越浓辛苦工作一年的人们开始感受到家的温暖故乡的一切随风而至归心似箭这时侯冬季田事已经告竣故有“冬闲”之说农事已“闲”但人们生活的节奏并未因此而放慢而是怀着愉悦而急切的心情加快了向春节迈进的步伐腊月·由来腊者,接也新故交接故大祭以报功也自上古时起人们就在腊月祭祀祖先参拜神灵依照传统家家户户都要举行“猎祭”猎杀野兽,拜神敬祖祈福求寿,避灾迎祥“腊”,通“猎”因此“猎祭”后来

  • 意大利华商总会举行新年年会 分享“学习十九大精神”心得

    2018年1月15日,意大利华商总会在福海大酒店举行新年年会。中国驻意大利大使馆吴冬梅参赞,华商总会会长团成员及家属出席了活动。会长何焕龙致辞,秘书长陈建明主持活动。会长致辞2017年意大利华商总会在使馆的指领下,与兄弟侨团一起,做了多项实实在在的工作,特别是在维护侨胞合法权益、帮助困难侨胞等方面。去年9月,一位青田侨胞在意大利不幸溺水身亡,使馆启动领事保护机制,但还是找不到死者家属。华商总会积极协助使馆多方宣传,发动侨胞寻找,与其他兄弟侨团一起捐款,最终找到家属并助其在意大利圆满解决此事。参赞

  • 一部网络上四十年代北平中产家庭生活视频背后的故事

    在网络上看到了这个视频,很好奇,完整的看了,也深挖了一下后边的故事。发出来大家看下。这期视频被推送之后,视频中那位教授的后人,看到了久远之前家人的影像。拜他们所赐,我们得知了许多关于这个纪录短片的有趣细节。视频中出现了两位老人,被全家人谦恭地对待,也带孩子们去游园。解说称他们为孩子们的祖父祖母。实际上,这两位是他们的邻居,被临时找来扮演长辈的角色。而“祖父母”的生日,自然是配合剧组所做的演出,寿桃和长寿面,也是为拍摄而准备的。也许,导演是为了将当时中国人的衣食住行和礼节习俗都在一个影片中展现,才

  • 《无问西东》被禁六年原因,查遍网络都找不到,面壁三天悟出三条

    《无问西东》作为一部表现清华大学传承的电影,应该系上安全绳,平安落地公映才是常理,但这部电影却被封存了六年。六年有多长?电影里表现的抗日战争,按照过去的说法,也就是八年。八年抗战的一大半时间都过去了,那么,实在令人好奇,《无问西东》究竟因为什么原因而被封存了?在网上寻找原因,最后都无功而返,最常见的隐约其辞的说法,说是这个电影里有“政治敏感”的原因,而迟迟没有公映。那么这个电影里的政治敏感表现在哪里呢?查遍了网络,动用了所有搜索引擎,都找不到只言片语。无奈之中,自己来想答案吧。面壁三天,果然有收

  • 省级非遗项目“傈僳族祭天古歌”获央视传统文化纪录片《原声中国》关注拍摄

    央视传统文化纪录片《原声中国·傈僳族祭天古歌》拍摄侧记《武萨古》(祭天古歌)是傈僳族文字文献和口传文献并存的最长的叙事长诗,流传于迪庆州维西县澜沧江流域。至哇忍波时期,《武萨古》祭天活动已经流传二十代,其源流可以上溯至中国的唐宋时期。《武萨古》(祭天古歌)叙事长诗的搜集、抢救、整理工作自“文革”结束时即已开始,迄今已有30余年的抢救保护历程。“祭天古歌”手迹历届维西县委政府高度重视此项工作,包括原迪庆州人大常委会主任李灿光先生、原维西县政府县长李自强先生,现任迪庆州委副书记余胜祥先生、州人民政府

  • 最极品的毛笔竟然是它!央视纪录片《中国文房四宝》为您揭秘

    号外!!!您可能很擅长书法,但您知道毛笔为啥能写字?毛笔的笔头又是怎么做成的?最极品的毛笔是哪一种?即将登陆央视纪录频道和安徽卫视的4K纪录片《中国文房四宝》将一一为您揭晓。纪录片《中国文房四宝》宣传片1毛笔笔头:万中选一的“锋颖”毛笔为什么能写字?毛笔的笔头是用什么做的?在看《中国文房四宝》之前,很多人可能都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更没有“锋颖”的概念。传统毛笔的笔头,是用动物的毛制作的,而最重要的毛叫做“锋颖”,也就是动物身上毫毛尖端最坚硬锐利、书写最能出锋的部位,数量很稀少,颜色比较深。在安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