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嚣张兵王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1/1 20:46:1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嚣张兵王

折箭计划

出租车在宁海市的路面上疾驰。版权http://www.95lady.com/

陆轩上车后就没有说话,一直留心城市的风景,看得津津有味。

洛熏儿撇了撇嘴,心说:“土包子。”

她无聊的摆弄起手指甲,这时手机传来“嘟嘟嘟”的振动。

洛熏儿点开屏幕,看到是楚落雁发来一条微信。

“事情办的怎么样”,后面是一串问号。

“楚大美人,你就放心吧。一切进展顺利,目标在掌握中。原文http://www.95lady.com/”洛熏儿回应。

“洛洛,嘴真贫,记得别伤害他,摸清他的底细,然后让他知难而退就行了。”

“哟,看不出来,你还挺关心他的嘛?放心,姐可以为闺蜜两肋插刀,也可以为闺蜜怜香惜玉,姐一不强-暴他,二不毁他容,只是把‘折箭计划’顺利完成,让你楚大美人儿遂了心愿?可以不?”

“折箭计划?洛洛,什么时候又弄出这么一个新名词?“

“这名字是姐起的,意思是‘折断你和他的丘比特之箭’。从现在开始,这个间谍计划正式开始,没事别总和姐联系,免得让这小帅哥起疑心。”

“小帅哥?洛洛,他本人和相片上的像么?”

“说实话,不像。这家伙比相片上要有派儿,而且还挺有正义感的,武力值超棒。我感觉他很优秀哦,楚大美女真的不考虑一下?”

“天啊,你们才相处不到两个小时吧,怎么感觉你要叛变?你该不会是看上他了吧?”楚落雁附带好几个瞪眼流汗的表情。说明95lady.com

“哈哈,开什么玩笑,你难道不知道本小姐只喜欢美女吗?譬如你这样的!”洛熏儿又发了几个飞吻表情。看到陆轩正回头看了她一眼,她连忙把手机收起来。

半个小时后,出租车把陆轩和洛熏儿拉到一个看起来很破旧的小区。

下了车,陆轩看了眼纸片上的地址,宁海市西关区古城街133号。

再抬起头,他有些发怔。这里的环境太差了,周围有很多一人高的垃圾堆,不远处是一片拆除的建筑,空气都是灰濛濛的。

“哥哥,这是哪里呀,脏死了。来自http://www.95lady.com/”洛熏儿皱眉,捂着鼻子不停地轻咳。

陆轩也有些纳闷,这里的环境和陈建阳形容的差距太大了。

“难道是走错了?”陆轩想找人问问,可周围连个鬼影也看不到。无奈之下他只好数着门牌号,一路找下去。

不远处,出现一家小卖部。陆轩赶紧过去打听,确定这里是纸片上的地址后,终于在五六分钟后找到了133号。

这里看起来更像是一间仓库,陆轩迟疑的按响门铃。阅读http://www.95lady.com/

“谁呀?”里面传来一个懒懒的声音。

是陈建阳!陆轩有些小激动,赶紧理了理衣襟,准备在这小子出来的时候,立即给他一个熊抱。

“切,臭美。”洛熏儿撇了撇嘴,露出鄙视的表情。

门开了,陆轩大叫一声:“哈哈,建阳,兄弟来看你了。”

可话说到一半,陆轩的声音便哽住了,连后面的洛熏儿也呃的一声,仿佛噎到似的。

眼前出现的人坐着轮椅,头发蓬乱胡茬邋遢的,连衣服都满是污迹。95女性网

陈建阳看到陆轩时,他的表情也瞬间凝固了。

好几秒钟后,陈建阳才回过神来,脸上挤了挤微笑道:“老战友,你来了,快进来,快进来。”

陆轩脑子里卡顿了好几秒,接着迅速朝陈建阳的双腿看去,当他看到陈建阳右边裤管最末一截空荡荡的,他的五官顿时变得无比凝重:“建阳,怎么回事?你的腿……”

“进来说吧。”陈建阳微微低头,双手抓在轮椅的两侧,用力调转方向。

一瞬间,陆轩看到他双眼中一闪而过的黯淡。

陆轩和洛熏儿走进去。

陈建阳连连挥手说:“兄弟,怎么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你看我这里乱的。”

屋内陈设简陋,地面有很多破旧的报纸和方便面袋,空气中还有食物发霉的味道。

“坐吧,坐吧。”陈建阳在破旧的皮沙发上抹了抹,招呼陆轩和洛熏儿。

看到陆轩没动,陈建阳叹了口气。

“是意外,只是个意外,一场车祸而已,你别绷着脸,一切都过去了。而且医生也说了,只要好好做康复训练,以后装个假肢,照样还能站起来,老战友,你别为我担心。”

陈建阳说的轻松,可是陆轩看得出他的心里肯定不这么想。

陆轩想要再问,洛熏儿却在身后偷偷拉他的衣角。

一瞬间,陆轩的心里翻江倒海。

陈建阳不再说话,只是转着轮椅收拾屋子,洛熏儿立刻乖巧的跟过去,连声说:“我来吧,你们坐下聊聊天。”

“这位,是弟媳吧……”陈建阳看了洛熏儿一眼,微笑着问。

洛熏儿脸上一红,陆轩则是满脸尴尬,连连摇头:“不是不是,我和她也是刚认识的。”

陆轩简略说了他营救洛熏儿的经过。

“原来是英雄救美呀,你小子。”陈建阳眼眸中恢复了些许神采。

屋里经过一番收拾,立马变得干净整洁。洛熏儿还跑到厨房,捏着鼻子,把垃圾和发霉的食物扔掉,顺便清洗了一下碗筷。

陈建阳有些不好意思,摊了摊手说:“我一个人窝囊惯了,不好意思,让你们看笑话了。”

看到昔日的战友这么狼狈,陆轩的鼻尖有些发酸。

曾经那个生龙活虎的家伙,竟然变成了眼前这幅模样。

前两年陆轩跟陈建阳还在一个野战营的时候,陈建阳跟他是上下铺。他俩的关系一直很好。有一次实战训练,陆轩着凉感冒吃不下东西,陈建阳在树林里抓了野兔熬汤给他喝。后来因为火源被另一方侦查出来,导致全队被“歼灭”,事后上级责罚,也是陈建阳一个人扛下责罚。

此时陆轩的心头如同压了一块巨石。

“陆轩,真不好意思,我之前跟你说的……”陈建阳想解释,可是声音却哽咽住了。

“建阳,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这件事你家里人知道么?”陆轩口气沉重。

陈建阳摇了摇头。

“靠,这么大的事情,你就一个人扛着?”

“我不是故意隐瞒的,反正也没多大的事儿,过去了就好。”陈建阳笑了笑,明显故作轻松。

“好吧,听医生的,多多锻炼总会有用的。”陆轩忽然有点儿不敢去看陈建阳的眼神。对于一个曾经的特种军人来说,失去一条腿简直可谓是灭顶之灾。

“不说这些了,今天你好不容易过来。咱哥俩一定得好好喝几杯。我去买酒!”陈建阳双手费力推动着轮椅。

“我去买吧,你待着别动。”陆轩拍了拍陈建阳肩膀,转身朝门口走去。

这时厨房里传来洛熏儿的声音:“哥哥,你等等,我也去。”

“你出来干吗?”一出门,陆轩的语气忽然变得有些不正常。

洛熏儿眨眨眼说:“我想买点零食吃,不可以么?”

陆轩没有说话,走出十多米后,他的脸色开始变得愈发冷峻。

此时洛熏儿俨然没察觉陆轩的变化。她还在想着今天干了不少女人活儿,简直破天荒了。

走着走着,陆轩的脚步突然停下,洛熏儿差点撞上去。

“哥哥,你怎么了?”当洛熏儿看到陆轩那副吓人的表情时,她心头大惊。

“我看到了,那不是意外,而是是人为伤害!”陆轩的声音缓缓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什么人为伤害,你说什么呢?”洛熏儿不解。

“我说那场车祸没那么简单。”陆轩眼神里闪出煞气,接着又说道:“我刚刚收拾桌椅的时候,看到桌上有几份资料。其中有一份交警部门的问讯笔录。上面写着的是一场意外车祸,可是一切都太凑巧了。那司机喝了酒,建阳同样也是酩酊大醉。虽然现在对方签了赔偿协议,但是建阳的一条腿就这么没了。”

洛熏儿愣了愣,还是没听明白陆轩的话。

陡然间,陆轩双眼紧紧眯起,眼皮缝隙中迸射出凌厉的神采。

“这件事我一定会调查清楚的。”

战友相逢

这片街区有些偏僻,陆轩只买到了少许蔬菜和鱼,洛熏儿则抱着一大袋零食,边走边吃。她用的是陆轩给她的那一百块钱。

陆轩苦笑。

回到屋子,两人看到陈建阳正艰难的转动轮椅,整理唯一的一间小卧室。

“建阳,你在干什么?”陆轩问。

“我这里太简陋,今晚只能委屈你们两个了。”陈建阳挠了挠头皮,笑着说,”我住在外面。“

陆轩心头一热,连声说:“好了,建阳你别忙了,咱们从部队出来的,丛林洞穴哪里没睡过?”

洛熏儿正在嚼口香糖,心想:“你们能将就,本小姐怎么办?这里乱七八糟,晚上肯定还有不少蚊子。”

小鼻子皱了起来,洛熏儿眼光一瞟,盯在陆轩身上,忽然心中升起一个想法,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

陆轩把菜拿到厨房,洛熏儿随后跟了进去,陆轩瞟了她一眼,道:“干什么?”

“陆哥哥,谢谢你今天救了我,为了报答你,这顿饭让我做吧。”她笑嘻嘻的说。

“你?”陆轩迟疑的看了她一眼。

“怎么?不相信我?”洛熏儿气鼓鼓的瞪起了眼睛,仿佛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呃……好吧。”陆轩笑笑。

走出厨房,看到陈建阳正在刮胡子。

因为陆轩的到来,他的状态看起来好了不少。此时他冲着陆轩一笑,悄声说:“老战友,这个姑娘不错呀,长得又漂亮,又会下厨房,我看,她对你也挺有意思的,不如……”

陆轩连连摇手:“建阳,你别胡说。我和她刚认识,她没地方去,我才带她来的。”

“我也就建议一下而已。她一个小女生,看上去对你基本不设防,你的魅力还真大呀。”陈建阳调侃说道。

可陆轩不愿纠结这个问题,立马就把话题叉开了。

两人谈起了部队的往事,冷不丁听到厨房里哎哟一声,接着锅碗瓢盆乱响,浓烟滚滚中洛熏儿跑了出来,鼻头微黑,呛得眼睛里都是泪水。

陆轩跟陈建阳面面相觑,也不知该作何表情。

“好了,让我来吧。”陆轩嘴角泛出丝丝苦笑。

“人家,人家好久不做菜了嘛,有些手生……”洛熏儿一副委屈的模样。

陈建阳忍住笑,赶紧招呼洛熏儿坐下。

陆轩进了厨房,看到里面搞得一片狼籍,不仅摇了摇头。

屋内,洛熏儿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陈建阳聊天,耳听厨房里传来炒菜的声音,不一会儿,就有阵阵香味飘出来。

“这家伙居然还有这一手?能烧一手好菜的男人,真是个极品。”闻着香味,洛熏儿心头又记录下陆轩的新优点。

过了一会儿,几道菜烧好了,洛熏儿跟陈建阳尝了尝,对陆轩又是一番称赞。

三个人开始吃饭。

陆轩和陈建阳大口喝酒,说的都是一些部队的事情,洛熏儿半句也听不懂。不过,她觉得这两个人,应该不是在平常的部队。

趁着两个人喝得高兴,洛熏儿走到外面,拔通一个电话号码。那是她道上的朋友,她让他们去追查一下陈建阳的事情。

这顿酒一直喝到晚上,陈建阳已经醉醺醺的,说话舌头都打结,陆轩走路也摇摇摆摆。

“今天,今天喝到这里,你们小两口……进屋睡吧……“陈建阳大着舌头说。

“啊?不行……这不好,建阳,我和你在外面睡吧。”陆轩虽然喝了不少,头脑还算有些清醒。

“得了吧!”陈建阳嘿嘿笑了几声,“外面……外面哪有地方?再说,我这里半夜有老鼠的……”

“啊?”

听到老鼠,洛熏儿吓得叫了起来,拉着陆轩的胳膊说:“有老鼠啊,陆哥哥,我怕。”

“哈哈,怕了吧?我这脏地方,人养不胖,老鼠倒养得挺肥。”陈建阳醉眼朦胧的说。

“陆哥哥,你还是陪我吧,半夜要是老鼠咬我怎么办?”洛熏儿一副胆颤心惊的样子,她并不是做假,其实内心真有些害怕。

于是,她趁机抓着陆轩的胳膊,把他强行拽到小卧室里面。

关上门的一刹那,洛熏儿的嘴角挑起一丝诡笑。

她今晚倒要试试陆轩,是不是真的坐怀不乱。

进屋后,洛熏儿开始铺床。

这张床还算挺大,挤两个人绰绰有余。但是陆轩不打算那么做,他尴尬的说:“你睡床吧,我睡地板上就行。”

洛熏儿也不反对,大方的说:“行,反正你是男人,不怕老鼠啃脚指头。”

说完,她直接把外衣脱了,只留下贴身的内衣。

顷刻间,陆轩的眼前出现那一片雪白的肌肤跟纤细的腰肢,还有那高耸双、峰,他双眼不由瞪得圆圆的,呆滞了好几秒。

等回过神后,陆轩赶紧转过头面向墙壁,结结巴巴说:“你怎么说脱就脱……也不打声招呼。”

看到陆轩这幅被吓到的模样,还有那脸上的红润,洛熏儿的嘴角不够露出丝丝诡笑。这正是她想要的效果。

“怎么啦,难道你睡觉不脱衣服?我平时睡觉都是这样的呀。要不是你在这里,我打算都脱了的。”洛熏儿眨了眨眼睛,仔细盯着陆轩,看看他会不会偷偷用余光打量。

“不行,你赶紧把衣服穿好。不然我出去睡大厅地板了。”陆轩身体笔直,对着墙壁一动不动的。

“有必要吗?”洛熏儿嘟囔了一句。

“有必要,非常有必要。”

“唉,当兵当傻了,典型的兵憨子!”洛熏儿摇摇头心里感觉好笑,她重新把衣服穿上,遮住那些美妙的春光。

躺下之后,洛熏儿背对着陆轩,从衣服兜里翻出手机。

“楚大美女,睡了么?”她给楚落雁发信息。

“没有呢,正在看一份商业报告。你的计划进行得怎么样了?“楚洛雁发来了一串语音。

洛熏儿转换成文字看完,回应说:“别用语音,用文字吧,那小子就在我旁边睡觉,我没带耳机,别让他听见。”

“啊?”一串问号,“他在你旁边睡觉?你们……”,楚落雁连着发了几个流汗的表情。

“嘻嘻,楚大美女,姐正在对他施展美人记,看他能不能经受得住,你放心,姐不会扑倒他。”

“洛洛,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么?你虽然喜欢混社会,但是还没被哪个男人碰过。你可要小心,别为了测试把自己也搭进去,到时候我可救不了你。”楚洛雁调侃道。

“切,太小看我了吧?姐是什么人,能在一个兵蛋子手下吃亏?姐有分寸的。”洛熏儿强调。

“好吧,那你好自为之,可别假戏真做。”楚落雁发了几个窃笑表情。

“知道的。不过说真的,你就真的不喜欢他?这个男人真的挺不错的,居然会做饭烧菜。这年头,三条腿的男人不少,但会下厨房的我还没见过几个。”

楚落雁发了一个好奇的表情。

“好奇了吧?我还告诉你,我现在就躺在他身旁不到半米距离,可他竟贴着墙角睡呢,动都不敢动一下。现在的情况,我就是妖精,他就跟唐僧似的。”

……

夜深,陆轩仍然没有睡着。洛熏儿玩了一个多小时的手机,渐渐进入了梦乡。

陆轩甚至可以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他悄悄回头,借着月光看到她嘴角露着一丝微笑,不知道做着什么好梦。

陆轩吐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这女人为什么主动接近他,但根据观察,暂时还没发现她有什么不轨的企图。

陆轩收回视线,脑子里思索起陈建阳的事情。

代价实在太大了,陆轩绝对不相信这是一场普通车祸,明天他打算好好调查一番。

如果真的有人为因素,他必然要为战友讨一个公道。

深邃的黑色眼眸,闪出凌厉的精芒。

追查真相

第二天一早,洛熏儿睁开眼睛,墙角早就没了陆轩的身影。

洛熏儿坐起来,气鼓鼓的想:“丫的,姐就这么没有吸引力么?一整个晚上都没点动静。”

正式宣告美人计失败,洛熏儿心里有点不爽。

“楚大美女,我极度怀疑你的未婚夫根本不是男人,他就是榆木疙瘩,要不就是宫里头出来的。”洛熏儿心里愤愤的。

此时,在宁海市郊区某一幢高级别墅内,楚落雁从柔软的大床悠悠醒来。

光线从窗外映射,照在她睡意惺忪泛着慵懒味道的脸庞上。她只穿了贴身的睡衣,里面是完全真空状态。黑瀑般的头发散披着,白晰的美腿光滑细嫩。她扯了扯胸口的衣领,把那深邃的沟壑遮起,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

看了洛熏儿信息,楚落雁笑了,唇角习惯性的挑起一丝孤纹。

“亲爱的洛洛,哈哈哈,情何以堪?”楚落雁调侃着说。

“姐真的无话可说了,感觉自尊心被人踩爆了一百遍。”洛熏儿回复。

“好吧,你别玩得太过火,别真把自己搭进去就行。”

“哼,我以为我傻呀,我这么做只是想帮你弄到一个证据而已。只要证明他跟别的女人有染,你便可以理所当然的推掉这门亲事。我这可都是为了你牺牲的。”

楚落雁正经的回应:“谢谢,洛洛,你真是太伟大了,不愧是我这辈子最好的闺蜜,么么哒!人生第一个吻,送给你了。”

“嘿,落雁,别给我戴高帽,我可不吃你这套。好了,你那军哥哥也不好对付,姐都有些黔驴技穷了,我要继续工作了。”

……

陆轩还保持着部队的生活习惯,早早的起了床。

走出卧室,看到陈建阳已经做好了早餐。陆轩笑着问他,你怎么起这么早。

陈建阳笑笑道,他一般都是这么早起的,在部队的习惯也一直没有改掉。

“对了,陆轩,你到这座城市,总得有个落脚的地方。我在这里也呆了几年,对城市还算熟悉,我帮你打听一下,找份稳定的工作。“陈建阳说。

“这个不急,我先熟悉一下环境再说。”陆轩微笑。

过了一会儿,洛熏儿也出来了,三个人简单吃了早餐。

“建阳,等一下我要出去走走,这么多年在边疆服役,这个城市变化太大了。”

“陆哥哥,我跟你去。”听说陆轩要出去,洛熏儿马上回应。

“你跟着我干什么?”陆轩说,“你也没见过城市?”

“我见过啊!”洛熏儿想了想,“但是宁海市我没见过。我到这里找工作,就被人家骗到了传销组织,还没有真正感受这座城市呢,正好你要出去,就带我见识一下嘛。”

“是啊,陆轩,宁海是我国著名的一线城市,这个妹妹想要看,你就带上她吧,何况路上有个美女跟着,也不寂寞。”陈建阳眯了眯眼,笑得意味深长。

陆轩不想耽误时间,只好答应了。

出了门,他就掏出几张纸。那是有关于陈建阳车祸的赔偿协议。昨天收拾屋子的时候,他偷偷藏了起来。协议上写的很清楚,开车撞了陈建阳的人叫李明新,对于这件事,他负全部责任。

陆轩摸着下巴,决定先从这个人开始调查。

洛熏儿看到陆轩手里的报告,当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她也没多问。半路上,她找了个上厕所的理由,给道上的朋友打了电话。

“熏姐,我们给你查清楚了,关于那个叫做陈建阳的人,确实不是意外。好像他得罪了道上的朋友,有人出钱要摆平他。那个李明新只是利用工具,让他撞人的是宁海市的周二爷。”电话中的人说道。

“周二爷?”洛熏儿手心一抖,“是‘极品世界酒吧’的周二爷么?”

“是的,熏姐!”

挂了电话,洛熏儿就知道事情有些麻烦,周二爷是宁海市道上比较泼皮的人物。虽然他的弟兄不多,但各个都挺能打的。

“怎么去了那么久?”看到洛熏儿出来,陆轩问她。

“干嘛,上厕所还规定时间啊?昨天晚上没人帮我挡风,有点着凉了。”洛熏儿似乎话里有话,故意看了陆轩一眼。

陆轩脸一红,就当没听见。

路上,洛熏儿犹豫着要不要把周二爷的事情告诉陆轩,最后还是忍住了。如果告诉他,肯定会让他起疑心。

陆轩去了警局打听,说是想要见见李明新。警局的人说,李明新因为酒驾肇事,犯下故意伤害罪,经法庭宣判后已经在监狱服刑,听说他精神状态一直不稳定,一般人不让见面。

这个线索断了。

陆轩并不死心,他决定再到陈建阳当初工作的“南苑小区”问问。陈建阳在那里工作一段时间,他的同事们多少能够了解。

陆轩对城市不熟,换乘了几路公交,洛熏儿跟着他绕了大半个宁海市,高跟鞋磨破了脚跟,都起了水泡。

“喂喂,还要走啊,你能不能等等我。”跑了一上午,洛熏儿嘟囔,丫的,她觉得陆轩就是根木头,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

“我都说了,不用你跟着我,我自己可以打听,要不,你先回陈建阳那里吧。”陆轩不冷不热的回应。

“我都和你出来了,怎么回去?要不,你背着我吧。”洛熏儿心里又生了一计。

只要能被陆轩背着,她随时可以用手机拍照,然后便可以给楚落雁当证据了。

“你还是先回去吧。”

可洛熏儿没想到陆轩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我擦。”洛熏儿暗骂一句,气得几乎要抓狂。不得已,她干脆脱下鞋子跟了上去。

十五分钟后,两人终于到了南苑小区。

陆轩看到保安岗亭站着人,就走上前去打听,结果那位保安一问三不知。原来,就在陈建阳出事不久,这个小区的保安队伍都换了。

陆轩皱起了眉头,越来越觉这些事情不同寻常。他特意进入小区物业办公室,要了上一批保安的电话号码。

“喂,你好,我是陈建阳的朋友,想向您打听一下陈建阳被车撞了的情况……”

他拔通一个电话,但是刚提到陈建阳,那边沉默一下,就把电话挂了。陆轩觉得奇怪,再打电话,对方已经关机。

他又拔了其它人的电话号码,结果无一例外,对方要么关机,要么说有急事,都匆匆忙忙挂了电话。

最后剩下一个电话号码,这次陆轩打通后,换了一种方式:“你好,我是宁海市公安分局,有些事情需要向你核实一下,关于陈建阳被车撞了的事情,肇事司机李明新又提供出其它情况,他说和你有些关系,需要你配合调查。”

那边果然传来着急的声音:“怎么会和我有关系呀,简直胡说八道,明明是周国邦……”说到这里,那边忽然意识到什么,反问他,“你到底是谁?你这不是办公电话,是手机号吧……”

嘟嘟嘟……那边把电话挂了。

陆轩迟疑了一下,转头盯着洛熏儿,喃喃说:“周国邦是谁?”

周国邦就是道上朋友说的“周二爷”。洛熏儿趁机告诉陆轩:“周国邦啊,我知道这个人。他是宁海市‘极品世界酒吧’的总经理,是个混混头子,好像挺心狠手辣的。”

陆轩本来是自言自语,听了洛熏儿的话,眯起了眼睛:“你怎么知道他的?你不是说,刚刚到这个城市打工的么?”

不过洛熏儿早就想好了怎么回答:“我来的时候,那个黑中介带我去过那家酒吧,说是在那儿当酒托的话能赚不少钱,不过我没答应。”

陆轩没时间推敲洛熏儿的话。现在真相大白,陈建阳果然是被人害的。事情的真正原因,也许就在这个周国邦身上。

“我要去找他。“陆轩心里立即下了决定。

仿晚时分,宁海市西平开发区【极品世界】酒吧,陆轩跟洛熏儿快步走了进去。

“来一瓶最贵的红酒。”刚坐上吧台,陆轩便桌子拍得啪啪响,大声吆喝道。

服务生扫了他几眼,并未马上理会。他们很怀疑,以眼前这客人的穿着,根本就付不起酒钱。

“我要红酒,没听到吗?”陆轩瞪起眼睛,低沉声音重复道。

靠,这么嚣张!

几位服务员纷纷转过来审视陆轩,从他们的眼眸中,陆轩看出了丝丝怒意。

当然,这非常符合陆轩的意图,他就是想把这群人惹毛了,然后才能逼出他们的头子。

嚣张兵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嚣张兵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完整版【古武小医师】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古武小医师】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字:古武小医师目录预览:第九章:药田第十章:卖药第十一章:刘雲有请第十二章:给刘雲爷爷治腿第十三章:夜晚插曲第十四章:再现断肠草第九章:药田顺着刘雲的指引,安宇很快就来到了一道谭边,滩中有一块大石头,这时候,背后的刘雲立即拍了拍安宇的后背:“安大哥,就是那里,我们就是在那块石头上看到那只鸟的。”安宇点了点头,想要将刘雲放下来,脑袋一转,蹭上了刘雲的胸口,他本人是不觉,可是刘雲却被安宇的头发闹的脸色发红。看着刘雲那红霞一般的脸蛋,安宇有些不舍:“

  • 完整版【情如月光,爱似微尘】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情如月光,爱似微尘】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称:情如月光,爱似微尘目录预览:第9章被灌了毒药第10章他欠她一个吻第11章夺走了一切第12章死后就不欠他了第13章她还是死在了他手里第14章对不起她的人是你第9章被灌了毒药“他怎么来得这样快?!”叶蓉蓉脸色一变,慌忙向外走去:“快走,别让他发现!”老大夫起身要走,可看着她裙子上的血迹,有些不忍心。他蹲下来,在她耳边低声说:“姑娘,你的流血虽然止住了,可还得好好调养身体,否则胎儿保不住!纪少帅对你动了杀心,要是想保命,你就赶紧个机会逃出

  • 完整版【情深到白首】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情深到白首】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情深到白首目录预览:第9章她的死亡第10章医院大闹第11章恶意杀人第12章怀疑陆母第13章幸运第14章流眼泪第9章她的死亡“喂?您好,是陆先生吗,我们这里是安心医院,陆太太她……”“有事吗?”陆余生冷冷地说道。电话那边愣了一下,声音有些沉痛的说道,“陆先生,顾小姐她……自杀了。”“……”电话这边突然安静了一下,久久没有声音。“你……你说什么?”陆余生颤抖了一下。“顾小姐在您走后,趁护士不注意,就……割腕自杀了。”“陆先生,你要来医院一趟吗?”“

  • 完整版【上门女婿的美好生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上门女婿的美好生活】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上门女婿的美好生活目录预览:第九章嘉禾态度第十章参与晚宴第11章自刎第12章强吻第13章抛弃第14章共处一室第九章嘉禾态度有句话叫人靠衣装马靠鞍,真的是古人诚不欺我。换上这一身西装的我,整个人仿佛都提高了好几个档次,变得跟电视里面的名流商贾一般风流倜傥。期间,嘉禾就一直站在我的身旁看着这一幕,也不做任何的表示。现在我已经完全猜不透这个女人心里究竟在想什么,有的时候单纯的像个小孩,有的时候心思缜密的却像个老妖怪。“看什么看?有没有爱上我?

  • 完整版【我曾爱过你,想到就心酸】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我曾爱过你,想到就心酸】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我曾爱过你,想到就心酸目录预览:009:男人就没有不偷腥的010:曾经的海誓山盟,在这一刻,无比讽刺011:曾经勇于相信,如今不敢再信012:你以为这样我就什么都不敢做了吗?013:对他造成的影响,会很大014:早上好,阿姨009:男人就没有不偷腥的第9章:男人就没有不偷腥的我在医院一躺就躺了一个星期。这期间来这里照顾我的一直都是我妈,偶尔霍予琛会过来一趟,也不多说什么,就打开电脑在这个不算大的病房里面办公,点滴滴完的时候,他总是

  • 完整版【余生请让我爱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余生请让我爱你】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书名:余生请让我爱你目录预览:第九章:婚礼上的意外第十章:再欺负我试试看第十一章:我觉得烦第十二章:原来你是为了萧家的钱第十三章:您瞎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第十四章:你什么时候能停止勾引我老公第九章:婚礼上的意外萧雨落在宋晓的再三催促下终于到了结婚现场,她被安排在了首席,看见萧以安的时候还是有点难以平静,毕竟她曾经爱了那么久。她低着头,听见宋晓用夸张的语气跟萧以安说:“我的天,你和她离婚什么都没给她吗?她怎么带了两个榴莲来行礼,简直丢人啊?!快找

  • 完整版【余生尽悲欢】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余生尽悲欢】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称:余生尽悲欢目录预览:第9章难道真的要去那里吗?第10章男人有钱就会变坏第11章就在这儿干,怎么样?第12章装什么深沉第13章我选择坦白第14章他不会打你吧?第9章难道真的要去那里吗?我和摄影师都吓傻了,呆站在那半天不敢动。迟默走到门口,见我没跟上,扭头瞪了我一眼,“还想要本少爷抱你出去吗?”我赶紧摇摇头,忙不迭地跟了上去。去了外边,迟默就对工作人员说道:“那相机多少钱,开个单子,我刷卡。”工作人员一头的雾水,没听懂迟默的话,还是那个摄影师跑

  • 完整版【余生求爱:付少请入坑】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余生求爱:付少请入坑】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书名:余生求爱:付少请入坑目录预览:第9章救命的药第10章免得得病第11章乱嚼舌根第12章打架闹事第13章没有义务第14章重新开始第9章救命的药付辛辰冷声的呵斥着黎小若,目光如炬的看着她,脸上一副厌恶的表情。现场的气氛凝固,冯特助和徐妍都不敢大喘气,无声的用眼神询问着是什么情况,不知道为什么付辛辰就发怒了。“那付总真是如意了,我死的时候你一定不在。”因为我并不想让你知道,更不想让你看着我死。后面的话黎小若没有说出口,赌气的看着付辛辰,将

  • 完整版【余生有你才可依】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余生有你才可依】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余生有你才可依目录预览:第9章是在恨他么第10章她是多余的第11章不后悔爱过你第12章尸体第13章节哀第14章终于死了第9章是在恨他么“啊!宋可依,你疯了吗,你快放开我!”宋霏霏完全没想到,宋可依会突袭自己,惨叫一声,想要挣扎起来,却被宋可依压得死死的,根本动弹不得。宋可依此刻披头散发,满眸怒意,恨不得将身下的女人凌迟。“对!我是疯了!被你这个恶毒的女人逼疯了!”宋可依歇斯底里地厚着,一手死死拽住宋霏霏的头发,一手握成拳头一拳又一拳打向她

  • 完整版【隐婚100分:神秘老公不见面】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原标题:完整版【隐婚100分:神秘老公不见面】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小说名字:隐婚100分:神秘老公不见面目录预览:第009章预谋第010章怀孕第011章验孕第012章医院第013章不要第014章恐惧第009章预谋良久,靳韶琛捏住她下巴的右手垂了下去,沈安诺紧绷的神经,渐渐松懈了下来。他不客气地咬了下她的耳朵,沈安诺吃痛,这死变态,是真的咬。还说她属狗,他才是属狗的。就是被咬了,她也不敢反抗,眼眶倒是压抑得红了起来。她听到他嘲讽的声音在静谧的房间里响了起来,“总算诚实了一回。”沈安诺微微一惊,脑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