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古武狂少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1/1 18:47:1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古武狂少

美女相救

周阳的小舅子全名张富贵,今年三十七八了,还是老光棍一条,不但没媳妇,日子过的也不快活,因为他刚从号子里放出不到一年。说明95lady.com这辆车也是东凑西凑借钱买的辆二手,在南大附近一个物流园拉货。

张富贵一边掌舵,眼神时不时朝陆小薇俊俏的脸上看一眼,心里煞是高兴:阳仔这家伙还有点本事啊,刚来城里就泡到了这么漂亮的姑娘,以后老姐就不用担心他这方面的问题了。

车子行到一半,陆小薇接到了室友的电话,说是要开一个干部会议。和周阳互留了号码后就单独打车进了学校。

张富贵是住在学校旁边的一个安置小区,小区房子比较密,但最高的只有七层,下面大多是餐馆、网吧、打印店这些门面。

张富贵将车子停在路边,然后带着周阳朝第三栋楼走去。

“阳仔,这里离你学校近,要不干脆住我这得了吧,还能省宿舍费!”两人带着大黑走进一个楼梯口,张富贵一边走一边说道。古武狂少小说txt全文阅读

周阳甩甩头,说道:“小舅,我把大黑放你这看家,我住学校。我妈说,要是你找了女朋友,我呆这里会影响你们生活!”

走到三楼,张富贵听到周阳的话,嘿嘿一笑:“老姐最担心的就是这个问题了,可是你小舅除了一身蛮劲,啥都没有,那个女的会要啊!”张富贵有些无奈,掏出钥匙开门走了进去。

周阳进去放好行李后在里面转了一圈,熟悉了一下,张富贵从厨房里端出两瓣西瓜,放在桌上,刚刚准备说话,口袋里响起了猪八戒背媳妇的和弦音。

“喂,刘总啊,来货了是吗?好叻,我马上过来!”

放下电话,张富贵掏出两百块钱放桌上,脸上带着些歉意对周阳说道:“阳仔,公司那边来货了,我得过去一趟。你要是饿了,下面就有菜馆。前面还有一个公园,没事你到我房间找跟绳子把大黑拴上,出去溜溜。外面车多人多,可不比咱村里,要注意安全……”

周阳挥挥手,笑着说道:“小舅,我都是成年人了你还这么担心啊,你快去忙吧。网站95lady.com

张富贵进了房间找出一串钥匙放桌上:“这是房门钥匙,出门别忘了!”说完就急急忙忙出去了。

看了会电视,周阳洗了个澡之后便美美的睡去,一觉醒来已经接近六点。拿起手机一看,上面有个未读短信,是陆小薇的:周阳,晚上我请你吃饭,好吗?收到了请回复!

快速的给陆小薇回了个短信,这时候阳台走廊里传来大黑的吠声,看样子是把它饿坏了。

周阳在房间里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合适大黑的绳索,最后翻出一块破烂的床单。周阳灵机一动,把床单撕烂,做成一根简易绳索,拴在了大黑脖子上,然后拿着钥匙开门走了出去。

陆小薇很快就回复了短信,约好晚上七点在校门口见面。周阳看还有一个小时,便准备去前面的公园转转,路过一个包点店的时候顺便给大黑买了两馒头。95女性网

大黑吃饱了,这时候对陌生的环境来了兴趣,时不时狂吠两声,吓得周边的行人纷纷让路。顺便会朝周阳这个用床单拴狗的奇怪家伙看一眼。

很快就到了前面的公园,中间一条水泥路,两旁都是小山。人不多,空气似乎比外面清新一点。

此时正好是夏末初秋季节,温度还比较高。来往的行人中有不少的女士都穿的清凉舒爽,忽然,前面一道靓丽的身影朝周阳跑来,看上去应该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少妇。

少妇穿着一件黄色小背心和一条黑色平角裤运动裤,穿着跑鞋,露出两条浑圆洁白的大腿。版权http://www.95lady.com/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一种活力四射的味道。等一阵香风从鼻间溜走后,周阳一阵感慨:大城市就是好,美女穿的真少!

刚要前行,却发现牵着大黑的床单拉不动,扭头一看。大黑正吐着舌头,一双狗眼正死死的盯着前面不远处樟树林中的一条体型很小,但是很漂亮的小狗子。

周阳不知道那狗叫啥,反正觉着不错,对大黑说道:“嗯,眼光不错,这个比二愣家的翠翠要好看,给我上!”一声令下,周阳松开了手中的床单,大黑嗖的一声就朝那体型小巧的吉娃娃冲了过去。

那娇贵的吉娃娃啥时候见到过这么野蛮的同类,而且脖子上还扯着根迎风飘扬的床单,吓的嚎叫一声,转身就往另一个方向逃跑。

大黑和吉娃娃都不见了,周阳叫了几声没反应,只好进入樟树林朝两只狗消失的方向找过去。

樟树林不大,两分钟后周阳就见到了外面的另一条水泥道,可是却听到了一阵激动的怒骂声。推荐95lady.com

“这谁家的狗啊,这么没素质,把我们家宝贝都吓坏了。滚开,滚开啊!”叫骂带着狗叫,很是混乱。

“娇娇,算了吧,说不定是条野狗呢,我们还是带着贝贝回去吧!”另一个男子的声音接了过来。

周阳一步走出林子,入眼便是一个身穿白色裙子,一头黑发被染成了金黄色,还甩着个大波浪女孩。她怀里抱着的,正是大黑追的那只吉娃娃。

这女子长的也很漂亮,尤其她的皮肤很好,很白,很诱人。但是这女子的身后还站着一个身材均匀的男子。

朝那男子看去,周阳楞了一下,这人不就是之前在车站要送小薇去学校的家伙吗?他怎么也在这?

大黑见到主人来了,本来有些恐惧的眼神立即亮了起来,朝那大波浪女子吠了两声躲到了周阳身后。

周阳捡起地上的床单,撇了一眼就准备离开,嘴里说道:“好狗多的是,别想了,咱再去找一个!”

听到周阳的话,身穿白裙的女子从石头上站起来,怒冲冲的朝周阳喊了道:“你给我站住!”

“你说我的狗不好,那里不好了?”欧阳娇直直的看着周阳,一副不罢休的样子。

周阳转身,扫了一眼欧阳娇怀里的吉娃娃,然后在她胸前停顿了半秒,淡淡的说道:“到处都不好,和她主人一样。没胸、没腰、没屁股,咱家大黑不稀罕!”

听到周阳的话,欧阳娇气的涨红了脸,看那表情恨不得上前吞了周阳:“你……”指着周阳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时候刘明从旁边走过来,双手抄在口袋里,冷着脸对周阳说道:“你叫周阳是吧?我记住你了!”

周阳一翻白眼,耸耸肩说道:“我要你记住干嘛?你有病啊,我对男人不感兴趣,对你更不感兴趣。”周阳说完就牵着大黑朝另一个方向离开了。

看着周阳慢慢离开的背影,欧阳娇气的直跺脚,对身边的刘明指怒道:“喂,你就让这个家伙这样走了?你在南大混了两年,难道连个乡巴佬都摆不平?”

汗!

刘明一脸窘状,似乎受到了欧阳娇的刺激,他掏出电话拨出了一个号码,说道:“刚子,有点事情麻烦你一下,帮我修理个乡巴佬,嗯,就在南阳公园的樟树林旁边,牵着一条大黑狗,他朝外面走过去了,嗯,事后在感谢你!”

挂了电话,刘明朝欧阳娇得意的笑道:“走吧,我们跟在这小子后面,我的人已经赶过来了。”

欧阳娇白了刘明一眼:“就知道叫那些小流氓,真没用!”但说完还是慢慢的跟在了周阳后面,她真的很想看看这个油嘴滑舌,又没一点素质的家伙是怎样被人打的,想想都爽!

被狗咬了

周阳的小舅子全名张富贵,今年三十七八了,还是老光棍一条,不但没媳妇,日子过的也不快活,因为他刚从号子里放出不到一年。这辆车也是东凑西凑借钱买的辆二手,在南大附近一个物流园拉货。

张富贵一边掌舵,眼神时不时朝陆小薇俊俏的脸上看一眼,心里煞是高兴:阳仔这家伙还有点本事啊,刚来城里就泡到了这么漂亮的姑娘,以后老姐就不用担心他这方面的问题了。

车子行到一半,陆小薇接到了室友的电话,说是要开一个干部会议。和周阳互留了号码后就单独打车进了学校。

张富贵是住在学校旁边的一个安置小区,小区房子比较密,但最高的只有七层,下面大多是餐馆、网吧、打印店这些门面。

张富贵将车子停在路边,然后带着周阳朝第三栋楼走去。

“阳仔,这里离你学校近,要不干脆住我这得了吧,还能省宿舍费!”两人带着大黑走进一个楼梯口,张富贵一边走一边说道。

周阳甩甩头,说道:“小舅,我把大黑放你这看家,我住学校。我妈说,要是你找了女朋友,我呆这里会影响你们生活!”

走到三楼,张富贵听到周阳的话,嘿嘿一笑:“老姐最担心的就是这个问题了,可是你小舅除了一身蛮劲,啥都没有,那个女的会要啊!”张富贵有些无奈,掏出钥匙开门走了进去。

周阳进去放好行李后在里面转了一圈,熟悉了一下,张富贵从厨房里端出两瓣西瓜,放在桌上,刚刚准备说话,口袋里响起了猪八戒背媳妇的和弦音。

“喂,刘总啊,来货了是吗?好叻,我马上过来!”

放下电话,张富贵掏出两百块钱放桌上,脸上带着些歉意对周阳说道:“阳仔,公司那边来货了,我得过去一趟。你要是饿了,下面就有菜馆。前面还有一个公园,没事你到我房间找跟绳子把大黑拴上,出去溜溜。外面车多人多,可不比咱村里,要注意安全……”

周阳挥挥手,笑着说道:“小舅,我都是成年人了你还这么担心啊,你快去忙吧。”

张富贵进了房间找出一串钥匙放桌上:“这是房门钥匙,出门别忘了!”说完就急急忙忙出去了。

看了会电视,周阳洗了个澡之后便美美的睡去,一觉醒来已经接近六点。拿起手机一看,上面有个未读短信,是陆小薇的:周阳,晚上我请你吃饭,好吗?收到了请回复!

快速的给陆小薇回了个短信,这时候阳台走廊里传来大黑的吠声,看样子是把它饿坏了。

周阳在房间里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合适大黑的绳索,最后翻出一块破烂的床单。周阳灵机一动,把床单撕烂,做成一根简易绳索,拴在了大黑脖子上,然后拿着钥匙开门走了出去。

陆小薇很快就回复了短信,约好晚上七点在校门口见面。周阳看还有一个小时,便准备去前面的公园转转,路过一个包点店的时候顺便给大黑买了两馒头。

大黑吃饱了,这时候对陌生的环境来了兴趣,时不时狂吠两声,吓得周边的行人纷纷让路。顺便会朝周阳这个用床单拴狗的奇怪家伙看一眼。

很快就到了前面的公园,中间一条水泥路,两旁都是小山。人不多,空气似乎比外面清新一点。

此时正好是夏末初秋季节,温度还比较高。来往的行人中有不少的女士都穿的清凉舒爽,忽然,前面一道靓丽的身影朝周阳跑来,看上去应该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少妇。

少妇穿着一件黄色小背心和一条黑色平角裤运动裤,穿着跑鞋,露出两条浑圆洁白的大腿。胸前高低起伏的波涛让周阳浑然一震。等一阵香风从鼻间溜走后,周阳一阵感慨:大城市就是好,美女穿的真少,带感,真带感,光看一眼都有感觉……

刚要前行,却发现牵着大黑的床单拉不动,扭头一看。大黑正吐着舌头,一双狗眼正死死的盯着前面不远处樟树林中的一条体型很小,但是很漂亮的小狗子。

周阳不知道那狗叫啥,反正觉着不错,对大黑说道:“嗯,眼光不错,这个比二愣家的翠翠要好看,给我上!”一声令下,周阳松开了手中的床单,大黑嗖的一声就朝那体型小巧的吉娃娃冲了过去。

那娇贵的吉娃娃啥时候见到过这么野蛮的同类,而且脖子上还扯着根迎风飘扬的床单,吓的嚎叫一声,转身就往另一个方向逃跑。

大黑和吉娃娃都不见了,周阳叫了几声没反应,只好进入樟树林朝两只狗消失的方向找过去。

樟树林不大,两分钟后周阳就见到了外面的另一条水泥道,可是却听到了一阵激动的怒骂声。

“这谁家的狗啊,这么没素质,把我们家宝贝都吓坏了。滚开,滚开啊!”叫骂带着狗叫,很是混乱。

“娇娇,算了吧,说不定是条野狗呢,我们还是带着贝贝回去吧!”另一个男子的声音接了过来。

周阳一步走出林子,入眼便是一个身穿白色裙子,一头黑发被染成了金黄色,还甩着个大波浪女孩。她怀里抱着的,正是大黑追的那只吉娃娃。

这女子长的也很漂亮,尤其她的皮肤很好,很白,很诱人。但是这女子的身后还站着一个身材均匀的男子。

朝那男子看去,周阳楞了一下,这人不就是之前在车站要送小薇去学校的家伙吗?他怎么也在这?

大黑见到主人来了,本来有些恐惧的眼神立即亮了起来,朝那大波浪女子吠了两声躲到了周阳身后。

周阳捡起地上的床单,撇了一眼就准备离开,嘴里说道:“好狗多的是,别想了,咱再去找一个!”

听到周阳的话,身穿白裙的女子从石头上站起来,怒冲冲的朝周阳喊了道:“你给我站住!”

“你说我的狗不好,那里不好了?”欧阳娇直直的看着周阳,一副不罢休的样子。

周阳转身,扫了一眼欧阳娇怀里的吉娃娃,然后在她胸前停顿了半秒,淡淡的说道:“到处都不好,和她主人一样。没胸、没腰、没屁股,咱家大黑不稀罕!”

听到周阳的话,欧阳娇气的涨红了脸,看那表情恨不得上前吞了周阳:“你……”指着周阳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时候刘明从旁边走过来,双手抄在口袋里,冷着脸对周阳说道:“你叫周阳是吧?我记住你了!”

周阳一翻白眼,耸耸肩说道:“我要你记住干嘛?你有病啊,我对男人不感兴趣,对你更不感兴趣。”周阳说完就牵着大黑朝另一个方向离开了。

看着周阳慢慢离开的背影,欧阳娇气的直跺脚,对身边的刘明指怒道:“喂,你就让这个家伙这样走了?你在南大混了两年,难道连个乡巴佬都摆不平?”

汗!

刘明一脸窘状,似乎受到了欧阳娇的刺激,他掏出电话拨出了一个号码,说道:“刚子,有点事情麻烦你一下,帮我修理个乡巴佬,嗯,就在南阳公园的樟树林旁边,牵着一条大黑狗,他朝外面走过去了,嗯,事后在感谢你!”

挂了电话,刘明朝欧阳娇得意的笑道:“走吧,我们跟在这小子后面,我的人已经赶过来了。”

欧阳娇白了刘明一眼:“就知道叫那些小流氓,真没用!”但说完还是慢慢的跟在了周阳后面,她真的很想看看这个油嘴滑舌,又没一点素质的家伙是怎样被人打的,想想都爽!

毛刚接到刘明的电话后,立马带上了两三个兄弟朝公园这边赶过来。刚到公园门口,正好碰到了牵着大黑出来的周阳。

“小子,你给我站住!”

周阳抬头一看,三四个衣着奇异的年轻人正挡在前面,为首的家伙穿着一条花花绿绿的沙滩裤,跨着斜八字,嘴里叼着烟,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你们是谁?”周阳问道。

“呸,乡巴佬,有你带这么丑的土狗出来溜的吗?给老子滚蛋,以后还在南阳公园见到你,当心我对你不客气!”毛刚见周阳这身打扮真的很土,很俗。但他自己也是农村出来的,所以临时改变了主义,想放这家伙一马。

不过周阳可不愿意就这么走了,他眉头一挑,朝毛刚说道:“你是脑子有病还是眼睛瞎了?老子现在不正在遛狗吗?”

“刚哥,这小子骂你!”一黄毛上前凑在毛刚耳旁说道。

啪!

毛刚在这小弟的后脑勺甩了一巴掌,骂道:“老子听见了,不用你说!”

周阳这句话可把毛刚惹火了,他眼中闪着怒火疾步走到了周阳面前,冷声道:“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给我揍这个家伙!”

后面的三四个小弟跃跃欲试,就在这时候一声娇喝打断了他们的思路。

“你们给我住手!”

包括周阳在内,几人全部扭头朝后面看去,刚刚和周阳擦肩而过的小背心少妇,正挺着他胸前硕大的“凶器”一抖一抖,一脸怒色朝这边走来。

王珊珊一眼就能看出来,眼前这几个黄毛混子在欺负这个老实巴交的小伙子,这种事情她可不能不管。

毛刚双眼一眯,并没有看向王珊珊精致的脸庞,而是盯在了对方那对豪乳上面,问道:“你特么是谁?”

“我是这里的老师,你们要是还不离开,我就立马报警!”王珊珊见到前面毛刚的眼神,眉头一蹙,厌恶的看了几人一眼。

一听报警,毛刚立马痿了,指着周阳:“你他妈等着,老子早晚会收拾你的!”

等毛刚几人离开之后,王珊珊吁了口气,因为运动过后血液循环加速,她脸上的红晕还没散开。

周阳用他自认为不是很色的眼神,朝王珊珊诚恳说道:“美女姐姐,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王珊珊点点头,笑了笑说道:“举手之劳,你以后还是不要招惹这些人,我先走了,再见!”

周阳并没有挽留王珊珊,而是他知道眼前的少妇姐姐就是这里的老师,说不定明天又能见到她,以后的机会还很多。现他在要做的,就是给后面那两个跟踪自己的傻逼一点教训,尤其是那个男的!

刘明和欧阳娇怎么也没想到半路会杀出个美少妇,这让刘明又挨了至少三四次白眼。

“你们两,看够了吗?”不知道什么时候周阳已经走到了两人前面。

欧阳娇抱着她的吉娃娃,昂着脑袋看着天上,傲声道:“刘明,咱们走,不要和没素质的人说话!”

刘明就准备跟着欧阳娇离开,可是周阳一伸手,拦住了两人。

“喂,你想干嘛?”欧阳娇怒声道。她发现眼前的这个家伙不仅很没素质,还很难缠。

周阳盯着两人,再次问道:“刚刚那几个黄毛是不是你们叫来的?”

刘明一步跨出来,指着周阳,脸色尽是不屑:“是我叫的,怎么了?这次是你运气好被人救了,下次我看你……”

周阳没理刘明,而是朝大黑看了一眼,低喝一声:“大黑,上!”

嗖,大黑直接朝刘明蹿去,张开大狗嘴,露出锋利的犬牙,这一口结结实实的咬在了刘明的屁股上,顺带还扯掉了刘明一块屁股肉。

“嗷……”刘明的惨叫酷似狼嚎,引得周围不少人都朝这边看了过来。此时刘明除了感到屁股很疼之外,更多的则是屈辱,而且他屁股后面已经血肉模糊了。

“刘明,刘明……你怎么样了?”欧阳娇反应过来,一脸担心的看向刘明。见到他的伤口之后,欧阳娇脸色一红,狠狠的瞪着周阳。

“你怎么能让你的狗咬人?你这人也太阴险了吧?”

周阳耸耸肩,笑的无比灿烂,在大黑的背脊上摸了摸,说:“狗又不是人,他不喜欢谁当然就咬谁咯,又不犯罪!”

“你有种就在这等着,我他妈今天一定要废了你!”刘明恶狠狠的盯着周阳。

这时候周阳站起来,脸色一变,居高临下的看着刘明,大声道:“你再唧唧歪歪,信不信老子又放狗咬你了,咱家大黑不仅喜欢你咬屁股,还喜欢咬,尤其喜欢咬你这种瞧不起人的家伙!”

听到周阳的话,刘明的脸上被气的一阵红一阵白,想还嘴,但又怕周阳真的放狗,而且右手不自觉的捂住了裆部。屁股上肉多,咬了个洞还能长起来,前面就特妈一砣肉,要真被这黑狗子咬了,不仅没法长,连哭都没地儿哭。

见刘明老实了,周阳嘿嘿一笑:“大黑,今晚哥给你奖励一只鸡腿。”

“汪汪!”大黑欢快的叫了两声。

看着周阳渐渐走远,欧阳娇气的直跺脚、

此刻的刘明已经止住了痛呼,他脸色铁青的看着周阳的背影,沉着脸对欧阳娇说道:“娇娇,你先回去,我有点事情。”

“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欧阳娇有些不好意思。

“不用了,你先回去吧!”

见刘明坚持让自己离开,欧阳娇最后还是自己驾车离开了。刘明掏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电话接通后立马说道:“刚子,你们没走远吧?那个小子刚刚离开了公园,你们跟着他,找到合适的机会给我打断他一条腿,成了之后立马给钱。对,我要他今晚就进医院!”说到后面,刘明加重了语气。

挂了电话之后,刘明又拨出了一个号码,里面很快传出一个温柔的声音:“您好,这里是北江市人民医院120急救中心,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

刘明抓着电话一阵咆哮:“老子被狗咬了,在南阳公园,你们快点来!”

鉴于大黑刚刚的精彩表现,周阳很满意。刚出公园就找了一家烤肉店,给它奖励了一条鸡腿。

周阳开心的哼着小曲,牵着大黑,无视路边过往行人的奇异眼神,晃晃悠悠朝校门口走去。

十分钟后,周阳已经走到了南阳大学的校门口,此时天色已经变黑,朝前面看去,路灯下正站着一抹靓丽的身影。

周阳定睛一看,登时眼冒红心,心跳不由得开始加速起来。

陆小薇此时穿着一件纯黑色的高V领修身长裙,除了展露出她性感的锁骨,更将她美妙的身材曲线完全释放。胸前柳腰,一双洁白诱人的大腿下面穿着一双水晶色平底凉鞋,脚趾甲上抹着粉红色的指甲油。

美丽、高贵、独特、欲感、见到陆小薇,周阳的心里能想到的就只有这几个词儿了。

“嗨,陆学姐,你穿的这么性感漂亮,是想让我这个学弟犯罪吗?”周阳走过去,小小的调侃了一下。

陆小薇俏脸一红,娇嗔道:“你别瞎想,时间到了,我们快走吧!”

放狗咬你

两人肩并肩,带着大黑,走到了后面波兰街的一家茶餐厅门口。

“西沙菲尔”周阳昂首看着上面发着彩光的餐厅招牌,扭头看着陆小薇说道:“这里吃一顿饭多少钱?”

陆小薇一愣,疑惑的看向周阳:“两百多吧,怎么了?”

“你一个月生活费多少钱?”周阳直直的盯着陆小薇。

后者脸色一红,低着头支支吾吾的说道:“没多少?”陆小薇似乎明白了周阳的意思,心中不禁泛起一丝涟漪。这年头,会考虑女生的经济情况,到了餐厅门口而不入的男生实在太少了。

这时候一个身穿黑色服务套装的女子走到了门口,见一身穷酸模样的周阳和用床单牵着的大黑,她眼底闪过一抹不满:“这位先生,我们餐厅禁止携带宠物入内,请您看提示!”

周阳朝右手边看去,还真有一块黑漆漆的木牌竖在一旁,上面写着一行大字:宠物不得入内,敬请谅解!

陆小薇皱了皱眉头,看向周阳小声道:“周阳,要不我们换一家餐馆吧?”

周阳摆摆手,对着面前的服务生笑了笑,问道:“请问,狗是四条腿走路的吗?”

女子一愣,鄙视道:“当然!”

“那人呢?”

“两条腿走路啊!”女子无语,眼前这个家伙是不是脑残啊?

“大黑,起来!”周阳一声喊。大黑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两条后腿用力一蹬,身体直直的站了起来。

陆小薇瞪大了眼睛,看向周阳,这家伙难道是马戏团出来的吗?

就这样,周阳笑眯眯的牵着直立行走的大黑,还有一脸惊喜的陆小薇走进了餐厅。后面的制服女子一脸憋屈,然后甩了自己一耳光!

大厅里响着一曲悠扬的轻音乐,两人走到预定的位置上坐下,大黑则是在周阳的指示下悄悄跑进了桌底下。

一个年轻的服务生跑来,拿着菜单放在桌上,笑道:“两位想点点什么?我们这里的招牌菜有辣子鱼头、可乐鸡、牛腩……”

“两杯白开水,谢谢!”周阳直接挥手打断了服务生的话。

服务生一愣,随即点点头离开了,很快就送上来了两杯白开水。

“周阳,你不吃饭吗?”陆小薇问道。

“吃啊,这不在吃吗?”周阳端起开水,吹了吹。

陆小薇不知道周阳卖的什么关子,只好跟着周阳一样,端起白开水喝了起来。

听着动听的旋律,周阳眯着眼睛,修长洁白的手指在玻璃桌面上有节奏的敲打着,轻松感叹道:“城里人的生活就是舒坦,唉!”

陆小薇看着周阳一脸陶醉的摸样,眼睛俏皮的眨了眨,右手托着精致的脸颊,盯着周阳打量起来,仔细一看,突然发现这个家伙貌似蛮帅的。

白皙的皮肤丝毫不必一般女孩差,五官均匀的雕刻在轮廓明显的脸上,鼻梁又高又挺,还有那似乎是跟着旋律轻微颤动的眼睫毛。

就在此时,一个突兀的声音打破了如此美妙的气氛:“小薇,你怎么在这里?”

周阳睁开眼睛,见到来人,不禁暗骂一声,又他妈是一个油头粉面的小青年。看他望着小薇的眼神中带着丝丝电流,感情这家伙也对学姐有意思啊!

陆小薇一愣,柳眉微微蹙起但很快又舒展,她看着身旁的男子说道:“我和我朋友一起吃饭!振建,你也在这吃饭吗?”

朋友?振建笑了笑,朝周阳伸出右手,笑道:“你好,我叫振建,相请不如偶遇一起吃个饭吧,我请客!”

周阳并没有和振建握手,而是撇撇嘴,指着桌上的白开水说道:“你没看到吗?我们都吃饱了,在喝饭后茶呢!”

陆小薇身子一颤,一股笑意从丹田窜起来,被她给强忍住了。

振建尴尬的笑了笑,搓搓手,说:“这样啊,那我和你们一起聊聊,小薇,行吗?”

陆小薇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两只眼眸亮闪闪的看着周阳。

周阳随手一指:“坐吧,下面有狗!”

“嗯?”振建一愣,笑呵呵的拖开椅子准备入坐。

就在这时,桌子下面的大黑猛的怒吼一声。屁股还没贴着椅子的振建吓的往后一退,重心失衡,不仅打翻了椅子,屁股着地摔了个四仰八叉。

“扑哧……”见到振建的狼狈模样,陆小薇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大黑的吼声引来了餐厅的几个服务生,她们都一脸惊慌的看着周阳的这个桌子底下。

这时候周阳从桌子下面摸出牵着大黑的碎床单,悠悠的站起来,朝陆小薇说道:“走吧陆学姐,我吃饱了,现在我请你去吃宵夜!”

“你他妈给老子站住!”振建从地上爬起来,摸了一把摔乱的三八头,指着周阳的背影怒吼道。

陆小薇心头一颤,完了,振建生气了。

“看什么看?把你们经理给老子叫来!”振建朝围观的服务生大吼一声,然后几步走到周阳身前,怒气冲冲的看向他。

“你他妈知道我是谁吗?”振建指着自己。

周阳正要说话,一个高大的年轻男子朝这边快步走来,见到振建,这男子立即笑道:“建少,原来是您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啊?”这经理小心翼翼的说道。

振建一甩脑袋,朝着经理怒骂道:“建少,建你妈啊,叫老子振少!”

“是是是,振少说的是!”这经理不仅没有脾气,脸色还更加谦卑了。

“你们餐厅是怎么搞的?怎么有狗在这吃饭?卫生局这两天没人来检查是吗?”振建叫嚣着说道。

这名经理连忙道歉,然后脸色一变,冷着脸对周阳说道:“先生,门口写着宠物不得入内,你没看到吗?”

周阳嘿嘿一笑:“现在怎么办呢?”

“这……”经理为难的看向振建。

振建的老头子是兰白区的卫生局长,要是振建不爽,餐厅恐怕明天就会因为卫生不达标而停业检查了。更重要的是,他的堂哥振豪建,乃是兰白区鼎鼎有名的大佬,更加不敢得罪。

“道歉,赔钱!”振建此时冷静了不少,但是语气依旧气场十足。

“振建,你说,你要多少钱?我赔给你!”陆小薇这时候小声的朝振建看了一眼,并拿起她的小包包,看似准备掏钱了。

见到陆小薇准备掏钱,振建连忙摆手,语气直接从南极跑到非洲,热的不行:“小薇,咱们都是同学,别说这见外的话,再说,我也不差这点钱!”说到后面,振建的语气又高调了起来。

“你他妈有病啊!”周阳突然脸色一变,一把将陆小薇拉到了自己身后。

“你说谁?”振建一愣,原以为这小子会服软,没想到他还敢骂人!

“你不有病吗?不差这点钱还找老子要钱?”周阳昂着脑袋,目光如炬的看着振建。

听到周阳这话,众人的脑门上冒出一条黑线……

“这位先生,我看你还是给振少道歉吧,至于赔钱,你身上有多少就给多少吧!”经理说完转头看向振建:“振少,您看这样行吧?”

振建冷哼一声,显然已经默认了经理的意见。

陆小薇拉了拉周阳的衣角,柔声道:“周阳,要不我给振建道歉,你身上有多少钱就给他吧,毕竟是大黑吓到了人家!”陆小薇知道周阳是不可能会道歉的,为了不让事情闹大,她只能牺牲下自己了。

却不料周阳突然一步跨上前,右手伸进裤袋里掏了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这货居然掏出一张五毛的赛在了振建手上,说:“我身上就这么多了,你要吗?”

振建看着这张皱巴巴的五毛”大钞”和周阳一脸的邪笑,气的浑身都颤抖了起来:“我草……额……啊!”

他还没骂出口,周阳以迅雷之势一拳打在了振建的小腹上,振建登时倒吸一口凉气,痛的蹲在了地上。

周阳环视众人一圈,见旁边的经理准备扑上来,他立即吼道:“你他妈动一下试试,你再上前一步老子放狗咬死你!”

古武狂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古武狂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征稿 | 汤计博爱新闻致敬通知

    亲爱的广大新闻学子们:这是一封关于新闻与情怀的邀请函。我想,你曾经在新闻报道中看过些许触目惊心的曝光画面;我想,你对那恪尽职守的新闻前线工作者心怀崇敬;我想,你选择做新闻是因为各种各样莫名而坚定的理由;我想,你的心中一定有着一颗新闻的理想果实,正等待着有朝一日预见阳光,从而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尚在校园中的你,带着饱满的理想与一颗博爱的心,用敏锐的目光、灵敏的嗅觉、坚实的笔触去探索发现。不论你遭遇了折戟沉沙,还是已经小有成就,你永远都是新闻精神的传承者。在这里,我们向你致敬。活动介绍“汤计博爱新闻

  • 妈妈没有劝戒沉迷赌博的我 | 全民故事计划的第227个故事

    “我蒙着被子落了好一会儿的眼泪,但让我感到害怕的是,心中除去愧疚,还有一丝撒谎成功的窃喜。一在家乡买房是父亲的主意。他说人老了,就想落叶归根。父亲是在县城出生长大的,母亲跟他去沿海城市闯荡时,才生下的我。父亲常挂在嘴边的故乡情愫,我不能共情,能做的只有理解。那天,我站在街道旁看去,阔别五年的家乡县城,一如既往的脏乱。残破的砖瓦平房和崭新的花园小区,贫富被一条马路分割开来。因为隔天要上山腰的村镇办理港澳通行证,得在县城的酒店住一晚,距离夜幕来临的时间还很长。闲着无事的我,便在县城的大街小巷晃荡。渐

  • 才华横溢的西泠八家!

    FootprintinkReadrollsfor10000inkandstroke“西泠八家”是指丁敬、蒋仁、黄易、奚冈、陈豫钟、陈鸿寿、赵之琛、钱松。“西泠八家”虽以精湛的篆刻艺术扬名,但他们大都精通书法、擅长绘画,在书画创作上成就斐然。如丁敬擅长隶书,继传统自成一家,善写梅、兰、竹、水仙,笔间潇洒,别有韵致;蒋仁书法师颜真卿、孙过庭诸家,行楷尤擅;黄易隶书笔划圆润平实,气势宏大,觉得古法,是为大家,山水画冷逸幽隽,以淡墨简笔取神韵,有金石味;奚冈四体皆工,尤精行草,山水画潇洒自得,花卉有恽寿

  • 崔子范的大写意花鸟艺术境界

    FootprintinkReadrollsfor10000inkandstroke被誉为东方凡高的大写意花鸟画家崔子范以他独特的艺术风格和魅力,誉满中华,震撼海内外。他的大写意花鸟独树一帜,自成一家,在中国画坛上崛起,并一鸣惊人,成为当代画坛大手笔。崔子范晨起一挥一个职业革命家,一个大写意花鸟画大师,这“双重性”在崔子范身上得到了完美的结合。他的一生坎坷而又光彩熠熠。崔子范最先启蒙于吴昌硕传人张子莲,从师齐白石,深受徐青藤和八大山人的影响,他从中国写意文化的最高点上脱胎换骨。他到延安,进北京,几

  • 白岩松:同学聚会是一种信仰

    FootprintinkReadrollsfor10000inkandstroke对于我们,同学聚会已经像一个信仰,而且有趣的是,分开之后,反而似乎比大学校园里还亲还互相牵挂。聚会多了,我们得出一个结论:在岁月的催化下,我们的友情已经变成亲情,每一次聚会,都使得亲情的成分进一步发酵……人到中年,常听到旁边的同龄人自嘲:老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则是:过去的事情一清二楚,而今天上午做了什么,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如果这就意味着老了的话,那自己恐怕早已老去,因为每一次同学聚会,局面都大致如此。上学的事情

  • 山水中的不同皴法,原来是这样!

    FootprintinkReadrollsfor10000inkandstroke不同的山,有着不同的质地。古代画家在艺术实践中,根据各种山石的不同地质结构和树木表皮状态,加以概括而创造出来了不同的皴法。同时,在中国画的山水画中,皴法的出现标志着的山水画真正走向成熟。《梦幻居画学简明·论皴》:“古人写山水皴分十六家。曰披麻,曰云头,曰芝麻,曰乱麻,曰折带,曰马牙,曰斧劈,曰雨点,曰弹涡,曰骷髅,曰矾头,曰荷叶,曰牛毛,曰解素,曰鬼皮,曰乱柴,此十六家皴法,即十六家山石名目,并非杜撰。”那关于这些

  • 为什么要注册商标呢?

    前海和创专业从事深圳、前海、离岸公司注册年审报税、国际商际注册、国际公证、闲置香港公司处置、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网文)、游戏备案、游戏软件著作权、游戏版号、ICP、EDI等增值电信类资质申请。定义是指所有人为了取得商标专用权,将其使用的商标,依照国家规定的注册条件、原则和程序,向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商标局经过审核,准予注册的法律事实。经商标局审核注册的商标,便是注册商标,享有商标专用权,并受到法律的保护。为何注册简单地说,商标就是商品的牌子,是商品的生产者和经营者为了使自己生产或经营的商品同其

  • 银都艺校亦师亦友,亦情亦亲

    银都艺校亦师亦友,亦情亦亲【于淏舟在斯里兰卡】当今社会,成绩似乎成了评定一切的基准,对于音乐亦是如此。而我从不爱听学校的音乐课,因此我的音乐成绩总是不很理想,因此我被冠上了音盲的头衔,因此我从不敢在众人面前唱歌。但我又是个好强的人,想证明给那些嘲笑我的人看,我,也是可以唱好歌的。于是我来到了银都,于是我遇到了王老师。【在银都艺校的声乐课堂】记得第一节课时,王老师就要求我唱首歌。我犹豫,我彷徨,但又十分坚定地唱起了“喜剧之王”。一曲终了,我以为自己在这里的修行也就结束了,“唱的很好啊”但令我惊讶的

  • 为什么说养壶巾很重要

    养壶巾对许多人来说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因为有没有养壶巾对泡茶喝茶并无影响。殊不知养壶巾之所以称为养壶巾就是因为其对于养壶的好处以及妙用。在倒茶续水时,壶身会有茶水滴落,用养壶巾擦拭干净,就可避免因不注意而把壶身的茶水滴落到茶杯中。养壶巾一定要每天保持洁净,壶用完后用干净的养壶巾擦拭,不在壶身留下茶渍,保持壶身的洁净,这样养出的壶才不会因为茶渍的影响而光泽不一。有些人手上容易出汗,而且泡茶时喜欢用手摩挲壶身,说这样可以更快养出包浆。其实这样养出的壶会油腻黯淡,没有包浆的润泽。养壶须“内养外护”,常用

  • 香港一毫银币收藏将引市场重视

    香港人一向有使用银毫的传统,他们以毫子作为一毫(10分)的称呼。香港人俗称小银币为银毫(毫银),粤语“一毫”即“一毛”之意,因此称呼二角、一角、五分面值小银币为“二毫、一毫、半毫”银毫。一毫硬币,又称一角硬币,面额为$0.1港元,港币最小面值额硬币。香港一毫硬币是首批发行的港元之一,由1863年起发行,当时以银铸造。1935年,因应港元取消银本位制度,硬币改以镍铸造,1948年则改由黄铜-镍合金铸造。1982年,硬币体积缩小,而背面的中间亦铸了“10”字,原本中间的“香港一毫”的中英文字样移到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