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花都杀神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1 18:23:56 来源:网络 []

小说:花都杀神

兄弟有难

风浩来到这个陌生的学校,虽然开学的头两天就一天打了一架。网站http://www.95lady.com/不过他很高兴的认识了李平这个值得称兄道弟的人,也很幸运的认识了千金小姐沈佳怡和官二代刘建辉。而且还获得了让所有男生都羡慕的友情,和美女老师之间的友情。

因为出手狠的原因,再次回到学校时,看上去像平静了很多,没有人来找自己麻烦。只有学校的的领导也就是那个胖子找自己长聊了一次,不过,这所学校属于私立学校,一般情况校方是不会赶走一个学生的。

可是,因为两次打架,风浩失去了住校的资格,胖子跟他说这算是一种惩罚,对于他在学校打架斗殴的一种惩罚。风浩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也不知道该找谁讲理,只能到处找便宜的房子住。

可惜在一寸土一寸金的厦市,想找一间两三百块钱一个月的房子,简直就是难如登天。原文http://www.95lady.com/随便一间破房子也要五六百,而且必须压三个月房租的押金,半年交一次房租。

这样的消费对于手里只有区区五万块钱的风浩来说比较残酷,第二年的学费要三万,除去学费还剩两万,如果不节约到时候学费都不够,还要想办法挣第三年的学费。不过他还不知道,其实进入这所学校的学费不算什么,因为选择这所学校的门槛就是十万,这笔钱不计算在学费之内。所以,能进入这所学校读书的人,都不是普通老百姓。

至于学校选择社团的事,因为他在医院错过了,所以,王冬妮帮他做主选择了一个社团‘音乐社’。本来学校有什么跆拳社、柔道社等等这些打打杀杀的社团。王冬妮就怕他自己选的时候去选这些,所以才给他选了一个不会动武但是可以动身体的社团,玩音乐。95女性网只不过,回到学校的风浩一次都没去过什么音乐社,甚至连自己的社团聚集地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就是是十多天,眼看就要迎来一次长假‘国庆节’。风浩也准备在这次假期里找到合适的房子住,在旅馆的房租还真是消费不起。

“风浩,国庆长假你准备去哪里玩?”

“呵呵,我没地方去,就准备把厦市逛个遍。你呢?你准备去什么地方玩?”

“我啊,我爸妈准备带我去三亚,还有建辉哥也要去,要不你跟我们一起怎么样?”

“还是算了,下次吧!我刚来这里还不熟,正好趁这次长假熟悉一下环境。”

“好吧!那就下次!”沈佳怡有些失望的说道。两人的谈话在下课铃声响起后结束,明天是最后一天上课,然后就是长达七天的假期。小说花都杀神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放学对于风浩来说是件坏事,这些天他一直都是孤孤单单一个人,没有人愿意和他交朋友。因为他有一个吓人的外号叫疯子,刘建辉和曾强的下场大家都看到了,没人愿意和一个疯子交朋友。就算那些在学校混的人也不愿意和他交朋友,谁也不想和一个动不动就要杀人的人做朋友,怕以后出了什么事会连累到自己,毕竟他们都是学生。

“李哥,李哥!……咦,李哥今天休息?”像往常一样来到校门口,准备和李平打招呼,可是值班室里没有他的影子。

“李平今天有事请假了!”

“哦,知不知道是什么事?”

“不太清楚,好像是因为他父亲。”经常和李平一起值班的保安,知道风浩是李平的好朋友。

“哦,谢谢!”

“不用客气!”

这些天和李平的相处渐渐的有了兄弟感情,得知他家里有事赶紧拿出电话拨了过去,可是对方关机,没办法风浩只能独自回旅馆休息。95女性网

第二天也没见李平来上班,直到国庆节那天早上,风浩终于打通了李平的电话,一问才知道他在医院,父亲出了点事。今天是节日的第一天,风浩想去找房子也早了一点,所以赶紧打车到了医院。

“咦,李哥,你,你这是怎么回事?”风浩一到医院,看到李平头上和手上都绑着纱布,嘴角还有一块淤青。

“哎!别说了,我们这些老百姓没办法和那些有钱人斗。”

“李哥,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父亲帮人送货,一个不小心将别人家里一个花瓶给碰倒摔碎了。结果对方直接将我父亲打进了医院,还要求按市场价赔偿那花瓶,其实那坡花瓶也就值几千块钱,他偏偏说是什么古董。我知道后去找他们理论,结果他们找来一帮人连我也打,不过那些人都是孬种,被我全打趴下后对方很害怕,立即报了警。95女性网

“到了警察局由警察来调解我们之间的纠纷,因为那家人有钱有势,所以警察让我先给他们赔礼道歉。不过对方也没有再要求我们陪那个花瓶,只是说双方都有人受伤,就各自不相欠,让警察做证人让我们各自负担自己的医药费。今天我才知道,原来他们已经来医院知道了我父亲的伤势,肋骨断了四根,还有内出血的迹象。如果要陪医药费的话要十几万,所以他们才让警察这样调解。”说道这里李平一拳砸在墙上。

“李哥,算了,我们没有必要去和那些有钱有势的人斗。不过就算要斗不能明着斗,咱们要给他来阴的。我还不信光脚的还会怕穿鞋的,等这件事过了,找个机会收拾一下他就是。”

“恩,我也是这样想的,实在不行出点钱找道上的人去收拾他。”

“不不不,李哥,千万不要这样。道上的人都是见钱眼开的人,一旦你沾惹上就很难脱身。况且,这样做很容易暴露,一旦那些人被抓绝对会把你给供出来。到时候你就要进去吃几年牢饭了,为了这种人去坐牢不值得。”

“呵呵,小风,我发现你很懂我们华夏国的法律啊,对了,你的意思就是说杀人放火被抓住了就是犯罪,如果没证据没被抓就不叫犯罪对不对?”李平现在感觉风浩是个十分冷静的人,不像是一个冲动的人。现在的他和第一天进学校就差点把人打死的他简直就是两个人。

“喂!你是四零六号床位的家属吗?病人的病情有变,必须马上做手术,你赶紧去交钱。”就在两人谈话的时候,一个医生突然走过来说道。

“医生,我父亲怎么了?手术要多少钱?”李平担心的问道。

“病人体内有出血的迹象,必须立即动手术,否则晚了就有生命危险。手术费先交五万吧!对了今天是国庆假日,趁手术医生还没下班你赶紧交费手术,不然医生下班了就麻烦了。”医院虽然是救死扶伤的地方,但也是一个金钱意识非常明显的地方,不管你的病是重还是轻,没钱就没药没医生,有钱才有服务。

“好,我马上去交费,你们准备手术吧!”李平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妈妈,所以他不能让自己的父亲有任何的闪失。

风浩也跟着李平走出医院取钱,可是等他从银行出来,就一脸的焦急。“李哥,怎么回事?”

“小风,你,你能不能借我一点钱?”

风浩看看他包里鼓鼓的样子,不过明显没有五万块,最多也就两万。“你等等!”说着快步跑进银行,在取款机旁拿出自己的银行卡取了三万五千块。

“李哥,这里有三万五,你看够不够,不够的话我卡里还有一万五。”

“够了够了,我自己有两万,我只借三万就够了。”

“李哥,你我之间还说什么借不借的,拿着吧,多出来的五千块等伯父做完手术需要些营养。”风浩好不容易交了一个可以称兄道弟的朋友,钱对他来说远远没有这兄弟情义重要。

“好吧!等我有了就还你!”李平本来不想接受这笔钱,也不想欠风浩的这份情义,可是父亲等钱救命,他只能欠下这份情。况且如今这个金钱世界,能找到一个人愿意借钱给你的已经是很幸运了,更别说风浩这种二话不说就把钱借给他,连什么字据都不用写的人。

“没事,随便什么时候还都行,别忘了我们是兄弟,兄弟有难我怎么会袖手傍观呢。走吧!赶紧去交费。”风浩口中的兄弟二字让李平用力的点了点头,从这一刻开始,他已经将风浩当成了真正的兄弟,可以掏心掏肺的那种。

爱干净的老乞丐

手术很成功,李平就在医院照顾父亲,风浩第二天就忙着找房子,转了一大圈,都没有找到自己认为合适的房子。

太阳快下山的时候,他来到了一个座立交桥下。几个乞丐聚在一起不知道在干什么。风浩对于这种被社会遗弃的人不排斥,也不同情。可是当他走进那几个乞丐的时候,发现有个老乞丐正在教训其他的乞丐。

“你今天就这么点收入?你那个点行人不是很多吗?怎么才这么点?”

“老大,这年头的人都钻钱眼儿里去了,愿意给钱的要么是嫌硬币在包里碍事,顺便丢给我们,要么就是一些大人为了培养小孩子的爱心丢钱,那些上班一族谁还愿意给咱们钱啊。”

“好吧,这么多就这么多吧,你们自己去找点吃的,晚上去夜市再干几小时。”老乞丐收起从那些乞丐身上搜刮来的钱说道。

“是,大哥!”几个乞丐点头散去。

老乞丐回头看了看正在打量自己的风浩:“看什么看?没见过我这么帅的乞丐啊!”

“老家伙,你们都是乞丐,为什么要欺负他们,我想你身上穿的都是从他们那里敲诈来的钱买的吧!”风浩本来不想管什么闲事,可是刚才离开的那些乞丐一个个身上脏兮兮的,还有一股刺鼻的臭味。而这个老乞丐偏偏是一身干净而且整齐的衣服,虽然一看就是地摊货,但是他要是走在人群中,绝对没人会说他是乞丐,而是一个朴素的农民工。

“切,你管得着吗?”老乞丐转身走向桥下临时搭建的乞丐棚里,风浩准备教训一下这个欺行霸市的老乞丐,所以跟了上去。

可是这个乞丐棚周围干干净净,一点臭味都没有,而且那个简陋的乞丐棚里也很干净,有些生活用具在晚霞的照耀下发着光亮。

“小伙子,你想干什么?告诉你,赶紧离开,万一被那些乞丐看到了你就要倒霉了。”老乞丐抬头看到风浩眼神中闪烁着杀气,看来是误会自己欺压同行,想教训自己。

“老家伙,把那些钱还给那些乞丐,否则我今天揍你个生活不能自理,让你也坐街边乞讨去。”

“呵呵,小伙子,有些事不要看表面,否者你将来会吃亏的。老头子我也好久没找人聊天了,来,坐下来聊聊!”老乞丐说完拿出一个折叠式小凳子,示意风浩坐下。

“你最好给我一个理由,否则我报警。”

“报警?呵呵,说我控制那些乞丐?小伙子你别天真了,我已经是一把老骨头,那些乞丐都比我年轻,也比我强壮,你觉得我有能力控制他们吗?他们不欺负我就该烧高香了,所以,看事情不要看表面。”

“这么说你们乞丐也有什么内情?”

“来吧,坐下来聊聊,老头子我虽然是乞丐,但是这地方比起有些人的家里还要干净些。”在老乞丐的示意下风浩接过凳子坐下,好奇心的驱使下他想知道这些乞丐之间有什么秘密,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

“那些人都欠我一条命,当初我用我的积蓄救了他们,所以,他们用乞讨的赚钱方式来慢慢还我。你也看得出来,他们身体都有一些缺陷,所以乞丐是他们唯一选择的道路。而且你知不知道,在这个大都市乞讨也要划分地盘的,如果没有我,他们连乞讨的地盘都没有。”

“即使是这样,你也不应该拿他们乞讨来的钱。”

“小伙子,我不要钱吃什么?你真让我像他们一样去捡垃圾桶里的食物?那样的话我还不如去死,可是我死了,他们就没地盘乞讨了。”

“你既然放不下面子去捡东西吃,为什么要做乞丐?”

“呵呵,做了乞丐在这个地方可以有自己的地盘,就算城管也拿我没办法。我潇潇洒洒的过日子,比那些整天为房子,为车子,为妻子而忙碌的上班族逍遥多了。”

“你这是堕落的表现,是好吃懒做的表现”

“堕落又怎么样?活了几十年,很多事我都看淡了。“老乞丐说着眼神中充满了沧桑,风浩能感觉到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老人家,能说说你的故事吗?”

“呵呵,小伙子你不是普通人啊,看你的样子至少也是一个官宦之家,在你身上我能看到贵族的影子。言谈举止都有股气质,而且,你身上还有一股……杀气!”老乞丐微眯着双眼看着风浩。其实他也想不明白,这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身上居然有股杀气,还不是一点而是很强的杀气。行走江湖这么对年,杀过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几百,可是他却发现自己的杀气居然影响不了风浩,说明对方杀的人比自己多,所以,风浩对他好奇的同时,老乞丐对他更好奇。

“杀气?你的意思是我杀过人?”风浩很想知道自己的过去,说自己有杀气已经不是一个人了,刘建辉说过,李平说过,现在老乞丐也说自己有杀气。这种气息一般人是感觉不出来的,必须要经历过杀场的人才能感觉到。而且,能让人感觉到杀气,绝对不是杀一两个人就能产生的。“难道我以前杀过人?而且还不止杀一个?”风浩心里有些害怕,毕竟现在的他是个普通人,对于华夏国的法律还是很忌惮的。

“呵呵,小伙子,看得出来你也有一些不同寻常的经历啊!”

“算是吧!老实说,我失忆了,两个月前,我在医院的病床上醒来,就忘记了过去。我也不知道我以前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不是真的像你们说过的那样,我真的杀过人。”

“原来是这样,不过你不用去在意这些,从你身上有军人的气息来看,你以前可能是经历过特殊的训练,或许你的杀气是训练中击杀那些野兽而产生的。毕竟杀人是犯法的,你小小年纪也不可能会杀人。”

“希望是吧!不过我真的很能打,说不定真的是曾经特训时杀过很多野兽,所以每次我打架都很疯狂,学校里的同学都说我打架时像个疯子,纯粹的疯子。”风浩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老乞丐说这些,无形中他很想找一个人倾吐自己内心的世界,然而,老乞丐似乎打开了他的内心世界。

“你很能打?要不我们过几招?”

“老人家,你的意思是你也练过?”

“哈哈哈哈,老头子我曾经可是叱咤一方的老大,手底下有上千个兄弟。死在我手里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几百。”

“是吗?这么说你以前是道上的?可是现在怎么沦落到这个地步?”

“年轻人,记住一句话,出来混迟早都要还的。黑道本来就是一条不归路,一但走上去,想回头就难了。”

“你后悔吗?”

“后悔?不不不,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我从来没有后悔走上黑道,只是有些遗憾。到最后没有能力扭转乾坤让兄弟们漂白,如果我能再强势一点,再强大一点兄弟们就不会死,我也不会隐姓埋名来这里当乞丐头。”老乞丐慢慢的诉说自己的历史,他和风浩一样,也想找一个倾诉者,将自己的内心世界打开。

“黑道是华夏国不允许存在的组织,难道你以为强大一点就能让国家容忍你?”风浩不由的插上一句,在他潜意识里对法律似乎理解的很透彻。

“不错,黑道和白道是两个完全对立的机构,可是当你足够强大,强大到谁动了你就可能动摇一个地区经济的地步,那时候黑就会变成白。很遗憾我当初没有做到这一步,结果就被人取缔了地位。那一夜的血腥屠杀,我的兄弟全军覆没,就连我的妻子也被灭口,只有我一个人逃了出来。”

“你想报仇?”

“呵呵,报仇?不不不,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你有足够的能力就该牛叉的活着,没有能力就只能苟且的活着,况且我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没想过再过那种水深火热的日子。复仇之路需要用鲜血铺路,我不想让更多人为了我而白白送命。不过……”老乞丐说道这里抬起头盯着风浩。“不过,我看你并非池中物,或许有一天你将走上黑道这条不归路。”

“呵呵,老人家,我可是个懂法的人,黑道与我无缘。”

“无缘?我看人从来没看错过,你的爱管闲事、重义气的性格很容易就走上这条路。别以为黑道就是什么可耻的路。这个世界不公道的事情很多,法律解决不了的事情往往就要依靠黑道。别以为那些警察什么的就是好人,有些时候,他们必须和道上的人穿一条裤子,否则这个世界只有正义存在的话,社会将失去平衡。”老乞丐开始给风浩灌输黑道理念,似乎要引诱他涉黑。

两人聊了很多,而且还兴致勃勃的比划了一下拳脚。打过一场后,老乞丐更加的肯定,风浩的杀气不是杀野兽而得来的,而是杀人得来的。那种气息让久经杀场的自己都感到恐惧,很难想象这个年轻人以前做过什么。不过,老乞丐没有说破这一点,他不想让风浩去回忆以前那些记不起来的事情,不想让他心中带着更多的疑问生活,一切事情都让他顺其自然。

两人这一聊就没有停下来,而且风浩也第一次吃了乞丐的饭。不过,说是乞丐,但是卫生程度绝对比一些酒店还好。

花都杀神》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花都杀神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今生再续前缘15章(第15章 最好将我弄死!)

    原标题:今生再续前缘15章(第15章最好将我弄死!)书名:今生再续前缘第15章最好将我弄死!“我爱她善良,单纯。”陆靖轩的眸光幽暗,“因为你,我被千夫所指,又因为车祸失明,在那样暗无天日的绝望中我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这样了,是昕昕一直陪着我,鼓励我,这才有了今日的陆靖轩。我爱她,今生今世只要她一人。”这样深情的告白听在沈安安耳中却如同晴天霹雳,她难以置信,“你……在说什么!你失明的时候一直陪伴你的根本不是……”她的话音还没有说完一阵尖叫声从外面传来,“啊啊啊啊!有人跳楼了!”沈安安心中一跳,立即寻找

  • 爱如山崩地裂15章(第15章一见钟情)

    原标题:爱如山崩地裂15章(第15章一见钟情)小说书名:爱如山崩地裂第15章一见钟情嗡的一声,周靳远耳朵里仿佛炸开无数的炸弹。碎片四溅,模糊了他的眼睛。他盯着那条短信,目不转睛地看着,直到看着那些字统统不认识了。苏桐……她死了?“怎么了靳远哥?”安欣瑜尚在思索着一会要如何跟他解释这五十万,没想到周靳远的表情就变得这样奇怪,她心生怀疑。周靳远眸中温度骤降。“我出去一下!”只简单落下一句,他便阔步往外,一边走,一边吩咐助理立刻备车,他要去警局认尸!当助理听到认尸的时候,嘴巴大张:“周、周先生,谁死了

  • 你要的海誓山盟15章(第15章 沐安安没有死)

    原标题:你要的海誓山盟15章(第15章沐安安没有死)小说:你要的海誓山盟第15章沐安安没有死“我已经给你预约了国外的专家,斯年,你必须尽快接受治疗。”傅斯年沉默,放在身侧的拳手握紧又松开,他静静地透过玻璃看着病房内,良久之后,才开口,“等一等吧。”苏西遇明白他的担忧,眸光沉了沉,“如果你再次晕倒,我会亲自将你绑上飞机。”说完之后,转身离开,他并没有打算再劝傅斯年,如果能劝很多事情或许不会是这样的。医院的角落里。一个身姿优美的年轻女子将一张支票递给身旁的男人,如果徐子妗在这里或许能够认出来,这个就

  • 你是我的在劫难逃15章(第15章 我把自己弄丢了)

    原标题:你是我的在劫难逃15章(第15章我把自己弄丢了)书名:你是我的在劫难逃第15章我把自己弄丢了然而,不管沈晴空怎么折腾,最终被身强体壮的保镖扛起来带走。沈晴空拼命的挥舞着手臂像是要将那对还在尽情欢爱的狗男女撕碎。冷风吹来,凌乱的发丝被吹起来,露出的脸庞惨白如纸,杏眸里腥红一片,透出的恨意令人心惊肉跳。……午后,下起了雨。雨势不大,朦朦胧胧的,气温却降了不少,骤然寒凉起来,沈晴空像是感觉不到寒冷一般在庭院里到处翻找。“没有……为什么没有……明明就在这里的……”吴妈打着伞跟在沈晴空身后,为她遮

  • 我和漂亮女上司15章(第15章 期待的眼神)

    原标题:我和漂亮女上司15章(第15章期待的眼神)小说名字:我和漂亮女上司第15章期待的眼神我脑子急速盘旋了一下,不动声色地点点头说:“好啊,能有机会和秋总一起吃饭,很荣幸!”云朵笑了:“想到要见到集团第一大美女,心里激动的不行吧?”我笑笑没有说话。第二天下午,我云朵还有张小天在站上会合,准备5点半出发去集团附近一家酒店参加秋总的晚宴。张小天已经知道了此次宴请的内容,看到我也参加,神情显得有些不安,我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心里不由暗笑。这时,云朵随口问了张小天一句:“张经理,你们国庆节不放假?”张小

  • 极品小郎中15章(第15章接风风波(1))

    原标题:极品小郎中15章(第15章接风风波(1))小说名称:极品小郎中第15章接风风波(1)“怎么样?”叶浩问答。“嗯,感觉还不错!”秦诗回道,随即又补充了一句,“哼,叶浩不要以为你帮了我,我就会放过你!”“大小姐,我可没有指望你放了我!”叶浩喝了口水,又看看墙上的时间,起身朝着门外走去,“走了,张叔马上就回来接我了!”“哼!”秦诗看着出去的叶浩,跺了一脚,“看晚上我让爸爸如何教训你!”秦诗对叶浩的恨降低了那么一点点,但是这并未让她彻底消除对叶浩的不满,所以,她还要继续想办法惩治叶浩。蹬蹬蹬秦诗

  • 阴阳异瞳15章(第15章 人鬼同体)

    原标题:阴阳异瞳15章(第15章人鬼同体)小说名称:阴阳异瞳第15章人鬼同体当我再次睁开眼时,发现自己躺在了床上。眼前除了三九,还有我姥爷和爹娘。“修儿,你终于醒了。”我娘眼泪婆娑的哭了起来。“三九说你昨天晚上突然晕倒了,这到底是咋回事?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要不咱们赶紧去医院看看。把我可怜的大孙子都累坏了。”姥爷一脸关切的说。我首先庆幸的是自己还活着,然后才看向了三九,见三九也松了一口气,同时暗暗向我使眼色。看来三九并没有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他们,这样也好,省得他们担心。几个人又是对我嘘寒问暖

  • 1003515章(第15章 隆重的婚礼)

    原标题:1003515章(第15章隆重的婚礼)小说名字:10035第15章隆重的婚礼太阳出来了,雪在慢慢融化,屋檐下的冰棱子在慢慢缩小变短,一切污浊又重现了它们的面目。化雪的时候是最冷的,朱大云准备等积雪化了就回家过年,正在房间里准备东西。没想到吴淑芳的妈妈又来了,朱大云看到她就有些讨厌,更有些害怕。这个女人,虽然四十多岁却依然风韵犹存,穿着她自己裁剪的服装,把已经发福的身体勾勒得敲到好处,在这个小小的黄麻镇上,也算是一朵还在勉强开着的花儿。“你想好了没有?”她走进来直接发问。朱大云依旧收拾自己

  • 极品高手15章(第15章 身怀绝技)

    原标题:极品高手15章(第15章身怀绝技)小说:极品高手第15章身怀绝技如果不是训练有素,勇气惊人,谁也不敢在三层楼上做出这样一个高难度的危险动作。仅仅是一刹那工夫,赵传奇突然倾斜身子朝窗外倒了下去,并且恰到好处地抓住了窗户旁侧的那个下水管道。与此同时,双脚紧紧地扣住窗台内壁,整个身子在空中,紧贴墙面,形成一道坚固的人墙。官欣简直惊呆了,但一时间却不知所措。赵传奇用命令式的语气,对还在发愣的官欣道:“趴我身上,抱紧我!”官欣惊愕地道:“我,我不敢,我怕……”赵传奇厉声道:“没时间了,相信我,有我

  • 情陷美女总裁15章(第15章 特种兵的优待(二))

    原标题:情陷美女总裁15章(第15章特种兵的优待(二))小说名字:情陷美女总裁第15章特种兵的优待(二)邵锡感到跑步从来没这么累过,被班长罚跑步,跑的浑身湿透,身体几乎到了极限,刘冰也不例外,他身体素质还行,但跑步却容易岔气儿,邵锡已经听到了他气喘吁吁的声音。“邵锡,我向你道歉,这事儿是我错了,咱们,咱们怎么说也是一个班的兄弟,我不想因为这事儿,咱俩,咱俩就谁也不搭理谁了,你原谅,原谅我好吗?”邵锡没想到刘冰会主动给自己道歉,他气喘吁吁地吐字不清,转过脸来看着邵锡。其实邵锡的气儿早已经消了,甚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