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替身传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1/1 18:23:50 来源:网络 []

书名:替身传说

第四章 阎虎

两天后的夜晚…

皓月生辉,如水的月华倾洒在千夜俊朗的脸庞。来自http://www.95lady.com/倚靠在窗边,呆呆地望着悬挂在头上的月轮,耳边却隐隐传来轻柔的笛声,或许是哪位痴情的男子,在为自己的恋人吹奏飘摇的爱曲吧。

“又想起她了吗?”文倩轻柔的声音将千夜从纷乱的思绪中拉回现实。

千夜回头送给文倩一个微笑:“没有啊,是在想我可爱的妹妹。”

“还真要面子啊你!”文倩轻声挖苦道。

不觉中,千夜已经在文倩寝室呆了两天,在这两天里,千夜不断练习,已能将镜花水月随心所欲的使用,但让千夜略感失望的是至今还不清楚那手背的阴阳鱼有何玄奥,而自己所知道的,也仅仅是镜花水月的力量速度和动作精密度都属上乘,至于菲那所说替身的特殊能力,自己却没半点感悟。

想到明天便是菲那苏醒的日子,那便也是自己离开的日子,这两日里怕被魔沙斗发现踪迹,自己足不出户,衣食住行都是文倩在照料,搞得文倩的两个室友都取笑她说是在照顾丈夫一样,其实千夜也看得出文倩喜欢自己,心里也觉得文倩的确是个难得的好女孩:天真、纯洁、善良、温柔、美丽、大方,似乎她根本就不应该出生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但千夜对她却真是只有妹妹般的感情,在生活中也是对她止乎于礼。说明95lady.com

想到善良的文倩,千夜暗下决定,等明天菲那一醒,自己便得离开。现在魔沙斗手下的替身使者一定在满城市找自己和菲那。在这里多呆一天,文倩便多一分危险。

千夜下了决定,便对文倩柔声道:“文倩,我明天便得走了,你以后要多保重。”

文倩听了眼里闪过一丝彷徨,问道:“为什么?你要去哪里?”

千夜对文倩解释道:“妖魔猎人魔沙斗现在在到处找我和菲那,他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家伙,要是知道了我在这里,你和你的室友都会有危险。”

文倩焦急地道:“可是,你也有这么厉害的替身,你可以保护我们的。”

千夜两手扶着文倩的双肩,郑重地向她说道:“文倩,你不了解魔沙斗有多可怕,以镜花水月现在的能力是根本不可能战胜他的。推荐http://www.95lady.com/”见文倩又想说什么,千夜微笑着柔声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的,打败了魔沙斗,我就回来,这里还有我可爱的妹妹,我怎么舍得离开。”

文倩欲言又止,千夜正欲再宽慰她几句,此时却突然响起门铃声。其他人都不在,文倩便只得去开门。开门后却见是个身材高大戴着耳钉留咖啡色短发的陌生青年。正想问他找谁,却突然间想到难道是千夜所说的替身使者,顿时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充满敌意的向他大声喝道:“你是谁,来干什么?”陌生青年见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劈头盖脸便对自己一通吆喝,也在门口呆住了。

其实文倩故意大声说话的目的是给千夜提个醒,告诉他有陌生人来访,让他早做防范。但这边千夜听文倩对来访者大声喝问,心里一惊暗道不好,难道替身使者这么快便发现自己所在,文倩对他大呼小叫的,危险!忙一个箭步跃向门前,正欲使出镜花水月攻击来访之人,却霍然发现门口站的竟是久未联系的大岳。阅读95lady.com

千夜又惊又喜问道:“大岳,你小子怎么找到我的?”

大岳却神情复杂,又像是自言自语地道:“果然是你…”

“啊!原来你是千夜的朋友啊,我还以为……真不好意思。”文倩笑着朝大岳吐吐舌头。

大岳见到文倩这调皮可爱的表情却呆了一呆,随即也不好意思地朝她笑了笑。

千夜见气氛有些尴尬,便向大岳招手:“进屋再说,都站在门口干嘛。”

大岳却面色凝重地对千夜道:“千夜,咱们出去吧,我有事跟你说。”

千夜心想:“这小子定是有什么伤心事了,难道同自己一样是失恋了?但没听说他有跟谁恋爱啊!唉算了,两个伤心人干脆出去喝一杯。”

想到这千夜便跟文倩说叫她照顾好菲那,随即跟着大岳一前一后的下楼去了。推荐95lady.com

下得楼来,千夜“嗨”的一声跳将过去勾住大岳的肩嬉皮笑脸地问道:“兄弟,有什么烦心事了?这么沉默,这可不像咱们的作风啊,要振作!你看我刚刚被陈月甩了,可也没像你这样忧郁哦。要不咱俩去喝两杯,把那些伤心事统统抛到脑后。”

大岳却仍是板着个脸道:“别废话,跟我走就是。”

千夜见自己自讨没趣吃了个闭门羹,越发觉得大岳不对劲,但也没再说话。两人一路无语,来到文倩寝室附近一片施工的空地。

文倩所租的房子位于一高校的西侧,该学校处于城市边缘地带,人烟相对稀少,而由于学校正在搞扩建,附近留下很多空旷的施工场地,现在千夜和大岳便站在一片施工空地上,相对无言。

此时千夜见月黑星稀,四周又空寂无人,心想大岳是不是疯了,到这地方来干什么。来自http://www.95lady.com/正当他满腹狐疑想开口询问的时候,大岳说话了。

“千夜,给我看看吧,你的替身……”

这句话如晴天霹雳般直落千夜命门,把千夜打了个晕头转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只得指着大岳道:“大岳,你…你居然……”

大岳面无表情地答道:“是的,我是替身使者。”话音未落,一只浑身赤红的猛兽出现在大岳身旁。千夜定睛细看,见那赤红色的替身外型竟是只吊睛白额猛虎,威猛雄壮,高及人腰,身长几乎是普通老虎的两倍,更为奇特的是,这赤红猛虎周身上下裹着窜动的烈炎,不时向外吐着火舌。

“这是我的替身,‘阎虎!’,能力很普通,操纵火焰。”大岳斜靠在猛虎身上说道。

千夜此时的心情纷乱复杂,惊异、失望、失落、沮丧、迷茫……交织成一张大网,而千夜就是这张网中的鱼,惶惶然不知所措。自己从小玩到大的至交好友竟然也成了魔沙斗的人,也难怪千夜一时间找不着北。

大岳见千夜呆在那里没反应便道:“不愿意叫出替身吗?那我来帮你吧。”话音刚落,阎虎便一路咆哮着朝千夜扑过去。千夜此时才回过神来,见阎虎来势凶猛,心道不得不战了,就地一滚,堪堪躲过了阎虎这骇人的一扑,但仍被阎虎身上的火舌烧掉了一片衣角。而千夜在这一滚时便已叫出了镜花水月,摆出战斗的姿势。

大岳见千夜唤出替身,笑道:“终于肯出手了吗?”随即催动阎虎朝镜花水月猛地又是一扑。千夜没有替身战斗的经验,见此不敢硬接,忙让镜花水月向左侧闪避,又是堪堪避过,但此时阎虎的尾巴却像鞭子一样猛地一甩,“啪”的一声便抽在镜花水月防御中的右手腕上。千夜只觉右腕上一阵火烧般的疼痛,低头一看,却见已是一圈灼痕。不禁心下骇然,心道菲那说的果然没错,替身受伤本体也受伤,现在这阎虎的火焰竟如此厉害,而自己对镜花水月的特殊能力所知却是零,看来这一战得肉搏了。

这边千夜正在暗暗叫苦的时候,阎虎的另一波攻击却又来了,千夜心想一直躲下去也不是办法,咬咬牙,使镜花水月挡在身前,握紧拳头,“啊哒”的一声大吼向着迎面扑来的阎虎便是一拳。阎虎头一偏,“碰”的一声巨响,这一拳便结结实实的击在阎虎的左肩上。将它击飞出去七八米。与此同时大岳也是“啊”的一声惨叫,捂着左肩摔倒在地上。

镜花水月一拳击打在阎虎肩上的时候,千夜便已感觉拳头火辣辣地疼,但心想今天一定得制服大岳这家伙,不然他回去告诉了魔沙斗则菲那和文倩都会有危险。想到这里便也不顾拳头上的灼伤,和镜花水月一起扑了过去,准备先让阎虎丧失战斗力再说。

大岳见千夜和镜花水月向自己扑了过来,大手一张,大叫道:“等一等!”

千夜见大岳这样以为他要投降,便也停止了攻击,但还是摆出一副戒备的姿势。

此时大岳却朝千夜嬉皮笑脸地道:“奶奶的,你的替身还真厉害,我以为阎虎的力量够大了,没想到被你那替身一拳便打得爬不起来,幸好阎虎防御力够强。叫什么名字啊?”

千夜见现在的大岳跟之前严肃的样子判若两人,正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听大岳这么一问,下意识的答道:“镜花水月。”

“镜花水月?我倒,你小子取个替身名都这么浪漫!”

见千夜仍是呆在那没反应,便艰难地站起身,把阎虎也收了起来,对千夜道:“走吧。”

千夜一头雾水:“走?去哪?”

“当然是回去商量怎么对付魔沙斗啊,笨蛋!”大岳裂嘴笑道。

千夜此时才回过神来:“好啊,你小子一直在耍我,我还以为二十多年的兄弟没的做了呢!”说完对着大岳胸口便是一拳。

“哎哟!”这一拳扯到了大岳肩头的伤势,痛得他大叫:“喂!还来,我可是伤员!不过你那一拳还真狠。”说着斜了千夜一眼。

“靠,谁让你耍我,神神秘秘故弄玄虚的,就该受这惩罚!”千夜又好气又好笑。

其实此时千夜心情大好,先前以为不得不兄弟反目的阴霾一扫而空,取而带之的是一股兄弟联手共御外侮的豪情。突然又想起一件事,便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文倩家里?”

大岳叹道:“说来话长,两天前的晚上,我从网吧玩游戏出来,经过一小巷子的时候,被潜伏在那里寻找替身使者的魔沙斗所杀,但随后他又用猫眼石将我救活,我便有了替身能力。那时在魔沙斗身边已经有五名手下,而我是第六个。他给我们的任务便是抓住逃到人间界的命猫,并杀掉它身旁的守护者。那时的我还并不知道那个命猫的守护者便是你。而由于这些事来得太突然,我一时接受不了,便想找你商量下,哪知却怎么也无法联系到你。我想你应该在上班,便直接到你们公司去找你,谁知你公司的同事却说你出车祸死了。我又惊又急,便打听到你所在的医院,想去把你的尸体弄出来,再求魔沙斗用猫眼石让你复活。奇怪的是医院却死活不让我见你的尸体。我想哪有医院不让家属朋友见亡者的便抓了个医生逼问,从他口中才知道你的尸体失踪了。我当时便已经想到你有可能便是那个被命猫所救的人,这下更是非找到你了。后来从你同事口中打听到你和文倩的走的很近,而在你死亡的第二天她便没有上班,更加深了我的疑虑。于是便找到这里来了……”

大岳一口气说了一大堆话,总算让千夜弄明白了他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本来他还担心其他人是不是也知道了自己的所在,但现在听大岳这么一说,心道看来其他替身使者还没那么快找到自己的藏匿地点,只要明天凌晨菲那一醒,自己便跟大岳离开,文倩她们的安全便不会有问题。

此时的千夜是这样认为,但老天总是不会遂人的心愿,兄弟重逢的喜悦,让千夜和大岳都没注意到,潜伏在黑暗中的窥听者……

第五章 回忆与现实

千夜听大岳刚才回忆时,心中便存有个疑问,此时见他讲完,即问道:“为什么那些替身使者都甘心受魔沙斗驱使,接受所谓的任务?甚至也包括你在内!”

“因为魔沙斗的可怕!”大岳神色凝重地说。

“也许这就是人和妖怪的区别,魔沙斗只是站在你面前,你似乎连呼吸都停止了,望着他,你便会不由自主的颤栗。”千夜见大岳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分明闪过一丝惊惧的神色。

“但真正让替身使者甘心为他卖命的原因,其实是身体和实力上的巨大差距。”顿了顿,大岳像回忆般望着夜空讲道:“其实我是猫眼石救活的第七个人才对,之前曾有一个胆大妄为又极端自信叫做刘骏龙的家伙,不愿屈从于魔鬼般邪恶的魔沙斗,他克服了站在魔沙斗面前那种畏惧的感觉,乘魔沙斗不备的时候向他偷袭,但结果他的替身做出的全力一击,却只是让毫无防备的魔沙斗晃了晃,连擦伤都没有。”

千夜砸舌道:“这就是人和妖怪身体的区别吗?看来对付魔沙斗得想想办法。”

大岳没有理睬千夜的接话,继续道:“当时魔沙斗也并没有立即杀掉刘骏龙,也许是觉得很惊奇,居然有个人类敢反抗他,也许也是想沙鸡儆猴。便对刘骏龙说给他三次机会,而他自己则会站在原地任他攻击,如果刘骏龙能摸到他的衣服,便放了他。”

“妖怪也穿衣服?真是稀奇,那后来怎么样了?”千夜迫不及待地问。

大岳略带迷茫地说道:“刘骏龙的替身叫做“炼金术师”,只要被替身的左右手各碰触过一次的物体,便会变为金子,并且这种能力对对手的替身一样有效。这样可怕的替身能力,魔沙斗却敢任他攻击三次,在当时我们看来实在是做了个冒险的决定。”

“点石成金!”千夜吞了口口水,心道这小子要是没死的话包管成世界首富,比尔盖茨也只能做万年老二,怪不得大岳要说阎虎操纵火焰的能力也只能算普通了。这炼金术师能力也真够变态。“那再后来呢?”千夜急于知道结果。

“刘骏龙的替身能力是很变态,但也有弱点,那就是左右手碰触物体的间隔要在九秒以上,才能让碰触的物体变成金子。但现在距离那次用右拳的偷袭早已经超过了九秒,也就是说只要刘骏龙的左拳能碰到魔沙斗或是他的替身,就能杀死他。”

“不避不让不还击,魔沙斗居然敢在这样的条件下让刘骏龙可怕的替身随意攻击,实在是不可思议。”千夜怎么也想不透魔沙斗用什么方式赢得这场赌局。

大岳的眼神更加迷茫了,对千夜说道:“想不透的不只是你,在场的所有人都想不透。魔沙斗赢得赌局的方法只是简单的在空中画个圈。”

“什么,画圈!”千夜差点没被口水噎住。

“是啊,画圈。”大岳肯定道。“魔沙斗只是唤出替身,在身前画了个大圈,炼金术师的攻击便石沉大海了。”

竟有这样的事,到底魔沙斗的替身有着什么样的恐怖能力,千夜百思不得其解。

大岳继续道:“更可怕的还在后面,那刘骏龙见自己自信满满的替身能力被魔沙斗的替身如此简单的便化解掉,心里又惊又惧,疯了似的向他挥拳,魔沙斗却也不理,只是说三招已过,你输了。说完转身便走,也不见魔沙斗替身有任何动作,背后却传来刘骏龙的惨叫,原来他的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斩断,再看他的替身炼金术师,也是一样的下场……”

之后的结果千夜不用问便也知道了,对魔沙斗谜一样的替身能力,千夜也索性不去想了。“船到桥头自然直”,早晚会知道的,当务之急是找出镜花水月的能力,提升自己对镜花水月使用的熟练程度,将来访的敌人一一打倒!虽然心里很清楚这条战斗之路有多么凶险曲折,多么步步惊心,但大岳在明知背叛魔沙斗有什么下场的情况下义无返顾的来帮自己,自己还有什么理由去惧怕前方的穷山恶水?

想到大岳的情义,千夜感激地道:“大岳,你是最了解魔沙斗可怕的人,即使这样你还来帮我,谢谢你。”

大岳骂道:“奶奶的,一世情,两兄弟,大不了就是一死,兄弟就是要同生共死,你以后要再跟我说这些,别怪我翻脸!”

“知道了,以后谁都别说这些,奶奶的!”千夜也学起了大岳的口头禅。

“奶奶的,居然学我……”大岳也有些忍俊不禁。

“哈哈哈!”最终两人相顾大笑,醇厚的兄弟情义随着笑声在这空寂的夜空中回荡……

不觉间两人已来到文倩宿舍楼底,正欲上楼,大岳却突然说道:“等等,有件事得问你!”

千夜见他面色骤然间严肃起来,估计又是有关替身使者的事情,便也正色道:“什么事?”

大岳却一本正经地问道:“文倩她…有没有男朋友?”

“我…靠!”千夜跳起来狠狠敲了大岳一个响头,“拜托以后不要用那样的表情问这种事!奶奶的!”千夜苦笑不得。

“到底有没有嘛?”大岳再次追问。

“怎么,你喜欢她?嘿嘿!”千夜见大岳露出难得的扭捏表情,有心洗刷他。

“是啊,今天一见就喜欢上了,嘿嘿!”大岳傻笑道。

千夜本想再捉弄他几句,但心念一转想到大岳这人对人热情真诚,用情专一,长得也不差,如果能将他和文倩凑成一对,到也是一桩美事。而且看文倩对自己的感情,要是任它发展下去以后定然不好收拾。还是赶紧给他找个好男人,自己也好安心地做她的哥哥。但现在大岳和自己的情况却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要凑合她俩也只有以后下工夫了,如果能不死的话。

千夜心下有了计较,便向大岳问道:“你对她可是真心的?”

大岳急了:“你见我什么时候喜欢过人,我对她要不是真心,叫我天诛……”

“好了好了,奶奶的,没事发什么誓,我帮你就是了。”千夜骂道。“不过,你得知道,以咱们现在的处境,随时都有危险,自保都成问题,更别说去保护别人,而且,我们明天就要离开,在打倒魔沙斗之前,你都不可能与她有什么发展,如果被替身使者杀死了,也就更别提了,明白吗?”

“明白,明白!”大岳已是一脸猴急,想进去看文倩了。

进得屋来,文倩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他们回来,语带关心的埋怨道:“你们怎么才回来啊,到哪去了?”

千夜正要答话,大岳却已经接过嘴:“我们是喝酒去了。”

千夜低声骂了句:“德行!”随即对文倩招手道:“快过来,我给你介绍介绍。”

见文倩过来,千夜刚要开口,文倩却已落落大方地朝大岳伸出手:“你好,我是文倩。”

大岳愣了愣,赶紧也握住文倩白嫩的小手,紧张地道:“你…你好,我叫岳君,叫我大岳就可以了。”

文倩见大岳窘迫的样子,不禁掩嘴轻笑,文倩这一笑百媚顿生,大岳握着她的手,竟看得呆了。

千夜赶紧用左肩撞了撞大岳,提醒他快收起那副猪哥相,注意自身形象。没想千夜这一撞却正好撞到他受伤的右肩。“哎哟!”一声,大岳夸张的惨叫起来

这一叫可把文倩吓了一跳,千夜向大岳指了指说:“我们刚才喝酒的时候这小子不小心摔到了。”

文倩见千夜这一指却又瞥见他手腕上被阎虎烫伤的痕迹,急道:“呀,你这手又是怎么了!”说着还拿起千夜的手上翻下看。千夜笑道:“哦,我们喝酒嘛,光喝酒没意思是不是,就吃了点烧烤,一不小心就把手烫伤了,呵呵。”

文倩埋怨道:“怎么都这么不小心啊,我去找菜油给你擦擦。”说着便欲去厨房取菜油。

千夜此时却瞥见大岳那张拉得老长的苦瓜脸,心道这小子还蛮能吃醋的,一把拉住文倩说道:“嗨我这就是稍微烫了下,轻伤,没事,我自己来就好了,你还是帮那位老兄看看,他可是伤及筋骨哦。”

文倩善良,又关心人,闻言便向大岳问道:“伤得很重么,你们都这么大了,怎么像个孩子样不小心啊,我去找冰块给你敷敷。”说完转身去拿冰快和毛巾。

大岳心里那个欢喜全都写在脸上了,“热泪盈眶”的对着千夜握紧拳头,低声说道:“好兄弟,好兄弟!”

文倩拿来毛巾和冰块,小心翼翼地帮大岳敷着受伤的右肩,时不时还吹一吹,问声“疼吗”。大岳此时见美人近在咫尺,吐气如兰,又是温言软语的殷殷关切,几乎感动得落泪。感动的同时又是更多的心动,望着文倩,心道这辈子是非她不娶,什么妖魔鬼怪替身使者也别想来阻拦自己的爱情。

文倩见大岳痴痴地望着自己,任她如何大方也不禁羞红了脸,这后面做的工作便有点马马虎虎了。

这边千夜见此情景也是摇头笑笑,随即想起明天便要离开,这一走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文倩,心下也自黯然神伤。看看沙发上熟睡的菲那,一点也没有要苏醒的迹象,千夜实在怀疑它到底是只昏睡三天还是三十天。

凌晨五点一刻,千夜和大岳坐在沙发上,盯着沉睡不醒的菲那,菲那旁边躺着熟睡的文倩。千夜估计菲那凌晨便会苏醒,今晚也实在睡不着觉,便一边和大岳聊相互知道的一些关于妖魔界、魔沙斗、替身使者、替身能力等问题。至于文倩,死活要看菲那苏醒的样子不肯进房睡,结果实在困得厉害,便也和菲那共入梦乡去了。

经过和大岳的这一通闲聊,千夜也了解了更多的关于替身的问题,比如替身的攻击距离问题,“镜花水月”的攻击距离便属于近身型,攻击距离只有三米,也就是替身最多能拉到距本体三米开外攻击敌人。而阎虎是五米。又比如替身外型,替身外型是千变万化,什么样的都有,但总体来说就分为人型替身和非人型替身。最重要的是了解到每个替身都有其特殊能力,不可能像镜花水月一般只有拳脚功夫吓人。千夜心里暗下决定一定要在尽短的时间内找出镜花水月的替身能力,这样才有资本在以后的战斗中取胜。

正当千夜和大岳谈无可谈百无聊赖的时候,菲那翻了个身,二人眼睛一亮,相视一笑,均想到:“这懒猫终于要苏醒了!”

替身传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替身传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情人有毒:总裁的心尖宠15章(第15章:简直不是人)

    原标题:情人有毒:总裁的心尖宠15章(第15章:简直不是人)小说:情人有毒:总裁的心尖宠第15章:简直不是人“哦”云轩逸拖了好长的音,“其实我建议你还是早点将他们送走吧,不然她可真是要留下一辈子也还不完的债了。”“……似乎你跟那个臭丫头相处的还挺愉快的,据说……”“停,停,停,”云轩逸连叫三声停,受不了的怒吼,“你别瞎说,那个臭丫头简直是,简直是……”“简直是怎么样?”靳圣煜不淡不咸的调侃。“简直不是人。”云轩逸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哦……”靳圣煜不经意的一回头,又若无其事的转过头去。门外一个小

  • 邪少的钻石新妻15章(第15章:提亲去)

    原标题:邪少的钻石新妻15章(第15章:提亲去)小说名字:邪少的钻石新妻第15章:提亲去听沈老的口气,那是希望他们唐家去提亲呢。听到这个唐爸爸唐妈妈自然是屁颠屁颠的要去沈家了。可是外面的记者很讨厌,在他们家门口守着根本是连只苍蝇也飞不出去。没办法,唐爸爸只能打了个电话。唐妈妈则是上楼把昨晚夜归的唐君尧拽了起来,穿戴一番,打扮的比平常更正式才让他出门。宿醉的唐君尧头疼不已,一想到还要面对沈家人那凌厉的的拷问眼神,他真是受不了。就算当年是沈倩怡的错,现在也都变成他的错了,沈家人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女

  • 天价代孕:总裁的小小新娘15章(第15章:英雄救美)

    原标题:天价代孕:总裁的小小新娘15章(第15章:英雄救美)书名:天价代孕:总裁的小小新娘第15章:英雄救美“你霸王硬上弓,你还有脸说。”宫耀霆一脸鄙视的看着他。“无毒不丈夫,再说了,有本事你就去告诉她,是你把她带到我的床上的吧。”恒廷阎有恃无恐的笑道。“你卑鄙。”宫耀霆瞪他。“没有这个胆量就不要说这样的狠话,谢谢你的夸奖。”恒廷阎说,“要是没事的话你就快出去吧。”宫耀霆突然用脚将椅子往屁股下一钩,像战败的公鸡似得说道:“我希望你放了她。”“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到底是自己的兄弟,火气过后,还是

  • 误宠野蛮新娘:郎心似水15章(第15章:闺中密友)

    原标题:误宠野蛮新娘:郎心似水15章(第15章:闺中密友)小说:误宠野蛮新娘:郎心似水第15章:闺中密友那天他拿出一瓶酒对唐月华说:“月华,我们来喝酒吧。”当时盟里规矩很严,不得私下喝酒,怕误事,可是年轻的皇甫少卿急于证明自己长大了,想试试喝酒,又不敢一个人喝酒想拉着唐月华一起喝。起初唐月华不同意,但是又不忍扫了皇甫少卿的兴,两人就偷偷躲在皇甫少卿的房里喝了起来。这是一瓶低浓度的香槟,但是对于两个从来没有喝过酒的人来说,要醉那真是太容易了。喝了三杯之后,唐月华首先醉倒了,她就躺在了皇甫少卿的身边

  • 契约皇妃15章(第15章:咱们开始吧1)

    原标题:契约皇妃15章(第15章:咱们开始吧1)小说:契约皇妃第15章:咱们开始吧1“恩,下去吧。”澄妃又转首对皇上说:“皇上,人都来齐了,咱们开始吧。”嗓音媚入骨髓,雪白的酥胸不偏不倚的靠在皇上的身上。美人在怀,难免有些心猿意马,傅承德有些不稳的拥着澄妃站起来:“爱妃说的是,咱们过去吧。”而澄妃根本是正眼都没有瞧过解罗裳一眼。倒是皇甫傅承德对解罗裳的感觉不错,多瞧了她几眼。“皇上,娘娘,姑娘们都准备好了,选秀马上可以开始了。”待解罗裳与琦微各自站到队伍中,秦姑姑就上前对皇帝报告。“恩,开始吧,

  • 强个总裁当老公15章(第15章:为她出手)

    原标题:强个总裁当老公15章(第15章:为她出手)小说书名:强个总裁当老公第15章:为她出手“路是她自己选的,没有人强迫她。”雷君睿的口味极淡,却虽然有威严,一股王者之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仿佛一言九鼎,无人能反驳他的话。“可是她……”“好了,君凡,等她在外面吃够了苦就会回来了。”“可能吗?”她那么坚韧好强的性子,即使撞得头破血流,也不会想着走回头路吧。雷君睿连自己都无法说服。“嗯,你去查查那个男孩子吧。”他淡漠的吩咐道。雷君凡看了他一眼,点头:“我已经吩咐下去了,回去应该就有消息了。”“那就开车

  • 误惹邪恶总裁:前妻的春天15章(第15章:婚礼)

    原标题:误惹邪恶总裁:前妻的春天15章(第15章:婚礼)小说名字:误惹邪恶总裁:前妻的春天第15章:婚礼“婚礼继续,”台上的司仪已经在催促了。苏静云垂着头,跟着苏展鹏的脚步往已经回到原位的冯硕走去。刚刚,就在他靠近的时候,她竟然没有勇气迎接他的目光,那时候,她感到从未有过的惶恐与不安,这种不安,来自他不屑的神情与鄙夷的冷嗤。他一定在心底厌恶着苏家这样李代桃僵的老把戏吧。或许在他的心底甚至还会认为那一次也是他们故意安排的吧。顿时所有的歉疚便都如化作理所当然。她想的没错,冯硕在看到她的那一刻,心头就

  • 游龙戏凤:草根皇后15章(第15章:不敢当)

    原标题:游龙戏凤:草根皇后15章(第15章:不敢当)小说书名:游龙戏凤:草根皇后第15章:不敢当“你也觉得霖儿漂亮是不是,我就说我生的儿子肯定漂亮。”这个美妇人亟不可待的凑到我的床前征求我的认可。我被眼前的阵仗搞晕了。点点头。这下旁边的人不乐意了:“母后,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许说我漂亮,跟某些丑小鸭比起来,那是肯定的,你不要让某些人难为情的自杀。”说我还不忘撇两下嘴。丑小鸭,是在说我?我火气“腾”地一下上来了,忍不住从床上坐起来。倒是这个黄皇后好心,把我按在床上:“霖儿,你在说什么呢,一国的储君

  • 错爱新欢:误入妻途15章(第15章:那才是人生)

    原标题:错爱新欢:误入妻途15章(第15章:那才是人生)小说名:错爱新欢:误入妻途第15章:那才是人生夏知予气的在心口发闷,最后发出几声阴阴的冷笑,只怪刚才自己下手太轻,没把他车子给打爆!她一边安慰自己,一边朝家的方向走去。给母亲打电话的念头已经被熊熊怒火压了下去,算了,她也有自己的生活,何必呢。夏知予轻轻摇了一下头,在路边买了一个盒饭,就算是对付着晚饭了。生活周而复始,忙忙碌碌。当那对年轻情侣的案子最终敲定的时候,苏沐文的案子似乎还在原地踏步。夏知予已经上班一个星期,苏沐文那边却始终毫无进展。

  • 首长老公很难缠15章(第15章:对不起)

    原标题:首长老公很难缠15章(第15章:对不起)小说:首长老公很难缠第15章:对不起“爸爸,那个阿姨是你给我们找的新妈妈吗?”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一个这么小的女孩白嫩的脸上竟然会有这种事故的成熟,她像个小大人一样与程子恩对望。“小洛难道不喜欢?”小洛先是沉默,好半天才说:“只要爸爸喜欢,我就喜欢。”程子恩一怔,这才抱紧了她:“乖,小洛,爸爸也喜欢你。”“你给我放手,放手”下了电梯,程岳波都没有放开简俏的手,没想到程岳波的力气居然这么大,简俏感觉手腕火辣辣的疼,“给我放手,听到没有。”可是程岳波却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