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宠上毒辣小狂妻】云瑾茵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1/1 17:09:1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宠上毒辣小狂妻

第2章:爱情,无休无止

  初次的欢爱,在他的释放中,终于结束了……

  欢愉过后,她不断的喘气,思绪也慢慢的在休息中变得清晰,原本被快感所麻痹的柔软,也慢慢的开始隐隐作疼……

  想起了刚刚发生过的事情,眼泪就像是一个不听话的孩子一样流了下来,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她会莫名其妙的被一个陌生男人要了最珍贵的东西?

  沉默了许久之后,她扭过头,狠利的瞥了一眼身旁的男人:“说,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要……”

  “宝贝,刚刚你的反应真不错呢。版权http://www.95lady.com/”他却答非所问。

  “我问你是谁!!”几乎快嘶吼出来。

  “让我再尝尝你的味道,就告诉你,我是谁……”说罢,他一个翻身,又要朝她压下去。

  他要干嘛?尝尝她的味道?她没有听错吧?刚刚才做过了那种事情,难道他还要再继续做吗?!不可以,绝对不可以了!

  “不要……”卯足了全身的劲,往床边一个翻身。

  身体直接摔了下去,她顺手从床头柜上抓了一件睡袍裹在身体。

  “上来,取悦我!”男人的话语里带着暧昧和戏谑,说着已经移到了床边,要去触摸她的身体。

  ‘啪!’拍开他的大手,浅汐眉头皱的跟一个井字:“谁要上来取悦你了!”

  “嗯?你觉得你逃得出去吗?上床来!”他再一次命令道。推荐95lady.com

  逃!一定要逃,不要再被他做那种事了,无论用什么办法,她都要先离开这个房间,眸子快眼的扫了扫屋子,窗户……!

  不管了,先逃再说!没有半点的犹豫,强忍着疼痛跑了过去,就算是跳窗也比留在这里再一次被侵犯的好!

  跳窗之前,风浅汐扭头,狠狠咒骂了一句:“混蛋!”

  一路从江河里游了上岸,狼狈的如同落汤鸡,还好会游泳,才没有淹死在那江河里,哎……急着逃离魔爪,最后连那个男人到底是谁都不知道。她保守了18年的第一次,竟然就这样无缘无故的壮烈牺牲了。

  强忍着心里的不甘,风浅汐拖着疲倦的身子,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风家。

  “小姐,您回来了?您身上怎么这么湿啊?”女佣们一个个迎了上去。

  风浅汐无力的摆了摆手:“没事。”然后快步的冲了上楼,换上了干净的衣服,站在镜子面前,用毛巾擦着湿哒哒的头发。咦?小手摸了摸空荡荡的脖子,她随身的项链去哪里了?糟了,不会是游泳的时候掉到河里了吧?还是掉在船上了?眉头紧皱,哎呦,那条项链对她很重要的。说明http://www.95lady.com/

  单手撑到了镜子面前,怎么会变成这样?

  ‘叩叩叩’敲门声打断她的思绪。

  “什么事?”

  “小姐,夫人知道您回来了,在楼下等您。”女佣在门外恭敬说道。

  “知道了,我一会儿就下去。”赶紧擦干了头发,风浅汐快速的整理好心情,这才走下客厅。

  此时沙发上正端坐着一位贵妇,手里端着茶杯,正在斯条慢理的品茶,她叫林文雅是浅汐的后母。

  “母亲,您找我有事吗?”她平淡的说着,脸上虽然不带任何表情,可眼里却隐藏着一抹对后母的抵触。网站95lady.com

  林文雅这才放下茶杯,缓缓的抬起眸子瞥向浅汐:“浅汐呀,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和你爸替你安排好了婚事,对方是南宫集团的总裁。”

  “什么?安排婚事?我从没有听说过这件事啊?!”风浅汐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什么南宫集团的总裁,根本就没有听说过啊。

  林文雅不紧不慢的说道:“你的婚事,是你爸爸决定的,婚礼就定在了三天后,你好好准备一下吧。”

  “三天后?这怎么可能?我才刚满18岁啊!又么可能嫁人呢?而且爸爸之前也没有和我提过这种事情,我要见我爸爸!”她加重了语气。

  “你爸爸病了,现在还在国外养病呢,他不可以被人打扰的。”

  “你骗我!我早猜到了,我爸爸根本就没有生病对不对?是你把他藏起来了。现在你还要把我嫁给了,你根本就是狼子野心的想要侵吞我们风家的财产!”她拽紧了拳头,一直忍耐暗访爸爸的下落,但是没有想到后母会出这一招,竟然要她嫁人?这不是拿她找乐吗?她才18岁,等过了这个假期还要去学校上学的啊!

  林文雅站了起身,走到了风浅汐面前:“没大没小!”说着便抬起了手,要一巴掌朝她的脸上打过去。原文http://www.95lady.com/

  浅汐一把握住了她挥过来的手腕:“你别想趁着我爸爸不在,就把我嫁了,我是不会嫁的!”

  “你……哼!”林文雅冷哼一声:“浅汐,好好想想你爸爸。你的婚事,是他决定的,如果你忤逆他不嫁的话,他心脏不好,万一被气着的话……说不定……”

  林文雅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做出了一副担忧和无奈的摸样。

  浅汐的脸一下变得铁青,爸爸可能在林文雅的手上,这根本就是在威胁她啊,如果她不嫁的话,这个女人说不定会对爸爸做出什么事……

  缓缓的放下了后母的手,她死死的咬住了唇。

  林文雅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浅汐,只要你乖乖的就好了啦,放心,在名义上我怎么说也是你的妈妈,我会好好操办你的婚事的。”

  好好操办?呵……爸爸,要怎么才能够找到你?多么希望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噩梦。

  次日一早,在江边停靠的一艘游轮上。

  “南宫总裁。【宠上毒辣小狂妻】云瑾茵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客房里,跪了一地的黑衣人,他们纷纷向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低下头。

  南宫绝一袭简单的衬衣,隐隐的露出胸膛,那是几乎让女人都喷血的身材,棕色的头发,蓝色眼睛如同宝石一般,眸里带着一股倨傲的冷漠,他只是优雅的坐在这儿,威严便散发的无处不是,这王者的气息让所有跪地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南宫总裁,昨天暗算您的人已经抓到,该怎么处置??”

  “杀。”他冷漠的吐出这个字。

  “是!”没有一个人不被这冰冷而又强势的气场吓得打颤,想想昨天竟然有人敢胆大包天的人暗算南宫集团的总裁,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此时南宫绝的眸子里只有无尽的寒光,手指轻轻捻弄着。真没想到,有人竟然用春药来暗算他,令人恼火。

  站了起身,走到床边看了一眼白色床单上的一抹鲜红,蓝眸若有所思,回忆昨晚的一幕幕,遭到暗算后,从游轮侍从那儿拿了一张员工卡,随便进了一间客房,谁知道刚进来便药性发作……

  更没想到,会遇上那个有趣的女人。

  她到底是谁呢?

第3章:羞辱,嫁入豪门

  这时,一个人颤颤巍巍的掏出一份文件,递了上来:“总裁,公司的秘书刚刚送来了这一份文件。说是风家千金的卖身契已经签订成功了,婚约就定在了这两天。”

  南宫绝一丝冷笑,优雅的拿过了文件,只是冷冷扫了一眼,便随手将文件丢到了床上,蓝眸再一次看上那床单的一抹腥红:“去把昨晚在这个房间睡觉的女人找出来!”

  “啊?!”那人有点懵,还以为要说风家千金的事。

  “听不懂吗?”

  “是!!是!”

  当所有人都退出了客房,南宫绝的眸子无意撇到了枕头下的一条宝石项链,他疑惑拿起了项链。

  这是昨天那个女人留下的东西?

  大掌轻轻的将项链握在了掌心里,还真是有趣女人。呵……小家伙,不管你逃去了哪里,都要把你抓回来身边,好好调教。

  珍惜的将项链放进了包里,再度拿起了床上的那份契约书,嘴角勾起了阴冷的笑容,眼里的寒气几乎冻成了一层冰霜:“哼,风家千金?!无趣的女人!”

  此时,江边已然停靠着十几辆车子,豪华游轮也被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人里里外外的围了起来。

  当南宫绝从游轮上走下时,所有人都恭敬的弯下腰身鞠躬。

  “嗨!绝……”慕千臣靠在一辆加长的豪华车旁对走过来的南宫绝挥了挥手,他是南宫绝多年的挚友。

  “千臣,你怎么来了?”南宫绝走了过去,直接上了他身旁的那辆车。

  慕千臣也跟着上车,坐在椅子上,双手懒懒的靠在一边:“听说你被袭击了,这种好戏我当然不能错过啦!怎么着,我刚还听到有人说,昨晚你在船上遇见了一个女人,还命令人四处去找她。你不会对人家一见钟情了吧?”

  “呵……”说起船上的女人,南宫绝只是无奈的笑了笑。

  慕千臣吹了一声口哨,真不知道是哪家姑娘竟然能被他这挑剔的兄弟看上,难得啊!“对了,绝。风家千金的也事搞定了吗?她的那个继母,应该已经把卖身契给签了吧。”

  “签了,过两天就结婚。”

  “呦?这么快?婚礼来的及准备吗?”慕千臣问道。

  只见南宫绝的眸子瞬间阴冷了下去:“风家的千金也配拥有婚礼吗?哼!”

  “不准备举办婚礼吗?绝,对方好歹也是风氏集团的千金,你这样做,会不会太狠了一点?”

  “呵,谁让她是那个人的女儿,我会娶她,就是为了让她活在地狱里!!!”

  “绝,我可给打听过了,那个丫头以前在学校是个清纯校花,还是一个处。你别对人家太凶了哦。”慕千臣故意加重了语气。

  “有那样淫荡的妈妈,她竟然是个处?不过又如何呢?她是那个女人的女儿,这一切都是风家咎由自取!”冷冽的眸子里闪过憎恨。

  不难看出,南宫绝非常恨风浅汐的亲生母亲,而且恨的入骨!

  慕千臣耸了一下肩膀,他可不想继续在南宫绝面前提起风浅汐的妈妈,免的引火上身!不过也没有错,谁让风浅汐有一个那样不要脸的妈呢?都是咎由自取啊!

  几天后。

  没有仪式,没有婚宴,什么东西都没有,这是结婚吗?这简直就是一个被拐卖的过来的人!

  几乎是被迫穿着婚纱,然后被强行推上了送往南宫家的车子。

  曾经幻想过,有一天,她会和心爱的人,手挽着手,一起踏上婚姻的殿堂,可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变成今天这幅场景。

  新婚的房间里,浅汐静坐在床边,已经整整一天了,她被送来南宫家后,就像囚犯一样被关在新房里,外面都是佣人,想过办法逃走,可实在无处可逃。

  不甘心的紧紧揪住婚纱,冷淡的望了一眼窗外,已经天黑了,那个所谓的南宫总裁始终没有出现过。

  呵……也好,他不出现也好。

  正想着的时候……

  ‘咔哒’门锁拧动,卧房的门缓缓的被推开。

  不会吧?说曹操,曹操到吗?追随着声音,她猛地将视线投了过去,门口走进来的男人,一头棕色的短发下,是一张冷峻而又绝美的面孔,他有一双震人心魄的蓝眸,让人一看就有些离不开眼。

  怎么回事?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却觉得他的身上有一种很莫名的熟悉感?像是在哪里见过?不,不可能,她不可能见过南宫绝!

  而南宫绝只是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女人,走近她的时候,一只手捏起她的下颚:“风浅汐?”

  细细的打量她那张精致的脸孔,他那原本带着厌恶的表情突然多了一丝疑惑,嗯?应该是第一次见这个女人才对,怎么感觉以前在哪里看到过?难道是因为她和她的母亲长得太像的原因?

  浅汐这才回神过来,轻轻的扭了一下脑袋,让下巴从他的离开手指的控制:“南宫先生,请您礼貌一点。”

  “南宫先生?女人,你现在已经是我的老婆,应该叫我什么?”南宫绝的嘴角带着嘲讽,眼中的厌恶瞬间加深。

  风浅汐埋下了头,咬住红唇,她实在开不了口喊那两个字,毕竟眼前的男人对她而言只是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啊!

  两个人对峙着,他蓝眸一厉,看着她埋头便一把抓起她的头发,强硬的将她的脑袋揪了起来:“难道连叫人都不会吗?”

  “呃唔……”她疼的闷哼了一声,头皮像是要被揪掉一大块似的,疼的眉头都紧巴巴的皱在一起:“南宫先生,您不觉得您这样对你的新婚妻子有些过分吗?请你放开我。”

  呵,好嘴硬的一个女人!他嘴角一丝冷笑,像是看宠物一样俯视她:“是哦,说起来今天还是新婚之夜呢,看来得做点应情应景的事情才对。”

  松开了她的头发,南宫绝的手指抠在了领带上,扯开!随手丢到一边,然后冷冷的解着衬衣的纽扣……

  “你,你要干嘛?”只见他开始脱起了衣服,浅汐紧张的缩了一下身子。

  “你说呢?是装傻不懂吗?”他俯下身子,凑到了她的身前,单手抓住她的肩膀,毫不留情的将她那娇小的身子拖到了自己的身下。

  “你放开我,放开我!不要这样……不要碰我……”焦急的喊着,手脚并用去推眼前的男人,这样的触感和画面,和那天游轮上发生的事情简直如出一辙,不要……

第4章:新婚,柔情蜜意

  南宫绝眯了眯眸子:“不要碰你?呵,可笑。你现在是我的妻子,也就是从今天开始,在床上服侍我,是你该尽的本分,懂吗?这是你应尽的义务,你有什么资格说不?”

  说着,他的大手毫不留情的撕开她的布料。

  “不要!”身体接触到冰凉的空气,仿佛缺失了安全感,浅汐忍不住的发抖,双手赶紧环抱在胸前,为保护自己做出最后的一点努力,内心充满了害怕……

  南宫绝无情的掰开了她的双手,根本不理会她的挣扎,粗暴的撕着她身上的白纱,甚至不管是不是会弄疼她,只有仇恨充斥着内心。

  “不……不要,拜托,不要这样。”

  浅汐双眸泛着泪光的看着他,不禁的会去想起游轮上发生过的事情,心里涌起了一股莫名的酸楚。自己的第一次就是个惨痛的经历,难道真的要与这个恶魔经历第二次吗?

  怎么办?她该怎么才能够逃脱这可怕的魔掌?

  紧接着,他直接压了下来,让人瞬间心慌意乱。当他压上来的那一刻,惨痛的记忆立马涌上了浅汐的脑海中,瞬间仿佛跌入了地狱一般,还想再努力一次,让他放过自己。

  “不要,放开我好不好,拜托你放过我,我不想……”她带着哭腔祈求,宁愿放下了尊严,放下个性,只因为害怕游轮上的事情再度发生。即使知道已经嫁给了这个男人,可心中又太多的不甘了,不愿意这样堕落沉沦,自己想要的是有爱的婚姻,两个人的结合也应该是在爱情的基础上。

  无情的蓝眸缓缓抬起,猛然对上浅汐那带着泪花泪的眼睛。南宫绝心头一颤,脑海里想起慕千臣的说过的话。

  ‘这丫头以前在学校是个清纯校花。’

  想到这,他竟对身下的她多了一丝怜悯之情,是不是对她太过粗鲁了?是不是吓到她了??

  怜惜的情绪一闪而过,他立马皱眉头深皱,这个女人是风家的女儿,所有注定会有这样的下场:“享受吧,这是你应得的!”

  ……

  “啊!!”

  突然,南宫绝脸色一冷:“原来你不是处女?!”

  他的话,在耳边嗡嗡作响,完全没有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也感受不到他话语里的怒气与嘲讽,只知道那熟悉的疼痛感蔓延到全身。

  脸上全是眼泪,用手不停的去推他的胸膛,只剩下本能的反抗。

  “呵哼!”惊讶后,南宫绝冷笑一声,死死的捏住了她的小脸:“既然你已经不是第一次,那装什么纯情?风浅汐,看来你很有手段啊!还说是清纯校花?你背着这个名头跟多少男人上过床?!被多少男人占有过,你是不是很享受把他们玩弄于股掌之中的过程?”

  两指紧紧的掐着她的脸蛋,似乎要将那脸颊捏碎似的,眼里的嘲讽更带着一丝愤怒,看着她的眼泪,只是增加他内心的厌恶罢了,既然不是清白之身,为什么还要表现的楚楚可怜,这不是她想要的吗?

  脸蛋被捏的疼痛,浅汐只觉得头晕脑胀,眼泪滑过脸颊:“你不要这样……求求你放过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啪!’利落的一巴掌毫不怜惜的落在她的脸上:“装?继续给我装?!你这个虚假的女人!”果然和她的妈妈一样,是一个淫荡不堪的女人!!

  “疼……”风浅汐意识模糊,只有那疼痛伴随着她,已经感觉不到是哪里痛了,可是她的惨状南宫绝一点都注意不到,他已经被愤怒烧光了理智。

  “疼?你有资格喊疼吗?呵……可笑啊,竟然还在外面宣称自己是个清纯之人?风浅汐,你这饥渴的身体第一次是献给了哪个男人呢??是哪个猥琐肮脏的男人占有了你,又给了你什么好处呢?”他的话语中,无不是在讽刺身下女人的虚假做作。

  为什么会被这样无情的对待?即使苦苦祈求也得不到一点怜悯,难道就因为她不是处女?所以不纯洁?所以要这样被他侮辱?

  呵……第一次?确实是很可笑,她怎么知道自己的第一次是被哪个该死的混蛋给夺走的!!她也很无辜好不好,在不明所以的情况下被个混蛋夺走了第一次,现在还要受自己名义上的丈夫如此残忍的对待。

  疼痛感几乎是疯狂地席卷她的身体,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

  一夜折磨,她不知道被他要了多少次,最后是累到筋疲力尽昏睡过去的。

  初晨的阳光透过米色的窗户映了进来,她睫毛颤抖,缓缓的睁开眼睛,陌生的地方,陌生的房间,一时有些迷茫的看着周边的环境。

  哦……想起来了,这是她的新家,昨天刚刚嫁过来的。

  翻了一个身,身体太过疲累了,她只想在睡睡。刚侧过身子,脑门猛地撞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上,哎呦,痛!恍惚的睁开眼睛,才发现脑门撞到了南宫绝的额头上去了。

  剑眉紧皱,南宫绝倦意未消的睁开眸子:“女人,你在做什么?!”

  她捂着额头一下坐了起身,都忘了身边还躺着这么一个男人,她名义上的丈夫,昨夜的记忆立马回笼,看了看自己不着寸缕的身子,赶紧用被子遮住自己的身体。

  “该做的都做了,你还遮什么遮?你身上哪里我没见过,我没摸过,都这个时候了,还要假装清纯吗?还是这是你勾引男人惯用的手法?”南宫绝说着,不紧不慢的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浅汐又拉了拉被子紧捂住身体,眼眸一飞瞥向南宫绝:“你讽刺够了吗?够了的话就闭嘴。”一句话惹怒了南宫绝,她以为她是谁,凭什么现在对自己大呼小叫的。

  ‘呃……’喉咙一把被他的大手扼住。

  他眼里布上了一抹无情的冰冷:“好倔的个性。”他冷笑着。

  “怎么,南宫先生一大早的就要杀了自己的新婚妻子吗?”风浅汐抬起自己的小脑袋,不卑不亢的看着他,讽刺道。

第5章:残忍,痛苦的心

  两个人对峙着,他冷漠无情,蓝眸带着无尽的憎恨与厌恶,而她却平淡如水,凤眸藏着坚韧不屈的灵魂。

  “放心,我又怎么会杀了你呢?你可是我的妻子啊!”南宫绝冷冷的一笑,松开她的脖颈,从床上下来,站在她的面前:“起来!替我穿衣服。”

  “你……你快穿上衣服啊!”风浅汐赶紧闭上了双眸,她刚刚看到了什么?完全无一物遮蔽的男性身体。

  南宫绝眉头深锁:“风浅汐!”

  “干嘛?”她还紧闭着眼睛,把头扭向了一边,不敢去看他。

  “你到底在装什么?”他俯下身子,捏着她的小脸蛋。

  “装什么?哪有你这样不穿衣服站在别人面前的?你有暴露癖吗?”她说着脸颊都有些红了。

  只听南宫绝重重的喝气声,脸蛋被他甩开:“像你这种女人在床上应该已经身经百战了吧?假装害羞还有意思吗?你到底想演戏到什么时候?”

  “我没有……”

  南宫绝眸里尽是厉光:“给你一分钟的时间,立马起床!”

  “你要我怎么起床?我又没有衣服……”风浅汐的声音越来越小,只有可怜巴巴的抱着被子。

  她的表情令人不禁的想要去怜惜,南宫绝伸出手,下意识的想去抚摸她的脸蛋……在手指快要触碰时,他停住了动作。

  冷哼一声:“演技真好!”

  说罢,他拿起一旁的衣服穿上,朝卧房外面走去。

  听到他离去的脚步声,紧接着是开门和关门的声音,风浅汐这才敢偷偷睁开一只眼睛,确定南宫绝出去了,才睁开双眸。

  地上是被撕扯烂得婚纱,她抱着被子跳下床,从衣柜里找出衣服穿上,身上还有着昨夜激情留下的痕迹,不愿去看……

  浅汐的脸上闪过一丝落寞。

  简单的洗漱好后,风浅汐从楼上走了下去,南宫家很大,也十分的豪华。仆人女佣多的几乎数不清楚。

  此时,南宫绝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手里拿着那条捡来的项链,细细打量着,那个丫头到底去哪里了?。

  走下楼的浅汐疑惑的瞥了一眼沙发上的南宫绝,他看什么看的那么入神呢:“南宫绝……”

  蓝眸抬起眸子,原本还兴致勃勃的眼神,瞬间变得冷淡:“说。”

  “我们家族的规定,是出嫁后第一天后就回门,我今天要回娘家去。”她淡淡的说着。

  南宫绝将项链紧紧握在手心里,然后放回口袋中:“才刚刚嫁过来,就急着出去外面找男人吗?”

  “你……!请你听清楚,我是回门,回我家去!”她拽紧了拳头,牙齿磨得滋滋滋作响,他说话怎么那么可气!

  “想回家?可以,如果你能够令他开心的话,我就放你走。”南宫绝嘴角勾起了一抹阴狠的笑容,手指猛地朝旁边一挥,落在了一个客厅门口的一个黑衣属下身上。

  门口守着的黑衣男人也僵硬住了,愣愣的望着沙发这边。

  浅汐眉头深锁:“令他高兴?什么意思?”

  “呵……就是用你的身体去取悦他!”

  南宫绝阴冷的笑着,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要装到什么时候,哼呵!在他的身下装纯情,装处女,令人厌恶。

  风浅汐的表情呆滞在脸上,只觉得神经肌肉都在他说话的瞬间僵硬了:“南宫绝,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别给我惺惺作态,拿出你在床上的本事!”他冷冷的说着,眼里带着不屑,嘴角带着嘲讽。

  “你别太过分了,你竟然要我用身体去取悦别的男人?我是嫁给你当老婆啊,你把我当什么??!”

  “奴。”冷不丁的吐出这个字,他扭头看向门口的黑衣人:“过来!!”

  黑衣人有些胆怯的四处环望了一眼,这才唯唯诺诺的从门口走到了沙发旁:“主人。”

  “南宫绝你疯了?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哼……风浅汐,你是要上楼去房间呢?还是要在客厅呢?”南宫绝问道。

  “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到现在风浅汐都还有不相信,可南宫绝的说出的话是那么的坚决,让她越来越相信这个男人是在说真的。

  “看来是要在客厅表演了,脱衣服吧!”绝情的说着,他的话里带着强势和威严。

  这个可恶的男人!!!风浅汐箭步冲到了南宫绝面前,愤怒的揪住了他的衣服:“南宫绝!你不要欺人太甚!”

  她疯狂的推摇着南宫绝的身体,全身的血液像是冲到了头顶一样,此刻,她恨不得拉着他一起下地狱去!

  “拉开她,按到地上,把她身上衣服扒了!”南宫绝对周围的女佣命令道。

  “是。”

  只见几个女佣朝浅汐走了过来……

  “南宫绝,你不可以这样!不可以!!”几乎是使出吃奶的劲去摇晃他的身体。

  这时,一条东西从南宫绝的口袋中晃了出来,宝石项链一闪,带着长长的银色链子,项链之坠落在沙发上。

  那恍惚间,浅汐好像看到什么从东西掉下来,凤眸缓缓的朝沙发上看去,还没有看到掉出来的东西时……

  “啊……”背后几个女佣将她猛地往后一扯,紧紧的禁锢住。

  “夫人,得罪了!”几个女佣将她的手脚全部扣住,让她不能够动弹,另一个女佣开始解她上衣的纽扣。

  “不能够脱,住手,你们住手!”浅汐嘶吼的大吼着,脑子里一片混沌。身体被那些女佣抓的疼痛,只见上衣正在一点点被解开……她的皮肤慢慢暴露在大家的眼前。

  南宫绝冷傲的坐在沙发上,像是观看一场游戏一样,嘴角始终挑着戏谑的眼神,看着她那慢慢露出的诱人肌肤,蓝眸一撇,看向沙发旁的黑衣男人:“该你了!脱衣服!”

  “主,主人……小的,不,不敢。”

  “好好伺候好夫人。”他冷冷说道。

  风浅汐拼命的挣扎着,眼看衣服已经被敞开,蕾丝胸衣,还有傲人的雪白,她的身上还留着昨夜欢愉后的痕迹。

  这就是她的新婚丈夫吗?竟然要她在大庭广众下和别人做那种事?心脏如同被利剑穿过一样,喉咙也酸楚到疼痛,泪水夺眶而出。

  “南宫绝!!!!”她咆哮的嘶吼着。

  “呵……”却换来他的一声无情的冷哼:“把你那虚假的眼泪收起来,好好表现!”

第6章:温柔,你要干嘛

  “南宫绝,你怎么可以这样?你还有人性吗?我就算是去死,也不会做这种事来满足你的恶趣味!”风浅汐哭泣的大吼着,此时此刻,只觉得自己的天已经完全塌了……

  “人性?对待你需要那种东西吗?”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比起这女人妈妈所做的事,他现在做的不过是一点皮毛而已。

  “你这个魔鬼!”被女佣撕扯着衣服,上半身凉凉的,除了那类似胸衣以外,已经几乎被扯得精光。

  “呵……浅汐,你应该诚实一点,露出你的本性。那样的话,或许我可以让他们对你都温柔一点点。”

  本性?风浅汐自嘲的一笑,他认为她的本性应该是怎么样的?

  所以就要承受他的侮辱,他的践踏,他的折磨吗?

  “好,好。你让她们放开我。我自己来,我表演给你看。”她的表情变得冷漠,眼神空洞像是没有灵魂一样,

  南宫绝勾起了满意的笑容:“早该这样了!”

  撕开这清纯可怜的表皮,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骨子里有多烂,眼神示意抓着她的女佣放开她。

  风浅汐狼狈的站在沙发前,而此时,站在沙发旁的黑衣男人已经脱得只剩下一条四角裤了。

  “南宫绝,我说过,我就算是去死,也不会如你所愿的!”她轻笑了一声,猛地转身,双手推开挡在后面的两个女佣,直接朝扶梯的柱子冲了过去。

  南宫绝霍的站了起身:“风浅汐,你要干嘛?!”

  她的脚步没有停下,大步疯跑过去。

  ‘砰!’只听一声重响。

  毫不犹豫,她的脑袋死死的撞在了柱子上,鲜血和眼泪一起流下。当她的身体如同失去骨架一样,顺着柱子,一点点的倒在了地上。

  客厅一片寂静,南宫绝站在沙发旁,冷冷的望着那边地上躺着的女人,她的头上在不停的流血,脸色已经变得苍白。

  她竟然是真的想要去死吗?

  这样的奋不顾身,这样的坚决?连死都不害怕,只因为不想被别人触碰吗?风浅汐,这个女人为什么这样?

  “主、主人,现在,该怎么,做?”一旁的黑衣人唯唯诺诺的问道。

  蓝眸瞬间冰冷,带着无数的戾气和暴躁:“把衣服穿上,今天的事情,全部封口,谁也不许提起!”

  “是,是!”

  南宫绝大步的走到了柱子旁,一把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盖在风浅汐的身上,看着她紧闭的双眸,这该死的女人……!

  将她横抱了起来:“立马叫医师过来!”

  女佣们对此事的状况还有些措手不及,多傻站在原地。

  “快!”他大声的叱喝了一声,抱着风浅汐朝朝楼上走去,女人,是看错你了吗?或许,你没有那么糟糕?

  冷寂的卧房,这里的气氛冷到冰点,医师们站了一排,一个个都严谨的低着头。

  “她怎么样?”

  “夫人没什么大碍,幸好没有撞到要害,好好休息一下,吃点要就可以了。”

  南宫绝重重的喝气,蓝眸瞥向床上躺着的女人,眼里闪过一丝莫名的疼惜……

  脑袋好疼,眼球也有一种涨疼感,好难受……

  皱紧了眉头,她一点点的撑开眼睛,视线有些模糊,是死了吗?这里是天堂?还是地狱?

  “夫人,您醒了?”耳边传来了悦耳的女性声音

  顺着声源,她一点点的扭过头,眼前站着一个人影,视线慢慢开始变得清晰起来,是南宫家的女佣?

  原来还没有死啊。

  “他呢?”淡淡的问道。

  “主人在楼下客厅,说要是您醒了,就领您下楼去。”女佣恭敬的说道。

  领着她下楼去?他还是不肯放过她,南宫绝,你到底要无情到什么程度?风浅汐撑着身体坐了起来。

  女佣从衣柜里拿了漂亮衣服,给她换上。又让她坐到梳妆台前,镜子里,她的面色十分难看,额头上还贴着绷带。

  “我都这样了,还需要打扮吗?”浅汐冷冷的问着。

  “是主人的吩咐。”女佣给她梳起了头发,额前的斜刘海刚好能够把伤口遮住。

  他到底要干嘛?这回是要把她打扮好了送人吗?

  在女佣的搀扶下,她慢慢下了楼,他和早晨一样坐在沙发上,手里正在翻弄着书籍,注意到她下来,他啪的一下合上书籍。

  “起来了?”淡淡的说道。

  浅汐没有回答,只是把脑袋微微侧向了一边,不愿意再去看他。

  “已经下午下三点了,走吧。”南宫绝放下了书籍,站了起身。

  “去哪里?”

  “你不是要回娘家吗?”说着,蓝眸看了一眼她,然后直步的朝客厅的门口走去。

  浅汐还站在原地,疑惑的望着他的背影,怎么回事,他怎么突然转变态度了?还说要带她回家?不会是要把她拐去卖了吧?

  “愣着干嘛?”南宫绝回眸瞥了一眼她。

  “哦,哦。”有些没有慌神过来,浅汐赶紧追了上去,像一只听话的小猫一样走在他的身后。

  穿过偌大的庭院,大门口停靠着一辆加长轿车,一旁的属下恭敬的打开车门,南宫绝先上了车,她也要上车的时候,前脚刚刚踏进去。

  脑袋突然嗡的一下,恍惚的往前面栽了下去,完蛋了,头着地一定会疼死的。

  ‘啪……’软软的身子栽入了一个宽大的怀抱里。

  风浅汐抬起头,抱住她的竟然是南宫绝?她眨巴了好几次眼睛才确定真的没有眼花,这个阴冷的男人竟然从车上跳下来抱住她?

  “你……”望着眼前冷傲的男人了,她身子僵住了。

  南宫绝单手将她那娇小的身子搂起,像是提小猫似的把她提到了车上去坐着:“没有那么快到,你可以再睡一会。”

  “我……”浅汐有些支支吾吾的,他就坐在了她的身边,能够感受到从他身上不断的传来冰冷的气息,还是那么的霸道和极具威严,但是却……多了一丝,柔情??

  “叫你睡就睡,哪来这么多废话!”南宫绝冰冷的开了口,一把按住了她的脑袋,强硬的将她的脑袋按了下来,躺在自己的腿上。

  浅汐睁大了眼睛,他竟然要她躺在他的腿上???

宠上毒辣小狂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宠上毒辣小狂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我的老公是野鬼》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我的老公是野鬼》在线全文阅读书名:我的老公是野鬼目录预览:第1章出殡第2章多出来的腿第3章半夜沙沙声第1章出殡三叔公出殡那天是农历七月十五,风也大雨也大,院坝里的布雨篷被风灌得鼓鼓胀胀,兜着雨水被扯得哗啦啦作响,时不时泼淋下一滩。这样的天气,棺材要抬上山太难了,不光要淋雨,泥泞山路就深一脚浅一脚的教人寸步难行。我实在不知道阴阳先生怎么就偏偏看了这么个日子,而且还是下午六点,阴气最盛的时候。我站在送行的队伍后头,看着一群道士敲锣打鼓的吹啦唱喝,眉头紧皱,要不

  • 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大叔别走》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大叔别走》在线全文阅读书名:大叔别走目录预览:第1章你老公年级有点大第2章20分钟,够吗?第3章新生入学典礼第1章你老公年级有点大“金老板,你女儿又黑又瘦,高二就怀孕打胎,闹得全校皆知还被学生家长联名要求学校开除了,这质量……啧,五万块不能再多!”“误传,都是误传!凌大师您看看,我这儿有处女鉴定书!刚刚满十八岁,绝对值能二十万!”“六万!”“至少八万!”“好吧,八万就八万吧,微信转账。”于是,江梦娴就这么被她的亲爹金凯以八万块的价格卖给了凌云,因为凌云算了

  • 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医手遮天:至尊琴灵师》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医手遮天:至尊琴灵师》在线全文阅读书名:医手遮天:至尊琴灵师目录预览:第一章穿越第二章亲逝第三章抵达雁城(上)第一章穿越京都中医药大学,全国最为顶尖的中医药学府,今年的毕业典礼尤为隆重,全校师生群集只因为今年的毕业生中有一位特殊的学生——楚沐颜。“下面,有请我们的毕业生代表,获得世界诺贝尔奖的楚沐颜同学,上台致辞!”望着台下那白裙飘逸纯净如仙的人儿,主持人的声线也高亢八度,眼中是满满的钦佩与骄傲。她,楚沐颜,年仅22岁,虽然还是个即将毕业的学生,可她早已坐

  • 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今夜有约》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今夜有约》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今夜有约目录预览:第1章卖身第2章新玩法第3章爱上这一行第1章卖身我过了十几年有钱人的生活,享尽了人间繁华,现在却沦落到当男公关的地步。事情从一个月前说起,那时候我爸还是小老板,有点钱,某一天晚上他酒驾,出车祸死了。那时候,我爸刚跟一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女人扯证结婚。那女人很漂亮,身段妖娆,标准的九头身身材,胸前饱满,屁股后翘,尤其是一双勾魂的眼睛,别说我那死鬼老爸,就连我都有些受不了。可最让我无法接受的是,我爸不知道中了什么

  • 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一夜乱情:拜托总裁别过来》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一夜乱情:拜托总裁别过来》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一夜乱情:拜托总裁别过来目录预览:001一夜乱情002我已经有他的孩子003心烦意乱001一夜乱情“唔……好冷……”白璐无意识的娇软呻吟,柔软的小手胡乱摸着,忽然攀住了什么,不由的圈紧。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感觉就像快要溺毙在海水之中,必须抓住点什么才能让自己不被淹死。“冷?”带着几分暗哑的低沉男声,在她耳畔响起,带着蛊惑:“马上就让你热起来。”白璐像被雷劈中一般,蓦然一惊,情况……似乎是有点不对劲。这个声音是

  • 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王妃音动天下》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王妃音动天下》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王妃音动天下目录预览:第1章催眠反被催眠误第2章我在做梦吗第3章活得不耐烦了第1章催眠反被催眠误“看着这条吊坠,我数1、2、3,你就会睡着了……”看着眼前英俊得近乎妖孽的男人慢慢合上眼睛,方小雨抹了抹额间的微汗,微微松了口气。她,一个首席的刑侦师,为了破案,拜了国际最知名的催眠师为师,近几年来,也确实辅助破了大大小小无数的案件,催眠术也算是炉火纯青。但是却从没有碰上过这样意志力强大的嫌疑人。好在,多次辛苦尝试,她还是成功了

  • 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总裁的限制级宠妻》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总裁的限制级宠妻》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总裁的限制级宠妻目录预览:第1章耿二少的口味第2章把她当什么了第3章不太合适第1章耿二少的口味“砰!”云海酒店601总统套房的房门被人粗鲁的推开,光听那声音便知道,力道几乎是残暴的。耿逸寒跌跌撞撞的走进房间,刚刚在宴席上被好友舒郑死命的灌酒,现在头痛得快要爆了,这家伙,要找个时间好好修理一下才行。一手揉着太阳穴,一手扯开领子,反腿一勾将门狠狠合上,耿逸寒直接往浴室走。刚碰到浴室的门把手,他又猛的顿住脚步,将脸转过来,

  • 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大婚晚辰,天价小妻子》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大婚晚辰,天价小妻子》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大婚晚辰,天价小妻子目录预览:第1章初遇,惊天动地第2章皇甫二公子第3章胸前的叶子第1章初遇,惊天动地傍晚的微风轻抚过,空气中淡淡的海水咸味。于小鱼拎着从菜市场刚刚买回来的新鲜猪肉,鲫鱼,青菜萝卜,悠哉的哼着小曲,大步朝家中走去。小渔村,甬道错落有致,鞋托敲打石板的声音清脆悦耳。于小鱼经过第三条甬道岔口的时候,听到远处传来一阵叫喊声……“在那边,站住!”“皇甫冀,今天就是你的死期!”音落,“砰”的一声巨响。于小鱼

  • 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甜心萌妻:总裁宠不停》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甜心萌妻:总裁宠不停》在线全文阅读小说:甜心萌妻:总裁宠不停目录预览:第1章:闪婚第2章:神秘大BOSS第3章:婚后日常第1章:闪婚“简然,这是我的银行卡,密码是131224。家里需要添置什么,你看着办就好。”都过去好几个小时了,简然的耳畔还总是想起新婚丈夫早上出门前递给她一张银行卡时所说的话。说实在的,她对身为她丈夫这个男人的了解是少得可怜。除了他亲口告诉她他姓秦名越外,其它关于他的事情她一无所知,就连他的家里有些什么人她都不太清楚。简然也不知道自己是从

  • 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山月不知我心事》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2推荐小说之《山月不知我心事》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山月不知我心事目录预览:第1章:撞破第2章:怀孕了第3章:羞辱第1章:撞破“嗯!”销魂蚀骨的声音,带着女人特有的魅惑与风情,从前端半掩的房门传出。沈音站在门外,看着虚掩的门,脸上没有半点情绪,但捏着手提包的手指因为太过用力而泛白,泄露了她的情绪。“太太……这……”一旁的助理有些尴尬的开口,沈音抬手打断,挡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过了一会儿,里面的声音渐渐平复,沈音才挺直背脊,一脸淡然的走上前去,推开了那扇半遮掩的门。意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