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命定之剑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11:39:23 来源:网络 []

小说:命定之剑

第2章 火焰君王

这名男子看了看叶羽,冷漠的说道:“好一位火焰君王叶羽,好一个吸收了火之元素的附魔师。版权95lady.com附魔师中最顶级的元素附魔,在你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很好,看来今天我们的决战定不同以往,终还是要有一个人会彻底的倒在这里。你身后的孩子,我能感受到那我最厌恶的一丝光明之力,而且还是最为纯净的光明之力。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们叶家的秘法让你有了这个孩子,为的就是封印我们的黑暗圣子吧!”

叶羽淡淡的说道:“黑无常。光明终将战胜黑暗,我念你千年修行修成的人身来之不易,一直没有跟你生死相拼。但是我早就劝过你,让你放弃过去的仇怨。难道与人类和平共处不好吗?只要你答应我先前的要求,我可以代表人类魔师,跟你们共享光明大陆的资源。阅读95lady.com让你们魔兽的身影,栖息在极北森林之外的任何一个角落!”

黑无常冷笑道:“痴心妄想!想当年你们叶家联合人类所有魔师精华,将我们魔兽囚禁在极北森林之时,那个时候你们怎么不求和平共处!怎么了,看到我们的黑暗圣子终于降临,你们怕了!没有用了,迟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哼!你还把唯一能够和我们抗衡的光明之子带来,很好。你们就一起去死吧!”

说罢,黑无常的身体突然冒出滚滚的黑色血液,这些黑色血液瞬间放大了无数倍。化作漫天血雨,冲向叶羽。

叶羽背后的孩子也在瞬间冲天而起。叶羽整个身体,全部化作了火焰。火焰君王的力量彻底展开,身为吸收了火元素魔灵的附魔师。叶羽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可以化作火焰,火,也同样能够成为叶羽的力量。小说命定之剑免费在线阅读全文火焰不灭,真身不死。这就是元素附魔师的可怕存在。每一位吸收了元素魔灵的附魔师,都是魔师当中最顶尖的存在。元素魔师的力量要远远超过那些动物系附魔师,物品系附魔师。更要远远超过没有附魔的普通魔师。

一面纯粹以火焰附魔的盾牌挡在了黑无常的前面。紧接着,每一朵火焰都瞬间爆裂开来。小说命定之剑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将那黑色的血液炸的无影无踪。

黑无常凄厉的叫声瞬间响起:“老不死的,你不要命了,居然爆开你的本命火源!”

叶羽沉稳冷静的声音响起:“哼!今天我就没有想过要活着回去!”

黑无常听到叶羽那带着决绝的声音,不由得心中涌起一丝寒意。

突然,那被抛上半空的婴儿传来一身啼哭,原来他周围一直在防护的火焰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朵带着血红色的火云,火云一瞬间的高温让婴儿瞬间哭了起来。刹那间,火云便一头扎进了洞穴深处,那婴儿也随之消失不见。不过剧烈的痛苦,也让婴儿体内的那一丝光明之力彻底的爆发出来。一瞬间光明充斥了整个洞穴。

而那边黑无常也毫无保留,大声吼道:“叶羽,你个老不死的!以为自爆本命火源就能够和我同归于尽了吗?做梦!”

说着,无边的黑色血液温度骤降。阅读95lady.com只听黑无常大声吼道:“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我们黑暗血魔一族的真正力量!”说罢,黑无常的身体也彻底消失,天空中不断爆开的火光和一片片冰冷的血雨交织在一起。强大的力量让方圆数十里瞬间就一位平地。就连那黑无常背后的山洞。也被巨大的力量炸的粉碎,消失在无尽的夜色当中。唯一留下的。就只有那一黑一白,同是婴儿的两个身体交织在一起。天生的纯粹的力量排斥让那两个婴儿的周围幻化出一道任何力量都无法穿透的屏障。版权95lady.com

突然。一声爆炸声响起。黑白婴儿的身影化作两道长虹。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激射而去。

看到这个场景。叶羽的心头突然一惊:“封印怎么可能失败?光明之力不是能够压制住一切的黑暗之力吗?”

黑无常也同样大吃一惊,心中暗道:“怎么可能,刚刚满月的光明圣子,是没有力量能够匹敌黑暗圣子的。可是叶羽的孙子身上微小的光明之力,居然能够对我们的黑暗圣子造成伤害。怎么可能?”

叶轮回和黑无常不约而同的同时收起力量。两个人都在燃烧本源,幻化成人型的他们,现在看起来都显得那么憔悴。

而两人都同时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彼此的一丝诧异。

黑无常毫不犹豫,一句话也没说,化作一道黑色的闪电,朝着黑暗圣子消失的方向追去。

与此同时,叶羽的脑海中也突然浮现叶轮回刚刚降生不久后,那白嫩的小手握住叶羽的大手,开心的微笑的样子。叶羽的心头一阵刺痛,并在心里长长的叹息一声。朝着自己孙子的方向奔去……

光明大陆的极北苦寒之地,有一个偏僻的小镇,小镇只有稀稀落落的几十户人家,并且大多数的人都姓叶,叶轮回,就是在这个镇上长大的,今年刚刚满十九岁。

第3章 叶轮回

今天,跟往常一样,叶轮回在自家的院子里练功。突然,小镇北方的极北森林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嚎叫。这一声嚎叫穿透云霄,引得大地震颤。叶轮回莫名其妙的感到一阵一阵的心慌。就连内心的气血都跟着震颤起来。

就在叶轮回胆战心惊的瞬间,一道柔和的光芒从天而降,落在叶轮回的头上。叶轮回的心底则忽然涌出一丝暖意。刚刚的惊慌全部消失不见。

“父亲!”叶轮回转过头,看到父亲那熟悉的身影,这道光芒,就是从父亲手中缓缓而来。

“轮回,过来,到父亲身边来!”叶轮回走到父亲的身边,一躬身说道:“父亲,刚刚怎么了?难道极北森林的几大兽王又要出来了吗?”

叶轮回的父亲叶望天点点头说道:“是啊,我儿,听刚刚的叫声,极北森林一年一度的兽潮又来了,我们叶家又有事情干了。”

“父亲,如果你和几位叔叔要继续去这次兽潮的话,可不可以带上我。”说完这句话,叶轮回满怀期望的看着叶望天。因为叶轮回去年那次兽潮,是在叶轮回十八岁觉醒之前。今年,有可能成为叶轮回首次觉醒后,成为魔师以来的第一次面对兽潮。想起可以真真正正的拿起武器,去斩杀那些凶猛的魔兽。一丝男儿的豪情从心底燃起。让叶轮回不由自主的兴奋起来。

叶望天苦笑着摇摇头说道:“孩子,虽然你现在已经是一名魔师了,可是你才刚刚一级,而且距离二级魔师还有一段很大的魔力空白。就算面对最低级的魔兽,都没有自保的能力。你去做什么,难道还要几位叔叔分心去照顾你吗?”

叶轮回不以为意的说道:“父亲,如果不在战场上磨练自己。我什么时候才能成为光明大陆最厉害的男人。成为不了光明大陆最厉害的男人,就不能将我体内的封印除掉,除不掉体内的封印,苏梦兰怎么办,苏梦兰一定会哭的很伤心的。”

叶望天看着叶轮回天真的眼神,想起当年叶羽把叶轮回带回来之后留下的那段话,不由得暗暗心酸。只得无奈的说道:“好吧!不过到时候你要寸步不离的跟在叶枫哥哥身边。”

叶轮回用力的点了点头,心头浮现出苏梦兰的音容笑貌,刹那间整个身体就又充满了力量。心里默默念到:“苏梦兰,放心吧,等轮回哥哥给你带个魔灵回来,让你成为强大的附魔师!”

看看父亲慈祥的目光,叶轮回坚定的说道:“放心吧,父亲。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况且有叶枫哥哥保护我,一定没有魔兽可以伤害到我。不过这次如果幸运的得到魔灵的话。我希望能够给我一个,可以吗?”

叶望天笑笑:“你是想把魔灵给苏梦兰,让她成为附魔师对吧!”

被叶望天说中心思,叶轮回害羞的点了点头。

叶望天接着说道:“放心吧,没有苏梦兰,就没有你的现在,这么多年以来,你的封印都靠苏梦兰来维持。苏梦兰是你的恩人,更是我们叶家的大恩人。叶家不会让苏梦兰觉醒失败的,而且还要给苏梦兰一份最好的魔灵。你那点小心思啊,我还不知道吗!况且我们叶家,大多数都是强大的附魔师。”说着,叶望天的心里涌起一丝自豪。

叶轮回惊喜的说道:“真的吗?太好了,我要去告诉苏梦兰!”说着,叶轮回就扭头向外面跑去。

叶望天一把拉住叶轮回,说道:“傻孩子,你现在说出去,会影响苏梦兰觉醒的。觉醒必须要心无杂念,更要完全凭借自己的意志力。一旦你告诉她这个消息,她心里有了依靠,到时候万一精神松懈,觉醒失败的几率就大大增加。你这是害她知道吗?你这个孩子,就是心里面什么都藏不住,有什么就想说什么。还好你是在家里呆着,要是去外面,说不定会吃大亏的!”

叶轮回不假思索的点头说道:“好的!那我就不跟苏梦兰说了,等她觉醒成功以后再说!嘿嘿!”

叶望天摸了摸叶轮回的头,说道:“好了,去吧。孩子,去练功吧!三天以后我们为父带着你出发。让你见识见识极北森林的广袤和壮丽!”

第4章 废材儿子

叶轮回欣喜的“嗯”了一声,然后便又去努力!叶望天看着叶轮回的身影,心里总是一种莫名的酸楚,叶轮回在众多家族子弟当中,无疑是最勤奋的一个人,奈何因为体内带着一丝黑暗之力。所以没有办法在觉醒的时候吸收魔灵。也就是说,叶轮回这辈子都和附魔师无缘。这对于守护极北森林的叶家来说,是很难接受的。因为通过本身的身体来达到超级魔师的修为,实在是太过艰难。没有超级魔师的修为,对付极北森林的那些超级魔兽很难讨好。更何况那黑暗之子不知道什么情况,就连叶羽这位融合了最顶级的元素魔灵都无法去消灭的黑暗血魔一族。一个没有附魔的魔师能做到吗?虽然历史上也出现过几位不通过附魔,仅凭借身体本身的魔力力量就达到九级超级魔师的绝世强者。但是那毕竟是极少数。未来的日子,叶轮回实在是太难走了。而且叶轮回体内的封印每天都必须依靠苏梦兰的一滴鲜血才能压制,否则那黑暗之力就会侵蚀叶轮回本身的生命力。想到这些,叶望天就无奈的摇摇头。当年自己和叶轮回的母亲用家族百年秘法给了叶轮回一丝光明神力,奈何不知道最后那场对抗黑暗之子的对决出现了什么变故,黑暗之子并没有被光明神力融化,叶轮回也没有因此而牺牲。在保留了体内的光明神力的同时,也存留了一丝黑暗神力,那黑暗神力会不断侵蚀叶轮回的生命力和光明神力。若非叶羽找到了同样拥有光明神力的苏梦兰,每天都用苏梦兰的一滴纯净的鲜血来加固叶轮回体内黑暗之力的封印的话,叶轮回根本无法像普通人一样健康的成长。

但是那封印也影响了叶轮回体内魔力的凝聚,导致叶轮回想要成为强者,就要付出比常人多达几倍的努力。

算了,不去想这些了,叶望天摇了摇头,仿佛这样就可以把这些恼人的念头从脑海之中甩出去。

“哎!”叶望天在自己的心底长叹一声,便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时间如白驹过隙,眨眼就到了晚上,叶家的大宅,在这个小镇上也算是豪宅了,叶轮回每天最喜欢的时间就是晚上,因为每次到了晚上,苏梦兰就回来到叶轮回的房间给他喝一滴血。来巩固叶轮回的封印。

叶轮回今天在屋子里来来回回的踱步。因为今天叶轮回有一些格外的兴奋,他要告诉苏梦兰自己要去极北森林的好消息。好像这个消息一说出去,叶轮回就马上从小男孩变成了男子汉一样。

无论多大的男子,心里头都有那么一种英雄的情怀。尤其是这位刚刚满十九岁的少年,恨不得立刻想全世界宣布自己长大了,并且是个顶天立地的好汉了,那样就可以拥有如花美眷了。尤其是像苏梦兰这样漂亮,温柔,可爱的女孩子。

一阵轻柔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

叶轮回一下子就窜到了门口,打开了门,映入眼帘的是那熟悉的身影,叶轮回招手大声说道:“小兰,小兰!快来,快来!”

远处那清风一样的倩影飘一样的来到了叶轮回的身边。看到叶轮回之后,先是谈了叶轮回的脑门一下。然后跨步进了屋。坐在了叶轮回的床上,笑着说道:“想我了吗?小叶子!”

叶轮回假装生气的说道:“都说了不要叫我小叶子,你比我小两岁呢知道吗?要叫我轮回哥哥,就想叫叶枫哥哥那样,要充满了崇拜知道吗?”

苏梦兰如银铃般笑道:“哎呦呦,就你这样子,怎么能和叶枫哥哥比啊!叶枫哥哥一个手指头就能把你打到!”

叶轮回一拍胸脯,自信的说道:“我以后一定会比叶枫哥哥更厉害的,你瞧着吧!”

苏梦兰笑的更开心了,说道:“好啊,好啊!明天我就告诉叶枫哥哥去,看他不把你打的哭鼻子,看你还吹不吹!”

叶轮回听到这句话,仿佛像看到了叶枫本人一样,吓的一伸舌头,说道:“小兰你小点声!让叶枫哥哥听到了,一定会收拾我的!”

苏梦兰拍了拍叶轮回的肩膀,说道:“乖乖,不怕,不怕,等姐姐觉醒了,姐姐罩着你。到时候别说叶枫哥哥,就连叶伯伯都欺负不了你了哈哈!”

叶轮回做出鄙视的表情说道:“你啊,还是老老实实的帮我巩固封印吧!光明大陆上能超过父亲的人,还没生出来呢!”

苏梦兰一撇嘴说道:“盲目崇拜!好吧,我们现在开始吧。你先把这滴血喝进去。”

叶轮回笑着说道:“嘿嘿,什么盲目崇拜。等三天以后我去了极北森林,我就把父亲是怎么大杀四方魔兽的情况告诉你,让你知道你叶伯伯是如何的厉害!”

苏梦兰听到这句话一下子从床上蹦了起来,说道:“什么!你要去极北森林?”

叶轮回自豪的说道:“是啊,怎么样?我厉害吧!这可是我好不容易争取来的呢?”

命定之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命定之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校花的纯情家教9章(第9章)

    原标题:校花的纯情家教9章(第9章)小说:校花的纯情家教第9章“怎么样,你还想继续?”看到了何民斌的脸,陈河似笑非笑地说道。“臭小子!你给我等着!”在看了陈河一眼之后,何民斌丢下这么一句话,甩门而去。他知道以自己一个人的实力,根本不是陈河的对手。“唉,没有想到这两天麻烦事那么多,昨天我回去学校的时候,还有一个叫张燕的女流氓带着几个人找我来着,没有想到才被我赶走了,今天又出现这么一个SB。”保持着那似笑非笑的表情,陈河又看了林晓佑一眼。这一看,马上就把林晓佑给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陈河居然连张燕跟

  • 我曾经爱过你9章(第7章 你信我好不好?)

    原标题:我曾经爱过你9章(第7章你信我好不好?)书名:我曾经爱过你第7章你信我好不好?阳台的落地窗门突然被扯开,陆言泽高大挺拔的身躯猛然靠近,带着强悍凌厉的气势。男人的乍然出现,吓得安知夏一愣,仰头朝着他看去,还未反应过来,手腕就猛然被陆言泽给用力的攫住,用力一扯,硬是将安知夏从地上给拉了起来,然后连拖带拽的把她往屋子里带。“陆言泽,你干什么?”安知夏手腕被扯得生疼,立即就挣扎起来,拿手拍打着陆言泽抓着她的那只手。她手上还捏着手机,电话没有挂断,通话页面上显示着通话人的备注,叫最大亲爱的,这几个

  • 十里桃花不如你9章(第9章 你凭什么?)

    原标题:十里桃花不如你9章(第9章你凭什么?)小说名字:十里桃花不如你第9章你凭什么?这一道声音,让纪寒灵的后背顿时一凉,再一看封靳言的脸色,果然已经变成了乌云压低的阴沉漆黑。“灵儿,你留下我们一起吃个饭吧,正好两年没见,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陆霄竹已经追了到纪寒灵的脚后跟处,伸手想要拉住纪寒灵做挽留。手指刚要碰到纪寒灵的衣袖,纪寒灵的身体却突然往车子里一倒,被人用力的拽了进去。封靳言紧紧扣住她的手腕,将他扯到了自己的面前,声音里像是浸了冰渣子似的,字字发冷。“纪寒灵,这就是你说的,你跟陆霄竹之

  • 那不会是爱吧9章(第9章:双胞胎)

    原标题:那不会是爱吧9章(第9章:双胞胎)小说名:那不会是爱吧第9章:双胞胎她每天提心吊胆的害怕孟铁城羞辱她,时时提防着他的靠近,却忘记孟铁城早已在她的身体里放进了种子。若是以前,她不知道有多高兴,毕竟那是她喜欢的人。可如今呢?她是孟钢川的妻子,对孟铁城的爱慕更是在一次次刻骨的羞辱中转变成了恨。她多么可悲,怀了丈夫哥哥的孩子。任何男人都不可能受得了这种耻辱,她也不能接受一个数次被屈辱*后得来的孩子。她想要悄悄做掉孩子,在搬出孟家后,便偷偷去了私立医院联系医生。“双胞胎,你真的不考虑要?孩子很健康

  • 人间至味是清欢9章(第9章 傅景琰,我们离婚吧)

    原标题:人间至味是清欢9章(第9章傅景琰,我们离婚吧)小说:人间至味是清欢第9章傅景琰,我们离婚吧无论夏筱苒如何讽刺她也好,夏一念都可以不为所动,可是,只要一关联上傅景琰,她根本无法镇定,捏着话筒的手,狠狠的攥紧。“姐,那我就直接告诉你好了,景琰哥,他正在我房间里洗澡呢。”夏筱苒捂着嘴,笑的花枝乱颤。洗澡两个字,被夏筱苒说的极致暧昧,让人忍不住在脑海里联想出整幅画面。闻言,夏一念深吸了一口气,心脏上,像是被无数的小刀狠狠的扎着,心绞无比。原来,他这些天没有回来,都是去陪夏筱苒了。夏筱苒还在话筒那

  • 清泪尽纸灰起9章(第9章 :同归于尽)

    原标题:清泪尽纸灰起9章(第9章:同归于尽)小说名字:清泪尽纸灰起第9章:同归于尽火舌张牙舞爪,赤焰滔天。祁烨目光猩红的厉斥,“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在这里?”凤榕儿惊魂未定由两个宫女搀扶着,掩着口鼻从里面出来。“我来寻皇姐,想让她想开些,可姐姐不知怎么的突然发了狂,竟……”祁烨猛的看向凤榕儿,语气不善的催促,“竟什么?”“姐姐竟要我与她同归于尽。”随后扑进祁烨怀里,凤榕儿抽噎,“若不是有宫人护着,臣妾恐怕就见不到君上了。”话音刚落,有侍卫拱手来报,“君上,火势太大。”其中意味不言而喻。祁烨勃然大

  • 爱情保卫战9章(第9章 那个女人打来的十几个未接电话)

    原标题:爱情保卫战9章(第9章那个女人打来的十几个未接电话)小说名:爱情保卫战第9章那个女人打来的十几个未接电话陆凉川烦躁来回走了几步,又强迫自己停下,宽大的手掌撑在大班台上,用尽全力压下那股诡异又失控的感觉。他不允许,不允许自己的情绪这样被那个恶心的女人左右。陆凉川缓了几分钟,皱着眉头抄起一旁的手机,想叫上死党们出来喝酒,却一眼看见那个女人打来的十几个未接电话。动作一顿,陆凉川盯着那些来电,有些愣住了。刚刚被压下去的那些烦躁不安感,又汹汹的涌了上来。鬼使神差的,陆凉川第一次,将电话回了过去。“

  • 幸得相遇离婚时9章(第9章 一辈子的承诺……)

    原标题:幸得相遇离婚时9章(第9章一辈子的承诺……)小说:幸得相遇离婚时第9章一辈子的承诺……慕芷安眼前有些发黑,手臂烫伤疼得厉害,身体更是从骨头缝里都冒出绝望刺骨的冷寒,浑身难受。苏瑾张狂狠毒的盯着慕芷安的眼睛,狠狠说道:“慕芷安,你给我记住了!以后在我面前,乖乖的听话,不然我和景琛两个人,都不会放过你!”说完,她冷哼一声,得意的扬长而去。慕芷安只觉得浑身都疼得厉害,手臂疼,心口疼,肚子也疼……她抱着自己的手臂,扶着床沿缓缓的蹲下身,隐忍而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她跟向暖暖的电话还没有挂断,向暖暖在

  • 我曾爱你如尘埃9章(第9章 傅忘川就会跟妹妹结婚)

    原标题:我曾爱你如尘埃9章(第9章傅忘川就会跟妹妹结婚)小说名:我曾爱你如尘埃第9章傅忘川就会跟妹妹结婚这个念头让顾芷夏心跳猛烈的加快,几乎要涌出胸腔。她想……求陆江临帮忙,让她逃出傅忘川的掌控。还有两个月,傅忘川就会跟妹妹结婚,只要他们两个人结婚了,她就可以离开,也必须离开了。顾芷夏盯着窗外的眼神,慢慢的坚定起来。深吸了一口气,她调整好表情,转头软声细语的低声开口:“傅忘川,你能不能,再给我三天时间,让我可以好好的交接公司的事宜?”抬起眸子,她摆出了自己能做到的最温顺表情。傅忘川垂眸盯着她,眸

  • 一爱封喉:步步致命9章(第9章求赐死)

    原标题:一爱封喉:步步致命9章(第9章求赐死)小说名字:一爱封喉:步步致命第9章求赐死苏修甜的嘴巴动了动:“顾先生,我真的不是你要找的人,请你放了我。”苏修甜再次恳求道。她很明白,这个男人权势通天,如果她硬来,绝对斗不过这个男人。顾霆御的眸色从复杂变得狠厉:“你叫我顾先生?”苏修甜一愣。她只是一个尊称而已,希望男人能够放了自己而特意放低了姿态,却没想到这个男人动怒了。“你对进入你身体那么多次的男人叫顾先生?”苏修甜的脸色一白。顾霆御说的这句话提醒着她这两天所受到的这些耻辱。她垂在身体两侧的手紧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