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鬼不画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9 6:53:3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鬼不画

第3章 魂再现

对方慢慢朝我走了过来。网站http://www.95lady.com/我的心紧紧绷起,一手挡在眼前,一手抓紧木棒,警惕地盯着对方。待近了,我才看清楚,对方竟然是刘大仙。

“刘叔。”我礼貌地叫了一声。

刘大仙用手电筒将我全身上下照了一遍,也怔道:“宁知,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将刚才的事原原本本讲了一遍,刘大仙听后,眉头皱了起来。他说今天下午在得知我走后,陆建秦骂我是畏罪潜逃,办了陆翎的丧事后就会来找我算帐,后来又扬言要铲平我的房子。当时大家以为他是在开玩笑,并没放在心上,谁知天还没黑,陆建秦就把推土机开了过来,不顾众人的劝阻,硬是将我家给铲平了。说明95lady.com

陆叔与陆婶见事已至此,又因陆翎一事,心力交瘁,没再理会陆建秦,任他胡来。而天黑后,大伙也都各自回去了。

刘大仙觉得陆翎一死这事实在蹊跷,觉得跟我似乎有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于是就信步朝我家的方向走了过来,谁知到了这儿时,便看见一个人在废墟里左张在望,待近了才发现是我。

诡异的是,刘大仙并没有看见有烟雾,也没有看见陆建秦。

我想,我真他妈的见鬼了!

刘大仙说,陆翎的事,极可能是鬼魂作祟,叫我提高警惕,以免惹祸上身,若有发现什么不对劲,马上联系他。

我想去陆家找陆叔叔谈谈,我这房子可不能被陆建秦这样给白铲了。但一想到陆翎刚死,陆叔与陆婶都还在极度悲痛之中,我若去找他谈这事,只怕不全时宜,况且现在又晚了,只得明天再作打算。鬼不画小说txt全文阅读

因为房子没了,我只得去了离我家最近的周叔家。在吃饭时,周叔因陆建秦铲平我家的事也非常气愤,说从来没见过这么乱来的人,简直比新闻里那些强拆队还要霸道。尔后又问起我跟陆翎的事,看得出来,对于昨晚陆翎来找我画画这一事,他也心存置疑。最后安慰我说,陆翎的死跟我没关系,我也不必放在心上,毕竟这世上还是有王法的。

当晚,我就睡在周叔家。

正睡着,突然听见门外传来一阵唢呐声,我心存好奇,这么晚了哪来的唢呐?而且好像就在家门外。于是,我下了床,来到屋外,远远看见有光从村头传来,而唢呐声,正是在村头那儿。来自http://www.95lady.com/我觉得疑惑,刚才明明听见唢呐就在屋外,怎么一下到村头了?而且,那村头的光,像是有无数人在举着火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是要去给陆翎下葬?可就算急着要给了陆翎下葬,也不必急于在这晚上啊。

我决定去探个究竟。

走了两步,我想起了刘大仙的话,便拿出手机准备打个电话问问他,如果真的是给陆翎下葬,他一定是知道的。

响了六七声后,对方接了。我叫了声刘大仙,但他并没有回话,从手机中只传来一阵沙沙声,就像是收音机频道不对的那种杂音。莫不是手机信号不好?我想挂掉重打,里面的杂音突然没了,我又叫了一声刘大仙,但对方还是没有回应,我想,可能是我听不到对方说话吧。就在这时,突然一阵轻笑声从手机里传了出来,这笑声,我听着熟悉,听了五六秒,我只觉得后背一阵发凉,毛骨悚然。鬼不画小说txt全文阅读

因为,这笑声,是陆翎的。

接而,听见对方说道:“宁知,你来,我等你。”说完,对方便没了声音。

我一时怔在当场,将手机放在耳边迟迟没有放下来。我明明是打给刘大仙的,怎么会是陆翎接的电话?况且,她已经死了啊!

这时,那唢呐声再次传了过来,并且,越来越响亮,而这曲子,显得非常欢快,我记得电视里古代人迎亲时吹的就是这种曲子。

我将手机往袋子里一放,提腿便朝村口跑去。

远远看见村口有一条队伍。网站http://www.95lady.com/队伍很长,从头望不到尾。在队伍的最前面,由十二人抬着一顶轿子,轿帷乃大红色的彩绸,红如鲜血。轿帏上面绣着“富贵花卉、丹凤朝阳”的图案。花轿后面跟着数名身穿白衣的女子,各持一顶花篮,不时从花篮中抓起一把白花撒向空中,白花飘飘洒洒,漫天飞舞。

我目瞪口呆,这显然是一支送亲队伍!

不多大一会儿,那支送亲队伍便到了我面前。我的眼睛紧紧盯着那顶大花轿,想知道那位出嫁的人到底是谁。

就在这时,那花轿的轿帷慢慢地被一人白皙的手给拉开了,接而,一张脸映入眼帘。一见那张脸,我大吃一惊,呀地一声,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才发现,刚才是一个梦。

而那响亮的唢呐声,犹在耳边。

只是,我为什么会被惊醒?应该是见了花轿里的那个人。可是,花轿里到底是谁,我又记不起来了。

这时,我再也睡不着了,索性下了床,来到屋外,发现天已朦朦亮了。我信步来到我家门前,昨天还是好好的一幢房子,一夜之间就化为平地,我不由一阵悲从心来。二叔回来看见这一幕,不知他又会是什么反应,只怕以他的性子,非宰了陆建秦不可!

突然,我看见在废墟中有一个黑影,远看像是一个人蹲在地上,背对着我。

当发现那是个人时,我的心猛地晃了一下,随之紧紧悬起。是谁在那里?我咽了咽唾沫,沉声问:“谁?”

那人没有动,也没有回应我。因为天才微亮,光线灰暗,实在看不清楚,我左右看了看,见地上有一把锄头,便提了起来,紧盯着那人,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待离对方两三米远时,我又问:“你是谁?”

对方终于动了,慢慢地回过头。我不由一怔,“陆建秦?”

陆建秦站起身,慢慢地朝我走来。我紧盯着他,发现他一脸紧绷,手中拿着一把柴刀,阴沉的双眼紧紧瞪着我。我下意识地想跑,但又想起,他拿的是柴刀,我拿的是锄头,若打起来,我并不一定会吃亏。况且,我若跑了,没了士气,他一旦追上来,只怕我更没有勇气跟他打。

眼看他离我只有一米来远了,我忙用锄头指着他,喝道:“站住!”

陆建秦用柴刀将我的锄头给推开了,依然朝我走来。我的心剧烈地跳动着,紧望着他手中的柴刀。终于,我们之间不过两个拳头之间的距离了,我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陆建秦阴沉沉地反问:“你跟我妹,到底什么关系?”

我微微一愣,不知怎么回答他。

陆建秦又说:“昨晚,我看到她了。我本要杀了你,她却帮你!”说到这儿,他看了看手中的柴刀,猛地咆哮道:“她死了都要帮你,为什么!”

我震惊非小,并非来自于对陆建秦手中的那把柴刀,而是他刚才所说的那句话。

“你看见陆翎了?”我问。我想说,她不是死了吗?你怎么看见她?不过这句话我没敢问。

陆建秦一字一句地道:“她变成了鬼!她还对付我!她是我的妹妹,为什么会帮你?你对她到底做了什么!”

这一刻,我只觉得,陆建秦疯了,真的疯了。这种人很危险,因为他随时会攻击人。所以,我并没有回答他,而是慢慢地后退,待离他有一米多远的距离时,我才说道:“我并没有对她做什么,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你不自己去问她?”

“不必了!”陆建秦咬牙切齿地道:“你对我妹妹一定做了什么,才会令她死的。你一定要去给我妹妹陪葬!”

“事情没那么简单。”刘大仙走了过来,对陆建秦说:“先回去给陆翎下葬,她的尸体不能再放了。”

“不行!”陆建秦恨恨地道:“还有一件事没有做,不能下葬!”说着,陆建秦从衣袋里抓出一把白纸狠狠朝我的脸扔来。

第4章 地缝

我下意识地用手将那些纸给打开了,扬扬洒洒数张纸便悉数落在地上。我不明白陆建秦为什么用纸打我,这小子莫不把纸当成了暗器?我朝地上的纸看了一眼,这一看,不由怔了一下,只见每张纸上面都画着一副画。而上面所画的,是人。我好奇捡起两张纸,见上面所画的人,竟然是我!

更令我惊讶的是,这两副画,画功了得,功力堪比一代画师。并且,画上面还题有一首诗,词是按照古代辞格式所写,也就是从上到下从左到右。

只见其中一首诗是: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字迹工整隽秀,入纸三分。

我又将地上的纸捡了起来,无一例外地,画的都是我的像!而且,每副画上面都题有一词,或一词。不少诗词都表达了作者对思念之人的相思之苦。

这是谁画的?我诧异地望向陆建秦。

陆建秦冷冷地道:“这是从我妹妹的房间里找到的,她为什么会画你的像?你是不是跟他偷偷地在拍拖?”

我这时,既惊异又疑惑,这些年来,我几乎都没有跟陆翎讲过话,甚至自从我去打工,因为没有回家,这两年都没有见过她,也没有跟她联系,又怎么跟她拍拖?

“没有。”我答道。

陆建秦哼了一声,抓起一张画对着我问:“那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我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还装蒜!”陆建秦举拳便朝我打了过来,被刘大仙挡住了。刘大仙劝道:“这事有些古怪,我觉得陆翎她,似乎……”

“咔嚓!”突然,一声脆响传了过来,我们闻声望去,只见在离我们两三米开外的地上突然裂开了一条地缝,紧接着,又是几声咔嚓传来,四周断断续续也出现了好几条地缝,每条地缝约摸有一个大拇指宽,就好像地底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

我们全都吃了一惊,忙朝后退,一直退到一丈开外。我朝刘大仙看了一眼,问他这是怎么一回事。刘大仙也目露惊愕,缓缓地摇了摇头,锁眉深思。

“要地震了?”陆建秦突然说道。

“不对。”刘大仙伸手朝那些地缝指着,“这不是对震,而是——天呐,怪哉,实在是怪哉!难道这是——”说到这儿,刘大仙突然闭嘴了,脸色陡然间变得十分苍白。

这时,有不少村民好奇地过来看热闹,一见此状,也都惊愕莫名。刘大仙对我说道:“你这地基下面有古怪,快,把那上面的东西都弄开,我要看看这到底是什么。”

我忙问:“这是什么?为什么地面裂开了?地下面有什么东西吗?”

刘大仙沉重地道:“你先别问,把那些泥、瓦、木头都移开,我要确定一下。”

因为房子被陆建秦铲平,变成了废墟,上面全是残垣断壁以及破碎的桌椅木块,要将其弄开,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大家全围了过来,议论纷纷。我说这怎么一下弄得好?有人建议叫陆建秦用推土机来弄。陆建秦哼了一声,转过了身去,说道:“老子弄个JB!”刘大仙严肃地道:“这事,极可能跟你妹妹陆翎有关。这地底下,另有玄机,弄明白了这下面的东西,你妹妹陆翎的死,或许可以找到答案。”

陆建秦犹豫了一番,望着刘大仙问:“你说的是真的?”

刘大仙重重点了点头,陆建秦便跳上了他推土机,将其开了过来。

这事把村里所有人都给惊动了,包括陆叔与陆婶。他们来了后,向我道歉,说待陆翎的丧事办完后,会给我一个合理的交待,并且会给我赔偿损失。我叫他们去跟我二叔谈。

不到半个小时,将那一片废墟给移平了,那几条地缝变得更加清楚,放眼一望,像是一副图案。我用手机拍了下来,摆了好几个角度,最后确定,是一个类似“卍”的图案。

刘大仙激动地说道:“这是一个‘镇魂伏魔阵’,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地底下,一定镇压着什么妖魔鬼怪!”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我也吃惊非小,若真的是这样,那这些年来,我和二叔岂不是一直住在那妖魔的上面?光想一想,我都感觉一阵后怕。

刘大仙又大声道:“这地表出现裂缝,说明下面的阵法受到破坏,只怕,被镇压的妖魔就要破土而出了!”

“啊!”众人大惊失色,忙问刘大仙现在怎么办。刘大仙摇了摇头说:“这个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我道行太浅,无能为力啊。不过,我有个朋友道行很深,可以请他来看一看。”

说着,刘大仙拿出手机走到一旁去打了一个电话。不大一会儿,他又走了回来,说他的朋友下午就来,现在,得赶紧把陆翎给下葬了。

陆建秦立即说道:“不行,我妹妹的死因还没有查明,怎么就能下葬?”

有人说:“如果还不下葬,我们整个村子都要变臭了!”

陆建秦勃然大怒,用手指着那人叫道:“你他妈的再说一遍!”那人赶紧噤声,转身灰溜溜地走了。

刘大仙叹息一声,对陆叔说:“令爱的死,恐怕跟这镇魂伏魔阵有关,如果不早些下葬,迟则生变啊。”陆叔点了点头,对陆建秦说道:“你别再惹是生非,马上回去给翎翎下葬。”

这陆建秦虽然说为人不可一世,但对陆叔倒是还挺尊敬,当下没有反驳,只是阴沉着脸走了。

于是,大伙又来到陆家,准备给陆翎出殡。

陆婶哭得死去活来,声音都嘶哑了,大家看了,莫不落泪唏嘘。我的心里也异常地悲痛,感觉喉咙梗梗地,说不出话。

在出殡前,陆建秦阴森森地对我说:“你跟我妹妹的死绝对脱不了干系,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我没有理会他,走到棺材前,给陆翎抬棺。陆建秦把我推开,说不用我抬,被陆叔训斥了一顿。

一路上,鞭炮声连天。突然,我耳边传来一阵歌声。是一个女孩子唱的,声音悠扬清脆。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我惊讶地四下张望,眼下全是送葬的人,哪里有什么人在唱歌?难道,我产生幻听了?而我听着的着,感觉到失去了什么,心如刀割,眼泪便不受控制地涔涔流了下来,我擦了又流,不大一会儿,便已泪流满面。大家不时朝我望,眼中尽是复杂的神色。

将陆翎下葬后,我又打了二叔手机,依然打不通。刘大仙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冲我们说道:“人来了,人来了!”说罢便我家快步走去。我们知道,他所说的人,想必是他那个道法高深的朋友,于是齐跟了上去。

远远看见有一个人站在我家地皮那儿。我定睛一看,没想到对方是一名女子,二十三四岁,身材高挑苗条,上穿一件紧身的T恤上衣,更显得胸前那两处的坚挺和腰的纤细,那紧身牛仔裤也将她那翘臀完美地勾勒出来,特别性感,而且,她神色严肃,下颌微抬,给我有一种居高临下、气势凌人的感觉。

第5章 白骨

谁也没有想到刘大仙口中道法高深的朋友是一个年轻的美女,她静静的站在那里,就好像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和四周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

大家围了上去,大婶们都在夸女人漂亮,还有几个说给儿子找媳妇就要找这么漂亮的。

陆建秦跟了上去,看到美女两眼放光,脸上有些轻佻的味道,“这妞真靓,长的能出水。”

刘大仙一惊,急忙拉住了陆建秦,道:“不要乱说话,得罪了杨法师,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想调查你妹妹的死因,你就乖乖的,不要再闹出什么乱子来。”

陆建秦撇着嘴巴,目光一直在美女身上落着,美女则毫不在意,完全不理会陆建秦,就当他不存在一样。

刘大仙给大家介绍,“这位就是专门负责这次事情的朋友杨颖,你们不要看她年轻,比我还厉害呢。”

刘大仙是村子里德高望重的人,大家对刘大仙的话极为信服。

这杨颖年纪轻轻,看上去比我还小,到底是什么来头呢?

杨颖的目光有些冷,目光扫视了众人一圈,问道:“谁是这里管事的?”

陆叔走向前去,非常客气的笑道:“我是这里的村长,杨小姐,我们这里偏僻,路途遥远,你刚来,先在我家休息休息,我们将这里的事慢慢的告诉你,大家再商量。”

杨颖面无表情,“请你叫我杨法师。”

陆叔忙道:“好,杨法师。”

“你家就不用去了,刘大仙已经把事情告诉我了。”杨颖的态度非常冷,似乎有些不近人情,好像将这里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

毕竟是刘大仙的朋友,大家对杨颖非常尊敬,陆建秦凑了上来,道:“杨法师,刘大仙说宁知家地皮下面有妖魔鬼怪,是不是真的?我妹妹的死是不是和这个有关?”

杨颖这才转过头来,目光淡淡的看着陆建秦,“是你把人家房子铲倒的?”

陆建秦似乎不满杨颖的态度,道:“是又怎么样?我就是要把他家给废了,也想把宁知这个左撇子废了。”

我火气一下子上来了,冲向前去,“陆建秦,你特么把我家房子铲平了,等我二叔回来,你等着瞧!现在随便盖几个房子就十几万,你要是不盖,你就等着坐牢!”

“宁知!要不是我妹妹是你害死的,我会铲平你家么!”陆建秦不知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总是将妹妹的死扣在我头上,他朝我吼道:“你等着,我迟早弄死你!”

陆建秦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仗着老爸是村长,一直在村子里横行霸道。

我恶狠狠的回敬道:“你有种就弄死我,弄不死我,我就弄死你,我等着!”

我和陆建秦的梁子越结越深,我根本就不怕他,他铲平了我的家,村民都是知道的,等我二叔回来,有他们好看的。

陆叔发火了,“建秦!你要是在这里胡闹,就给我回去!”

陆建秦再厉害,父亲的话他还是要听的。

陆叔急忙给杨颖赔礼道歉,“杨法师,真是不好意思,我家的孩子不懂事,才酿出祸端,还请法师帮忙,看看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颖根本不在乎我们的争吵,目光落在脚下不远处的裂缝上,淡淡的道:“挖,继续挖,把这片地基全部挖开,下面的阵法已经被破坏,挖开后,重新布阵。”

刘大仙似乎感觉不妥,道:“杨法师,这下面有不干净的东西,要是全部挖开后,下面的东西会不会跑出来?”

难道下面真有邪物不成?这句话让大家人心惶惶。

杨颖道:“只有重新将阵法布好,然后再建个房子,将下面的东西镇压,不会出事,再说,有我在这里看着,还怕什么妖魔鬼怪?”

按照杨颖的安排,这次挖掘,不能用挖掘机,只能人力挖掘,顺着地面上半米多宽的裂缝挖,阵法已经破坏,谁也不知地下面有什么,所以,要小心翼翼的探索。

陆叔组织了一些身强体壮的年轻人,准备了工具,开始向地皮下挖去,我也在其中之内。

村民们都没有事,围着地基,都想知道下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裂缝很多,密密麻麻,五六米方圆,每个裂缝都是一指之宽,纵横交错。

在杨颖的安排下,村民们先是顺着裂缝外围向下挖,如果直接从裂缝之处挖,怕万一裂缝之处有什么东西被损坏了,总之,一切都要小心谨慎。

所以,挖掘的范围扩大了七八米,大家围着裂缝周围使劲的挖土,没有机器,人力非常慢,不过村民很多,大家换着挖。

一个上午时间,裂缝的外围已经挖了半米多深,午饭过后,杨颖让大家向中间挖。

“骨头……骨头,这里有骨头……”一个村民突然大叫了起来。

大家都围了上去,半个白森森的头骨从村民的脚底下冒了出来,一双黑洞洞的眼眶似乎在盯着我们,这村民吓的丢掉手里的铁锹,从坑里连滚带爬地上来了,其他人也是一惊,纷纷离开了坑里。

看着坑里的头骨,我心底冒出了一股寒意,我家下面怎么会有头骨?难道我家地皮下面是墓地吗?谁会把房子盖在墓地上面?

杨颖道:“谁去把头骨拿上来。”

旁边的村民战战巍巍,没有人下去。

“大白天的有什么怕的?真特么胆小!”陆建秦跳进了坑里,将头骨上面的土弄干净,在旁边挖了几下,将头骨掏了出来。

他将头骨拿在手里,没有半点害怕,拿到了杨颖旁边,献殷勤的道:“美女法师,你喜欢,就送给你。”

杨颖将头骨那在手里,这头骨有些发黑,头顶有一道裂缝,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砸开了,杨颖检测片刻,淡淡道:“女人的头骨,没有什么稀奇的,这下面果真有问题。”

说完,杨颖将头骨丢到了刘大仙手里,刘大仙也是检测了一番,道:“杨法师,这骨头……骨头似乎有些年月了,恐怕,恐怕在百年以上。”

百年?怎么可能?村民们被吓着了。

杨颖皱眉,“刘大仙,这里是我管事,你道行不深,就不要乱说话。”

我走到杨颖身边,道:“杨法师,这是我家的地基,虽然我家的房子旧,几十年了,可是盖房子的时候,地基肯定是工人们打地基,怎么会出现骨头呢?”

旁边的村民都是议论纷纷,觉得此事极为蹊跷,不可思议。

杨颖抓他盯着我,不冷不热的道:“你问我,我问谁?难道你家的房子是我盖的么?”

我一下被噎住了,这不是欺负人么?这女人太嚣张了,我真想和她顶几句,杀杀她的气焰,不过,这个女人我不能得罪。

我的目光看向了陆叔,陆叔开口了,“这房子已经三十多年了,当年建房的时候我在,地基都是村民们打好的,我们村的地质都差不多,大概都是一米五左右就出现老土,绝对没有骨头,这点我可以保证。”

旁边的很多长辈都证明陆叔的话,他们也参加过建房,这里没有骨头。

那骨头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地底里怎么会出现骨头?

陆叔问我,“你二叔呢?怎么这两天一直没有看到你二叔?”

我也在找我二叔,电话都打不通,不知道干吗去了,我说道:“前几天二叔说去办事,现在还没有回来。”

杨颖开口道:“好了,只是一些普通的骨头而已,继续挖!”

陆建秦第一个冲到了坑里,拿起了锄头顺着刚才头颅出来的坑挖了下去,其他人也都下坑去挖。

鬼不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鬼不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怎样解读周易“离”的本义

    关于《周易》离卦的“离”字,权威的说法是《彖传》:“离,丽也。日月丽乎天,百谷草木丽乎土。”把离解为“丽”,恐怕并非其本义。离(離)是形声字,其字义还应该从造字法去论证。汉字是按照“六书”规则造字的,形声字居多,占到总数的百分之九十。“形声”以其一半表音、一半表意的结构模式,特别容易被学者理解。不知学易者有没有这种印象,《周易》是造字时期写成的,应当体现出严格的造字法定义才对,反而许多字义与造字法没关系,它直接挑战了我们对汉字的基本认知,到底是周文王胡写乱划呢,还是后儒不懂造字法呢?借这个问题顺

  • 普京的20年俄罗斯领袖之路,给俄罗斯带来的是复兴还是不可停止的沉沦-

    1991年12月25号,红色帝国苏联轰然解体,俄罗斯作为主要的继承者,获得了主权国家的地位。当时俄罗斯境内很多人都非常兴奋,觉得终于迎来了自由。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苏联的解体,对整个俄罗斯是一个巨大的灾难。因为大到国家实力,小到俄罗斯人口的平均寿命。都遭遇了断崖式的跌落。苏联解体在苏联解体这个问题上,有一个人不得不提。那就是俄罗斯前总统叶利钦。他是苏联解体的主要推手。无论是出于对个人权力的渴望,还是对西方社会鼓吹的那种所谓民主未来的向往,叶利钦在推动苏联解体的时候,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但是等他真

  • 有藏品却不敢出手,为何上拍那么多次却一直流拍?

    现在的收藏界根本没有意识,而且更没有认识到,在复杂的古玩业界识别真假行家,比识别真假古玩还要难。随着艺术品市场不断开放,未来的市场将出现大量充满财富的机会,又将出现一大批亿万富翁,但还是有太多藏友面临失败。很多老藏友啊,觉得手上有几件不错的藏品,再加上被某某公司一吹捧价值百万,心理就痒痒了,于是就开始涉足市场出手藏品,在市场上撞得头破血流了才静下心来想,问题到底出在哪里!藏品征集,无流拍费,无鉴定费,致力于民间藏品出手渠道建设!那么今天我就来为广大藏友讲讲为什么!保利夜拍清乾隆宝玺一,藏品是赝品

  • 《红茶》基础知识,喜欢红茶的朋友,你值得品读、参考、收藏

    红茶花[唐]司空图景物诗人见即夸,岂怜高韵说红茶。牡丹枉用三春力,开得方知不是花。▍»「一,认识红茶:红茶的基本概述」红茶,英文为Blacktea。红茶在加工过程中发生了以茶多酚酶促氧化为中心的化学反应,鲜叶中的化学成分变化较大,茶多酚减少90%以上,产生了茶黄素、茶红素等新成分。香气物质比鲜叶明显增加。所以红茶具有红茶、红汤、红叶和香甜味醇的特征。我国红茶品种以祁门红茶最为著名,为我国第二大茶类。▍»「二,了解红茶:红茶的特性及品种」红茶属全发酵茶,是以适宜的茶树新牙叶为原料,经萎凋、揉捻(切

  • 信仰大探讨:信神是信仰,信人是迷信,因为真正的神不会说话!

    什么是真正的信仰?是佛教信仰好还是基督教信仰好呢?我们究竟是坚持无神论呢还是坚持有神论呢?一起看看下面网友们的精彩回答。一次富有哲理的信仰大探讨,如果你喜欢请赶快参与进来——网友1:作为佛家弟子要靠自己努力修行,就是自求解脱,以戒为师,以自己的心为灯,不靠外界任何神明。网友2:福音是真的,耶稣基督他怎么出生,他怎样在地上传道,他怎样被钉死、复活,这些证据确凿,有历史的根据,有地理的线索。耶稣是有血有肉的,道成肉身,是实实在在的一个历史的事实。(这位网友很明显,是个绝对的基督徒,他充分证明了一点,

  • 当代实力派书法名家于东凌书法作品欣赏

    工商导报、安徽经济新闻网记者祝海洋范为民发布——当代实力派书法名家于东凌书法作品欣赏安徽于东凌:黄河故道从出的书法名家他从黄河故道带着满身的黄土一路走来。正是这中华民族母亲河的乳汁,滋养了他敦厚率真的心性,也培养了他对书法艺术执著追求的信念。他,就是于东凌,至今已七十有六。于东凌,男,汉族,1941年生于安徽省砀山县,别署墨缘居士,大专学历。现为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北京“炎黄书画院”副秘书长、安徽省淮北书画艺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淮北市书画艺术研究会副秘书长。他幼承庭训,钟情

  • 紫砂限量满天飞,你遇到了吗?

    在如今的紫砂市场随处可见冠以大师设计,大师制作,大师监制的收藏级限量紫砂壶,几十套到几百套的数量让人咋舌不已,而几千块到上万乃至数十万的价格更是让人蠢蠢欲动。大师级!限量版!听起来倒是蛮诱人的,殊不知,这些听上去很高大上的头衔实则是那些所谓的“大师”与商人利益勾结下炒作的噱头。要知道真正的大师一年根本做不到多少作品,大师们追求的艺术境界在于精而不在于多。而且大师的作品之所以价值如此之高,更是在于其作品的少而精。如果真的随处都可以买到所谓的大师级的作品,那么这位大师的作品想必也没有那么值钱了。紫砂

  • 《红楼梦》里入戏太深的两个演员:一个出家为尼,一个酗酒而亡

    生活更多的是菜米油盐,家常里短,而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没有俗事缠绕的,神仙眷侣般的生活。可有些人,在戏里塑造了经典人物,回到生活里,没能切换成现实模式,活成了戏里的模样。看上去很美,往往让自己的生活山重水复,却看不到柳暗花明。世间已无林妹妹当年,拍摄87版《红楼梦》时,陈晓旭一亮相,导演便觉得,活脱脱一个林妹妹穿越到了现代。长相秀美,难掩淡淡的哀愁。陈晓旭会写诗,有很好的诗词修养。长达3年的拍摄,陈晓旭活在红楼里,和她宝哥哥卿卿我我,尽享爱情的甜蜜。3年里,陈晓旭亲身感受到了,一个大家族由鼎盛到

  • 日军掠夺中国150万件文物,为啥不敢进山西这座建筑掠夺?

    二战时期,日军在中国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一些中国珍贵的历史文物都被日军所抢走,比如极具科学价值的北京人头盖骨和其他一整船文物,都被日军用军舰运走了,虽然运输北京人头盖骨的阿波丸号被美军的潜艇击沉,但是这也仅仅是一条船而已,谁也不知道日军从中国运走了多少宝物。猛虎食人卣日军在占领区内,大肆烧杀抢掠,其中文物财宝,则是日军最为看重的,当时不少日军高级将领间,还会将从中国抢掠的文物作为礼物互相馈赠,不少日军为了讨好上司,也纷纷开始对文物进行掠夺。关注王大大jianzhi1558交流鉴赏潇湘卧游图不管日军

  • 伊朗女性首次亮相世界杯,伊朗女性地位真的很低吗?

    本届世界杯上除了精彩纷呈的比赛,赛场上多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那就是伊朗女性球迷,这是她们第一次被允许去球场看比赛,别提她们的心情有多激动啦!话不多说,让我们看看伊朗美女球迷的身影,热情洋溢的为自己祖国呐喊加油!除了女性不能看足球,阿拉伯世界对于女性有很多要求,比如:包办婚姻:阿拉伯国家的包办婚姻很普遍,大概一半年轻人的婚姻是父母安排的。他们认为没必要问女孩子的意见,不过未来女孩不喜欢对方的话,可以拒绝他的求婚。一夫多妻:大多数阿拉伯国家的婚姻还是一夫一妻的,虽然法律允许丈夫有4个妻子,但这需要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