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霸道兵王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9 6:29:2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霸道兵王

第三章:战花红鸾

苏月盈的一句话,也只能让韩笑继续坐在小卖部里等她。原文95lady.com

好在之前酒瓶子还剩小半瓶酒,这才让他能稍微安心的一边喝酒一边等。

“堂堂战狼,却要躲在这种小地方,传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话。”忽然间,小卖部门口不知什么时候走来一个女人。这女人黑眸流转着妖艳的光泽,扫视着小卖部一圈后,目光落在了韩笑的身上。

这女人容貌不是一般的出众,一身时尚服饰,长发及腰更显出性感女人的独特魅力。一件黑色的低胸紧身衫,颈脖皮肤白皙无瑕,堪称天仙下凡。

“靠,你终于死过来了是吧。95女性网你知道我给你发了多少消息,整整三千八百六十一条啊。”韩笑看到她,差点没跳起来。自己躲在这,一方面是为了躲避婚事,更重要的就是找眼前这个女人。

“哼!”女人皱着鼻子走进小卖部,随手抄起一个凳子坐在上面,露出自己修长的美腿:“战狼啊战狼,你说你出去玩就出去玩,干嘛要骗我执行任务呢。我们又没什么关系,干嘛那么小心翼翼的。”

果不其然,韩笑就知道她要绕到这上面。

而眼前的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小队里的队花:战花红鸾。推荐95lady.com

韩笑面对着她,一脸凝重的说:“红鸾,这个你可真误会我了。当初我真的只是去执行任务,不过任务中间出了点事故,所以我只能在那个地方卧底几天,你要信我啊。”

红鸾直勾勾的盯着他的眼神,似乎想从中发现一些端倪……

不过很可惜,韩笑无论是神情还是表情都异常的坚定。就从他这状态来看,可信度还真是挺大的。但从事实根据而言,那就不得而知了。

况且,他执行任务的那种地方,可是销魂窟啊。

别说是他韩笑了,有次其他队里的队员去执行任务,都陷身于此……

红鸾玩着自己纤长的手指,笑嘻嘻的问道:“那我该怎么相信你呢?”

韩笑耸耸肩,解释完了也就轻松了:“我管你信不信呢,我只是把事实依据告诉你,反正你不准再胡乱诬陷我。阅读95lady.com就为这事,那几个小鬼还特么问我爽不爽,我爽他个大西瓜啊。”

说起来,他也是够委屈的。

那次任务原本只是一个简单的保护任务,不过却是秘密保护。谁知道被保护的事主竟然跑到那个地方去了,韩笑虽然无奈,但还是跟了上去,潜伏在这里。谁成想,这一潜就是三天。直到第四天,暗杀的杀手出动,韩笑全部解决掉后才算是任务完成。

回想那次经历,他的内心也十足痛苦。原文95lady.com

那里何止是销魂窟,简直就是红粉佳人窟。美女到处都是,无论住在哪个房间,都能听到那种折磨又快乐的叫喊声……而他,只能躲在其中一个房间里,整天整夜听着这些叫声。

所以,他委屈!

红鸾饶有兴致的走向他,将身子贴在他身前,在他耳边娇媚的说::“难道,你不是因为怕我吃醋才解释给我听的吗?我给你一次机会,你可不要骗我哦。”

韩笑对于她的诱惑早就习以为常:“切,就你这套路,小爷都吃腻了好吗。我可也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是再这么诱惑我,说不定哪次我就真把你给吃了。反正,你也打不过我。”

“流氓胚子。霸道兵王小说txt全文阅读”红鸾一听,身子连忙一退,就连那小脸都红了一大截。不过片刻间,她也恢复了正常,语气很是正经:“该说正事了,你知道我来西京市干嘛的吧。”

韩笑点点头,说:“听说了,好像是来查一个什么案子吧。”

红鸾有些头疼的说:“不错,但这次的任务很复杂,其中包括的不仅仅是一个案子。西京市的势力很是杂乱,而且还要暗中保护一位大人物,很麻烦。”

韩笑看她这个样子,就知道她是遇上了麻烦,笑着问:“说说吧,找我什么事。”

红鸾瞪了他一眼,嗔怒的说:“就你机智好了吧,其实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事。就是关于西京市的赵家,我希望你能帮忙去试探一下。这个家族,很不简单。具体情况,我现在不方便说,等你办完之后再告诉你吧。”

韩笑一头雾水:“你让我去试探什么?”

红鸾直接说:“很简单,我要你去试试赵家那个赵茜的身手。我现在怀疑,赵家的赵茜,应该是一名职业杀手。而且据情况,她跟我是同时来到西京市的。只是我现在无法确认,所以才需要你出手咯。”

韩笑原本想拒绝,但想到她一直在造自己的谣,只好提出条件:“我可以帮你,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不准再说小爷是去嫖的。妈的,这对我的名声造成了困扰。”

红鸾也爽快的答应下来,反正她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他,至于说那些话也只是泄愤而已……

自己对他的心思,他明明最清楚,可每次都在揣着明白装糊涂。现在她是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整韩笑的机会,只要一有机会,立马就往死力整。

正说着,苏月盈也驾驶着自己的红色跑车来到小卖部门口。

“资料我都拿来了,都在这里了。”苏月盈喘着气,可以看出她这一路肯定都是急急忙忙的。不过当她看到红鸾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呆了一会。

毕竟眼前的这个女人,实在是美到过分。最关键的是,这样一个美女怎么会出现在他的店里,而且看起来这两人还在谈笑风生的样子。

“这位是?”红鸾饶有兴致的看了苏月盈一眼,转而笑看韩笑。

“这个就是那老鬼给我安排的婚事,算是我未婚妻吧。”韩笑满含深意一笑,如果今天不是红鸾在这,他绝对不会轻易承认苏月盈是自己的未婚妻。

但既然她在……那这情况可就不同了。

红鸾点点头,赞许了几句:“不错,是个美人胚子。好了,我走了,别忘了答应我的事。你要是敢忘,我可以保证,三大洲明天都会流传关于你的传说哦。”说完这些后,她潇洒离去。

她走后,苏月盈才走进小卖部。

“刚才那个女人,她是谁啊?”苏月盈有些小心的问道,同时心里也有些别扭。

“哦,一个老朋友。”韩笑直接把资料接过来,随意的翻了几下后,笑着说:“大致的情况我也都了解了,你先回去吧,我要睡觉了。”

“那你……你什么时候?”苏月盈轻咬着嘴唇,忐忑的问着。

毕竟现在苏家处于一种极其被动的局面,可以说苏家什么时候死,都是由赵家来决定的。只要赵家一声令下,估计苏家也会在一夜之内从西京市除名。

“咦,赵家?赵茜?你们苏家得罪的是赵家?”当韩笑从档案里看到赵茜这个名字,有些好奇的问道。没想到还真是巧啊,没想到红鸾要试探的人,竟然也是要对付苏家的人。

“嗯,赵家的实力在西京市很庞大,无论是政法商界都有很深的地位。我苏家说到底只是一个商家,对于这种家族,的确没有一点还手之力。”苏月盈垂头丧气的点着头,自动赵家开始对付她苏家后,她就咱也没睡过一个好觉。

韩笑笑着站起身,将那些资料都放好,自信的说:“那就简单了,不仅可以帮你解决苏家的困难,也能帮她完成试探,一举两得啊。”

苏月盈连忙问道:“你真的能解决吗?”

韩笑拍了拍额头:“我说,你不信我找我干嘛。好了,你先回去吧,明天我就能帮你解决你苏家的事,放心吧。”

现在的他,心情简直是大好。不仅跟红鸾解释清楚了,而且也能把这婚事的事给解决,可真是两全其美。想到自己即将要回到自己的世界,心里否提多高兴了。

此时,已经差不多快十一点了。

“我跟家里说了,最近就住在你这了。”苏月盈可没有要回家的打算,没有亲眼看着他把这件事解决之前,她可不会轻易的离开。

“我的天,你这是赖上我了吗?”韩笑一脸苦逼相,虽说这小卖部后面是有一个院子,可里面只有一间卧室啊。如果她留在这里了,那自己睡哪?

苏月盈翻了个白眼,直接顺着灯光就走到后院。后院只有一个卧室,她进去看了看后,二话没说直接把门关上。甚至,都没有给韩笑反抗的机会。

无奈之下,韩笑只能选择在这小卖部将就一夜了。

同时也决定了,明天晚上,一定要去给这赵家敲个警钟……

夜半。

距离小卖部不远的巷子里,几个手拿铁棍的男人小心翼翼的走着。

“老大,咱们直接就冲到那家伙的小卖部,狠狠揍一顿不就得了,干嘛这么小心翼翼的。”

“就是啊,咱们可是打手,这路走的也太变扭了。”

领头的老大给这说话两人一人一个板栗,低声训斥:“你们傻啊,都给我闭嘴。这个小区里的摄像头很多,咱们是来打人的,你们以为是来行善的?快点跟上,张少说了,这件事办好了,少不了咱们的好处。”

其他小弟也都闭嘴不说什么,跟在他身后慢慢的走着。

当他们走出巷子口,快接近小卖部时。韩笑突然睁开双眼,嘴角浮现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不过也在瞬间,又慢慢地闭上双眼。既然有人来找麻烦,那就来吧。

“你们俩,去守住两侧出口,顺便把门岗的保安给我打昏。”领头的人来到小卖部旁边时,看着关上的门开始安排着:“你们,负责把门给撬开。记住,进去了直接揍,往死里打,只要不打死就成。”

小弟们一听,也都按照这领头人的指示,开始分头行动。

第四章:西京警花

此刻,一切都已经就位,其中一个小弟也拿着铁丝正翘着小卖部的门。

滋啦……

“哎呀,各位兄弟辛苦了,这么晚还帮我修门啊。”忽然间,小卖部的门被打开。韩笑哈欠连天的看着目瞪口呆的撬门小弟,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

“哟,这么多人,是要买什么东西吗?”韩笑依旧是那副有恃无恐的笑脸,就像没发现这几个男人动机怪异的样子。同时,他在那群打手心中,直接定性成了二百五。

领头人见状,抄着铁棍就冲了上去:“都给我上,毁了这丫的。”

只可惜,他刚冲上前几秒,就眼前一黑被韩笑一拳给打飞了。当然,这还是在韩笑手下留情的情况,若不然,这一拳只怕都能要了他的命。

其他的小弟见状,也都一哄而上……

不过,在韩笑的面前,人多是没用的。不出三分钟,所有的打手都倒在了地上。而他出手的方式也极其的简单,就是躲闪,然而打一拳,收工。

“妈的,还是个硬茬子。”领头的人趴在地上,久久都不能站起身。

“谁让你们来的。”韩笑点上一支烟,微笑着问道。不过现在他的这笑脸,在那群打手的眼神简直就是魔鬼。他们自认也都有点实力,打起架来可都是一把好手。没成想,在看着这么年轻的韩笑手上,几分钟就被解决了。

“没人让我们来,我们就是看你不爽。”领头人也是个硬骨头,他心里也清楚,在这西京市,他可得罪不起那个张少。就算被打死,也不能说是谁。

不说,自己还能混点医药费。

说了,别说医药费了,估计自己都得再被教训一顿。

“真不说?”韩笑笑嘻嘻的把脚踩在他的手背上,一点点的用力:“我这人喜欢老实人,你要是不老实,我会很不开心。我不开心,你就会倒霉。”

很快,随着韩笑一点点的用力,领头人也忍不住大叫起来。

这时,苏月盈也被吵醒,连忙从院子里走了出来。

“怎么了?”苏月盈看到这架势,连忙问道。

“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那个张鹏派来的人。不过都是些弱鸡,没什么挑战性。”其实韩笑也猜到了,毕竟自己之前没跟谁结怨,特别是在这西京市。大晚上的来几个打手袭击自己,铁定是那张鹏的勾当。

苏月盈疑惑的看着倒地的几个人,问道:“你说他们都是张鹏派来的?”她此时心里也信了几分,毕竟张鹏在西京市霸道的性格,还是有些名气的。

韩笑耸耸肩:“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

与此同时。

躲在门岗室的一个小弟见状,情急之下竟然直接拨通了警察的电话。这要传出去,还真是有够嘲讽的。一群打手来打人被反干,最终还要找警察的求救。

这事要传出去,不知道要笑掉多少人的大牙。

苏月盈低着头,为难的说:“要不然……就放了他们吧,我们现在也不好跟他闹僵。如果他真的发疯来找我苏家的麻烦,只怕解决了一个赵家,又会来一个张家。”

韩笑这就有些不满了,嘟着嘴说:“我说你胆子怎么这么小,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把你吓住。我明白告诉你吧,无论是张家还是赵家,或是什么孙家李家,我都能给你统统解决。”

就以他的身份而言,他有资格说出这番大话……

苏月盈又看了那群人一眼,也有些不忍心:“要不就放了他们吧,反正他们也没做出什么事来,反正我们也都没事。”对她而言,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稳。

她不希望节外生枝,更不希望得罪其他人。

韩笑摇摇头,神情第一次这么慎重:“你错了,他们没做出什么事,那是因为我在。可如果今天换了别人,那个人会怎么样?而你又会怎么样?当他们发现你在这里,肯定会告诉张鹏。以那种富家大少的性格,你觉得你又能安然过得了今晚?”

一番话,让苏月盈无言以对。

“所以,我会放了他们。但是要让他们收到相应的惩罚,这种惩罚必须铭记在他们的内心。作恶与犯罪,是要付出代价的,必须是血的代价。”韩笑薄唇微勾,露出一抹邪笑。

说完后,韩笑一步步走向领头人。

既然要惩罚,那么他必须要是第一个受到惩罚的人。这样不仅可以杀鸡儆猴,而且也会让其他受到惩罚的人亲眼看着,要在他们的心里烙下一个印子。

“我不会要你的命,只会要你一条胳膊。”韩笑来到他身边,看到他正瞪着双眼,艰难的朝着外面爬去。只可惜,他的行动太慢了,甚至还没有韩笑一步快。

“不要,不要!我告诉你,我都告诉你,是张鹏让我们来找你麻烦的,我们是无辜的。”这一下,领头人可真的是怕了。如果没有这条胳膊,以后他还怎么混?还怎么赚钱?

“我已经不需要你告诉我什么了。”韩笑脸色一寒,一脚直接踩在他的手腕处。

这一脚落下,他的这条手臂已经是彻底废了……

这时,警车突然轰鸣而来。从车里走下三个警察,两男一女。不过这女警还真是极为惊艳,她的长相十分娇艳,曲线玲珑,虽说是一身制服,但却将她的身份完美的凸显了出来,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警察。

“哈哈,我就说吧,这个地方就是我住的小区。没想到啊,竟然有人敢在我的小区里作奸犯科,还真是不给我西京警花面子哟。”女警一下车,就兴奋了起来。

听这话里的意思,她应该也是住在这里。只是她这语气,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警察啊。

“咳咳,方璐,你镇定点。”旁边的一位中年警察有些看不下去了,提醒了一声。毕竟她这个样子,真不知道是来办案的还是来幸灾乐祸的。

中年警察看着这里的情况,走上去问道:“我接到报案,你们这什么情况?”

这时,躲在门岗室的打手连忙跑过去,指着韩笑,急忙说:“警官警官,是我报的案。我们来这里买东西,没想到这个小卖部老板见财起意所以打劫我们几个。”

对于这个小打手的颠倒黑白,韩笑听得是目瞪口呆。

“哦,这样啊,直接带走不就行了。这几个伤重的,先送医院。”所谓的西京警花可懒得管那么多,虽说这个案子是发生在自己住的小区,可毕竟只是一桩小案,没意思。

中年警察可没那么粗心,看着地上的钢管铁棍,望向韩笑:“你来说说怎么回事?”

韩笑摊着手,随意的说:“难道这局势还不够明显吗,这些人是我打的,没错。不过我只是正当防卫,你们见过来小卖部买东西带武器的吗?”

这时,方璐无聊着走进店里四处观察起来。

反正她平日里早出晚归的,对这个小卖部一点印象都没有。而且,在她眼里,这个韩笑比倒在地上那些人看起来更像坏人。毕竟,只有他是站着的,其他人都是躺着的。

中年警察见状,只好说:“你们全都跟我回局里吧。”现在这样情况,必须要带回去录口供。哪怕他只是正当防卫,也要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韩笑摇摇头,笑着说:“对不起,没时间,要睡觉。”

苏月盈叹了口气,原本在这个时候她是不想出面的,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她再不说句话,只怕他真的要被强行带进警局了。

“你个大变态臭变态死变态。”这时,后院突然传来方璐的叫骂声。

没一会的功夫。

“终于抓着你这个死变态了,敢偷本小姐的内衣,真以为我西京警花好欺负的不是。”只见方璐怒气冲冲的从后院走了出来,右手还拿着一条蕾丝内裤。

韩笑虽然对她的叫骂一头雾水,但对这个内裤却有点印象……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哦,今天风大,这个内裤不知怎么就刮到我后院了。我本着雷锋的精神没有藏私,只是挂在了后院,还准备贴一张失物招领呢。”韩笑饶有兴致的欣赏着她性感的身材,特别是胸前的波涛。

同时在心里感慨着,这种女人还真不是一只手能掌握的啊……

方璐冷哼一声:“编,继续编,我看你能不能给本小姐编出一朵花来。今天你要是编不出一朵花,本小姐就先揍你,再把你给法办咯。”

韩笑问道:“揍我和法办有什么区别吗?”

方璐嘴角上扬,露出一个充满阴谋的笑容:“当然有区别,揍你是现在揍;法办嘛,就是把你带到局子里,继续揍。敢偷本小姐最喜欢的内衣,我必须让你深刻体验下什么叫做坦白打废,抗拒打残。”

韩笑又拍着额头,今天还真是诸事不顺啊……

“这是我未婚妻,你觉得以她的姿色身材,我需要去偷内衣吗?”韩笑见自己也没法解释得清了,只好拉出苏月盈这个挡箭牌了。

反正有现成的挡箭牌,不用白不用。

再说了,之前自己不也被她用了一次?现在自己反用她一次,也算是扯平了。

“这应该是个误会。”苏月盈对韩笑并不了解,不过从他屡次拒绝自己来看,他也应该不是这样的人。

“这是你未婚妻?”方璐打量着她,眼神里满是怀疑:“我不信。”别说她不信,就连其他两个警察也不信。一个小卖部的老板,有这么漂亮的未婚妻,这说出去连鬼都不信好嘛。同时,他们也越发怀疑韩笑了。

第五章:苏家事变

韩笑这下可真是无话可说了:“胸大还真是无脑啊,我有这么漂亮的未婚妻,犯得着偷你的内衣吗?再说了,今天风大是事实,不信自己看天气预报去。”

方璐瞪着眼,如果不是穿着制服,她早就冲上去暴揍他一顿了……

苏月盈见这状况,只能拿出自己的名片,递给中年警察:“我是苏家的苏月盈,他是我的未婚夫,而且这群陌生人是来袭击我们的,他只是正当防卫。”

中年警察接过名片,顿时脸色大变。苏家,一直是西京市的一个传奇。不仅是在商业上,更是在这充满传奇与传承的都市里能打拼出这么一份家业,很是令人神往。

对于苏家人,他们这些人的确招惹不起。

“那行,我们先把这些嫌疑人带回去。如果有需要的话,到时候还是要麻烦韩先生跟我们回去一趟,录个口供。”中年警察知道深浅,现在有了苏月盈的出面,要带走韩笑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韩笑听罢,笑着回应:“那是自然,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一定义不容辞。”

方璐见状,立马就急了:“老陈,那我这事咋办。不行,我必须要把他带回局子里。”她可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对于什么苏家李家的,她压根不在乎。

中年警察很是头疼,只能凑到她身边低声说:“姑奶奶,别闹了。您家大业大的自然不怕,可这事苏家怪罪下来,局长只能拿我们顶锅。看在我们帮你顶了那么多次锅的份上,这次就放过我们吧。”

方璐皱着眉头,很是不爽,但既然这老陈都开口了,她也不好太挥他的面子。

“你给我等着,本小姐一定不会放过你。”方璐差点把银牙咬碎,现在也只能先放韩笑一马。不过来日方长,而且他就在自己住的小区,还愁没机会整他?

很快,一行人开车离去,至于那些打手也都被带走。

“你欠我一个人情。”苏月盈看着韩笑,煞有其事的说着。

“好好好,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不过那个张鹏还真是个睚眦必报的主。看样子,也得敲打他一下,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都能来惹我。”韩笑笑着点头,不过对于那些来打扰他睡眠的打手很不高兴。

一夜过去,相安无事。

一大清早,韩笑就早早的醒来。现在他的生物钟已经极其稳定,每次早晨六点是他准确的起床时间。洗漱之后便是开始了新一天的晨跑和锻炼身体,这些基本的锻炼,即便是他离开那个地方后也没有中止。

而这一夜,苏月盈睡得却并不好。

毕竟她现在满心都在担心苏家的安危,早在几个月前,苏家别墅附近就出现了很多陌生人。这些人身份不明,但是行动却异常隐秘。而且通过判断,这些人是在监视苏家人的一举一动。

可以说,苏家已经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指不定哪天就会突然倒塌。

“早啊。”等韩笑锻炼完身体回来后,苏月盈也从卧室里走了出来。韩笑看着她眼眶下微黑的黑眼圈,自然的打着招呼。

“没你早。”想起苏家的现状,苏月盈明显没有什么性质搭话。

正当这时,苏月盈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喂,四叔,怎么了?”

“什么,有人对我们出手了?在哪?”

“你等着,我现在就过去。”

苏月盈脸色大变,连语气都很是凝重。在电话里得知,已经有人对苏家出手了。现在苏家已经被一群神秘人围住整个苏家别墅,最巧的是,昨晚就是苏家开家族会议的日子。

可以说,现在整个苏家的核心人员都在别墅里,除了她苏月盈。

韩笑见她这个样子,也严肃起来:“发生什么事了?”

苏月盈着急的说:“他们要对我们苏家出手了,现在我家已经被他们的人给包围起来了。求求你跟我回去一趟,不然这次我苏家就真的完了。”

韩笑点点头,说:“等我换套衣服。”

很快。

韩笑从卧室里走出来时,换上了一套干净的运动装,整个人也显得更精神不少。而且既然这次是赵家主动出手,那他也不介意让他们先吃一个血亏。

反正好久没有畅快的打一架,很是压抑。

随后,两人驾驶着苏月盈那辆红色小跑,一路狂奔。苏家的别墅在西京市的西处,从韩笑这里到她家至少需要两个小时。不过在她高速的奔驰中,也只用了一个小时就达到了苏家别墅的门口。

苏家的别墅,在西京市西郊的一处自建地上。这里原本是荒郊野地,后来苏家买下这片地,盖成了一千多平方米的超级别墅。这栋别墅,早在建成初期,就估价为三个亿。现在的价值,更是连翻数倍不止。

此刻,苏家别墅四周已经被将近八十个中年男人包围。这些人只是象征性的包围着别墅,有的在抽烟,有的在聊天,并没有做什么,像是在等什么命令。

苏月盈见到这情势,二话不说就要冲进去。

韩笑直接拉住她,看着围住别墅的那群中年男人,笑着问:“你不觉得他们是在等什么吗?”

苏月盈听到他的话,也稍微冷静了许多:“你什么意思?”

韩笑指着那些人,细心的解释着:“这些人既然把你们苏家都给包围了,肯定是要做点什么的。但你看他们,哪像是要做什么的样子。我猜,他们要不是在等命令,要不就是在等一个人。”

苏月盈不解的问:“等一个人?等谁?”

韩笑撇嘴一笑:“如果是在等人的话,你觉得他们还能等谁呢?当然是等你这个苏家的大小姐苏月盈咯。而且,这里肯定有他们的头头。擒贼先擒王,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会不懂吧?”

苏月盈一惊,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等我?他们为什么要等我?”

韩笑摇摇头,微微一笑:“不知道,难道是想一网打尽?行了,随我一起下去看看吧。既然赵家的阵势已经摆了,那咱们也得去见识见识不是。”

说完,两人一前一后从车里走了下来。

“兄弟,你们这干嘛的,这么多人。”韩笑带着苏月盈凑到一伙人身边,随意的搭着话。

“哦,我们来这里施工的,你们是谁,来这干嘛?”这伙人看到苏月盈,眼神明显一变,不过片刻间也就放松了下来,很是警惕。

“我们是来苏家收保护费的。”韩笑嘿嘿一笑,还冲着苏月盈眨了眨眼。

“来苏家收保护费?吹牛逼呢你。”那伙人讥讽的看着韩笑,同时一个人悄悄的退了出来。不过这一幕,也被细心的苏月盈发现。

苏月盈悄悄的拉了拉韩笑的衣角,想要说什么。

韩笑摆摆手,很是严肃的大声说:“谁吹牛逼呢,我可告诉你。这位,就是苏家的大小姐苏月盈,今天我来苏家收保护费,她就是人质。不信,你们问她就是咯。”

他这一句话,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

一瞬间,所以包围苏家的人,都在收到消息后朝着韩笑的位置靠拢。一瞬间,韩笑和苏月盈就被人围得一个水泄不通。别说苍蝇了,就连一只蚂蚁都挤不进去。

苏月盈看到这情况一脸担忧,埋怨的说:“你这是干嘛。”

韩笑故作神秘的说:“我这人不喜欢找别人,就是喜欢让别人找我。”

果不其然。

刚说完没多久,就见人群中自动分出一个口子。一名衣着不凡的年轻男人朝这里走了过来,这年轻男人看起来也就二十五左右,英俊潇洒,手指上那块绿色扳指很是显眼。

“苏大小姐,别来无恙。”来的男人似乎跟苏月盈也熟悉,上来就微笑着打招呼。

“赵权,你要怎样。”苏月盈看着他,咬牙切齿的问道。

说起来,苏家与赵家结怨,跟她也有莫大的关系。当初赵家来提亲,是希望苏月盈能嫁进赵家门。一方面,两家结盟,可以掌控西京市半个商场。第二,苏月盈的生意头脑,也是赵家最为看重的。

虽说赵家的底蕴深势力强,但在生意上面,一直都是不温不火。而苏月盈展现出的生意天分,很是令赵家眼馋。加上赵权对她也极为满意,自然同意这桩亲事。

但令人没想到的,苏月盈的父亲竟然一口回绝。

这件事也不知被谁传了出去,一时间赵家在西京市丢尽了颜面。也因为这,赵家也开始着手对付苏家。虽说苏家生意做的极大,但在赵家面前,依旧不够看。

“你要知道,对付苏家不是我的主意,而是家族里的决定。”赵权微笑看着她,极为温柔的劝解着:“你呢,又是我喜欢的女人,所以我也不会坐视不理。今天我派人来,就是来保护你的。只要你现在回心转意,我会为你苏家说情。”

“当然,如果你铁了心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这些人,都是我赵家的狗。我用这群狗换你苏家一家人的命,想来也不算吃亏。现在摆在你眼前的只有两条路。”

“第一,当我赵权的女人,我保你苏家无碍;第二,你拒绝我的好意,你苏家家破人亡,而你也只能成为我的床上玩伴。不过你放心,能当我赵权床上玩伴的人,也已经很不错了。苏大小姐,识时务者为俊杰,希望你不要令我失望,浪费我这一番苦心。”

霸道兵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霸道兵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正月初一到正月十五的过年习俗和禁忌

    正月初一正月初一不能动用扫帚,否则会扫走运气、破财。假使非要扫地不可,须从外头扫到里边。到今天许多地方还保存着一习俗,除夕前扫除干净,年初一不出扫帚,不倒垃圾,备一大桶盛废水,当日不外泼。新年里也不可以打碎家具。打碎了是破产的预兆,得赶快说声“岁(碎)岁平安”或“落地开花,富贵荣华”。正月初二大年初二,出嫁的女儿回娘家,要夫婿同行,所以俗称“迎婿日”。这一天,回娘家的女儿必须携带一些礼品和红包,分给娘家的小孩,并且在娘家吃午饭,但必须在晚饭前赶回婆家。在过去,一家人也会选择这一天拍张全家福。正月

  • 那些借钱不还的人,过年还好吗?

    生活当中每个人都有困难的时候,你有困难的时候别人帮一把也未尝不可,特别是缺钱的人,借点钱,可以渡过难关,可是生活中就总是那么一拨人,他们借钱不还,咱先不说他借钱的目的用途是什么地方,但是好多人借钱借了三四年都没还,搞不清楚,竟然能够到了这种地步。即使不还,在年前的时候,要说明原因,为什么还不上,总给想想办法,比如说可以通过借再借别人的钱来填补这个窟窿也是可以的,借钱不还,搞不清楚这些人是什么目的,是不想还了,还是这借了部分钱据为己有,还是其他的目的,或者是刻意的来折腾债权人?现在借钱难还钱已经成

  • 南昌消防经开中队消防官兵给您拜年啦!

    新年快乐

  • 南昌消防昌东中队消防官兵给您拜年啦!

    新年快乐

  • 南昌消防桑海中队消防官兵给您拜年啦!

    新年快乐

  • 2018四川武胜符氏清明会通知

    附件一:2018年清明会流程1、10:30会议开始,符宗和族长、符宗斌会长带领宗亲会成员上香祭祖,全体宗亲上香祭祖;2、11:00符宗斌会长做2017年宗亲会工作汇报及2018年工作设想;3:11:10嘉宾发言;4、11:20宗亲会顾问、祠堂建设财务总监符均明做财务工作报告;5、11:30祠堂建设总策划人符建辉做祠堂建设报告;6、12:00副会长符河做会议总结发言;7、12:10就餐。附件二:后勤小组成员总策划:符河成员:符宗和、符宗斌、符河、符文、符云辉、符小燕负责事项:中午就餐食品采购和餐饮

  • 豫西人串亲戚有多讲究?年前结婚的新人挨家挨户吃遍整个村子丨豫记

    中国人讲究礼,搁到河南人嘴里,就是得有规矩,尤其是春节——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豫西人过年是很讲究的,蒸馍的面,一定得是家里最白的那种。走亲戚时候,按照亲疏远近,拎的馍馍种类也不一样。一般亲戚带油条;最亲的送大包子,还要磕头。年前结婚的新人比较忙碌,在春节期间要挨家挨户的吃,有人甚至吃遍了整个村子。张木霞丨文豫记微信号:hnyuji即便是缺油少粮的年代过年的馍馍也得用白面蒸过年,人们常常说过大年,一个大字包含了怎样的内容呢?过年的大幕,初一徐徐拉开了,到了初二开始走亲戚待客,我们老家叫待“挈”。家

  • 一篇念佛的文章就可,牵出正与邪的较量,搞笑,有些粉丝走错地方

    一篇念佛的文章就可,牵出正与邪的较量,搞笑,有些粉丝走错地方。这位网友的评论,简直是无知的表现。先不说佛庙、佛塔、佛像拆不拆,拆了是否有罪。先来解释一下“和尚”两个字,只有一个寺庙的方丈才称为“和尚”。余下的都称为法师,这就是这位网友的无知,拜托学好了再来评论。这位网友的评论超级搞笑,佛有骗过你的钱吗,佛早已涅槃,骗钱的是魔子魔孙,世上有正就有邪。而且佛陀释迦牟尼佛在世时,不仅成佛时魔王波旬阻止过。就是说法49年后,魔王波旬还催促佛陀涅槃。魔王波旬说过很重要的一句话就是,“到你末法时期,我叫我的

  • 【文荟诗丛】幸运相随·初春组诗

    初春文/幸运相随从我体内淡淡地妆容你含在我口中渗透那湿漉漉的暖地毯我摊开滋生出来的部分把你抱紧在怀里多么好啊每天都有醉美的酣梦每天都在偷偷地发芽那远行的贺卡阳光离心最近我也离你最近2018/02/16情人节文/幸运相随因为你,我踏入爱的沙漠因为你,我甘淋一场红雨知道吗,我每根睫毛时时站起了凝望我的词典里,再没有分离思念,一层层的尘覆满,我的心里心外千条路选择了你走的路人海茫茫一次际遇就义无反顾地选择与你相依就这样,陷入爱的沙漠但我从未想过拯救自己陷的越深思绪越成熟因为我在苦苦地等待等待有一个早晨

  • 好好思考到底什么是幸福:《幸福的感觉》自然道德智慧诗

    幸福的感觉(自然道德智慧诗)为了得到幸福每天都在追寻悦目地看优美地听欢快地说甘甜地尝柔美地触希望地思可心烦意乱焦虑怨恨总是随身山北河南湖畔泉城山林子戊戌甲寅辛未辛卯聚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