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天命难违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0/29 6:10:08 来源:网络 []

小说:天命难违

第8章 棺内有人

  夜色,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退去黑暗,而就在密林中间,那几座坟旁我和王硕两个人,却听到了有人敲击着棺材盖发出的声响。网站http://www.95lady.com/

  我们两个对视了一眼,都察觉出了对方目光中的恐惧。

  “跑!”王硕大喊了一声,我们两个转身就跑。

  林子实在是太密,脚下又杂草丛生,磕磕绊绊的我身上被树枝划出了几道伤口,又摔了几次我依旧不敢停下。

  一直跑出了几十米远,甚至身后白色蜡烛发出的暗淡火光都已经消失不见,我们两个才停下来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是鬼么?”我慌张的说道。

  “不是鬼还能是人,赶紧想办法走出这座山。”王硕回答道。小说天命难违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你什么时候和李军一起进来的?”我问他。

  “白天的时候,这山里有脏东西古怪的很,我走了一天都没有走出去。”

  “鬼打墙么,撒尿没有?”我说。

  王硕一怔:“撒尿?”

  我点点头:“我听说童子尿能破鬼打墙。”

  听我这么说,王硕嘴角突然抽动了两下:“什么童子啊,好几年前就不是了。”

  说到这儿,他停顿了一下,不可思议的看着我:“难道,你还是处男?”

  这话要是在平时我一定会觉得尴尬,但眼下性命攸关我也没有否认。

  “你等我一下。95女性网

  说完话,我就要解开腰带,但手放在了腰带上我却停住了。

  “小雨!小雨还在附近!”我焦急的说道。

  王硕惊讶的看着我:“啊?”

  他跟我不是一个村的,并不认识小雨,见我转身向不远处跑去赶紧叫住了我:“你干什么去?”

  “你帮我找个人。”我将小雨的相貌简单描述了一遍。

  其实也不用怎么描述,这个时间还会在后山的除了人就是鬼了。而不是鬼,那剩下的人就是小雨。

  “她什么时候和你分开的?”王硕问我。版权http://www.95lady.com/

  “就在进林子前,在路上分开的。”我抬手指了指小雨和我分开的大致方向。

  “好,你要是发现了喊我,我发现了也会喊你。”王硕说了一声,跑向了我手指的方向。

  因为跑出了几十米,我手指的方向可能有些偏差,所以便跑向了另一处小雨可能会在的方向。

  小雨,千万不要出事啊,我在心里祈祷着。

  树林实在是太密,我仅凭着一支手电来看清眼前的景象。原文http://www.95lady.com/

  起初还能听到王硕拨动树枝发出的哗哗声,到最后连声音也听不见了,还是没有发现小雨的踪迹。

  穿过树林,树林外就是进山的那条小路,我大喊着小雨的名字,可始终没有传来回应。

  哪去了?我让她在原地等我,小雨乖巧不会不听我的话的。

  我心中焦急,不断向四周看去。

  “咔!”就在这时,脚下突然踩断了一截折断的树枝,下意识的低下头去,立刻看到了一朵被踩断的野花。

  这花,是我和小雨之前停留的地方!

  我猛的转过身,看向四周的树林。

  没错,这就是我之前进入树林的地方,可小雨呢?她去哪了?

  “小雨!”我继续喊道。阅读95lady.com

  四周很静,诡异的安静,除了我的叫喊声之外什么都听不到。

  难道小雨在听到王硕的叫喊声奔着他去了?我又喊了两声王硕,但声音却仿佛石沉大海。

  整座山上,这个时候就好像只有我自己!

  小雨,小雨不能出事,我第一次如此焦急,我和小雨分别了几年后才刚刚见面,她是我带出来的,来也是为了保护我,她要是出事了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自己。

  去哪了?到底去哪了?

  我疯狂的喊着小雨的名字,最后目光落在了我之前进入树林的位置。

  难道小雨见我一直没有回来,进树林里找我了?

  可如果她碰到了那几座坟,而坟内又传来了敲击声……

  我不敢想象这之后会发生什么,不敢有丝毫犹豫便再次冲向了那片树林。

  因为之前走过,这次进入树林远比第一次要快的多。

  终于,来到了那处我刚刚站立的斜坡,那几座坟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前。

  敲击声,没了!

  我心中警惕,但是因为关心小雨的安危,还是小心翼翼的走了下去。

  “小雨!”我大声喊道。

  和想象的一样,仍旧没有回应传来。

  小雨如果真的来过,见我不在一定会选择离开,回到我们之前分开的那条小路。

  难道她也听到了坟内传来的响声,跑向了另一条路,正好和我错开了?

  想到这儿,我正想要离开,却突然注意到了脚下。

  这是什么?

  夜色依旧黑暗,但这几座坟却是在一片空地内,周围没有树木阻挡,借着月光我立刻看到了脚下掉落了一个什么东西。

  紧张的将手电转向了那东西,立刻传来了反射的一道绿光。

  这是,奶奶送给小雨的手镯!

  我慌慌张张的将那手镯捡了起来,没错,这手镯我记得十分清楚,小时候奶奶连碰都不让我碰说长大送给我的老婆,送给小雨后小雨一直小心翼翼的戴在手腕上,我绝对不会看错!

  小雨来过这里,我看向了四周,周围只有孤零零的那几座坟,而墓碑前的蜡烛也在这个时候熄灭了。

  小雨极为爱惜这个手镯,怎么会将它丢弃在这里?

  一定发生了什么,这是小雨故意留给我的!

  我将手电向四周照去,希望能寻找到小雨的身影,但周围只有那几座坟,什么都没有。

  不对,这土不对!

  我突然注意到不远处一座坟上的土。

  天这么黑,要不是我认真观察四周根本不会发现。

  那明显是一座老坟,可是在背对着我的坟的一侧,却好像发生了垮塌,坟上的封土塌陷了大半。

  我赶紧跑了过去,突然感觉脚下绊住了什么东西,一个趔趄险些数按倒在地。

  这是……

  铁锹!这里怎么会有铁锹?

  猛然想起,之前传来敲击声的坟就是来自这个方向,我不敢有任何犹豫赶紧绕到了那座坟的后面。

  坟被挖开过!是后来才填上的!小雨!

  我扔掉了手电,用双手疯狂的挖着土。

  那土覆盖的并不深,挖了几下之后我便感觉挖到了什么坚硬的物体。

  将手电拿了过来,借着手电微弱的光芒,不出所料的面前正是一口黑色棺材。

  “小雨?”我叫了一声,棺材内没有任何声音传来。

  我不知道小雨是不是真的在棺材内,我也不知道打开棺材会发生什么,但我没有办法。

  硬着头皮,我的双手我在了棺材盖上。

  那棺材常年埋在土中,被雨水浸湿已经有些腐蚀,但依然严丝合缝,扳了两下竟然没有扳动。

  小雨,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我咬着牙,用尽了全身力气终于将那棺材盖打开了一个缺口,然后全力将棺材盖推向了一旁,立刻在棺材内看到了已经昏迷不醒的小雨。

  “小雨。”我叫了一声她的小名,赶紧伸出手将她从棺材内抱了出来。

  可没想到,昏迷中的小雨身体居然意外的沉重。

  然后,我在她身下发现了第二章脸!

  一张,干瘪好像是枯树皮一样的脸!

  眼眶凹陷,鼻梁坍塌,张着干瘪的嘴唇露出了发黑的牙齿!

  我心中狂跳,知道那就是这座坟墓的主人,不知道怎么竟和小雨身上的衣服缠在了一起。

  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我一只手托着小雨的身体,另一只手疯狂的打了那尸体几拳,打的它身体凹陷我手上满是令人作呕的充满恶臭的粘稠液体,才将它与小雨之间分离开,赶紧将小雨从棺材内抱了出来。

  小雨这时候面色青紫,身上凉的有些吓人。

  我将她放在了地上,试探了一下她的鼻息,脑子猛然嗡的一下,小雨竟然没有了鼻息。

  也顾忌不了那么多,将手放在了她的心口,发现她的心跳居然也已经消失了。

  “小雨!”我痛苦的喊着她的名字,用在电视上学来的急救措施,伸出手不停按压小雨的胸口,达到一定次数嘴对着嘴不停做着人工呼吸。

  什么死?什么狗屁的真相?

  小雨如果死了,我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界上?

  我心中悲愤,之前我就不应该跟小雨分开啊!

  “小雨,你快醒来啊!”我看着她有些青紫的脸,悲痛的喊道。

  昏迷中的小雨,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我的叫喊声,身体突然一颤。

  “小雨。”我紧张的叫了一声,见她好像还没有醒来的迹象,将耳朵贴在了她的胸口。

  “嘭,嘭嘭……”心跳稍微有些慢,可总算已经有了心跳。

  我欣喜若狂,又一次将嘴凑了过去,连续吹了几口气,却猛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的小雨睁着一双明亮的眼睛,正有些不知所措的望着我。

  我愣住了。

  “小河哥,你再吹下去我没法呼吸了。”小雨虚弱的说道。

  我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紧绷的神经在这一刻完全放松了下去:“小雨,你吓死我了,真的吓死我了。”

  小雨用头在我怀里蹭了蹭:“小河哥,我初吻没有了。”

  我气恼的看着她:“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种话?”

  话说完,却见她一直盯着我,我竟莫名的开始紧张,声音也降低了许多,故意严肃的皱紧了眉头:“我也没了,赶紧跟我走。”

  小雨看着我,忽然笑了笑,将头埋在我怀中更深了一些。

  我抱着她一路飞奔,这一次却什么都没有遇到,一直跑回了家才想起来王硕还在山上。

  此时天已经大亮,安顿好了小雨见他没事我便想返回山上寻找王硕,电话在这时却响了起来。

第9章 已死之人

  “小河,明天早点到单位,新来了一批书需要录入。”打来电话的是我在市图书馆的领导,叫做王岩,有同事给他起了个外号,名字倒过来就是阎王。

  “领导,我可能暂时回不去了,我这边出了点状况。”我说。

  “怎么了?你不回老家参加婚礼了么?”王岩疑惑的问我。

  “是,但是……”我编了个理由,又请了几天假。

  刚挂断电话,就发现手机上来了条短信。

  有些意外,居然是王硕发来的,问我回没回来。

  我赶紧给他打了回去,没想到他已经从后山走出来了。

  “你跑哪去了?”王硕得知我在家,惊讶的问我。

  我将和他分头寻找小雨之后的事情讲了出来,听的王硕不住的冷笑着。

  “是他么?”

  我瞅了眼躲在被窝里,正悄悄看向我的小雨:“还不清楚。”

  “小心点吧,谁也不知道他出去几年遭遇了什么,这次回来又有什么目的。”王硕提醒着我。

  “嗯。”我应了一声,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你之前说,是他找你去的后山?你们去后山做什么?”

  “昨天我和你分开后就回了家,却在大门口遇到了他,我便询问那具尸体去了哪。他说被他埋在了后山,我不放心就让他带我去看,可没想到刚进后山没多久他就不见了。我被困了一天,或许假若你不来的话,我可能一辈子也走不出后山。”王硕回答。

  “对了,你去后山做什么?”

  “我做了个梦,在梦里看到了一些东西在后山,所以才去看看。”我说。

  王硕发出了一声轻哼:“我看,你这梦也有些古怪。总之,小心点吧。”

  “我知道。”

  “对了,你认识的那阴阳先生联系上没有。”

  “没有。”我回答。

  王硕声音带着一丝失望:“萧河,如果你联系上那算命先生一定要告诉我,他可能会救咱们的命。”

  “知道。”我说,隐约间听到了汽车行驶的声音。

  “你现在在哪?”

  “我去县城,我听人说县城有个神婆,我去找她看看。”

  “能行么?”

  王硕苦笑了一声:“有病乱投医呗,我反正不想再在你们村待着。”

  说完,他又嘱咐了我一声小心李军,随后挂断了电话。

  这一切,难道真的是李军造成的?

  “小河哥。”身旁的小雨叫了我一声。

  我转过头,紧皱的眉头在看到她时也慢慢舒展开了。

  “小雨,你真的没事了么?我开车送你去医院吧。”

  小雨脸色已经有了血色,不过仍旧显得有些虚弱,对我笑了笑:“没事的。”

  我伸出手在她额头摸了一下,感觉有些烫,拿了一条湿毛巾敷在了她的额头上:“小雨,你告诉我进入树林后发生了什么?”

  听我这么说,小雨竟摇了摇头:“小河哥,我不知道。”

  “不知道?”我惊讶的看着她。

  “是谁把你放进棺材里的?”

  “我真的不知道。你刚进入树林,我便突然感觉背后传来了一道寒气,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什么都不知道了?那敲击棺材的人不是你?”

  “不是我。”小雨回答。

  我取出了放在口袋中奶奶送给她的镯子:“那这个镯子也不是你留下的?”

  看到那支翠绿的镯子,小雨双眼中明显亮了一下,伸出手想要将它接过去。

  “小河哥,怎么在你那儿?我担心了好久。”

  我将镯子戴在了她的手腕上,震惊的坐在了小雨身旁。

  丢镯子的不是小雨,敲击棺材板的也不是小雨,那做这一切的是谁?

  难道,当时在后山的除了我们三个人之外,还有第四个人?

  可是他做着一切是为了什么?将小雨放在了棺材内,却又留下线索。

  真的是李军?

  无数个问题困扰着我,我根本想不出隐藏在这些事背后的答案。

  而就在这时,我的耳后突然传来了两下刺痛。

  “嘶……”我疼的倒吸了口凉气,但那刺痛感来的很突然,又很快消失了。

  怎么回事,之前也是这个部位疼,现在也是。

  我伸出手在耳后摸了一下。

  嗯?或许是因为太过紧张,我竟然感觉自己耳后的那两块骨头好像照比平时凸出了一些。

  怎么会?我摇了摇头,二十多岁了,骨头还发育什么?

  反正那疼痛感只是转瞬即逝,我也没有当回事。

  “小河哥,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小雨问我。

  “没有,只是小雨,你真的不需要去医院么?”

  “嗯,不需要,一会儿就好了。”小雨笑着回答。

  回想起当时将她从棺材内抱出来时的样子,我依然感觉心有余悸。

  “小河哥。”

  “嗯?怎么了?”

  小雨的目光有些躲闪:“小河哥,我想问你,如果,如果我当时死了,你会不会,会不会想我?”

  我瞪了她一眼:“别瞎说。”

  “我是认真的。”小雨突然急了。

  我伸出手将她额头凌乱的发丝撩动到一旁,看着小雨一双明亮的眸子:“小雨,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可是,如果我……”

  我打断了她的话:“没有可是。”

  “哦。”小雨低下了头,眼珠滴溜溜的转着也不知道心里想着什么。

  正在这时,奶奶推门走了进来。本来是面带着笑意,可看到小雨的模样笑容却忽然僵住了。

  “小河,你出来。”她没好气的对我说了一声。

  我瞅了眼小雨,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奇怪的跟她来到外屋。

  刚出门,脑袋上便被奶奶狠狠敲打了一下:“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我差点没被气笑了,是我挨了打,还问我是怎么回事?

  “小雨那丫头额头怎么敷着毛巾?”

  我也不敢将不久前遇到的事情对她讲出来,老人家年岁大了相信这个,害怕她担心。

  “可能是,感冒了吧?诶?”

  刚说完话,我的胳膊上便被奶奶掐了一下:“小雨那丫头是好孩子,从小就是你说什么都听你的,你要给欺负她我可不饶你。”

  我有些莫名其妙,却也百口莫辩。

  我做什么了?是谁把小雨和我安排住一起的?

  也没给我辩解的机会,奶奶瞪了我一眼:“吃饭的时候多给小雨丫头夹点菜,别光顾着自己吃。”

  我觉得自己也懒得跟她解释了,啊啊的敷衍了两声走进了房间。

  又在被窝躺了一会儿,小雨的脸色相比之前也好了许多,但还是没什么力气,最后被我小心扶到了外屋的饭桌旁坐在了椅子上。

  这期间,爷爷奶奶的目光一直注视在我们两人身上,很古怪,不知道为什么。

  “呦,吃上了?”饭吃到一半,门外突然传来了李军的声音。

  我心中一跳,立刻警惕的向他看了过去。

  李军似乎没有注意到我的目光,先是和爷爷奶奶问了好,又和小雨打了声招呼最后才看向我。

  “别吃了,你今天不是要回城么?我家里饭菜准备好了,到我那儿吃去。”

  “大军啊,你在这儿吃点呗,炖的大公鸡。”我奶奶笑着说。

  李军摆了摆手:“不了。”

  说完话抓住了我的衣服:“走走走,别吃了,你和小雨一起去。”

  我站起身,对小雨使了个眼色,小雨领会后坐在位置上并没有动,我独自和李军走出了门。

  “小雨呢?一起来我家吃饭去啊。”李军见小雨没跟出来,笑着对我说。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李军,你跟我过来,我有些事想问你。”

  “啊?什么事啊?”李军奇怪的说道,跟在了我的身后。

  我奶奶家有个很大的园子,在园子的最南方有个柴草垛,那里十分隐蔽,虽然有一条小路但平时极少有人经过。

  “到底怎么了?”见我将他带到了这里,李军又一次问道。

  我转过身,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

  就听啪的一声响,李军因为没有防备被我打了个正着,身体也靠在了柴草垛上。

  他摸着自己的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你干什么?”

  “你干什么?”我反问道。

  李军懵了,反应过来后一把猪猪了我的脖领子:“小河,闹没有这么闹的知道么?”

  说完话,愤怒的推了我一把,转身就走。

  “你昨天,婚礼前那么晚才回来是因为和王硕去了后山吧?”

  我话说完,李军的身体便猛然停在了原地,转过身后面色也变得极为复杂:“你怎么知道?”

  “王硕告诉我的,你带他去后山做什么?”我质问着他。

  李军似乎没有听到我后面的问话,瞪大了眼睛显得十分激动:“你见过王硕?他什么时候告诉你的?”

  我有些惊讶于他的反应,但还是冷笑了一下:“你想害他是吧?”

  李军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愤怒的望着我:“我想害他?我他妈害个屁,明明是他想害我!你知道他怎么了么?一个礼拜前就他妈死了!但是,在接亲前却找到了我,他妈的还开来了一辆灵车!”

  “你说什么?”我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我说,王硕在一个礼拜前就死了!”李军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

天命难违》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天命难违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私有猎物:帝少专宠小萌妻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私有猎物:帝少专宠小萌妻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称:私有猎物:帝少专宠小萌妻目录预览:第3章这女人,跟别人不太一样第4章真是禽兽第5章我亲自去接第3章这女人,跟别人不太一样赫连城起身,慢条斯理地穿衣服。一道非常强烈的视线毫不掩饰地黏在他背后,让他颇有些伤神。他刚穿上上衣,纽扣都还没有系上,就转过身,看着少女,冷酷道:“你能不能不要一直盯着我看?”少女好看的柳眉拧在一起,决定问出自己的疑问,“先生,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从刚才起,这个男人就一言不发,看起来很冷峻,不容易交谈。“没有。”赫连

  • 时光陪我睡觉觉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时光陪我睡觉觉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书名:时光陪我睡觉觉目录预览:第3章你个狗东西,敢笑话我第4章我会喜欢这样的豆芽菜第5章这个看脸的时代第3章你个狗东西,敢笑话我第二天季青山就打电话给老师,让老师把兄妹俩调一块去了,季南风瞪着眼睛表示不满。夏笙歌默默收拾自己的书桌,顺便趁下课休息的时候把季南风乱七八糟的书也一块整理了。季南风看完课表,发现最后一节课是班主任的课,哭丧着脸自言自语道:“完了,等下肯定不能按时放学,食堂的油焖排骨肯定吃不上了!”夏笙歌看他有气无力的趴在桌上,碰了碰他手肘:“

  • 蜜宠99天:总裁老公太危险 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蜜宠99天:总裁老公太危险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蜜宠99天:总裁老公太危险目录预览:第3章你是谁第4章你这个混蛋第5章三个月一百万第3章你是谁“好热。”任曦妍一把抓住后承奕搁在她额头的手,努力的往自己的脸颊上移动,男人冰冷的手掌给了她足够的凉意,但身上的火热却怎么也消散不了。她感觉自己好像被放置在一个密不透风的烤炉里,热的快要喘不过气来了。后承奕眯着眼看着她不禁皱眉,俊美的脸上更是看不出任何的表情,转身准备离开。“不要走,张宇,不要走,好不好。”女人眯着眼,眼前的人影不停的晃动,她头

  • 缠情总裁,撩不停!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缠情总裁,撩不停!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称:缠情总裁,撩不停!目录预览:第3章睡了难缠的男人第4章把他当成陪睡的第5章一切都是你害的第3章睡了难缠的男人他萧逸晗虽然冷漠,可也是个正人君子,他本不想乘人之危的,但是顾言馨穿成这样子,还对他‘上下其手’,他到底还是个男人啊!一个荒谬的想法便在他的脑海里面出现了,他立马将顾言馨抱在了床上,然后脱掉了自己的衬衣。在柔和的灯光下,萧逸晗才发现这女人长得其实挺不错的,满脸的胶原蛋白,关键身材也很好,处处都是致命的诱惑。萧逸晗看着顾言馨诱人的红唇就想

  • 浴火王妃:王爷,妾本蛇蝎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浴火王妃:王爷,妾本蛇蝎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称:浴火王妃:王爷,妾本蛇蝎目录预览:第一卷血凤归来第3章以牙还牙第一卷血凤归来第4章报仇开始第一卷血凤归来第5章瓮中捉鳖第一卷血凤归来第3章以牙还牙深夜,房门被轻轻敲响。“好表妹,你在不在房里?”一道猥琐而急色的男子声音在门外响起,光听那声音便可猜测有多急不可耐。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大夫人温氏的表侄,侯府嫡三子赖侯勇!庄子里的管家周瑞在一旁谄媚道:“表少爷您尽管放心进去,咱们大小姐一早就在里头等您呢。”赖侯勇一听,眼睛里登时露出一股色光,忙

  • 帝业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帝业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帝业目录预览:第一卷风乍起第3章求我啊,求你第一卷风乍起第4章年轻人,要节制啊第一卷风乍起第5章杀得好,死得好第一卷风乍起第3章求我啊,求你傍晚时分,夕阳渐渐沉入西边的群山之后,茂密的林间疏落着几道金色光柱,自光柱里慢步走来的男子他是个俊俏的人,合身的白袍,标致的丹凤眼,朱红的薄唇,挺拔的身躯,越看,越像个衣冠禽兽。鱼非池不是很爱与这衣冠禽兽说话,他刚在就在树上,却半点没有出手相助的意思,着实算不得是个好人,当然了,鱼非池也不生气,毕竟人家也没有什么义务要帮自

  • 邪王盛宠:神医嫡女嚣张妃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邪王盛宠:神医嫡女嚣张妃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称:邪王盛宠:神医嫡女嚣张妃目录预览:第3章你可心安第4章以下犯上第5章鸡飞狗跳第3章你可心安众人都以为是别有用心的政敌想出来的阴谋,但是,陈侯爷的反应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眼眶泛红,虎目含泪,“她……死了?生了什么病?”琳琅的嘴唇紧抿,心口微微酸痛,“忧郁成疾,心病无药可医。”记忆中,那个女人从未展颜,思念刻在骨子里,每每迎风落泪,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终于支撑不住了。如一道晴天霹雳砸下来,陈侯爷大受刺激,整个人都崩溃了,紧紧握住玉佩,脸色惨

  • 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称: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目录预览:第3章当众打脸第4章蠢货快滚第5章娶了她吧第3章当众打脸此时的恭王府门前,鸦雀无声。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听得出来。围观的众百姓们不由自主的齐齐后退了一大截,人人屏着呼吸,大气儿都不敢喘,一脸的恐惧。身为天之贵胄的君天翔,今儿个头一遭,竟然被一个丑女人,当着无数百姓的面,指着鼻子骂是公猪,这种羞辱的滋味,他自小到大从来没有尝到过!他俊美白皙的脸涨红得像个紫茄子,杀人般的目光死死盯住柳若水,牙齿咬得咯吱

  • 囚婚:狼少枭宠少奶奶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囚婚:狼少枭宠少奶奶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囚婚:狼少枭宠少奶奶目录预览:第3章特别帅的男人第4章你这个贱人第5章简家是我们的第3章特别帅的男人她清清楚楚地记得到了晚宴之后,不过是多转了几个圈,坐了一小会,起来的时候屁股那里就破了两个小洞。简烙心到现在才明白,这贾静容和简梦玲是铁了心地将她毁了,想尽了办法要让她难堪。前世的简烙心给人刁蛮暴力、放荡又挥金如土的印象,还不是她从小被培养成这样的?简烙心终于明白,捧杀,才是最残忍的。手里的裙子被拿走时,简梦玲的笑意就僵住了,但是一秒后便恢复了温

  • 小妻诱人:老公乖乖就擒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小妻诱人:老公乖乖就擒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小妻诱人:老公乖乖就擒目录预览:第3章叫我老公第4章她是我老婆第5章我来接你回家第3章叫我老公“我们结婚?”慕初夏觉得自己一定在做梦,被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和好姐妹背叛,然后一个陌生人突然跳出来,说要和自己结婚。“有什么不可以的吗?我未娶,你未嫁,你不觉得,我们很登对吗?”男人对她勾唇一笑,脸上的那抹笑意,再次深深地钻入她的心底,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眼前的这个英俊男人,天生有那种慑人心魄的本事。慕初夏再次愣住,男人捏住她的肩膀,在众目睽睽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