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学姐,请自重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0/29 5:48:26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学姐,请自重

第8章 醉酒小公主

  不是我要计较那点钱,而是送个叶美娇的礼物也就只值七块钱。版权95lady.com

  那老板一口否决了我的砍价,“不行,少卖你三块钱,我就少了一个小时在网吧玩英雄联盟的网费。”

  我顿时无语,反正摆地摊的多的去了,正想去别家的时候,那老板突然改变主意了,对我囔囔着,“算了,七块就七块吧!给钱,快点。”

  这种态度我也是头一次遇到,但肯让三块钱什么都好说。就这样,我花了七块钱买了一串粉水晶……说白了就是玻璃做的手链,又花了五块钱买了一个小小的礼物盒子,包装好后就直接放入了裤兜里。

  晚上我跟李帅直接打的去了那个什么伊沾酒吧,一路上司机师傅一直透过后车镜看着我们。

  李帅忍不住就问了一句,“师傅,你看什么呢?我跟我朋友长的很奇怪吗?”

  那个的士师傅脸色微微僵硬,摇摇头,“不是!唉……说多了怕你们嫌的我烦,你们当我不存在就好。”

  “……”这出租车司机我也算是长见识了,“师傅,你有什么话就直说,你老盯着我们看,我们心里面也不太舒服呀!”

  出租车司机叹了口气,又看了看李帅和我,然后才慢慢的说,“上个月伊沾酒吧被警方查出特大一起高中生贩毒案,听说至少一百多号高中生进了少年看管所。小说学姐,请自重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他摇摇头又接着讲,“你们这些年轻人啊!仗着年轻的资本什么事情都敢做,去伊沾酒吧的百分之九十多都是高中生,这群高中生不是贩毒就是吸毒,你们两个还是少去那里比较好。”

  我与李帅互相对视了一眼,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现在吸毒贩毒已经不出奇了。

  只是如果真的跟这个司机师傅说的一样的话,百分之九十的高中生在那里,那么叶美娇他们会不会就是吸毒贩毒里面的其中之一?想想也是哎,她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要那么多钱干什么?无非就是有好大的一笔开销,而这笔开销做什么去了?

  算了!我的思绪就此打住,叶美娇的事情关我什么事?今天晚上我只负责把礼物送到后就直接跟李帅回宿舍。来之前我就跟李帅谈过了,无论在什么情况下绝对不沾现场的所有酒水。

  可我想的太简单,当我踏进这家酒吧的时候,浓郁的压抑感差点把我压的喘不过气来。如果不是有李帅在背后推着我,我还真的想打退堂鼓。

  一进到叶美娇指定的包厢就看到满房间的白烟。版权http://www.95lady.com/我不抽烟,当然闻不惯这么浓的烟味。这个包厢很大,大概有几十个人左右,我一眼就撇到了在人群中的叶美娇。

  她穿着一件粉色的吊带裙,那裙子短的只能够恰好遮住臀部。说不上为什么,越看她这样的打扮,心里面就对她多厌恶一分。

  而包厢里的人太多,她显然是没有注意到我。我对李帅使了个眼色,直接上去找叶美娇。

  “哎,”她眼尖,在我还没走到她旁边的时候她就看到了我,“你小子还真来啦!”

  废话,都扬言威胁我了,我还敢不来吗?

  我从裤兜里掏出礼物,直接递了过去,“呵呵!娇娇姐,生日快乐。小说学姐,请自重最新章节在线阅读祝你永远都天下无双。我这边还有点事就……”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叶美娇看都没看一眼就把我的礼物夺了过去放进了她贴身的袋子里。然后拉着我站了起来,“走,姐带你去认识几号人物。”

  李帅看情况不对,立即出来想打圆场,可他压根就没机会出声。叶美娇朝隔壁的使了一个眼色就被拦住了。该死的!我心里面咒骂一声,对李帅点了一下头,表示自己不会出什么事。

  就这样我任由叶美娇拉着我,在整个大包厢里走了一圈,说什么带我认识几号人物,实际上就是拿我来挡酒的。小说学姐,请自重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我时不时就挡下了几杯,我的酒量可不是一般大。只是对方递过来的烟我就愣是不敢接,我看着叶美娇一杯一杯的往肚子里灌,又看到她红着一张脸,嘴唇微微有点泛白,看样子好像不太舒服。

  “别喝太多,”我小声提醒了她一下,免得她突然吐我一声,“差不多就行了。”

  本来我以为今天是她生日,她就一时高兴贪杯了。但我用我的眼睛看着她喝了一杯又一杯,每当她喝完了几杯后就会有人借着她生日的由头往她手上塞钱,时不时的还揉捏了一下她的手。

  恶心!没眼看!人家叶美娇都乐意,我也就不提醒她了。她以为此做生计,为了防止断了她财路,我识相的在后面大半个小时里没有再帮她挡过一杯酒。小说学姐,请自重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就在叶美娇醉的不行的时候,一个长的很瘦骨头很凸一看就是白粉仔的男人走到我面前让我把叶美娇交给他。

  突然右手一紧,我反应过来是叶美娇抓紧了我的手。哪怕她醉醺醺了,大概是没什么意识了吧!却还是在暗示些什么,很明显她是不想跟这个白粉仔走的。

  有那么一瞬间我就想这样把叶美娇丢给他们,因为白粉仔的身后还站着几个男人,而这女人又成这样了,万一真的丢给他们,那么叶美娇就逃不了要被轮了。

  “不用了,”我克制住要丢下她的冲动,“娇娇姐她父母又叮嘱过我,让我12点之前带她回家。”

  那些白粉仔见我把叶美娇的父母搬出来了,也没有再为难些什么,都讪讪的走了。而叶美娇这时候也趴在我的肩膀上,吐气如兰,“回家!”

  带着酒气的味道直接传入了我的口鼻里,大概是真的醉了吧!

  我在包厢里面找着李帅的身影,想把他一起拉回宿舍的了,可没想到来来回回转了几个圈也没有找到他,只好做摆了。

  搂着叶美娇走出伊沾的时候,我还特意回头看了一眼。龙蛇混杂的地方,也只有她这种坏女孩才会进来。

  “娇娇姐,我现在打车送你回学校吧!”我不想因为她醉酒就占她便宜,因为我对她提不起兴趣。可对方喝醉了呀,身体软绵绵的往我身上蹭。

  “嗝!”她打了一个酒嗝,“不回宿舍,我家就在附近的,你送我回去就好。”她双脸泛红,嘴唇白的可怕,我有点怕她出事了。

  就问了一句,“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先送你医院?”

  “医院?”叶美娇直起了腰,“不要……”她猛地摇摇头,“最讨厌去医院了,我要回家。”

  不去就不去了吧!反正我也只是随便说说,并没有打算真的送她去医院。我问她的家在哪里?她的手就一直往前指,“前面那个拐弯在往前走二十分钟就到了。”

  我就当做一回好人好事,耐着性子扶着她。当我的掌心圈到她的手臂时,我立即呆愣了几秒……好瘦。

  她很乖,喝醉了不耍酒疯。就这样任由我搀扶着,嘴里轻轻囔囔着要回家。表情可委屈了,跟要不到糖的孩子一样。我不由的把视线往她身上瞟,这还是我第一次认真的打量她。

  她今天的打扮跟个小公主一样,全身上下都是粉色,听说喜欢粉色的女孩子是最天真烂漫的。她有细细的柳黛眉,高挺的小鼻子,嘴巴也好小巧。脸颊两边有着不深不浅的酒窝,她的声音很动听,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我的胃好痛。”她突然带着哭腔嘟囔了一句。

  我心里想着,谁让她要喝那么多酒。自作孽不可活,也没打算搭理她。

  可她不安分,用她的小手捏住了我的脸,“我说我胃疼,你听到了没有?”满脸的娇气,讲话都带着点撒娇的意味。

  我的脸上传来凉凉的感觉,这时候我才发现,她的手冰的可怕。

  “冷吗?”我下意识的问。

  看着她的小脑袋轻点头,我莫名其妙的话多了起来,“冷的话,为什么还要穿那么短的裙子?”就像她嘴唇泛白,我猜她一定是有胃痉挛,敢这么不要命的喝酒,不疼死她才怪。

  叶美娇嘟着小嘴,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她将自己发凉的手往我的掌心钻,“穿凉快点,才有男人喜欢。”

  卧槽,一个女孩子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受不了,就在我打算闭嘴不跟她有任何沟通时,她拿出了我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没有拆,就这样晃在手上问,“这份礼物你买了多少钱?”

  我轻呵,“不贵,廉价货。但我没碰过你。”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在说那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叶美娇的脸色又白了几分。在这之后她一个字都没有再吭过一声,我又有点后悔了,今天她生日,我还那样羞辱她,就算她醉了,听了之后,心里肯定不好受吧!

  我想开口安慰几句来着,只是话到嘴边就变成了这么一句,“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这次她没有回复我,只是把头偏向了我这边,好看的眼睛一直盯着我。良久,她微带着醉意跟我说了几句我听不太懂的话,“很久很久以前,我站在美国最繁华的街头上,对着许愿池许愿,你猜我许了什么愿望?”

  她许愿啊……她这样的女人,居然也有这么幻想的一面,“猜不到,你许了什么愿?”

  叶美娇没说,只是轻轻摇晃着身子,然后脱下了七厘米的高跟鞋,赤着脚走在大街上。嘴里哼着我从来都没有听过的歌,只觉得这声音比所有乐器都好听。

  “直到最后的时候,你才轻轻拥抱了我。却在离开的时候,才明白爱不再拥有……”

  “叶美娇,”我第一次喊她的全名,然后边看她的脸色变问,“以后别这样了吧!好女孩不应该这样的。”

  她类似与赌气,但讲话却莫名的一直带着哭腔,“哪样?好女孩!坏女孩!到底改哪样?”

  说着她鼻尖泛红,眼眶也红红的,跟兔子一样。因为胃部难受,整个人走路都带点蜷缩的感觉,“宋小刚,我好难受。”

  当一个略带彪悍又在我面前很犯贱的女孩,用软软的语气委屈的说她好难受,那是什么感觉?我不知道,只是觉得心脏寂静了几秒。

  见我不说话,在路过一条石凳的时候,她站在上面,嚷嚷着要我背她回去。如果不是看在她脸色不好的份上,我是说什么都不愿意背一个反感的女生在身上。在触到她的肌肤后才发现她的身体发烫,看样子是喝了酒吹到风,在发高烧。

  因为靠的近,我隐隐约约能闻得到叶美娇身上的香水味,是百合花味的。她两条瘦小的手臂圈着我的脖子,有点呆呆萌的问了一些很愚蠢的问题,“要是我哪天死在手术台上了,你会不会帮我水葬?” “要是我哪天头发掉了满地不如今天这般美,你会不会躲着我?” “要是哪天我眼角膜没用了什么都看不到,你会不会嫌弃我?”

  我不知道她这些话是对谁说的,只是圈着我脖子的手腕上多了一条廉价的手链。

第9章 误会

  这条路很长很长,夜晚有点凉。我顺着叶美娇指的方向去走,却一直找不到她说的家,我打算要不要先在宾馆给她开个房间过了今晚在说?

  不过想了想我还是征求了一下她的意见,她现在醉的不省人事,也不知道她是不是住宿生,万一她父母真的在家等着呢?

  “哎,要不我带你去别的地方休息,你明天在回去吧!”过了许久,回复我的只有那轻微的呼噜声,居然睡着了。

  我先把她放在路灯下面的长凳上,在她的脖子上找到挂着的手机给她的家属打电话,让他们直接把人接回去算了。

  点开屏幕锁的时候,一张照片就直接跳入了我的视线。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奶奶,还有叶美娇卖萌加起来的合照。这两爷孙看起来感情不错,我突然对她的相册产生了兴趣。

  虽然顾及到这可能会窥探到叶美娇的隐私,但这样也好,有了她的把柄的话,看她还怎么嚣张。

  想着就做了,一般在我这种年龄,偷看别人的秘密都是朝QQ方面看,我也不咧外。一登上她的Q,各种调戏……啧,我赶紧退了出来,有什么好看的,sao货不都这样。

  点开通讯录的时候想找到叶美娇的家属,结果却发现有很多都是有名字而我又不认识的电话号码,至于爸爸妈妈之类的,一个都看不到。

  我用手轻轻拍打了一下她发红的脸,“喂,你爸爸的手机号是多少?或者是家庭座机号,你记得不?”

  叶美娇揉了揉眼睛,惺忪的睁开了一点点,头脑意识还是很涣散的,“爸爸……不知道……了。”

  她模模糊糊的讲了这句话之后又昏睡了过去,我只听到了她说什么爸爸不知道什么鬼,中间那几个字没听清楚。算了,还是采取去宾馆的措施吧!

  在我这个高中生的年纪里,一百块钱可是一个星期的伙食费,所以在交房费的时候我很是蛋疼。叶美娇这种人肯定是不会把房费还给我的,我只能自认倒霉了。

  要不是她整个晚上都在酒吧里揪着我,我才不管她呢。这万一她出了什么事,肯定跟我脱不了关系的。

  我打算背着她乘电梯,可这臭娘们昏睡了过去也不放过我,一直嚷嚷着要我走楼梯。我并没有打算搭理她,房号可是在六楼,背着一个体重45g的人走六楼,这是在考验我的毅力吗?

  “不要……不要乘电梯啊!”一直趴在我背上的小女人突然用指甲胡乱抓着我的头发一顿撕扯。

  “麻痹,你再动我就把你扔下去。”

  见我凶她,她情绪更激动了。整个人都疯疯癫癫嘴里大声喊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我听不太清楚,只知道头发被扯的掉了几根,脸也被抓花了。

  “好好好好,走楼梯,不乘电梯了。”我实在受不了她撒气,就耐着性子哄了她一下。果然,醉酒的人这招很受用,没几秒钟她又软绵绵的趴在我的背上了,一点攻击性都没有。

  六楼啊!我抬头看了眼一层层的楼梯,额头不断的在冒着细汗。我一咬牙,就当锻炼身体算了,“叶美娇,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你了?”

  背上的小女人没反应,只是一直在哼着我没有听过的歌。

  “哎,”她突然唤了我一声,然后双手圈紧了几分,就当我想问她怎么了的时候……“噗”,我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一股酸臭味浸湿了我的衣裳,随即便是各种呕吐物。

  我猝不及防被吐了一身,熏的我想直接撞墙。在下意识的理智时,我是要把她扔下去的,但无奈她的手臂圈的太紧,我根本就拉不开。

  “叶美娇!”我咬牙切齿的喊着她的名字,“下一次,不管你怎么样我都不会再管你。”

  跟她这种人物扯上关系本身就麻烦!我烦躁的加快了脚步,一口气直接爬到了六楼。进了房间后第一时间就是把叶美娇丢在床上,我就先进浴室里面洗澡了。

  在浴室里水声太大,但隐约还是能够听到外面的小女人不知道在说什么,好像在跟别人打电话。当时我急着把身上污秽的东西清理干净,也没有怎样留意她在外面跟谁说什么。

  等我洗干净之后,披上了浴袍就走了出去,边走还边闻了闻肩膀那部位,再三确定没有异味的时候才彻底走出浴室。

  胸膛突然一软,一股酒味和香水味迎面而来,我下意识的反手搂住,在隔着裙子接触到了叶美娇的时候,我又快速放手了。

  但怀里的女人接着发酒疯那两条小手臂使劲的扣住我的腰。我还穿着浴袍啊!这一拉一扯我胸膛都敞开了。

  “你……你干什么?”现在我才发现我居然结巴了。怀里温香软玉,长这么大了我还是第一次跟女人近距离接触,如果林小雅那次不算的话……“好热啊!”叶美娇边说边扯着我身上的浴袍,我赶紧抓住了她作乱的手,谁知道对方反握住我的手就嘟囔着累,往床上走去。

  该怎么办?我大脑顿时一片空白,是拒绝?还是半推半就?还是半推半就还是半推半就?万一真的发生了点什么那第二天叶美娇还不杀了我,可这不是我的错吧!

  是她主动的,而我第一次跟女的……接吻啊!

  温热的鼻息轻轻的扫在我的脸上,那两片粉色的薄唇覆盖在我的嘴上。起初只是蜻蜓点水,到后来触到那湿润我像是刚反应过来那般手脚慌张的推搡了几下。

  “你有没有哪里不太舒服,我……”话还没有说完叶美娇就整个人都朝我身上倒了下来。

  “砰”的一声,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进来之前我是下意识的反锁了的。

  眼前一黑,左脸突然传来火辣辣的痛。而后一大片一大片的闪光灯闪着我的眼睁不开来。一股冲击力直接把叶美娇拉出我怀里。

  我没有丝毫防备,就这样摔在了地上,还不等我起身又是一个拳头挥过来,这次把我的嘴角都打破了皮。一个头发很长的变态男揪着我的浴袍,什么话都不说,上来就伦了我几拳。

  “大……大哥,”我感觉到对方想用膝盖踢我的腹部,当场就伸出手护住最重要的部位,“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们两个不认识啊!”

  变态男黑着一张脸,虎背熊腰,就连五官都长的非常粗狂,他还长的比我高一个头不止。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噗……”对方扣着一个勾拳就朝我胸口捶,喉咙突然涌出一股铁锈味。我硬是撑着往下咽,胃部一阵恶心。

  “咯咯咯咯。”

  就在这时,一道煞风景的声音响起。跟银铃那般清脆……我捂住大脑从缝隙中看到了叶美娇笑的身体大摇大摆的。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么眼前的这个变态男就是叶美娇刚刚通话的男人。妈蛋,老子什么好事都做尽了,就落得这般下场?

  这梁子,我算是跟叶美娇结定了。变态男的力道太大,我根本就没有机会还手,只有挨打的份。可恶的是,叶美娇那小婊砸还在笑,笑的很是张扬。

  又是一片闪光灯,我后知后觉的发现她手里既然拿着一部照相机,她还得意的把照相机在我的脸上恍了晃。

  然后叶美娇把自己的手机后盖拆开,在把照相机里面的内存卡往里面插。她把里面的照片放大了给了我看,那照片就是刚刚她倒在我身上,而我胸膛敞开的那一幕。

  因为叶美娇醉的厉害,所以从照片上看像是被下了迷药,而照片的男主角我就显得有点像是衣冠禽兽了。

  “叶美娇,你几个意思?到底是真醉还是假醉?”勒了个逼,我用力的挥开了制止住我的变态男。

  这时候的叶美娇一改之前的醉态,捂着嘴笑的可欢了,“现在给你俩条路,月底之前给我三千块钱,这些照片就删掉。不然的话,这些照片被上报到了校方,你就等着被开除吧!”

  开除这么大的一件事情她就这样云淡风轻的说了出来!瞬间我的脾气就爆发了!

  “臭婊子,我怕你在酒吧出意外,对你那么好就你就是这样变着法陷害我吗?你是不是贫民窟走出来的你到底他妈的是有多缺钱?”

  叶美娇也不怒,媚眼如丝,娇颠的哼唧着,“唔……说的你把我带出酒吧是为了我好一样。既然这样的话,我抱着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推开我?”

  我一时气急居然找不到话去反驳她,而我也是真的被吓到了,要是真惹到她不高兴了,那些照片传出去我肯定是要被开除的。一想到中考失败父母痛心疾首的样子我就忍不住发颤,难道又要我父母伤心难过一次吗?

  后来是怎么样的浑浑噩噩我不知道,只是那个被她叫过来的打手离开了,而她阴阳怪气的吩咐我要给她当马仔当一个月。

  凌晨两点多,我把视线撇向在床上睡的一脸正香的女人,她怎么可以跟个没事人一样!越想越气,我在这边郁闷着怎么说服她把照片删掉,她却睡的那么沉稳。我上前正想把她从床上拽起来,在触到她烫烫的胳膊时,我下意识的就忍住了。

  叶美娇在发烫,估计已经烧到三八度以上了。要是我脏了的衣服干了的话,我肯定二话不说穿上衣服就走人。

  既然对方在发高烧,就让她这样烫下去吧!管她好不好受,我算是累了倒在沙发上就想睡觉。

  在沙发上一个转身,背部碰到了刚刚被打时的淤青,“嘶”我倒吸一口凉气,疼的牙齿直打颤。

  “呜呜呜……”

  深更半夜,房内有闷闷的哭泣声。这道声音很是突兀,这是要吓唬谁呢?

  我下了沙发走到床边,粗鲁的扯掉了盖在叶美娇身上的被子,“你还让不让人清净的?今晚你还没闹够是不是?”

  男人最讨厌的就是什么,在女人身上花费了不值得去花费的时间。

  躺在床上的叶美娇没有醒,满脸陀红,紧闭着眼睛。她的睡姿有点像小孩子,怀里抱着一团被子,整个人蜷缩着,嘴里还咬着食指的指甲。

  胃疼的不行了吧……

  “叶美娇,你为什么要陷害我?很好玩是不是?你他妈的到底为什么要那么拜金?”只要一想起我挨打时,她笑的那副模样我就恨不得撕了她。

  昏睡中的女人眼睫毛上沾着不易被发现的泪光……

学姐,请自重》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学姐 或 请自重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又见青桑,容我再爱你8章

    原标题:又见青桑,容我再爱你8章书名:又见青桑,容我再爱你第八章百般侮辱“你们要干什么!”桑筱满脸愤怒!对面的高个女生已经撸起了袖子,好似听到一句玩笑,上下轻蔑的打量着她:“干什么?和你玩玩!给我上!”话音刚落,两个女生飞速的拽着她的两条胳膊,桑筱动弹不得!高个女生上前开始朝她的衣服领口往下撕!桑筱奋力甩动着胳膊,不想让她得逞!很快挣脱,她赶紧撒腿跑,可头皮一阵撕裂的痛,一个女生拽住她的头发,一个用力拽了回来!“啊!”她吃痛的叫出了声,又被人钳住胳膊,高个女生,将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桑筱吃惊:“

  • 撒旦囚爱:替身前妻休想逃8章

    原标题:撒旦囚爱:替身前妻休想逃8章小说名字:撒旦囚爱:替身前妻休想逃第八章你不配苏暖坐在沙发上,看着网上一阵讨伐声嘴角微微上扬。没想到苏泠风是这样的人,诬陷自己的姐姐,还爬上了陆闫的床。真不要脸!还有那个陆闫,看起来一表人才的竟然做出这种事。居然也不出来澄清,他们两人既然可以狼狈为奸,我看人品也不怎么样。白长了这么一张好相貌!苏泠风滚出A市!滚出A市……苏暖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当然自己也是坐享其成。老娘本来想好好教训他们,看来这一茬够他们喝一壶的了。不过还不够!问:让出轨男友最难已切齿的是什

  • 霸道总裁彪悍妻8章

    原标题:霸道总裁彪悍妻8章小说:霸道总裁彪悍妻第八章解决“你们在说什么呢?我不能听吗?”“没事就是有关饺子馆的事,快吃吧一会再凉了。”贺文俊抬头回道。“这汤好喝要是能经常喝到就好了。”贺文俊挑衅的看了王彬一眼说道。“还经常喝到?菲菲可是很少做饭的,不过隔一段能吃一顿就不错了。”王彬鄙视的回了一眼说道。杨菲菲像看戏一样看着两人你来我往。不过吃完饭两人又默契的一起出了门。而她自己吃完后收拾好厨房便带着杨小宝去了饺子馆外面跟几个大妈聊起了孩子们的趣事一边等着工商的人过来。直到下午四点时才看到一个工商的

  • 霸情总裁宠宠我8章

    原标题:霸情总裁宠宠我8章小说名:霸情总裁宠宠我第八章顾睿看着怀里的女人:呵,既然你这么爱我那就绝对不能后悔。一双冷冽的鹰眸里满是血红。……清晨唐菲在乔琛怀里悠悠转醒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绝美精致的脸蛋浮起一层薄红想到昨天自己的样子忍不住往男人怀里贴去。嗷嗷嗷,昨天那个人是我?那个人绝对不是我!乔琛在她有动作的时候就醒了,没想到会看到自jiabao贝这么可爱的样子心里微微犯甜。深邃的黑眸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的女子薄唇微微勾起。唐菲回神的时候就对上了男人的目光极美的脸上渡过一层红晕嗷嗷嗷,他刚刚有没有看

  • 兜兜追爱记8章

    原标题:兜兜追爱记8章小说书名:兜兜追爱记第七章抱不平“周莱,你怎么不吃啊?”“先不吃,留在中午再吃!”“中午就凉了哇?”“没事的,我宿舍有蒸锅,到时候热一热就好了。早上喝了粥,现在还不饿!我倒是想问问你,你怎么认识她的?”“谁?认识谁?”“宋小鱼啊?你们俩我怎么都想不出哪里能有交集?”“噢,她呀,她姐姐宋微和我在初一开始就是同班同学,所以就认识她了啊。怎么了?”“没什么。……不过,我觉得她好像挺喜欢你呢!”“那是!”叶雨欢美滋滋的晃着小脑袋,觉得不够,又把脖子往上挺挺,然后得意的说道,“小爷我

  • 倾城皇妃玩转后宫8章

    原标题:倾城皇妃玩转后宫8章小说:倾城皇妃玩转后宫第八章熟悉是他,一定是他。玲珑面色慌张,影儿高兴的面庞也突然变色,看见贤妃的脸色不对劲,急忙有些紧张的问道:“贤妃娘娘您怎么了,是不是奴婢说错什么了?”影儿仔细回想着自己刚才说的话,好像自己也没有说什么,是不是自己刚才,太过于放肆了,明知道贤妃现在阴晴不定,怎么还敢这般和她说笑呢?真是该死!玲珑并没有理会她,而是在四处寻找着什么,直到在远处一个亭子里,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走过,那抹一闪即逝的身影,深深的映入了她的眼中,她突然像发疯一样,朝那个亭子跑

  • 溺宠一等小嫩妻8章

    原标题:溺宠一等小嫩妻8章小说名字:溺宠一等小嫩妻第八章质疑真心狠狠地甩开明辉的手,米琴依不顾一切地奋力往外跑去,她的脑子里都是一团糟的浆糊,很多事情都想不明白。其实并非是米琴依想不明白,而是她不愿意想明白,这些天的甜蜜让她开始感觉,自己和金云豪,也许可以有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家。可明辉口中的真相犹如当头一棒,把她的美梦打破,想想这些美好里边,都是金云豪的算计或者愧疚,如此地不纯净,生生地玷污了她的爱情。为什么?为什么她身边的男人,总是自私自利,只为了自己,而不顾及她的感受?明辉是这样,金云豪也是

  • 彼岸有女很倾城8章

    原标题:彼岸有女很倾城8章小说书名:彼岸有女很倾城第八章月下之吻情缘交错只带了北辰,云青瑶在会宴场里挑了最偏远最不起眼的地方落座。客人们一个一个接踵而至,宴会场也变得热闹非凡,宫嫔朝臣也全数出席。环顾四周,真是好不热闹,只是这宴席上的人,有多少是逢场作戏,有多少是笑里藏刀又有谁知道。待客人们全数到齐,宦官的声音传来:“太后娘娘驾到,帝王陛下驾到,倾城贵妃驾到!”一行三人都是耀眼的金色,雍容华贵。帝轩城坐在主位,太后和贵妃分坐左右。众人行了礼,大家便开始看歌舞表演。云青瑶只是自顾自低头摩挲着腰间那

  • 迷梦的女孩8章

    原标题:迷梦的女孩8章小说:迷梦的女孩第八章少年与丫头“你要是再不起来我就把你脑袋拍开花了。”李诗格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正对上乂的两个大黑洞。“你怎么把她叫醒了!”夏倾涵正从对面走过来,手里还拽着一个人。“废话,让她这么一直睡我们还走不走了。”乂把一头散乱的白发又重新系回腰上。当夏倾涵走近时李诗格发现,他手里拽的是个小男孩,看起来也就十二三岁的样子。“他是——”夏倾涵瞥了男孩一眼“他是我刚逮的可疑分子。”“可疑分子?”李诗格打量着他,单薄的白色衬衫,藏蓝的长裤,帆布鞋,头发理的规规矩矩,打扮虽然

  • 妃缘难尽8章

    原标题:妃缘难尽8章书名:妃缘难尽第八章李府再遇徐拂推推发怵的她,和蔼可亲的问道:“碧娘姑娘,你该不是看上梅芜苏了?”碧娘被她说中心思,脸红了跑开了。自古英雄爱美人,美人何尝不爱英雄呢?虽然梅芜苏现在还不算是英雄,但胆识过人,颇有大英雄风范,怎么会不动心?她每天去前院接客时都会特意留意梅芜苏的动向。有次她无意说起梅芜苏,她的恩客们居然点头称赞这个人。连她都没想到,他的声望竟然如此高,在临安人人都称他为临安公子。他这个人十分看重人的品格。曾经有个附属高雅的人千金难求他一幅对联,偏偏这个人又与徐安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