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诡艳同居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0/29 5:46:06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诡艳同居
第8章 阴路鬼王轿

  但是我有些奇怪,因为我不但没有听到车子撞到人的那种碰撞声音,也没有感觉到车子有震感。95女性网

  就在我心慌意乱的想要开门下车看一看的时候,后座上被我一脚刹车惊醒的黄尚皇,一把拉住了我。

  我回过头看着他,只见黄尚皇早就已经把黑色眼镜拿了下来,惊恐的看着周围说道:“你怎么把车开到这里来了?”

  我他妈都已经撞到人了,你还在这给我装糊涂,不是你叫我往这开,我会撞人吗?我很有想要一鞋底拍死他的冲动!

  “不是你叫我往这开的吗?我,我好像撞到人了!”我有些焦急和气愤的说道。

  黄尚皇显然被我说的话吓到了,大声冲我吼道:“我他妈哪有叫你往这里开啊!”

  我被他吼的一愣,妈的,现在是我撞人了,你这么冲动干嘛?

  “你小子哪是撞到人了,你是撞到鬼了!”黄尚皇依然很是冲动的说道。

  我已经被他的这句话惊醒了,刚才根本就没有撞到实体的感觉,难道真的撞到鬼了!?

  黄尚皇一副被你害死了的样子说道:“我算是被你小子坑惨了,这里是去往公墓的车道,哪来的人?”

  本来就很害怕的我,一听我一直在往公墓开车,一身冷汗瞬间就打湿了我的衣襟!

  黄尚皇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把车开到这里的,但是我们肯定是被人摆了一道。”

  “要是一直把车开到公墓,我两个就死定了。”

  对啊,他说过现在正是七月鬼门大开的时候,要是开到公墓,那就真的要和那些鬼作伴了!

  那么刚才一直在我耳朵边指路的人,难道不是黄尚皇?!黄尚皇不可能叫我把车开到公墓毕竟他那么胆小。

  一想到这里,我就感觉被汗水浸湿的后背一阵冰凉,难道刚刚一直和我说话的那个人,是鬼不成!

  强烈的恐惧一直占据了我的心头,这他妈的太诡异了,到底是谁,这么想要害我?

  黄尚皇突然问道:“你刚才来的路上又没有看见有路牌?”

  我一愣,刚才好像是看见了一个插在路边的木质路牌,但是因为我开的比较快,所以没有看清上面写的是什么。网站http://www.95lady.com/

  我有些犹豫的说道:“我好像看见了一个木质的路牌,但是我没有看清上面写的是什么。”

  谁知黄尚皇一听我说的是木质的路牌,二话不说连忙开始翻他身边的那个算命的箱子,拿出一张黄色的符纸,符纸有些陈旧的样子,上面的朱砂红字都有些掉色了。

  只见他拿着黄色符纸,一把伸向我,急切的说道:“快快,把符篆贴在前窗玻璃的正中间!”

  我没有犹豫,连忙接过符纸贴在了车前玻璃的中间,刚刚贴上符纸,我就惊惧的发现,车窗外的世界竟然在慢慢的发生变化!

  两边黑暗的小树林慢慢的变成一栋栋整齐的粤式古房子,灰白的建筑在黑夜里,显得恐怖异常!

  前面的水泥路,也慢慢的变成了崎岖泥泞的山道,我差点没有大叫出声,这尼玛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经过最初的害怕,黄尚皇好像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命运,他一只手遮掩住右眼,只用左眼看向两边的老房子,说道:“这个要害我们的人有点狠啊,我差点就以为这是去公墓的路上。”

  我一听,只要不是去公墓就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就在我奇怪不是引我们去公墓,那这是哪里的时候,黄尚皇的话让我刚才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只听黄尚皇说道:“他把我们带到了鬼村!”

  鬼村?妈的,我心脏病差点没有给吓出来,我怎么感觉这他妈的比公墓还要可怕啊!

  黄尚皇现在倒是有些阴阳师的样子了,只见他左手拿着一张紫的发黑的符纸,右手依旧是遮着他的右眼。

  他对着我淡淡的说道:“小子倒车往回开,我这只有师兄给我的两张符篆,希望我们可以平安的开出这鬼村。”

  我二话没说,就开始倒车往回开,因为我知道,现在不是在开玩笑,搞不好会把小命交待在这里的。网站95lady.com

  就在我往回开了大概几分钟的时候,突然我看见前面出现了灯光,我一时有些兴奋,应该是开到有人的地方了。

  只是等我看清楚灯光传来的方向时,差点吓得三魂不见了七魄!

  只见就在我的车前二十多米的位置,有一群人出现了,但非要让我说到底是什么人的时候,我只能说是一群脚不沾地的人!

  他们穿着民国时的黑色衣衫,一共是八个人,前面两个人提着大红灯笼,后面六人抬着一顶豪华的八角红色大轿子,脚踏虚空的向我们走来。

  我踩油门的脚一阵虚浮,这真的是来了一手狭路相逢啊!

  黄尚皇看见前面的阵仗时,比我还恐惧,慌乱的大声道:“停车!停车!把车开到旁边去,一定要让他们先过!”

  我不敢怠慢,连踩刹车,然后往路旁的村子开去。

  这时黄尚皇焦急的说道:“就停在路边,把车灯关掉!”

  我连忙依言把车开到了路旁,把车灯关掉,让我惊恐的是,刚刚还在十几米开外的轿子,瞬间就到了我们刚才停车的那个位置!

  我们两个都吓得亡魂皆冒!

  黄尚皇这时低声说道:“千万不要看向那顶轿子,也不要想。”

  我哪还敢看那顶轿子啊,我他妈的都吓尿了!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

  但是事与愿违啊,就在我闭上双眼,打算打死都不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声轻轻的呼唤在我的耳边响起。

  声音有些熟悉,好像是雨墨的声音,我一愣,雨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不由的睁开眼睛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一下,只见那正是那顶轿子的方向!

  只是当我看向那顶轿子的时候我懵了,像是有一阵风轻轻吹向轿子,把轿子侧面的窗帘子掀开了,之后一张绝美的容颜出现在我的视线里。95女性网

  白皙的皮肤,仿佛星星般发光的眼眸,正在看着我,鲜艳的嘴角轻轻的向上翘起,竟然对我微笑了起来。

  她微笑的样子好像能够把我的魂都勾走!

  但是我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种感觉很难说出来,就像是上辈子见过这个人一样。

  就在我看的入神的时候,我忽然发现眼前什么都没有了,只有对面的那一排灰白色的粤式老房子。

  我拍了拍依然默念阿弥陀佛的黄尚皇,没好气的说道:“喂!轿子已经走了。”

  “真的走了吗?”黄尚皇依然不敢睁开眼睛。

  “你小子可不要开玩笑,性命攸关啊!”

  我无语的看着他,说道:“真的已经不见了,哪有你说的那么恐怖啊。”

  心想你一个阴阳师吓得的念阿弥陀佛,真丢脸。推荐95lady.com

  当听到我肯定的回答后,黄尚皇才眯开他那只灰白的鬼眼,往右边看了看。

  直到没有看见轿子还在那里时,才大胆的睁开了眼睛。

  黄尚皇夸张的拍着自己的胸脯,小声喃喃道:“幸好幸好!”

  “小子,看什么看,还不开车,难道等鬼王轿再抬回来找你啊!”

  卧槽,鬼王轿!我吓得连忙发动车子往刚才的路上开去,这个地方我简直是一刻都不想要待下去了。

  我开车沿着那条崎岖的山道一直往下走,黑暗的路两边,低矮的树木,像是静静等待猎物的妖魔。

  还好这一路有惊无险,黄尚皇也是一直紧张的看着车子前方。

  他叫我必须笔直的开,就算遇见十字道也绝对不能转弯!

  就这样我逢十字路都不转弯,当我问到他,为什么不能转弯的时候。

  黄尚皇神秘的说道:“那些都是开往地底下的路!”

  这句话让我一阵阴寒,妈的,地底下,那不就是地府了吗?简直太他妈的惊悚了。95女性网

  于是我一直紧张的向前开,每到一个路口我都要询问一下黄尚皇的意见,毕竟要是开错了那就完蛋了!

  当我们终于看见了一丝霓虹灯的光亮时,都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卧槽,终于开回来了!

  我目瞪口呆的发现我们竟然是从一个地下车库冲出来的,虽然回来的路上没有再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但是这次的经历我可能一辈子都忘不了。

  实在是太恐怖了,我记下了这个叫做中银大厦的地下车库,决定打死都不来这个地方了。

  因为太过诡异了,我明明是开车往坪山去的,现在却是从中银大厦出来!这件事情和谁说,应该都没有人会相信。

  黄尚皇更是大难不死多谢菩萨的模样,诸天神佛都被他拜了一个遍。

  我本来还想送黄尚皇回去的,毕竟刚才能够平安出来,还是多亏了他,不然我就得交待在里面了。

  黄尚皇低声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算是被你小子害惨了,现在那人肯定也把我给盯上了。”

  我一愣,还真是,这一切都是针对我的,把黄尚皇扯进来,还真是有些对不住他啊。

  只是他临下车的时候我想起来,那个轿子上的漂亮姑娘,问道:“那鬼王轿里到底是什么人啊?我看着还挺漂亮的。”

  本来准备下车的黄尚皇,听见我说这句话,忽然惊恐的看着我大声说道:“什么挺漂亮的!?你看了鬼王轿里的人?”

  我的直觉告诉我,完蛋了,我应该是看了不该看的东西了!

第9章 流氓

  黄尚皇接着说的话,确实是吓得我亡魂皆冒。

  只听黄尚皇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数落道:“你可知道为什么那顶轿子叫鬼王轿,因为那就是给鬼王坐的轿子!”

  妈呀,那个美艳动人的女人竟然是鬼王!

  我还没有惊讶够,黄尚皇便又说道:“有道是路遇鬼王轿,莫相望,勿思量,一望便是殇,思量即断肠!”

  “你小子简直是胆子太大,不想活了!但是话说回来,你怎么会到现在还没有事呢?难道传闻是假的。”

  黄尚皇奇怪的上下打量着我,像是要在我的身上找出什么不一样来,但最后还是无可奈何的放弃了。

  道了一声:“奇怪,真奇怪。”便下了车。

  他也不等我问什么玩意奇怪,就消失在了人来人往的大街上。

  我才奇怪呢,这些天已经有太多的疑问了,现在更是连劫后重生的喜悦都没有。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一点钟了,没想到我们下午开车进去,直到现在才出来,那个什么鬼村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想一想那黑暗的地方,竟然有无数条通往地底下的路,我就感觉自己全身都是冰冷的。

  简直是太匪夷所思了,我现在只想待在人多的地方,静一静。

  我下车在便利店买了一瓶水和两个面包,顺便把晚饭和夜宵一起解决掉。

  回到车上,看着来往的车辆和大都市不夜的风景,我的心里稍微安定了些,这时我忽然发现车外的的反照镜里,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小女孩在向我挥手,但是我看着她好像有点熟悉。

  等到她转过身之后我才猛然记起那道背影,那姑娘就是今天在公园里,看见的那个哭泣女孩。

  而且之前在鬼村路上撞到的白色鬼影应该也是她,黄尚皇说如果不是撞到鬼影把他惊醒,我们可能会一直开到地底世界,那就是真的九死一生了。

  这个姑娘救了我们一命啊,但是她为什么要救我们呢?

  想到这我不由回过头看向她,但是等我回头看的时候,那个白色衣服的女孩已经不见了。

  我慢慢的驱动车子,往家里开去,虽然我很不情愿回去那里,毕竟那是个连黄尚皇都吓得屁股尿流的邪地。

  开车回去的时候我顺便接了一单生意,是个学生模样的男生,巧的是,他也住在公共村,问了才知道原来他才刚刚毕业,因为公共村房租比较便宜,所以才租在这里。

  本来我是想要提醒一下他,最好还是住别的地方,但是我又怕他问起原因,不说他可能不会相信,再说吓到他也不好。

  等我把车开到公共村的时候,忽然发现有很多人正在烧纸钱,几乎每处路口都有一个盆,盆里燃烧着大量的冥币。

  一边烧冥币,人们还一边撒着黄纸,更有烧纸鞋和纸人的,看着浓浓的烟雾,我仿佛能看见飘忽着的影子,在来回拾捡。

  我一想到,正值七月,我每天都要看见这样的情形,当真很是无奈。

  后面的小伙子更是吓得清秀的脸庞,都有些苍白,他说他最怕的就是中元鬼节,这段时间他总是在半夜三更,听见楼下的街道上有人大声说话。

  他每次都被吵醒,但是起床趴在窗户上,往街道上一看,又什么人都没有!

  等他再次回到床上后,讲话的声音又传进了他的耳朵,让他每夜都辗转难眠。

  若是以前的话,我肯定会说,可能是有人半夜不睡觉在溜大街,但是现在我觉得那些声音,八层是鬼话。

  但是我要是这样和他说,他肯定会被吓坏的,所以我看着他说道:“你想太多了,估计是刚刚毕业找工作,压力太大产生了幻觉。”

  等我把车停到他的楼下时,他用支付宝转车费给我的时候,才知道他叫赵宇。

  我看着赵宇慢慢的走上楼梯,忽然我好像看见了楼梯口一个香炉里窜出了一道高大的影子出现在了他的身后,慢慢的跟着他走上楼梯!

  卧槽!我简直想要马上就开车跑路!

  我很想提醒一下他,但是忽然发现那个跟在他身后的身影又不见了。

  于是我冷静了一下,又想了想,赵宇不知道可能比知道要好吧。

  我慢慢地把车往家里开去,只见大街上浓重的烟雾像是化不开的乌云,遮挡着我前行的方向。

  刚刚还很多烧纸钱的人,一瞬间都走光了,没也没有当一回事,毕竟现在已经两点多了。

  我慢慢地把车开回我住的那栋四层小楼,小楼在惨白的月光下,显得阴森恐怖。

  我下了车,看向对面依然没有关门的福荣面馆,但奇怪的是以前每天都宾客满座的面馆,今天却是冷冷清清,一个人都没有。

  牛肉荣看见了我,竟然立马向我跑了过来,我当时就有些惊惧,心里又想到自己的那些猜测。

  今天把我和黄尚皇引向鬼村的会不会就是牛肉荣?他现在是因为之前失败了,过来是要亲自动手杀我吗?

  看着越来越接近的牛肉荣我不由得后退了几步,如果我的猜测是正确的,我现在应该跑才对。

  但是我又想知道,牛肉荣为什么要害我,难道是因为我发现了他不但做面给人吃,还做面给鬼吃?

  一想到以前天天坐在一起吃面的很可能不是人,我就全身冒冷汗!

  但是为什么现在我又看不见那些鬼了,难道他们都走了吗?还是这些鬼只是暂时的走了,不久又会回来找我?!

  终于在我后退到楼梯口的时候,牛肉荣来到了我的面前。

  他一把抓住了我,激动的跟我说道:“叶小子,你真的要小心和你住在一块的那两个女孩子!”

  我先是恐惧的看着牛肉荣,生怕他现在就忍不住动手杀了我!

  但是当他又开始说叫我小心雨墨和文萱,我又有些奇怪,牛肉荣如果真的要杀我,干嘛还要叫我小心她们两个?

  我都已经被搞糊涂了,但我还是觉得牛肉荣不简单,文萱和雨墨不可能是鬼啊,她们明显就是活生生的人啊。

  牛肉荣为什么要骗我,难道他对雨墨和文萱两个单薄的女孩子有什么企图吗?

  我一把挣脱牛肉荣,又怕惹怒他,于是便笑着说道:“荣哥,她们两个就是来租房子的普通人,没什么可怕的啊。”

  牛肉荣抬头看向上面叹了一口气说道:“总之你记住我的话,你那层只有你一个人住,以前是,现在也是。”

  卧槽,牛肉荣还真是喜欢骗我,明明以前楼下三层都不是人在住,我那层只是因为我睡得比较晚,没有见过他们而已。

  他这是颠倒黑白,让我的恐惧增加,只要我害怕了,把文萱和雨墨赶走了,他就好对我下手了。

  我真的觉得牛肉荣的心机太深了,我要是稍稍不小心可能就被他下了面了。

  面对他说的这些话,我也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了。

  我笑了笑对他说道:“荣哥,你就别和我开玩笑了。”

  我打了一个哈欠,对着他说道:“荣哥,太晚了我都困得不行了,你看你每天晚上干的这么晚,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说完也不等他再说什么,我便假装淡定的走上了楼。

  我走到二楼的时候,隐隐能够看见牛肉荣站在刚才的位置静静的看着我,我吓得连忙扭过头,急匆匆的走上楼,加上看见这两层破败荒凉的样子,我还是恐惧异常!

  当我走到四楼的时候,我看见每个住户家里都有灯光从窗户传出来,顿时我的心便放松了下来。

  只是我有些奇怪的发现,这些住户的门口竟然都放着一个古朴的香炉,上面还插着香。

  我忽然想起刚才在街上看见了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墙角的香炉中窜出来!

  我很怕,这些香炉中会突然窜出一只只鬼来,所以我害怕的快步走到自己家门口,迅速的掏出钥匙开门进去。

  关上门后我的心才终于放下来。

  客厅的灯还是亮着的,但是文萱和雨墨没有在客厅,我估计她们已经睡着了,都这么晚了,女孩子还是很爱睡觉的。

  有句话说的好,美女都是睡出来的,美容觉的道理她们应该还是懂的。

  我摇了摇头,走到沙发上,把今天被汗水浸湿的衣服脱掉,准备去洗个澡,再好好睡一觉。

  因为习惯了一个人在家,再加上她们两个已经睡了,于是我大胆的脱得只剩下短裤,拿着阳台上晾的换洗衣服就往卫生间跑。

  卫生间的门是木质的,其实现在我很想换一个磨砂的玻璃门,当然我只是想想。

  就算我愿意文萱和雨墨也不会同意的,要是她们同意我还真是可能会受不了才对。

  摇了摇头,我走到卫生间,一把拉开卫生间的门,突然卫生间中香艳的一幕便印入了我的眼睛!

  只见卫生间里雨墨正在换衣服,只不过换的是内衣!

  我呆呆的看着雨墨胸前惊心动魄的雪白,鼻血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

  随着雨墨的一声尖叫,我就被惊醒了,只见雨墨大叫着抱住前胸,看着我大骂道:“啊!叶冬天你这个流氓!”

诡艳同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诡艳同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文化视野】春节节目展播:莒地记忆系列(三)

    本期节目主要介绍:1、手工加工金银饰品2、莒酒生产技艺3、羊肉汤

  • 【春节专辑:随笔】张鸥|新年伊始:最好的大初一

    新年伊始:最好的大初一河北秦皇岛张鸥年三十儿,吃完婆家的饺子返回途中,儿子坐在后面冒出一句:“禁炮管事儿啊,不用在炮声中前进加速了”。少了夜空的璀璨,多了一份心灵的平静。路还是原来的路。年,一年又一年。两边的老人都恪守着不变的等待。公爹在路口,说着是无聊“卖单儿”,实则等我们去。爹在门口,路灯下徘徊,车库门打开,等我们回。他们都有着同样的心情,“过日子图惜的是人气儿”!哪怕我们口无遮拦的信口开河,和他们犟嘴,老理儿碰到时代特征也是捋不清的。唯剩下真实的感觉是,我们也会老,甚至将来不如他们呢。我们

  •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王顺昌|沁园春 賀兴凯湖文化在线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之八】沁园春賀兴凯湖文化在线文/王顺昌(吉林东丰)兴凯波澜,竞技启航,一派盎然。喜北琴千载,贯衢雕誉;舂秋两渡,頌韵谋篇。网络推新,台刊出秀。荟萃精英展筆笺。摇蓝旺,看主编兴雅,抖擞长鞭。诗坛如此空前,唯在线,恢弘纳百川。有龙媒风釆,领隽骚头;鸡西矿工,举迹峰巅。江柳文学,北方时报,广纳心声脱颖婵。逢盛世,让文人墨客,四海扬帆!王顺昌,网名,坐山威,一九六四年出生,大专学历。东丰县诗词楹联学会会员,曾为吉林日报社优秀通讯员。经商多年,酷爱诗词,发表数十首作品,终生将于诗词为伴

  • 【诗歌】京城散人|初春丝雨,畅思游

    初春丝雨,畅思游北京京城散人一浮出春之梦,鸭在绿波抖落寒星。南来的暖流,融开板结的原野。年糕的甜美,是复苏的形容。晨光里,是谁在扎制精美的风筝?暖意间,是谁在清吟繁丽的前景?我多想,春姑娘步韵,少些延宕!归雁的行阵让人字感悟苍生!碧空下,尘霾能否少袭扰?屋顶上,鸽哨多些轻盈。迎春花,早些摇曳金色,牛背上,再现悠悠笛声……明晨,我行游飘雨的曲径,任随泥泞,任随朦胧。请岸畔丝柳,向行旅人垂青。借泥土清香,升扬绿色憧憬。二冬寒,是闲置的古琴,深沉、隐含、坚挺,指尖抚触,少些温润,多些松风。仅有冰冷目光

  • 何茂活:“近衣”考論兼訂相關諸簡釋文

    甘肅河西漢簡中常見“近衣”一詞,并有“謹衣”“慎衣”“適衣”“平衣”“調衣”等類似詞語。與之連言者有“強(彊)食”“幸酒食”“進酒食”“進御酒食”等。簡牘所見“近衣”與古代醫籍中所見之“近衣”意義有所不同。今據對漢代書牘套語“近衣強食”以及“甚苦候望事”“春氣不和”“察蓬(烽)火事”等的梳理解讀,參證訂補相關簡牘釋文近30例。通過比證分析可知,原釋“便酒食”“奉酒食”“強奉酒食”及“善酒食”者,“便”“奉”“善”實爲“幸”之誤釋。一“近衣”一詞,不見於《漢語大詞典》《辭源》等通行辭書,但在河西漢

  • 你见过清朝小学的语文课本吗?简直美得不得了

    这是100多年前的清朝小学语文课本的第二册,因为是四年制,相当于现在的一年级下或二年级初。开学第一课,由拜孔子开始。古语有云:“国将兴,必贵师而重傅”。仪式,有时并不是形式,这是一种虔诚,一种尊重,一种珍视。随随便便的习惯一旦养成,轻浮以待也是早晚的事儿。这里是以实践告诉学生,尊师重道的道理。再想想如今,纯粹的师生关系往往夹杂着额外的东西,实在让人唏嘘。第二课,讲清楚其他学习内容。让学习计划、学习目标变成学习内容,这点很利于学生学习习惯的养成。而习惯的养成,其实对于人的一生都非常重要。人生最怕的

  • 【散文】杨福东|写给母亲的天书

    写给母亲的天书文/吉林辽源杨福东你走了,我的母亲,带着无限的眷恋,带着慈祥的目光,带着无可奈何的心愿,走完了您八十岁的人生之路。安祥的离开了,离开了您日夜牵挂的亲人,您的儿女们。您那慈祥的容颜,早以印在了我们的心上。儿后悔没能多为你洗洗脚,捶捶背揉揉肩。多为你做几顿饭,多炒几次菜。妈妈,您总说我炒的白菜片好屹。儿在做,您也不能吃到了。想您了,儿子就炒上一碟白菜片,一壶老酒。慢慢就的品味,品味您在时的一切美好时光。每到这个时候,妻子女儿就躲到别处。不在来打搅我,知道我又想您了。每次回家您总是和我唠

  • 美好之上,以诚为敬

    每个人都该有自己的编年史,每个普通的人回家,翻看那些小时候的照片。回乡,看童年一起玩耍的地方。回归,最初的那些可爱的念想。回去,才能想起自己来自何方。在北京的这段时间,我频繁地回西安或厦门我,度过童年和少年的两个故乡。在城市间的空档里,我持续地见以往的朋友,去看以往读过的学校走过的路。我相信每一个当下的路口,都会有来自于过去和未来的隐约线索。胡老师说:对于生活,在那些明亮与美好之上,是对生活的诚意。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18岁的胡老师第一次走进我们班级。我们是她的第一届学生,她是一位对学生有着一生

  • 女人,有这“三气”,才有福气!

    女人五十岁以后,不是日暮西山,是到了人生最美的华年。这世上,的确有少数女人嫁得了多金而又颜值高的男人,飞上了枝头变成了凤凰,但或许一开始她们就是落在了麻雀窝里的小凤凰呢?孩子不会一夜长大,幸福不会白白降落,请相信,每一个看似幸福的微微一笑的背后,一定也有着她们的与众不同和暗自的努力。有福的女人有“三气”骨气、灵气、大气骨气就是不因压力而弯腰,不因诱惑而迷茫,不因清贫而颓废,不因困难而消极,不因挫折而回头,不因打击而萎缩。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按自己的意愿,精神充沛地生活着,并尽力让自己快乐。灵气就

  • 雨水 | 天街小雨润如酥

    ▼萨克斯《雨的印记》明日(2月19日,周一)雨水一、雨水节气《月令七十二候集解》:“正月中,天一生水。春始属木,然生木者必水也,故立春后继之雨水。且东风既解冻,则散而为雨矣。”意思是说,雨水节气前后,万物开始萌动,春天就要到了。如在《逸周书》中就有雨水节后“鸿雁来”“草木萌动”等物候记载。二、何为“雨”雨水的雨的古字,上面一横象征天,横下面是穹隆象征,象征云气升腾;说明“无云不成雨”。风流云散,别而为雨,由此,穹隆下有四行雨点,每行三点。这个象意,四是四方,四维;三是雨露滋润,天地气和而成甘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