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人生自是有情痴全文在线阅读

2017/10/29 5:44:0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人生自是有情痴

第五章 睡都睡了,别矫情了

  时间扭转回来。人生自是有情痴全文在线阅读

  景晓萌终于想起自己确实租了个男人,只是这租约不对啊,明明她租他当老公,怎么就变成了他租她当老婆?

  而且她明明只想租一个月,怎么租期变成了一年?

  “这份合同是怎么回事?不是我租你吗?”

  陆皓阳促狭一笑,从酒吧出来,他就让助理做了两份租约,在车上就让她签了字。

  “我是天价,你租不起,只能换我租你。”他慢慢悠悠的说,像是解释,更像是嘲弄。

  景晓萌更加糊涂了,“你租我有什么用?”

  “我恰好遇到一个难题,也需要一个老婆。”陆皓阳摊了摊手,轻描淡写的说。

  “不行,一年太长了,最多一个月。”景晓萌可没想跟个假老公耗太久。人生自是有情痴全文在线阅读

  “合约从你签字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生效,正本我交给了律师,你手里的是副本,仔细看看吧。”陆皓阳坐到沙发上,慢条斯理的语气像是一种威胁,她要敢不从,就死定了。

  景晓萌拿起合约扫了眼,差点没被吓晕。

  条款足足有一百条,看得她眼花缭乱。

  最后一条:租约从签字起生效,乙方景晓萌若不肯履行合约,需赔偿甲方陆皓阳损失费五百万。乙方如果在一年期未满,提前解约,提出离婚,需要赔偿甲方一千万;如果一年期满,乙方不肯离婚,需要赔偿甲方两千万!

  “这简直就是霸王条款,我怎么没看到对我有任何好处的地方?”她想找块豆腐撞墙,没准是在做噩梦,一撞就能醒了。

  “合约第五十条。原文95lady.com”陆皓阳低沉的说。

  景晓萌赶紧往后翻。

  甲方在可接受范围内为乙方排忧解难,每月支付租金100万。

  “你每个月付给我一百万?真的假的?”她惊愕,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难道在酒吧这么随便一挥,就钓到了大土豪?

  “你是担心我付不起吗?”陆皓阳低哼一声。

  “不是。”景晓萌摇摇头,“我是怕我消受不起,你花这么多钱租我,到底要我做什么呀?不会是当代孕妈妈吧?”

  “你没有资格给我生孩子。”陆皓阳薄唇划开讥诮的笑意,毫不掩饰对她的轻蔑。95女性网

  “那你到底让我干什么?”景晓萌困惑不已,还有几分忐忑,万一让她做违法犯罪的事,怎么办?

  “少废话,该告诉你的时候,自然会让你知道。”陆皓阳露出一点不耐之色,她看出来了,他脾气不好,以后相处起来,肯定很困难。

  “你不说,我就不干。”景晓萌瞪他一眼,不怕死的挑衅。

  他优美的唇角勾起一弯嗤笑的冷弧,周围的空气似乎也随之变冷了,“第一,你被我睡了,第二,合约已经签了,要毁约,倒霉的是你。”这是在告诫某人认清残酷的现实。

  景晓萌像只被戳穿的皮球瘫软在了床上,腿间的疼痛和身旁鲜红的血迹是她贞操不复存在的铁证,她已经是被赶上架的鸭子,后退,就要面临果奔和五百万的赔偿,她只能前进。95女性网

  “收拾一下,我们到民政局去。”

第六章 婚姻登记处外啪啪打脸

  景晓萌下床都是极为费力的,别说是走路了。

  可想而知,昨天晚上,她被这个男人蹂躏的有多惨烈。

  陆皓阳完全没有等她的意思,自顾自的大步朝外走。

  他承认昨晚失控了,压制了二十六年的欲求仿佛泄洪一般倾泻而出,一发不可收拾,接连要了这个女人六次。

  谁让她主动惹火,后果当然得自负。

  他从来都没有怜香惜玉之情。阅读http://www.95lady.com/

  楼下停着一辆超级拉风的兰博基尼,当陆皓阳拉开车门时,她再次震动了下,不再怀疑他的身份,确实是土豪,完美到无可挑剔的大土豪!

  如果他不是租她去做伤天害理的事,她好像也不亏!

  租一个假高富帅,她得自掏腰包,把辛苦攒了一年的存款全花光,现在不仅不用花钱,还倒得一千二百万,生活立刻从贫困线以下升级到富翁行列。

  唯一倒霉的是被睡了。

  这个时候,赵松柏和王蕊蕊已经等在婚姻登记处门口了。

  王蕊蕊百分百笃定,景晓萌是找不到高富帅的。

  她专门请来了摄影师,还有八卦杂志的记者,等着拍景晓萌的果奔视频,肯定让她荣登热搜榜首,臭名远扬。

  一阵激扬的轰鸣声扫过,兰博基尼炫酷的停在了两人面前。

  “哇塞,今天没白来,还撞上哪个豪门公子结婚了。”记者赶紧咔咔拍照。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兰博基尼AventadorJ?”赵松柏顿时张大了眼睛,震惊、羡煞!

  “什么时候你也去买一台?”王蕊蕊赶紧说道。

  “全球限量一台。”赵松柏撇撇嘴,他只是普通的高富帅,还没有爬到金字塔的最尖端,豪气差上一大截呢。

  在他俩窃窃私语时,车门被推开了,陆昊阳和景晓萌走了出来。

  看到她的刹那间,王蕊蕊的下巴都快惊掉了。

  “景晓萌,怎么会是你?”

  “怎么就不会是我呢?赵松柏这种无耻的渣男,也只能配你这种人尽可夫的碧池。我早就想踹他了,只是找不到借口,还得多谢你替我解决这个难题。”景晓萌柳眉飞扬,小手一伸,挽住了陆皓阳的臂弯。

  那昂首挺胸,鄙视情敌的得意姿态,俨然就是在宣告自己的胜利。

  赵松柏一张脸在羞恼中涨得通红,仿佛猪肝一般。

  难怪交往这么久,除了牵手,景晓萌连嘴都不让他亲一下,原来只是把他当备胎,骑驴找马呢!

  眼前的男子一看就是人中龙凤,怎么会看上景晓萌这个普通货,难不成跟他一样,被她的点心吸引了?

  王蕊蕊气得直跺脚,她不相信,死都不相信,烂麻雀能攀上光芒万丈的真龙天子!

  “我就不信,你们真的会结婚?”

  景晓萌微微一笑,”既然你把记者都请来了,就一起进去当个证婚人吧!”

  走进民政局,两人领了号,先拍结婚照,再填登记表……一系列的程序并不复杂,按上手印,工作人员就把两本结婚证递给了他们:“恭喜二位,祝你们百年好合!”

  “谢谢。”景晓萌接过结婚证,亮在王蕊蕊面前,“今天你们俩门神当定了。”

  王蕊蕊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她是绝对不会做这种丢脸丢到太平洋彼岸的事,“哎哟”一声,她捂住了肚子,“松柏,我肚子好疼呀,不会是食物中毒吧,你赶紧送我去医院。”装死耍赖一向是她的专长。

第七章 渣男贱女别想逃

  赵松柏会意,也捂住了肚子,“我的肚子也疼了,肯定是早上吃坏了,必须去医院。”两人互相搀着,狂奔而出,跑得比兔子还快,哪里像食物中毒。

  “别想走。”景晓萌要去追,被陆昊阳一把拉住,“别担心,他们跑不出去。”

  他的眼里闪着一道冷冽而促狭的寒光,这种幼稚的招数也敢在他面前耍,找死!

  王蕊蕊和赵松柏跑到停车场,见景晓萌没有追过来,就松了口气。

  “烂麻雀想让我们站在外面丢脸,做梦!”王蕊蕊朝地上啐了一口,心里郁闷至极,直到现在,她还是不愿相信景晓萌真的嫁给了比赵松柏强万倍的大土豪。

  “行了,赶紧走吧。”赵松柏比她更烦躁,景晓萌的每个字都像一记巴掌重重打在他的脸上。

  甩人和被甩,差别大了,如果让朋友圈的人知道他被景晓萌甩了,肯定会成为大笑话。

  就在两人准备上车的时候,四个高大健硕的男子走过来,擒住了他们。

  “你们是谁,要干什么?”王蕊蕊惊恐的大叫。

  赵松柏挣扎的想要脱身,抓着他手臂的男子五指一用力,疼得他想杀猪般嗷嗷大叫。

  “不想死,就老实点。”男子低吼一声,吓得他立刻收声,大气都不敢出了。

  重新被拖回到登记处大门口,两人脸色霎然惨白。

  “今天谁敢走,就砍下他一只脚,代替他当门神。”陆皓阳一个字一个字慢悠悠的吐出为威胁,语气如秋风扫落叶。

  赵松柏和王蕊蕊对视一眼,惊恐的直打哆嗦。

  “景晓萌,你也劈腿了,我们半斤八两,谁也不欠谁!”赵松柏叫喊道。

  王蕊蕊害怕,但更气恼,她之所以跟景晓萌交好,除却让她当免费的点心师之外,更重要的是让这个丑八怪给自己当绿叶,衬托她的高贵、美丽、时尚。

  现在,她竟然嫁了土豪,还是个完美至极的土豪,简直就是一记霹雳击打在她的天灵盖上,让她完全不能接受,快要气晕了!

  “景晓萌,你个烂麻雀,丑八怪,你们迟早会离婚,你这么丑,他晚上睡觉肯定会做恶梦……”

  她骂骂咧咧的,还没发泄完,景晓萌“啪”的一记巴掌怒扇过来。

  王蕊蕊被打得有点懵,她一直以为景晓萌是个软柿子,可以尽情的捏,没想到她竟然还敢打她!

  “烂麻雀,你敢打我,我不会让你好过的,你给我等着!”

  “你白白吃了我三年的点心,这是饭钱!”景晓萌低哼一声,“啪啪”又是两巴掌,打得她两眼冒金星。

  陆皓阳嘴角勾起一丝满意的微弧,他要得就是这样的女人,圣母白莲花绝对承担不起他将要交付的重任。

  “不用跟他们浪费时间,挂牌子。”

  “嗯。”景晓萌点点头,把准备好的渣男贱女的醒目大招牌拿出来,一人一个挂在了他们的脖子上。

  周围的吃瓜群众们全部围了过来,拍照、吐口水,转发朋友圈。

  记者们也赶紧抢头条。

  赵松柏和王蕊蕊拼命的拿手捂脸。

  “民政局下班之前,他们谁敢离开,砍下一只脚趾头,钉在民政局门口!”陆皓阳冷冷的说完,带着景晓萌离开了。

  坐到车里,景晓萌朝他竖起大拇指,“哥,你真是威武霸气。”

  陆皓阳面无表情,微微侧头,眼风从她面庞淡淡扫过,“你知道租约里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吗?”

第八章 婚姻非礼也是非礼

  “什么?”景晓萌疑惑的问道。

  “第九十九条,绝对不能爱上我。”陆皓阳简单、直接、冷酷而粗暴的说完,补充一句,“我对你没兴趣!”

  景晓萌狠狠的噎了下,没好气的白他一眼,“放心,我对你也没兴趣。”

  “很好,永远保持这个状态。”陆皓阳嘴角微勾,一抹阴戾的冷笑悄然悬落。

  景晓萌郁闷,一想到自己被他睡了就恼火,“男人都特么禽兽,没兴趣也能睡。”

  她的声音很小,完全是在自言自语,陆皓阳耳朵灵,每个字都听得一清二楚,一点讥诮之色从他眼底掠过,“你主动求我睡,我有义务替你排忧解难。”

  景晓萌气愤、羞恼,“不可能,我……”她忽然咽住了要说的话,狡黠的收起怒色,嘿嘿一笑,“所以不是你睡了我,而是我睡了你!”这是一记有力的挑衅。

  陆皓阳墨瞳微缩,眸色逐渐加深,黑得望不见底,“以后我会每天睡你。”他沉郁的语气像是回击,又像是威胁。

  她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受惊、羞愤,“你休想!”

  他冷笑一声,“结婚证都领了,我睡你天经地义。”

  “婚内强歼也是强歼。”她抓紧了领口,唯恐他兽性大发,突然就扑过来,饿狼捕食。

  陆皓阳幽幽的飘她一眼,“你喜欢被强,我可以满足你!”他嘴角似有若无的冷笑阴鸷、邪戾,仿佛一只狮子王在磨牙,随时准备吞掉面前的小羊羔。

  景晓萌感觉冷风拂面,一阵寒意从背脊蔓延出来,让她四肢都变得冰凉了。

  来到小区楼下,陆昊阳看了下表,“给你半个小时,把行李打包好,跟我走。”

  “去哪?”景晓萌微微一怔。

  “你的蚁穴能住人吗?”陆昊阳嗤鼻一笑,30平的单身公寓,他连转身都困难。

  景晓萌有点明白他的意思了,但一想到他随时都有可能兽性大发,把她吃干抹净,她就恐惧。

  “那个……我们能不能各住各的,互相不干涉对方的生活,等有需要的时候再……”她话还没说话,就被他凛冽的打断,“合约第九条,你必须无条件服从我的安排,不能有任何异议。”语气相当的霸道,就像一个帝王在颁布圣旨,违抗者格杀勿论。

  景晓萌真想找根面条上吊,她怎么就糊里糊涂的签下了如此灭绝人性的霸王条款呢?

  “陆禽兽,我们好歹也是合作伙伴,是不是应该保持相敬如宾的关系?”

  陆皓阳冰块脸像是冻住一般,没有丝毫的表情,只是低眼看了下表,“你还有二十五分钟的时间收拾行李,我不会多等一分钟,超过就自己搭公交滚过去。”很明显,无视她的请求。

  她想哭,这种冷酷无情的冰山禽兽,竟然要跟他在一起生活整整一年,简直是受罪啊!

  她推开车门,走向电梯,陆皓阳似乎想到了什么,也跟着走了进去。

  大门一开,他就径直走向衣柜,拉开扫了眼,皱起眉头,“这些垃圾统统不准带走。”污染他的视线。

  “这些都是我的衣服!”她黑线。

  “你不穿的时候,比穿着它们顺眼多了。”他嘴角勾起嘲弄之色。

  “臭流氓。”她又羞又恼,恶狠狠的瞪他一眼。

  他深黑的冰眸飘过一丝戾气,双手毫无防备的抬起,抓住她的领口粗暴的一扯,她的T恤“哗”的撕裂成了两半。

第九章 穿一件,我撕一件

  “啊——”她惊叫的捂住了胸口,羞赧的热浪从脖子一直冲上头皮,把她整个头都熏红了,就像只煮熟的虾子。

  “这种垃圾,你穿一件,我就撕一件。”他的语气蛮横无比,充满了威胁。

  寒意直逼向她暴露的胸口,沿着肌肤朝四肢百骸蔓延,令她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

  这是掉进魔窟了,以后还能有人生自由吗?

  “我的衣服都是这样的风格,不穿它们,我穿什么?”她买得都是些中性宽大的衣服,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假小子。

  “我会替你准备。”他慢条斯理的说着,大手一伸,撕掉了她嘴角的假痣,“在我面前,不要扮小丑,你从上到下,每个地方究竟长什么样,我全都看得一清二楚。”

  别的女人是想方设法让自己美丽迷人,这个女人恰恰相反,怎么看着丑,怎么折腾自己:成天素面朝天,梳着马尾辫,戴着黑框大眼睛,脸上还贴了一颗大黑痣。

  实际上,她长得相当不错,可以用精致无暇来形容。

  景晓萌听到他的话,几乎是下意识的夹住了双腿,脸颊的温度再次上升,快要接近燃点了。

  陆皓阳把她的小动作尽收眼底,他微微倾身,薄唇贴在她的耳廓,低语一声:“那个地方也一样。”邪肆的声音从她左耳后传来,仿佛电流一样沿着她的脊柱传导开去,让她轻轻地打了个颤儿,脸颊红得像油漆一样了,双腿也夹得更紧。

  他嘲弄的勾起嘴角,薄唇挑逗般的从她耳廓划过,动作很轻,就仿佛是蝴蝶的翅膀在她耳际扇动,她困难地吞咽了一下,感觉有点头晕,呼吸也变得急促了。

  她想要后退,离他远一点,岂料双腿一软,竟然就跌进了他的怀里。

  她袒露的胸口紧贴在了他的胸膛,柔软的质感让他身体骤然紧绷起来。

  他对女人免疫,从来没有女人能激起他的欲求,但这个女人似乎有种神奇的力量,可以压制他的隐疾,轻而易举的接触他,并且毫不费力的挑动起他休眠的荷尔蒙。

  “你是故意的吧?”他深黑的眸子里,一道火焰放肆的摇曳起来。

  “我……我只是没站稳……”她正解释着,就被他一把甩到了沙发上。

  他没有想要控制身体里最原始的冲动,这个女人既然胆大包天的惹火了他,就要负责降火。

  意识到他的企图,景晓萌脸色一片惨白,连逃跑都忘记了,抱起枕头,像抱着个盾牌,想要抵御他的侵略,然后拼命的摇头,拼命往沙发深处钻,“疼……不要……”

  他面无表情的瞅着她,眼神冰冷而淡漠,没有一点怜惜之色,仿佛入眼的只有一具仅供发泄的充气娃娃。

  粗暴的扯掉她手中的枕头,他欺身而上,一滴惊恐的泪水从她眼中滑落下来,跌碎在他的手背上。

  他微微一震,像是被烫到了,阴黯的桃花眼里,眸光幽幽晃动了下,似乎冰山上有那么一块小角融化了,“这次不会。”极低极沉的话语像是一种安慰,同时也表示他不打算放过她。

第十章 求你温柔一点

  景晓萌羞愤不已,就算他们登了记,签了一年的卖身契,也不代表他就可以随意欺负她。

  “陆禽兽,我希望在合约期间,你可以尊重我,不要强迫我做不想做的事。”

  “你应该仔细看合约,你的义务之一就是无条件服从我!”他一个字一个字说得霸道而蛮横,就像是一个至高无上的君主,在强迫她臣服。

  她正想一头撞死在他坚实的肌肉上,“这是霸王条款,侵犯人权,不应该有法律效力!”

  “有没有效力,我说了算。”他嘴角勾起一道阴戾的冷弧,强大的气场把周围的气压逼到了危险的临界点。

  她感到极度的压迫,拼命做深呼吸,不让自己窒息。

  他炽烈的目光,滚烫的扫过她的身体,然后最原始的本能化为了洪水猛兽,像她猛烈的袭击过来……

  “吃”到餍足之后,他拿起衣服走进浴室,丢下她趴在沙发上,像丢了半条命,连呼吸的力气都快使不出了。

  等他出来的时候,已经是衣衫整齐,从上到下散发着与生俱来的的优雅贵气,似乎天生就该高人一等。

  走到沙发边,他淡淡的扫了她一眼。

  她太累了,几乎要睡着了,头发湿漉漉的耷拉在脸上,浑身都密布着细密的汗珠,肌肤上是他留下来的淤青和扭捏的痕迹。

  看着她狼狈不堪的模样,他没有丝毫的表情,面庞依然冷淡,就仿佛千年不化的冰山,没有阳光可以融化。

  他不准备给她喘息和收拾自己的时间,走到床前一把抓起床单,把她向粽子一样裹了起来,扛在肩头,另一手拧起她的行李箱,“啪”的关上门,朝外面走去。

  无力的趴在他的肩膀上,她直想哭。

  这个男人穿上衣服的时候是衣冠楚楚,脱了衣服就是一头冷酷的禽兽,合起来就是衣冠禽兽!

  陆皓阳的豪华公寓在市中心的繁华地段,四百平的复式,一梯一户,还带空中花园。

  景晓萌并不喜欢住这么大的房子,尤其是一个人独处的时候,说话都感觉有回音。

  当他们进来的时候,助理已经把景晓萌一身的装备都准备好了。

  陆皓阳把她像包裹一样扔到了床上,“自己找衣服换。”冷冷的丢下一句话,就走了出去。

  她很费力的下了床,沐浴完之后,她裹着浴巾去到了衣柜前。

  陆皓阳竟然连内衣都给她准备好了,size刚刚好。

  见鬼,他怎么会知道她的尺寸?

  穿惯了休闲宽大的中性衣服,现在看着面前这些极具女人味的时尚款,她有了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似乎这些衣服就不该属于她。

  可是之前的衣服全部被陆昊阳扔了,还威胁她穿一件就撕一件,她只能在这些时尚款里委曲求全了。

  随便挑了一件鹅黄色的连衣裙穿上,蹒跚的走下楼时,陆皓阳眼角的余光正好瞟见她。

  她的脖子上还残留着被他吮吸后的紫红印记,手臂上的淤青是他在钳制她时,用力过猛造成的。

  虽然他没有半点怜香惜玉之情,但不得不承认,和她在一起时,他的心灵和身体都达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和愉悦,让他完全失控,只想要不停的去侵占她,征服她,把她融进自己的骨髓里。

  如此感觉,唯有这个女人可以带给他。

  但感觉和感情是毫不相干的两回事,她从头到尾都是他的毒点,他不会对她动情,一丝一毫都不会。

  景晓萌走到离他最远的椅子前坐了下来,她害怕他,离得远才会有点安全感。

  “那个……衣服挺合适的,你怎么知道我的尺寸?”她抿了抿唇,小心翼翼的问道。

  “目测。”陆皓阳漫不经心的吐出两个字,眼睛一直盯着手中的iPad,连眼皮也没抬一下,似乎没兴趣去看她。她穿得哪件衣服,好不好看,合不合适,他不感兴趣。

  景晓萌却红了下脸,跟这个男人认识还不到二十四个小时,跟他下半身接触的时间比说话的时间还多,这像是印证了一句话,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来看待女人的海绵体动物。

  他不搭理她,她也不说话了,自顾自的走到冰箱前,她饿了,想做几样点心吃。

  冰箱里面满满的,像是刚被补给过,看到面粉和蔬菜,她微微一笑,拿出来朝厨房走去。

  陆皓阳瞟了她一眼,他的私人助理Alice到点会过来做饭,他的日常生活都由她负责,不过这个女人想要折腾,他也不打算阻止。

  很快,就有一阵香味从厨房传了过来。

  景晓萌做了葱香千层饼。

  “陆禽兽,要不要尝一尝我的手艺?”她莞尔一笑。

  陆皓阳的目光从盘子上幽幽扫过,带了一点鄙夷之色,这种烂大街的食物,吃到嘴里损害味蕾,“拿走。”他厌恶的甩出两个字。

  “给个面子,尝一块,就一块。”她用了一点恳请的语气,像是想要得到他对自己手艺的认可。

  老实说,他确实有点饿了,就当是恩赐她,勉强尝一块。要是不好吃,侮辱了他的味蕾,就连盘子一起扔到楼下去。

  咬上一小块。

  见鬼,怎么这么好吃!

  香、焦、脆。

  原来这个女人不是一无是处,还是有点特长的。

  他一把夺过了盘子,“全归我了。”

  “我才吃了一块。”景晓萌吐血,看到他凛冽的眼神,想要抢回盘子的手,瑟瑟的缩了回去。

  陆禽兽绝对是混世魔王转世,太霸道,太恐怖了,根本就没有人性。

  “想吃你就再去做,反正你会做。”他勾起一边嘴角,笑得阴沉。

  景晓萌吐血,在心里高唱: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这个时候,阳城的另一端,王蕊蕊灰溜溜的跑回了家。

  她气得要命,她不相信景晓萌真有如此的狗屎运,能嫁给大土豪。

  她要弄清楚陆皓阳到底是谁!

  在名流圈,她还是有些熟人的,很快就有了消息。

  看着朋友发来的信息,她的嘴角勾起了阴鸷的笑意。

  景晓萌,看来不用我出手,也能让你死翘翘!

人生自是有情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人生自是有情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半生情缘半生劫12章

    原标题:半生情缘半生劫12章小说名称:半生情缘半生劫第12章污蔑应雪桃无法开口,但想起之前在吴太后处的经历,还对芸妃有几分提防。芸妃表现得很热情,目光不经意间扫过她的肚子,拉着她一起坐下。“来人,把我给雪桃妹妹准备的点心呈上来。”芸妃吩咐道。宫女端上了一盘绿豆糕,芸妃拿了一块让应雪桃吃。她没有接,芸妃笑道:“怎么?妹妹是担心我下毒?我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谋害皇子啊!”芸妃说完拿起另一块绿豆糕放进嘴里,星月宫的宫女见状讨好道:“主子,贵妃娘娘好心给您送糕点,您就吃一块吧。”应雪桃看了看芸妃,接

  • 先生,我们不约12章

    原标题:先生,我们不约12章小说名:先生,我们不约第12章被人排挤第二天上班后,林语嫣在公司忙成了狗。她成了所有设计师使唤的对象。她、谢丹丹、杜小美、白雪这支空降兵已经在设计部内部被隐形排挤。但谢丹丹、杜小美、白雪很幸运,她们被编排在首席设计师那里做助理,所以即使别人对她们有意见,也没人敢使唤她们。林语嫣就不同了。好不容易有了点空闲的休息时间,她走进茶水间准备去倒杯水喝。谢丹丹刚好走出来,拉着她就去楼梯处,关上门后就问:“语嫣,昨天下班时是不是你老公来接你的?”林语嫣神情一僵,她离婚的事情还没告

  • 性感美女俏保镖12章

    原标题:性感美女俏保镖12章小说名称:性感美女俏保镖杀出重围(2)那些汉子显然没有想到陈风如此悍勇,肩上扛个大活人,这么大的累赘在身不想着逃跑,反而一脸兴奋的杀了上来,众人不禁都是一愣。这一愣神可就给了陈风机会了,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已经冲进了人群,一抬手,手中木方狠狠的砸在一人的手臂上,当啷一声脆响,那人手中的刀已经落在了地上。再看他的手,软软的垂了下来,看那样子已经折断了。不等那人叫出声来,陈风抬起脚来,毫无花俏的一脚踹在那人的心口,直接将他踹飞出去,顺势带倒了几个大喊大叫的家伙。人群越聚越多

  • 权力巅峰:我的黑丝女神12章

    原标题:权力巅峰:我的黑丝女神12章小说名字:权力巅峰:我的黑丝女神第十二章虚惊(1)火辣辣的阳光穿透过玻璃直射在白色的地砖上,略显拥挤的办公室看起来光线十足。这里是市委政研室的办公室,整个市委政研室共有三十来名行政编制,就分属在几个拥挤的办公室里办公,跟那些有钱的单位比起来,这里的办公条件实在是称得上艰苦,即便是跟隔壁合署办公的市委办公厅相比,条件也不知道比这里好上多少倍。黄海传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侧着脸望着窗外的天空,一脸的慵懒。在他跟前的办公桌上堆满了报刊书籍文稿,垒的老高,将他整个人都淹

  • 世界太大我不想看12章

    原标题:世界太大我不想看12章小说:世界太大我不想看第12章冒充拿着木棍的谢河和许烟相视一笑,唇角泛着冷意。自从上次皇裔事件之后,谢家就莫名其妙破产了,无所事事的谢河差点就要流落街头,好在许烟找到他,说是他只要帮她做一件事,她就助他东山再起。沈知微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寒风刺骨,她发现自己竟然躺在悬崖边上。一旁的许烟坐在轮椅上笑着,“醒了?”沈知微猛地坐起来,目光死死的盯在她那双腿上,“你的腿是好的!”“当然是好的。”许烟笑了,“微微,你怎么还是这么天真,白白承受了慕衍哥哥的恨意这么

  • 踏雪尤知春寒12章

    原标题:踏雪尤知春寒12章小说:踏雪尤知春寒第12章楚云深能醒过来已经是万幸了,在抽了第20章0CC的血之后,手术室的护士和医生们已经于心不忍瞒着韩瑾归自发组织了献血,这才将夏清音和楚云深的命给救了回来。可惜了,她没死得成,在别人眼中却算不上一大幸事。一睁开眼看见的就是夏清音那张精致的小脸。奇怪的是,现在的夏清音像个没事认似的正坐在轮椅上,优哉游哉的晃动着她那条根本没事的腿,想也知道那场车祸不过就是她自导自演的一场戏。只是……苏城为什么也会帮她往自己身上泼脏水?“哟,醒了?楚云深,你命还真大,失

  • 烟波江上余音绕梁12章

    原标题:烟波江上余音绕梁12章小说名字: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第12章净身出户萧月猛的咳嗽了几声,这才费力的睁开眼捡起一张照片,放到眼前。是阿董,照片里带走江楠的人,是跟在萧年灏身边五年的阿董!她的身子顿时像是被人抽去了骨头,化作了一滩泥,顺着墙壁缓缓滑了下来。怎么可能!她的父亲怎么可能派人绑走江楠!萧月只觉得手心一片冰凉,后背汗涔涔的,衣服紧紧的贴在身上,难受不已。她一瞬不瞬的看着那张照片,脑子里一片混沌。因为她知道,现在的情况,不管她怎么解释,陆温泽都不会相信。一切都是那样的凑巧,江楠失踪,刚好发

  • 相思满心间12章

    原标题:相思满心间12章小说书名:相思满心间第012章抑郁症宋霆希今天早早来到兴雅医院。他是这家医院儿科的医生,不过今天本该是休息日,只因一早接到了那个女人的电话,请他帮忙查一种药。于是,他原本计划的一切事情,毫不耽搁赶到医院。任何一次与那个女人见面的机会,他都不会放弃。方小鱼……宋霆希长手长脚坐在医生办公室,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英俊的脸上写满温柔。两年前,乐宝儿感染肺炎,高烧不退,方小鱼含泪抱着孩子出现在他的面前,从此也闯入了他的心。她既是坚强的母亲,也是娇弱的女子,却如同一朵雨打的芙蓉,美丽

  • 乡野妇科小医圣12章

    原标题:乡野妇科小医圣12章小说名字:乡野妇科小医圣初次尝试美妙滋味甄峰柳蹲在那儿仔细地看着,翠瓶的这儿与阿琴的到底有啥不一样呢?哇!好多草啊!原来女人的这儿并不全都是一样滴。翠瓶躺在那本来羞赧地闭上了眼睛,等待他的侵占。却不成想他只是蹲在那看,并没有什么动作。那种感觉又好笑,又觉得失落。转念想,看来甄医生还是个处呢,从来没做过。不自脚地翠瓶的嘴角抿了一下。低声道:“甄医生,你别看了,人家不好意思。”甄峰柳笑着趴在她身上,用自己坚硬的那儿抵着她的软地。来回动了几下。翠瓶悠地感觉那就一热。那种渴望

  • 略过岁月去爱你12章

    原标题:略过岁月去爱你12章书名:略过岁月去爱你第12章被人排挤第二天上班后,林语嫣在公司忙成了狗。她成了所有设计师使唤的对象。她、谢丹丹、杜小美、白雪这支空降兵已经在设计部内部被隐形排挤。但谢丹丹、杜小美、白雪很幸运,她们被编排在首席设计师那里做助理,所以即使别人对她们有意见,也没人敢使唤她们。林语嫣就不同了。好不容易有了点空闲的休息时间,她走进茶水间准备去倒杯水喝。谢丹丹刚好走出来,拉着她就去楼梯处,关上门后就问:“语嫣,昨天下班时是不是你老公来接你的?”林语嫣神情一僵,她离婚的事情还没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