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阴缘难尽:鬼夫太撩人全文在线阅读

2017/10/29 5:23:3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阴缘难尽:鬼夫太撩人

第5章 真见鬼了

  “苏木凝,你到底在和谁讲话啊,被鬼上身了吧!”林希言生气的掐了一把苏木凝,她真的快要到极限了,今晚已经不知被苏木凝点着了多少次了,可每次快要爆炸的时候她总是会说出一句比台风还大的话,惊得她简直不要不要的。推荐95lady.com

  “能不能不要在提那个东西了,我今天已经遇见两个了!”苏木凝从牙齿里挤出一句话。

  林希言愣住了,她本以为苏木凝今天说看见魔鬼是开玩笑的,可看她此刻一手紧紧抓住自己的手臂,一半的身子挡在自己身前,俨然一副老鸡护小鸡的模样。

  回想着苏木凝刚刚的话语,再看看她此刻下意识的动作,她的心,有暖流划过。

  “要不要这么衰啊,这到底要怎么解啊!”苏木凝无奈的一声叹息,将大半个身子的重量都放到了希言的身上。

  好累啊~

  “一会回去我帮你问问,我记得我姑姑们去过一个地方,她们说算的超准的!”将苏木凝的身子揽住,减轻她的压力,两人继续向车库走去。

  “好好好,一定要问呐。”看着夜色越来越凉,苏木凝不由得将双手在胸前抱紧,宁愿明天睡醒才发现今天遇到的一切都不是真的,拜托拜托。网站http://www.95lady.com/

  林希言将她送到楼下便驱车回家。

  到家后洗完澡,苏木凝便倒头大睡,她感觉很累,浑身没一点力气,倒头便呼呼大睡。

  当她熟睡以后,心口处的项链发出了亮光,只是这光芒在一点点的加深,直至胸口处的雪青色颜色加重了一点才停了下来。

  也因为这光,阻挡了欲进来的梁俊。

  待光芒消失以后,梁俊才重新漂浮在窗外,抬手控制着大风打开窗,想再一次栖身进入时,那雪青色的光芒又出现了,好像是在警告着他。可这光芒已经不像之前那样刺眼,那样明亮,梁俊小心翼翼的向前一点点的靠近,直至停落在床边,那亮光都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许是刚洗完澡的原因,此刻的苏木凝美得像刚刚摘落的水蜜桃般诱人,那精致白皙的小脸上泛着粉粉的光泽,漆黑的长发散落在枕边,额前几缕刘海俏皮的贴在光滑的额上,紧闭着的双眸依旧美得无法让人移开双眼,长长的睫毛像似蝴蝶停留在花朵中栖息的翅膀,如玉般的鼻子挺立着,饱满的红唇散发着属于她的幽香。95女性网

  “美人儿~”梁俊颤抖的呼吸声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

  看着苏木凝那吊带睡衣随着她呼吸上下起伏,梁俊艰难的吧嗒着嘴,再也欣赏不下去了,他恨不得直接将她带回家里,想着便去做了,伸手向着她肩膀处的细肩带摸去。

  “啊~”突然那雪青色的光芒大放,硬生生的将梁俊击出到了窗外,这才疲惫的敛去光芒。

  “噗!”稳定着自己的身体漂浮在空中,口中才喷出一口浓血,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的白了,稠稠的血液挂在他的嘴边,也一滴滴的滴在他的白色衬衣上,愤怒不甘的眼神紧紧的盯着床上熟睡的人儿,只是这样,却显得他越发的狰狞了。

  抬手抚着被光芒所伤到的地方,嗯!?怎么伤口没有自主的愈合,血还在一直冒着!不相信般再次伸手抚着伤口,嗯!?怎么会这样…!

  “呵~”冷笑一声,转身离开了。

  天蒙蒙亮,苏木凝的手机便开始叫嚣了…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原来我们的…”迷迷糊糊的摸索着:“喂~”

  “小凝~别睡了快起床!”林希言的声音异常兴奋。

  “干什么~这才几点啊。95女性网”慵懒声中带着鼻音,却异常的性感。

  “快起来,我们去算命。”早早地便向姑姑打听了地址,只是得知每天前五人会算的特别精准,此时不去,更待何时。

  “算什么命啊~”苏木凝呢喃着,不满被人吵到美梦而眉头轻皱,本以为再一次睡过去的人却忽然坐了起来:“算命!!好好,你现在就过来。”

  开玩笑,这是大事。

  很大很大的一件事。

  关乎她下半辈子的大事!

  ……

  看着面前陈旧的小区,苏木凝呆了,难道不应该是庙或者祠内么:“希言,你确定地址是对的?”

  “上去看看。原文95lady.com”没有过多的解释,牵起苏木凝的手臂往手中所写的单元找去,她可不相信地址会有什么问题,俗话说,好佛不愁庙嘛。人家就喜欢这儿了你还能不信么。

  小区年代应该很久了,仅有简简单单的一排楼层,共五楼,这种楼形窄而长,她们在三楼的一间房门外停了下来。

第6章 你不干净

  扑面而来的香火味儿,啊哈,是这家了。苏木凝和林希言两人相互的看了一眼,在对方眼中均看到了激动和兴奋。

  妈妈咪呀~想想马上要摆脱那种诡异的接触,苏木凝的心肝都跟着一起颤抖了。

  “既然来了,便进来吧。网站http://www.95lady.com/”这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小激动,听声音是个女人,两人收起了笑容,便径直进去了。

  房门本来就大开着,这也算是行方便之门?

  一进门便看到了地上黄色的蒲团,房间的正中间供奉着观音,左边和右边供奉着苏木凝不认识的神像。硕大的房间内只摆放着三个佛台,其余的生活用品什么都没有,可以从此看出这老太太的虔诚和态度。

  “你,别进来了,就站那!”苏木凝刚刚抬脚准备再往里参观参观,却被制止声拦住了脚步,同时林希言也一道停了下来。

  闻声,苏木凝抬头,这才看到一位老太太从里间出来,她个子不算高,很瘦,年纪应该在七十五至八十左右,身穿一身黑色长袍,整个人看起来很精神,只是她那双眼睛,异常明亮,估计她视力应该很好。

  此刻她看着苏木凝的眼神却是犀利的,探究的好似要把她看穿,那种被人窥视灵魂的感觉不禁的让苏木凝呆住了。

  好恐怖的眼神!

  看得人心不由自主的开始发慌。

  “为什么?”平静着自己不安的心,开口问道。

  “你不干净!”

  “……!”苏木凝不可置信的盯着面前的老太太。

  “神婆,你这话什么意思?”苏木凝能忍,林希言却在一旁看不下去了。

  “你们来是要问什么?”

  “你这老…”就在林希言准备问清楚时却被身旁的苏木凝制止了。

  用眼神示意着林希言稍安勿躁,她们来可是有重要的事情需要人家帮助,一开始就闹得不愉快后面相处多少都会有点尴尬。

  林希言不满的努了努嘴,看着苏木凝那泰然自若的模样,难道她有自己的打算?便安静的不再开口。

  “想问我奶奶在那边怎么样。”苏木凝红唇轻启。

  “她的名字,生辰八字,属什么的。”

  “她叫XXX…”苏木凝配合的说道,随后准备补充道:“她是…”

  “不用说了,我已经知道了!”苏木凝刚刚准备说奶奶是什么时候走的时,便被神婆毫不客气地打断了。

  “小凝,你说她到底行不行啊!”林希言和苏木凝咬起了耳朵。

  “且先看看。”苏木凝自己心里七上八下的没有着落,又能给林希言什么答案!

  只见神婆手指在手上掐来掐去,没多久便开口说道:“她的坟正对着一条路,坟的位置不好,她和左边的坟挨的太近了,右边又离墙角太近。会被欺负,而且和她挨的近的这个,他是个男人,年纪轻轻便因乱搞男女关系最后得病走了,不过你们也别担心,她已经不在坟里。有贵人相助,她升天了,在天上也谋了一个职位,好吃好喝被人供着呢。”

  神婆淡淡的一一道出,可这一席话却让苏木凝惊呆了,连坟墓的位置都能说的这般准确,

  真不是盖的。

  “她没什么问题,现在是你有问题了。”神婆指着苏木凝说到。

  “我好像看见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这是为什么?而且还能和他们接触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苏木凝焦急的问道,她真的不想拥有这个技能,谁的心脏能强大到安然自若的和那些东西沟通。

  “你印堂发黑,被鬼缠身。可奇怪的是我看不到你的未来。”神婆悠悠的叹了口气。

  我嘞个去~

  看不到未来是什么意思!!?

  “那可有什么办法让我看不到那些不干净的东西!”

  “……”神婆深深的看了一眼苏木凝,却没有要回答的意思。

  “看来是没办法了!”苏木凝被打击了,只要一想起指不定什么时间那个纵欲过度的男人猛的会出现在她的身边她就觉得渗的慌。

  随后苏木凝也没有停留下去的意思了,最想解决的事情没办法解决,其他的,还能有多重要~象征性的问多少钱,神婆却狠狠的瞪了一眼苏木凝和林希言,林希言却拿起钱想往神婆口袋里塞,被神婆毫不客气的一把推开,苏木凝拽过冲动的林希言便往外走去。

  只是临出门口时,苏木凝用眼神示意着林希言,努了努嘴,看了一眼一旁的佛台,两人多年的默契,林希言当然读懂了苏木凝的意思,将钱轻轻的放在了台子上的香炉旁,两人这才离去。

第7章 红衣女鬼

  宽阔的马路上,一辆白色的轿车极速的行驶着。

  苏木凝实在是没有什么心思陪林希言唠嗑了。你说好好的一个人生活了21年都很正常,虽然生活平平淡淡,简简单单,可最起码不会看到鬼吧,这怎么去看了一次奶奶就让自己眼睛变异了呢,以前也不是没去过啊,怎么突然之间就有了这种变化呐。

  这到底是悲还是悲呢~

  吱。

  紧急的刹车拉回了苏木凝的思绪:“我说你怎么开车的,你想闪死我啊!”

  “快看,快看。”林希言手舞足蹈的拍打着受惊的苏木凝。

  帅哥~好帅的帅哥~

  苏木凝抬头便看到了使林希言花痴的男人,约一米七六至一米七九的个子,褐色的长发,额前几撮刘海慵懒的挡住了他的眉,肤白唇红,挺直的鼻梁,白色的休闲套装,只背了一个灰色挎包,整个人看起来干净清爽。

  两人刚刚下车,男人缓缓的向苏木凝走去。

  “这是我名片,如果你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白皙的手指没有一点瑕疵,骨节分明,苏木凝鬼使神差的接过了名片!

  安领,天师!

  天师!!!

  苏木凝慌忙的抬头,可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天师?这都什么时代了还有人从事这个职业,他还那么年轻,而且还长得那么帅!这世界到底怎么了!!”林希言还没来得及和帅哥男人打招呼,只看着他潇洒的拿出名片给了苏木凝以后便离开了。

  “走,我们去看看!”现在一切的诡异事件在苏木凝身上就不能觉得诡异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也许真的能解决眼睛的问题呢,哪怕一点点希望都不能放弃。

  哎呀,怎么就么蠢呢…

  有鬼肯定就会有抓鬼的人呐,否则打破了世界的平衡,岂不是乱套了!

  可能这家伙还真的会收鬼呢。

  说风就是雨,两人根据名片上的地址走到了一处偏远的村落。

  这地方,还真是像是即将没落的村子!

  “走!”苏木凝深吸一口气,拉起林希言便往村子里走去。

  前面河里的女人吸引了苏木凝的注意力,那人一身红衣光着脚在河面上一圈圈行走,长发直达脚面,遮住了女子的脸庞,看着她红色衣服上有水滴一滴一滴的落在湖里,她的衣服,竟然是湿的!

  她的行走,像似一种仪式。

  “哈哈~负心汉都得死!死!死!”女子突然抬起头,笑到。

  她抬头,苏木凝这下才看到,已经看不清女人的五官了,她的脸,已经烂了,像似在水里泡了很久的时间而起的水泡,有些肉烂的快要脱落,却没有完全的落下,就挂在她的脸上,颧骨上眼睛的位置血痕很明显,像人泪痕的痕迹,嘴角的血,红的夺目。

  “嘶~”就算已经习惯了那些东西带给自己的恐惧,可此刻看到这女子仍让苏木凝吓得倒吸起了凉气。

  “嗯?”女子猛然看向了苏木凝。

  苏木凝心下大惊,慌忙的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她看到了,看到了女子的眼睛,血红色的眼睛,一片血红,像一个血洞。

  “我不美么?为什么你不敢看我。”女子声音凄凉的问着苏木凝。

  美!

  美你妹!

  吓死姐姐了好不好!

  “美~”违心的回答着女鬼的话,原谅她吧,她不敢说实话,看女鬼的穿着就知道她不是什么简单的鬼,自己一不小心说错话会不会立马葬送了自己的小命。

  “那你为什么不敢看着我!”女鬼的声音骤然提高了几分,随即接着说道:“你也像那个负心汉一样觉得我很丑是不是!不,不,我其实很漂亮的,不信你看看!”她矛盾的说着,双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脸颊,那小心翼翼的模样像似抚摸着什么珍宝。

  眨眼间便来到了苏木凝的面前。苏木凝怎么也没有想到女鬼忽然会有这样的动作,吓得双腿像长在了地上一般,连动一下都变成了奢望,又不敢有什么过激的动作来躲避她的直视,只好强迫着自己对上她的眼睛。

  “哈哈~”苏木凝的直视让她狂笑出声,随即像似得到满足,闪身再一次回到了湖中,继续着刚刚的行走,就那样一圈一圈的循环着。

  苏木凝的手心已经浸满了汗,就连衣物都感觉已经沾在了背上。

  拜托拜托~

  别再这样折磨我了好不好。

  这是在训练我的承受能力么?

  你们赢了,我现在的心脏已经比以前强大了好几倍不止!

  相对于苏木凝的冷汗直冒,林希言却淡定多了,只是呆呆的看着苏木凝的眼神变化,从好奇到探究,从探究到恐惧,从恐惧到解脱,她都一一看在眼里。

第8章 安翎

  “你又看到那种东西了?”牵起苏木凝的手,她手心里的汗深深地刺激了她。

  究竟这次看到的是什么形态的,会让她吓成这样!

  “嘘,先走再说。”开玩笑,能当着女鬼的面说她这次看的有多恐怖么,找死么?大老远的跑来找死也没谁了!

  急促的离开!

  可苏木凝还没来得及开口将自己所见讲出时,便再一次看到的那个自称天师的男人——安翎。

  “你来了。”男人依靠在门边,像似等待着她们。

  安翎知道,苏木凝一定会来,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嗯。”看来自己会来也已经在他预想之中了。

  “进来吧。”安翎侧过身,待苏木凝两人进去以后他才跟着走了进去。

  房间布置和安翎给人的感觉是一样的,干净,清爽。他的房里也同样有一个神台,只是那神台上放着的是一个圆盘,一个像镜子般的圆盘。

  圆盘外围上有着密密麻麻的字,苏木凝可以肯定的是她看不清那些文字,可能距离的问题,也可能是她不认识的文字。

  圆盘的旁边放着一把桃木剑,还有一些其他她叫不出名字的东西。

  “为什么那些东西没有符?”原谅她吧,僵尸片看多了,对于纂符和桃木剑已经有了一种CP感。

  “你果然和其他人不同。”苏木凝的问题让安翎咧动着嘴角。

  这一笑,成功的闪到了林希言的钛合金眼。

  本就帅的出奇,这一笑竟然比夏日的烈日还要强几分。

  “有,在挎包里。”苏木凝的问题很让人无语,可安翎却温柔的指给她看。

  “……”苏木凝尴尬的理了理刘海,突然觉得自己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

  好丢脸…

  “说说你的问题吧。”安翎及时的缓解着苏木凝的尴尬,看着她不知所措的样子竟有些不一样的情绪。

  “你有女朋友吗?”

  “……”

  “……”

  突然的问题让苏木凝和安翎两人头上的乌鸦一群群的飞过。

  有没有搞错?

  林希言,你丫到底有没有搞错!

  别说你是我闺蜜,千万别说我认识你!

  丢人呐!

  林希言你丫这么大老远的跑来就是为了丢人么!!

  “目前还没。”安翎整理着面部表情,艰难的开口。

  “林希言!”苏木凝咬牙切齿的看着这个桃心外冒的家伙。

  “嘿嘿…你们继续,继续。就当我不存在。”安翎的答案已经让她的心得到了满足,她肯定不会在捣乱了。

  苏木凝白了一眼林希言,才牵强的向安翎微微一笑:“我好像被一只纵欲过度的男人缠住了,还有,怎样才能让我不再看到那些东西。”

  “纵欲过度?”安翎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认真,仔细的看了看苏木凝,随即掐起手指来,几秒之后便开口说道:“是叫梁俊么?”

  苏木凝小鸡啄米般的狂点着头。

  不得不让人心悦诚服呐,他肯定比神婆的功力高很多,连名字都叫的出来,那得有什么样的功力才可以做到。

  “他,不足为患。如果他再纠缠你,收了便是!”啧啧,瞧瞧,快瞧瞧,多有范儿!

  “呃…”这霸气的范儿怎么这么让人喜欢呢!

  “至于不想再看到那些东西,这个没有办法改变了。你要知道有些事情是注定的。”安翎别有深意的说到。

  如果可以选择,他也想让自己看不到那些东西,可是,他不能,他从记事开始便已经能看到了,对于他来说,早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

  “好吧。”唉,得到这个答案说不失望是假的。也许真的像安翎所说,有些事情是注定的。否则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

  “你是怎么知道我有这些问题的。”苏木凝对于这个问题还是比较好奇的,安翎是人。一个活生生的人,林希言便是最好的证明。他怎么会知道她会有这些事情,他又是怎么找到她的。

  安翎这次却没轻松的回答她的问题,他的眼神飘向门外,不知是看向哪里,又在看着什么,良久,他收回视线:“是师傅告诉我的。”

  真假参半的回答,可苏木凝却没有一点怀疑。

  很奇怪,好像安翎无论对她说什么,她都没有想过怀疑,这种信任,连苏木凝自己都没有发现。

  随后林希言也加入了聊天,三人年龄差距不大,很快便‘打’的火热,仿佛是认识很久的好友,让人舒心。

  只是林希言对安翎一味狂热的探索,让苏木凝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烧啊!

  闺蜜啊,十多年的闺蜜啊,她怎么从来没有发现林希言还有这种强项呢,你的矜持呢,你的做人态度呢,你的个性呢。

  全被你自己吃了么!!

第9章 四阴命格

  第九章:四阴命格

  “听说张老汉的尸体找到了。”

  “不知道呐,村里的人都去了,我们也快点。”

  “到底是不是张老汉呐!”

  “不知道…”

  惊慌的声音引起了屋内人的注意:“怎么了?”苏木凝问道。

  “走!”安翎顺手拿过挎包跟着村民一起向发现尸体的地方走去!

  张老汉为人也比较老实,平常也没有什么不良爱好,四天之前却听村民说张老汉失踪了。现在尸体才被发现,恐怕…

  苏木凝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可看大家惊慌的模样,怕是真的有什么事情,失踪了?找到尸体?

  “呜呜呜~”三人还没有走到,哭声已经传入大家的耳中。

  苏木凝这才发现,女人就蹲在湖边,怀里抱着一双黑色白底的布鞋,坐在湖边嚎啕大哭!

  “老张呐,你咋就这么狠心丢下我们就走了,你让咱老娘白发人送黑发人你怎么忍心啊。”女人哭的撕心裂肺,苏木凝却皱眉看着湖中,女鬼怎么不见了!

  “老张嫂。”几个女人费劲拉动着地上的女人,可没站起来便又跌在地上。

  安翎只是扫了一眼,便安静的站在一旁。

  “尸体呢?不是说找到尸体了吗,怎么没看到。”苏木凝轻声的问着安翎。

  “安大师…”一老头颤颤巍巍的走到了安翎身旁。

  “村长。”安翎客气的回应道。

  “也不知是谁看到了尸体,村里现在传的沸沸扬扬的,可现在根本就没看到尸体,赶来的时候只看到一双鞋子飘在湖中。”随后看了眼周围的村民,小声的说道:“现在,可…”

  “先让张嫂回去把灵堂设起来,没有尸体,丧也要办。”已经四天了,三天的灵堂,刚好赶上张老汉头七。

  “好好!”村长原本发愁的脸马上有了异彩,招呼了两个妇人将老张嫂搀扶了起来,随即说着些什么。

  苏木凝带着满肚子的疑问回到了安翎的家。想来想去都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否则不会连尸体都没有找到就先设灵堂,如果三天之后尸体还没有找到,难道要埋下一个空棺,那岂不是会让人看了笑话。

  “希言,要不你先回去,我晚点自己回去。”苏木凝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可林希言却看不到,保不准会遇到什么意外情况,她不能让林希言面对任何程度的危险。

  “不,我想陪着你。”林希言又岂能不明白苏木凝的心思,可她又怎能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先离开。

  “可是你…”

  “小心!”

  苏木凝本想劝说林希言尽早离开,可却被安翎一声惊呼阻止了。

  只见安翎一个闪身,已经冲到了门外,随即响起了打斗的声音,苏木凝问声看去,只见一个浑身发着幽绿色光芒的女人正张牙舞爪的向苏木凝方向逼近,安翎的出现阻止了她的步伐。

  “滚开!”怒斥的声音从女鬼口中发出,她恶狠狠的瞪着安翎。

  “你自己找死,怨不得我了。”安翎手中的动作没有一丝松懈,相反却越来越凌厉。

  “臭道士,我跟你无冤无仇,为何挡我成魔的道路。”缠斗了半天,女鬼一点便宜也没有占到,在不速战速决,失败也只是迟早的事情,只能出声相商。

  哼~冷笑一声。

  这东西也太小瞧他了吧,如果那么轻易的被影响,岂不是丢人丢大发了,要是再让老头知道了,自己还指不定的受什么虐待的。

  想他这么多年对付自己的手段,简直不寒而栗,四岁跟老头回到山上,就遭受各种摧残。

  哪个正常人会把一个四岁的孩子和鬼一起关在房中,记得八岁的时候,让自己睡在坟堆里整整一个月,十二岁的时候让自己和僵尸作伴,十五岁的时候让自己……

  简直是不堪回首…

  不堪回首啊!

  虽然知道老头的做法让自己变得强大,可套路不对啊。

  “废话少说!”玩够了,安翎手中的捏决做来越快!

  该死地!

  多管闲事!

  好不容易遇见一个阴年阴月阴日阴时的四阴女子,她怎么能轻易放弃,等了多少年了,才遇到这么一位,如果这次放弃了,还要等多久!

  不,她要定她了!

  下定了决心,女鬼也不在有任何的保留,只见她衣袖翻飞,带起身边的狂风向安翎扑面而去,眼看那风即将袭上安翎的脸庞,安翎只是手掌向前,轻轻的推了一下,那凌厉的狂风瞬间便被化成了柔风。

  啧啧~这姿势…

  啧啧~这感觉…

  直接让苏木凝联想到了神话剧里白衣飘飘,法力高深的世外高人!

第10章 你能护她一世吗

  第十章:你能护她一世吗

  “护的了一时你能护的了她一世吗!!”女鬼不甘的吼道,苏木凝的血太纯净了,又是四阴女子,吸食她的精血所带来的好处是别人想象不到的。

  “哼~只怕你没命看了!”安翎的眉头皱了起来,双手捏决,女鬼的身子被禁锢住,也瞬间被打的现出了原型,她的脑袋耷拉着,下眼圈青黑。整张脸都是青色,舌头耸拉、眼球凸出。

  “啊~”女鬼得表情异常狰狞,舌头和眼球都在动着。她似乎不甘又似乎癫痫,此刻的她已经不能用疯狂、恐怖来形容了,恶心的让人不能直视。

  “嘭!”安翎张开的手慢慢收紧,随后爆炸声响起,只见一缕青烟袅袅升起,直至烟消云散。

  安翎嫌恶的拍了拍手,好像手上真的沾染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她还能投胎吗?”苏木凝这才意识到了什么,轻声的问道。

  “她早已过了投胎的时间了。”安翎淡淡的说到。

  如果不是她已经永世不得投胎,他也会想方设法的送她去轮回之道,况且她已经心生歹念,怨念越深,变故就越多,与其留有一丝的不稳定,还不如趁早的将一切都让它归于生道。

  “唉~”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一直都住在这儿?”

  “不,这块地方,以前是一个乱坟岗。随后也被当地人做了几年的义庄。”安翎指了指三人脚下站着的这片地方,解释着说到。

  师傅早早的便算出这个地方怨气太重,如不及时制止,此处恐怕迟早会被煞气所代替。若到那时,恐怕他也无能为力了。

  额…苏木凝彻底石化了。

  义庄她还可以理解!

  乱坟岗…这…!!

  无人管理任人埋葬尸首的地方,光想想便能想到那情景,必然是白骨处处、杂草丛生~

  “为什么目标会是小凝呢?”林希言知道那玩意是奔向苏木凝而来的,刚刚安翎的提醒她看在眼里,虽然安翎掩饰的很好,可她依旧从那一闪而逝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紧张。

  “小凝是四阴命格。”

  “四阴命格!!”苏木凝和林希言异口同声,开玩笑,光听起来就很不好了。

  “可以说这种命格的几率小到几乎没有,所以,小凝的血才会珍贵无比。”这也正是为什么有些心思不纯的东西会打小凝的注意了。

  “……”珍贵无比~苏木凝嘴角都僵硬了,她宁愿不要这个珍贵无比,也不想被一大堆的鬼惦记上。

  可是,有的选择吗?

  最无奈的可能就是这样了吧,明知是不好的,明知是自己不想要的,而你却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

  苏木凝是一点也不想在待下下去了,有些事情想知道结果,但并不表示她能一直待在这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地方。

  随后便草草的和安翎打了招呼两人就离开了,离开时已经黄昏以至,两人用了简餐就准备去KISS报道了。

  更衣室里,两个女孩叽叽喳喳的一边换着衣服一边闹腾着。

  “小凝,你的这个东西,颜色好像深一点了。”林希言指着苏木凝的胸口,仔细的观察了半晌说到。

  “嗯?”苏木凝低头也认真看了眼,话说,颜色还真的是深了点,那雪青色的颜色深了,只是不仔细看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发现,链子的颜色有点‘脏’了,不再像以前那样白的晃眼。

  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这个纹身,希言这丫头竟然比自己还看得真切呢。

  换好衣服之后便打算去工作,可通过拥挤的人群看去,苏木凝却意外的看到中央的吧台上稳稳的放着和上次一摸一样的烈酒。

  她的心,咯噔一声响。

  难道…

  他,来了?

  脚下的步子没有任何的犹豫便向吧台挤了过去:“阿迪,这酒是哪桌点的?”

  “小凝。”阿迪手下调酒的动作没有停顿,只是微笑着打了个招呼,随后便指了指某个不起眼的位置。

  因为从任何的角度看过去,那个位置都是不起眼的,可只是熟悉酒吧的人,才会知道那个位置到底意味着什么。坐在那里,舞池和吧台的一切都可以一目了然,并且不引起任何人的关注。

  真是一个不一般的位置,还真是会选。

  使劲看了眼,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看到前面涌动的人头,又使劲的点了点脚尖,看不清楚,那到底是不是上次那个一声不响便离开的男人呢?什么都看不到啊!

  不禁,苏木凝的眉头皱了起来。

  “……”苏木凝的小动作和表情,在这形形色色的扭动中,显得特别的与众不同,也吸引了男人的视线。

阴缘难尽:鬼夫太撩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阴缘难尽 或 鬼夫太撩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毒妻请饶命15章(第十五章两人合作)

    原标题:毒妻请饶命15章(第十五章两人合作)小说名:毒妻请饶命第十五章两人合作转眼间,一夜过去了。这天清晨,凤清刚刚起身坐在梳妆台上。便听到外面叽叽喳喳地声音,不等秋果出去询问,一个婢女便跑了进来。“二小姐,姚姨娘来了。”凤清看着婢女忽闪的大眼睛,觉得有点好笑。怎么一个丫鬟一夜之间变成了主子,低下的人就不安分了。她站起来,穿好衣衫向外间走去。外间中,一身淡青色衣裙的姚姨娘端坐在桌前,身边一个婢女小心翼翼的奉上茶水,退到一旁那眼小心的打量着姚姨娘。姚姨娘则安分地坐在桌前,红着脸绞着手中帕子。秋果看

  • 近身高手15章(第15章 传说中的高手)

    原标题:近身高手15章(第15章传说中的高手)小说:近身高手第15章传说中的高手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天上掉馅饼不劳而获的事情。六年时间铁与血的磨练,曾经无数次的淋漓汗水与鲜血,曾经无数次的九死一生与命悬一线,终于,使得绰号为“影子”的冷锋以不足20岁的年纪,六次C级任务,十四次B级任务,九次A级任务,三次S级任务,总共加起来整整三十二次任务从未有一次失手的完美记录,在整个国际雇佣兵界打响了赫赫声名。一时之间,整个国际雇佣兵界,都充斥流传着有关于这个年轻天才雇佣兵的各种消息与传言。只是,就在这个被

  • 无敌狂兵15章(第十五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原标题:无敌狂兵15章(第十五章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小说名称:无敌狂兵第十五章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我倒想听听,你要怎么还了?”岑妍雪一脸挑衅地看着叶铮,虽说,她并不完全觉得叶铮是在虚夸。但跟唐雨欣合作了这么久,对珠宝这一块的市场还是非常了解的,他不认为一个外行人,能比自己懂更多。这些古人的道理虽然说着是这样,但有句话叫知易行难。“在部队的时候,以前执行过许多任务,会和敌方争夺许多据点,互有丢失是很正常的事。我觉得你们做生意也一样嘛,你之前不过跟沈家争夺的时候,输了一场,要是这个时

  • 我是棺材女15章(第十五章 小鬼成群)

    原标题:我是棺材女15章(第十五章小鬼成群)小说名:我是棺材女第十五章小鬼成群学校是讲究崇高科学,破除迷信的,挖出来骨头就放点汽油给点然烧了就成了。可挖到后面,就连头骨什么的都出来了,数量还不少,学校这才急了,找了一些大师来念经超度,可还不放心,这才来找我师父。我转念一想,这才想起我吃冰棍的那片树林后面是被什么围起来了,当下问那校长是不是那后面。确认之后,我就知道为什么鬼灵会是从那里面出来的了,那是她的大本营啊。我拿眼瞄着师父,说实话,对于读书我当真是不喜欢的。这次师父果然了解我,只说我年纪还太

  • 毒妻难为15章(第十五章 虚惊一场)

    原标题:毒妻难为15章(第十五章虚惊一场)小说书名:毒妻难为第十五章虚惊一场萧怀瑾还未坐稳,秦芷蓉便凑上去,“萧妹妹,你真厉害。”萧怀瑾莞尔一笑,“秦姐姐,不是我厉害,而是熟能生巧,若是秦姐姐每天都练字,一样也会这样。”秦芷蓉摆摆手,一脸嬉笑,“还是算了,整天都做一件事太无趣了,现在这样挺好。”既然秦芷蓉都这样说了,萧怀瑾便不在言语。接着又上去几个人表演,但都是千篇一律,见实在无趣,秦芷蓉便提出去其他地方看看,萧怀瑾欣然同意。两人悄然退席,去了先前的亭子,珠儿和绿箩拿来一些茶水和点心,摆满石桌。

  • 天才僵尸也有爱15章(第15章:他来了真好)

    原标题:天才僵尸也有爱15章(第15章:他来了真好)小说:天才僵尸也有爱第15章:他来了真好下午放学后,“真是的,怎么一个两个都有事情。”在某商业城街道上,夏茉撅着小嘴,生气的说道。以前有去做替工时都会在没课时去上班,如今没工作的她,真的有些无聊了。这天本来放学以后,夏茉想让闺蜜张文和宋安雅陪自己逛街,结果张文说家里有事情得回去,而宋安雅说有约会,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亏她今天特意穿着妈妈快递送给自己的田园式清新甜美的连衣裙,还化了淡淡的妆容。“切,我自己也可以很开心的逛街的。”夏茉有些闷闷的小声

  • 花月正春风15章(第十五章:花见青)

    原标题:花月正春风15章(第十五章:花见青)小说名:花月正春风第十五章:花见青第二天我看着镜中的黑眼圈唉声叹气,阮盈袖十分好奇:“秦姐姐,你为什么没有睡好?丁姑娘的事不是都解决了么?”我心下凄然,嘴上说:“我怕她们来报复,来报复。”阮盈袖拍拍我的肩膀,仗义道:“不必怕,她们只有两人,而我们有三个。我和风公子都会帮你的。”我听见“风公子”三个字,愈发凄然,笑的比哭还难看十分:“是,是,多谢你们。”至于缘何这样凄然,那是因为风祁墨看到黑眼圈的表现,果然和我的猜测八1九不离十。下楼的时候,风祁墨在大厅

  • 金融太上皇15章(第十五章 老师的难题)

    原标题:金融太上皇15章(第十五章老师的难题)小说名字:金融太上皇第十五章老师的难题刘永将大哥大接了过来,虽然这种东西自己用得还是太笨拙了,但是这已经是最先进的东西了,国内甚至还没有这个东西呢,王晶的用心刘永明白,有些时候,他觉得王晶并不是一个纯粹的商业伙伴,而是一个前辈,一个老师傅。“表哥,保重,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刘永并不是矫情的人,他知道生意人利为先,但是并不是说他们就是惟利是图了,至少在他们的心中,还是有一些的人情味的,而在刘永和王晶之间,刘永更是从中感觉到了这种人情。虽然他们

  • 殿下,你家狐妃下崽了15章(015 一神秘男子)

    原标题:殿下,你家狐妃下崽了15章(015一神秘男子)小说:殿下,你家狐妃下崽了015一神秘男子“你有那么可怕么?见着我就躲?”苏锦央轻轻地摇了摇头,再次退了几步。他再次一步步的靠近她,而她也一步步的后退……直到,她退到无路可退的时候,他一脸坏坏地笑容出现在她的面前……“我是凶神恶煞?”她再次摇了摇头,将离得那么近的他,推了过去,然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静静地坐在椅子上,而旁边的苏筱漓安静地站在一边看着她们打闹。这时候,她轻轻地咳了咳嗽。苏锦央再次从椅子上扫视到小妹的身上,“诺,这是我的妹妹,

  • 当时明月在15章(第十五章:迷路巧遇结朋友(三))

    原标题:当时明月在15章(第十五章:迷路巧遇结朋友(三))小说书名:当时明月在第十五章:迷路巧遇结朋友(三)第二天一早,白清九就起来了。昨天他走的早,也不知道店里面怎么样,才刚开张没多久,要忙的地方还很多。昨天晚上因为宋清凌非得要四处看看自己的屋子,到处翻看,结果弄得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都还没有完全睡醒。白清九洗了把脸收拾了一番准备出门的时候,去宋清凌住的屋子外面看了看。房门紧闭,清荣在他来的时候就起来了,打开门告诉他宋清凌还在睡。白清九摇了摇头,吩咐了下人们好好照顾他便离开了。白清九坐在洵逸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