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腹黑顾少太会撩19章(第十九章 情报贩子苏子开)

2017/10/29 4:59:3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腹黑顾少太会撩

第十九章 情报贩子苏子开

得到那边的答复后,苏子开捧着书慢慢踱步走过来。95女性网

“咳咳,原则上呢,这个是只有男人能救的,毕竟媚药嘛~~”说着,又呵呵笑了起来。

似乎在笑顾行安的不作为,用肩膀挤了挤顾行安:“我说,你是不是男人啊。”

“我是不是男人,你要不要确认一下?”墨眸邪肆的扫了一眼苏子开,其中的冷意顿时让他安静了许多。

时而清醒时而迷糊的沈念离,恰好听到这一句。

不由感叹,顾行安是个GAY这件事,原来苏子开也知道了。

而且,这个对话不觉得太暧昧了么?

很快,办公室的门传来清脆的扣门声,苏子开浅笑一声,踱步出去,而顾行安则小心翼翼的将沈念离放在一边的榻榻米上。

许是害怕顾行安离去,沈念离的手,扣的十分的紧。来自http://www.95lady.com/

“不要害怕。”磁性而深邃的嗓音在耳边轻轻响起,仿佛也安抚了她躁动的心。

顾行安抽身坐直,垂眸看向平躺着的沈念离,潮红的面颊上,如钻石一般明亮的眼中满是纯真的疑惑,似是不知他为何抽身离去,蔷薇色的樱唇微张,轻轻喘息,似在邀请,又似在蛊惑。

往日里时刻清明的凤眸中,渐渐染起一丝火热与暗沉,深邃而疯狂。

俯身用力的抱住沈念离不断扭动的身体,而沈念离的双手,也乘机攀上那宽阔的背脊,四处的游走。

轻薄的衬衫早就被撕开,纽扣早已掉落殆尽,触及那细腻的肌肤,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嘴巴里不住的呢喃着:“帮帮我……帮帮我……”

顾行安微微抬首,看向那张意乱情迷的脸,眼底哑光微闪。网站http://www.95lady.com/

终于,霸道的吻住那樱唇,强势的用舌尖探入那唇,撬开贝齿,挑逗与缠绵,极近疯狂的汲取着她的美好。

火辣缠绵的热吻,药物发作的沈念离早已沉迷在这样的柔情中,无法自拔。

门,‘吱嘎’一声打开。

拥吻的二人,不曾发现苏子开的归来。

“咳咳。”

压抑的轻咳仿佛惊醒了正在疯狂汲取美好的顾行安。

神思一瞬间清明,垂眸看向那被他不由自主拉开的西服外套,美好的胴体展示在他的眼前,仿佛不经意一般,将外套拉上,包裹住那美好,矜持着退了开去。原文http://www.95lady.com/

苏子开从未见过好友这样不自持,眼神复杂的落在意乱情迷的沈念离身上。

只不知这个女人是谁?

“你让开,我给她注射镇定剂。”

不过片刻,苏子开便恢复了正常,略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

熟练的抽取药液,注射入她的体内,不过片刻,便有了反应。

明明身体灼热无比,心底骚动异常,可身体,却仿佛极为疲惫,极累,就连动一下手指都仿佛极为艰难。

这到底是镇定剂还是麻醉药啊。

干冰袋落在沈念离的额头,胸口,小腹,腋窝,冰凉的触感让内心灼热的沈念离舒适极了,镇定剂很快发挥了作用,昏昏沉沉间,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腹黑顾少太会撩19章(第十九章 情报贩子苏子开)

苏子开又快速抽了一管粉色的药剂,注入她的体内。

“这是什么?”墨眸中闪过疑惑。

“之前用过的,媚药的解药,只不过魅香比较厉害,效果估计会大打折扣。”苏子开给出解释,看了看躺着睡着的沈念离,又看了看顾行安,脸上露出神秘兮兮的笑:“你决定是她了?”

得到答案的顾行安心下大定,干脆走到一边,打电话让秘书给他再送一套衣服来。

苏子开跟在后面亦步亦趋,玩味的看着优雅沉静的顾行安,心底八卦的小火苗再也掩盖不住,兴致勃勃的盯着他。

“这个可没之前那个长的标志。”

摩挲着下巴零零散散的胡茬,苏子开评头论足。原文95lady.com

顾行安邪魅的笑了笑,静静的看了他一眼,眼底的威胁清晰可见。

笑的阳光灿烂的反望着他,苏子开一点也不惧怕。

难道是他看错了?

他刚刚进门明明看见这男人抱着人家小姑娘不放,还亲个不停。

不可能吧,他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年纪吧。

这人的情伤好了?又能碰小姑娘了?

“何氏的宴会,她是我的女伴。”短短的两句话,便是他的解释。

“我去你的女伴,你当我眼瞎啊,自从那女人走后,这是你亲的第一个女孩吧,你的情伤愈合了?”

简慕云离开的时候,这人跟疯了似得,后来便不愿意再和女人交往,彻底变成了女性绝缘体。

顾行安冷漠的不再开口,依旧慵懒的靠在桌边,仿佛苏子开口中的女人与他毫无关系。

“我说大哥,你别不说话啊,我害怕呀。”

苏子开搞怪的怪缠着,仿佛耗上了一样,非要顾行安开口说一说和沈念离的关系。

顾行安神情淡然而慵懒。

有些挫败的摸了摸鼻头,苏子开垂头丧气的唉声叹气。

“你就告诉我吧,我肯定帮你对阿姨保密。”手出三指,头顶青天的对天发誓。

顾行安不为所动,坚决不开口。

他对苏子开这个人太熟悉了,从小就喜欢收集八卦,仗着一张可爱粉嫩的脸,到处在这些豪门世家乱钻,成了当年多少豪门贵妇心中的乖宝宝。

其实这乖宝宝忒坏,不声不响就收集了不少把柄,这些年的豪门兴衰,多少与他手里的情报有点关系。

“你不告诉我我就给阿姨打电话,就说你带了个女人来我这。”洋洋得意的掏出手机,一幅你不告诉我我立刻打电话的架势,剑眉星目间,灿然如星。

俊颜上闪过无奈,长长的睫羽掩去真正的情绪,语气轻松而自然。

“简慕云回来了。”

苏子开的沉默,室内又恢复了一片沉寂,轻柔的小提琴曲用独有的缠绵曲调,述说着曾经的一网深情。

大约是药效过了劲,又或者解药有了效果,原本还在扭动的沈念离已经昏昏沉沉睡了过去,唯留下一室的似有若无的迤逦,顾行安垂眸看着安静躺在榻榻米上的她,不由得想起多年前的那个午夜。

情之一字,最为害人。

黄昏暮合,逢魔时刻,犹记得,那天的简慕云美得惊人,黑色长发因为汗水而凌乱不堪,盈盈水润的眸子底,满是激情绽放的疯狂,平日纯洁似雪标志的白裙,也悬挂在腰间,他最爱的一双美腿,磕在粗糙的草泥之上,也带着似玉的蛊惑。

那放纵,那迤逦,那激情。

都仿佛在嘲笑着他手中那一束代表着纯洁之爱的粉玫瑰,是多么的无知与愚蠢。

所有似有若无的暧昧,都化作那绿色眸底的一声叹息,从心底溢出的旖旎,也在那一刻如坠冰窖,他对她所有的狂热与恋慕,化作世上最可笑的笑话。

不过转身一瞬,他已然将那份无疾而终的恋慕,浅笑湮灭。

所有人都以为他为简慕云要死要活的时候,没人知道,他不过是掩盖了一时的意乱情迷,恢复了他的本性罢了。

年少慕艾,他终究成长而已。

“你打算怎么办?”苏子开难得脸色沉重,剑眉轻挑,带着凝重。

当年的事,除了顾行安,谁都不知道真相是什么。

所以,顾行安得沉默为当年的事件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苏子开是个医生,但是根本来说,却是个情报贩子,医生不过是兴趣的伪装,他痛恨一切自己不知道的真相。

以及掩盖真相的人。

顾行安嗤笑,墨色的眉宇中带着刀性的凌厉,薄唇轻抿:“她,与你我何干。”

不过是个熟悉的陌生人。

沈念离恢复平静,皮肤的温度也从炙热恢复以往的温润,将干冰袋从她身上移开,西服再次包裹住那若影若现的娇躯,邪肆的眉眼露出凌厉的刀锋:“把你的嘴闭紧了。”

装作拉拉链似的,在唇上一横,表示着决心。

只看着那道清隽挺拔的背脊消失在视线中,转眼便拨通了电话。

“伯母,我是小开呀~”眉眼弯弯,眼底是腻人的温柔。

**

A城郊外博盛山庄高档别墅区,顾行安私人别墅内——

将沈念离扔进他那张king size的大床上,顾行安转身走到衣橱边,拿出一套家居穿的衣裤来,刚刚沈念离药效正浓,将他的衣服也弄得一塌糊涂,走进浴室,洗漱一番。

迷迷蒙蒙的沈念离只感觉浑身的灼热感消失殆尽后,紧随而来的冰冷让她瑟瑟发抖,突然一股柔软的温润触及肌肤,更让她舒适几分。

换完衣服走出来的顾行安,看了一眼被褥间包裹的沈念离。

拨通了梁墨的电话,冷漠开口:“彭昌鸣给彭家送去了么?”

“已经送过去了,老大,这次彭家的老太太铁定气的不轻。”梁墨吊儿郎当的声音从电话那头响起,更多的却是兴奋。

幸灾乐祸的语气让顾行安本就舒展的眉宇间更多了几分笑意,唇角微扬,须臾沉声道:“成皓那边进展如何?”

“进展顺利,只是梁成宇和梁国原那边,似乎发现了什么。”提到正事,梁墨也正经了许多。

“难受,好难受……”

“咔哒,嘟嘟嘟嘟——”

梁墨不可思议的瞪大了双眼看着手中被挂掉的电话。

他刚刚好像听见自家老大那边,有女人的声音?

抬头望望漆黑的,满是星辰的天。

老天要下红雨了?

腹黑顾少太会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腹黑顾少太会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大小姐的全职男秘10章

    原标题:大小姐的全职男秘10章书名:大小姐的全职男秘第十章湿身了徐嘉儿当即吓得脸色一变,后面就有个慈善基金的工作人员喊道:“你们在做什么?我们是刘村长请来的客人,你们不要胡来……”他话没说完,一个人冲上来,向他脸上就是一棒子,他嗷地一声倒在地上,满脸是血。这一下就将人都镇住了,徐嘉儿下意识的要躲向张玄,谁知还没动,刘水生就伸手抓住她胳膊:“徐总,你可别想跑。”刘水生在城里是做体力活的,徐嘉儿被他一抓,就像被铁手箍住,哪里动得了。他还盯着徐嘉儿雪白的脖颈上瞧,大有想要上去舔一口的感觉。“水生!”赵

  • 美人出殡10章

    原标题:美人出殡10章小说书名:美人出殡第十章心生好感“你可真怂!就看不惯你那样儿。”很少说话的那个人嫌弃的开口。葛潇潇的小跟班得意洋洋的,笑着说:“她要是不怂,会背叛自己的好姐妹。”小芳哭了……虽然我不知道小芳到底背着我做了什么,但是就凭她们的话,我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我知道小芳一向胆子小,不然上一回也不会被她们威胁,拿出钥匙开门了。我想我被葛潇潇带走后,小芳也被葛潇潇的那些小跟班给带走了吧。这样也好,跟我保持距离。毕竟我现在这样……今年可能真的就是我的本命年。小芳胆子又小,人又单纯,如果继续

  • 虐渣男:前妻复仇记10章

    原标题:虐渣男:前妻复仇记10章书名:虐渣男:前妻复仇记灵魂救赎做人要能伸能屈,这话说得容易,轮到你身处其中的时候,不知道是否能做到?——《千金日记》“小叔,你喝多了,我是思琪,不过我是活着的这个而不是死去的那个!”郝思琪冷冷的一把将蓝岳泽扶起来,回头对身后的郝然使了个眼色,便将蓝岳泽弄到郝然的背上。若不是蓝韵很担心蓝岳泽,她才不会费这个心亲自跑一趟。“噢……思琪啊,呃~”蓝岳泽打了个酒嗝,喷着鼻息一把紧紧抱住了郝然的脖子:“我的小猫咪,你跑到那里去了,害小叔好找……”郝思琪的嘴角忍无可忍的抽了

  • 绝品侧妃10章

    原标题:绝品侧妃10章小说名:绝品侧妃第十章隔阂赫连城宣醒来的时候,他的病榻前围满了锦帽貂裘的美妇。一名身穿正红色牡丹花袄的美艳小妇人走了过来。“王爷,您可醒了,吓死臣妾了!您要是有事,这么一大家子叫襄兰一个女子如何是好?”说完,从怀中掏出丝绢擦起脸上的眼泪。“襄兰,本王现在不是没事儿了嘛。”他轻轻拉住了她的手,对着她微微一笑。陈襄兰看着赫连城宣,梨花带雨的样子惹人怜爱。“王爷,宫里太医来看过了,说您这伤是让人用锋利兵器所伤,您去别院究竟出了什么事?”陈襄兰一脸担心地看着赫连城宣,脸上的神色并无

  • 宫禁·天价毒姬10章

    原标题:宫禁·天价毒姬10章小说名称:宫禁·天价毒姬第十章:兴师问罪阳光初升,刚刚染红了天边,就听见从三王爷府,传出了吵闹的声音。洛熙愤怒的看着对面的洛弘,他真不知道洛弘跟黛梦说了什么。他在黛梦的房间外面,等了一个晚上,可是至今黛梦也还是不愿意看见他。“三哥,昨天晚上,你到底跟梦儿说了什么?”“怎么了?是她跟你告状了?”洛弘就知道洛熙昨夜去找黛梦了,可是没有想到黛梦居然跟他说了,这也难怪洛熙会这么的生气了。“三哥,你知道的,她是我喜欢的人。你就算是不喜欢梦儿,那你也不能够欺负梦儿啊,你要是有什么

  • 我的浪漫艳遇10章

    原标题:我的浪漫艳遇10章小说名称:我的浪漫艳遇梦圆红衣裳王小孟驶上大街,把车开得很慢,他小心谨慎,遵守交通规则,能让十分,不抢一秒,生怕出点什么事来。还好,他总算是平平安安地开到了报社。他虽然拥有本科学历,又是见多识广的报社记者,但是,他从小生活在农村,受其信佛的母亲的影响,还是很有点迷信。就是那篇英国皇家博学院来西尔博士论述的梦境返真现象,他也是深信不疑。他推门走进记者办公室,坐到自己的工作间里,他的眼皮突然跳动了两下。听老人们说,早跳亲戚晚跳财,中午跳祸来。他的脸色立刻布满乌云,愁眉垂脑地

  • 都市修仙10章

    原标题:都市修仙10章小说书名:都市修仙第十章气愤离去李宇吃完了饭以后,还想在喝喝茶,休息一会的时候。苏晴在一旁却等不及了,火急火燎的拉着李宇跑了出去,然后打上出租车就直奔医院去。天水市人民医院内,苏晴拉着李宇的胳膊来到了一间特护病房内。床上躺着一名三几十岁的中年美妇,长得跟苏晴有几分相像,只不过此时却眉头紧皱着,似乎很难受的样子。“小宇,我妈也是这两天才会这样的,每天醒来几个小时,剩下的时间就全部在睡觉,医生也查不出什么原因来。”苏晴一脸心疼的走到美妇身旁,紧紧的抓着对方的手,眼圈一红,嘴中轻

  • 冷面情挑:恋爱好危险10章

    原标题:冷面情挑:恋爱好危险10章小说名字:冷面情挑:恋爱好危险第10章他说宋天成“十岁!”柏立寒也是意外,“算是青梅竹马?”凌小凡终于抬头了,白他一眼:“是小猫。”柏立寒忍不住笑意,一摸鼻子,转过了脸偷笑。莫名其妙的,二人气氛就融洽了,也没人再提“滚蛋”一事。花园里,景色怡人,云姐叫了凌小凡一同出来散步。“柏先生晚上会做恶梦,云姐你知道吗?”“哦,以前的看护也提起过。”云姐突然就想到了柏立寒嘴唇上的伤痕,“看来昨晚闹腾得不轻,小凡你辛苦了。”凌小凡脸微微一红,立刻又掩饰过去:“我没事啦,照顾他

  • 异能小霸王:纵意花丛10章

    原标题:异能小霸王:纵意花丛10章小说:异能小霸王:纵意花丛第10章借钱理发打开门,准备等着莫月柔出来问她借点理发的钱,到客厅发现这小妮子的包包正好放在桌子上,看情形这莫大小姐的洗浴工作还需要一段时日,张扬也管不了那么多自己动手拿了。打开包包,里面杂七杂八的东西还真是不少,什么粉底唇彩、什么眉笔镜子睫毛膏,反正女人的玩意基本就是一样都不缺,想想这个小妮子也没大到哪去,这些东西竟然倒是齐备,张扬再次无奈的摇了摇头,拿出莫月柔的淡粉色钱包,打开拿了张50块的放进自己的口袋,然后把钱包放回了包里。想到

  • 死亡高校10章

    原标题:死亡高校10章小说名字:死亡高校第十章小哥卫衣男头也不回的说道:“我在这儿,他们不敢来,所以我必须走。”我心中一阵惶恐:“他们……是什么?我会不会有危险?”卫衣男想了一下,然后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黑乎乎的小珠子递给我:“含在口中,这样他们就看不见你了。”我点点头,对卫衣男的话是百分之百的信服。在卫衣男离开后,我将黑色小珠子含在了口中。我很纳闷儿,这黑色小珠子究竟是个啥,比鱼眼睛大一点,含在嘴里满舌头都是腥味,我好几次都差点把这玩意吐出来了。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呆在公墓里,四周黑漆漆一片,月光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