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囚爱5章(第5章 怎么是你?)

2017/10/28 17:00:4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囚爱

第5章 怎么是你?

  铃姐的电话响了,她接通后连忙拉住了林总的胳膊,急切道:“林总,宁少爷来了,指名要安然,是真的!”

  林总回手扇了她一耳光,“真他妈扫兴!”转身道,“还不滚!”我抱紧身上撕烂的衣服,连滚带爬地逃了出去。网站http://www.95lady.com/

  身后传来林总怒吼:“你他妈还不快给老子泻火!”紧接着便听到铃姐的痛呼。我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呜咽着在走廊飞奔,根本看不清路。

  我哭着冲进洗手间,将水笼头开到最大,用冰冷的水冲刷着自己。我不脏,我想清清白白的活着,真的就这么难吗?!

  冰冷与伤心让我直哆嗦,肩头突然传来一点灼热,我猛然回头,长发甩出无数水滴,飞溅到身后男人的身上,男人皱眉,粗砺地指尖摩梭着我肩头的伤疤,深隧的眼睛盯得我一颤。

  “这伤是怎么回事?”他低沉的声音让我忘了哭泣。

  是他?那天夜里我藏在井洞里的男人!看来他被救了。肩头的齿痕反反复复了很久才痊愈,现在还会经常痒。原文95lady.com这疤就是那天夜里他在我肩头留下的。

  我怔愣着,看着他的眼睛竟然鬼使神差地想起那晚的星空。我不知这种情景该如何开口。可下一刻他便捏起我的下巴,强迫我抬头与他对视:“你是这里的小姐?”

  我听出了他口中的鄙夷和不可置信,心瞬间冷了下去。本来想问他伤好了没有,却生生憋了回去。是呀,我是小姐,他现在肯定在懊恼被小姐救了。

  我用力甩开他的钳制,将身上的碎布拉紧了些,冷声道:“是的先生,请让一下,我要去接客了。95女性网

  出了洗手间我捂着胸口,很闷。再回头才发现自己慌乱中进了男厕,男人并没有跟出来,也许他会以为我是故意进去勾引他的。我凉凉一笑,并没放在心上,快速去换了衣服,补好妆便去了包间。

  玲姐没骗林老板,宁少爷确实在等我。

  宁松涛是个富二代,据说家里有些背景,年青多金人又长得俊。夜金陵的姐妹们对他都是又爱又怕。

  他是家里的三代单传,家人对他十分纵容,所以他每次来夜金陵都会玩得很嗨,他自己管这叫放浪形骇,我们私下里叫他变态。网站http://www.95lady.com/经常有姐妹被他玩到几天下不了床。所以对他都是又爱又怕,爱他挥金如土,又怕被他玩死。

  今天若不是为了让我躲林老板,铃姐肯定会想办法帮我推了他。

  他一见我进来,笑得眼睛晶晶亮。“安然小姐,你总算肯来了。”

  我的脸上早已挂上夜场女子特有的娇笑,盈盈坐在他身边,故意嘟了嘴道“来见宁公子,我必须得打扮得美美哒嘛!”这也是铃姐教我的,男人都喜欢女人撒娇示弱。“宁公子要是舍得,我就连喝三杯赔罪!”

  我嘴里是这么说着,酒杯却是举到他的唇边。原文95lady.com

  宁松涛似乎很受用我的撒娇,“好,咱们一起喝。”他没犹豫地吞了我倒的酒,转脸又贴上我的唇,将酒度入我口中。

  我微皱了眉,将酒压在舌下,假意用纸巾擦嘴又吐了出去。脸上却笑得极是娇羞。

  在座的男人们都笑得不怀好意,纷纷起哄道:“听说安小姐只卖艺不卖身,原来是给我们宁公子留着呐!”

  “是啊,安小姐跟宁哥这郎情妾意的,咱们是不是回避回避呀……”

  “宁公子,择日不如撞日,干脆今天就日!”

  哈哈哈,淫笑声不绝于耳,我陪着笑脸:“安然可不敢高攀。心里再怎么巴望着,也不能污了宁公子呀!”

  宁松涛又喝了一口酒,一把将我揽到他腿上,将酒吐给我,贴着我的唇道,“开个价吧!”

  我一惊,他若真动了心思我想脱身就难了,“宁公子,兄弟们都看着呢,还是先跟大家一起乐,下次再单陪你呗?!”我轻轻推开他压过来的身子,不敢拒绝得太明显,“来,我陪您喝一杯。”

  我端起酒杯将辛辣的液体倒入口中。网站http://www.95lady.com/小心地观察着宁松涛的脸色。

  “安小姐今天想喝酒?”宁松涛似笑非笑。

  “我想陪宁公子喝嘛。”我身段已经放得不能再低了,整个身子贴着他,将酒举到他嘴边。

  “好,那咱们就喝酒。”宁松涛舒服地往沙发一靠,“你们轮流敬她。”

  我暗暗咬牙,宁松涛却看好戏般翘起二郎腿。包间里坐了足有他七八个兄弟,得了命令,都推开了怀里的姑娘,端着酒杯冲我来了。我再能喝,也对付不了七八个大男人呀?

  我知道他这是怒了,想把我灌醉。

  包房里其他小姐妹也看出事情不对劲了,平时跟我关系不错的美娜豪气地端起酒杯娇嗔道:“宁公子,只有安然有酒喝,我们不依嘛!”

  有她带头,其他几个小姐妹都起身偎到宁松涛身边,有的抱胳膊,有的抚胸口,想分散他的注意力。

  “滚!”宁松涛连个眼神都没变,只淡淡吐出一个字,姑娘们知道他是真怒了,都吓得不敢再出声。

  他随手丢出几撂人民币,“拿着钱,快滚!”

  美娜蹲着捡钱担忧的望向我,我眨眨眼表示感谢,示意她快去找铃姐。

  “告诉董玉铃,一会儿她要是敢进来,我就砸了夜金陵!”宁松涛显然识破了我们惯用的伎俩。

  姐妹们退了出去,包房里只剩我自己和七八个大男人,我咬着牙一杯又一杯了吞下他们递来的酒,意识有些模糊,就狠狠掐自己腰一把,希望疼痛能减轻醉意。

  宁松涛始终在一边笑吟吟地看着,“安然,现在开个价?”

  “宁公子,何必为难我?我真,真的不卖身。”我喝得有些口齿不清强忍着呕意,眼前的宁松涛似乎变成了两个。

  “继续让她喝。一会儿醉死了,大家轮流玩!”

  他的话更是激发了在座男人的淫心,最后根本不是我自己喝,他们拉着我的头发,不停地将酒灌入我口中,直到我再也稳不住身子,软软地倒在了沙发上。

  我眯着眼睛,看着宁松涛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睨着我,“把她弄我车上去。”

  有人抬着我往外走,本就烂醉如泥,这么一巅更是晕得天旋地转,眼前无数的红绿交错。下一刻周围一片尖叫,还有酒瓶破碎的声音,我想睁眼看看,眼皮却沉得有千斤重,直到我被狠狠摔在地上。

  迷糊中有人将我抱起,那人很暖,身上清爽的味道很好闻,我的脸寻着温暖轻轻蹭了蹭,终于找了个舒服的姿式睡了过去。梦里,我看见一只小船,在没有边际的海上飘荡,随波逐流。

囚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囚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爱你,纵使繁华一场9章(第九章带我走)

    原标题:爱你,纵使繁华一场9章(第九章带我走)书名:爱你,纵使繁华一场第九章带我走“住手!”明烨的声音出现在门口,看到眼前的一幕,他眼中没有任何的波澜,就好像被打的那个人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一样。“明烨?”徐岚听到声音转过身来看着他:“你来的正好,你给我一个解释,为什么让这个贱人怀上你的孩子,任何女人都可以为你生孩子,就这个贱人不可以,她不配!”“伯母先别生气,我想你是误会了。”在面对徐岚的时候,明烨的耐心和脾气都好的不行,自从赵艺茹死后,明烨就一直把她的父母当做他自己的一样照顾,尤其对徐岚夫妻俩

  • 蝴蝶与四叶草9章(第九章 假性流产)

    原标题:蝴蝶与四叶草9章(第九章假性流产)小说:蝴蝶与四叶草第九章假性流产“她怎么样了?”叶璟黎紧张的看着他,心里有些抽痛。“苏小姐只是最近有些劳累,导致的假性流产,再加上孕妇是不能够吃药的,你们难道连这个都不知道吗?不过还好送来的,也算是及时,所以孩子算是保住了。”医生说的话让叶璟黎脑子一热,是啊!他怎么就忘了堕胎药旁边的感冒药呢?是他太大意了。苏茉也是第一次怀孕,做什么东西都没有经验,自己还像个孩子一样,她又怎么会知道这些呢。“苏茉呢?她还好吗?”叶璟黎听到孩子没事了,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可是

  • 极品美女大小姐9章(第一卷第009章 哥哥会疼你的)

    原标题:极品美女大小姐9章(第一卷第009章哥哥会疼你的)小说名字:极品美女大小姐第一卷第009章哥哥会疼你的尚殇哪里知道,这长腿女神居然还给他玩出一手“草灰蛇线”,心里又气又好笑。既然解释不通,那就来硬的!脚下再次启动,已经拉开足够远距离认为安全的楚芸曦,哪里又知道尚殇的身手强悍到了什么地步,眼前又是一花,紧接着手机又已经出现在了尚殇的手里。这一次尚殇可没再给楚芸曦机会,挂断电话后直接关了机,将手机丢尽了西装裤兜里,防止刚才的情况再一次发生。“你……你混蛋!”楚芸曦,在骂人这方面的天赋显然不咋

  • 姐夫上错人9章(9)

    原标题:姐夫上错人9章(9)小说名字:姐夫上错人9自打那日被林升鸿撞见周家显来接白穗,晓得她是周家显的小姨子之后,他便收敛了许多,很少再有冒犯举动。但事情远不会这样轻易结束。一礼拜后,白穗的书桌上静悄悄地出现了一枚不起眼的金属U盘。出于好奇,她用电脑读取了里面的文件,鼠标渐渐拉到后面,她震惊地捂住了嘴巴。孤零零的文件夹打开,里面五花八门的信息,有涉密文件,交易照片,聊天记录……全部都指向林升鸿出卖公司机密这一事实。白穗在书房门口拦住了周家显。手掌摊开,手心躺着那小小的玩意,“姐夫,这是什么意思…

  • 绝品桃花运9章(第009章冷艳美女)

    原标题:绝品桃花运9章(第009章冷艳美女)小说名字:绝品桃花运第009章冷艳美女走出沈雨集团大楼,杨天傲拿出兜中的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发现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到了上午十一点。一阵咕隆咕隆的声音响起,使他知道肚子饿了,才想起今天为了上班的事,连早餐还没有吃,不由笑着摸了摸肚子。刚要把手机放进兜里,准备去吃饭时,手机铃声响了。喂,是谁?杨天傲接起手机道。是我。手机另一头传来一声柔美的噪音。张雪,是你吗?听到这个声音,杨天傲有点不确定,有点意外。是我。天傲,晚上有时间吗?张雪犹豫了一下问道。有,什

  • 撩妹圣手9章(第9章 飞舞的酒瓶)

    原标题:撩妹圣手9章(第9章飞舞的酒瓶)小说名字:撩妹圣手第9章飞舞的酒瓶“都给我听好了,这位是咱们萧山区大名鼎鼎的马世祖先生,无关的人马上给我滚!”阿武连伤三人之后,凶神恶煞一般道。“原来是马世祖,赶紧走……”“看来要出大事了,这酒喝不成了,快点闪人,免得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马世祖此言一出,酒吧里的人更加害怕了起来。马世组是马坤的侄子,而马坤是龙城市萧山区地下世界的大佬,马坤在萧山区可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狠角色,没几个人招惹得起。光头胖子看到众人害怕,却是大笑了起来,他要的就是这种震慑众

  • 缥缈云烟开画卷9章(第九章游园惊梦)

    原标题:缥缈云烟开画卷9章(第九章游园惊梦)小说名字:缥缈云烟开画卷第九章游园惊梦三十大板竟然没有当场要了她的命,沈慕烟自嘲的想着果然贱命一条这样都死不了。她拖着支离破碎满是鲜血的身体,一路大雨磅礴的爬出帅府,她要回自己的家,死也不要死在这里,然而,强弩之末的身子只出了帅府不过百米,便彻底昏死了过去。醒来后竟然还在帅府,身上的伤口已经被人清理包扎过。她无心想这是叶临川的顾念旧情还是沈慕秋不得不继续的装假好人。她不想死,所以都无所谓,她只想尽快养好伤,是报复还是离开,才有得谈起。在床上休养了整整一

  • 融合中西技巧,拯救宫廷之宝——何谦的密西根文物修复奇遇记

    传统装裱修复长期以来被视为一种工匠技艺,因此,装裱师往往会被视为手艺人或工匠受到轻视,但刘定之仍能得到吴湖帆等海上文化名人的敬重。波士顿美术馆藏宋徽宗《五色鹦鹉》刘定之(1888-1964),字春泉,江苏句容人。祖刘卓堂,为邑诸生,因变卖田产资助灾民闻名乡里,祀乡贤祠。父刘小山,幼列痒序,惜不永其年。刘定之幼枕书画,因父早逝母亲无力负担家里,故十五岁开始到苏州拜师学艺,技艺属于“苏裱”系统。《刘定之像》(局部)装裱工艺因独特、用料讲究、技术高超闻名海上,刘定之有“装潢圣手”之誉。故宫博物院藏宋代

  • 腾冲籍华侨家藏明代张三丰书法真迹 遒健而不失婀娜

    腾冲绮罗旅缅华侨段有和收藏张三丰大草书法家里有本老相册,是祖父留下来的,已经有100多年了。在这本老相册里有两张书法照片,字写得龙飞凤舞的,小时候怎么看也看不懂,也不明白祖父为什么要放在相册里,隐约感觉应该有些珍贵,由于看不懂,也就不怎么留心它。30多年过去了,一天,又一次翻开这本老相册,这两张书法照片再一次出现在眼前,这次定下神来,非要搞出个“子午卯丑”来。除了能辨别出几个字以外,依旧如天书一样,不过这次又看这字,好似张旭、怀素醉后之笔,气势磅礴,结构磐实,笔画圆润,锐气锋利又别具仙风道骨。所

  • 愿风载尘9章(第九章绿岛现状)

    原标题:愿风载尘9章(第九章绿岛现状)小说名:愿风载尘第九章绿岛现状保安可能觉得我心理有什么问题,皱起的眉头好像能够夹死苍蝇。不过这些事情我都不关心,只是专注的守在那里。“行了行了,我帮你联系一下吧。”他转身回到屋子里。没过一会儿,昨天江洛衡开的那辆凯迪拉克停在了我面前,车窗下来之后,我心中涌上一股失望之情。里面坐着的是苏晓,她冲我摆了摆手,示意让我上去。我有些迟疑,站在原地没有动,苏晓开口对我说:“你不是想找江洛衡吗?”听完这句话,我立即就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大概开出去五分钟的时间,我问她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