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暴君的药引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0/27 23:45:14 来源:网络 []

书名:暴君的药引

第十一章 小惊魂夜

树上有人?!

楚子晏脖子微微一动,背后僵直了一下。95女性网

感觉非常敏锐的赵明月背后也跟着僵硬起来,她也看到了水中自己与猫儿的倒影,当然也看到了楚子晏在水中的倒影。

而且他的目光与她的在倒影之中……交汇!

楚子晏猛然抬起头来。

就这一瞬间,明月将手上的小白猫往他脸上丢去,动作迅速爬下梨树。

“何人?”

楚子晏来不及看是谁,一只小猫从天而降直击他的脸。他伸手接住了猫,抬头再找人时只剩下晃动的树枝,还有一颗掉落下来的大黄梨。

晚风又起,梨树枝桠影影绰绰,但枝头确实空无一人。

楚子晏举起手里的小白猫与它对视。95女性网小猫儿眼睛如小铜铃金光灼灼,鼻子嘴唇粉红,长得颇讨人喜欢,他望着它微微一笑。

“色胆包天的小猫儿,居然敢偷看本王洗澡。”他的声音温婉如同晚风徐徐。

说完把小猫儿抱入怀中,湿答答的手抚摸着它柔软的毛,眸光微微一动又望向已经不再晃动的枝头好一会儿,从水里站了起来。

出浴美男拾起池边的衣裳将猫儿轻轻裹起来,一边擦拭它身上的水渍一边往屋子里走去。

“咳咳,咳咳咳……”

他的咳嗽之声消失在庭外。

而赵明月已经蹑手蹑脚将书院的门关上,一边往书房走一边寻思,到底被发现了还是没被发现?

从怀中掏出仅剩的一颗梨自问,赵明月偷梨的罪名,变成了偷看主子洗澡的罪名你怎么看?

唉,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反过来也不无道理。版权95lady.com

梨子往衣服上擦了擦,送入口中卡蹦咬了一口,随即往走廊上一坐,摊开自己的手动了动手指。就刚刚下意识逃跑的瞬间,她的灵通似乎突然恢复了一些。

解决完手中的梨,天色逐渐暗了下来,接下来并没有发生主子把奴仆叫过去审讯问谁偷看主子洗澡的事,赵明月有些放心了。

估计那病秧子什么都没看到。

夜色愈浓。

天上无月。

今日是朔月之夜。版权http://www.95lady.com/

天上月亮由圆变缺为满月、星凸、上玄、峨眉、朔月。朔月是一个分水岭,那夜人的肉眼无法看见月亮。过了朔月之后,月亮由缼到圆为亏眉、下玄、亏凸、满月。

所以朔月之夜被称为黑暗之夜,也是鬼祟出现较为频繁的夜晚。

赵明月自从在书院当值之后一有时间就会在书房内看书。

今夜的打更人已经打过子时的更,赵明月正在秉烛夜读楚国通史。夜风从敞开的敞开的窗户吹进来,灯罩内的灯火静静燃烧着。95女性网

赵明月用蒲扇驱赶蚊子继续翻开下一页书。

夜阑人静。

蛐蛐儿虫鸣。

明月看得正入神,一旁的油灯忽而呼啦晃动,她抬眼看向窗外。

灯罩内的灯火又晃悠跳动。

难道是因为灵通恢复的关系,这是她第一次在晏王府察觉到有阴风舞动。

明月将面前的书往里推起身走出书房,提起一只白色的灯笼走出书院。来自http://www.95lady.com/

一抹黑影从畅春园那方向的回廊上一闪而过,赵明月提灯疾步追上。

经过畅春湖,一个人影跌跌撞撞跑着过来险些与她撞上,尖叫声几乎脱口而出的人狠狠捂住自己的嘴,眼中满满都是惊恐之色,随后她紧紧揪住明月的衣袖:

“明,明月,我看到……看到……”

这惊吓得语无伦次的女孩儿是翠珠。

“别着急,你慢慢说。”

“我好像看到……看到小高了……”

小高是谁?

……“我说过了吧,诅咒又来了,半年已经有两个人死了,一百天一个,第一个是送饭男丁小高,现在又是送饭丫鬟春玲!”

赵六说过小高这个名字,是因晏王的诅咒而死的人之一。

第十二章 闯静安殿

明月缓声安抚道:“翠珠姐姐,你别太害怕,天太黑你可能看错了。”

“真的,他就站在我身后,不,他还出现在了我面前……”翠珠吓得面色苍白,手从明月的袖子滑到他手上紧紧拉住。

“翠珠姐姐的手怎么这么湿?”而且这个时候她怎么出现在畅春湖?

翠珠低头看了下自己的手,依旧哆嗦着:“今日,是我父母的忌日,我想来畅春湖给他们放水灯,可没想到会遇见,遇见……”说着又要哭了。

畅春湖的水面飘着一盏微弱的灯光,大概就是翠珠放的水灯。

赵明月拍拍她的手臂:“没事的,翠珠姐姐这么孝顺即便有什么也会得到庇佑的。”其实她还真没安抚害怕邪祟的人的经验,于是有改口说,“你水灯放完了吗?要是还没我陪你一起。”

“已经结束了。”翠珠很害怕,不愿再继续呆下去。

“等会儿侍卫从西大厅那边过来巡逻,会一路经过后下房,你跟他们回去可以吗?”这是明月每天夜晚听到的侍卫巡视规律。

翠珠点头,神情有些恍惚,明月陪着她等了一会儿,巡逻队就过来了。

翠珠走之前轻声说:“明月,王府里不让下人随便吊丧,你帮我保密可以吗?”

“嗯。”

看着她与巡逻队离开,明月提着白色的灯笼走到畅春湖旁,闭眼剑指轻点眉心,静心明眸,睁眼时目光更清澈,耳朵更灵敏,能看到异常之物。

赵明月提着白色的灯笼沿着畅春园外的回廊走了一圈。别看她手里提着似乎就只是普通的灯笼照明所用,但其实她画了灵符卷成灯芯,周围有邪祟灯火就会明灭无常。

但灯火平静并无异常。

只是走到静安殿外,手上的灯笼忽而就灭了。

明月停下脚步,眼观八方耳听六路。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静安殿内传来剧烈的咳嗽之声,比任何时候听到的都更严重。赵明月忍不住翻白眼,白天她说什么来着?体弱多病还泡冷泉不该嘛?

通常这个时候周管家来过静安殿一趟刚走不久。

那她管还是不管?

不管。

万一偷看洗澡的事情没败露,夜闯静安殿的罪名还得把她给折了。

明月继续举步而走,黑暗墙头上忽而冒出一双金色的眼睛瞪住她,如同夜里两颗夜光珠似的,让人不觉有些毛骨悚然。

喵……

又是这小白猫,白天刚一起犯案晚上又要来吗?还是说它在抱怨白天她不义气把它丢下的事来寻仇的?

那只小白猫喵呜一声看她一会儿,转身沿着围墙走,还三步一回头看着她,似乎在将她往静安殿内引。

“我不进去……我管不了……你看我我也管不了。”晏王下的命令,朔月夜禁止进入静安殿。今天她已经犯了一次错,要再被抓,她计划得泡汤。

“咳咳咳,咳咳咳咳……”

喵呜……

“管不了!”赵明月哀嚎一声,揪头发,“混蛋啊。”为什么她就是这么善良又有正义感?赵明月把已经熄灭的白灯笼甩肩膀上,左右看没人侧身钻如静安殿。

一进大院如同进了一间冷气开得极低的房间,作为阴阳师的她怎能抓不住这瞬间的阴气?!该不会刚才那邪祟是进了静安殿吧?白灯笼一丢她连忙跑进屋。

又是一道黑影迅速从她眼前消失,转眼从内堂逃走,赵明月举步想追……

脚下踢到一个倒在地上的人。

是那个福曌!

他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脚上的铃铛发出诡异的蓝色。赵明月连忙探他的鼻息,松了口气,只是昏死过去而已。

糟糕,楚子晏一个人在里边!

明月放下替命少年冲入楚子晏的卧房。

这个房间四周都像结了一层蓝色的冰霜。

赵明月冲到他床边握住楚子晏的肩膀叫唤:“楚……晏王殿下,晏王!”

床上的人没回应。

第十三章 朔月夜之交

她再摇晃他。

“楚子晏,醒醒……”

该不会挂了吧?

不能,刚才还咳嗽呢。

明月将手放到他鼻子前探看还有没有呼吸。

“咳,咳咳咳……”床上的人忽而抓住了她的手,力道并不大,“你是何人?”

这个问题她该怎么回答?悄悄从他手里抽出自己的手,他却又抓住,室内光线很暗,但能看到他那双眼睛微微闪着光华。原本还想挣脱的赵明月另一只手也探了过来,覆在他的额头之上。

“好烫。”

“你究竟是何人?”他又问。

“我是……奴婢是苏婉容,听见殿下在喊人便进来了。”苏婉容至少是能近身照顾他的人,还能给她打掩护,这个身份比较保险。

“苏婉容?”

“是。”

“本王方才叫人了?”

“是,殿下一直叫来人……”把责任推到他身上,再去叫人过来给他看病就没她什么事了。“殿下烧得厉害,奴婢现在立刻去通知周管家。”

“不必……”楚子晏拉着不让她走,“来不来都一样。”

“你烧得厉害知道吧!”什么叫来不来都一样?不对,她在用什么语气说话?“奴婢是说殿下发热得厉害,必须得让御医诊治才行。”

“没用。”楚子晏声音很低,似乎都梗在喉间发不出来。

没用?难不成跟刚才那股寒气有关?到底是何方妖孽能来去自如还能屏蔽掉身上的阴气?

楚子晏似乎觉得她的手温很舒服,病得迷迷糊糊的他将她的手按在额头不动,呼吸微微急促。明月微微起了一丝恻隐之心轻拍他的肩膀。

“晏王,您先等等,奴婢去给您想办法降温。”

“不叫御医,御医今日没跟本王回府。”

“好,不叫御医,您等会儿奴婢马上回来。”

赵明月跑回书院找来一些之前让苏婉容准备的药草,还有常用的退热药丸,再拿一盏油灯奔跑着回了静安殿。

楚子晏见她又进来,昏昏沉沉又睁开了眼,虚弱说道:“把灯点上。”

赵明月将那盏油灯调到了豆粒般大小,放在他床头的柜子上:“灯已经点上了。”话说着手脚利落出门从内堂小院儿里打来一盆凉水,搁在床前。

楚子晏又说:“把夜明珠灯罩打开,太暗,本王看不清。”

“已经打开了殿下,您病着才看不清楚。”明月睁眼说着瞎话的同时,已经拧了一条湿毛巾盖在他额头。

楚子晏看着昏暗灯光之下背对着他的人,也许真是烧得太厉害,那人的影子重重叠叠他看不清。

赵明月将退热丸捣碎热水冲泡,使劲用小勺儿搅拌溶化之后,将药汁放在一旁晾着。而后将药草捣碎放入多层纱布之中绑成药包,再放入水中侵泡拍打使得药水渗透出来。这些工序结束之后,放在一旁的药也凉了。

她走到床边弯腰将他扶起来,继续模仿苏婉容说话,甭管像不像反正不用她的声音就对了。

“殿下,您得先将这药喝下。”

楚子晏此刻反应是有些迟钝,但能察觉到他靠着的身体很单薄,手臂却有一股安稳的力道。

“不……”

“不”字才出碗已经凑到他嘴边,支撑他的手臂微微放低碗里的药就灌入他口中,他没想有人敢强行喂药毫无防备就闷了两大口,险些呛着。楚子晏作势要推开碗,她拉下他的手再把药碗倾斜,最后几口苦得掉渣的药全倒他嘴里。

“你咳咳,咳咳咳……”楚子晏咳嗽着,已经被她放回枕头上,接着一块冰凉带着草药味道的湿毛巾又覆上他的额头。

“你当真……是苏婉容?”苏婉容怎敢如此待他?

第十四章 大祸临头

“是,奴婢现在用药水帮殿下散热,得先解开殿下的衣裳……”说着已经将他衣服剥开。

光线很暗,但能看到此人胸膛急促起伏,呼吸短浅急促。她将那药包敷在他皮肤之上,然后轻缓擦拭他的额头、太阳穴、耳后、胸膛。

来来回回数遍之后,楚子晏的呼吸慢慢不那么急促了,显然高烧退了。只是看起来似乎已经睡着的人,会忽而又咳起来,睡得很不安稳。

发了汗衣服更是全然已经湿透,黑色的长发从发根起也湿了大半。苍白的脸掩映在黑发之上更像一朵白色娇弱的花。

看来替命人并没能为他挡下多少病祸。

楚子晏,你得活着,至少得等我找到了太阴灵犀。

我不要那东西,我只要找到回家的路而已……

赵明月将他抱起来推进床内干爽的地方,将他身上衣服褪下,将湿了的枕头抽开垫上干的,再将他汗湿的长发从身体后边拨到枕头后方。这人身体是病着的,但头发长得真好,厚厚的黑亮黑亮的,很柔软。

似乎一切妥当,就是这人裤子也是湿的。

脱吗?

呵呵,呵。

抽了干爽柔软的毛巾,跪在床上想了二秒钟,对着睡着的人说:“一,灯光很暗我看不清楚。二,我就用干毛巾给你隔离一下是裤子,别误会啊。”

说着将毛巾铺入他腰带之中,很正义的想法,但手一不小心隔着毛巾碰到了某个柔软的部位,吓得连忙抽回来。

看黯光之下那人睡着没反应,她吁了口气。不就是蜻蜓点水划过一下,都来碰出触感居然还心虚了,没出息。

一切结束。

鸡鸣声起。

天快亮了。

赵明月将房间内她拿来的东西收拾得一件也不剩,走到外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替命少年,想了想将他扶起来,往他嘴里塞了一颗驱邪丹,举步离开。

虽然她现在没有灵通,但阴阳师的丹药她还是能调配,她以给楚子晏炼药为借口炼制了一些丹药。

走到门口,明月还不忘将那只被她丢在外头的白色灯笼一并带走。

她并没有睡觉,而是去了后下房找了苏婉容,说了她对楚子晏做的事情,当然不包括他房内有寒气的事。

本是想与她窜通一气,没想苏婉容气得跳脚。

“谁让你多管闲事?晏王下过禁令,谁也不许擅自进入静安殿!”苏婉容脸色比刚才楚子晏的还难看,“每到朔月夜,就连周管家也是不能进静安殿的你知道嘛!”

“为什么?”

“我怎么知道为什么?”

“……”

“你还敢冒充我的名字?你……你简直是在陷害我!”

看来真摊上大事儿了,赵明月心里叹了口气,说道:“事已至此,一人做事一人当,晏王真追究下来明月来扛。”

“你要扛了,那之前我让你送饭的事不就暴露了吗?”

“……”这时候她居然还担心这个?赵明月看着她忽而笑了,“苏姐姐,那你是让明月扛呢还是不扛呢?”

这两样她可都有对策。

苏婉容第一次在赵明月的眼中看到了锋芒,她一直以为这孩子柔弱天真容易欺负的,但此时她居然有些回答不上来。

明月又笑了,恢复一派天真无邪的模样。

“姐姐何必都往坏处想?明月是闯了静安殿但没对晏王做任何不好的事,不会有事的。就算有事,明月闯的祸怎么也不能让姐姐受牵连对不对?”

苏婉容是绝对笑不出来的。

晏王府敢夜闯静安殿的至今有两个,第一个已经被处死,以行刺皇族罪,但实际是什么情况没人知道,反正死了。

第二个就是赵明月。

如果真的出事,那为了保全自己她只能把明月都供出来,那些名利总没命重要。如果没事的话或许这又是她一个翻身的机会。

“赵明月啊,你真的让姐姐愁死了。你刚来不知道,以前唯独一个夜闯静安殿的就是被处死的,而你却做了第二个。”

“这么严重?”

“所以我能不着急嘛?”她叹了口气,“不过你说的对,事情还没到不可挽回地步,我们静观其变好吗?”

“是,苏姐姐。”

“天快亮了,你也赶紧回去吧,省得让人瞧见。”

天亮了。

晏王府要出大事了!

一早周管家就让府上所有人都集中到正大殿。

第十五章 点兵认人

晏王府奴仆上上下下一共八十七人,侍卫不包含在内,全都站在了正大殿上。

前边站着的是王府掌事柳氏,新晋宫人苏婉容,宫廷传授礼仪的姑姑们还有各部监司等等那些老资格家仆。

赵明月跟赵六站在一块儿,最后一排无名小卒一列。

近百号人站在一起要放现代简直要是炸了锅的吵,可这大殿之内没人敢吭声,安静得连掉根针都能让人听见。

没一会儿,周全周管家走了出来,站在人群面前。

“今日将大伙儿聚集在正大殿,是晏王有话说。”

晏王有话要跟大伙儿说?

这可是历年以来头一回!

大伙儿一个个神情紧绷起来,有受宠若惊也有心惊胆战。毕竟,晏王的诅咒表面上谁也不敢说,但私底下早就传开了。

周全看着大伙儿都恭顺低着头,转身道:“恭请殿下。”

楚子晏从正殿后走了出来,室内安静得只听见他的脚步声。

赵明月个子小,在人群之后偷偷抬起头来。

楚子晏今日穿一身长衫,长衫的领口系着浅紫色的盘扣,衣襟与袖口用紫色丝线绣着图纹点缀,外罩一件同色罩衫,着装素雅清淡又不失尊贵。

如墨的长发用丝带绑系,规矩地落在身后。如同白色花瓣的面容平静谦和。他往殿上主座坐下,手交叠放在腿上,坐姿端正。

周全恭顺行礼:“叩见晏王。”

随后一群人齐身行礼:“叩见晏王!”

楚子晏目光清幽宁静:“免礼。”

“谢晏王。”众人起身。

“近日承蒙诸位照顾,本王身体日见好转,今日召集大家是想仔细认识府上诸位。”

坐于殿上的男子宛若世间绝美温玉,眉宇间笼罩柔和光华,唇角清淡的微笑又带着一丝不怒自威的气质。温润如玉,淡雅如莲,清冽如茶,每一个词用在他身上都恰如其分。

以前有他国使者来到楚国见到晏王,就有人说了这样一句赞美的话:楚国有妙人,绝世而无双,病态嫣嫣,清隽如莲。

病美人便成了晏王的代称,如今一见,果然名副其实。

大伙儿心中赞叹不已,唯独赵明月暗叫不妙。楚子晏这样一个个认识下人莫过于点兵,就是想要揪出昨晚潜入静安殿的人吧?

偷看他洗澡,灌他吃药,扒他衣裳,碰他……那地方,这是几重罪?要是楚子晏真要问罪,她还能不能接近这个人了?

此刻楚子晏还真让明月有些忐忑起来。

奴仆们一个轮着一个做自我介绍。

“小的马国安,是府上的园丁,给晏王请安。”

“奴婢李秀莲,是府上的裁缝,给晏王请安。”

“小的曹忠,是府上物资采购,给晏王请安。”

从头至尾楚子晏都保持着端正的坐姿,极有耐心听着看着上前报备的奴仆,脸上始终是安宁的模样。

“奴婢张梅,是府上后厨的监司,给晏王请安。”

“小,小的赵六,是后厨杂役,给……给晏王请安!”

六子第一次见到主子结结巴巴的说完满脸通红,楚子晏颔首微笑:“本王知道你,六子。”

六子受宠若惊,看着貌美如画的主子半晌才知道冒犯,连忙弯腰:“多多多谢殿下记得,六子……惶恐!”殿下怎么会知道他?他都没见过他呀。

楚子晏微微一笑又说:“好,下一位。”

赵六之后就是赵明月。

明月上前恭敬弯腰行礼:“小的赵明月,是府上的杂役,给晏王请安。”

瘦弱的肩膀,头上带着蓝色头巾,低着头。楚子晏看了她一会儿,问:“是在哪儿当值?”声音依旧温和平静没有波澜。

“……小的在书院当值。”

“书院与静安殿相邻,本王却从未见过你。”

“小的……小的才来没多久,未能有幸见过殿下。”

“那你现在抬起头看看。”

第十六章 自报家门

是她看他?还是他要看她?该不会真被认出来了吧?她计划的可不是这样的见面方式,至少要让楚子晏对她抱有感恩的心才见。不过,事已至此,如今也只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恭敬而怯懦地抬起头来。

楚子晏温润的目光落在她脸上。

明月立刻又恭敬低下头去。

楚子晏嘴角微微卷起,说了一声:“真是个羞涩的孩子。嗯,下一位。”

就这样?这样就过关了?

后边的人继续自报家门,楚子晏亦如方才那样耐心听着,而且从头至也没再多看她一眼,直至所有人都介绍完毕。他对待其他人跟对她似乎并没有区别,但她心里怎么老是怪怪的?

苏婉容跟着松了口气。

可就在此时,轻咳平息的楚子晏忽而叫唤一声:“苏宫人。”

苏婉容心咯噔一下没了落点,才略微放松的呼吸就闷在胸口,心脏砰砰跳得厉害,她上前弯腰行礼。

“奴婢在。”

“昨天夜里……”楚子晏轻柔的话语说到这儿停顿。

周管家上前将桌面的茶端起来放入他的手中,他接过慢条斯理喝了一口,目光落在茶杯上,没看苏婉容。

可他这么停顿让苏婉容紧张到了极点,一直在揣测他接下来要说的话,手紧紧揪住裙边,身体都微微颤抖。

“昨夜苏宫人……”看苏婉容额头都洇出汗水,楚子晏柔声说,“辛苦了。”

苏婉容在做着把明月供出来还是赌一把运气的思想斗争,身体微微颤抖:“都是奴婢分内之事,一点也不辛苦。”

楚子晏放下手中的茶杯,缓声又说:“自古以来无规矩不成方圆,所以本王之前就规定了关于出入静安殿的各项规定……”

他字正腔圆一字一句清晰说着,好听的嗓音轻柔地在大殿之内回响,听在其他人耳中是享受,可却如同一把把温柔的刀子,一片片攻破苏婉容的内心防线。

苏婉容完全猜不透他这是要杀还是要刮,越听越害怕,背后都汗湿了。

楚子晏清朗的嗓音还继续说着:“关于进出静安殿的规矩……”

“殿下!”苏婉容噗通跪下,心里防线完全被攻破连礼仪都忘了,她打断楚子晏的话诚惶诚恐地说,“奴婢,奴婢是冤……”

“苏宫人。”

楚子晏轻声打断苏婉容,却吓得苏婉容一句话也说不出面色苍白看着他,他微微一笑。

“本王还没说打赏,苏宫人为何就事先跪下?”

看苏婉容花容失色又无措的模样须臾,楚子晏眉目和善的样子让人心里发暖,但接下来他什么话也没再说看向周全。

周全会意恭敬点头上前说道。

“近段时间苏宫人为王府尽心尽力,昨夜又立一功,晏王特意封赏一百金以资鼓励。”

封赏?

晏王方才只是想要封赏而不是处决她?苏婉容惊魂未定,早知道她再坚持一会儿!刚才她没说出“冤枉”二字吧?苏婉容想着努力弥补之前的言语漏洞。

“启禀殿下,奴婢受之有愧。”

楚子晏面色温和,苏婉容却有种被拒之千里的感觉,同时也隐约察觉自己似乎被看穿无处遁形,她必须做些什么挽回自己在晏王面前的形象。

“这不是婉容一个人的赏赐,应该与大伙儿齐分享。”

“苏宫人大气之处有目共睹,不过今日不必如此。”周管家笑容满面对大伙儿说道,“为了表示对诸位的感激,殿下会给在场每一位发放见面礼,每人都有。”

众人一听欢呼雀跃:“多谢晏王!”

楚子晏依旧没有言语,只是淡淡笑着安静望着大家,偶尔掩嘴咳嗽着。

周全周代言人继续说:“大伙儿只要全心为晏王府做事,晏王定然不会亏待。”

“我们定会为晏王府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楚子晏颔首起身离场。

一场有惊无险的“鸿门宴”就这样结束了?赵明月进书院之前还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静安殿,应该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第十七章 美人殿下

书院之内。

明月拎着木桶打了一桶水,用葫芦水瓢给书院院中的花浇水。

一只雪白的小东西绕到了她脚边,是那只小白猫儿。

“小雪球?”

赵明月将水瓢丢桶里,蹲下来对那只猫伸手,那雪球一样小家伙立刻走到她手心里,她将它捧起来逗逗它小脸蛋。

“又想来找我麻烦是不是?”

“它经常找你麻烦?”

赵明月回头一看来的人愣了半晌,连忙起身毕恭毕敬行礼。

“晏王殿下。”

楚子晏走到他面前,这孩子很单薄,个头也只勉强到他的肩膀。

巴掌大的小脸似乎因为长期营养不足有些面黄肌瘦的感觉,脸儿小显得一双眼睛很大,看着人时亮亮的很有神。

“明月。”

“小的在。”

“你叫赵明月对吗?”

“小的叫赵明月。”

“小雪球?”

“啊?”

“方才本王听你这么叫它。”

原来他是说猫啊?“小的只是觉得它长得像雪球随口叫了声。”

“原来如此,还以为它是你的猫。”

“不是不是。”急着否定的明月抬眼就望入一双幽静的双眼中,又低下头来毕恭毕敬说道,“它不是小的的猫。”

“本王看它从静安殿往你这儿跑,熟门熟路的。”说着他朝明月伸出手。

明月立刻将小猫放到他手上。

楚子晏将小白猫抱在怀中,修长如玉的手轻抚它的背,走到书院的走廊前坐了下来,安静地逗着膝头上的小猫。

他来这儿到底是做什么的?明月正郁闷着,他却抬起头眉开眼笑看着她,眼睛笑弯弯的像个纯净的孩子,感觉他比那只猫儿更惹人怜爱。

他说:“这只猫儿可坏了,那天它在梨树上偷看本王洗澡。”

噗,一口嫩血险些没绷住。是她心虚还是他在指桑骂槐?现在她一点都不觉他惹人怜爱。

“晏王说的是,这只猫真的是可坏了。”

“嗯,蔫儿坏的,这只猫儿。”楚子晏继续逗猫。

赵明月心不在焉继续给花草浇水,心想着这是不是鸿门宴的续集。

明月拿起扫帚:“殿下,小的要扫地,地上会起烟尘,要不您就先离开?”

他抬头目光淡淡:“明月。”

明月明月,叫得她汗毛都起来了,总觉得此人心思很重。“小的在。”

“你在赶本王走?”

“小的不敢。”明月立即哈腰。

“那便好。”他继续逗猫。

赵明月偷偷白了他一眼,再次拎起木桶又去打了一桶水。

回来那人还在原地跟猫玩,这样似乎跟猫也能玩一天,看上去特别孤单。赵明月,你真的太善良了,搞不好他就是来试探然后问罪的。明月往院子里洒水,希望打扫的时候能不起那么多灰尘,省的那家伙咳来咳去。

看她卖力洒水,楚子晏又问。

“明月。”

“小的在。”

“打扫完你要做什么?”

“整理书架,清扫书虫,保护书院!”

他嘴角卷起:“那些活儿能晚点儿再做吗?”

“殿下是有别的吩咐?”

“嗯,静安殿的梨子成熟了,想让你帮本王去摘梨子吃。”

“……”

这家伙一脸无害,当真不是故意说去摘梨的吗?毕竟她摘梨的时候跟猫儿看过他洗澡。

见明月不说话,楚子晏轻声又问:“明月不愿意帮本王?”

“能为殿下做事,明月荣幸之至。”

楚子晏这便起身,明月跟在他身后进了静安殿。两人站在梨树下抬头望梨树上的果实。

“你为何不动?”

“明月不会爬树。”不会爬树当然就不能再树上偷看他洗澡,“不过殿下放心,明月一样可以摘到梨,请稍等片刻。”

她在一根竹竿前绑了一个布兜,将竹竿伸到梨树上,布兜兜住梨一扭竹竿梨子就落入布兜之中,很快就给楚子晏摘下一个梨。再将梨子削皮切成小块儿,放盘子当中给了楚子晏。从头至尾,楚子晏就静静观看不说话。

一切昨晚之后,明月问:“殿下还有何吩咐吗?”

“你下去吧。”

“是。”

走出静安殿,明月居然有没有一丝松了口气的感觉。

第十八章 夜访书院

夜阑人静。

天有些闷热,估计这两天可能得下大雨。

明月坐在窗前姿态懒散地一边扇着蒲扇一边看书。

一个白色的影子忽而出现在她的窗前,明月蒲扇一停抬起头来。楚子晏从她窗前走过,明月还以为自己眼花了,接着那淡淡的身影就出现在门口,然后走了进来。

还真的是他?!

赵明月连忙放下书走上前行礼:“晏王这么晚来书院有何吩咐?”

“天气有些闷热,本王睡不着来找本书读一读。”

这身子骨晚上不好好休息来凑什么热闹?明月立刻将灯点上迎过去:“晏王要读什么书,小的立刻给您拿来。”

“不必,你继续读书,本王自己找。”他从明月手中接过了灯。

“小的不是在读书,在驱虫……”

站在书架前的楚子晏忽而偏头看他,浅淡笑笑:“这些书放着只能被虫啃了,有人翻阅是件好事,明月只管借来看就是。”

话倒是挺深明大义,但万一他要是坑她呢?明月讪讪笑道:“小的斗大的字不识几个,看着也吃力,就不打扰王您看书了。”

“明月不走。”楚子晏忽而叫住她,“一个人看书有些闷,你陪陪本王。”

“……是。”

这一天他又是集合开会,又是来书院看她干活,还让给他摘梨,现在居然还要陪他看书?感觉怎么那么诡异?

楚子晏从书架上拿了书走到窗前,赵明月给他拉了椅子,并接过他手上的灯放置于桌面。他坐下来,看了一眼明月翻在桌面的书。

“楚国志,明月喜欢看这类书籍?”

“小的只是随便翻翻。”

“坐下继续看吧。”

他没多问,回头也摊开书看了起来。

赵明月左思右想了下往一旁的座位坐下来。

他很安静,除了咳嗽之外不说话,一页一页翻着书看仔细阅读。坐姿端正,乌黑的长发披在挺立的脊背柔顺好看。

这人从骨子里都透着温润雅致。

明月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他,让人安心又让人不安心的。

夜晚就在两人看书之中静静流淌而过。直到那只小白猫悄悄跃上了窗台,动作轻柔喵呜一声。两人同时抬眼看向了猫。

明月此时说道:“晏王,时候不早了,您该休息了。”

楚子晏抬头看了天光,幽幽叹了口气放下书,这一声叹息放佛都能听出他嫌夜长也嫌日长。

但他还是温文说道:“那本王便先回去了。”

说着起身。

还没跨步,他身子一软几乎摔倒。赵明月眼疾手快扶住了他:“你还好吧?”

“咳咳咳……”他咳了好一会儿,唇色发白,“没事儿,就是突然起身有些站不住。”

明月的手悄悄摸上他的手,依旧有些烫。这人昨天烧了一夜,一早就起来折腾,晚上还来熬夜,病能好吗?

“小的送晏王回去休息吧。”

“有劳。”

赵明月将他扶回静安殿,伺候他躺下:“小的给您叫周管家,让他把御医叫来。”

楚子晏拉住起身的她衣袖:“不必,没用。”

又说没用?

不过现在还是听从他比较妥当,明月言听计从应了一声:“是。”

楚子晏眼中有疲乏却也有睿智的光芒,在明月的搀扶之下靠在了床头。

“本王还以为你会反对。”

“明月不敢。”明月恭敬地退到一旁,微微低着头。

楚子晏这时候静静看着她。

赵明月猜不透这人的心思。

不过,所谓大事细办,急事缓办,不管情况有多着急,哪怕楚子晏是在试探她,她也不能自乱了阵脚,赵明月不必着急。

“殿下要是没别的事,小的就先回去了……”

“明月?”

“小的在。”

“今天你害怕吗?”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不猜,装比较好。

“害怕什么?”

“本王。”

暴君的药引》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暴君的药引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龙少的点金手》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龙少的点金手》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龙少的点金手第一卷千万富翁第四章赌局“原来里面藏的是苏联红星勋章,有点价值,只是这枚勋章怎么会被人藏在盒子里?”唐大少装逼说道。“没想到小友对勋章也有了解,真是博学多才。这的确是一枚苏联红星勋章,看着盒子也有些年头了,应该是**那时候有人藏在里面的。”唐装老者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感慨道。饶是唐大少脸皮不薄也没老者的一句博学多才闹了个大红脸,开口道:“也就是凑巧认识,我可算不上什么博学。”“呵呵,不知小友打算如何处理这枚勋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深山神医采仙药》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深山神医采仙药》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深山神医采仙药第四章占便宜姜兰花剜了王石蛋一下,然后一张巧嘴转了话头,“那嫂子不占你的便宜,把你的黑鱼拿来过秤,三十元一斤,怎么样?”“兰花嫂子,我真想占你便宜。”王石蛋邪邪一笑,朝姜兰花逼了过去。姜兰花还以为王石蛋色胆包天,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才好?王石蛋到了她跟前,才停下来道:“嫂子,这条黑鱼送给你,我借你家的摩托车,去趟城里,买点东西,这不是我占你便宜吗?”原来自己想歪了,姜兰花一阵脸红心跳,往后退了两步,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名动江山医妃传》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名动江山医妃传》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动江山医妃传004挑衅,后悔活在这世上林初九本就被打得脑子疼,看到这对男女,在她面前旁若无人的秀恩爱,差点就吐了,本以为这对男女秀完就要走,结果林婉婷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林婉婷在太子怀里哭了半天,才“惊觉”他们的举动于礼不合,啊的一声,连忙推开太子,然后……像是犯了错的小学生,拘谨地站在林初九面前,怯怯的解释道:“姐姐,你,你千万别生气,我和太子是发乎情、止乎礼,不是你想的那样。”林初九默默望天:她想什么了?她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娇妻带娃来认亲》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娇妻带娃来认亲》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娇妻带娃来认亲第004章你必须录用我何氏大楼12楼。“禹,晚上让我留下来好不好。”女人发嗲的声音,一听让人毛骨悚然。“乖,等我有时间再打你电话。我现在很忙。”“不嘛,你答应我让我晚上留下来陪你好不好,你都好久没有陪我了。”男人的脸色微微的皱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明显已经有些不悦了。“我说了,我现在很忙。”“可是,人家。”女子还想说什么,搭着男人肩膀的手还想往下。门上传来敲门声。“进来。”女秘书进门后看到办公室里的架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最强狂人》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最强狂人》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最强狂人第四章嫂子候选人“哥,我跟你说,公司是我跟三个姐姐共有的,大姐卢成淑最有能力,公司都是她在管理,你要是把她娶了,一辈子就不用发愁了。二姐董润烟最漂亮了,人也很温柔,脸皮特别薄,我老喜欢逗她玩了,而且是个天才少女,没有她就没有公司,你要娶她我举双手双脚赞成。三姐张佐倩最性感诱人,就是嘴巴很刻薄,我有些怕她,你到时候小心些她就好。”苏幽幽一边驾驶着宝马X6,一边兴奋的将姐妹都卖了,拼命怂恿着苏狂去追她们。苏狂一脸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午夜送尸人》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午夜送尸人》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午夜送尸人第四章蜡皮脸我浑身一个激灵,一下子就从座位上蹿了起来。可是这时候我却忘了自己是在车里,这一蹿,一下子就顶在了车厢顶上,砰的一声就给弹了回来。我被撞得眼冒金星,脑袋都晕了,迷迷糊糊的就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继续说道:“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啊。”随后我就看到一个女孩子的影子,从我的车窗前一闪就走了过去。看样子,应该是在打电话。那个女孩子说话的语调,跟昨天晚上梦里那个女人实在太像了,要不是亲眼看见她从我面前走过去,我还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风流一世:总裁孽爱》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风流一世:总裁孽爱》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风流一世:总裁孽爱第4章清醒的基情林菲菲一听,更加羞得不行,同时心中又有些小感动。想不到他竟然会这般细心的为她着想,难怪她今早起床只是觉得小有不适,并没有出现像其她女孩日夜后的那种撕裂般的疼。难道,干他们这行的都会这么细心的呵护顾主?思及此,林菲菲突然觉得很堵。楚西航并不知林菲菲心中所想,他见她低头不语,只当她已经默认,便也爬上床,将林菲菲的浴袍扯开,便就欲脱掉林菲菲的小裤。“别……”林菲菲立即被他大胆的举动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虐妻成瘾:你的一切属于我第4章先生求求你她的脚在经过跳楼后反而更严重了,尽管如此,她却像不知道疼那样冲了出去。她要去问问,问问雨夜里的打伞,寒夜里的守候,还有他说过的话,是不是都是她的幻想。兰管家追到门外,看着那个纤细的身影远去,他掏出手机给某人拨了个电话。“什么!”东方辰一拳打在了车窗上,挂了电话吩咐司机调头,赶往城堡。“开快点!”东方辰又踢了一脚,女人,敢跑,等我抓你就死定了!夏紫墨疯了一样往前下冲,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娇美小妻,总裁宠上天》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娇美小妻,总裁宠上天》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娇美小妻,总裁宠上天第四章:落荒而逃陆非凡嘴角溢出一抹宠溺的笑意,声音很温柔:“可以,过来吧。”叶海凝站直了身子,将整个身子从浴室里露了出来,低头朝着落地窗走去。当她整个人出现在陆非凡面前的时候,陆非凡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亮光,凹凸有致的身材,曲线玲珑,修长白皙的双腿和纤细的腰肢摄人心魄,不得不承认,她长得确实很令人赏心悦目。走到了落地窗前,叶海凝默默地转过身子背对着他,将自己身后的长发撩到左边垂落在胸前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狂妃重生之江湖乱》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狂妃重生之江湖乱》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狂妃重生之江湖乱004,失败的婚礼“什么,说什么,三皇子是忘恩负义的负心汉?”“对对你没听错,我听到也是这个意思,怎么回事?”“看看那女子也是长相不俗了,没想到三皇子在外温和儒雅示人,其实也是个风流人物呢。”对于古代男子在外有个女人,本就不是大事,反而当成彰显身份的好事在宣扬着,自然都笑咪//咪的谈着。只是那些女子,却瞬间对宁从安的形象降低,一直以来她们以为宁从安是世上最好的男子,鲜少有人匹敌,最主要的是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