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夜夜欢:叫兽的鬼眼新娘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0/27 23:26:5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夜夜欢:叫兽的鬼眼新娘

第十一章 阳间司职

  再往前走就看见地狱之门了,地狱之门上面写着十八层地狱几个字,我一看那几个字就问二叔:“来这里干什么?”

  “自然是有事情的。版权95lady.com”二叔说着去敲了敲地狱高大雄伟的门。

  没有一会,就出来了两个牛头马面的人,我有点害怕这两个人,一个人的身体,长了一个牛头,这根本就是个怪物。

  牛头马面出来一看是我二叔来了,走上前问:“狼嚎,你怎么来了?”

  “我来交代一只小鬼的。”二叔把身上的盒子拿出来,那里面装的就是小鬼,牛头把手伸过来接了过去,低头看了一眼,掂量了掂量说道:“看来来的很及时,狼嚎,你媳妇的事情我们管不了,也和上面说过了,不过有个挺大的挺有来头的,已经把你媳妇从这里面带走了,你放心,你媳妇什么事情都没有,来头挺大的那人来的很及时,我们正打算用刑的时候,他就来了,从第一次层地狱闯到第十八层地狱的,还替你媳妇挨了一刀子,当时我们也没看清楚那个人的脸,只是知道,他穿了一身红衣,来的时候整个地狱大放光芒,随后将人带走了,现在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有这事情?”二叔一脸的吃惊,牛头观察了一会二叔,说道:“我们以为是你在外面有什么交情的人,不是就好,阎王一会还要找你说这件事情的。”

  “我来的路上遇上了黑白无常两位阴差,怎么没有听他们说过这件事情?”二叔多留了一个心眼,牛头马面相对看了一眼说道:“我们兄弟和你打交道也有快二十年了,难道你还不相信我们,我们和你说这件事情,就是想让你有个心里准备,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牛头马面把一枚过去老铜板那么大的纸钱给了二叔,二叔忙着拿起来,等牛头马面走了,二叔就把纸钱给了我说:“这个是买命钱,以后你也会为了这个钱去做守墓人,就先看看。版权http://www.95lady.com/

  二叔看上去并不是很担心师傅,但我奇怪的问二叔:“二叔,师傅是不是做过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

  二叔看我:“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你师傅和我一辈子没做过坏事,就算是抓鬼,也是身为守墓人的责任,说我们做了天理不容的事情,那就是生了你。”

  二叔说完转身朝着别处走去,我忙着跟着过去,低头想想问二叔:“既然如此,那我师傅为什么要在十八层地狱里面受罪,她就算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是第一层。”

  “你懂什么,地狱不分几层,每层都不一样,十八层地狱是刀锯地狱,专门是个偷工减料,欺上瞒下,诱拐妇女儿童,买卖不公之人准备的。

  你师傅当时为了把你弄出来,是骗了你的,你好好想想。”

  二叔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当时确实有这么回事,我在街上到处要饭吃,是师傅说带着我去享福的,后来就带着我去盗墓了。

  可这个也算,那不是没有不下地狱的,以后我也要下地狱了?

  我问二叔:“我们死了也下地狱么?”

  二叔走了几步说:“其实地狱的鬼很多,只不过有些鬼没有那么显眼,就算是做了点坏事,到了地狱没留神她就去投胎去了,阴间也就在生死薄上除去了名字,就不去找了,等来世要是能做好事,上一世的事情也就勾销了,要是不做好事,专门作恶就另当别论了。

  阴间的十大阴差会轮流去阳世间,等恶人死的时候将魂魄锁回来,是上刀山还是下油锅是很正常的事情。原文http://www.95lady.com/

  “二叔,要不咱们不要回去了,就在阴间找个差事做,你认识的人那么多,说句话没问题。”我说着,二叔白了我一眼:“这里黑漆漆的,什么好的,人间有艳阳天,人间有春夏秋冬,这里什么都没有,做了鬼就不能见太阳,见光就得死。

  你去看看,那是忘川河,那河边上有多少女鬼在梳妆打扮,你说她们干什么呢?”二叔问我我便朝着那边看了一会,之后说:“看着好像是照镜子。”

  “人是多喜欢臭美,死了之后连镜子都不能去照了,你还觉得做鬼好么?”二叔那话言辞凿凿,让我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二叔不希望死,也不愿意来阴间,但是为了我,他还是选择来到阴间和阴间打交道,二叔对我真的很好。

  “我知道了,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我都不会死。”听我说二叔高兴了,之后他就带着我去了阎王殿那边,到了那边我才知道阎王殿可真的很大。

  二叔来到阎王殿的外面,看到两个当差的小鬼,便走了过去,主动和两只小鬼打招呼。推荐http://www.95lady.com/

  “两位小爷,请问阎王在不在,我是守墓人狼嚎,我想求见阎王。”二叔来了之后,那两只小鬼相互看看,说道:“你就是狼嚎,听说你二十年来抓了不少的恶鬼,造福了阳世间。”

  “那些都是传言,我只是守这一块墓地而已,和两外小爷自然是不能比的。”两只小鬼听我二叔这么说,笑了笑:“不用奉承我们,正好阎王也要找你,我们只是敬佩你罢了,你进去吧。”

  两只小鬼说完让开,示意我二叔进去,我二叔就问:“这是我闺女,我要看着她,她第一次来,陪我进去行么?”

  “去吧。”两只小鬼说话也是通人气的,把我和二叔给放了进去,进门二叔就和我说,跟着他就行了。

  我问二叔:“二叔,您见过阎王?”

  二叔迟疑了一瞬说道:“见过吧,过去的事情我不记得了,但我转世投胎之前应该也是阴间当差的。原文95lady.com

  “哦?”我忙着看二叔,二叔说:“应该是,只是这么觉得,但凡事有能力的人,能入守墓人,捉妖师,道门,仙门,驱鬼师,这些等的人,都是一些前世在阴间办过事,和妖魔鬼怪打过交道的人,而当阴间有司职的时候,没人认领,就会指派这些人转世投胎,以平和阴阳两界的事情。”

  “二叔,你怎么什么都知道?”我问二叔,二叔则是说:“这个不难,多看书,多去查资料就知道了,再说我们一旦进了守墓门,很多的事情祖师爷就会亲自教导,你现在刚刚入门,由我带着你,还达不到去找祖师爷教导的时候,等过些时候你有长进了,祖师爷就来找你,到时候你可要好好学。”

第十二章 阎王狡猾

  二叔就好像是嫁女儿一样对我交代了一堆,我系数收下,朝着二叔点了点头,二叔这时候才和我说:“行了,我们该进去了,进去之后不要到处乱看,你小时候就不听话,进去了别慌张,你就站在我身边就行了。”

  “嗯。”我答应了二叔就推开门带着我进去了,随着黑木门被推开,二叔迈步进去,我也跟了进去,我虽然答应了二叔,不要乱看,但我进去之后还是忍不住的去看了看,只是里面我也没看见有什么东西,只是看见空荡荡的,到处都幽森漆黑,而且很冷很冷。

  到了这时候,我就不敢乱说话了,倒是很安静的低下了头,随后听见有什么人走出来的脚步,我才抬头朝着前面去看,只看到一个穿着红色袍子的人从上面走来下来,大殿上没有别人,只看见一个红色袍子,长得十分英俊的男子走来,他走路的姿态很是好看,而且他的目光也很温润,这一下他就颠覆我对阎王的印象。

  他走来的时候先是看了一眼狼嚎,而后看向我,目光淡淡的打量着,而后来到我身边,停下。夜夜欢:叫兽的鬼眼新娘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二叔忙着说道:“见过阎王。”

  二叔打算见礼,被那人抬起手扶住了:“不用了,人已经不习惯这样的跪拜之礼了。”

  阎王将二叔扶起来,朝着二叔笑的有些好笑,我皱眉,更加肯定二叔的话,他肯定是阴间的什么人,和阎王还有交情的那种。

  “谢阎王。”二叔说道,阎王没有回答,松开了手看着我打量着,迈步绕到我身后,看了我一会绕回来问我:“狼嚎,你这个女儿,今年十八岁?”

  “是。”二叔回答到,阎王看着我说:“为何你先前送来的画像,不是这样子的?”

  “那时候她还是个女娃,不像了。”二叔回答,阎王说道:“许是吧。”

  二叔抬头看着阎王,阎王说道:“你这个女儿啊……”

  阎王后面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我等的有些着急,便问:“我怎么了?”

  阎王看着我,忽然笑了笑:“看到你,就让我想起一个人,或许这就是你的造化,是你们的造化,也是我们的造化,这个人世间的造化。“

  仰望阎王越说我就越是不懂他说的是什么,他也就没有再说下去,转身阎王看向二叔说:“狼嚎,你可知道你这个女儿的来历?”

  二叔摇了摇头:“我跟判官打听过,判官说查得到我的,查不到她的,我就没有再问了。”

  “那本王今天就告诉你,你这个女儿,应天劫而来,她以后势必要灾难连连,不过这也是她的历程,倒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你应该知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的道理,本王也不敢说她的真实身份,但本王可以告诉你,你和她也是莫大的渊源的。”

  阎王说完我犯嘀咕,要是没有什么渊源,我和二叔怎么成父女了,他这不是白说了么。

  “本王只能告诉你一件事情,狼嚎,你是想知道你妻子的下落,还是想知道你女儿的来处?”

  我觉得阎王是个小人,只是他表现的不是那样好。

  二叔转身看我,我说道:“我想知道师傅的下落。”

  阎王看我:“还是有些不一样的,你与那个人,有很多的不一样。”

  我没有说什么,二叔沉默了一会说:“我想知道我闺女的来处。”

  阎罗王哈哈大笑:“你姑娘来自天外,不是这人世间的人,也不是妖魔鬼怪。”

  二叔皱眉,我想说,这和没回答有什么区别。

  二叔没继续问,回头看了我一眼,他就去问阎王了:“阎王可还是有什么话和狼嚎说的?”

  “没有了。”阎王说道,笑意盈盈的看着我和二叔,二叔被耍了也不生气,而是从怀里拿出了一串买命钱,给了阎王:“这是今年我闺女的买命钱,阎王请收下。”

  阎王低头看着二叔的买命钱,我仔细的看着,粗略的估算了一下,二叔的买命钱,少说有几千个,毕竟那钱是纸做的,所以也容易放着,但是个数上一看就是二叔日夜不停抓鬼赚来的。

  阎王低头看着买命钱,抬起手推给了二叔,说道:“这个钱你今年省下了,估计以后你也会省下来,现在你女儿的命已经有人抵消了。”

  “有人抵消了?”二叔不明白的看着阎王,阎王说道:“是这么回事。”

  “那这人是谁?”二叔问,阎王说:“我不能说,你们走吧。”

  说完阎王转身走去,我拉了一下二叔:“二叔,我们走吧。”

  二叔也不迟疑,把买命钱放到了怀里,跟着我便去了阎王殿的外面,出去之后我和二叔离开阴间,很快回到了三岔路口,回来我便睁开了眼睛,原来我和二叔一直都没离开三岔路口,只是在一边眯了一会眼睛。

  看我醒了,二叔松了一口气说:“行了,这就是过阴了,这是我们守墓人的过阴,和别人的不同,有时候麻烦一些。”

  “二叔,我们走吧,回家吧。”我说完拉着二叔的手腕朝着家里走,再不走就要天亮了,我都困了。

  二叔跟着我一路回家,走在没人的路上,偶尔我还在路灯下面看见一只看我和二叔的小鬼。

  “小红……”二叔到了家门口叫我,我转身看着二叔:“二叔。”

  “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不问问你师傅的去处?”

  “不是,我知道二叔心里想什么,二叔一定是想,那个大有来头的既然能为了师傅挨了一刀,就不会对师傅怎样,所以二叔选了一个别的问题。”我说着推开门,二叔进去,点了点头:“没错,确实是这么回事,你这孩子就是聪明,省的二叔和你说了,走吧进去吧。”

  二叔说完进去了,走了一会看我:“不会是你的夫君?”

  我皱眉:“哪天我要是看见他了,我问问。”

  “嗯,这样最好,你先学会和他相处,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二叔转身带着我回去,各自去休息。

第十三章 白衣女鬼

  第二天一早,二叔给我做了早饭,叫我起来吃了饭,带我去了一趟市区里面,买了一些上学的必备品,还买了一部新的手机给我,不过二叔跟我说,手机就是样子货,在有鬼的地方,手机就被磁场干涉,所以我要不要手机其实没什么用处。

  “那你为什么还要给我买?”我问二叔,这款手机我早就想要了,结果一直师傅也不给我买,我又要不到二叔那里,向来我觉得二叔都是吝啬的,吃穿都不是很大量的那种人。

  如今我倒是觉得,不大度也不是没原因的,毕竟二叔的那些东西都送到阴间换成买命钱了,那阳世间能有什么钱,也就不舍得用了。

  感情,这些年来,二叔和师傅都是勉强养我的。

  听我说二叔也说:“你都长大了,高中你虽然成绩不好,但也算是毕业了,我和你师傅说过,你只要考上大学,不管是三流还是二流的,我们都给你买手机,买电脑,你师傅虽然已经不再了,但她没有真的死,等过些日子我们安顿好了,就去找她。”

  “那你什么时候给我买电脑?”我忽然说道,二叔的脸色立刻难看起来,说道:“你还真是会蹬鼻子上脸。”

  “那就算了,反正我对电脑也没什么兴趣,再说了,我以后要住校的话,你说谁和我借笔记本用用,我还能不给他们用么?”

  我说完看着二叔,二叔冷嗤一声:“就这一点,你和你师傅一点都不差的。”

  “我是我师傅的徒弟,她整天在我眼前和我说这件事情,那我要是再不知道,我不是很傻了?”

  我问二叔,看看东西没有理会我,其实我们这一家子都是很小气的人,也不光是我师傅,二叔也这样子,不过今天二叔心情还是好的,或许是知道师傅没事,也不用在地狱里面受罪,所以高兴,不但带着我去买了两双秋冬穿的鞋子,还买了几套衣服,而且都是不错的那种,钱也没少花。

  我跟在二叔的身边都有点抵触,这感觉好像二叔随时随地要把我卖了一样,我就和二叔说:“其实我什么都能穿,家里的衣服都挺好的,不用什么都给我买,二叔,你也买一点。”

  “二叔有衣服穿,你就穿你的,家里还是有钱的,以后你还要找婆家,不能让人瞧不起咱们,等以后,我们就开古董店,有什么事情的话,也是赚钱的。”

  二叔说的好像以前我们都是不会过日子的人,终于知道过日子了。

  我没说什么,跟着二叔又买了很多东西给我,回去之前还带着我去吃了不少好吃的。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天是周一,二叔亲自送我去了学校那边,往学校那边走,我看有的同学都是家长开车给送到学校门口的,我就多看了两眼,二叔就和我说:“等周末你回去,二叔也买车来接你,不用羡慕别人的,好的不能买,差不多的还是可以的。”

  我忙着说:“不用了,我们家离得学校这么近,要啥车,走着还环保。”

  “那就买一个排量低的,这样就能环保了,以后咱们要去哪里也方便。”二叔说着陪着我从学校门口进去,进门朝着我们寝室的那边走,这大早上的,其实没有几个人,可我没想到还能遇上更早的。

  雯雯也来了,不过雯雯本身就比我来的早,她的行李什么的,一大早就给送来了,她回家就是去住一个周末的。

  “红红。”一见面雯雯就喊我,我觉得红红这名字一点都不好,但还是笑了笑答应:“你来的可真早,怎么这么早啊?”

  “我周五没看到你,老师说你请假了,今天早早的就来了,就为了等你的。”雯雯还是很热情的,我于是给她介绍说:“这是我二叔,二叔,这是和我同班同寝室的同学,宗雯雯。”

  “你好。”二叔笑了笑。

  “二叔好。”雯雯也很有礼貌。

  二叔看看:“我们来晚了,都是我工作的事情耽误了,我来送行李了。”

  “不晚啊,我们也没开课呢,来早一个星期还要军训什么的,没意思,我也是后来的,比他们晚了一个星期。”雯雯兴致勃勃的,和二叔说话,我们一起朝着寝室那边走,正走着,身后一个人迈步走来,叫雯雯:“雯雯。”

  我们都停下了,听来那声音是有些不高兴的,没过多久,那个人就过来了,我们转身去看,是一个和二叔年纪差不多的人,虽然年纪大了一点,但是看着还是挺不错,英俊的人的。

  来到了面前,这个人说道:“你怎么不吃早餐就跑出来了?”

  雯雯吐了吐舌头,朝着我和二叔说:“这是我爹,这是红红,这是红红的二叔。”

  这年头,叫爹的人已经不多了,我便打量着对方叫他:“叔叔好。”

  “好,你就是红红,看着挺好的,我是这里的历史老师,你们这个年纪的历史课是我在带,你上课的时候我见过你,您好。”说完对方朝着二叔说道,还主动握了握手。

  二叔也礼貌的跟人家握手,之后对方还带着我和二叔去了我们寝室那边,亲自帮忙安排了住的地方,而我就在雯雯的上铺。

  “小红啊,二叔先回去了,等周五的时候来接你。”二叔站在寝室的门口说,寝室里面还有其他的同学,看我和二叔的眼神都有点看土包子似的,不过我倒是也不在意这些的。

  “二叔,我送你去学校门口。”起身我就去送二叔了,出了门二叔说我:“现在的学生家里都有钱,你在这里也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你用什么缺什么,尽管和二叔说,都给你准备了。”

  “知道了,二叔,我什么都不缺,你在外面也别太卖力气,有什么事情等我回去了再说,我给你把风,你在下去。”

  “我知道了,你在这里好好读书,等你回去了我再去。”

  交代清楚也走到了学校门口,看着二叔离开我才转身回去了,结果刚刚转身就看到那个在学校外面一边捡钱一边哭的白衣古代女人了,我看看那个女的,理都不理的就走了。

  女鬼是在墙根底下的那可树下看我的,我估计天亮着她也不敢和我怎样,而且我看女鬼的样子,是有事情求我,不像是要害我。

第十四章 相救

  离开我回去了寝室那边,雯雯正在寝室里面等我,我走到寝室那边就听见里面的人说:“我们说好,一三五是你们值班,二四六是我们值班,周日的时候这里没人锁上就行了,平常打扫就这样了,自己的东西就放到自己那里,不许过界,听到没有?”

  雯雯也不说话,我就站在寝室的外面往里面看了一眼,雯雯正一个人生气,看那样子是看对方人多,不敢说话。

  推开门我就进去了,进门问:“周六我们上课么?”

  被我问,说话的那个看了我一眼说道:“不上课,怎么了?你有意见么?”

  那人长得挺漂亮的,一头乌黑柔亮的头发,长长的在背后披散着,一旁站着两个女同学,她作威作福的看着我们,另外的一边还有几个女同学,明显是被收拾过了。

  这里一共八个人,对方三个,我和雯雯两个,我没回来之前,另外的三个不想惹什么事情,就不出头,缩起来了,所以就欺负雯雯。

  “到也没什么事,我看就这么办,一共八个人,每人一天轮流收拾。”我说完进去坐在雯雯身边,雯雯看着我,大眼睛闪烁着奇艺的目光,一看就是个披着乖乖女脸蛋的邪恶女,我不相信雯雯表面上那样的善良。

  对方冷呵呵:“你想的倒是挺好的,不过没有星期八,就到周末,你说怎么办?”

  “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啊,我说的是每个人一天,不管哪天,你这年纪轻轻的,耳朵怎么还有问题,要不就是理解能力有问题吧。”

  我一说把对方气的站了起来,走来问我:“你想干什么?”

  “这话我问你才对,大家都是出来乍到,你凭什么指挥我们给你出苦力,告诉你,门都没有,你要想在这里安生的住,就给我聪明点,我原来上学的时候,全班都听我的,你来了要管我,没问题,你把我打趴下,就完事,这里就听你的。”

  我说完,对方愣住,眼珠子转悠了一下说道:“你吓唬谁呢?”

  “我是不是吓唬你,你试试就知道了,这么漂亮的脸蛋,我要是在上面给你添点彩,你觉得,你是不是轰动整个校园呢?”

  “你敢?”对方后退两步,双手捧住脸。

  “你试试吧,我告诉你,这间寝室里面,有一个算一个,平时要互敬互爱,要相互帮助,什么事情大家一起做,不然就滚出去,没人欢迎你。”说完我去找雯雯,问她:“我们几点上课?”

  “马上了。”雯雯起身站了起来,把手里的早餐带上,拉着我去了门口,出了门我和雯雯就去上课的地方了,一边走雯雯一边把她的早餐分给我一点吃,我拿过来吃了一口,拿开看看:“素的?”

  “嗯,好吃吧,我爹做的。”雯雯摇头晃脑的,吃得可香了,我勉强吃着说:“看来你家和我二叔一样,都是男的做饭。”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叫我没有娘了。”雯雯有些失落,吃包子顿了顿,我去看雯雯,她又说:“不过你不用不好意思,我其实也不是我爹的孩子,我是几岁的时候跑到我爹家门口的,我爹找了很多人去问,都没有问到谁家丢了孩子,后来我爹去报案,也没有丢孩子的,到底我是走丢的,还是被遗弃的也搞不清楚了。

  我爹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就把我养在身边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一点不惊讶,这社会什么人没有,兴许就是扔的。

  “那你爹对你挺好的。”

  “你二叔也挺好。”

  “……”

  我和雯雯聊着到了教室那边,第一节课听说是历史课,也就是雯雯她爹的课,我们来的不晚,进去找到自己的座位开始上课,雯雯的爹来了之后在前面给我们讲课,我们在下面听。

  结果我发现雯雯比我还不如,我自觉的如果我说我是学的最不好的,那肯定没有垫底的,结果雯雯就给我垫底了。

  下了课雯雯他爹走了,我看雯雯那边,正在看作业本子呢。

  “你那历史怎么那么不好?”我问,有些多管闲事,雯雯笑了笑:“从小我就笨,学什么都不行。”

  我无语了,这也算是一个理由?

  不过我也没继续问下去,之后我们又上了几节课,这一天也就过去了。

  下课我和雯雯直接去了寝室那边,正走着,刚到了没人的地方,前面的几个人就出来了,堵住了我和雯雯的去路,而这几个人一看都是认识的人,其中三个是我们寝室的人,另外几个男生我就不认识了,不过看他们的穿着也是学校里面的人。

  雯雯一看来人了说道:“要不我们逃跑吧?”

  “我们的东西还在寝室呢,以后我们不能天天跑的。”我说完雯雯点头说:“有道理。”

  我于是看了一眼雯雯,这个马后炮真是好。

  雯雯说道:“怎么办?”

  “你先走,去找老师。”雯雯啊了一声,对面那些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找老师也屁用没有,老师也要听我们的。”

  说话的人那样嚣张,好像是个小社会一样,好像这个学校都是他们家的,我推了一下雯雯:“你走吧。”

  雯雯想了想:“那你等着我。”

  转身雯雯就跑了,对面的几个人就说:“这也算是朋友。”

  “总比你们这些狐朋狗友要好。”我说完,对方就朝着我扑了过来,我马上低头,转身踹了那人一脚,而后又上来了一些人,不过我勉强能应付。

  一看我会点功夫,那些人就都扑了上来,还有那个女的,一直喊:“打死她,打死她。”

  不知道是不是士气鼓舞,很快这些人就把我给逼到了墙角,眼看着我要被打了,我抬起手挡住自己,就这个时候,一股阴冷的风从身后吹了过来,低哑的声音传来,一双手搂在我腰上:“红儿,你用力挥过去,本王会护着你。”

  情势紧迫,我也来不及思考,听他的话就挥了一把,就这个时候,那些人都被大风卷走了一样,摔倒在地,我顿时愣住。

  耳边是他凉凉的呼吸,轻轻吹拂着,他说:“红儿,本王还有事情,今晚来找你。”

  说完就走了,我忙着转身看去,他在我身后一身红衣纷飞,那张脸比桃花还要艳丽,特别是他与我笑的时候,邪气的不行,我忙着问:“我师傅是不是你带走的?”

  他只是与我笑了笑,没有回答,便消失了。

夜夜欢:叫兽的鬼眼新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夜夜欢 或 叫兽的鬼眼新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深夜书屋8章

    原标题:深夜书屋8章小说:深夜书屋第八章冰冷的推手一声尖叫,吵醒了一家人;也难怪,大晚上地不开灯的卫生间,憋着尿意打开门忽然看见里面有人,这就已经足够吓人的了,相信大部分人都有过类似的经历。更何况,小姨子碰到的,是一只鬼。林晚秋从卧室里出来,伸手拉起自己的妹妹。“怎么啦,怎么啦!”岳父岳母也一起从一楼上来,看见自己小女儿在姐姐怀里哭,然后再看一眼依旧坐在马桶上面的周泽。“好你个徐乐,你这吃了猪油蒙了心的混账货,主意都打到我小女儿头上了!”岳母拿起卫生间门口的扫帚就准备打徐乐。岳父也是一样,气冲冲

  • 霸天祖龙决8章

    原标题:霸天祖龙决8章小说:霸天祖龙决第0008章拍卖会咔嚓嚓咔嚓,龙腾阳龙腾风兄弟身体上,响起来轻微的声音,如同是薄冰断裂的声音。他们身上一股股黑色液体,粘稠如胶,从身体中钻出来。脑海中嗡嗡作响,一股股灵气向着他们脑海进发。最后,他们突然间感觉自己的脑海变得清灵了许多。随着药物的作用慢慢用完,他们都感觉到自己有种脱胎换骨的感受。洗过澡,一身的轻松,大脑有着前所未有的明晰。龙腾空收功,站起来笑呵呵说道:“走,咱们再一次去测一测你们的武道天赋。”两兄弟点头,他们已经知道升灵丹就是提升自己武道天赋的

  • 婚外迷情妻色撩人8章

    原标题:婚外迷情妻色撩人8章小说名字:婚外迷情妻色撩人第八章套话女的?哼,孙洁啊孙洁,你撒起谎来还真是一套又一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领导叫李成浩,你不过是一个国企的小文员,出差这种事情怎么想也轮不到你的头上。王凯心里是越想越气。他甚至都想到他昨晚睡过的床上,说不定前一晚孙洁还和那个李成浩纠缠在一起,坐着那见不得人的事情,尤其是脑海中不断浮现昨晚,孙洁跟他纠缠时候的呻吟声,想着同样在李成浩的身下也同样发生过,让他的心理更是一阵不舒服。就在王凯失神的时候,孙洁在桌子底下冷不防的踢了王凯一觉,“喂,老

  • 修仙狂龙8章

    原标题:修仙狂龙8章小说名称:修仙狂龙第008章校花的男人柳轻眉惊讶地看着这yi幕,这姿势太暧昧了,冯勇不是说唐铮被欺负了吗这种欺负实在是艳福不浅。冯勇呆若木鸡,自己好心搬来老师这个救兵,但似乎打扰了二人之间的好事唐铮太强大了吧,这才来就和叶叮当大美女进展如此神速了。唐铮与叶叮当不约而同地朝天台门口望去,看见柳轻眉时,心中yi惊。“混蛋,解开我!”叶叮当羞怒难当地低吼道。唐铮在她大腿上yi点,叶叮当重获自由,闪电般地后退,拉开二人之间的距离。柳轻眉皱起了眉头,叶叮当yi向高傲的很,听说有许多人追

  • 一见许你来生8章

    原标题:一见许你来生8章书名:一见许你来生第8章.飙车族她从包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原本仓皇失措的眼神中,突然间染上了一抹反感的色彩,她蹙起眉头,这样的反感,也完全落入了男子的眼中。他的目光,不动声色地瞥向手机上跳跃着的名字,眼眸幽幽地加深了几许。“喂?”沈意接起,电话里,传来各种纷乱复杂的声音,“suny,金水湾广场,今晚有好活。”“嗯,知道了,我马上来。”她沉沉地应了一声,便快速把电话给挂断了,似乎是害怕被人看到什么似的。抬眼,再度对上了男人幽冷又高深的目光,她心头一颤,眉头跟着拧起,“对不起

  • 君临战国8章

    原标题:君临战国8章小说名称:君临战国第八章沙场对阵营前辕门外的大军,早已蓄势待发,方才三道鼓声传过,魏军早已集结完毕,放眼望去,红衣长袖,铠甲生辉,长戈锋利,杀气涌动。八万精兵,个个盔甲铮亮,面色肃穆,刀枪剑戟,寒光烁烁。前排乃是弓箭手方阵,有一万五千人,左手边是战车甲士方阵,青铜战车上面有驭手、长兵手、弓箭手三人,车后面跟着徒步甲士,大约有三万人,每乘车都有二十名战士在后跟随,右手边的骑营,战马入行,骑士入列,手中的长矛长戈闪着幽幽寒光,令人望而生畏。辰凌本想加入战列,但被外围的侍卫拦截住,

  • 重生之驱灵女天师8章

    原标题:重生之驱灵女天师8章小说:重生之驱灵女天师第八章祸事不断第二天一大早,两人带着姬锦墨很快就来到南城繁华的街巷,街上行人三三两两一晃而过,车水马龙,倒也显得繁华。“没想到李家居然住在这样的地方,我可听说这里的房子老贵了,四千多一平米呢……啧啧。”柳橙四处张望着,尽量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市侩,却还是有些忍不住,叨叨着说道:“以后咱们也在这里买一栋,绝对不比他们家差!”“行了行了,你也知道咱们今天是来做什么的,一会少说两句,给人赔个礼道个歉。”姬德旺看上去有些不耐烦,冲冲挥了挥手便敲开了其中一家人

  • 山村医圣8章

    原标题:山村医圣8章小说:山村医圣第8章人的嘴脸如果这货有根尾马的话,林煜毫不怀疑现在他已经摇上了。“这位是?”严雪看到了门口的林煜,她有些疑惑的问。“这是刘鸿远叫来的人,说是他的师弟,来给李总看病。不过夫人,刘鸿远是中医,您见过这么年轻的中医吗?他刘鸿远越来越托大了啊。”赵俊明扫了林煜一眼,不失时机的煽了一把火。“李夫人你好,师兄今天有事情不能过来,所以这一趟诊让我代他出,我叫林煜。”林煜冲着严雪点点头。“辛苦了,来者是客,别怠慢了客人。”严雪哦了一声,心中微微有些不悦,她也认为刘鸿远这是在拿

  • 我的同桌是班花8章

    原标题:我的同桌是班花8章小说名称:我的同桌是班花第七章漠视随后我去厨房做晚上的饭菜,想让她去给我做一顿吃,那基本上是不用想的。不过这也间接的促使我的厨艺慢慢的进步,后来才明白会下厨的男人,厨艺都是逼出来的,因为身边都有一个懒的出油的女人。可是我发现自从说了黄金贵这个名字,王晓晨就一直心神不宁的,好像在担心什么,她甚至都没精力对我进行日常的奚落。随即我发现我挺贱骨头的,没有听到她刁难我的声音反而觉得不舒服。吃完饭后,我也没再去在意了,觉得这样其实挺好,王晓晨就没有精力来找我的麻烦了。收拾完一切后

  • 神棍小村医8章

    原标题:神棍小村医8章小说书名:神棍小村医第8章“任遥行,你还在吗?”陈雨欣边洗澡边喊问。任遥行悠闲的吹着烟圈,柔柔道:“陈支书,我在呢!白天我还以为你是位女汉子?天不怕地不怕的那种,想不到你竟然怕蛇。”“咯咯,说来惭愧我不但怕蛇而且还怕老鼠。”陈雨欣边穿衣服边问:“任遥行,你们这是不是经常能见到蛇。”“一般般,可在村委会二楼见到眼镜蛇我还是第一次。我到现在还怀疑是不是刚才那个黑影放上来的。”谢遥行焗灭烟头,借着月色四处仔细的张望了一遍。“你可别吓唬我,难道真有人偷看我洗澡。”陈雨欣左手提着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