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那片白桦林9章(第九章 妩媚的眼神)

2017/10/27 0:06:4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那片白桦林

第九章 妩媚的眼神
    过往的车辆在下班的时候显得格外的多,我是最讨厌这中喧闹的,我想,这个女孩子也是吧。版权95lady.com

    “你喜欢独处还是群居?”

    她看着我,也不说话,两只眼睛冷巴巴地看着我。我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刚说完这句话时,我就后悔了,但这的确是我想问的。

    不想她这次却很大方地说道:“睫玛,睫毛的睫,王马的玛。”

    我在心中默念了一遍,这时天空越来越暗了,估计是要下一场大雨了。

    “你不喜欢带伞吗?”

    “难道你是因为不喜欢而不带吗?”她笑道,笑得是那么甜,那么让人怜惜。

    就这样,我和睫玛认识了。后来我在中环路又碰到过她几次,但具体多少次我就记得不是很清楚了,我不是那种花痴的人。推荐95lady.com

    大概是在三月底的时候,我正在电脑上写诗,突然有个人加我,我查看了一下,是一个叫做雨发飘飘的女孩子,当时就觉得很奇怪,怎么会有人取这样的名字的,但听上去感觉还是蛮有诗意的,我便跟她聊了起来。

    “你在天堂?”

    “是啊,我是在天堂,而且是天堂最美的地方。”她发过来说。

    “可我在地狱,是魔鬼。”

    “在天堂的不一定是天使,在地狱的也不一定是魔鬼。”

    “真的吗?那我还是魔鬼,还是在地狱。”

    她这次发了个大笑的表情过来,过了一会儿,她发道:“你在做什么?”

    “在写诗,写一些只有我自己才懂的诗。说明http://www.95lady.com/

    “不一定。”

    “难道你懂,可是你连看都没看过。”

    “你不是我,怎么知道我没有看啊。”

    “你不是我,又怎么知道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

    这下我想她一定无法可说了。不料她还是发了个让我无法可说的过来了,“你不是我,又怎么知道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有没有看。”真的,我真的无法可说了,于是只好发个无奈的表情过去。网站95lady.com

    她说她有事先离开一会儿,马上就回来,我应了一声,其实她回不回来我都无所谓,我并不认识她,也不想去认识,我从来就习惯不去打听谁的名字,于是我在电脑上写道:

    这样的雨季

    让我不经意间想起了一朵花的盛开

    那是一朵白里透红的花

    它的盛开意味着一场惊天的浩劫

    在漆黑的夜,或者是浩荡的风

    它的孤独能容纳一座豪华的别墅

    或者是一盏离愁的灯

    和月亮一起,它的美丽

    只限于无法清晰的一瞬间

    日子总是很平淡地就过去了,一天一天,一日老一日,一日悲一日,一日笑一日,一日长一日……不管怎样,该过去的还是过去的,不该过去的的也过去了,就像周采羽一样,她并不想去一个陌生的地方,但事情就是这样,你越不想它便越来捉弄你,她是打心底不想去深圳,她从来就对那个地方不感兴趣,但是,由于他父亲在深圳工作,她不得不离开萍乡这个让她很是怜惜的地方。

    的确,萍乡是一个值得怜惜的地方,我只所以这么说,一是由于我自己也是萍乡人,二来萍乡这个地方不是很富裕,甚至可以说是一个中等贫困城市。周采羽也是生在萍乡,所以对萍乡便也有一种隐隐地情感在里面,这种情感就是她不想离开萍乡的原因,除此之外,她可能没有其他的原因留在萍乡了,尽管我很是希望她是不想与我分开而不想离开萍乡,但事情就是这样,我早就说了,我和她之间只是朋友,很好的朋友而已。

    她在去深圳的前一天晚上打的电话给我,我接到电话时,她在那边好象有哭过,说话时的声音也变得很是有磁性,她轻声地说:

    “我明天就要走了,我不想走。”

    我安慰道:“其实也没什么啊,深圳是个又大又富裕的城市,你去了那里一定比在这里好。”

    “那你是想我快点离开哦。”她说话时明显地在哭泣。那片白桦林9章(第九章 妩媚的眼神)我仿佛看到了她的眼泪在慢慢地流着,没有任何的一丝杂质,有的只是一种无奈,一种离别的愁绪,一种对陌生地方的抵制或者说是恐惧。我听到了她的哭泣声,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我完全失语了,就静静地听着她哭。

    终于她停止了哭泣,我说道:“你明天什么时候去啊,要不要我送你?”

    她突然之间又笑了,她边笑边说:“你想来送我吗?”

    其实,我并不想去送她,因为我根本就不想她离开,我不想让她就这样在我的视线里从此消失,我想让她的美丽和温柔一直在我眼前晃动。我并没有回答她,我望着窗外,这个时候的天空还在下着不大不小的雨,顺着屋檐滴在窗户上,又顺着窗户往下流,更远处是一片白茫茫的山,山上并看不到什么植物,只是被一层很浓很浓的雾袅绕着,我想,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花朵在开放着,也一定有什么蝴蝶或蜜蜂之类的在花丛中飞舞着,但我并看不到,我只看到雾,除了雾还是雾,就像周菜羽的离开一样,我挽留她要走,我不挽留她也要走,于是我索性让她自己去选择,这样也许更好。

    她见我不说话,便又说道:“我明天早上九点钟的火车。”

    我问她是不是就她一个人,她说,你又不来送,我不一个人还有几个人啊。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竟莫名其妙地有一丝感动,虽然我知道,早在去年,就有个不错的人在追她,那个人叫曹杰,他不是萍乡人,只是在萍乡读书,毕业后便一直留在萍乡工作,他与周采羽认识比我和周采羽认识更早,他大学是和周采羽同一个班,都是在萍乡高专读书,关于他们有没有在读书的时候谈过恋爱,这个不得而知,我也不想去过问这种事情,更何况我与曹杰也不是和熟,就见过二次面。95女性网第一次是在秋收起义广场,那天,由于天气还不错,我便邀周采羽去玩,她说就两个人去很无聊,不如多叫几个去,我说,那你就叫啊,她便打了个电话,就是打个曹杰,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曹杰并不是和我们一起出去的,是等我们到了秋收起义广场的时候,他便已经在那里等了,看到我和周采羽一起走过的时候,他正站在纪念碑的上面向我和周采羽打招呼,我当时还感到莫名其妙,以来这个人又不认识还这么热情地打招呼,是不是有神经病,但随即我便感到不是他有问题,而上自己出了问题,因为周采羽也朝他打招呼。

    很快的,他便从纪念碑上跑了下来,那速度我是无法形容的,在我还没有回过神来,他已到了我和周采羽的前面。

    他看上去很精神,头上打了很多摩丝,油亮油亮的,穿着也比较成熟,他笑着对周采羽说道:

    “今天怎么这么有兴致,竟然想着找我出来玩啊?”

    还没等周采羽回话,他又接着说:“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曹杰,曹操的曹,周杰伦的杰,你呢?”说完便朝我笑了笑,让我感觉他还很容易接近的,也很友善。

    我也朝他笑了笑,说,我叫柳碧青,柳碧青的柳,柳碧青的碧,柳碧青的青,很高兴认识你。

    他突然大声地笑了,说:“太有意思了,太有意思了,我还是第一次听人这么自我介绍的,真幽默,你这个名字很有诗意。”

    周采羽便在旁边插话对曹杰说道:“他可是我的诗人朋友哦。”说着又冲我做了个鬼脸,让我倍感亲切。

    “想不到今天还碰到了诗人哦,一定请教请教。”曹杰说话时总是很得体,也很风趣,这让我至少对他没有什么戒备。我们三个就这样在广场上漫无目的地走着,走着……

    第二次与曹杰的见面便有了许多的尴尬和误会,那是一个下午的雨天,我正好下完班回家,由于我一坐车便头晕,于是我索性走路回家,在经过昭萍路的时候,我看到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两个人在慢慢地走着,我之所以特别注意了,是因为我感觉很是熟悉,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周采羽和曹杰,但我心中又否认了,因为周采羽从没和我说过她和曹杰在谈恋爱,在平时的生活中我也没看到她们有在一起过,反是我经常和周采羽在一起。我快步向前走,希望可以看清楚一点,等我走到离他们只有二三步距离的时候,我真真切切地看清楚了就是他们两个,我当时心头一震,只想马上消失,我不想看到这么一幕,但已经来不及了,周采羽已看到我了,她明显也有一点尴尬,她很勉强地笑道:“因为没有带雨伞,又正好碰到曹杰,所以便一起走。”

    曹杰朝我笑了笑,没有说什么,我心里想着周采羽说的话,我真想到她居然还可以编出这样低级的谎话来糊弄我,鬼才相信正好下雨,正好自己没有带伞,又正好碰到曹杰,更正好的是曹杰带了伞。我越想越有点气愤,但也只归于气愤,我仍然脸带微笑地说:“你们慢慢走哦,我先走了。”

    说完我便快步超过了他们。

    后来,周采羽还是和以前一样和我一起玩耍,但我心底总有一丝郁闷的感觉,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多希望她会跟我解释一下,就算她还是重复上次那句被我称作鬼话的解释也好,但她从此以后也没有和我讲过了。

    周采羽走的那天,我很准时地在火车站门口等着她,我在早上七点的时候就起床了,还特地穿上了我一直以来都舍不得穿的衣服,那可是我自己在大学里组兼职赚的钱买的,所以我一直都舍不得穿,但今天例外,因为是要送周采羽,而且我还特地打扮了有番,总之,我是认为自己从来就没有这么认真地打扮过自己,也从来没有发现自己竟是这么的帅。

那片白桦林》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那片白桦林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河南林州千年古寺佛灵山

    【要怎么收获,先怎么栽。】想要有贵人相助,就必须勤修善法,利益他人,自能感得善缘具足的果报;生生世世都能亲近三宝、得遇善知识,引导自己趣向正道,走向光明。

  • 2018文化名人燕赵公益行活动在河北工程技术学院启动

    经典再现中国网讯燕赵文化网消息,为认真贯彻学习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积极团结组织热爱公益事业的河北各界文化名人,实施文化精准帮扶工程,助力美丽河北建设,促进河北文化公益事业的繁荣发展。2018年4月19日下午,由河北省文化名人联谊会、河北省文化名人公益联盟发起主办的“争做文化雷锋,助力美丽河北”--河北省文化名人公益联盟成立五周年庆典暨2018文化名人燕赵公益行活动启动仪式在河北工程技术学院隆重举行,这也是此次公益活动的第一站。本此公益活动由河北工程技术学院土木工程学院、石家庄市诗词协会、中国发展

  • 他们以前在国美的日子是这样子的!

    聚则旗帜散则星辰我在国美的日子美术报策划/全媒体新闻部撰文/江凌夏超所谓岁月,便是一篇由许多细碎的过往拼写而成的文章,无论那些随风散落的字句是否美好,都是心头永远拂之不去的萦绕。正是那些喜悦和忧伤在时光中慢慢沉淀,才有了后来的故事与历史。九十年,也长,也短。在他们的记忆里,有教室里带着弧边扶手的木椅子,有学校那条几乎横贯全校的长廊,也有美院斜对面绿杨路的那家小木屋酒吧……现在,让我们一起走近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中国美术学院校庆海报张远帆:师生同窗的日语课1977年,浙江美术学院恢复招生。77

  • 投资1万八,赚380万,一年暴涨210倍,看看这块玉

    如果说目前世界上能够达到如此高回报投资的行业,我想玉石应该首屈一指,我记得17年左右在北京保利春拍卖会上,有四个不起眼的章子,无底价拍到1.8万落锤,这个时候专家横插一腿,深入研究之后,发现竟然是乾隆最常用的印章,经过这么一腿,最后以380万的价格成交。16年,西冷印社举办的一次拍卖会上,一位买家以1.8万价格拍到了这枚南红宝玺。17年的保利春拍上,这枚南红宝玺又以380万元的天价成交,短短一年时间,价格从1.8万飙涨到380万,狂涨210倍,令人惊叹不已。这么高的价格那是持有者发现是乾隆省钱最

  • 【娜塔莎的家排曼陀罗】金星的力量~爱情事业双豐收的幸福人生

    【娜塔莎的家排曼陀罗】金星的力量~爱情事业双豐收的幸福人生【娜塔莎的家排曼陀罗】金星的力量~爱情事业双豐收的幸福人生(济南3月17日-18日)金星的力量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金星力量,这股力量来自于家族的照耀与支持,这股力量足以牵动一个人的亲密关系。它决定了你会吸引来怎样的伴侣,也决定你的伴侣关系如何,甚至决定你的婚姻与爱情世界的幸福地图。什么是【金星力量】呢?金星力量就是一个人能为自己的亲密关系在生活中创造出怎么样蓝图的一股神圣力量。也是一个人在家族的祝福底下能活出的幸福与圆满。而你,身为

  • 来画图,没烦恼!幸福DNA曼陀罗彩绘疗愈大法好,烦恼一扫光,谁画谁知道!

    来画图,没烦恼!幸福DNA曼陀罗彩绘静心疗愈大法好,各种烦恼一扫光,谁画谁知道!幸福的秘密

  • 禅心、诗与远方……

    《禅心、诗与远方》有我无我,不必执着。笑傲苍穹,诗与远方……!劈一角净土,围一方草庐,有花、有书、有茶、有禅乐、有香草。空灵陪伴,漫漫长路。致虚极以静笃,须禅定勿起苦。品一杯香茗,读一本好书。尽情放飞思绪,奔向梦幻远方。何必计较城市天空,有没有云卷云舒!——易饕说食儿于《草庐书屋》

  • 团菏泽市委9处青年志愿服务岗助力牡丹文化旅游节

    中青在线讯(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邢婷)连日来,在山东菏泽曹州牡丹园东北门一侧的青年志愿服务岗前,游客络绎不绝。“您好,去国花馆请从往左边走”“您好,这里有免费热水供应”,在该处服务岗服务的志愿者们耐心解答着游客们的咨询和求助。这只是团菏泽市委设立的9处青年志愿服务岗的其中一处。为大力弘扬“奉献、友爱、互助、进步”的志愿服务精神,切实为广大市民和来菏游客提供便利、优质的志愿服务,第27届菏泽牡丹文化旅游节期间,团菏泽市委积极协调,在曹州牡丹园、中国牡丹园、高速收费站、汽车站等处设置9个青年志愿

  • 【江西】梦儿诗文选刊

    文梦儿错过花谢了叶依然茂盛还记得那插瓶的栀子花吗?香早已不知道飘向何方枝叶仍旧在原地没动不是不舍得原是我早已经把它忘记了偶然的一天我惊喜的发现枯败的叶下有新芽绽放取出一看已是长出长长的根须培土移植浇水一个崭新的绿视野错过了枯败却迎来了新生◎醉月酒是必不可少的。杯中盛满的,岂是浓淡的滋味。那阅尽千古的月啊,一如既往的穿行在云层之中。眼中的墨色,晕开莲的洁白,如薄纱女子般翩然。一饮而尽,热泪溢出......解忧了吗?愁或许更甚!那幽幽的琴音,是谁在轻诉?斟一杯月色,醉在诗韵中......◎一台老式座

  • 儿媳请假回来帮我割水稻,走时吃剩半袋饼干,我咬一口老泪纵横

    地里的早稻熟了,村口那棵老榆树下,聊天的人一下子少了很多,大家都下地抢收去了,天气预报说下星期有雨,我在后山也种了二亩地的早稻,我听了赶紧从床底下摸出镰刀,边磨刀边在想:要是老伴还在世就好了,往年磨刀这些活都是他来做。早早吃了中饭,我拎着一只开水瓶下地了,今年水稻的长势真好,每一支稻穗都沉甸甸的弯下了腰,刚割了几陇,我的老腰就又疼了,只好停下来坐在田埂歇了会,这时候我看到别人家地里都是几口人,连黄阿婆家两个儿子都从城里赶回来帮忙,想想自己的儿子大壮,我的鼻子发酸,罢了,我还是别多想了,这个儿子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