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宫主驾到之紫玉缘7章(第7章 紫玉镯(下))

2017/10/26 20:02:52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宫主驾到之紫玉缘

第7章 紫玉镯(下)

水色道:“咱们的人送回来的消息说,那紫玉镯是叶家的传家之宝,后被皇族中人强行买下赠给新欢,那个新欢收了此物又转身嫁给了别人。说明95lady.com那个紫玉镯就成了皇族中人,新欢和新欢所嫁之人的心头刺,叶家夹在中间因此才被灭口。咱们的人当时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打探到这些,奴婢觉得并无不当之处。”

方琮点头:“就是因为没有不当之处,所以才能骗过所有暗地里打探的人,如果这件事中的某个人料到事情的结局,故意将这样的消息散布出去的呢?皇族中人,新欢,还有新欢另嫁之人的身份都没有落实,且紫玉镯也无人提及,当时咱们也没办法调出更多人来彻查此事,知道个梗概也就不了了之。罢了,你此刻回来,应是九爷说找寻紫玉镯的事情现在落不到我头上,先拖着吧,此刻也顾不得旁人。”

水色道:“九爷说,已有紫玉镯的下落,不过是真是假尚待确认。”

方琮笑:“他是否说谎无关紧要,他做他的事,我养我的病,彼此都看不清身家,没必要计较。你此番回来也好,这几日你在店中不用太勤勉,每天只去半日即可,若有人问只说我高热不退,离不开人。版权http://www.95lady.com/

九爷端坐车内低声吩咐道:“记得让十一去安乐堂问一问琳萃轩掌柜的病情再打点些好药材送过去,若是很不好就让十一亲自去看看。时辰还早,先去镇国将军府,礼物可都齐备了?走吧。”

将军府的侍仆远远瞧见九爷的车马过来就进去通报,九爷下车时管家已恭迎在门外:“老奴给九爷请安,九爷快请进,将军已恭候多时了。”说罢上前引路,一旁早有侍仆接过礼物跟上。

当下管家将九爷送至书房外,九爷自与将军谈事,一炷香后两人相携而出,燕将军吩咐下人安排午膳:“你回去也是折腾,不如就在这里随便吃些,倒也省事。婧儿前几日就让人将花园和莲池都收拾了,午膳就摆在水榭里,凉快又干净。”说完又让人去请夫人和小姐过来一同用午膳。95女性网

燕夫人是太后义女,当年奉旨与燕将军成婚,婚后二人倒也恩爱,可惜多年来她一直无出。燕家人以不可无后为由,强行让燕将军抬了几房妾侍进门,自此燕将军与夫人渐渐疏远,之后府中子嗣渐多而燕夫人也诞下女儿燕婧,燕家人常对此事冷嘲热讽,夫妻二人亦形同陌路。燕婧是府中唯一的女儿兼之形容袅娜温柔可人,燕将军很疼爱她,太后对她也颇有好感。

燕将军和九爷往水榭而去,燕夫人尚未到来,燕婧正吩咐下人安匙摆箸,几人相互见过,九爷见燕婧穿着广袖湖绿百褶撒花长裙便笑道:“这是南边进贡的云光纱吧,每年宫里也只得数十匹,太后能把这个赏下来足见有多疼你了,不过也只有你才配穿这个颜色,真的很漂亮。我这次也带了些绸缎过来,肯定比不过你身上的,勉强也算看得过去,你自用或者送人都好。”

燕婧面上一热,忙垂首笑回:“多谢九爷。午膳已经齐备,母亲昨日染了风寒此刻不便见客,所以九爷和父亲快请入座吧。阅读95lady.com天气热,厨下准备的都是些清爽的菜色,淡酒和果品也都是冰镇过的……”

燕将军笑道:“九爷不是外人,不必这般客气,快坐下吃饭吧。九爷,尝尝我家婧儿的手艺。”

一顿饭倒也吃的和乐,只有燕婧脸色绯红,刚吃了半碗鲜笋汤就呛住了,随侍的丫头赶紧上前帮忙收拾。燕婧摆手,起身道:“燕婧先行告退,九爷和父亲请慢用。”说完带着贴身婢女款款而去。水榭在荷花池正中,燕婧走到池边了犹在回头看:“流花,我是不是很丢脸啊?好容易盼到他来了,话还没说上两句就出丑,他会不会觉得我很笨,会不会因此嫌弃我啊?他对我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思啊?”

婢女弯身擦了擦燕婧的裙子:“姑娘别这样说,九爷还是很在意您的,奴婢瞧见管家送进去的礼单上有几匹霞锦。别人许是不知道,奴婢却还记得:前月姑娘身体抱恙穿得很素净,九爷当时来探望姑娘还说您气色不好,这月他就送来几匹颜色鲜亮的霞锦,姑娘自己说,那是什么心思呢?”

燕婧嗔道:“,你又乱说话!那霞锦也不一定就是给我的……”

流花也笑:“我的好姑娘,一匹霞锦万朵流光,那么鲜亮的料子除了姑娘谁还能用,满府里再挑不出别人来!姑娘肤色白净最适合穿些颜色鲜亮的料子,只可惜沾脏了这身云光纱的新衣裳。阅读95lady.com姑娘先回房更衣吧,奴婢用酒喷了熨一熨,许就能跟新的一样呢。”

燕婧素喜淡雅,因着九爷尚未离开她又换了身浅玫瑰金色的窄袖襦裙,流花抱着衣服刚打开房门又退了回去,忙忙地给燕婧脸上补了点脂粉:“姑娘,九爷到咱们院门外了,您可别慌,奴婢去开门。”

燕婧端坐于妆台前,听着流花进门才起身走出来盈盈一拜却被人先扶住了:“无须多礼,方才我见你没怎么吃东西,也不知你的病是否大安了,现下可还有哪里不适?”

燕婧心中甜蜜,脸上的红晕还未褪去又添了一层:“早已大安了,九爷不必费心。流花,快倒茶来。”燕婧心中小鹿乱撞,唯恐一张嘴那颗心就会蹦出来,也不晓得该说什么话,只能垂头拧绞着锦帕。九爷勾唇一笑:“看面色确实比之前好了些,现下天气越热,你身子弱切忌贪凉。”

燕婧忙抬头笑应:“嗯。网站http://www.95lady.com/九爷,也要多注意自己的身子……”九爷英俊的笑脸就在眼前,燕婧越说声音越低,慢慢又低下头去,只把一个帕子拧个不住,心里既慌乱又甜蜜。室内一时安静,燕婧刚抬起头来便见流花奉茶而来,她起身道:“九爷请用茶。”

九爷持盏略品不由得微微蹙眉:茶是好茶,水是好水,明明是往常喝惯了的味道,此刻品来却觉得滋味略欠了一分。他猛然记起上午尝过的茶点那清新隽永的滋味,相较之下手里的香茗更觉无味,他放下茶盏温然一笑:“好茶。”流花见自家姑娘脸红的要冒气儿,忙奉上几盘鲜果:“这是今晨刚送来的,姑娘特意嘱咐奴婢湃在水晶缸里,因井水的清凉比冰窖的寒气更不伤身体,九爷略尝一点吧。”边说边将鲜果全放在燕婧面前,还不断用眼神示意燕婧。燕婧红着脸拈了颗枇杷就要往九爷面前送,流花赶紧拦住,燕婧赧然缩手,小心地剥了皮再递过去:“九爷请用。”

九爷笑着接过:“枇杷止咳镇痰,很对你的病症,你多吃一点才好。”

流花见两人气氛正好便托辞而出,九爷待房门关上才道:“前几日你说那东西有了消息,是真的吗?”

燕婧总算是想起还有正事要办,忙擦手去内室拿了个双锁锦盒过来:“在这里,九爷看东西对不对?”

九爷开了盒子验视一番:“也是难得的珍品,费心了。”

燕婧见他神色黯淡,心情也有些低落:“上月我随外祖母回她的母家榕州还愿,在那边的当铺里偶然见到了这个镯子,因为此物不是死当所以颇费了些口舌才能用高价买回,当时我看这个镯子无论是用料还是形制都和九爷所说的一般无二,还以为……抱歉,让九爷失望了。”

九爷道:“榕州距离亚城足有半月的路程,你陪老人家去还愿,行程已多有不便却还要当月来回,其中辛苦可想而知。你不要担心,更不必自责,东西总会找到的,无论如何这次都谢谢你了。”

燕婧忙摆手:“九爷不要这般客套,婧儿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能为九爷做事婧儿也很欣喜……”说道最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刚褪下去的红晕又爬上脸颊,玉指绞在一起,中间还夹着那条可怜的锦帕。

九爷宽慰了几句便起身告辞,燕婧亲自送到闺房院外,见九爷和仆从走得远了才回房。流花正在收拾杯盏:“姑娘,九爷府里是不是又换了新茶?奴婢今儿泡的云顶毛尖可是最好的贡茶,今年宫里太后赐下来的好茶叶都送到咱们院子里了,姑娘说九爷日常喜饮此茶,便让奴婢都收起来留着招待他。往日里倒没出过什么差错,可是今天,姑娘您瞧。”说着捧了九爷的茶盏递到燕婧面前。

雪腻的白瓷茶盏底沉着嫩绿匀整白毫显露的条索,其上便是清绿明亮香气鲜高的八分满茶汤,茶是好茶,水是好水,只可惜是入得了眼未入得了心,这杯好茶竟是一口也未曾动过的。燕婧心里泛起一点酸涩,又强压下去笑道:“上月咱们不在亚城,许是那时候就换了的也未可知,等明日找人去问,下次咱们再换了一样的茶叶招待就是了。”

宫主驾到之紫玉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宫主驾到之紫玉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二次巅峰19章(第019章 有女采薇)

    原标题:二次巅峰19章(第019章有女采薇)小说书名:二次巅峰第019章有女采薇“卧槽,他竟然真砸啊!”“我以为他是给李辉道歉的呢,没想到竟然又砸了他一次!”“这快意恩仇的性格……我喜欢!”“必须的,我就喜欢这么MAN的男人!”“哇,刚才那一砸的动作,太帅了!”“大神,我继续给你生猴子!”。观众们从短暂震惊后,立刻选择了支持。李辉真的吐血了。他被第一球砸翻在地,正抱着后脑哭嚎呢。不想萧玄紧接着一球砸落,跟泰森的一拳轰在他的脑袋上似的,他正呲牙咧嘴,门牙被磕掉了,鲜血长流。“叮咚,恭喜宿主完成任务

  • 神都掌门人19章(第019章 哥是有底线的人)

    原标题:神都掌门人19章(第019章哥是有底线的人)书名:神都掌门人第019章哥是有底线的人“喂,你别扑我啊!”秦枫急了,江伊雪花枝乱颤,红唇滚滚,热情得让秦枫无所适从。“我要……”江伊雪身姿摇曳,姿态妩媚。俏脸红扑扑的,眼神迷离,红唇摸索着。只要是个正常男人,都无法抵挡这般诱惑。秦枫当然也不例外……轰轰轰!却在这时,狂暴的引擎轰鸣声惊动了秦枫。刺眼的车灯,让他的眼睛眯了眯。只见一台速腾从有路面横穿而过,行驶到路口中段时,突然左转,朝着胡同口疾驰撞来。江伊雪被巨光照得恢复了些神志,抬手挡住了眼睛

  • 惊世皇者19章(第十九章 谢琳娜的算计)

    原标题:惊世皇者19章(第十九章谢琳娜的算计)小说名称:惊世皇者第十九章谢琳娜的算计刚刚关上门,袁风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他这辈子都没有吃过这么难吃的东西。他还不好拒绝,尤其在看到谢琳娜那期待的小脸。“哼,敢打我屁股,本小姐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做痛苦。”谢琳娜轻哼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也多亏袁风听觉惊人,不然的话,这段话她是绝对听不到的。袁风脸上闪过一道明悟,原来这就是她的阴谋啊,不过,这也不算什么啊?“孟纤,你丫的会不会?你特么居然选个提莫辅助?”“别吵了,你相信我的实力。”“这把要是输了,就别怪本小

  • 风华湘女错爱他19章(第十九章:训练(一))

    原标题:风华湘女错爱他19章(第十九章:训练(一))书名:风华湘女错爱他第十九章:训练(一)“呜呜呜,呜呜呜……”“啊!啊!冷妤心你个小贱人,我饶不了你!”用完膳后第一时间就赶到女儿所在的月明宫的柳皇后,刚刚走进去就听得粉色的珠帘账幕后传来女儿尖锐的哭声,还有噼里啪啦瓷器碰撞的声音,其中更是夹杂着女儿对于冷妤心的咒骂!见此,柳皇后不由自主地皱紧了秀气的眉,果真是如皇上所言,自己太宠爱这丫头了吗?这青天白日里,外面还有好些个侍卫宫女,她怎么就这么口无遮拦地骂起来了呢!一个女孩子家,怎么就这么不知道

  • 异数续命师19章(第十九章 酸酸的感觉)

    原标题:异数续命师19章(第十九章酸酸的感觉)小说书名:异数续命师第十九章酸酸的感觉凌宇再次开门,面色不悦的看着高萌:“高老大有什么安排?”一听凌宇这么说,高萌的脸上似乎也闪过了一丝不好意思:“什么高老大啊,叫我萌萌就好了,萌萌的多可爱啊,是吧?”凌宇微微一笑,这高萌倒是有点儿意思,有求于人的时候口气居然这么软。“我就是个神棍,岂敢这么称呼高老大,万一被高老大的八字马踢死了,那我多冤枉啊。”高萌咬了咬嘴唇:“好吧,凌宇对不起,我以后都不叫你神棍了好不好?你就帮帮姐姐吧,姐姐都快要被段飞吓哭了,那

  • 圣武双绝19章(第19章 连战)

    原标题:圣武双绝19章(第19章连战)小说名称:圣武双绝第19章连战演武场当中耸立着三座擂台,一座比一座更高,最高一座更是高达十丈,众人仰望,正是武者竞技擂台,非武者不能踏足,乃是一种荣誉的象征。余量扫视一眼众人,随即两脚微微分开,稍微屈膝蓄力,猛的一跃,竟然直接腾空而起七八丈,直接落在第二座擂台之上。白燕见状,瞳孔猛的一缩,心中惊叹,好强的爆发力!这还只是单凭肉身之力,而没使用任何轻身功法。余量两眼看向下方的白燕和执法队员,不容置疑道:“待会不管发生什么,你们不准出手,这点小事我自己就能解决。

  • 逍遥兵王混都市19章(第19章实力打脸!)

    原标题:逍遥兵王混都市19章(第19章实力打脸!)小说:逍遥兵王混都市第19章实力打脸!刘经理看着丁胖子道:“对不起!丁董事长,这是上面的意思我也没有办法。”“什么叫你没有办法?这条项链你必须买给我!”丁胖子大叫道。“那个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说完这话,刘经理就赶紧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对于刘经理来说,不管是丁胖子、陈雪、杨洛三个人都不是他一个小小的首饰店经理可以得罪的,此时他的心里感觉自己那么倒霉。“你给我回来!”看到刘经理赶紧离开,丁胖子满脸愤怒的大叫道。可是不管丁胖子怎么叫,刘经理都已经走远

  • 命运掌控者19章(第019章 偶遇前女友)

    原标题:命运掌控者19章(第019章偶遇前女友)小说名:命运掌控者第019章偶遇前女友李睿听了电话,顿时一懵,父亲一身体一向很好,怎么会好端端的生病了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不过现在不是慌乱的时候,他连忙安慰起了自己的母亲:“妈你先别着急,怎么回事,你跟我说清楚。”电话那一头,李睿的母亲,王雪梅带着哭腔,显然丈夫突然的倒下,显然让她有些措手不及。“今天早上的时候,你父亲还好好的,跟老郑头他们在院子里聊天,可是准备吃中午饭的时候,你父亲走着走着,就跌倒了,请了村头的几个医生都束手无策,我们现在正往

  • 魔武九重天19章(第十九章 诗姐)

    原标题:魔武九重天19章(第十九章诗姐)小说名称:魔武九重天第十九章诗姐看来快点解决处男之身才行。林峰买好了东西,打了一个的,去了阮莹诗的地方。这里是一处半公寓半别墅的地方,住在一个叫做溪湖地方,临湖泊而建,虽说比高架桥要低矮很多,但是那种临江而建的风格特别让这一带的富人喜欢。叮咚。林峰按了一下门铃。“是林峰吗?”里面传来一个甜腻的声音。很快来人打开了门。林峰只闻到一股香风,整个人惊呆了,因为林峰就看到了诗姐想要把自己的抱住,可是自己可是一个高中生了,都长大了,这样的欢迎方式,是不是太过无聊了,

  • 逆势神民19章(第19章 拉仇恨)

    原标题:逆势神民19章(第19章拉仇恨)小说:逆势神民第19章拉仇恨但是王勃知道顾北的厉害,他也不是那种没有智商的蠢二代,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住心中的怒火,低头略微思考了几秒,眼里随即闪过一抹寒芒,对着身边的一名男人低声说了几句话。那名青年男子顺着王勃所指的地方看见了顾北,微微点了点头,径直朝顾北走了过去。啪!顾北正吃的尽兴,突然一名青年男子匆匆从他身边跑过,似乎是被他的腿给绊倒了,整个人一个踉跄栽倒在了地上,眼镜都摔破了!“你没事吧?”顾北连忙站了起来,把他从地上扶了起来。“没事?老子的阿玛尼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