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阎王妻:活祭4章

2017/10/26 15:23:2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阎王妻:活祭

第4章:画卷

  人有时候的确还是自私点活着更好!比如我奶奶说谎的时候……

  当时我并不理解她为什么连说谎都说得那么自然,95女性网现在我总算明白了,但是为时已晚。

  过了一会儿,风停下来了,凭感觉上和先前恍惚看到的景物,我似乎被丢在了一处黑暗的山洞,看不清周围的场景,只是周围安静得连我急促的呼吸似乎都能听见回声。我感觉带我来山洞的人还站在我身后,并没有离开,我匍匐在地上不敢动弹,更不能确定身后的是神还是鬼,从开始到现在,这家伙都没发出一丁点的动静来,我连他是男是女都完全不清楚。推荐95lady.com

  突然,周围猛然亮堂了起来,我吓得呼吸都不敢太重,看清了周围的场景,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在村子里生活了这么多年,我竟然不知道后山还有这么一处地方。

  这是个特别开阔的山洞,周围墙壁上亮起了许多火光,似乎是无数的蜡烛燃了起来,谁能一瞬间让这么多蜡烛燃烧起来?山洞大得蜡烛照不清全貌,远一点的地方我都看不清楚。就在我震惊无比的时候,身后的家伙拎小鸡似的把我拎起往前走去,再次毫不客气的把我丢在了冰冷的地上。95女性网

  左手手臂的伤口还没好,我疼得哼哼了两声,只听见身后传来了有些粗哑的男声:“千洛大人,人带来了。”

  我这才回头去看我身后的家伙,要看见他的脸有些费劲,他个子很高,以我现在坐在地上的角度,只能看见他的下巴,还有那身黑色的长袍,长袍上有着少量金色的纹络图案,看上去不像我们这个年代的服饰。

  很显然,这里除了这家伙还有其他的人,至少还有一个叫千洛的人。95女性网当然,这个千洛肯定不简单,至少比抓我来这里的家伙地位高,不然怎么会被尊称为‘大人’?咱们村儿的人都习惯把从前古时候当过官儿的祖先叫‘大人’,我对‘大人’这两个字的认知也在于权位上面。

  我看了看四周,没看见除了站在我身后的家伙之外的人,汗珠顺着我的脸颊往下滑落,我感觉心脏都快要从胸腔跳出来了,奇怪的是,我内心还有些期待,期待那被我们供奉了上百年的所谓的天神的真容。我一直认为村里的人都愚昧无知,我认为真正的神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作为交换条件来让人们得到安逸的生活,将自己亲人亲手送走永不相见毕竟那么残忍。

  “嗯……你下去吧。”

  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冷森森的声音,突兀的响起,我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更让我觉得可怕的是,我身后的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踪影,烛光轻轻摇曳的宽敞山洞里,就只有我一个人惊恐的防备着那个还没露面的‘千洛大人’。

  山洞里安静得可怕,95女性网最后还是我忍不住先说话了。我强装镇定,但是说话的时候还是带着微微颤音:“你就是天神吗?你为什么要我们这样做?那些被拿来祭神的人都去了哪里?”

  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我起身朝后退了两步,没有发现可以走出去的通道,这让我有些绝望,同时也在奇怪我是怎么被带进来的,既然能进来,就一定可以有出去的路才对。

  耳旁的发丝突然被微风吹起,扫得我嘴角有些痒痒的,我身体有些僵直,直觉告诉我,刚才有什么东西经过我身边,那风,是那‘东西’经过时带起的。

  “呵……想知道?你就是下一个,你会知道的,我在杀人前,通常会让人死个明白。”

  突然在我耳边响起的声音几乎吓得我魂飞魄散,我惊叫一声朝前跑了几步,慌乱中跌倒摔倒在了地上,看到的却是一个同样穿着黑色长袍的男人,这个男人衣服上的金色纹络要比刚才那家伙的多,款式也不太一样,只是颜色上面大多同步。即便没看见他的脸,但他给人一种至高无上、神圣不可侵犯的压迫感。我不能看清他的脸,甚至连完全的抬头都做不到,仿佛身体不是自己的,根本不能自由支配。

  我目所能及的只有他身上奇异的古装服饰和腰间挂着的一枚白玉坠子。他应该就是刚才那个男人口中的‘千洛大人’了,说明95lady.com也说不定就是我们一直供奉的‘天神’。

  他朝山洞深处的黑暗里走去,我身体不听使唤的跟了上去,他走到哪里,石壁上的蜡烛都会燃烧起来,把这偌大的山洞照射得更加的亮堂了。

  很快我就被吓傻了,身上的衣服也早已经被冷汗湿透,越往里走,墙壁上就能看见越多的挂着的一幅幅画卷,那些画卷上画的都是栩栩如生的女人,越往里走的画卷上的女人身上穿的衣服越古典,我仿佛从画卷上读到了从今到古的历史……

  这当然不是足以让我害怕的因素,最主要的是,那些画卷上的女人表情几乎无一例外的都是十分诡异的带着一种痴迷的笑容,最最让我难以接受的是,我认出了其中的两个女人,是我曾经见过的,并且认识的,正是过去两次被拿去祭神的女子!一个叫李秋香,一个叫李红月,她们是姐妹。因为都是我们村子里的,所以我不可能看错!

  “救救我……白灵,救救我……”

  我听见了身后传来的女人求救的声音,很虚弱,声音也不大,但是我听出来了,是李秋香的声音。我想回头看看她在哪里,脖子有些僵硬,但还是勉强能做到。正当我要彻底回过头去的时候,走在前面的男人突然冷笑道:“确定要回头去看吗?”

  我顿时就有些犹豫了,不过我还是回头看了看,不看不打紧,一看才知道那家伙是多‘善意’的提醒,李秋香从那画卷里伸出了头和手来,脸上还是那副痴迷的微笑的表情,可是她却在让我救她。

  她还活着吗?还是我出现幻觉了?活人怎么可能在画卷里?怎么还可能从画卷里出来呢?

阎王妻:活祭》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阎王妻 或 活祭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权少的重生悍妻7章(第7章 准备好接受死亡前的洗礼了吗)

    原标题:权少的重生悍妻7章(第7章准备好接受死亡前的洗礼了吗)小说书名:权少的重生悍妻第7章准备好接受死亡前的洗礼了吗唐姒瞬间安静了,含泪看着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认的爷爷,有那么一瞬,她几乎要忍不住冲动说出真相。可最终还是忍住了,她明白上官漫柔和卓亦宸在爷爷、在上官家的重要地位。而她,如今只是个陌生的‘外人’,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贸然说出‘上官漫柔和卓亦宸联手谋杀上官妃’的真相,不仅没有人会相信,反而可能会再一次被杀……“我梦到阿妃说……”唐姒顿了一下,从手提袋里拿出一件华丽的火红色长礼服,她才继续道

  • 囚心锁爱7章(第7章 妈咪,我们很缺钱)

    原标题:囚心锁爱7章(第7章妈咪,我们很缺钱)小说名:囚心锁爱第7章妈咪,我们很缺钱“这个人演的好假。”庄庄从厨房端来一碗炒青菜,偶然撇到电视上的新闻,说道。庄晓刚才的想法还没走,听到这句话一下子被噎住:“你怎么说人家是演的呢?”“一看就知道,电视里的人演的比他好多了,他一定是自己害死了自己女朋友想要独吞财产!”听着庄庄一下子冒出的一句话,庄晓头皮有些发麻,一把关掉电视机,念道:“行了,别看了,吃饭时间不许看电视。”“哦。”庄庄不满地鼓起嘴巴,乖乖爬上桌子,等着吃饭。话说另一边,庄晓将这个她捣鼓

  • 我做主播的那些年7章(第7章 苏晓晴现形记)

    原标题:我做主播的那些年7章(第7章苏晓晴现形记)小说:我做主播的那些年第7章苏晓晴现形记脑子里激烈的进行着思想斗争,是现在就向教授坦白还是再试一首曲子?今天出洋相是肯定的了,现在坦白或许教授还能原谅她,要是再录一首曲子恐怕。但是侥幸心理又告诉她或许刚才是太紧张了加上不适应再试一曲说不定就好了呢?教授再次示意,苏晓晴才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回答:“可以了老师。”琴声继续,这次开头比刚才节奏慢了不少,苏晓晴也渐渐进入了状态,双手飞快的记录这一段曲谱,开头过了曲风突然一变一段诡异的说不出来的感觉随

  • 总裁的蜜爱新妻7章(第7章 姐,我怀孕了)

    原标题:总裁的蜜爱新妻7章(第7章姐,我怀孕了)小说名字:总裁的蜜爱新妻第7章姐,我怀孕了“上个厕所怎么还脸红了。”陆蔓横了她一眼,勾住她的手腕,“走吧,咱去看看我们女儿。”红色的宝马在幼儿园门口停下,苏岩推开门下车。她无疑是在门口众多妇女之中最漂亮的一个,一身名牌,化着精致的妆,从小家庭养成的高贵形象展露无遗。反之陆蔓,随便的穿了套还算修身的衣服,脸上未施粉黛,头发扎成一个马尾,要不是上天给了她一个不化妆也还算漂亮的脸蛋,真会一瞬间淹没人群中。陆蔓咳嗽一声,“我说你怎么就跟出来选美一样。”两人

  • 你我皆薄情7章(第7章 两人谈判)

    原标题:你我皆薄情7章(第7章两人谈判)小说书名:你我皆薄情第7章两人谈判沈亚柠着急,“老妈。”苏彩凤回头,见沈亚柠欲言又止,正想问她,司机递来电话。沈亚柠一听是大哥,立刻说,“改天我叫上周远琦,大家一块吃饭,”又说,“这么晚不回去,大哥会担心。”苏彩凤以为沈亚柠是想跟周远琦过二人世界,想想也是,这么晚进去会唐突。心里乐意不打扰这对年轻人,嘴上不放过女儿,“我不是开玩笑,要有孩子才成一个家。”沈亚柠黯然,她跟周远琦就要离婚,也不是开玩笑啊!但脸上扬着笑意,把老妈推出院子,一边叮嘱司机,送老妈回去

  • 农家小娇媳7章(第7章 傻眼了)

    原标题:农家小娇媳7章(第7章傻眼了)小说名称:农家小娇媳第7章傻眼了她直接傻眼了。“喂。”周琳琅轻声的喊了声,见杨承郎没反应,她才终于确信,杨承郎是真的熟睡了过去。大概是在山里劳累了一天,杨承郎的睡眠很好,几乎可以说是沾枕即眠。见此,周琳琅就觉得没有什么好紧张的了,人家杨承郎压根就没那心思,她也没什么好操心的,干脆就一闭眼,睡她的觉。不过,千万不要奢望,一个活了二十几年的单身狗能有多好的睡姿,也不要期盼一个习惯一个人睡大床偏偏睡姿奇葩的女人能有多安静的睡颜。特别是在整个人放松下来以后,周琳琅的

  • 腹黑帝尊:盛宠嫡女狂妃7章(第7章 蛇羹晚餐)

    原标题:腹黑帝尊:盛宠嫡女狂妃7章(第7章蛇羹晚餐)小说书名:腹黑帝尊:盛宠嫡女狂妃第7章蛇羹晚餐他在犹豫要不要出手,毕竟这里是南门,如果他出手,可能会引来其他的人注意。正犹豫间,他看到了百里妃叶那双漆黑的眸子。那是一双挣扎求生的眸子,其中的倔强不放弃和当年的他是如此的相似,他的心莫名的跳动了一下。因为东方清泽躲在暗处,百里妃叶并没有看到他。“罢了,那股能量在这里出现过,说不定与眼前的人有关系,留她一命万一将来有用呢。”在心里给自己一个理由之后,东方清泽的手中开始凝聚气,一团晶莹透亮的能量汇聚在

  • 天命帝女:邪尊追妻路漫漫7章(第7章 狂虐)

    原标题:天命帝女:邪尊追妻路漫漫7章(第7章狂虐)小说名:天命帝女:邪尊追妻路漫漫第7章狂虐柳木青鲜血不停的从嘴里溢出,眼中的恨意在不断的增加。不过叶念苏并没有放在心上,这柳木青一个炼气三重天的,追着她这个炼体二重天的废物不放,不教训教训他都觉得对不起他。将脚从他脸上挪开,拎着他的衣服就拽了起来,啪啪啪十几个大嘴巴子扇在脸上,扇的柳木青眼冒金星。脑袋已经肿成了猪头,“叶念苏,你竟然敢如此对我,你还知道我是谁吗!”柳木青咬牙切齿的说道,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甩开叶念苏,怎料,叶念苏直接松开了手。他的身

  • 仙武至尊7章(第7章 有客来访)

    原标题:仙武至尊7章(第7章有客来访)小说:仙武至尊第7章有客来访烟云酒馆依旧像平日里一般热闹,人们一边喝着酒一边聊着天,而今日谈论最多的话题却是刘俊被杀一事。其中最让秦云感兴趣的是靠近门口的三个人的谈论,很是有趣。“哎,你们听说了没?刘俊昨天在翠云居被杀了!”一个中年模样的胖子跟身旁的同伴说道。“听说了,这么大的事怎么可能没有听说,现在整个青宁镇都传遍了。”一个精瘦的男子回答道。“哼,刘俊平日里仗着他父亲是刘家管事,做了不知道多少坏事,和那个王大虎一个德行,死了活该!”另一个矮个子男子立马冷哼

  • 都市枭雄系统7章(第7章 赢了以后我跟你混)

    原标题:都市枭雄系统7章(第7章赢了以后我跟你混)小说书名:都市枭雄系统第7章赢了以后我跟你混“要是我都不想呢!”放下酒杯,江白脸上笑意全无,就这么静静坐着看着面前的徐杰,紧盯着他的眼睛,毫不退让。“嘿,那简单,我这里有二十三个兄弟,只要你今天能一个人把他们全都撂倒了这件事情就算了,当然一旦动手我这些小兄弟可都下手没轻没重的,一个不好就不是一只手那么简单了,你要想清楚!”徐杰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起来,无比正色的说道,只是言语中威胁的气味却越来越浓。“杰哥,这里是马老板的地方,您不看僧面看佛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