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冷王盗妃:侧妃不承欢3章(第二章 纤纤公子)

2017/10/26 14:06:56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冷王盗妃:侧妃不承欢

第二章 纤纤公子

夜,天色晴好,星空静美,层层叠叠的流云忽卷忽舒,朦胧飘逸。网站http://www.95lady.com/

江瑟瑟着一身青色宽袍男装,装扮成翩翩公子,她手中执一把扇子,却不是纸扇,而是纱绢做的扇面,素白色的扇面上绣了几杆墨竹,如烟似墨,飘逸俊秀。她在帝都繁华的街道上飘然而过,穿街走巷,来到了盛荣赌坊。

“哟,客官,里面请,可要赌一把?”早有眼尖的小二瞧见了瑟瑟,殷勤地招呼着。

瑟瑟眼波流转,将厅中众人皆收在眼中,及至看到第五张长桌上赌得兴高采烈的两名少年,纤长的黛眉微凝。她一边拾级而上,一边刷的一声,将手中折扇打开,摇了几摇,淡淡说道:“赌不赌,要看本公子的心情。要一间雅室,上几味清淡菜肴,一壶胭脂红。没事别来打扰,本公子要等人。冷王盗妃:侧妃不承欢3章(第二章 纤纤公子)”又指着正在第五张长桌上豪赌的那两名少年,道,“传个话,让那两个小子到雅室找我,就说纤纤公子有请!”

“纤纤公子?”小二震惊地望着瑟瑟,眼神极是膜拜。

眼前之人竟是名满京师的纤纤公子!

据传言,纤纤公子生就一副天人之貌,比女子还要美上几分,令人见之忘俗。但是否如此,无人得知,因鲜少有人见到他的真容。坊间流传着一句诗:“笑容浅浅,暗器千千。”

小二望着瑟瑟拾级而上的身影,青衫飘荡,宽袖流云般低垂,确实风致翩翩,超凡脱俗。暗叹其人果然和传言相符,只是那“暗器千千”,却不知是否符合。只是这个,他还是不要验证的好。推荐http://www.95lady.com/

小二半晌才回了魂,连声答应着,将瑟瑟请到了雅室,毕恭毕敬地躬身退了出去。

瑟瑟漫步走到窗前,推开窗户,欣赏着绯城的夜色。盛荣赌坊位置极好,坐落在穿越绯城的河水边上,窗户外便是水流。几十艘游船在河水里荡漾,船上的灯光照见河水悠悠流淌。

一艘小船在夜色里飞速向这边靠近,船头上,凝立着一抹高大的身影。借着船头上微明的灯光,瑟瑟瞧见那人腰间的独特弯刀,唇角漾起一抹浅笑。

她凝立在窗前,负手等待。网站95lady.com不一会儿,门响了,一个黑衣男子缓步走了进来。黑衣如墨,长发凌乱披散着,一张脸是那种刀削斧凿出来的俊美,带着一丝冷和傲。剑眉朗目,隆鼻薄唇,一双黑眸好似暗夜一般幽深。

“暖,你到别人房中都不敲门的么?”瑟瑟调笑道。

这样一个极冷冽沉默的男子,却偏偏叫暖。

男子冰封般的脸庞毫无表情,好似戴了一张面具,只是唇角牵了牵,闷声道:“你不是看到我来了吗!”敢情方才他已经从船上看到了瑟瑟。

“看来你的武功又恢复了几成!目力更加锐利了。冷王盗妃:侧妃不承欢3章(第二章 纤纤公子)”瑟瑟一撩长衫下摆,姿势优雅地坐到雅座上,悠然淡笑道。

叫暖的男子沉默着,一双黑眸却是深深凝望着瑟瑟清丽的脸庞。

“公子,您脸色不好看,是否有心事?”暖的声音淡淡的,却带着一股令人无法忽略的关心。

瑟瑟神色一僵,展颜笑道:“风暖,你倒是猜对了,我确实有心事,而且,还是一件大事。”

“哦?”风暖脸色微微一顿,问道,“何事?”

瑟瑟摇了摇手中锦扇,浅浅笑道:“不急,待北斗和南星来了,我自会告知你们!”

正说着,房门响了,两个生得一模一样的少年走了进来。

一样的身材,相同的五官,只是一眼却能让人分辨出不同。走在前面的少年,黑白分明的大眼笑眯眯的,一看便知脾气温和。原文95lady.com后面的少年,一双灵动的黑眸滴溜溜乱转,一看就知这是一个不好对付的小坏蛋。走在前面的叫北斗,后面的叫南星,他们是一对双生子。

“老大,多日不见您了,小的极是想念。”南星瞧见瑟瑟,嘴上好似抹了蜜。

瑟瑟早习惯了他的花言巧语,不理会他的聒噪,肃然道:“今日叫你们来,是有件事需要你们帮忙!”

“老大尽管吩咐,我们兄弟俩甘愿为老大赴汤蹈火。”南星道。

北斗和南星原是街头混混,因得罪了京城恶霸,险些丧命,若不是瑟瑟出手相救,又从中周旋,他两人恐怕早已命丧九泉。自此后,兄弟俩就铁了心跟着瑟瑟混。

风暖原和他们不是一路,是瑟瑟在京城郊外救起的,当时他受伤极重,瑟瑟请了名医,最终捡回风暖一条命。然而,风暖却失了记忆。风暖便是瑟瑟为他起的名字,因为救他时,正是风暖花香的季节。

“明日巳时,定安侯府的小姐江瑟瑟,要到京城郊外的香渺山去上香。你们三个,埋伏到香渺山半山腰,待到无人之时,将江府的小姐劫出来,然后……”瑟瑟顿了一下,笑眯眯地说道,“然后假装对她非礼。”

风暖静静望着瑟瑟沉思不语,北斗和南星却是睁大了眼,尖声道:“老大,你脑子不会坏了吧,让我们去劫持江府小姐?这,这是真的吗?老大何时也成了这种阴险小人,你不知道这样做,会生生坏了人家小姐的名节吗?”

瑟瑟在宫宴上刻意挑断了琴弦,她瞒过了所有人,却瞒不过父亲江雁的一双利目。江雁知瑟瑟琴技高超,纵是繁复高音,也不会弹断琴弦。是以,他大怒,罚瑟瑟在石阶上跪了一夜。

父亲如此态度,她若主动退亲,是不可能了。而这桩亲事,她却不想要。是以,瑟瑟暗下决心,一定要让璿王主动退亲,还得让皇上同意。

思前想后,唯有坏了自己名节一条路可走。只要不用嫁给夜无烟,名节什么的,她丝毫不在意。

“对,我就是要你们坏了她的名节,要她嫁不出去!”江瑟瑟低眉浅笑,这两个家伙,自然不知道,江府小姐便是她,她便是江府小姐。

北斗皱了皱眉,问道:“我听说,江府小姐,可是被皇上指婚的璿王王妃啊。我们这样做,铁定会让她做不了王妃,那岂不是坏了一门姻缘。而且,日后,这小姐,也铁定是嫁不出去了。老大,你常教导我们不要做坏事,为何,你却要做这伤天害理的事情,那江府小姐和你有深仇大恨?”

“没有深仇也没有大恨!”瑟瑟盈盈浅笑,笑容在灯下格外清俊。

“那是为何?”南星不相信瑟瑟是那种卑劣小人,问道。

“我只是……只是喜欢那江府小姐。”瑟瑟边说边垂下头,强忍不住的笑意从唇边溢出。

她这样的动作,在北斗和南星眼里,却成了羞涩。

两人顿悟般地点头道:“没想到老大竟然喜欢了江府小姐,这真是天大好事。我们一定帮老大抢到手,一定会坏了江小姐名声,届时,江小姐嫁不出去,老大再去提亲,定会成事。”

北斗和南星摩拳擦掌,一副蠢蠢欲动之状。能为瑟瑟效力,他们求之不得。只恨不能直接把那江府小姐抢来给瑟瑟做妻。

瑟瑟将两人的样子看在眼里,唇角忽地一扯,笑意再也憋不住。若是有朝一日,这两个家伙知晓眼前的她便是江瑟瑟,不知会是怎样一副模样。

风暖却沉默着坐在那里,一双黑眸波澜不惊,不知在想些什么。

“暖,你呢?”瑟瑟曼声问道,她知晓,风暖从不会拒绝她的任何请求。

果然,风暖深邃的眸光一接触瑟瑟清丽的眼波,眸光顿时深了几分,他移开眸光,沉声道:“风暖自当为公子效劳。”

第二日一大早,瑟瑟便坐了轿子,到香渺山去上香。她坐在轿子里,安静而端庄。轿前轿后尾随着几个奴仆,都是爹爹派来保护她的。不过瑟瑟知道,他们几个加起来,恐怕也敌不过风暖。

光明峰山道,是上香必经的山道。山道悠长曲折,道旁的树木已然抽枝发芽,颇有林深叶茂的感觉。遍山野花开得烂漫明媚,好似一朵朵彩云。

为了避免被北斗南星他们认出她便是他们老大纤纤公子,今日她特意装扮了一番,先易了容,和她真容仅有四分相像,再浓妆艳抹,看上去妖娆美丽,却带着十分俗气。就连衣衫她也挑了一件艳丽的,橘红色百褶纱裙,绣着大朵国色天香的牡丹。

轿前陪同她的是贴身丫鬟青梅。瑟瑟会武之事,青梅也不知,更不知她是纤纤公子。是以,也不知瑟瑟今日的计划。

到了瑟瑟和风暖他们商定好的那片林子,北斗和南星带着一帮人如约冲了出来,拦住了瑟瑟的轿子。

北斗和南星此番也特意装扮了一番,乱蓬蓬的头发遮住了面目,隐隐露出的半边脸也是流里流气的。唇边还贴了胡须,看上去还真有几分凶神恶煞的样子。

“这是哪家的小姐啊,下来给爷们开开眼。”南星嬉笑着说道。

“大胆,你们这些小贼是活得不耐烦了,竟敢冒犯定安侯的千金,还不快快滚开!”江府的一个护卫冷声喝道。

北斗和南星确认了是江府的轿子,也不多话,带人冲了上去。江府的侍卫也不是吃素的,两拨人瞬间噼里啪啦战在一起。

风暖一身黑衣,黑巾罩面,趁着众人打斗的工夫,几步移到瑟瑟轿前,猛地使力,将轿帘掀开。

淡淡的阳光从轿口流泻而入,瑟瑟微微眯眼,视线对上风暖的一双寒眸。

“你……你要做什么?”瑟瑟抱着肩,一边往轿子里边缩,一边颤声问道,活脱脱一个受了惊吓的柔弱小姐。

“你们是什么人,要对我家小姐怎样?”青梅早吓呆了,她护主心切,慌忙趋前,展开双臂,颤声问道。

风暖却无暇和她周旋,不耐烦地伸指一点,青梅便闷哼一声,软绵绵地睡了过去。

“你……你把我的丫鬟怎么了?”瑟瑟娇柔地问道。

风暖不发一言,忽然伸手,将刀架在瑟瑟脖颈上,微一用力,用刀挑起了瑟瑟的下巴。冷硬的金属质感让瑟瑟心中一阵发寒,但更寒冷的是风暖的一双黑眸。

“果然是国色天香,不愧是皇上指婚的璿王侧妃。”风暖哑声说道,语气平淡漠然,他显然没有认出瑟瑟便是纤纤公子。

阳光有些盛,笼着他高大的身子,使他看上去挺拔如神,只是眸中的寒意和沉郁令人极不舒服。

瑟瑟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对。

在她一愣神的工夫,风暖已经钻入了轿中,被他扯开的轿帘垂落下来,阳光被隔绝,车厢内一瞬间暗了下来。

瑟瑟感觉到一股大力将她狠狠摔倒。没想到风暖还够狠的,这情形好像他要杀了她一般。弯刀从她脖颈上一路下滑,瑟瑟感觉到彻骨的寒意在胸前蔓延开来,她感觉到自己的外衫已经被弯刀齐齐划开。幽暗的车厢内,瑟瑟胸前那绣着芙蓉出水的兜肚儿露了出来,白皙如雪堆玉砌的香肩也展露无遗。

戏做到这份上,有些过了。

这一瞬间,瑟瑟有些委屈。风暖待她,一向温柔体贴,沉默冷静。可是,此刻,这个纯粹如风、沉默冷静的男子竟然真的要轻薄她,她明明记得要风暖假意轻薄她的,难道她没有说清楚?

“你,你要做什么,好大的胆子,我可是定安侯的千金,璿王的妃子。”瑟瑟开口说道,想要提醒风暖,她是江瑟瑟,是纤纤公子爱慕之人。

如果不是怕暴露了她便是纤纤公子的身份,她几乎就要喊出风暖的名字了。

风暖听了她的话,丝毫不以为然,幽黑的眸中,闪过一丝怜悯。

“要怪就怪你是璿王的侧妃!”他冷冷说道,一手去扯瑟瑟的衫裙,另一只手,以风驰电掣的速度点住了她的穴道。

瑟瑟脑中,有一瞬的空白。

这样受制于人的状况,她还是第一次遇到。如若不是风暖,别人是绝不可能近到她身前的。

这一瞬,瑟瑟毫不怀疑,风暖是要假戏真做了。事情怎么会转变成这样?风暖怎么可以这样?如若不是亲历,她绝不会相信风暖会这样对一个女子的。

可是,风暖接下来的行为更让她心惊!

他高大的身影俯身而下,她看到他眸中的怜悯和冷冽。

“抱歉,江小姐!”她听到风暖冷冷的声音在她耳边慢条斯理地说道。

紧接着,被弯刀割坏的外衫从她身上飞开,他又动作极其粗暴地扯下了她的衫裙。

他俯下身,如避蛇蝎般避开瑟瑟涂满脂粉的脸颊和朱唇,优美的薄唇沿着瑟瑟的脖颈一路向下,在她嫩白的脖颈和前胸上,刻意地印下一块块深浅不一的吻痕。

瑟瑟闭上眼,胸臆间全是羞恼的怒气,却偏偏无处发泄。

轿外是噼里啪啦的打斗声,轿内却是沉寂的诡异。瑟瑟能听见风暖有力的心跳声,是那样狂乱和激烈。很显然,他也是有些紧张的,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他攻城略地般的入侵,他的双唇辗转吸吮,似乎要将她整个人揉碎。

瑟瑟浑身不可遏止地颤抖,是羞恼也是气愤。一向傲气的她,何曾受过这样的凌辱。

口不能言,身不能动。

难道,今日不能全身而退了吗?

轿外的打斗不知何时停止了,一阵诡异的静谧。没有一丝征兆,轿帘忽然被掀开,阳光趁势流泻而入。

瑟瑟睁开眼,在璀璨的光晕里,看到有人挑起了轿帘。山道上被打伤的侍卫躺了一地,而在距离轿子十步远的山道边,一个华服男子和一个红裳女子静静伫立着。

怪不得打斗声静止了,原来是有人经过此地,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北斗和南星带来的人,都被这男子的护卫击败了,北斗和南星显然已经不敌逃逸了。

既然有人相助,今日自己应当安全了。瑟瑟心中一松,可是,待看清了那华服男子的模样,瑟瑟恨不得自己立时昏死过去,那样,她或许就不会如此难堪和尴尬。

华服男子不是别人,竟是璿王夜无烟,而他身边的红裳女子,是和他形影不离的盈香公主。

此次计策,瑟瑟只是想要风暖他们假意劫持轻薄她,然后,让路人将江府小姐遭劫持的流言散布到夜无烟和皇上耳中,从而成功地将婚事退了。她没想到夜无烟会出现在这里亲眼目睹她遭轻薄的过程。情况完全出乎她意料之外,瑟瑟有些发懵。

风暖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到情况有异,或者是察觉到了不加理会,灼热的唇依然没有放过她的意思,在她胸前肆意凌虐。可是,被点了穴道,她却不能挣扎,不能抵抗,不能呼救,这情况好像她不是遭人轻薄,倒像是她和风暖私会。

她的视线却正对着夜无烟的方向,面对自己的未婚妃子遭人轻薄,他竟然无动于衷,负手站在那里,似乎是在看戏。

瑟瑟心口一阵发凉,因为她清楚地看到夜无烟眸中的不屑和厌恶是那样明显。

风暖终于缓缓从她身上起来,长臂勾着她的腰,和她贴得紧紧的。他竟然搂着她,从车厢内走了下来,将她狼狈的样子公示于众。

此时的她,脸色苍白,脖颈上因他方才的肆虐布满了错落的吻痕。发髻凌乱,衣不遮体,素白的兜肚上那朵出水芙蓉此时已经绽放在日光下,绽放在夜无烟的眸中,绽放在他身畔的伊盈香眸中,甚至绽放在那些不相干的侍卫和路人眸中。

只怕不出一天,江府小姐兜肚儿是白底芙蓉花的流言马上就会在京都传遍吧。

这一刻,瑟瑟有要杀了风暖的冲动。

风暖今日所为,一点儿也不像她认识的风暖。她认识的风暖只会保护她,绝不会伤害她。虽然他并不知她就是纤纤公子,但是,对于无辜的人,风暖也绝不会去伤害的。可是,望着眼前这张熟悉的黑眸,瑟瑟知道,她不能自欺欺人,这的确是风暖。只不过,她不知道,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风暖。而今日,风暖如此作为,又是为了什么?

风暖面朝夜无烟望去,黑眸中暗藏着一丝挑衅。

寒山苍翠,春水潺潺。春日的阳光暖暖的,可是瑟瑟心中,忽然涌起一阵阵的寒意。

风暖竟然向夜无烟挑衅,这代表着什么?

瑟瑟心中一片迷惑,可是她却敏感地察觉到,今日之事,虽是她的安排,但是,她似乎坠入到了别人的圈套之中。简言之,她的计策,被有心人利用了。那个有心人,或许就是风暖。姑且勿论风暖的行为怪异,就是夜无烟和伊盈香,出现得也有些意外。他们怎么会如此凑巧地到了这里,观看了眼前这一幕。

很显然,这是一个局。

瑟瑟深深呼吸,心绪渐渐平静下来,冷眼旁观在场之人。

最初的惊诧过后,人们的目光从瑟瑟身上转到了夜无烟和风暖身上,都想看看,此事如何收场。毕竟,瑟瑟是夜无烟的未婚侧妃。

场面有些僵持,夜无烟眉头微皱着看向瑟瑟。他的侧妃此时很狼狈,发髻散乱,有一绺黑发垂落下来,遮住了她浓妆的脸。外衫被撕破了,兜肚根本不足以遮住乍泄的春光。

夜无烟的黑眸捕捉到瑟瑟隐在凌乱黑发后的清丽眼波,他唇角轻扯,忽而冷冷笑了。

“香香,天色不早了,我们还是快些去上香吧,据说,香渺山的签是最灵验的。”璿王夜无烟对身畔伊人软语轻言。

对于风暖的挑衅,他仿若没有看到。对于瑟瑟的受辱,他仿若一点儿也不在意。

“可是,王爷,江姐姐既然在这里,我们不如邀了江姐姐一起去,如何?”伊盈香抬眸看向夜无烟,娇美的眼波中尽是祈求。

她遭人凌辱,她的未婚夫君竟然置之不理。竟还要别人求情,他才会救她。瑟瑟心中,一阵悲凉。

“好吧,既然香香希望她陪着,那本王就允她与我们一道前去。”夜无烟回身,缓步走向瑟瑟和风暖。一尘不染的紫色华服飘扬在春光里,仿佛世间最绝美耀眼的光芒,让人不敢逼视。

“既然璿王想要她,本大爷自然不介意奉还。反正大爷我已经玩腻了,不过,却不知璿王是否还肯宠幸这个破璧之身。”风暖沉声说道。

瑟瑟今日之计,本就是为了让夜无烟以为她被轻薄,已非完璧。可是听到这破璧之身,她还是觉得很刺耳,脸色不禁惨白了几分。不过脂粉极厚,无人看出。如此惨境,她还面不改色,众人大约以为她脸皮之厚堪比城墙。

夜无烟轻轻哼了一声,修长的眉毛再次挑了挑,不耐烦地说道:“这个就不劳阁下费心了,你还是快些放了她。”

“你若再走一步,我便杀了她。”风暖的声音从瑟瑟头顶上方传来,冷澈,狠厉。那把钢刀再次架在了瑟瑟脖颈上,散发着幽幽寒气。

夜无烟闻言,却展颜而笑,温文尔雅地笑。他依言站定,轻轻挑眉,“如果你杀了她,本王一点儿也不介意。不过,我的香香要和她一起去求签,所以,请你不要误了我们的时辰!”

杀了她,他一点儿也不会介意?他救她,只为了伊盈香要让她陪着去求签?瑟瑟咬牙,她不知,他竟是这样冷血漠然的一个人。她与他定亲十载,竟然换来一句不介意她的生死。难道,他就这么不愿意娶她,竟要借别人之手,将她除之而后快?

瑟瑟不知,此时自己的脸已经无一丝血色,就连唇色也是惨白,纵是脂粉厚极,也掩不住她的失落。

风暖低声冷笑,手中弯刀压了压,瑟瑟感觉脖子一痛,鲜血流了下来,浸湿了月色的兜肚儿。

白色和红色相互辉映,怎一个凄艳了得!此时的她,又怎一个凄惨了得!

不过,心疼她的人,一个也没有。

她从鬼门关救回来的那个人,正将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她未婚的夫君,正站在她面前面不改色、气定神闲地微笑。倒是有几个路人抽了口冷气,将同情的目光投向了她。

同情,江瑟瑟不需要;心疼,她更不奢求。此时,瑟瑟只求能活命。

她知道,风暖暂时不会杀她,他还需要她做人质。否则,在夜无烟重兵包围下,他安有全身而退之理。只是,怕的就是,她的生死不在夜无烟心上,那就糟了。她这个人质便不具任何威胁性,风暖一急,或许会真将她杀了。

此时,瑟瑟有些后悔,方才应该告诉风暖,她便是纤纤公子的。那样她或许会有一线生机。如今,她只有祈求老天保佑,让夜无烟和风暖再对峙一会儿,好给她足够的时间来冲开穴道。

冰冷的弯刀架在瑟瑟脖颈上,她感到彻骨的寒,却并没有感觉到痛。

夜无烟望着瑟瑟脖颈上蜿蜒而下的血,依旧面色冷酷,他不在意地撇了撇嘴,淡声道:“你以为本王会将一个女子的生死放在心上吗?那你便大错特错了!香香,我们去求签。金总管,你留下来取刺客首级!”

他将冰冷的眸光从瑟瑟身上转过,牵起伊盈香的手,便要离开。

金总管得了命令,一招手,王府的侍卫便逼了上来。手拿弓箭,对准了包围圈中的风暖。

“王爷,求您救救我家小姐吧!”丫鬟青梅从昏迷中苏醒,看到眼前形势,焦急万分地跪求夜无烟。江府的侍卫见状,也跪倒一地。

这个刺客的武艺惊人,他们不能从刀下救出小姐,如若璿王再放手,那小姐焉有命在?

“王爷,您救救江姐姐吧!”伊盈香松开夜无烟的手,走到他身前祈求道。

夜无烟冷眼望着跪倒在地上的人,淡淡说道:“眼前形势你们也可看出,若要将你家小姐安然救出,实非易事,恕本王爱莫能助。”

生有世上最俊美无瑕的一张脸,却说着最狠辣无情的话。

瑟瑟早知他会如此,丝毫不见怪。倒是风暖,忽仰头大笑道:“不想璿王如此无情,对自己的侧妃竟如此狠心。”话音一落,他手中弯刀忽向下压去。

众人一声惊呼,都以为瑟瑟性命难保。穴道已然冲开,瑟瑟正要运力后仰躲开弯刀,却不想弯刀并未向她压来,而是向前挥去。

眨眼间,眼前形势已然大变。

风暖的弯刀依旧架在一个人的脖颈上,只不过那个人不再是瑟瑟,而是伊盈香。不知何时,伊盈香竟向这边移了几步,距离瑟瑟最近。而方才众人的注意力都在瑟瑟和风暖身上,并未注意到她。

方才那一瞬发生得太快,待夜无烟反应过来,终究是慢了一步。

瑟瑟脱离了挟持,身子晃了晃,跌倒在地。视线不经意间扫过夜无烟的脸,发现他的一张俊脸,瞬间苍白无血。

瑟瑟不禁苦笑,由此可见她和伊盈香在他心中的差异,并非只有一点点。风暖倒是见机得快,知道挟持着自己是逃跑无望,竟转而挟持了伊盈香。既然如此,她也没必要再暴露武功,乖乖躺在这里看戏即可。

“璿王爷,你的侧妃在下已经玩腻了,不知道你的正妃滋味如何?”风暖冷冷说道,一手拿着弯刀架在伊盈香脖颈上,另一只手在伊盈香的粉颊上捏了捏。

夜无烟本就冷酷的脸,在这一瞬间更加冰寒。任谁都能感受到周身散发出来的怒意。

“放了她,本王答应放了你!”夜无烟依旧冷冷说道,只是声音却是不易觉察地颤抖着。

“放了我?这么说,在下终于抓住了璿王的软肋?”风暖的声音里有一丝嘲弄,却并没有欣喜,相反倒有一丝苦涩。

“在下虽知璿王是言出必行之人,但,在下还是有些不放心,烦劳您的正妃送在下一程!”风暖小心翼翼挟持着伊盈香,沿着山道,缓步向下而去。

那些手持弓箭的侍卫,见状纷纷让路,待风暖过去后,持着弓箭紧随其后。一行人对峙着,不徐不疾地沿着山道,向山下而去。

瑟瑟知道夜无烟不会让伊盈香出事,也知风暖不会有事。她很想再看一会儿戏的,可惜,那些人已经愈走愈远。只有她趴在山道上,好似被遗弃了一般。

一旦利用完毕,就只有被弃的命运了。

“小姐……小姐……”青梅一溜烟儿地跑过来,将瑟瑟从地上搀扶起来。

瑟瑟瞧着青梅眼中不断淌下的泪,心中也微微有些酸。她淡淡笑道:“傻丫头,还不把你的外衫给本小姐披上,等着别人将我看光吗?”

青梅顿时手忙脚乱地将身上的衣衫脱下来,披在瑟瑟身上。当双手触及到瑟瑟身上的吻痕时,眼泪淌得更欢了。

“小姐,我们下山吧!”青梅说道。

“不,我们不下山,我们上山求签!”瑟瑟微笑道。

“小姐,你没疯吧?我们还要上山吗?”青梅不可思议地问道。出了这么大的事,小姐还要上山吗?难道是方才受打击过重,以至于开始说胡话了?想一想,不管是谁,大约都受不了这样的事情的。

“青梅,我没事。本小姐今日如此背运,当然要上山求签了。幸好他们都走了,我还真不想和他们一起去求签呢!况且,今日捡了一条命,该在佛前烧一炷香,表表心意。”瑟瑟淡然笑道。

冷王盗妃:侧妃不承欢》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冷王盗妃 或 侧妃不承欢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一世轻狂,医妃狠绝色12章

    原标题:一世轻狂,医妃狠绝色12章小说名:一世轻狂,医妃狠绝色第12章就怕蠢逼有想法姜文君见状,眉心一拧:“什么意思?”“四妹不是来求解药的么。”邪九凤边说边继续碾着药丸:“既然四妹不想按我的规矩来,这解药自然也别想拿回去。”“你!”水眸冷冷瞥像愤而指着自己的姜文君,邪九凤一字一顿道:“有本事你现在就杀了我给你的柔莞妹妹泄恨啊,只是我死了,金凤王朝,便再找不出第二个人能解这毒虱!”姜文君呼吸一窒:“你这是……在威胁我?”“威胁你?”邪九凤睨着互相搀扶搂抱的两人:“你也配。”邪柔莞并未漏看姜文君一

  • 贴身医生俏护士12章

    原标题:贴身医生俏护士12章书名:贴身医生俏护士第12章一定故意的啊……萧若玲娇哼了一声后、香唇中随即就爆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那如兰般的气息,就这么在林小文的耳畔喷洒。“混蛋小子,你的手?”萧若玲双手撑地,就要爬起身来,却发现喘气有些困难用力,这才发现,林小文的一只手竟然按在自己的心口。“啊?这……”这个畜生,这个畜生,他不将手拿开,他他他他还笑了?他他他一定是故意的!萧若玲气坏了,随手就是一巴掌,打在林小文那邪恶的小脸上。啪!林小文只感觉右脸火辣辣的疼,结结实实的挨了萧若玲一个响亮的耳光。萧若

  • 新妻有毒12章

    原标题:新妻有毒12章小说名:新妻有毒第12章打碎了“君辞哥哥?”见帝君辞盯着那玻璃瓶发呆,慕雨橙心里有些不舒服的感觉。她总是觉得,自从帝君辞跟商沐凝结婚以后,似乎有什么东西就悄然的改变了,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十分的不安。帝君辞收回了目光,低头温柔的看着她,“怎么了?还害怕吗?”“君辞哥哥,你,是不是心疼了?是不是后悔了?”慕雨橙轻轻地咬着下唇,低下头,有些委屈的开口。那泫然欲泣的神情,让帝君辞心里一痛,赶紧的将她拥入了怀里,“怎么会?只是觉得这东西放在这里碍眼的很。”慕雨橙缓缓地松了一口气,“君辞

  • 美女的透视医仙12章

    原标题:美女的透视医仙12章小说名字:美女的透视医仙第12章小巷危机“那个,姑娘啊,你看,你爷爷的病现在也好了,你手里的那个丹药……能不能卖给我?”沐老咽了口唾沫,忍不住说道。方妙晴微微一愣,赶紧宝贝似得将丹药塞到了自己怀里,小心戒备的看着沐老,这么神奇的东西,怎么能说卖就卖,而且,方家根本不缺钱,当然不可能卖。中年男子也站了出来,挡在方妙晴的面前,笑道:“沐老今天也累了,要不,今天就先这样?沐老也好好休息一下。”沐老脸色一阵难看,这他吗的直接就下逐客令了!“一千万,卖给我,或者,我用其他的东西

  • 妃逃不可:腹黑邪王宠上天12章

    原标题:妃逃不可:腹黑邪王宠上天12章小说名字:妃逃不可:腹黑邪王宠上天第12章随时都是地下鬼赢越皱眉,看着那张平淡无奇的面孔,却无端的想要将那一层面具给揭开,这样的想法连他自己都意识到了讶异,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坐了太久,妫宁觉得此刻脖子竟有些酸疼,兀自站起身来,揉着脖子转了一圈,可书阁处恍然闪过的一个身影让她下了一跳:“谁在哪里!”这时,还是方才让她剥栗子的老婆子出现了,她板着脸出现,指责她:“你喊什么喊!”妫宁连忙行礼:“嬷嬷。”老婆子看着那张桌子上的栗子,有一筐都快要见底了,而那白

  • 甜蜜霸宠:恶魔老公惹不起12章

    原标题:甜蜜霸宠:恶魔老公惹不起12章小说书名:甜蜜霸宠:恶魔老公惹不起第12章还真是天壤之别厉亦泽这一问,差点让叶小眠手中的水蜜桃从她的手里滑出去。这……有那么明显吗?叶小眠对上厉亦泽探究的视线,比起欲盖弥彰的解释,她选择直接拿水蜜桃堵住他的嘴。“哇……唔……”厉亦泽没想过叶小眠会这么粗暴对他,水蜜桃堵得他完全说不出话。“厉亦泽,有时间多读书多看报,少给我在这里疑神疑鬼!”叶小眠把切好的一盘水果递给身旁的厉亦泽,磨牙警告道:“你都不常见到你的小叔叔,更何况我,我哪有机会认识他?你少给我胡说八道

  • 萌妻至上:邪王嗜宠小狐妃12章

    原标题:萌妻至上:邪王嗜宠小狐妃12章书名:萌妻至上:邪王嗜宠小狐妃第12章什么时候狐也能变成人呀?“呜呜呜……墨大人您总算来了,这只小畜生实在是太过可恶,我好心好意的伺候它洗澡,谁知道这东西把浴池弄的一团乱不说,还意图亮爪伤人!这畜生野的很,听说王爷想喂养它,还请墨大人转告王爷三思啊!野东西,留不得!”绿意一见墨清顿时眼前一亮,反正这畜生也不会说话,她索性来了个恶人先告状,用着满脸委屈的神情将刚刚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扣在了小狐狸的脑袋上。她原本想做出楚楚可怜的样子得到墨清的怜惜,只可惜顶着一个鸡窝

  • 夺爱成婚:霸道老公轻点宠12章

    原标题:夺爱成婚:霸道老公轻点宠12章小说名字:夺爱成婚:霸道老公轻点宠第12章祝你们百年好合沈蔷薇揪着她去楼上化妆,十分钟之后就把沈凌拖下来了。“爸,我尽力了。”沈蔷薇的语气十分无奈,因为沈凌受伤,所以给了她一条长裙,甚至连伤口都没来得及处理。“爸,不如我和妈一块看着这丫头吧,我怕出事儿。”沈蔷薇开口,沈雄还心安理得的夸了沈蔷薇几句。沈凌几乎是被塞进车子里面的,眼泪一直都没有落下来,心中却盘算着接下来要做些什么事情。沈蔷薇就像是看出自己心事一样,揪着她的胳膊,冷声开口:“如果你敢有什么花样,有

  • 透视兵王在山村12章

    原标题:透视兵王在山村12章小说:透视兵王在山村第12章神农鼎与隐身术挂在王铁柱脖子上的挂坠,不是一般人的玉坠或者弥勒佛之类的,却是一个迷你型的小铜鼎。这铜鼎便是上次执行任务之后,忽然出现他身上的宝贝。王铁柱也知道,脑海中的那些记忆碎片,多半与这小铜鼎有关。小铜鼎上刻着三个金色铭文,这三个月来,王铁柱多方查证之后,方才知道,上面写的三个字,竟然是神农氏!而且,他还发现,每当月圆之夜,小铜鼎便会发出金色的光芒,自己若是趁着这光芒修炼,也会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皎洁的月光透过纱窗照射了进来,看着悬浮在

  • 透视仙王在都市12章

    原标题:透视仙王在都市12章书名:透视仙王在都市第12章诡异的房子第二天,一大早。李大龙就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了。“喂!”李大龙躺在沙发上,迷糊着拿起电话。“虫仔!还在睡懒觉呢!你特么可是要当老板的人了,怎么一点干劲都没有!”“烂强仔!大清早扰人清梦,不用和你女人晨练?”李大龙回应了一句。“晨练个屁!昨天晚上,我就给所有认识的朋友打电话,帮我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店面!”“难道这么快就有了?”李大龙也来了精神。“对!而且这次咱们走大运了!”刘华强神秘兮兮的说。“怎么说?”“一个在市区的店面,有上下两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