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都市小混混1章(第一章痞子回来了)

2017/10/26 11:40:13 来源:网络 []
小说:都市小混混
第一章痞子回来了

 华夏。原文http://www.95lady.com/

 赵氏连城璧,由来天下传。

 在离京城不足五百公里的武云市,除去引以为傲的三千年璀璨历史,还有长期占据全国榜首的PM2.5,就没有什么值得全国其他百姓可以熟知的信息了。

 市中心有条狭长的老街,和附近高耸入云的的建筑群相比,这条老街像是站在青春气息浓郁年轻人中苟延残喘的鳏寡老者,既碍眼,又显得有那么点不合群。

 老街名叫桃园街,建于上世纪50年代初期,是建国后本市较早的住宅区,全街都是低矮的平房,每家每户都带有一个小小的院落,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可谓是奢华至极。

 在老街最南边,是精明的市民利用便利盖起的门面房,租赁出去可以增加些收入,每间商铺都不大,只有十几平方,顶多可以做些衣帽和小吃店的生意。

 九月底,秋老虎还未离去,燥热难耐。

 有间小卖部挤在繁华热闹的门市中间,颇为扎眼,老板坐在门口的矮凳上,嘴里叼着根几块钱一包的红云,并未点燃,眼睛直勾勾望着穿梭在马路中衣着暴露的年轻女孩,一眨不眨。来自95lady.com

 老板名叫赵凤声,桃园街里土生土长的80后,由于声和生发音上没有本质区别,老一辈的人都称呼他生子,小点的人则喊他生哥,除去公安局户籍科和火车站售票处会关注两字有何不同,几乎没人在意他名字里是哪个声。

 赵凤声是个痞子,很地道的痞子,街里上岁数的老人几乎都见过他干过架,在派出所吃饭次数比在家都多,所幸人品还不错,没有过欺男霸女的恶迹,算是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砍人的狠角色。

 老街对面,以前是同样破旧的国棉一厂,但是前几年摇身一变,成为混凝土精心浇筑的明珠花园,即便是在拥有450平方公里的武云市,也能算得上是高档社区。

 里面大部分是回迁户和身家超百万的小康人群,还有不少只豢养在笼中的金丝雀。一到夜晚,各式各样的豪车都会停驻在小区前,接走里面的莺莺燕燕,百花齐放,炫异争奇,为附近增添了不少旖旎色彩。

 随着高跟鞋踩在地面上清脆声响,一位扭着婀娜身姿的女郎走出明珠花园大门。

 漆黑如墨的波浪长发,白色衬衫,将美妙臀部包裹极严的短裙,再配上将脸庞遮盖大半的Gucci墨镜,使得女郎全身上下,都散发着能让男性荷尔蒙激素快速分泌的妖艳味道。版权http://www.95lady.com/

 可能是察觉到街对面男子的贪婪目光,女郎抬了抬头,二十多年的阅人经历,让她迅速分辨出对方是否能成为自己的座上宾。

 蓬乱的长发和胡子拉渣脸庞,判断不出真实年龄,杂牌T恤衫,B版的驴牌人字拖,全身上下加起来恐怕都不超过一百块钱。除了露在外面古铜色的修长四肢有些看头,其余的直接被女郎忽略掉。

 脸?

 在她二十五岁以后,就没有仔细端详过男人的脸。

 女郎迅速收回视线,望向街边等待自己许久的那辆奔驰E级豪华轿车,女郎露出妩媚一笑,包裹在黑色丝袜下的浑圆长腿,也不由得加快几分摇曳步伐。

 赵凤声翘起了二郎腿,继续欣赏着这幅美人献身前奏图。

 就在此时,一辆墨绿色的大块头越野车气势汹汹从西边驶来,夹杂着几分凶悍气焰,随着刺痛耳膜的刹车声响起,越野车收起横冲直撞的姿态,车身一顿,停在了小卖部前。都市小混混1章(第一章痞子回来了)

 驾驶室下来一位足有1米85的壮硕男子,类似于光头的短发,双臂都刻满狰狞刺青,脖子上挂着比栓狗链都要粗上几分的大金链子,再加上鼻孔向天的走路姿势,都彰显着他是位让普通市民惧怕的社会大哥。

 壮硕男子虽然是朝着赵凤声走去,但一步三回头,朝女郎露出毫不掩饰出垂涎神色,拇指和食指放在口中,吹了声嘹亮的流氓哨。

 女郎愕然抬头,打量了下壮硕男子的霸道越野车和身上不菲的佩饰,送去莞尔一笑,拨弄了下波浪长发,露出了晶莹剔透的钻石耳钉。

 壮硕男子回应一个提臀的动作,狂野而且下流,走到赵凤声身边,朝矮凳上一屁股坐下,抢过他手里不到四毛钱一根的红云香烟,拿出一根放在嘴中,兴致勃勃问道:“挺够劲,什么来路?”

 赵凤声将打火机点燃,递到壮硕男子身前,一本正经答道:“A座13楼东户,没见过她有老公,晚出晚归,应该没有正式工作。看皮肤不到30岁,身高1米68左右,胸围目测是34C,体重应该在105斤。接送她的男人不止一个,但每一辆车都不在40万以下,按照你的中东版霸道来看,应该机会挺大,当然,前提是需要砸个5万10万。”

 这就是两个兄弟之间离别三年后的第一次对话。网站http://www.95lady.com/

 壮硕男子是赵凤声光屁股长大的发小,和大多数80年代出生的人一样,名字中带有刚强明亮的主旋律,名叫靳军刚,多数人称呼他为大刚,也有人喊他刚子。为人跋扈张扬,养了不少小弟,在本市的道上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听完赵凤声精致入微的分析后,大刚点燃香烟,深深吸了一口,看到奔驰车里脑袋已经秃顶的老男人亲了下女郎脸蛋,邪恶一笑,转而轻叹道:“有点贵。”

 赵凤声不理会他的人生感悟,眯起眼,望见了霸道车副驾驶上略带稚嫩的脸庞,皱眉道:“你车上的小姑娘不到二十吧?”

 大刚摸了摸扎手的寸头,特意显摆道:“师范大学的学生,大二。”

 赵凤声骂骂咧咧道:“真他娘的畜生。”

 大刚满不在乎道:“家里没钱,也只能找个男人养着,我还算是个有情有义的好人,帮她交学费,还每个月给她3000,时不时给她买些衣服,这还不行?换成那些心如蛇蝎的家伙们,没准还让她出去卖,落在我手里,算不错了。”

 赵凤声显然对他的说辞不太同意,但也不知该如何反驳,看着霸道车副驾驶的女孩专心致志玩着手里新出的苹果手机,摇了摇头。都市小混混1章(第一章痞子回来了)

 “看看赵老板铺子里都有啥金贵东西。”大刚起身,走进了小卖部中。

 街上走来了三个青年,烫着奇形怪状的头发,胳膊上纹着各种图案,走路一晃三摇,从上到下都透着一股嚣张,看起来就像是不良份子。

 社会构建了不同层次的人群,也衍生出一种畸形行业——收保护费。

 三个年轻人就是刚刚踏入这个行业的雏鸟。

 每经过一户商铺,里面的老板都会走出来,笑意然然递出他们两张鲜红的人民币。这样恭谦的姿态显然让三位年轻人极为受用,不忘拍着老板的肩头回了几句场面话,像是领导正在对下属进行褒奖。

 没过多久,三人趾高气昂走到小卖部前面,领头的红毛青年稍微打量了下毫不起眼的赵凤声,仰着脑袋问道:“你是老板?”

 赵凤声扣了扣脚底板的泥,烟卷斜叼在嘴角,茫然答道:“昂。”

 红毛青年蹲下身,梗着脖子道:“交费了吗?”

 赵凤声挠了挠头:“是交工商管理费还是卫生费?”

 红毛青年瞧着他的傻模样,瞪起眼:“废话呢是不!”

 赵凤声一脸好奇,问道:“那是啥费?”

 红毛青年急了,眼前的抠脚大叔也太不上道了,真以为自个不会打人呢?于是露出凶相,大声喊道:“信不信抽你个王八蛋!”

 赵凤声诚惶诚恐缩了缩脖子,赶忙翻了翻格子裤衩旁边的兜,好不容易找到一张皱皱巴巴10块的纸币,递给红毛,堆起诚恳的笑脸:“不好意思,就这么多了。”

 红毛青年一巴掌将纸币打掉,愤恨道:“你他妈打发叫花子呢?一个月200!”

 赵凤声拍了拍裤衩两旁干瘪的兜,一脸委屈道:“刚开张,真的就这么多了。”

 红毛青年彻底怒了,指着赵凤声鼻子叫骂道:“再扯淡,老子把你摊子砸了!”

 赵凤声就差脱光了以证清白,一脸无辜:“真没了。”

 红毛急了,顺手抄起根木棍就向小卖部里冲去。

 可还没等他走上水泥砌成的台阶,里面伸出一条粗如房梁大腿,大脚丫子狠狠印在布满痘痕脸上!

 咣!

 “卧槽,谁尼玛敢踹老子!”这一脚劲道十足,红毛青年足足飞出了有3米远,趴在地上鼻血长流,刚想爬起来准备指挥手下打人,就瞧见了那个壮硕身躯。

 “你个几把玩意的是谁老子?!”

 大刚的嗓音也如同身材一样彪悍,呵斥起来震耳欲聋。

 “刚……刚哥。”红发青年瞬间变得唯唯诺诺,显然认出了对方是道上声名远扬的大哥,把木棍赶忙扔在一旁,站在那里像个被老师从网吧抓到的三好学生。没办法,大刚在桃园街是名头响亮的大哥级人物,哪怕自己老大来了也得给人家低头认怂,而自己这种不入流的小混混,更加不是一个层次的人物。

 大刚脸色不善上前几步,一把揪住红毛青年的头发,爆喝道:“你们跟谁的?!”

 红毛青年不敢擦拭流到嘴边的血渍,战战兢兢答道:“跟…跟世杰哥的。”

 “世杰?”大刚泛起轻蔑神色,“回去跟他说,就说我大刚放出的话,再敢来这间小卖部收钱,老子踢爆他的蛋子儿!听到没!”

 红毛青年哆哆嗦嗦:“知……知道了,刚哥。”

 “妈的,连生哥的保护费都敢收,真是活腻歪了!”大刚又是一脚,将红毛踢到梧桐树下,瘦小的身躯和树干来了个亲密接触,震落了几片手掌大小的树叶。

 “生哥?”

 三个不到二十的小混混,望了望矮凳上的男子,充满诧异与茫然。他们已经跟着老大混了段日子,不是那种只动手不动脑子的愣头青,隐约间从大刚嘴里听出了一丝信息,好像这个坐在凳子上邋里邋遢的男人,也是和大刚同一级数的老混子?

 这也怪不得他们,毕竟出道的时间摆在那,没听过对方名号也实属正常。赵凤声,绰号“赵疯子”或者“生子”,十年前仅凭两把唐刀就砍翻一厂七少的猛人,对于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来说,太过遥远。

 三人见到大刚不再追究,向着赵凤声点头哈腰道歉后,灰头土脸跑了出去。

 大刚坐回矮凳上,愤懑道:“这帮兔崽子一茬不如一茬,又不能打,还他妈穷横,比起咱们那一伐可差远了。”

 赵凤声继续搓着脚底板,无所谓道:“混口饭吃的孩子而已,你这两脚下去,别把人家饭碗砸了。”

 大刚纳闷道:“呦呵,三年不见,赵疯子变成大善人了?别人说这话或许我还信上几分,你在我面前还装什么构建和谐社会的老好人,明明是吃肉的家伙,难道放进动物园关了几年,改吃素了?”

 像是觉得以前的行径有些荒唐,赵凤声讪讪一笑。

 大刚拿出从小卖部里顺来的苏烟,拆开后放到嘴中点燃两根,分给旁边的赵凤声一根。

 有点嫌弃的赵凤声后撤身子,撇了撇嘴:“没病吧?”

 大刚指了指裆下:“鸟有病,嘴没病。”

 赵凤声踌躇片刻,还是将烟接了过来。

 大刚深吸一大口,吐出浓郁的烟雾,沉声问道:“生子,这三年,你去哪了?”

 当年悄无声息离开武云市的赵凤声默不作声,只是抽烟。

 大刚紧盯着赵凤声侧脸,觉得有些陌生,这张他看了差不多近三十年的脸庞,比起以前的阴柔暴戾,多了几分男人的厚重沧桑。这种味道,是经过岁月沉淀后累积形成,学不来,也装不像。

 大刚恍惚一下,认真问道:“到底去哪了?不能跟哥说说?”

 赵凤声弹了下烟灰:“真想知道?”

 大刚嗯了一声,期待着他给出最终答案。

 赵凤声似乎用了不少力气,才从口中轻轻跳出三个字:“巴格达。”

都市小混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都市小混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总裁索爱无度9章(第9章 萧总,很狗血吧?)

    原标题:总裁索爱无度9章(第9章萧总,很狗血吧?)小说名:总裁索爱无度第9章萧总,很狗血吧?沈怡安慢条斯理地扯开她的手,将衣襟抻好。“你倒是提醒我了。看来,我得找个时间好好地跟朱骏聊一聊你以前受的那些委屈。这样他才会更心疼你,不是吗?”“你——”徐清莲气得面容扭曲,但很快又笑了。“沈怡安,你不会得逞的!我才不会像你一样没用,连个男人都守不住。你就睁大眼睛看着,我跟朱骏怎样幸福一辈子吧!”“我当然会好好看着!”徐清莲冷哼一声,踩着高跟鞋趾高气昂地走了。沈怡安深深地吸一口气,转过身,却发现萧子腾就在

  • 诱爱陷阱:总裁好腹黑9章(第九章 她是我的女人)

    原标题:诱爱陷阱:总裁好腹黑9章(第九章她是我的女人)小说书名:诱爱陷阱:总裁好腹黑第九章她是我的女人颜晴心里正困惑着,忽然听到了一道稚嫩的娃娃音,酥的入骨,“皂(赵)叔叔,打麻药疼吗?”是小男孩的声音,声音从屏风处传来,吸引的颜晴忍不住望过去。借着光,屏风上映出了一个肉嘟嘟的团子,他骨架较小,蜷着腿坐在病床上的,小肚子上的肉明显的凸了出来,两个小腿肚在病床上晃着。“打麻药不会疼,等一下静脉注射,你一会儿就会睡过去。”赵乔说话出奇的温柔,和大提琴一般的悦耳,他轻拍了下小男孩的脑门,劝哄道,“乖,

  • 夜夜欢歌,总裁难自控9章(第九章 少爷是个好说话的人)

    原标题:夜夜欢歌,总裁难自控9章(第九章少爷是个好说话的人)小说名字:夜夜欢歌,总裁难自控第九章少爷是个好说话的人白天他们才发生了不愉快,晚上再次相见,空气中总是要弥漫着尴尬和难堪。萧晴转身走进了厨房,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好心情被瞬间扎破灰飞烟灭,也没有心情炒菜了。霍景天倒也不在意,他回来就是来让她习惯的,省得她整日找男人。“赵姨,晚上我就不吃饭了,麻烦你做点醒酒汤给我端上去。”他喝了不少酒,都是烈性的,后劲足得很,又喝的猛。刚开始不觉得有什么,渐渐地才感觉难受。“好的少爷。”霍景天上楼去歇着,赵

  • 总裁老公,离婚吧!9章(第9章 他在洗澡?)

    原标题:总裁老公,离婚吧!9章(第9章他在洗澡?)小说书名:总裁老公,离婚吧!第9章他在洗澡?容深反应迅速,一个闪身,乔琳没有如愿撞进他的怀里,而是从他的身侧跌在了沙发里,摔得有些狼狈。不知是无意还是故意的红酒星星点点的洒了容深洁白的衬衫上,以及乔琳波涛汹涌的胸前,猩红的液体随着雪白的皮肤在脖颈间流动,显得分外旖旎。容深皱眉,乔琳已经爬了过来,仰着头眨巴着那双粘了假睫毛的夸张大眼睛,娇声说:“深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帮你擦一下吧!容深有些嫌恶的退后一步,阻止了乔琳的碰触,他有些洁癖受不得任

  • 爱你上瘾:娇妻好勾人9章(第9章 流产)

    原标题:爱你上瘾:娇妻好勾人9章(第9章流产)小说名:爱你上瘾:娇妻好勾人第9章流产宋未臣放下指间精致的汤匙,似乎是思忖了一下,细细的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角:“有事打我电话。”说完,他便和叶娉婷先走一步。他俩走了一会儿,我这才回过神来,然后打了一辆车回家。刚踏进小区门口,我就碰上隔壁住着的王姨,王姨让我赶紧上家里去看看,说今儿我婆婆又跑来闹事了。我心里突突的跳个不停,火急火燎便上了楼。刚到门口,我就看到门上被人泼了红油漆,味道刺鼻到令人窒息,楼上楼下的邻居路过的时候都捂着鼻子走。我敲开门,屋子里雪白

  • 不负君心不负卿9章(第9章 下地狱)

    原标题:不负君心不负卿9章(第9章下地狱)书名:不负君心不负卿第9章下地狱还未完全好利索的身子,再次落入冰冷刺骨的湖水里,司空心拼命挣扎。看着她忽而挣扎出来的脸,叶清歌一脸阴毒得意,“司空心!下地狱去吧!”拓跋杰把昏迷的杜鹃带回了厢房,小心翼翼放在了榻上,连忙吩咐人,“立刻传大夫,准备热水!”说着,就要起身,胳膊却被杜鹃拉住,她虚弱地开口,“求将军……求将军,让小姐救,救妾身……”拓跋杰剑眉一凛,“她把你推下湖水,巴不得你死,为何还要她来救你?”杜鹃“呕”得吐了一口水,“求将军……妾身只要小姐来

  • 纸短情长爱成殇9章(第9章 她不配)

    原标题:纸短情长爱成殇9章(第9章她不配)小说名称:纸短情长爱成殇第9章她不配陆正南上前一把按住了她的肩膀,怒声道,“夏晚晴,你对我妈说了什么?她怎么哭了?”林子薇连忙上前捶打儿子,“正南,你快给晚晴道歉,让晚晴留下肚子里的孩子……那是我们陆家的血脉啊!”孩子?陆正南一怔,下意识看向夏晚晴的肚子,按着她的手逐渐松开。看到男人脸上的怔忡,夏晚晴的心像是中了无数支毒箭一样,疼得无以复加,又不敢让自己把伤痛表现出来。“你怀孕了?”陆正南拧眉问。夏晚晴淡漠地笑了下,“是的!意外怀孕。放心,我不会生下来给

  • 如若此生初见9章(第9章 书宁,救我!)

    原标题:如若此生初见9章(第9章书宁,救我!)小说:如若此生初见第9章书宁,救我!沈书宁的哭声响彻在狭小的车间,那样卑微的声音,哀求着他。傅经年竟然顿了一下,心脏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攥住,闷得他喘不过气来,更让他难以置信的是,因为她,他竟然还得到了滔天的快.感。他向来禁欲,如果不是为了折磨她,根本不会去碰她。如果不是她,他不会和顾颜阴阳相隔?如果不是她,他不会失去自己的母亲,这样的一个女人,这样足够让他抽皮扒筋的女人,他竟然还……他疯了吧!真是疯了吧!心头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不受控制,沈书宁不死心的

  • 萌宝助阵:总裁的独宠爱恋9章(第九章 赶出家门)

    原标题:萌宝助阵:总裁的独宠爱恋9章(第九章赶出家门)小说书名:萌宝助阵:总裁的独宠爱恋第九章赶出家门听着尹凌淮的话,尹家父母的眉头紧皱了起来,脸上的不悦显而易见。昨天晚上他们接收到了一组很奇怪的照片,那照片是闪照,只能看五秒,却不能保存!尽管只有五秒,但是他们却看的很清楚。照片里的女人应该就是现在面前的顾青青!原来顾青青也只是表面看上去乖巧文雅而已,这样的女人又怎么配得上他们的儿子呢?“不行!顾家的人品我已经不再相信!”尹妈妈一脸坚定的说道。尹爸爸也是连连点头:“凌淮,你不用担心,爸妈会给你找

  • 燃情新宠:契约甜心很美味9章(第九章 下人上位)

    原标题:燃情新宠:契约甜心很美味9章(第九章下人上位)小说:燃情新宠:契约甜心很美味第九章下人上位佟婉猛地抬头抓住安染指着她的手指头。“安小姐,我劝你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我是什么样的人轮不到你来评价,还有,你稀罕的东西,不是别人也一样会被巴巴的凑上去,我以前不稀罕江景墨,现在也一样,你放宽心,我绝对不会跟你抢,等得到我想要的东西,我保证你再也看不到我。”安染气极,自从跟了江景墨,帮会里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这样和她说话。抬手就要往佟婉脸上招呼,而就在此时,佟婉身后的房门猛地打开,江景墨站在她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