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总裁坏坏,老婆还要爱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6:33:0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总裁坏坏,老婆还要爱

第3章 觉得她脏死了吧!

别墅位于南郊的半山腰上,是C市有名的富豪区,距离市中心很远。版权95lady.com

安若溪喘着粗气,快步的走着,额头冒起一层细密的汗水,嘴唇和脸色都极其苍白,虚弱得一阵风都能吹倒……

昨晚被那个变态男人折磨了整整一夜,若溪只剩下半条命了,浑身酸痛不已,尤其是两条腿,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每走一步,都刀绞般剧痛,几乎要支撑不下去!

一望无际的柏油马路上,时而有豪车呼啸而过,却几乎看不到计程车,这意味着若溪很可能要硬生生走回去。

“早知道……就不要逞强了,这下该怎么办啊!”

若溪走在路边,气若游丝道。

她的头昏昏沉沉的,身体也摇摇欲坠,有些后悔没让司机送。

很多时候,她就好像一个自虐狂一样,总是把自己搞得狼狈又可怜,偌大的世界里,没有一个人会心疼她,也许就算她今天死在路边,也不会有人在意吧!

一辆银灰色法拉利超跑奔驰而来,若溪本能的往路边退让,却不料“吱”的一个急刹车,跑车竟强势霸道的在她面前停了下来。

“若溪,你怎么会在这里?”

欧阳漠摘下酷酷的墨镜,看着安若溪,有些惊讶的问道。

这里可是C市最高档的富豪区,往来的人非富即贵,但若溪却是大学里出了名的贫困生,她出现在这里实在有些不合常理。

“欧阳哥哥,你……我,我……”

望着眼前这个突然而至的英俊男人,若溪顿时手足无措,结结巴巴的不知该如何应对。总裁坏坏,老婆还要爱小说txt全文阅读

毕竟是自己暗恋了整整四年的男人,在所有女生眼中,他就是白马王子一般的人物,偏偏却在她如此不堪的状况下相遇,她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呵呵,真巧啊,我……我来看个朋友!”

若溪咬了咬嘴唇,不自然的挤出一个笑容,涨红了脸随便编了个谎话。

欧阳漠没说话,只是皱着两道好看的浓眉,一脸严肃的凝着她,柔软的阳光顺着他迷人的五官,勾画出让人怦然心动的完美轮廓。

他的确是个白马王子,优雅英俊,风度翩翩,这越发衬得若溪平凡卑微,加上昨晚那些恶心的事情,若溪哪里还有脸再面对欧阳漠,她只想快点离开。

“欧阳哥哥,我家里还有点事,就,就先走了!”

“等等!”

若溪刚一转身,便被欧阳漠拽住单薄的手腕。

男人居高临下的审视着若溪那张慌张无措的小脸,仿佛一眼就能识穿她的谎话:“告诉我你怎么了,你的脸色很不好,还有……你脖子上……”

“不用你管!”

若溪更加慌乱了,生怕欧阳漠发现什么,赶紧挣脱开自己的手,迅速拉了拉衣领子,试图遮挡住脖子上那些被那个变态男人留下青青紫紫。

女孩儿的过激反应,更加激起了欧阳漠的好奇,他心疼的握住若溪的肩膀,声音急切道:“若溪,你老实告诉我,到底出什么事了,你……你是不是被人欺负了?”

男人的大掌,刚好碰到她肩膀那块淤青凝血的地方,顿时疼得她眼泪都快出来了。

“没……没事的,欧阳哥哥,我……”

她努力的想挣脱开,身体却越来越虚弱,双腿一点力气也没有,直直的往下坠,眼前突然一黑……

———

醒来的时候,安若溪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淡蓝色的液体通过细长的软管正一滴一滴输进她的身体。阅读95lady.com

“真丢人,我居然晕倒了!”

若溪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发疼的脑袋,身体明显比之前轻松了许多,稍微有点力气了。

从装潢来看,这是一间很高级的病房,厨房卫生间客厅一应俱全,家居陈列也十分的考究,百叶窗前的实木小餐桌上摆放着一盆白色马蹄莲,掩盖住了消毒水的刺鼻,散发着阵阵馨香。

呼,活着真好啊!

若溪闭上眼睛,努力汲取着花的香味,一直紧绷的神经,到现在才算真的放松下来。

“医生,你说什么,怎么会这样……”

隔壁客厅里,传来欧阳漠不可置信的声音,若溪猛的睁开眼睛,整个人又呈现出紧张戒备的状态。

她轻轻掀开被子,忍痛拔掉手腕上的针头,蹑手蹑脚的往声音的方向走去。

客厅里,身穿白大褂的中年男医生推了推眼镜,语重心长的对欧阳漠说道:“我知道,你们年轻人现在玩儿得都挺开的,但你也得考虑下对方的身体能不能承受,这女孩儿身体本来就差,有轻微的营养不良,你们还进行得那么激烈,这不要人命嘛!”

“医生,你能说得直接些么,我不太懂你意思!”

欧阳漠声音冷硬的追问道,两道迫人的眸子像是要把人吃掉一般。

医生冷冷一笑,“呵呵,不懂?说白了,就是男女之事上,你尽量温柔些,别那么粗暴,太粗暴了这女孩儿承受不住,会出问题的,还有……”

“够了,闭嘴!!”

欧阳漠俊脸绷得紧紧的,胸腔剧烈起伏着,重重的喘着粗气,情绪激动的吼道。说明95lady.com

医生的话,就好像惊天巨雷一般,带给他强烈的震撼。

他不是听不懂,只是不愿相信,纯洁如若溪,天使一般,干净得就好像一张白纸,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若溪悄无声息的站在门边,瘦弱的身子止不住颤抖着,手指紧紧的抠住门槛,指甲都断裂了。

医生说的话,她全部都听见了,欧阳哥哥……一定觉得她脏死了吧?

羞耻好像无孔不入的虫子,爬满了全身,若溪感到特别的无地自容,她真想就此人间蒸发,永远不要和欧阳漠再见,因为她已经没有脸再见他!

白马王子注定是公主的,又怎么会是她这样平凡甚至肮脏的女人敢奢望的?

趁着欧阳漠还在和医生说话,安若溪像个逃犯一样,偷偷的从医院跑了出来。

女孩儿站在车水马龙的路口,仰头凝望着灰蒙蒙的天空,一如自己灰蒙蒙的人生。

身上的伤尚且可以好,但心里的伤,大概这辈子都不会痊愈了……

女孩儿深吸一口气,努力甩甩头,不想让自己再消沉下去,“安若溪,振作点,现在还没到哀悼你爱情的时候,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你去做!”

这样想着,若溪快步的穿过人行道,找到最近的一家自动提款机,将自己随身携带的银行卡插了进去。

页面跳转到卡上余额的界面,若溪微眯着眼睛,集中了所有注意力,仔细数着1后面有多少个0,“一,二,三,四……”

6个0,整整一百万,一分钱没多,一分钱没少。

若溪揪紧了的一颗心顿时放松下来,不禁高呼道,“太好了,这下子爹地的手术费终于有着落了!”

虽然,那个魔鬼一样恐怖的男人变态得不行,不过倒还挺讲信用的。版权http://www.95lady.com/

自己的初夜,换回爹地的命,她无怨无悔!

眼看天色已晚,若溪将小心翼翼的将银行卡牢牢攥在手里,摸黑往家里赶回去。

因为家境贫困,她还住在破落的老式小区,小区常年垃圾满地,散发着恶臭,路灯也年久失修,基本形同虚设,一到晚上就黑漆漆,特别吓人。

若溪家在七楼,窗户亮着灯,门却紧闭着,敲了半天,也没人来开门。

她不禁皱了皱眉,加重了敲门的力道,有些着急的喊道:“有人吗?梁姨,若琪,你们在家吗,麻烦开下门吧!”

门突然被拉开,“啪”的一声,一个巴掌迎面朝若溪扇了过去。

“要死了!敲敲敲,敲魂啊!!”

第4章 凶悍的母女

梁飞凤穿着酒红色的睡衣,双手叉着腰,恶狠狠的瞪着安若溪,口气刻薄道:“一晚上不回来,死哪去了,你是想饿死我跟若琪娘儿俩吧!”

“对不起梁姨,昨天晚上我有点私事,耽误了下,我马上去做饭!”

安若溪抚着自己被扇得浮肿的脸颊,侧身绕过梁飞凤进了屋,低声说道。

“私事?”

梁飞凤眉毛一瞪,凶巴巴的追问道:“什么私事?”

“哈哈,妈你真搞笑,大晚上的不就陪男人睡觉呗,还能有什么私事!"

安若琪翘着二郎腿躺在沙发上,悠闲得涂着指甲油,阴阳怪气的说道,眼皮都没抬。

安若溪咬着嘴唇,没有做声,只瞄了一眼茶几上的兰蔻指甲油,便默默的往厨房走了。95女性网

那瓶指甲油,专柜标价2888,足足是家里三个月的生活费,若琪的大手大脚真的很让她苦恼,却也没办法多说什么。

若溪母亲死得早,梁飞凤是她后妈,安若琪则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可惜,若琪一点也没遗传到父亲的温润大气,自私刻薄的个性和梁飞凤如出一辙。

本来安家早年还算书香门第,至少衣食无忧,无奈近几年安父突发重病,家里一日不如一日,生活事务,大小开支,全落在若溪一人头上,可想而知她这几年过得有多辛苦!

厨房里,堆满了脏碗脏碟,燃气灶上一片油腻。

若溪皱了皱眉头,她把银行卡放进包里,戴上塑料手套准备大肆清洗一番。

梁飞凤不知什么时候站她身后,一把将卡夺过去,恶声恶气的问道:"你哪来的卡,里面有多少钱!”

若溪一惊,摔掉了手里的碗,慌乱的去抢,“梁姨,这是我的东西,你还给我!”

梁飞凤自然是不可能还回去的,她往后一退,狐疑道:“看你这么紧张,里面肯定有不少钱!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整天嚷嚷着没钱,敢情全拿去藏私房钱了!”

“不是这样的梁姨,你,你还给我吧,这笔钱真的不能乱动!”

“废话少说,这里面到底有多少钱!”

梁飞凤盛气凌人的逼问道。

安若琪闻声跑了过来,直接将安若溪拽到一边,朝梁飞凤道:“妈,你就问她密码多少,她要不肯说,你直接拿她身份证去银行挂失!”

“不要这样,这是爹地的救命钱,拿去给他做手术用的,你们还给我!”

若溪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但她又如何抢得过这对凶悍的母女。

“手术费?”

梁飞凤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了。

要知道那死老头子的手术费可是好几十万呐,这死丫头突然从哪儿弄来这么多钱的?

不过,管她从哪儿弄来的钱,反正这钱肯定是她跟若琪的了。

梁费凤眼珠子一转,突然摆出笑眯眯的样子,亲昵的对安若溪道:“若溪啊,你把密码告诉梁姨,梁姨明天就去给你爸交手术费!”

若溪咬着嘴唇不说话,眼泪在眼眶里打滚儿。

她太了解梁飞凤了,如果她真说了密码,那这笔钱就飞了,爹地的手术费估计也泡汤了。

梁飞凤见安若溪半天不说话,耐着性子道:“好姑娘,你就老实告诉我吧,你爸也是安琪的爸,更是我老公,我总不能让自己当寡妇,让安琪没父亲吧?”

“妈,别跟她啰嗦,要我看就把这卡烧了,谁也别想要,到时候爸爸死了,那就是她害死的!”

安若琪冷冷一笑,狠狠道。

若溪突然觉得好累,她放弃了抵抗,双手无力的垂下去,声音不带任何情绪的说道:“密码是爹地的生日。”

真的好累啊,她现在只想躺在床上美美的睡一觉,什么也不要想。

她只希望,梁费凤还有点良心,不至于把钱全部败光。

本来,除去爹地八十万的手术费,她还留了二十万给自己开花店用的,一是给这个家多挣点收入,二也算是给自己留了条后路。

现在,花店是开不成了,只希望爹地能成功进行手术吧,其他的她不敢奢望!

------

三个月后

夜幕降临,霓虹灯闪烁,白天繁华时尚的都市呈现出另一种疯狂神秘的样子。

“蓝色酒吧”一如既往的热闹喧哗,四处都是画着大浓妆的性感女人和吊儿郎当的花心男人,节奏强烈的电子乐充斥在每一个角落,振得人的耳朵都快聋了。

“呕!”

洗手间里,安若溪双手撑在盥洗池边缘,面色苍白的朝里呕吐着,胆汁都快吐出来了。

最近不知是肠胃不好还是吃错东西了,她老是动不动就干呕发吐,加上酒吧里烟雾缭绕,各种酒精混合着各种体味,让她胃里难受得不行。

“若溪,你好了没,赶紧去8号包厢送两打啤酒!”

门外,同在酒吧工作的同事催促道。

“哦,来了!”

若溪赶紧答应道。

她虽然很难受,但工作还是要继续的。

酒吧服务员对她这样一个本科毕业生来说的确有些屈才,不过好在工资颇为丰厚,运气好推销点酒水还有回扣,除了维持家用外还能有点存余,所以若溪很珍惜这份工作。

她拧开水龙头,接了点水扑在脸上,也不知是什么缘故,镜子里的她脸蛋细腻白皙,皮肤好得出奇,浑身散发着一种从前未曾有过的风韵。

也许,这就是女孩儿与女人的区别吧!

这样一想,再联想起那个黑暗疯狂的夜晚,想起那个夺去她初夜的变态男人,若溪脸刷的红了,背脊阵阵凉意袭来……

尽管过去了整整三个月,但那个男人给她留下的阴影,却一点也没有淡化,反而是越来越深刻的样子。

她还记得,那个男人在她耳边说的话,他说,他会让她记住他。

事实上,他也做到了,她真的没有办法忘记他,至少没有办法忘记他带给她的疼痛。

呵呵,可笑吧,她竟然无法忘记一个她根本就不知道长什么样子的男人,这大概是全天下最好笑的笑话!

调整好心情之后,若溪换上一脸甜甜的微笑,提着两打啤酒,推开了8号包厢的门。

8号包厢是酒吧最昂贵的一个包厢,能包下这间包厢的人,非富即贵,所以若溪必须小心谨慎的对待。

包厢里,酒气熏天,烟雾缭绕,衣服裤子散落一地,几个男男女女搂抱在一起,场面非常的混乱颓靡。

若溪微微的皱了皱眉,低头走了进来,轻声道:“您好,你们要的啤酒到了。”

“放桌上吧!”

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正兴致勃勃的揉捏着怀里的大胸女人,不耐烦的冲若溪说道。

“好的,那就给您放桌上了。”

若溪照例将两打啤酒放到桌上,再蹲下身一一将瓶盖打开。

本来一切都还好好的,可屋子里烟味实在太重,酒味也特别的刺鼻,尤其是地面上,似乎还散落着几只用过的安全套,若溪顿时觉得无比恶心,一个忍不住“哗啦啦”的吐了出来。

这一吐不要紧,屋子里男男女女的注意力全集中在了她的身上。

看着被弄脏的两打啤酒,若溪整个人都懵了,小脸瞬间吓得惨白。

她怯怯的看了一眼离她最近的那个肥胖男人,声音颤抖道:“对,对不起,我马上给大家再上两打,算我请大家的!”

“小姑娘,你什么意思啊,是被我们恶心吐了?”

“不是的,先生,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若溪着急的想解释,那肥胖男人却突然站起来,一把搂住她的腰,油腻的嘴唇直直的往她脖子上凑。

第5章 屏风后的男人

“不,先生……不要这样!”

若溪挣扎着,头皮一阵发麻,恶心的感觉更甚,禁不住又是一阵干呕。

几个男男女女顿时笑得四仰八叉,指着肥胖男人嘲笑。

“哈哈哈,胖子,你看看你,都把人恶心吐了!”

“连个酒吧服务员都嫌弃你,丢不丢人啊你!”

那肥胖男人被众人笑得很没面子,顿时恼羞成怒了,扬起手掌狠狠扇了若溪一耳光,骂道:“臭女人,在这种声色场所装他妈的什么清纯,看老子今天不把你办得服服帖帖的!”

说完,肥胖男人猛的揪住若溪的头发,直接将若溪摔到沙发上,弯曲着一条肥腿,死死抵在女孩儿的小腹上,让她动弹不得,那双油腻的肥瘦在若溪的身上四处游移着。

“哼,我看你有多纯,再纯的妞儿,不消五分钟,我也能让她荡起来!”

肥胖男人一面色眯眯的说着,一面解开裤子的纽扣,将皮带抽出来,准备绑住若溪胡乱挥舞的双手。

旁边的几个男女,通通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似乎习惯了这样的戏码,就等着看好戏,一个试图劝解的人都没有。

见状,若溪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心里满是绝望:完了,这下她真的完了!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着,企图能从肥胖男人身下逃走,声嘶力竭的哀求道:“不要!先生,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了!”

“嘿嘿嘿,叫啊,叫得再惨烈些,没准儿还能拍个小电影什么的,大家都喜欢看这样的剧情!”

肥胖男人淫笑着,咽了咽口水,准备好好享受这道可口的“美味”。

“于华,适可而止,你们太闹了。”

一道冷硬低沉的男声自包厢最里面的屏风之后传出来,如同是西伯利亚吹来的万年寒风,冻得空气都凝结了。

原本还嬉笑起哄的男男女女瞬间变得严肃起来,大气都不敢出,肥胖男人更是身体一僵,吓得直接从若溪的身上滚落在地,声音颤抖道:“是,是的,老大,您好好休息!”

屏风之后的男人虽然没有露面,但单凭众人战战兢兢的样子便可以知道,他一定是个让人闻风丧胆的狠角色。

安若溪迅速从沙发上爬起来,手指发抖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刚刚真的好险,那感觉不亚于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

多亏了屏风之后的那个男人出言阻止,否则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只是,那道声音真的好冷好冷啊,足足要把人的骨头冻碎掉一般,即使都看不到,也足以想象屏风之后是多么冰冷至极的一张脸。

而且,隐约还有点熟悉的感觉,倒像是那天晚上那个变态男人的声音……

这样一想,若溪的心脏猛地一阵抽搐,那种深入骨髓的恐惧让她双腿止不住发软。

这种恐惧不似刚刚差点被侵犯的绝望,而是发自心底的一种害怕!

她壮着胆子朝屏风的方向看过去,透过屏风的幕布,她能大致的看到那个男人的五官轮廓,有着高高挺挺的鼻梁,瘦削有型的下巴......

鬼使神差的,若溪下意识的往屏风的方向走去,她想要看清楚屏风之后的男人到底长什么样子,他会不会就是那个夺去她清白之身的男人?

“乱看什么,找死啊!”

肥胖男人粗暴的将若溪揪过去,恶狠狠的咒骂道。

“啊,对不起,我......”

若溪这才回过神,一脸慌乱,暗骂自己是真的不要命了。

这时候,包厢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急冲冲的走了进来,一把拽住若溪的手腕,骂骂咧咧道:“找你半天了,原来你在这里偷懒,赶紧跟我出去,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你做呢!”

于是乎,若溪便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被那妖娆女子拉出了包厢。

一走出包厢,徐安娜便抚着剧烈起伏的胸口猛喘气。

“哎呀,死丫头,你真的吓死我了,好好的,谁让你去这个包厢了,你知道里面都是些什么人吗,你是去找死啊!”

若溪同样也是心有余悸,心脏还“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我以为就是送个啤酒,所以没想那么多,谢谢你安娜姐,你不来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出来......”

“傻姑娘,下次小心点,那群人都是道上的,势力大得很,政府都得顾忌他们三分,你要得罪了他们,那真的就死定了,他们弄死你,就跟弄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徐安娜一点也不夸张的提醒道。

她是这间酒吧的老板娘,看若溪身世可怜,一直都挺照顾她的。

之前那一百万,也是安娜帮忙牵线搭桥才争取来的。

只是,安娜真的不知道,她的一番好心,竟然会让若溪背负了一辈子的阴影!

若溪还沉浸在对那个屏风之后的男人的好奇中,不禁朝安娜问道:“安娜姐,我想问下你,包厢里有个声音很冷很冷的男人,他是不是那个......那个我陪了一夜的变态男人?”

安娜眼神微微有些闪躲,逃避着若溪的目光,故意轻松的笑了笑,“怎么可能,你想多了,那个男人身份很神秘的,怎么可能随便出现在这种地方!”

“可是,他的声音……”

“哎呀,可是什么呀,别胡思乱想了,有些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别老记在心里念念不忘的,又不是什么好事儿,能忘掉就忘掉吧!”

安娜知道对方是多么恐怖的人物,她希望若溪能将那段不好的记忆彻底忘掉。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可以下班了,多去医院陪陪你爸爸,其他的事情不要多想!”

“那......那好吧,我先去医院了。”

若溪强行咽下心中的那些疑问,不再过多追问什么。

安娜姐说得对,又不是什么美好的记忆,她没必要刨根问底,就当是做了一场噩梦!

------

圣恩医院

安东海闭着眼睛躺在三楼的加护病房里,浑身插满了各种医疗仪器,困难的呼吸着,整个人呈现出极度痛苦的模样。

安若溪轻轻推开病房的门,一眼看到安东海这副痛不欲生的样子,眼眶禁不住就红了。

父亲患的是食道癌,这几年撑得很辛苦,从一开始还能勉强吃点流食,到现在喝一口水都痛苦,没完没了的化疗,使得他原本浓密漂亮的头发全部掉光了,一百五十多斤的大高个子,现在瘦成了皮包骨,看着真的很让人心酸。

“爹地,我下班了,来看你啦!”

若溪别过头擦了擦眼泪,换上暖暖的笑容,她不想让气氛变得哀伤。

安东海一听到宝贝女儿的声音,马上睁开眼睛,整个人也精神了许多。

“若溪来啦,快,快过来坐!”

男人努力的想撑起上身,无奈一点力气也没有,不禁懊恼的捶打着床沿,“唉,我这不中用的身子,干脆死了算了!”

若溪连忙跑过去,调整着病床的靠背,费力的把安东海给扶起来。

“爹地你别乱说话,你这不生病了吗,当然没有力气了,等你病好了就好了!”

安东海摇摇头,有些消沉道:“好起来是不可能了,只是想到我这要死不死的,真的拖累了你们啊!”

“别这样说,爹地,你一定会好起来的,咱们不是才做了手术么,你感觉怎么样,听王医生说你的癌细胞已经抑制住了,要不了多久就能出院啦!”

王医生说了,爹地的情况正一天天好起来,一想到这些,若溪的声音里就是抑制不住的高兴。

说起来,梁飞凤还不算良心坏透,那一百万她真拿出来给爹地动手术了,这是若溪最始料未及的地方。

总裁坏坏,老婆还要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总裁坏坏 或 老婆还要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最后不说我爱你7章(第7章 回忆如刀)

    原标题:最后不说我爱你7章(第7章回忆如刀)书名:最后不说我爱你第7章回忆如刀“不,不是的,我愿意生,我真的愿意生。”贯穿的疼痛比癌症发作让人难受一万倍,只一下便击溃宁晓夕所有的意志,“冷霆遇,我错了。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这么对我,不要伤害孩子。他是你的孩子啊!”疼得浑身湿透,她没流一滴眼泪;孤零零的去求医,她没流一滴眼泪;药物作用生不如死,她没流一滴眼泪。可现在她的眼泪就像断线的珠子,啪啪的往下掉。她为他豁出性命,他却不肯相信她一次。“贱人,像你这样肮脏的身体,根本不配孕育我的孩子。”冷霆遇握

  • 谁囚了我们的爱7章(第7章车祸)

    原标题:谁囚了我们的爱7章(第7章车祸)书名:谁囚了我们的爱第7章车祸天浩医院。空气中消毒水的味道,令人窒息。手术室门上刺眼的红灯,亮了三天三夜,刺得叶无双眼睛疼。她想躲避光芒,微闭眼睛,身体失控倾斜。“无双,我派人送你回去休息,我在这里守着,一有消息,马上通知你,好不好?”墨夜寒守眼疾手快,小心扶着她,坐到长椅上。“不,我要在这里等,我要等爸爸,妈妈和哥哥醒来,我要陪着他们。”他知道,她的犟,他拗不过。于是在她身边坐下,看着她挺直的背影,隐隐心疼。他是她的未婚夫,可她从没想过依靠他。冷霆枭在办

  • 那场风花雪月的事7章(第7章利器)

    原标题:那场风花雪月的事7章(第7章利器)小说名:那场风花雪月的事第7章利器苏小棠醒来,是在医院。病房里没有留恋她的人,空荡荡的灌着冷风,就像她此刻的心。苏心儿气势凌人地站在病床前,睨着病床上的苏小棠,冷笑,“苏小棠,你可真恶毒,明明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还好心的把肾给我,是想让我感激你一辈子?告诉你,没门!”苏小棠的手盖在平坦的小腹上,无意识的收紧,那里还有痉挛后的余痛。不知道她的孩子,怎么样了。苏小棠有些疲惫,却不愿在敌人面前示弱。“你可以不要。”“为什么不要?”苏心儿阴测测地笑,“你不知道

  • 他曾爱我若生命7章(第7章 不可能)

    原标题:他曾爱我若生命7章(第7章不可能)小说:他曾爱我若生命第7章不可能裴斯承疾步走了进来,目光迅速在宋霏霏周身一转,确认她没事。宋霏霏无助地望向裴斯承,脸色发白,“斯承,姐姐她就那么恨我吗?竟然在鸡汤里吐口水。”裴斯承犀利阴鸷的眸子落在宋知微端着的汤里,胸口剧烈起伏。他端起鸡汤,狠狠摔在地上。滚烫的鸡汁飞溅,宋知微的小腿一片灼热,她下意识的蹲下。可还不等她看,裴斯承骤然攥住了她的手,语气骇人,“给霏霏道歉!”裴斯承越是在乎宋霏霏,宋知微越是倔强不肯低头,“你就那么相信宋霏霏吗?我说没有,你信

  • 旧时光里怎寻他7章(第7章 想威胁我 看她有没有这个本事)

    原标题:旧时光里怎寻他7章(第7章想威胁我看她有没有这个本事)书名:旧时光里怎寻他第7章想威胁我看她有没有这个本事好好说?在她那样高高在的顾董事长眼里,她恐怕连街边的一个乞丐,一条流浪狗都不如吧。“老公,你说惜惜这安的是什么心啊,明着装出一副好人的样子,背地里却耍手段,我们小颖哪里得罪她了,她竟这么卑鄙的把我们小颖给刷下来,她凭什么,她凭什么把我们小颖从薇林的应聘名额里刷下来啊!”顾惜一走进顾宅客厅,就听见继母林婉气愤的声音。“妈,你别说了,可能是我技不如人吧,要不然姐姐不会把我给刷下来的,姐姐

  • 情深不归人7章(第七章 告诉我 我是谁)

    原标题:情深不归人7章(第七章告诉我我是谁)小说:情深不归人第七章告诉我我是谁酒店地下停车场里,封闭着的黑色豪车,此时的苏念已经意识模糊,整个人只是本能的伸出双臂,死死地缠着封墨的身体。“你就这么想要吗?”身上的封墨喘着粗气,整个人还保持着理智,漆黑的瞳孔里满是复杂的深色。“想要的话,你就求我啊。”每天摆出一副被人强迫心不甘情不愿的脸色,给谁看?封墨一边说着,温热的大手一边轻轻摸着苏念的脸,这张脸,真的很诱人。苏念的身体下意识的拱起,无意识的想要更加贴近他的身体。真的好难受,身体里的渴望,让她不

  • 你见爱情放过谁7章(第07章 做完滚出我视线)

    原标题:你见爱情放过谁7章(第07章做完滚出我视线)小说:你见爱情放过谁第07章做完滚出我视线阮靳声还没有说话,宋汐瑶就抢着开口:“事情的确是发生在姐姐的生日宴上,但和靳声过夜的人明明是我!”“那天晚上我喝多了,感觉头有点晕,就在酒店开了个房间休息,靳声,你还记得吗?是你突然闯进来,我一直在挣扎,但是你力气太大,我推不开你……”她说到这儿竟然还煞有其事地脸红了!我正惊叹她的演技,她忽然话锋一转质问我:“姐,你说那天晚上的人是你,那你和靳声认识这么久,为什么没有说?”明知故问!“在今天之前,我根本

  • 一品芳华:梅家绝色妃7章(第7章渣男)

    原标题:一品芳华:梅家绝色妃7章(第7章渣男)小说名称:一品芳华:梅家绝色妃第7章渣男男子不语,姿势慵懒地拖着下巴,暖炉里的火光明明灭灭地打在他的脸上,根本看不清其相貌,只是那双手骨节分明,动静皆宜,亮晶晶的火光底下,连指尖都在莹莹地发着芒,好似能将整个乾坤都握在掌中。他漫不经心地换了只手,撑着木榻的扶臂,趁着茶烟袅袅的当口,隔着朦胧雾色,若有若无地看了轿外一眼……“阿嚏!”走进闺房的梅开芍重重地打了喷嚏,她揉了揉鼻尖,躺在床上开始修养生息。她身上的伤不轻,可见在此之前被梅府的人欺负的有多惨。不

  • 因为你,意乱情迷7章(第七章 忍耐不住)

    原标题:因为你,意乱情迷7章(第七章忍耐不住)小说名称:因为你,意乱情迷第七章忍耐不住原来不仅仅是对我,欧景逸对任何一个女人都样,他本来就是一个花花公子,我在之类胡思乱想什么呢?“美女,一起跳个舞吧。”突然,我的腰肢被人用力的一捏,紧接着一个满是烟酒气味的男人贴了上来。他对着我下流的笑,我看向欧景逸,欧景逸附身对着美女不知道在说什么,他只给了我一个侧脸,在光影着忽隐忽现。我就这么愣愣地看着他,就连身边的这个男人对我上下其手都没注意。我的视线那么的焦急的追寻着他,透过层层人群,从间隙里偷窥者他,他

  • 阴夫缠人7章(第7章 解剖刀拿习惯了)

    原标题:阴夫缠人7章(第7章解剖刀拿习惯了)小说:阴夫缠人第7章解剖刀拿习惯了晚上,我自然是留在这里,不过想着之前宿舍出现了苏小妹之流,我有些担忧宋晓静。躺在床上的时候给她发消息,想要问问那边的情况。不过好半天,手机也没有回信。我犹豫着问黎轩,“这是你阳间的落脚地吗?”他愣了一下,然后揉了揉我的头发,“对,不过也算是你的落脚点。”“什么意思?”“我们是夫妻,自然要住在一起。”“谁和你是夫妻?”我有些急了,让我整日和一个古尸生活在一起还是有些可怕的,真怕他一个不高兴就像最初遇见我的时候要我的血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