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蚀骨错婚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6:30:2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蚀骨错婚

第三章 只要你取悦我

  许雅行尸走肉般地在这里度过了一个星期。蚀骨错婚小说txt全文阅读

  那个消失了一个星期的何慎行再一次出现在许雅面前,当她看着何慎行跟谨言神似的面容,想起这个恶魔的暴行,许雅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我有这么可怕么,嗯?”何慎行悠悠开口道。

  许雅抿紧了唇,没有回答男人的话,只是又退了两步,充满了紧张与防备。

  “谨言…谨言他到底在哪儿?能不能让我见见他?”

  许雅小心但也很急切,然而何慎行却笑而不答,他慢慢地走到床边,坐在床沿上看着许雅,然后招手示意许雅过来。

  许雅没有反应,语气低软的又说了一句:“拜托你让我见他一面。”

  何慎行似乎没有听到她的请求,又招了招手,强硬的说道:“过来。”

  许雅不愿意过去也不敢过去,但出于交谈的诚意,她还是慢慢向男人走了几步,试图用语言说服何慎之,“你放了我吧,之前的事我可以翻篇,我不会追究,我们好聚好散,以你的条件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你就放了我吧…求求你…”

  听了许雅的话,何慎行突然笑了,“是啊,什么样的女人我找不到?但我就要你。版权95lady.com”他看着许雅,说着看似深情的话,眼里却并没有深情。

  “你不是想见他吗?”何慎之解开领带,随手丢在一旁,“只要你取悦我,我就带你去见他。”

  许雅向前的脚步生生的止住了,她惊讶得有些身子发颤,无耻两个字生生的到喉咙口又吞了回去。

  “我……我做不到。”许雅往后退了一步,继续道:“你不是谨言,我做不到。”

  何慎行竟然也没有生气,坐在床边像聊家常一般开口:“我是没关系,不过你的谨言就快死了,你连他的最后一面也不想见么?”说到这里,何慎行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许雅陷入了震惊中,“你,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最后一面,你到底把他怎么了?”

  何慎行不紧不慢地回答:“我说得不够明白?你想见的穆谨言快死了,想见他,就好好的取悦我。网站http://www.95lady.com/

  许雅几乎要把牙齿咬碎,她完全没有想到谨言会是这种情况,更完全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男人,会用谨言的死来威胁自己。

  许雅闭了闭眼,指甲几乎要陷进手心里,“好,我答应你。”说罢慢慢的走到了男人的身边,她低声的说道:“你要言而有信。”

  “一定。”何慎行一边说,一边撩起许雅及腰的长发,将一缕发丝凑近自己的鼻子闻了闻,淡淡的洗发水清香,沁人心鼻,他看了许雅一眼,“知道该怎么做吗?”

  许雅愣了一下,慢慢的弯下腰,生硬的抬起手去解男人的西装扣子。

  何慎之偏头,隔着头发舔了舔她的耳垂,声音极其富有磁性:“先脱你自己的。”

  许雅下意识要躲却没有躲开,耳朵上又湿又痒。蚀骨错婚小说txt全文阅读她只能直起身子,照男人的话做。

  她的动作很慢,但是还是很快就脱掉了衣服,只剩下最后一层屏障。

  然后许雅闭上眼睛,不去看前面的那个男人,颤抖着声音说道:“可以了吗?”

  “脱光。”男人立马回答了她。

  “你不要太过分了。”许雅睁开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前面的这个男人,恨不得把他杀了才好。

  何慎行不怒反笑,“还有更过分的呢,这就害臊了?看来你是见不到穆谨言了。说明95lady.com”他顿了顿,压低了声音,“你的身体,我哪里没碰过?”

  许雅心上抽痛,指尖也微微发抖,可她……根本毫无办法。

  他说得对,自己早就毁过一次了,还怕什么?

  既然左右都逃不过,那么长痛不如短痛,结束这一切。最重要的是,这是她唯一的机会,她必须离开这里,必须见到穆谨言。

  她咬咬牙,解开了自己的内衣扣,卸下身体的最后一层屏障。

  “现在,脱我的。”等到何慎行的声音响起,她没有再犹豫,一件一件的替男人脱去了衣服。

  两人赤裸相对,许雅本能的仍然有些局促不安,双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蚀骨错婚小说txt全文阅读

  “吻我。”何慎行说道,“试着勾引我。”

  许雅低着眼没有回答,片刻才近前一步,单膝跪在床上,双手攀上男人的肩膀,微微颤抖的吻了过去。她紧闭着双眼,压下内心的恶心感,软舌伸进了男人湿热的口腔。

  男人一言不发的就让她吻着,没有夺回主动权。

  许雅只好继续吻他,讨好他,直到男人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拉着她的手覆上自己胀大的下身,沉声说道“勾引的技术太差了,怎么取悦我?”

  许雅眼眶已经通红,她动手迎合着男人,想要快点结束这一切,于是她说。

  “……做吧,何慎行。”

  她略微带着哭腔的叫他名字,和他说:做吧。何慎行被刺激的身体燥热,欺身压上了许雅,轻而易举的夺回了主动权。

  接下来的每一分钟,对许雅来说,都是噩梦。

第四章 说好的一辈子

  等一切都结束之后,何慎行也兑现了自己的承诺,将许雅带上了车。

  一路上,两人沉默不语,车子一直开到了一个医院。

  当下了车,许雅清楚再过一会儿就可以见到心心念念的人了,心情变得有些复杂起来,她是恨不得一直陪在穆谨言身边,可是想起自己背叛了对方,许雅又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穆谨言。

  “你不是一直想见他么?怎么现在还不走。”说完,何慎行似乎想起了什么,笑了一声,“怎么,现在才意识到自己不是处了?”

  被何慎行这么刺激,许雅瞪了对方一眼,径直向前走去。许雅知道,她必须要见到穆谨言确认他的情况,好不容易有了这次机会,她又岂能怯步。

  何慎行不再说话,直接把许雅带到了一个无菌病房。

  透过病房的玻璃窗,许雅终于开到了她日思夜想的人,看着里面的人身上插了这么多管子,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如果不是因为仪器还正常运行着,显示着这个人还有生命的气息的话,许雅大概会以为那个人已经死了。

  她的谨言躺在那里,脸色苍白,戴着氧气罩,直到刚才许雅还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可事实告诉他就是如此。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许雅的眼泪不停地往下流,她拍着隔离窗叫他,“谨言,你醒醒,我就站在外面,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我知道你没事的,你快点醒过来看看我……”可穆谨言没有任何反应,这个一向宠溺她的人,现在却奄奄一息,唤也唤不醒。

  “谨言…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你不能就这样睡着,你不能就这样丢下我……你要好起来,求你了,好不好?”

  许雅用力的锤着玻璃窗,话语有些崩溃,可里面的人没能够给她一点反应,哪怕是一个轻微的动作。

  就在这时,何慎之的声音响起,“你这么喊,怎么会有用。”

  许雅擦了擦哭花的脸,急切的转头问他:“你有办法?只要能救他,我什么都答应你。”

  “是吗?”何慎行挑了挑眉,直接将许雅压在玻璃上,慢慢地问:“那我说,他如果听到我们的亲热声,说不定就会受了刺激醒过来。”

  何慎行低下头用力地亲吻着她的脖子,重重的吮吸了一口她的锁骨,热气喷吐在她白皙而泛红的脖子上,他道:“怎么样?试试吗?”

  许雅惊诧之间差点喊出声来,却又硬生生的吞了回去。她用尽力气想要推开何慎行,可对方的力量绝对压制着她,许雅根本动弹不得。

  “你开什么玩笑?”她压低声音,扭动着身子试图避开他的亲吻,“放开我,别这样。”

  “我没有开玩笑,你不叫出声来,怎么知道他不会醒?”何慎行的手掌从许雅衣服是下摆内伸进去,温热的掌心抚弄女人平坦的小腹,不安分的四处游走,甚至滑到了她的背后,伸手似乎要解开她的内衣带。

  许雅咬紧下唇,眼泪滑落下来,“别在这里这样,求你了。”

  “我怎么对你?你不是想让他醒过来么?我只是在帮你。”何慎行说话的声音充满了魅惑,只是在许雅听来,这就像来自地狱的声音。

  “你混蛋!”许雅低声咒骂,气急败坏。何慎行却丝毫不生气,贴近她的耳边含吻她的耳垂,轻声道:“我混蛋,你又能怎么样?”

  许雅流下眼泪,心口痛得绞紧。何慎行说的没错,不管何慎行如何混蛋,如何羞辱她,命令她,她都没有反抗的能力。

  她太弱了,以前有谨言宠溺着,保护着,可如今谨言变成了一个奄奄一息的病人,她却一点儿也做不了——保护不了谨言,连自己也保护不了。

  “我恨你。”许雅又掉下眼泪,声音却十分用力:“你才应该是躺在里面的人,你才应该去死。”

  这时她的话彻底把何慎行给激怒了,男人手上一用力就扯松了许雅的内衣,毫不留情的探到她胸前柔软大力揉搓,牙齿凶狠地啃咬着她雪白的脖颈。

  恐惧多于情欲,许雅又痛又怕,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她害怕自己真的就要在这里被他剥开衣服,就地正法——在谨言的面前。

  “谨言,你也太胡闹了。”

  突然传来的声音打断了何慎行的动作,许雅仿佛终于得救,连忙推开他,拉拢自己的衣服站到一边,眼泪断了线一般的掉落下来。

第五章 你怎么不去殉情

  来的是穆谨言的父亲,穆成昆。他鬓发有些白了,神情肃穆的慢慢走了进来,脸上有几分责怪的神色。

  可许雅明明白白的听到,穆成昆叫何慎行,谨言。

  果然,果然是他把所有人都骗了,许雅慌张的向前一步,却被何慎行拉住了手。

  她试图甩开,却甩不动,但她一定要撕开男人的面具,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

  许雅急急忙忙的加大了音量朝着来人大声喊道:“爸,这个人根本不是谨言!他是个骗子!里面那个才是谨言,里面那个才是。”

  然而穆成昆蹙了蹙眉,开口对许雅说:“小雅,瞎说什么呢,里面是谨言生病的弟弟。”转而,又对何慎行说道:“小雅情绪太激动了,谨言,先把小雅带回去。”

  “不,我不走,他根本就不是谨言,他的腰后没有谨言的胎记!里面的那个才是谨言啊,爸,你相信我,他根本不是谨言!”许雅不知道穆成昆为什么要这么说,只觉得他也是被何慎行蒙骗了,急得声音大了一些,想要证明她说的是事实。

  何慎行伸手搂过许雅的腰,一把带进了怀里,温柔的说道:“别闹了,小雅,还和我闹脾气呢?连我也不认了么。”

  “你根本就不是他,你放开我!”许雅对何慎行低吼着。

  “小雅,怎么跟你丈夫说话的?我以前教你的规矩你都忘了吗?你这个样子怎么能做好我们穆家的媳妇儿。”穆成昆故作生气地说道,“谨言和慎行都是我生的孩子,我还能分不清楚他们谁是谁么?慎行从小就体弱多病,所以你没有见过,今天谨言特地带你过来见她,你却在这里胡说八道,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爸爸!”

  许雅哭着摇摇头,“不是这样的,爸……他真的不是谨言,他们两个反了,一定是何慎行做了什么,爸,你相信我。”

  “够了,小雅。”穆成昆有些不耐烦,但还是十分耐心的继续说道:“谨言就在这里,你说这些话怀疑他,多伤他的心?我也知道你现在肯定是情绪不好,先回去好好休息,我过几天再去看你。”穆成昆没有给许雅继续反驳的机会,转头对何慎行说,语气隐隐的有些强硬。“还不赶紧带小雅回去?”

  “是,爸,您别生气。是我没照顾好她,让她生气了,我会好好安抚小雅的。”何慎行顺从的应话,拉着许雅想往外走,许雅却如何都不肯。

  何慎之索性一把将她横抱了起来。

  “不,我不要走,我不要和他走…你放开我…爸,我不跟他走!……”许雅手脚扭动着想要从何慎行的怀抱里挣脱,却牢牢的被他拢在怀里,尽管许雅拳打脚踢,何慎行依旧面不改色的带她离开了病房。

  当他们消失在拐角处的时候,何慎行的语气才恢复冷硬:“你以为哭哭喊喊,就有人会信你?”许雅不回答,仍然对他拳打脚踢。

  直到走到了医院门口,何慎行才冷哼一声,随手放开了许雅。

  她没站稳,几乎跌倒,整个人瘫软在地上,浑身疲软无力。大概是刚刚哭得太久了,现在即便心里难过,也流不出一滴眼泪。

  看着许雅这副样子,何慎行嗤笑了一声,“爱情的力量可真伟大啊,既然你这么爱他,你怎么不去殉情?”

  听了何慎行的话,许雅猛然抬起头来,似乎不敢相信对方的话,“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何慎行倚着医院门旁的柱子,看着许雅不可置信的样子,不由得讥笑了一声答道:“我不是告诉过你了么?穆谨言快死了,这也是你见他的最后一面,你这么爱他,殉情是最好的方式,也不用一直被我控制,不是吗?”

  许雅难以置信地看着何慎行,下意识的只听了其中最重要的一句,她艰难的站起身来,转过头看向男人,“不可能的,你一定是在骗我,他身体一向很好,怎么会说死就死!”

  “我骗你干什么?”何慎行被怀疑,显得有一些不耐烦,他慢慢的说道:“不相信的话,等给他收尸的时候,你亲自来看看?”

  “你不要咒他!”许雅急急的向前一步,“是不是你把他变成这样的?”

  “我当然巴不得他这样了。”何慎行直白的一句话出口,气的许雅冲上前瞪了他一眼,抬手便砸了他一拳。

  畜生两个字还没骂出口,许雅就听到他说:“但这事和我没关系。”

蚀骨错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蚀骨错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小说误惹邪恶总裁:前妻的春天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误惹邪恶总裁:前妻的春天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称:误惹邪恶总裁:前妻的春天目录预览:第2章:时间仓促第3章:传统的女人第4章:第2章:时间仓促虽然还是初秋,但是晚上却已经冷的出奇,因为时间仓促的原因,她直接在家穿上了酒店的制服,根本起不了任何保暖的作用。她用双手怀抱着自己,双腿忍不住打哆嗦,她一个人站在凄清的街头,企图拦下一辆的士。整座城市在若明若暗的灯光下显得朦胧而美丽,那暖暖的灯光流泻在冰冷的马路上,投下清晰的暗影。她有多久没有一个人站在这样的街头东张西望?那些尘封的记忆像蘸满了

  • 小说游龙戏凤:草根皇后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游龙戏凤:草根皇后免费在线阅读全文书名:游龙戏凤:草根皇后目录预览:第2章:前因第3章:一刻千金第4章:智慧第2章:前因她哪里知道,这身子的主人早架不住他们的折磨是向阎王报道了,可怜我被这么无辜地拖下了水。那我的身子要怎么办,等我父母回来发现我的时候会不会已经成了一堆白骨?天啊,不敢想了。还是专心对付眼前的状况吧。突然那其中两个黑衣服的就把我伶了起来,你要知道,那不是扶,不是帮,是像个小鸡一样被伶了起来。我几时受过这样的气,尽管知道自己肯定穿越了,但是绝对不会对命运妥协的。脑袋快速地

  • 小说错爱新欢:误入妻途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错爱新欢:误入妻途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字:错爱新欢:误入妻途目录预览:第2章:撞死我算了第3章:享受生活第4章:安慰第2章:撞死我算了欢欣雀跃的像只出笼的鸟儿,她想跳舞。于是她开始在电梯里跳舞,以至于电梯门打开的时候人家都当怪物一样的看着她。她赶紧放下手,尴尬的低下头,拖着行李箱快步步出电梯。丢人。不敢再耽搁,她拿出钥匙开门。冷!好冷!原本笑容满脸的她只一瞬便感觉一股强大的冷气扑面而来。不是因为房子里开的冷气太冷,而是这房子居然全部采用黑白色调的装修。从地板到墙壁,再到天花板。就连

  • 小说首长老公很难缠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首长老公很难缠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首长老公很难缠目录预览:第2章:自杀第3章:肩章第4章:军官来了第2章:自杀静瑶手忙脚乱,简俏知道她想骂人,骂那个男人,可是又怕她难过,所以硬生生的忍住了,笨手笨脚的拍着她的背。简俏狠狠的发泄着,泪水像泛滥的江水,怎么也止不住。妈妈说,女孩子的眼泪最不值钱了,不爱你的人是不会吃你这套的,所以千万不要轻易哭。一直以来,她都这么做着,就连昨天晚上跟他分手的时候,她都没有哭。可是现在,她忍不住了。希望将她的悲伤全部挤出身体,哪怕是哭到断气,哭到晕厥。静瑶

  • 小说杠上冰山总裁:情逢敌手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杠上冰山总裁:情逢敌手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杠上冰山总裁:情逢敌手目录预览:第2章:得逞第3章:不怀好意第4章:新婚夜第2章:得逞揉弄了一会儿敏感的蓓蕾,红惑的凸超快他禁不住诱惑的含入嘴里品尝,舌尖触弄的微妙感觉则一丝丝钻进了她的心坎里,令她的身子渐渐像是着火般的热烫不已。他的手倏然邪气的伸入碰触她的幽秘处,她有些震惊于害怕,不过依然配合的张开腿,让他得逞了。男人恣肆的拨弄她脆弱的核心,然后除去自己的衣物,赤裸的体魄充满了男人的纯阳魅力,动作优雅如一只猛兽,缓缓的覆落在她身上。当他

  • 小说律师前妻很抢手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律师前妻很抢手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称:律师前妻很抢手目录预览:第2章:努力再努力第3章:如临大敌第4章:冷静第2章:努力再努力穆雨宁有些恍惚,脑海里不自觉的回想这几年走过的路。大学刚毕业那一年,她在一家外贸公司做了一年,然后辞职,兜兜转转的就来到了苏子墨律师事务所,原本以为会被刷掉的,也没报什么希望,谁知稀里糊涂的又进去了。想她一个二流大学毕业的法学本科生,说的是法学学士,可到头学的却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法律不过是过过场的形式而已,能混入律师事务所那真是相当了不起了。最了不起的是她在

  • 小说婚前交易:只怪娇妻太丰满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婚前交易:只怪娇妻太丰满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婚前交易:只怪娇妻太丰满目录预览:第2章:他们的关系第3章:不满足第4章:他的未婚妻第2章:他们的关系朱颜适时回头,露出一个虚假的笑容:“宋总,客气,我一个人一向过得好,别忘了咱们的关系仅止于床上,其余的,恕不奉陪啊。”“哦?咱们的关系仅止于床上?”原本被气的宋天磊此刻却饶有兴致的走到她的身边,举目望去,煞有其事的道,“可是我怎么感觉这个屋子里到处是我们欢爱过的身影呢?”甚至连他手下的流理台前,也有过。朱颜却面不改色:“宋总难道不知道以天

  • 小说闪婚新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闪婚新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书名:闪婚新妻目录预览:第2章:恨嫁女第3章:生理需要第4章:男朋友第2章:恨嫁女唐继轩凑到了顾宁的面前。轮廓分明的一张脸,比唐继桥有几分相似,可是组合在一起却比唐继桥好看了不止十倍,老天简直是不公!但她岂会被美色所诱惑。“不要脸!”顾宁臭骂,出乎意料的给了唐继轩右眼一拳。唐继轩吃疼,后退两步,同样露出了错愕的表情。顾宁也有些惊愣,不过却觉得解气,真是臭不要脸的,居然这么夸自己!就算是事实也不用这么大声说吧。顾宁高傲的扬着头,唐继轩脖子上的青筋在一瞬间突起,似

  • 小说夜来香:美人如玉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夜来香:美人如玉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字:夜来香:美人如玉目录预览:第2章培训课第3章意外任务第4章送她回家第2章培训课时光荏苒回到过去,我大二的时候由于家里的一些原因辍学了,和大多数人一样都会有毕业分手症候群的病症,然而我的发病却来的早了些,就这样我和谈了两年的女朋友吹了,她在学校深造,我进了社会深造,我们就像两个不同等级的公司生产出来的产品,她最终会包装精美的走向高端,而我只能被胡乱塞进一个我不喜欢的塑料袋然后被廉价的出售给混杂的小商品市场。从学校出来以后我在家里呆了半年,因为不

  • 小说完美恋人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完美恋人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字:完美恋人目录预览:第002章主动同居第003章刁蛮小芷第004章把它弄死第002章主动同居将吊带短裙拉至妹子腰际,林寻这才注意到妹妹那件淡粉色,蕾丝镶边的呅胸中间都已经断开,包着双峰那碗状物更是随着双峰起伏而有翘向两边的迹象。盯着伤口,林寻手落在了妹子胸上,随后就往旁边轻轻压去,确定伤口没有伤及肋骨,他就松了口气,要是伤到肋骨或是脏器,林寻就得打铁买锅送着妹子去医院就诊了。瞄了眼裙摆,见上面都是鲜血,林寻就不确定这妹子是不是只受了一处刀伤,再加上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