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蚀骨错婚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6:30:2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蚀骨错婚

第三章 只要你取悦我

  许雅行尸走肉般地在这里度过了一个星期。蚀骨错婚小说txt全文阅读

  那个消失了一个星期的何慎行再一次出现在许雅面前,当她看着何慎行跟谨言神似的面容,想起这个恶魔的暴行,许雅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我有这么可怕么,嗯?”何慎行悠悠开口道。

  许雅抿紧了唇,没有回答男人的话,只是又退了两步,充满了紧张与防备。

  “谨言…谨言他到底在哪儿?能不能让我见见他?”

  许雅小心但也很急切,然而何慎行却笑而不答,他慢慢地走到床边,坐在床沿上看着许雅,然后招手示意许雅过来。

  许雅没有反应,语气低软的又说了一句:“拜托你让我见他一面。”

  何慎行似乎没有听到她的请求,又招了招手,强硬的说道:“过来。”

  许雅不愿意过去也不敢过去,但出于交谈的诚意,她还是慢慢向男人走了几步,试图用语言说服何慎之,“你放了我吧,之前的事我可以翻篇,我不会追究,我们好聚好散,以你的条件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你就放了我吧…求求你…”

  听了许雅的话,何慎行突然笑了,“是啊,什么样的女人我找不到?但我就要你。原文http://www.95lady.com/”他看着许雅,说着看似深情的话,眼里却并没有深情。

  “你不是想见他吗?”何慎之解开领带,随手丢在一旁,“只要你取悦我,我就带你去见他。”

  许雅向前的脚步生生的止住了,她惊讶得有些身子发颤,无耻两个字生生的到喉咙口又吞了回去。

  “我……我做不到。”许雅往后退了一步,继续道:“你不是谨言,我做不到。”

  何慎行竟然也没有生气,坐在床边像聊家常一般开口:“我是没关系,不过你的谨言就快死了,你连他的最后一面也不想见么?”说到这里,何慎行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许雅陷入了震惊中,“你,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最后一面,你到底把他怎么了?”

  何慎行不紧不慢地回答:“我说得不够明白?你想见的穆谨言快死了,想见他,就好好的取悦我。阅读95lady.com

  许雅几乎要把牙齿咬碎,她完全没有想到谨言会是这种情况,更完全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男人,会用谨言的死来威胁自己。

  许雅闭了闭眼,指甲几乎要陷进手心里,“好,我答应你。”说罢慢慢的走到了男人的身边,她低声的说道:“你要言而有信。”

  “一定。”何慎行一边说,一边撩起许雅及腰的长发,将一缕发丝凑近自己的鼻子闻了闻,淡淡的洗发水清香,沁人心鼻,他看了许雅一眼,“知道该怎么做吗?”

  许雅愣了一下,慢慢的弯下腰,生硬的抬起手去解男人的西装扣子。

  何慎之偏头,隔着头发舔了舔她的耳垂,声音极其富有磁性:“先脱你自己的。”

  许雅下意识要躲却没有躲开,耳朵上又湿又痒。说明95lady.com她只能直起身子,照男人的话做。

  她的动作很慢,但是还是很快就脱掉了衣服,只剩下最后一层屏障。

  然后许雅闭上眼睛,不去看前面的那个男人,颤抖着声音说道:“可以了吗?”

  “脱光。”男人立马回答了她。

  “你不要太过分了。”许雅睁开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前面的这个男人,恨不得把他杀了才好。

  何慎行不怒反笑,“还有更过分的呢,这就害臊了?看来你是见不到穆谨言了。版权http://www.95lady.com/”他顿了顿,压低了声音,“你的身体,我哪里没碰过?”

  许雅心上抽痛,指尖也微微发抖,可她……根本毫无办法。

  他说得对,自己早就毁过一次了,还怕什么?

  既然左右都逃不过,那么长痛不如短痛,结束这一切。最重要的是,这是她唯一的机会,她必须离开这里,必须见到穆谨言。

  她咬咬牙,解开了自己的内衣扣,卸下身体的最后一层屏障。

  “现在,脱我的。”等到何慎行的声音响起,她没有再犹豫,一件一件的替男人脱去了衣服。

  两人赤裸相对,许雅本能的仍然有些局促不安,双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原文95lady.com

  “吻我。”何慎行说道,“试着勾引我。”

  许雅低着眼没有回答,片刻才近前一步,单膝跪在床上,双手攀上男人的肩膀,微微颤抖的吻了过去。她紧闭着双眼,压下内心的恶心感,软舌伸进了男人湿热的口腔。

  男人一言不发的就让她吻着,没有夺回主动权。

  许雅只好继续吻他,讨好他,直到男人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拉着她的手覆上自己胀大的下身,沉声说道“勾引的技术太差了,怎么取悦我?”

  许雅眼眶已经通红,她动手迎合着男人,想要快点结束这一切,于是她说。

  “……做吧,何慎行。”

  她略微带着哭腔的叫他名字,和他说:做吧。何慎行被刺激的身体燥热,欺身压上了许雅,轻而易举的夺回了主动权。

  接下来的每一分钟,对许雅来说,都是噩梦。

第四章 说好的一辈子

  等一切都结束之后,何慎行也兑现了自己的承诺,将许雅带上了车。

  一路上,两人沉默不语,车子一直开到了一个医院。

  当下了车,许雅清楚再过一会儿就可以见到心心念念的人了,心情变得有些复杂起来,她是恨不得一直陪在穆谨言身边,可是想起自己背叛了对方,许雅又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穆谨言。

  “你不是一直想见他么?怎么现在还不走。”说完,何慎行似乎想起了什么,笑了一声,“怎么,现在才意识到自己不是处了?”

  被何慎行这么刺激,许雅瞪了对方一眼,径直向前走去。许雅知道,她必须要见到穆谨言确认他的情况,好不容易有了这次机会,她又岂能怯步。

  何慎行不再说话,直接把许雅带到了一个无菌病房。

  透过病房的玻璃窗,许雅终于开到了她日思夜想的人,看着里面的人身上插了这么多管子,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如果不是因为仪器还正常运行着,显示着这个人还有生命的气息的话,许雅大概会以为那个人已经死了。

  她的谨言躺在那里,脸色苍白,戴着氧气罩,直到刚才许雅还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可事实告诉他就是如此。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许雅的眼泪不停地往下流,她拍着隔离窗叫他,“谨言,你醒醒,我就站在外面,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我知道你没事的,你快点醒过来看看我……”可穆谨言没有任何反应,这个一向宠溺她的人,现在却奄奄一息,唤也唤不醒。

  “谨言…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你不能就这样睡着,你不能就这样丢下我……你要好起来,求你了,好不好?”

  许雅用力的锤着玻璃窗,话语有些崩溃,可里面的人没能够给她一点反应,哪怕是一个轻微的动作。

  就在这时,何慎之的声音响起,“你这么喊,怎么会有用。”

  许雅擦了擦哭花的脸,急切的转头问他:“你有办法?只要能救他,我什么都答应你。”

  “是吗?”何慎行挑了挑眉,直接将许雅压在玻璃上,慢慢地问:“那我说,他如果听到我们的亲热声,说不定就会受了刺激醒过来。”

  何慎行低下头用力地亲吻着她的脖子,重重的吮吸了一口她的锁骨,热气喷吐在她白皙而泛红的脖子上,他道:“怎么样?试试吗?”

  许雅惊诧之间差点喊出声来,却又硬生生的吞了回去。她用尽力气想要推开何慎行,可对方的力量绝对压制着她,许雅根本动弹不得。

  “你开什么玩笑?”她压低声音,扭动着身子试图避开他的亲吻,“放开我,别这样。”

  “我没有开玩笑,你不叫出声来,怎么知道他不会醒?”何慎行的手掌从许雅衣服是下摆内伸进去,温热的掌心抚弄女人平坦的小腹,不安分的四处游走,甚至滑到了她的背后,伸手似乎要解开她的内衣带。

  许雅咬紧下唇,眼泪滑落下来,“别在这里这样,求你了。”

  “我怎么对你?你不是想让他醒过来么?我只是在帮你。”何慎行说话的声音充满了魅惑,只是在许雅听来,这就像来自地狱的声音。

  “你混蛋!”许雅低声咒骂,气急败坏。何慎行却丝毫不生气,贴近她的耳边含吻她的耳垂,轻声道:“我混蛋,你又能怎么样?”

  许雅流下眼泪,心口痛得绞紧。何慎行说的没错,不管何慎行如何混蛋,如何羞辱她,命令她,她都没有反抗的能力。

  她太弱了,以前有谨言宠溺着,保护着,可如今谨言变成了一个奄奄一息的病人,她却一点儿也做不了——保护不了谨言,连自己也保护不了。

  “我恨你。”许雅又掉下眼泪,声音却十分用力:“你才应该是躺在里面的人,你才应该去死。”

  这时她的话彻底把何慎行给激怒了,男人手上一用力就扯松了许雅的内衣,毫不留情的探到她胸前柔软大力揉搓,牙齿凶狠地啃咬着她雪白的脖颈。

  恐惧多于情欲,许雅又痛又怕,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她害怕自己真的就要在这里被他剥开衣服,就地正法——在谨言的面前。

  “谨言,你也太胡闹了。”

  突然传来的声音打断了何慎行的动作,许雅仿佛终于得救,连忙推开他,拉拢自己的衣服站到一边,眼泪断了线一般的掉落下来。

第五章 你怎么不去殉情

  来的是穆谨言的父亲,穆成昆。他鬓发有些白了,神情肃穆的慢慢走了进来,脸上有几分责怪的神色。

  可许雅明明白白的听到,穆成昆叫何慎行,谨言。

  果然,果然是他把所有人都骗了,许雅慌张的向前一步,却被何慎行拉住了手。

  她试图甩开,却甩不动,但她一定要撕开男人的面具,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

  许雅急急忙忙的加大了音量朝着来人大声喊道:“爸,这个人根本不是谨言!他是个骗子!里面那个才是谨言,里面那个才是。”

  然而穆成昆蹙了蹙眉,开口对许雅说:“小雅,瞎说什么呢,里面是谨言生病的弟弟。”转而,又对何慎行说道:“小雅情绪太激动了,谨言,先把小雅带回去。”

  “不,我不走,他根本就不是谨言,他的腰后没有谨言的胎记!里面的那个才是谨言啊,爸,你相信我,他根本不是谨言!”许雅不知道穆成昆为什么要这么说,只觉得他也是被何慎行蒙骗了,急得声音大了一些,想要证明她说的是事实。

  何慎行伸手搂过许雅的腰,一把带进了怀里,温柔的说道:“别闹了,小雅,还和我闹脾气呢?连我也不认了么。”

  “你根本就不是他,你放开我!”许雅对何慎行低吼着。

  “小雅,怎么跟你丈夫说话的?我以前教你的规矩你都忘了吗?你这个样子怎么能做好我们穆家的媳妇儿。”穆成昆故作生气地说道,“谨言和慎行都是我生的孩子,我还能分不清楚他们谁是谁么?慎行从小就体弱多病,所以你没有见过,今天谨言特地带你过来见她,你却在这里胡说八道,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爸爸!”

  许雅哭着摇摇头,“不是这样的,爸……他真的不是谨言,他们两个反了,一定是何慎行做了什么,爸,你相信我。”

  “够了,小雅。”穆成昆有些不耐烦,但还是十分耐心的继续说道:“谨言就在这里,你说这些话怀疑他,多伤他的心?我也知道你现在肯定是情绪不好,先回去好好休息,我过几天再去看你。”穆成昆没有给许雅继续反驳的机会,转头对何慎行说,语气隐隐的有些强硬。“还不赶紧带小雅回去?”

  “是,爸,您别生气。是我没照顾好她,让她生气了,我会好好安抚小雅的。”何慎行顺从的应话,拉着许雅想往外走,许雅却如何都不肯。

  何慎之索性一把将她横抱了起来。

  “不,我不要走,我不要和他走…你放开我…爸,我不跟他走!……”许雅手脚扭动着想要从何慎行的怀抱里挣脱,却牢牢的被他拢在怀里,尽管许雅拳打脚踢,何慎行依旧面不改色的带她离开了病房。

  当他们消失在拐角处的时候,何慎行的语气才恢复冷硬:“你以为哭哭喊喊,就有人会信你?”许雅不回答,仍然对他拳打脚踢。

  直到走到了医院门口,何慎行才冷哼一声,随手放开了许雅。

  她没站稳,几乎跌倒,整个人瘫软在地上,浑身疲软无力。大概是刚刚哭得太久了,现在即便心里难过,也流不出一滴眼泪。

  看着许雅这副样子,何慎行嗤笑了一声,“爱情的力量可真伟大啊,既然你这么爱他,你怎么不去殉情?”

  听了何慎行的话,许雅猛然抬起头来,似乎不敢相信对方的话,“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何慎行倚着医院门旁的柱子,看着许雅不可置信的样子,不由得讥笑了一声答道:“我不是告诉过你了么?穆谨言快死了,这也是你见他的最后一面,你这么爱他,殉情是最好的方式,也不用一直被我控制,不是吗?”

  许雅难以置信地看着何慎行,下意识的只听了其中最重要的一句,她艰难的站起身来,转过头看向男人,“不可能的,你一定是在骗我,他身体一向很好,怎么会说死就死!”

  “我骗你干什么?”何慎行被怀疑,显得有一些不耐烦,他慢慢的说道:“不相信的话,等给他收尸的时候,你亲自来看看?”

  “你不要咒他!”许雅急急的向前一步,“是不是你把他变成这样的?”

  “我当然巴不得他这样了。”何慎行直白的一句话出口,气的许雅冲上前瞪了他一眼,抬手便砸了他一拳。

  畜生两个字还没骂出口,许雅就听到他说:“但这事和我没关系。”

蚀骨错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蚀骨错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52岁的苏菲·玛索,又活成了世上最美的女人

    人间需要一位女神,于是苏菲·玛索降临了。法兰西之吻提到苏菲·玛索,我们能想到的,无外乎美丽、性感···她被誉为“法兰西玫瑰”、是法国男人“永远的挚爱”,也让全世界为之倾心。有趣的是,不止男性喜欢她,很多女人也会为丈夫,收集苏菲·玛索的电影,她们说,老公喜欢苏菲·玛索,起码证明他品味不俗。13岁出道,苏菲·玛索的代名词就是“美丽”。她笑靥如花,一双无可复制的褐色双眸,散发着一种迷人的浪漫,虽然是西方人,却兼具东方人的气质。她清纯可爱,温暖大方。随意挽起头发,便美得不可方物,她留了一辈子的刘海,也因

  • 他是徐悲鸿的师兄,是被遗忘的大师

    在中国,有这么一个神人他与林风眠共同创立国立艺专,是赵无极、吴冠中的师父,徐悲鸿师兄,被誉为“小塞尚”、“国立艺专旗帜”,但他在生前没出过画册,也没有办过个展,一度遗忘多年。几十年后,他的画估价近2000万!他就是中国抽象艺术之原点,吴大羽。追溯西方抽象艺术的的起源,可以至后印象主义代表人物塞尚,他是第一个将现代主义艺术从具象带往抽象的画家,也是对吴大羽影响颇深的画家。今天我们把抽象艺术理解为颜色和形式的艺术时,才能更好的体会塞尚对于色彩的精辟理解。这影响了其后立体主义、至上主义的发展。在中国,

  • 【健康】吃早饭,不能晚于这个时间!否则,糖尿病容易找上门……

    你几点吃早餐?7点?9点?干脆不吃?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的一项新研究指出:在上午9:30之前吃早餐,能够避免肥胖和糖尿病。研究结果发表在《DiabetesCare》杂志上。吃早餐的时间,会影响一种调节餐后血糖和胰岛素反应的“生物钟基因”,从而与肥胖、2型糖尿病、高血压和心血管疾病产生联系。浙江大学医学院人类遗传病专家祁鸣教授表示,人体内,有9~12组控制节律的基因,在它们的作用下,人的激素分泌是有节律的。9:30这个时间点,应该是现代人的节律基因,根据上班族相近的工作时间,慢慢自主形成的一个时间节

  • 2018年书法作品价格 任法融书法保真销售

    任法融,俗名任志刚,原籍甘肃天水市,生于公元1936年。我国当代著名道教学者、书法家,前中国道教协会会长,现任世界宗教和平会主席,全国政协常委,中国宗教界和平委员会副主席,国家民族宗教委副主任,中国道教协会会长,陕西道教协会会长,中国道教学院院长,陕西周至楼观台道观监院。任法融道长踏实、勤苦,不走捷径,自幼师从外祖父学文习书,从颜体入手,兼学诸家,其路端正,基础厚实。其后利用出家学道之机缘优势,潜心临习前贤之碑贴,数十年如一日,手不释经,笔不洗墨。其文如人,字亦如其人。书家的道德修养支使其运笔之

  • 五个高颜值公主,你带走谁?

    听说蛋糕和咖啡更配哦,快来看看一半一伴新诞生的五个高颜值的小公主吧!香草甜杏蛋糕一颗杏子香,满阶香草绿。我偷偷地摘下一颗甜杏,小口地咬下,那份甜蜜融入了蛋糕的糯软之中,空气中弥漫着香草的清香。杏黄色的公主啊,能否请你跳支舞?抹茶伯爵慕斯一袭素面,不尽青衣香。那令我沉醉的,是那淡淡的抹茶香。你低调又朴素,神秘又吸引。品着你就像在读一本书,品着一杯茶。青衣公主,来谈谈人生吧!千层蛋糕人有千面,我有千层。一层又一层地剥开你的心,你的味道还是始终如初。你虽有千面,难以捉摸,我却是认准你的那个人。千层公主

  • 有些心情,无法言说

    人有了心事后,都想一个人静静的呆着,一双眼轻轻的闭着,一颗心默默的想着。不愿见人说累,有多累自己扛着;不愿逢人诉苦,有多苦自己尝着;不愿遇人就哭,有多痛自己藏着。人生中,总是累多于美,不得不面对;感情里,总是疼超过醉,难免有心碎。理不清的是是非非,只能独自去品味;剪不断的错错对对,只有暗自流下泪。人累了,可以躺下去休息;心累了,能否放下不在意!有些心情,是无法言说的。笑容,都显得牵强;话语,都觉得多余。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是沉默,是静默,还是冷漠;摆脱不了的一切,是纠结,是心结,还是情结。宁愿一个

  • 活动招募 | 揭秘尼克尔铭家年会十大亮点 年度超低价 大奖抽不停

    同创尼康尼克尔俱乐部铭家年会(以下简称“尼克尔铭家年会”),将于2018年1月20日在自安然酒店举办。精彩的年会,十大亮点,心动了吗?1.多重好礼免费送2.现场大奖抽不停3.主题拍摄靓模秀4.名师名家论摄影5.器材低价年度惠6.百年影赛大揭晓7.摄友才艺乐翻天8.精彩表演奏不停9.器材保养清爱机10.摄影周边购随心大美摄影的影友们,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练手的好机会!感兴趣的朋友戳下图二维码报名参加。成功报名活动者,即可于年会现场领取精美随手礼一份,并可免费参加现场抽奖活动。另外,1月18日之前,将

  • 放手,是因为爱的太深

    放弃......是因为爱的太深...爱的太深...才对自己没有把握,要用放弃做赌注...输了,证明对方还不够爱你。有一种爱,叫放手。曾经的我天真的以为不管时间和空间的距离有多长多远,我们之间的感情一定会恒久不变,因为爱是没有理由的……爱不能成为牵绊,所以要选择放手,从容的让彼此走彼此的世界,凡事到极至,伤也会痛。其实爱过就会懂,彼此个性的太过坚强终究会是一起生活的阴影。昨日的幸福已成为一种痕迹,两人能携手走完整人生固然很好,可陪上了一段也应心存感激了。爱一个人不是要成为所爱人的牵绊,只要心中有爱

  • 永久自行车偷偷开了间咖啡店,设计里满满的回忆杀!

    看着现在满大街的摩拜和小黄车你还记得那些年拉风的永久牌自行车吗▼在上世纪六七十年——那个被称为“自行车王国”的年代,自行车几乎是所有人出行的标配,而有着77年历史的自行车老字号——永久,更是成为了一代人心中共同的记忆符号。但没想到,本已经淡出我们生活的永久牌,居然玩跨界偷偷开了一家骑行主题咖啡馆。这家位于上海兰花路的永久自行车咖啡馆,以骑行为主题,店内环境充斥着单车元素,满载着轻客文化,也是峻佳设计参与品牌升级跨界营销设计的经典案例。单车总是让人回忆起关于童年与青春的美好故事。设计师陈峻佳自身就

  • 你忽然发现,你宁愿孤单一个人

    你和他,曾经有过许多快乐的时光,你以为从此不再孤单。只是,许多年后,你忽然发现,你宁愿孤单一个人。假如只有你一个人,你用不着再向他交代你的行踪,你毋须再迫自己和他一起成长或一起不成长,你不必再听他唠叨,你不用再迁就他,你不用再向他说甜言蜜语。有一天,当你长大,你会明白爱情不是人生的全部,为一个不爱你的男人而死,毫不灿烂。活着比寻思更需要勇气。世上或许有一段不可代替的感情,却没有一个人是不可以代替的。在情爱的世界里,从来没有相同的痛苦和相同的快乐。上帝既仁慈也残忍。痛苦和快乐,都会随着岁月变得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