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山海经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3:16:4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山海经
第3章 这人美得不科学

柳烟一翻身掉到沙发下,也醒了过来,笔记本也滑到了地上,待机状态的黑屏亮了起来,青色的光闪了两下,原来刚刚只是做了一个梦。推荐95lady.com打着哈欠摸黑走到玄关,摁亮了整栋楼的灯,灯光亮起的一刻,好象看到客厅里有人影晃了一下,她揉揉眼睛,一定是刚刚做了个古怪的梦,再加上眼睛一时无法适应强光而产生的错觉。

一觉醒来已经快半夜了,柳烟才想起还没吃晚饭,今天搭了汪和平的车回家忘了带吃的,只得随便抓了个苹果当是宵夜,一边啃一边回到沙发边捡起滑落到地上的笔记本,先前打开的十几个网页还没关上,正准备关上,却看到当前页面的标题居然是:千年箜篌现身私人拍卖会。这是一段很简洁的新闻,数月前境外的一场小型古玩拍卖会上,拍品中有一张古拙的箜篌,疑为晚唐时期的物件,被人以千万高价拍得,圈内猜测这位买家来自内地。

柳烟不记得先前有打开过这个网页,一下想到了刚刚梦里那个弹奏箜篌的古装美女,要不要这么巧?点开页面里的图,分辨率不是太高,大体能看清黑色的的琴身上有金漆纹饰,形似凤凰,琴尾缀有几条银色丝绦。再想想刚刚做的那个梦,除了记得弹箜篌的美人漂亮得不像话外,别的一概想不起来了。

柳烟是个没什么好奇心的人,只当这是个巧合,关上笔记本便回屋睡觉去了。酒吧里的人已经散得七七八八了,剩下的四五个醉鬼横七竖八的倒在各自的座位上,汪和平也完全睡过去了,估计是酒吧里冷气太足,他已经蜷成了一圈,而陶乌居然还在吃!

“先生,我们要打烊了。网站http://www.95lady.com/”酒保走到陶乌身边,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心说真没见过跑来主题派对纯为吃小食的人,而且吃得还这么不讲究,比如鸡爪猪蹄这类,连骨头都没剩下。偏偏这身造型实在又很拉风,半裸的上身虽算不得肌肉分明,倒也很结实紧致,五官也是生得轮廓分明,这样子随便出去晃两圈肯定能勾搭一堆单身姑娘和。男人。

“打烊?行,我马上就吃完了。”陶乌头都没抬,抓起最后一个猪蹄嘎嘣嘎嘣几口就吞下去了,然后站起来就打算走。“哎,您得把您的朋友带走呀。”酒保指了指蜷在一边的汪和平。山海经小说txt全文阅读

“哦,忘了!”陶乌蹲下身子,拍了拍汪和平的脸,“嘿!醒醒!”汪和平对外界刺激已经没有反应了,陶乌二话不说,站起身来,一把拎起汪和平扛到肩上,毫不费力的走出酒吧,酒保看得傻在原地。

刚走出酒吧不远,一个中年男人从后面追了上来,气喘吁吁的叫住陶乌。“等等,你要带我家少爷去哪?”一边问陶乌,一边对着手机说了个位置。“少爷?”陶乌皱眉把汪和平扔到地上,“你说这家伙?”

“是呀是呀!”中年男人小心的扶起汪和平。“我又不知道他家在哪儿,酒吧打烊就随便把他带出来了呗。”正说着话,一辆商务车停到三人面前,汪和平估计是吹了凉风,稍稍醒了点酒,抓着陶乌的裤腿,“别走你得告诉我造型在哪做的,明天带我去!”

“那您今晚能去我们少爷家住吗?有客房的!免得回头少爷醒了找不着您。”中年人显然把陶乌当成汪和平的朋友了。山海经小说txt全文阅读陶乌看看汪和平、又看看那个中年男人、再看看那辆商务车,想了想,也就答应了。

汪和平的家在城边上,简直称得上是一个小庄园,不但有游泳池,还有网球场,只可惜一进屋就让人不忍直视了,比如客厅东墙上是幅写意水墨画,西墙上却是幅重彩油画,又比如纯西式的桌椅沙发,配的罩垫之类又是五蝠捧寿。

陶乌忍住没翻白眼,看着汪家的佣人把汪和平抬进他的卧室,然后跟着中年人去了旁边的客房。躺在巨大的浴池里,陶乌的神经总算是彻底放松了,这才顾得上仔细看自己手臂处的伤口,基本上已经愈合了,现在还有一道浅浅的印迹,估计再过一天就能痊愈了。

至今他也没弄清楚砍伤自己的那柄利器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用脚趾头也猜得出那肯定是斩杀过无数妖兽精怪的神器,否则也不能在自己的身上留下这么重的伤。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这么个又癫又狠的妖道!陶乌恨得牙都快咬碎了。

陶乌摆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床上,听着外面的动静,很快的,一连串关灯的声音响起,佣人们也都各自回了房,整栋屋子真正安静下来,直到这时,陶乌才安心闭上眼睛。推荐http://www.95lady.com/

不过没睡着多久,陶乌就被吵醒了,他听到了有人吃东西的声音,顿时又饿了!循着声响陶乌摸到餐厅,居然是汪和平睡眼惺忪的坐在餐台边吃蛋糕。

“嘿!”陶乌双手抱胸斜倚在门框边冲汪和平打了个招呼。“你是谁?”汪和平叉起一块蛋糕还没放在嘴里,显然还没回魂。“你忘了酒吧的事了?”“酒吧?什么事?”汪和平眯着眼想了一会,手一抖,蛋糕给掉在地上了。“那个我不是GAY,我可能喝多了。”

愚蠢的人类!陶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走到汪和平身边拉了张椅子坐下。“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听完你就知道我是谁了。原文95lady.com”陶乌舔了舔上唇,心想汪和平看起来应该不难吃。“我家住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很多年前我不小心来到你们这里,后来遇到了一个法力很高的道士,我被他打伤了,然后就只能东躲西逃到处逃避其他术士的追杀。刚开始的时候我躲得很辛苦,不过后来情况就好转了,那些术士的法力再高也不过是凡人,等到他们死了我也就暂时安全了,只是我伤得太厉害,很多能力都失去了,连一些道行稍微高点的精怪也敢来挑衅了。

受伤以后,我没办法随意狩猎,也就不能天天随心所欲的吃东西了,所以,我每天都觉得很饿。”陶乌一边说,一边又舔了舔嘴唇,仔细的又打量了一遍汪和平。

“最近这个城市里又出现了很多术士,我的运气不太好,被其中一个发现了,我打不过他,还被他砍伤了手臂,一路逃到酒吧街的时候就遇到了你,你喝醉了,以为我是故意化妆成这么狼狈的样子,还拉我一起喝酒。我这么说你记起来了吧!”

汪和平认真的想了想,摇了摇头表示不记得了。“看样子你家挺有钱的,我突然觉得做个有钱人家的少爷也不错,有车有房、父母双亡、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至少不用再像以往为了填饱肚子过得那么辛苦。”

一直听到这里,汪和平才回过神来,弱弱的问了一句“你是鬼么?”“鬼?太下等了。”陶乌站起身来,“我是饕餮。”汪和平看着眼前的人身形暴涨,头上冒出一对羚羊似的角,张开的嘴里露出尖利的犬齿,还没来得及惊叫出声,便被陶乌一口给吞掉了。

第4章 误会

柳烟被催命一样的手机铃声吵醒,迷糊着接了,原来是家政公司的人打来的,说是原来指派给她的那个做钟点工的阿姨回乡下去了,现在要给她换一个钟点工,问她有没有什么新的要求,沟通了一轮,告知她新的钟点工下午会来。

挂了电话,柳烟在床上又挣扎了好一阵,终于爬了起来,心想着为什么就不能心安理得、理所当然的窝在家里做米虫呢,为什么好好四年学念完还要实习个什么鬼。而昨晚那个关于箜篌和美人的梦早不知道抛去了哪里。

推开卧室的窗户,一阵凉风灌进来,柳烟打了个哆嗦,真是快到冬天了,温度一夜就降下来了,不过花园里的一半都没开花的石蒜倒是一夜之间都开花了,嚣张的火红一片。柳烟罩上件厚厚的长棉袍,打算去剪点石蒜花回来放在客厅卧室里,她特别喜欢这种纯粹的浓烈红色花朵。

正蹲着剪花,院门上的门铃响了,应该是新的钟点工来了,柳烟抱起一堆刚剪下来的石蒜走到门前,打开门就后悔了,门外站着昨天在电梯里碰到的那个中年妇女。

“这位阿姨,您怎么找来的?我真不信教,我也不用安利!”中年妇女也没想到开门的会是柳烟,有点手足无措,“我是XX家政的钟点工,来接替以前帮你干活的钟点工,大家都叫我朗姨。”“钟!点!工!”柳烟的声音不自觉提高了一个音阶,“你不是做传销的吗?”

“打份工而已啦。”朗姨讪笑着,“不是传销啦,我就是帮人发发传单。”柳烟在心里翻了个巨大的白眼,侧身让这个朗姨进了院子,带她进屋告诉她都要做哪些地方的卫生。然后自己从储物间里翻出两个高高的磨砂花樽,把刚刚剪下来的新鲜石蒜插进去。

“柳小姐,你家怎么会种这些个花呀。”朗姨一边擦拭桌椅一边问。“不是说家里种了石蒜就没老鼠吗?”柳烟拢了拢瓶里的花,觉得今年的石蒜开得特别漂亮。“原来是这样啊。”朗姨打了个哈哈,又再小声嘀咕的一句真邪门。“你说什么?”柳烟没听清楚,也没在意,随便接了句话。“没什么。”朗姨以为她听到了,“我是说我们老家也很多这样的花,不过都是阴生的。”

“哦,你是说这个呀。”柳烟立马明白她在说什么了,“很多地方的人叫这个是死人花,你忌讳这个吗?”“不是,不忌讳。”“我先去楼上书房了。”柳烟实在不想和这个朗姨聊天,电梯惊魂的心理阴影还没消除,心想你又是安利又是末日降临的,还能忌讳个花花草草么?再说了,要是真忌讳,话就不能这么多了。

挑了一截檀香点上,不一会儿淡淡的香气就充盈了整间书房。柳烟从书架上随便抽了一本的字帖,研好墨开始临帖,但凡心情不好的时候,写写毛笔字总能舒缓一下心情。比如现在,她觉得自己刚刚好象有点抓狂。

人秉五行之气而生身,身中即具五行之气。然心者身之主,身者心之室,五贼在身,实在心也不知不觉已经临了十几页《阴符经》,心情和缓了很多。

“唉呀!柳小姐你的书房好大呀!”朗姨拎着抹布拖把走进来,“这么多书,一看就是有学问的人!”

随着那声唉呀,柳烟手中的长锋羊毫一歪,一笔划出去。她深深的吸了口气,放下手中的笔,站起身来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朗姨,我刚刚忘了跟您说,我对钟点工还有一个要求,就是少说话多做事,您看这样好不好,从现在开始到您做完清洁,要是不再说话,我给您工钱加倍。”

“那我怎么好意思呀!”朗姨脸都要笑出花儿来了,还打算再说几句客套话时,终于看懂了柳烟的脸色,赶紧闭嘴开始从书架擦拭起来。

柳烟摇了摇头,看了眼刚刚临好的十几页,都是不久前才买的陈放了十几年的生宣纸,头一次拿出来用,这么就写废了。只能忍痛扔掉。

“书桌您就不用抹了,这上面的东西您都别动,您把清洁都做好了再叫我吧。”说完不等朗姨接茬儿,又从书架上随便抽了本书,赶紧转身下楼去了后院,明明是在自己家,还要东躲西逃,这个朗姨的杀伤力实在是有点大!

好不容易等朗姨做完清洁离开,柳烟觉得这个世界可算是清净了,却不想回到书房一看,书桌上赫然多出了一本李贺的诗集,这下火气是真蹿上来了,一边摸出手机就给家政公司打投诉电话,一边拿起书准备放回书架的原位去,结果没抓稳给掉地上了,她正要伸手把书捡起来,展开的书页正好停在《李凭箜篌引》那首诗上。

吴丝蜀桐张高秋,空山凝云颓不流。江娥啼竹素女愁,李凭中国弹箜篌。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十二门前融冷光,二十三丝动紫皇。女娲炼石补天处,石破天惊逗秋雨。梦入神山教神妪,老鱼跳波瘦蛟舞。吴质不眠倚桂树,露脚斜飞湿寒兔。

箜篌引,柳烟一下子回想起昨晚上那个梦了,尤其是弹琴的美人。做传销的朗姨、做钟点工的朗姨、梦里弹箜篌的美人、莫名出现在书桌上的诗集、还有这首描写箜篌出了名的玄幻系诗歌。她才不相信世界上会有这么多巧合!

一定是撞邪了!陶乌这一觉睡得很开心,世界上哪还有比吃饱喝足倒床就睡而且还能睡到自然醒更让人惬意的事呢?更何况现在躺的这张床,实在比他过去很多年睡过的都舒服。伸了个大大的懒腰,陶乌跳下床,扭动着各处关节一摇三摆的晃进了浴室,站在浴室的镜子前左看右看,心想这副皮囊真是难看呀!

平心而论,汪和平本身长得也还可以,只不过一向娇生惯养不事生产,空有衣架子似的骨骼,赘肉却稍微多了那么一点点,再加上一头火红的小卷,陶乌怎么照镜子都觉得别扭,回复自己本身的样子再照照,这才对呀。伸手挠了挠半长的青黑色直发,手感好太多了,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挑了挑眉尾,能够给相士们做教材的标准凤眼,怎么看都更上等。

自恋够了,陶乌又难过了,很多年前所受的伤还没养好,这次又差点就被了结,这下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要休养多久才能恢复元气,至少可以变回真正的饕餮的样子,而不是被困在人类的皮相之中,所以不管多不待见汪和平这副皮囊,他也得用下去,幸好还保留了一点点基本的猎食能力,以及汪和平的记忆,混吃混喝应该是没太大问题的。

好吧,还是先化悲愤为食欲!陶乌大摇大摆的从卧室走出来,昨天夜里那个中年男人也不知道是不是一直候在门外,一见他出来就开始吩咐工人去准备餐点,这个让陶乌很满意。“少爷,您朋友不见了,就是昨天夜里跟你在一起的那位。”

第5章 你不是做传销的吗

“他挑床,只有在他自己的床上才能睡着,肯定是半夜自己回去了。”陶乌径直走向餐厅,“贵叔,让他们多准备点牛肉,昨天尽喝酒了,真饿!”费了好大劲,陶乌才喊出贵叔两个字,心想真是妖落平阳被人欺,等伤养好了非吃掉这个贵叔不可!

一口气吃掉三份雪花牛肉,厨娘都看傻了,陶乌却浑然不觉,只想着这才是妖兽该过的舒心日子!正好有电话打来找汪和平,贵叔把电话递给陶乌,陶乌极不情愿的放下手中的刀叉接过电话。

“谁呀!”还让不让妖怪好好吃东西了呀!“汪和平,你忘了今天跟我约了去买材料吗?”是柳烟的电话,虽然陶乌保留了汪和平所有的记忆,但面对食物就都成了幻觉。

“买什么材料?”“蜂蜜、花椒、桂皮、白芨、明矾。你要是有事我就自己去了。”“想起来了!”是的,陶乌想起来蜂蜜是可以吃的了。“你等等啊,我吃完饭就去找你。”

“哦,那你还是到巷口等我吧。”站在淮荫巷入口,陶乌就发现不对劲了,这地方是五行属阴吗?小巷很窄,他这个体型也就是三人并排走的宽度,两边都是石墙,巷口一棵巨大的古槐长得张牙舞爪直冲云霄。

陶乌有点好奇,汪和平难道就从没觉得这里有什么不对劲吗?不过转念一想,汪和平能觉察到这里不对劲的话,也不会随便泡个酒吧就能搭讪上个妖兽而被吃掉。

柳烟很快就从小巷尽头走出来了,陶乌眯起眼由远至近的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姑娘,黑直长发简单的束成马尾,一身黑色长裙包裹得严严实实,脚上是双贴合的黑色半短棉靴,手上拎了个黑色小皮包,长相嘛,虽然算不上外放型明眸皓齿的美,倒也干干净净细皮嫩肉挺耐看。

一开始陶乌还是以看食物的眼光看着柳烟走近,等柳烟走到他跟前他就愣了一下,虽然只是一刹那,他确实感到了同类的气息,但眼前这个姑娘明明是个人类,她的气息既干净又平和,而且最让陶乌吃惊的是,柳烟一出现在小巷里,原先的那股阴气顿时消失无踪了,甚至走到自己身边时,好象连自己身上的妖气也被同化了。

不过,又好象感觉到了一点别的奇怪的气息。这个姑娘,不简单!柳烟看到巷口停着的商务车也愣住了,好象上次看到汪和平被家里的商务车接送还是中学时候的事,这简直是破天荒。

“你的宝贝小跑呢?”“昨天酒喝多了,头晕。”陶乌随便扯了个理由掩示过去。柳烟也不再多问,上车后告诉司机要去的市场的地址,倒也很快就到了,打发了司机回家,陶乌有点郁闷,他以为柳烟要逛菜市场,结果现在却来到了药材市场。

“你不是买材料做饭吗?”“啊?做什么饭?你几时见过我做饭?”柳烟突然觉得汪和平今天跟平时有点不一样。“不是说买蜂蜜、花椒什么的吗?”陶乌心想这真是亏大了,家里那么多好吃的等着他,他却跟柳烟跑来逛药材市场。“你脑子又进水了?后天我们要去那个什么天一阁实习,去帮人修补古书,当然得先买了材料做补书的胶糊呀。”

陶乌正想说家里有事不能多逛得先回去,不想对面一个小贩推着车烤红薯走过来,这种有点冷硬的季节,烤红薯那种香甜的味道直接把他的魂给勾过去了,“那个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我先去吃点。”

吃烤红薯?还是在街边?还飞奔着过去?汪和平好象从来没干过这种事啊,好歹汪和平一向以有教养的少爷自居,就算要吃烤红薯也会选个所谓的上流餐厅里用芝士焗出来的。等柳烟走到他旁边的时候,他已经吃完第三个了。

“你的胃是去往异次元的通道吗?”别说柳烟奇怪,那个卖了十几年烤红薯的小贩也是头次看到有人吃烤红薯的速度是如此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

柳烟拽着陶乌进了一家规模颇大的药材店,拿出一张写得非常详细的单子,让店员照单拣药,然后坐到一边去等着,陶乌饶有兴趣的这个看看那里摸摸,时不时的跟柳烟说,这个看起来好象还挺好吃。

拎着一包药材,陶乌跟着柳烟走进淮荫巷,路过那棵古槐树的时候,陶乌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等到走进柳烟家的院子时,满院火红的石蒜顿时让他无法以妖兽和人类的两种思维来理解柳烟的品味和喜好。

他在人类世界呆得够久了,但也没见过这么堂而皇之的、毫无忌讳的在家种植这种妖艳植物的普通人。刚刚把手上的包放到茶几上,正想问问柳烟家里有什么吃的没有,柳烟却一言不发的盯着陶乌看了半天,直看得他心里发毛,忍不住后退了一步,柳烟还是没说话,围着他转了一圈又站回到他面前。

“你是谁?”柳烟确定面前这人绝不是汪和平,虽然还是一脸她所熟悉的二不啦唧的样子,直接了当把疑问扔给陶乌。陶乌脸上一瞬间变换了好几个表情,那种毫无预期被人揭穿了弥天大谎的感觉就是这样了。圆谎?还没吃饱哪有力气编个天衣无缝的说辞来!而且这也不是他的风格。一口吃了柳烟?但是最初看到柳烟时感觉到的那一丝同类的气息让他很疑虑,最近的自己不太适合再惹祸了。

“你觉得我是谁?”陶乌干脆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摆出一副见招拆招的样子,抓起茶几的苹果先吃起来。“你是汪和平失散多年的兄弟吗?看起来也不像呀。可是你们的风格倒是一般无二呀。”柳烟坐到陶乌对面,还是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好吧,我不是汪和平,通常人们叫我。妖怪!”陶乌索性开门见山。“妖怪?哪种妖怪?你把汪和平弄哪去了呢?”柳烟看起来不像是不相信的样子,这个姑娘真的是正常人类吗?太古怪了!“他被我吃了。”“那你胃口可真好,不会消化不良吗?”柳烟并不觉得面前这个人是妖怪是件多么不合常理的事,同样也不觉得汪和平如果真被妖怪吃了是件多可怕的事,“你除了吃人还是什么?为什么没吃我呢?要真是妖怪,现个原型看看。”

这下陶乌彻底崩溃了,这是什么人啊!也太没心没肺了吧,汪和平好歹也跟她认识这么久了,至少在汪和平留下的记忆里,他对柳烟一直挺仗义的,而且还有那么一小点喜欢。

可惜这段记忆里的柳烟很模糊,就跟现在一样淡得像清晨的雾气一样。陶乌犹豫了一下,站起身来脱掉上衣,很快的回复自己做为人类的样子。

山海经》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山海经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重生之惑国鬼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重生之惑国鬼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重生之惑国鬼妃目录预览:第一章狗血的穿越第二章原来都是真的第一章狗血的穿越“小七,快睁开眼睛,你不能死!”是小六的声音,只是怎么听起来那么的遥远?小七努力的眨巴着眼皮,可她再怎么努力眼睛也睁不开。“小七,我们是最好的搭档,你死了,我该怎么办?”小六又哭喊道。小七听到好姐妹小六的哭喊声,一直在努力的积攒力气,想张开嘴巴,对小六说——快走!这里危险!可她蠕动了几下嘴唇,却发现嘴巴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奇怪,小七满脑子的狐疑,她不过是执行任务中,被阴险的对方

  • 宠妃当道:娘子太凶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宠妃当道:娘子太凶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宠妃当道:娘子太凶残目录预览:第一章等待有缘人第二章偷窥第一章等待有缘人“二狗子,再来壶茶!!”“好咧!不过我说你是不是茶水喝的有点多了,这都第几壶了。”“我乐意,又不是不给你银子。”“我是怕我们的茅厕不够给你使的。”店小二一边开着玩笑,一边给这边猛喝茶水的公子续茶,他连续几天都在,一坐一天,自然也就熟识。一身玄青色长袍罩住了他并不高大的身型,一头乌黑飘逸的长发仅仅用一根青色丝带固定住,而后一直垂落到腰际,五官并不十分出众,似乎放到人群中就会淹没

  • 重生之毒后归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重生之毒后归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重生之毒后归来目录预览:第一章含恨而死第二章重回皇宫第一章含恨而死“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沈明莞残害皇嗣、善妒、易怒、无所出、私通外戚,犯下五大罪,心肠歹毒,有失德行,实乃罪无可赦,是以削去贵妃头衔,暂压宗人府,等候处死。钦此。”宣旨的太监用尖细的声音念完甚至,眼锋微挑,斜睨着自然跌坐在地的沈明莞,从鼻腔里哼了一声,阴阳怪气地说道:“还不快领旨谢恩?”沈明莞怔了许久,脑子里那太监宣读的圣旨不断地回荡,她身处幽暗潮湿的牢房,坚实墙壁上暗红的血迹斑斑,有老鼠

  • 我的伪药罐子夫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我的伪药罐子夫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我的伪药罐子夫君目录预览:第一章迷之重生第二章有辱家风第一章迷之重生余解忧最先感觉到的是鬼压床一样的胸闷气短动弹不得,这就是死了的感觉吗?随着意识的逐渐清醒,饶是见过不少大风大浪,余解忧也不由被睁眼所见的景象镇住了,她像一只翻肚皮的青蛙一般软软地瘫在床上,身上压着一个男人。作为一个杀手,她打从有记忆起就开始学习要如何杀人,心里自然是再清楚不过,林翔那一枪下去,自己绝对再无生还的可能。似是有所察觉,男人抬起头来,如墨青丝迤逦而下,遮住了男人大半张脸,

  • 以你之爱,偿我情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以你之爱,偿我情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以你之爱,偿我情深目录预览:第1章病情加重第2章结婚的消息第1章病情加重“江卿,我不知道原来你这么不要脸!”听到这一声带着厌恶的慵懒男低音时,我还在睡梦中没有醒来,模模糊糊伸了个懒腰,这才看到床边站着一个不着寸缕,气质非凡的男人。沈遇安!司桥市最大上市公司的接班人,令所有人女人都为之沉沦的男人!所有的睡意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额头上攸的爬满了冷汗。我慌张的坐了起来,这才发现薄毯下的自己,竟然也是一丝不挂。胸前留下的无数鲜艳的吻痕,无不显示着昨晚战况

  • 但求来生不遇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但求来生不遇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但求来生不遇你目录预览:第1章许辞风,我恨你!第2章带走第1章许辞风,我恨你!“江暖!我命令你给我马上下来!”天台上的风很大,瞬间便把许辞风的声音淹没,江暖看着不远处俊朗非凡、目光灼灼的许辞风,心疼得扭成了一团。爱了许辞风十年,结婚三年,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沦为今天这样的地步。“下来?好让你押着我去手术台摘了我的心脏吗?”眼泪顺着脸颊流到嘴里,分外的苦涩,江暖无法再看着这个自己深爱了多年的男人,仿佛再多看一眼,便再舍不得从这十层楼高的天台跳下去。许辞风莫

  • 爱在深海不成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爱在深海不成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爱在深海不成眠目录预览:第1章你想趁我喝醉干什么第2章不爱最好第1章你想趁我喝醉干什么凌晨三点,万籁俱寂。时澜在沉睡中被一声巨响惊醒,她猛的睁开眼睛,屏息听着外头的动静,心脏鼓动的厉害。巨大的声响很短暂,随后便消失,接着门口传来些微动静,卧室门被推开,一个高大的黑影缓缓靠近床边,随后倒在了床上。空气中环绕着浓烈的酒味。在知道闯入者是言湛后,她的心绪已经缓下来,可他……为什么会来她的房间?他们两个一直以来都是分房睡的。“言湛?”时澜轻声叫着,没有得到对方

  • 痴情不知归何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痴情不知归何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痴情不知归何处目录预览:第1章植物人第2章要杀她第1章植物人医院手术室门外,江瑾言浑身透湿的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看着不远处,面色阴沉的秦逸帆。夜里的声声惊雷,从头顶轰鸣而过,像是要把江瑾言的头盖骨碾碎一般。她害怕极了,不管是眼前秦逸帆对她的冷漠,还是刚才车祸现场的惨烈,都让她恐慌得无所适从。“逸帆,对不起,我……”话还没有说完,她只觉得眼前闪过一阵劲风,随后整个人便被狠狠扼在了墙上。脖子上是秦逸帆骨节分明,冰冷的手指,那越来越大的力度,几乎要把她

  • 爱不曾问过归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爱不曾问过归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爱不曾问过归期目录预览:第1章丑闻第2章演戏第1章丑闻“傅南风!你简直不是人!”“我苏漓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你要这样对我?”“逼我签离婚协议!骗我吃堕胎药!你连自己的亲身骨肉都痛下杀手!”“前脚把我从傅家赶出去!后脚就和夏如沐在这里结婚!”“傅南风你有没有心的!?”两边高朋满座的宾客不敢置信,望着一边从红毯末端缓慢向前行进,一边撕心裂肺泣诉的女人,每一字仿佛都沾满浑浊的血泪。随着她越来越歇斯底里的语气,底下议论私语的声音刹时变成喧嚣的哗然。苏漓

  • 爱如夏花般璀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爱如夏花般璀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爱如夏花般璀璨目录预览:第1章送她入狱第2章必须捐第1章送她入狱路星河的56次求婚,终究抵不过余淮的一句:“对不起,我来晚了!”吴柏松三年的陪伴,抵不过江辰一句:“陈小希,我们和好吧!”看吧,喜欢你的人做再多,终究抵不过你喜欢的人的只言片语。而她余歆檬暗恋了江煜皓十二年,得到的却是无尽的折磨。她爱他,哪怕用她的性命去爱他,她也在所不惜。可她却得不到江煜皓只言片语。……“煜皓,不是我,我没有杀她!”余歆檬双手紧紧的攥抓住江煜皓的裤管,她的眼角挂着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