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山海经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3:16:4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山海经
第3章 这人美得不科学

柳烟一翻身掉到沙发下,也醒了过来,笔记本也滑到了地上,待机状态的黑屏亮了起来,青色的光闪了两下,原来刚刚只是做了一个梦。版权http://www.95lady.com/打着哈欠摸黑走到玄关,摁亮了整栋楼的灯,灯光亮起的一刻,好象看到客厅里有人影晃了一下,她揉揉眼睛,一定是刚刚做了个古怪的梦,再加上眼睛一时无法适应强光而产生的错觉。

一觉醒来已经快半夜了,柳烟才想起还没吃晚饭,今天搭了汪和平的车回家忘了带吃的,只得随便抓了个苹果当是宵夜,一边啃一边回到沙发边捡起滑落到地上的笔记本,先前打开的十几个网页还没关上,正准备关上,却看到当前页面的标题居然是:千年箜篌现身私人拍卖会。这是一段很简洁的新闻,数月前境外的一场小型古玩拍卖会上,拍品中有一张古拙的箜篌,疑为晚唐时期的物件,被人以千万高价拍得,圈内猜测这位买家来自内地。

柳烟不记得先前有打开过这个网页,一下想到了刚刚梦里那个弹奏箜篌的古装美女,要不要这么巧?点开页面里的图,分辨率不是太高,大体能看清黑色的的琴身上有金漆纹饰,形似凤凰,琴尾缀有几条银色丝绦。再想想刚刚做的那个梦,除了记得弹箜篌的美人漂亮得不像话外,别的一概想不起来了。

柳烟是个没什么好奇心的人,只当这是个巧合,关上笔记本便回屋睡觉去了。酒吧里的人已经散得七七八八了,剩下的四五个醉鬼横七竖八的倒在各自的座位上,汪和平也完全睡过去了,估计是酒吧里冷气太足,他已经蜷成了一圈,而陶乌居然还在吃!

“先生,我们要打烊了。95女性网”酒保走到陶乌身边,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心说真没见过跑来主题派对纯为吃小食的人,而且吃得还这么不讲究,比如鸡爪猪蹄这类,连骨头都没剩下。偏偏这身造型实在又很拉风,半裸的上身虽算不得肌肉分明,倒也很结实紧致,五官也是生得轮廓分明,这样子随便出去晃两圈肯定能勾搭一堆单身姑娘和。男人。

“打烊?行,我马上就吃完了。”陶乌头都没抬,抓起最后一个猪蹄嘎嘣嘎嘣几口就吞下去了,然后站起来就打算走。“哎,您得把您的朋友带走呀。”酒保指了指蜷在一边的汪和平。山海经小说txt全文阅读

“哦,忘了!”陶乌蹲下身子,拍了拍汪和平的脸,“嘿!醒醒!”汪和平对外界刺激已经没有反应了,陶乌二话不说,站起身来,一把拎起汪和平扛到肩上,毫不费力的走出酒吧,酒保看得傻在原地。

刚走出酒吧不远,一个中年男人从后面追了上来,气喘吁吁的叫住陶乌。“等等,你要带我家少爷去哪?”一边问陶乌,一边对着手机说了个位置。“少爷?”陶乌皱眉把汪和平扔到地上,“你说这家伙?”

“是呀是呀!”中年男人小心的扶起汪和平。“我又不知道他家在哪儿,酒吧打烊就随便把他带出来了呗。”正说着话,一辆商务车停到三人面前,汪和平估计是吹了凉风,稍稍醒了点酒,抓着陶乌的裤腿,“别走你得告诉我造型在哪做的,明天带我去!”

“那您今晚能去我们少爷家住吗?有客房的!免得回头少爷醒了找不着您。”中年人显然把陶乌当成汪和平的朋友了。推荐95lady.com陶乌看看汪和平、又看看那个中年男人、再看看那辆商务车,想了想,也就答应了。

汪和平的家在城边上,简直称得上是一个小庄园,不但有游泳池,还有网球场,只可惜一进屋就让人不忍直视了,比如客厅东墙上是幅写意水墨画,西墙上却是幅重彩油画,又比如纯西式的桌椅沙发,配的罩垫之类又是五蝠捧寿。

陶乌忍住没翻白眼,看着汪家的佣人把汪和平抬进他的卧室,然后跟着中年人去了旁边的客房。躺在巨大的浴池里,陶乌的神经总算是彻底放松了,这才顾得上仔细看自己手臂处的伤口,基本上已经愈合了,现在还有一道浅浅的印迹,估计再过一天就能痊愈了。

至今他也没弄清楚砍伤自己的那柄利器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用脚趾头也猜得出那肯定是斩杀过无数妖兽精怪的神器,否则也不能在自己的身上留下这么重的伤。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这么个又癫又狠的妖道!陶乌恨得牙都快咬碎了。

陶乌摆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床上,听着外面的动静,很快的,一连串关灯的声音响起,佣人们也都各自回了房,整栋屋子真正安静下来,直到这时,陶乌才安心闭上眼睛。95女性网

不过没睡着多久,陶乌就被吵醒了,他听到了有人吃东西的声音,顿时又饿了!循着声响陶乌摸到餐厅,居然是汪和平睡眼惺忪的坐在餐台边吃蛋糕。

“嘿!”陶乌双手抱胸斜倚在门框边冲汪和平打了个招呼。“你是谁?”汪和平叉起一块蛋糕还没放在嘴里,显然还没回魂。“你忘了酒吧的事了?”“酒吧?什么事?”汪和平眯着眼想了一会,手一抖,蛋糕给掉在地上了。“那个我不是GAY,我可能喝多了。”

愚蠢的人类!陶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走到汪和平身边拉了张椅子坐下。“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听完你就知道我是谁了。原文95lady.com”陶乌舔了舔上唇,心想汪和平看起来应该不难吃。“我家住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很多年前我不小心来到你们这里,后来遇到了一个法力很高的道士,我被他打伤了,然后就只能东躲西逃到处逃避其他术士的追杀。刚开始的时候我躲得很辛苦,不过后来情况就好转了,那些术士的法力再高也不过是凡人,等到他们死了我也就暂时安全了,只是我伤得太厉害,很多能力都失去了,连一些道行稍微高点的精怪也敢来挑衅了。

受伤以后,我没办法随意狩猎,也就不能天天随心所欲的吃东西了,所以,我每天都觉得很饿。”陶乌一边说,一边又舔了舔嘴唇,仔细的又打量了一遍汪和平。

“最近这个城市里又出现了很多术士,我的运气不太好,被其中一个发现了,我打不过他,还被他砍伤了手臂,一路逃到酒吧街的时候就遇到了你,你喝醉了,以为我是故意化妆成这么狼狈的样子,还拉我一起喝酒。我这么说你记起来了吧!”

汪和平认真的想了想,摇了摇头表示不记得了。“看样子你家挺有钱的,我突然觉得做个有钱人家的少爷也不错,有车有房、父母双亡、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至少不用再像以往为了填饱肚子过得那么辛苦。”

一直听到这里,汪和平才回过神来,弱弱的问了一句“你是鬼么?”“鬼?太下等了。”陶乌站起身来,“我是饕餮。”汪和平看着眼前的人身形暴涨,头上冒出一对羚羊似的角,张开的嘴里露出尖利的犬齿,还没来得及惊叫出声,便被陶乌一口给吞掉了。

第4章 误会

柳烟被催命一样的手机铃声吵醒,迷糊着接了,原来是家政公司的人打来的,说是原来指派给她的那个做钟点工的阿姨回乡下去了,现在要给她换一个钟点工,问她有没有什么新的要求,沟通了一轮,告知她新的钟点工下午会来。

挂了电话,柳烟在床上又挣扎了好一阵,终于爬了起来,心想着为什么就不能心安理得、理所当然的窝在家里做米虫呢,为什么好好四年学念完还要实习个什么鬼。而昨晚那个关于箜篌和美人的梦早不知道抛去了哪里。

推开卧室的窗户,一阵凉风灌进来,柳烟打了个哆嗦,真是快到冬天了,温度一夜就降下来了,不过花园里的一半都没开花的石蒜倒是一夜之间都开花了,嚣张的火红一片。柳烟罩上件厚厚的长棉袍,打算去剪点石蒜花回来放在客厅卧室里,她特别喜欢这种纯粹的浓烈红色花朵。

正蹲着剪花,院门上的门铃响了,应该是新的钟点工来了,柳烟抱起一堆刚剪下来的石蒜走到门前,打开门就后悔了,门外站着昨天在电梯里碰到的那个中年妇女。

“这位阿姨,您怎么找来的?我真不信教,我也不用安利!”中年妇女也没想到开门的会是柳烟,有点手足无措,“我是XX家政的钟点工,来接替以前帮你干活的钟点工,大家都叫我朗姨。”“钟!点!工!”柳烟的声音不自觉提高了一个音阶,“你不是做传销的吗?”

“打份工而已啦。”朗姨讪笑着,“不是传销啦,我就是帮人发发传单。”柳烟在心里翻了个巨大的白眼,侧身让这个朗姨进了院子,带她进屋告诉她都要做哪些地方的卫生。然后自己从储物间里翻出两个高高的磨砂花樽,把刚刚剪下来的新鲜石蒜插进去。

“柳小姐,你家怎么会种这些个花呀。”朗姨一边擦拭桌椅一边问。“不是说家里种了石蒜就没老鼠吗?”柳烟拢了拢瓶里的花,觉得今年的石蒜开得特别漂亮。“原来是这样啊。”朗姨打了个哈哈,又再小声嘀咕的一句真邪门。“你说什么?”柳烟没听清楚,也没在意,随便接了句话。“没什么。”朗姨以为她听到了,“我是说我们老家也很多这样的花,不过都是阴生的。”

“哦,你是说这个呀。”柳烟立马明白她在说什么了,“很多地方的人叫这个是死人花,你忌讳这个吗?”“不是,不忌讳。”“我先去楼上书房了。”柳烟实在不想和这个朗姨聊天,电梯惊魂的心理阴影还没消除,心想你又是安利又是末日降临的,还能忌讳个花花草草么?再说了,要是真忌讳,话就不能这么多了。

挑了一截檀香点上,不一会儿淡淡的香气就充盈了整间书房。柳烟从书架上随便抽了一本的字帖,研好墨开始临帖,但凡心情不好的时候,写写毛笔字总能舒缓一下心情。比如现在,她觉得自己刚刚好象有点抓狂。

人秉五行之气而生身,身中即具五行之气。然心者身之主,身者心之室,五贼在身,实在心也不知不觉已经临了十几页《阴符经》,心情和缓了很多。

“唉呀!柳小姐你的书房好大呀!”朗姨拎着抹布拖把走进来,“这么多书,一看就是有学问的人!”

随着那声唉呀,柳烟手中的长锋羊毫一歪,一笔划出去。她深深的吸了口气,放下手中的笔,站起身来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朗姨,我刚刚忘了跟您说,我对钟点工还有一个要求,就是少说话多做事,您看这样好不好,从现在开始到您做完清洁,要是不再说话,我给您工钱加倍。”

“那我怎么好意思呀!”朗姨脸都要笑出花儿来了,还打算再说几句客套话时,终于看懂了柳烟的脸色,赶紧闭嘴开始从书架擦拭起来。

柳烟摇了摇头,看了眼刚刚临好的十几页,都是不久前才买的陈放了十几年的生宣纸,头一次拿出来用,这么就写废了。只能忍痛扔掉。

“书桌您就不用抹了,这上面的东西您都别动,您把清洁都做好了再叫我吧。”说完不等朗姨接茬儿,又从书架上随便抽了本书,赶紧转身下楼去了后院,明明是在自己家,还要东躲西逃,这个朗姨的杀伤力实在是有点大!

好不容易等朗姨做完清洁离开,柳烟觉得这个世界可算是清净了,却不想回到书房一看,书桌上赫然多出了一本李贺的诗集,这下火气是真蹿上来了,一边摸出手机就给家政公司打投诉电话,一边拿起书准备放回书架的原位去,结果没抓稳给掉地上了,她正要伸手把书捡起来,展开的书页正好停在《李凭箜篌引》那首诗上。

吴丝蜀桐张高秋,空山凝云颓不流。江娥啼竹素女愁,李凭中国弹箜篌。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十二门前融冷光,二十三丝动紫皇。女娲炼石补天处,石破天惊逗秋雨。梦入神山教神妪,老鱼跳波瘦蛟舞。吴质不眠倚桂树,露脚斜飞湿寒兔。

箜篌引,柳烟一下子回想起昨晚上那个梦了,尤其是弹琴的美人。做传销的朗姨、做钟点工的朗姨、梦里弹箜篌的美人、莫名出现在书桌上的诗集、还有这首描写箜篌出了名的玄幻系诗歌。她才不相信世界上会有这么多巧合!

一定是撞邪了!陶乌这一觉睡得很开心,世界上哪还有比吃饱喝足倒床就睡而且还能睡到自然醒更让人惬意的事呢?更何况现在躺的这张床,实在比他过去很多年睡过的都舒服。伸了个大大的懒腰,陶乌跳下床,扭动着各处关节一摇三摆的晃进了浴室,站在浴室的镜子前左看右看,心想这副皮囊真是难看呀!

平心而论,汪和平本身长得也还可以,只不过一向娇生惯养不事生产,空有衣架子似的骨骼,赘肉却稍微多了那么一点点,再加上一头火红的小卷,陶乌怎么照镜子都觉得别扭,回复自己本身的样子再照照,这才对呀。伸手挠了挠半长的青黑色直发,手感好太多了,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挑了挑眉尾,能够给相士们做教材的标准凤眼,怎么看都更上等。

自恋够了,陶乌又难过了,很多年前所受的伤还没养好,这次又差点就被了结,这下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要休养多久才能恢复元气,至少可以变回真正的饕餮的样子,而不是被困在人类的皮相之中,所以不管多不待见汪和平这副皮囊,他也得用下去,幸好还保留了一点点基本的猎食能力,以及汪和平的记忆,混吃混喝应该是没太大问题的。

好吧,还是先化悲愤为食欲!陶乌大摇大摆的从卧室走出来,昨天夜里那个中年男人也不知道是不是一直候在门外,一见他出来就开始吩咐工人去准备餐点,这个让陶乌很满意。“少爷,您朋友不见了,就是昨天夜里跟你在一起的那位。”

第5章 你不是做传销的吗

“他挑床,只有在他自己的床上才能睡着,肯定是半夜自己回去了。”陶乌径直走向餐厅,“贵叔,让他们多准备点牛肉,昨天尽喝酒了,真饿!”费了好大劲,陶乌才喊出贵叔两个字,心想真是妖落平阳被人欺,等伤养好了非吃掉这个贵叔不可!

一口气吃掉三份雪花牛肉,厨娘都看傻了,陶乌却浑然不觉,只想着这才是妖兽该过的舒心日子!正好有电话打来找汪和平,贵叔把电话递给陶乌,陶乌极不情愿的放下手中的刀叉接过电话。

“谁呀!”还让不让妖怪好好吃东西了呀!“汪和平,你忘了今天跟我约了去买材料吗?”是柳烟的电话,虽然陶乌保留了汪和平所有的记忆,但面对食物就都成了幻觉。

“买什么材料?”“蜂蜜、花椒、桂皮、白芨、明矾。你要是有事我就自己去了。”“想起来了!”是的,陶乌想起来蜂蜜是可以吃的了。“你等等啊,我吃完饭就去找你。”

“哦,那你还是到巷口等我吧。”站在淮荫巷入口,陶乌就发现不对劲了,这地方是五行属阴吗?小巷很窄,他这个体型也就是三人并排走的宽度,两边都是石墙,巷口一棵巨大的古槐长得张牙舞爪直冲云霄。

陶乌有点好奇,汪和平难道就从没觉得这里有什么不对劲吗?不过转念一想,汪和平能觉察到这里不对劲的话,也不会随便泡个酒吧就能搭讪上个妖兽而被吃掉。

柳烟很快就从小巷尽头走出来了,陶乌眯起眼由远至近的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姑娘,黑直长发简单的束成马尾,一身黑色长裙包裹得严严实实,脚上是双贴合的黑色半短棉靴,手上拎了个黑色小皮包,长相嘛,虽然算不上外放型明眸皓齿的美,倒也干干净净细皮嫩肉挺耐看。

一开始陶乌还是以看食物的眼光看着柳烟走近,等柳烟走到他跟前他就愣了一下,虽然只是一刹那,他确实感到了同类的气息,但眼前这个姑娘明明是个人类,她的气息既干净又平和,而且最让陶乌吃惊的是,柳烟一出现在小巷里,原先的那股阴气顿时消失无踪了,甚至走到自己身边时,好象连自己身上的妖气也被同化了。

不过,又好象感觉到了一点别的奇怪的气息。这个姑娘,不简单!柳烟看到巷口停着的商务车也愣住了,好象上次看到汪和平被家里的商务车接送还是中学时候的事,这简直是破天荒。

“你的宝贝小跑呢?”“昨天酒喝多了,头晕。”陶乌随便扯了个理由掩示过去。柳烟也不再多问,上车后告诉司机要去的市场的地址,倒也很快就到了,打发了司机回家,陶乌有点郁闷,他以为柳烟要逛菜市场,结果现在却来到了药材市场。

“你不是买材料做饭吗?”“啊?做什么饭?你几时见过我做饭?”柳烟突然觉得汪和平今天跟平时有点不一样。“不是说买蜂蜜、花椒什么的吗?”陶乌心想这真是亏大了,家里那么多好吃的等着他,他却跟柳烟跑来逛药材市场。“你脑子又进水了?后天我们要去那个什么天一阁实习,去帮人修补古书,当然得先买了材料做补书的胶糊呀。”

陶乌正想说家里有事不能多逛得先回去,不想对面一个小贩推着车烤红薯走过来,这种有点冷硬的季节,烤红薯那种香甜的味道直接把他的魂给勾过去了,“那个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我先去吃点。”

吃烤红薯?还是在街边?还飞奔着过去?汪和平好象从来没干过这种事啊,好歹汪和平一向以有教养的少爷自居,就算要吃烤红薯也会选个所谓的上流餐厅里用芝士焗出来的。等柳烟走到他旁边的时候,他已经吃完第三个了。

“你的胃是去往异次元的通道吗?”别说柳烟奇怪,那个卖了十几年烤红薯的小贩也是头次看到有人吃烤红薯的速度是如此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

柳烟拽着陶乌进了一家规模颇大的药材店,拿出一张写得非常详细的单子,让店员照单拣药,然后坐到一边去等着,陶乌饶有兴趣的这个看看那里摸摸,时不时的跟柳烟说,这个看起来好象还挺好吃。

拎着一包药材,陶乌跟着柳烟走进淮荫巷,路过那棵古槐树的时候,陶乌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等到走进柳烟家的院子时,满院火红的石蒜顿时让他无法以妖兽和人类的两种思维来理解柳烟的品味和喜好。

他在人类世界呆得够久了,但也没见过这么堂而皇之的、毫无忌讳的在家种植这种妖艳植物的普通人。刚刚把手上的包放到茶几上,正想问问柳烟家里有什么吃的没有,柳烟却一言不发的盯着陶乌看了半天,直看得他心里发毛,忍不住后退了一步,柳烟还是没说话,围着他转了一圈又站回到他面前。

“你是谁?”柳烟确定面前这人绝不是汪和平,虽然还是一脸她所熟悉的二不啦唧的样子,直接了当把疑问扔给陶乌。陶乌脸上一瞬间变换了好几个表情,那种毫无预期被人揭穿了弥天大谎的感觉就是这样了。圆谎?还没吃饱哪有力气编个天衣无缝的说辞来!而且这也不是他的风格。一口吃了柳烟?但是最初看到柳烟时感觉到的那一丝同类的气息让他很疑虑,最近的自己不太适合再惹祸了。

“你觉得我是谁?”陶乌干脆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摆出一副见招拆招的样子,抓起茶几的苹果先吃起来。“你是汪和平失散多年的兄弟吗?看起来也不像呀。可是你们的风格倒是一般无二呀。”柳烟坐到陶乌对面,还是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好吧,我不是汪和平,通常人们叫我。妖怪!”陶乌索性开门见山。“妖怪?哪种妖怪?你把汪和平弄哪去了呢?”柳烟看起来不像是不相信的样子,这个姑娘真的是正常人类吗?太古怪了!“他被我吃了。”“那你胃口可真好,不会消化不良吗?”柳烟并不觉得面前这个人是妖怪是件多么不合常理的事,同样也不觉得汪和平如果真被妖怪吃了是件多可怕的事,“你除了吃人还是什么?为什么没吃我呢?要真是妖怪,现个原型看看。”

这下陶乌彻底崩溃了,这是什么人啊!也太没心没肺了吧,汪和平好歹也跟她认识这么久了,至少在汪和平留下的记忆里,他对柳烟一直挺仗义的,而且还有那么一小点喜欢。

可惜这段记忆里的柳烟很模糊,就跟现在一样淡得像清晨的雾气一样。陶乌犹豫了一下,站起身来脱掉上衣,很快的回复自己做为人类的样子。

山海经》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山海经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神级透视》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神级透视》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神级透视第八章触底反弹“谢谢你,王婷。”欧阳志远对小丫头一笑,立刻冲向赵晓东的办公室。“欧阳志远,你怎么才来?你还想不想在这里干了?没有一点时间观念,不想在这里干了,立刻滚出去,我们这里不缺医生,更不缺你这种三流学校毕业的狗屁学生!”欧阳志远刚一进去,就被赵晓东劈头盖脸臭骂一顿。欧阳志远知道,自己第一天来报到,必须要忍住呀!“这里是医院,不是学校,下次再敢迟到早退,立刻滚出去!”赵晓东一通大发脾气后,才稍稍缓和了一下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蜜妻难嫁》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蜜妻难嫁》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蜜妻难嫁008奇妙的景象江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因为顾安童只是说考验人品,她如果出言反对,不就是表明自己人品有问题,经不起考察么。江暖咬了咬牙,暗暗握紧了手指。顾安童见司汉祥赞同,眸光微垂,静静地说道,“我知道岳云一直以来都是领着司家的闲职,平时哪怕是不工作也能有一大笔钱吃喝玩乐。我的想法是,砍断他的经济来源,让他体会一下白手起家的感觉。如果他的妻子能够不离不弃,那这人品绝对是让人无话可说的。”江暖的眸子瞬间冷了下来,顾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8章这种生活真好莫小阮在结婚五年后,还了苏哲宇自由。她说过,爱他,她才想看到这个世界,想看到苏哲宇,现在,她不曾得到苏哲宇的爱,得到的只是厌弃,那么,这个世界与她而言,便再无意义……她谁也不想见,不想看到……她的离开,仿佛大海里落入的一滴水,并未在苏哲宇的世界里激起半分涟漪。苏哲宇仍旧活的自在。上班,下班,泡吧。豪车,宴会……所有上流生活该有的东西,他全部都有。这种生活,真好,处处透着自由的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极品升官》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极品升官》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极品升官第008章初面诱惑梁健道,“那是因为朱局长已经是局长了,我们这种小干部,还是要奋斗的吧。”朱怀遇道,“梁老弟,我这种是芝麻绿豆的小官,什么副局长,只不过是个副科级,你想想,在区里干,最高能干到区委书记,那也就是个正处级。我们再挣扎,再努力,再折腾能拿捞到一个正科级已经是老天有眼了。不过,我觉得梁老弟,你将来肯定比我有出息。黄书记很看得起你哎,只可惜黄书记这就要调我们体育局工作来了。否则你肯定是大有前途。不过即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老公我爱你》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老公我爱你》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老公我爱你第10章一千万“梁嫂,我没有事……”苏涵也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自己这个诡异的行为,只好打着哈哈混过去。“我是想事情想入神了。”“少夫人,您可长点心,虽然说着瓜子壳也不是不能吃,可这难消化呀。”梁嫂念叨着。“梁嫂,你喊我有什么事吗?”苏涵及时打断了梁嫂的长篇大论。“哦我差点忘了,少夫人,饭菜我都热好了,您能给少爷送过去吗?”经过她的提醒,梁嫂及时想起自己要说的事情。“喔,这个……”苏涵有些为难。“梁嫂,要不还

  • 【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爱如秋色》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5】推荐小说《爱如秋色》第8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爱如秋色第8章无法接受的方式童瑶从未想过会出国,至少二十岁之前是不可能的,但今天她已经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到了纽约,不过,除了在机场看到一堆洋鬼子,以及处处可见英文字母之外,其他方面她还没有太多的感觉。因为,有白秘书带着,她什么也不用操心,从机场直接坐车到了一家酒店,进了房间她就沉沉睡了,一路有些晕车,头晕目眩的她连车窗外的景致都错过了。在酒店住了两天,童瑶的时差都没能倒过来,夜半了,她仍非常精神,她和白秘书住一间标准

  • 不看不知道,汉字竟然还有这么血腥残暴的一面

    不知道你可曾意识到我们每天都要用到的汉字已经传承了长达3000多年它在远古蒙昧中诞生自然也就沾染了一丝黑暗时代特有的血腥和野蛮很多现在看来貌似纯良无害的汉字在扒开伪装之后就会露出吓人的面孔▼▽用来指代自己的「我」字字形里面就暗藏着一把杀人利器:「戈」事实上在甲骨文里面「我」还真是一种带着锯齿的威猛兵器无论是砍人还是砍牲畜都顺畅无比所以《说文》中说它也指代「杀」如果你对商周时代的古人说「我」很可能会把他们吓坏哦▽按照传统历法,今年是戊戌年巧合的是「戊」和「戌」两个字竟然也都曾经是杀人的武器「戊」字

  • 偷狗者威胁狗主“敢追就拿针毒你” 被狗主开车撞死

    1月15日下午三点左右,在扬州新坝吴桥加油站附近,一名疑似偷狗的男子被面包车撞倒身亡。据事发视频显示,一辆面包车撞上了一名骑着摩托车的男子,男子被撞到路边店铺的玻璃上,当场没有了生命体征。据当地知情人士透露,当天下午,一名骑摩托车男子在扬州广陵区李典镇长生村偷狗时被狗主人发现,狗主人要求其将狗放下,但男子并未收手,反而威胁狗主人说“你敢追,我就拿针毒你”,随后驾车扬长而去,狗主人马上驾驶面包车追了上去,接下来悲剧的一幕发生了,狗主人将偷狗贼撞死。现场在摩托车上,还有死狗、弓弩和毒镖等物品。1月1

  • 这些不靠谱的谣言你信了吗?

    其实佩戴翡翠讲究一些禁忌方法是应该的,但有些观点却是错误的,只不过是其他人博眼球的一个手段,所以接下给大家分析一下,到底哪些观点属于谣传。翡翠有辐射相信大家很多人都在朋友圈看过这样的标题《再不看就迟了,这种东西竟然有这种危害》等类似的“标题党”文章,这种文章很多是没有经过证实,大肆传播负面影响广大,我们要做到不信谣,不传谣。而“翡翠具有辐射危害,不要贴身佩戴”的消息,其实是挺不靠谱的消息。其实不光是翡翠,目前市面上大部分珠宝玉石都不具备放射性,更别提辐射了,与之相反的是常戴翡翠还能养人。B货、C

  • 唐三彩收藏有什么技巧

    唐三彩是唐代陶器中的精华,在初唐、盛唐时达到高峰。“安史之乱”以后,随着唐王朝的逐步衰弱,由于瓷器的迅速发展,三彩器制作逐步衰退。后来又产生了“辽三彩”、“金三彩”、但在数量、质量以及艺术性方面,都远不及唐三彩。“唐三彩”是盛行于唐代的陶器,以黄、褐、绿为基本釉色。据乾县工艺美术厂原厂长张锦田介绍,不一定每件唐三彩都三色俱全,但可利用三色交叉混合的上釉技术来制造出美丽的花朵,以及先在坯体上刻花成暗色图案,变化无穷,彩色斑斓。当时制作场地主要在长安和洛阳两地,在长安的称西窑,在洛阳的则称东窑。唐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