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穿越三国志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0/26 1:45:4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穿越三国志
第8章 温馨的日子

冬天,陶新有更多的时间陪伴田琴,田琴也很享受这样温馨的日子。推荐95lady.com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夫君不是一个凡人,他有自己伟大的事业,她不能自私的拖累他。

所以,和陶新在一起的日子,田琴总会尽量的表现自己的爱,让陶新感受放松,感受温暖。她是一个女人,她是他的妻子,她所能做的就是在陶新下班回家后,给他最好的关心。

只不过有一个事情,在田琴心里一直挥之不去。她的肚子一直不争气,到现在都还没有反应。身为一个女人,最苦恼事的莫过于此。愧疚之余,她总会旁敲侧击的让陶新再娶一个。95女性网但陶新总是报以微笑,对别的女孩只字不提。

开玩笑,哥们没有时间出去物色别的女孩。相亲这种事情,陶新是坚决不会干的,就算对方长得再漂亮,陶新也会因为是相亲得来的而心存不满。所以,田琴每次提到再娶的事情,陶新都会微微一笑不说话。

他不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有田琴这么漂亮,这么体贴,这么温柔的老婆已经很知足了。虽然这个时代美女辈出,那都是广告打得好,广告包装效应。因为牵扯到各种各样的历史是件,让她们的美丽出名了。网站http://www.95lady.com/而田琴这样的素颜美女,只能默默无闻的淹没在历史长河里。

论长相,论身材,论气质,论人品,论性格,田琴都已经很完美了。那么,她们还能比田琴好多少呢?

“夫君,好久没有去看母亲了,我想回去看看她。”田琴窝在陶新怀里,小手不停的在陶新的胸前画圈圈。

“明天我随你一同前往。”陶新回道。田琴是独生子女,她想自己的母亲无可厚非,恐怕田母更想自己的女儿吧。原文95lady.com不过陶新忽然想到一件事情,让他一阵懊恼。

是啊,做母亲的怎么会不想自己的孩子呢。想想徐庶,他是被他母亲一手拉扯大的。因为徐庶是不听话的坏孩子,喜欢到处流浪,恐怕好几年没有回去看自己的母亲了吧。

陶新想起历史上徐庶的悲剧,他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在发生在自己身上。徐庶是个孝子,若是刘表或者谁再把他母亲抓去,历史上恐怕又会出现一个“徐庶进某营,一言不发”的俗语了。

想到这里,陶新顿时暗暗决定,要尽快把徐母接到桂阳来。阅读95lady.com一来可以让他们母子团聚,二来也防止别人控制徐母要挟徐庶。徐庶可以死心塌地的为自己出谋划策。

当然,陶新也有自己的私心。若是徐母在自己这样,徐庶肯定不会有二心。不是不相信徐庶,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这种事情原本派属下去办就好了,但陶新不放心别人的办事能力。而甘宁周仓两人具有任务,脱不开身。95女性网找来找去,还只有自己是最闲的人,徐庶没有给他分派任务。

于是问徐庶要了地址,把桂阳暂时托付给徐庶。和田琴告别,便北上去训徐母。

徐母住在颍川郡,哪里是曹阿瞒的地盘。虽说没有人认识陶新的模样,但毕竟世道不太平,难保不会发生什么危险。

徐庶对陶新感恩戴德,硬是要陶新带着一队近卫兵。陶新拗不过徐庶,只得带着马秀和九个近卫兵出发。

速度不快,为了避开刘表的眼线,专挑小道行走。走了约莫十来日,走过一条小溪,陶新忽然看见溪边竹林里有一个女孩在做着什么。光看背影,陶新顿时有种惊艳的感觉,就好像自己第一次见到田琴,看见樊依一样的感觉。

不顾陶新很快就否定了这种感觉,背影杀手他见得太多了,记得还有一句顺口溜来着:从背后看想犯罪,从侧面看想后退,从正面看想正当防卫!

所以,陶新对于背影从来都很谨慎。

因为从背影获得的信息有限,只能大概知道女孩的年龄在十六七岁左右。乌黑亮丽的头发披散在后背,裹着盈盈一握的柳腰,衬得秒条动人。那完美的曲线性感无比,微微翘臀仿佛引君一亲芳泽,任谁都有犯罪的冲动。

女孩穿着米黄色的连衣裙,周围都是青翠的竹子。在她脚下,还有一些被砍倒的竹子,竹枝和竹叶铺成了一片绿色的地毯。她仿佛在做着什么,很专注。

“好一个诱人的小女孩!”陶新暗暗赞叹。步伐,不自觉地朝她的方向迈去。

“你们在这里等会。”陶新对马秀他们道,独自一人走了过去。

微风吹过竹林,竹叶婆娑,发出沙沙的声响。恰如清脆的铃音,伴着潺潺的溪流,仿佛一曲美妙动听的协奏曲。

“沙,”“沙。”……

踩在竹叶上,发出微微轻响。显然,陶新不和谐的脚步声打破了竹林的和谐。女孩停下手中的活,缓缓地转过身子,看着陶新。秀发随着微风轻轻舞动,遮不住光彩照人。

“你是谁?”女孩微微偏了偏脑袋,瞪着萌萌的大眼睛好奇的盯着陶新。她的手里,还拿着一根没有削制好竹子。

“这……”

看到女孩的容貌,陶新一时间哑口无语。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精致可爱的女孩,就像可爱的瓷娃娃美的不可方物。又像儿童世界的芭比,可爱中带着点俏皮,眼睛里是智慧的目光。

“怎么形容?”陶新努力想着自己学过的所有可以赞美女孩的词,发现用在这个小女孩身上都是那样的苍白。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陶新没有见过,不知道这些词能不能形容眼前这个女孩。陶新也没有听过如燕出巢,所以不能用它来形容女孩的声音。或许只有祸国殃民这个贬义词,才能最接近她的美丽。

被一个陌生人赤裸裸的盯着许久,女孩有些羞怯。她微微有些不自在,好奇的眼睛上下摆动了几下。不过她觉得眼前这个稍微和英俊一词沾点边的男孩不像是个坏人,又鼓起勇气问了一句:“你是否迷了路,不知道该往哪儿走了呢?”

她的声音依旧那么天真,纯洁。陶新第一次,发现自己彻底被一个女孩征服了。

风,依旧在轻轻地吹,带着一片片竹叶落下。它虽然不解人世间的风情,但很会制造气氛。

黄月英今天本来心情不错,坐在窗前赏竹林风景的时候,忽然想到一个可以用来灌溉的水车,于是跑到竹林里来实验。却不料碰到一个奇怪的人。

那个家伙一脸坏坏的笑容,怎么问他也不回话,只是瞪着两只色眯眯的眼睛看着自己,搞的她怪害羞的。人家可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接触的异性屈指可数,如何经得起这么侵略性的骚扰。

想起爹爹说的话,“莫非他就是传说中的坏人?”

长这么大,黄月英从来都没有离开过隆中。这里的村民朴实善良,和坏人两个词差了十万八千里呢。想到这里,黄月英仓皇的扔下手里的活,三步并作两步逃出了竹林。

然而她不知道,这仓皇的逃跑却更加痴迷了陶新。

不是陶新心里变态,喜欢看别人受惊的样子。而是此时的黄月英,活像一只受惊的精灵,瓷器般的脸蛋儿上带着一点点惊慌,我见犹怜。奔跑带着风,吹起披散的长发肆意飞舞,带着阵阵幽香,暗暗传来,沁人心脾。

是什么,带走了世间的光彩,让他眼眶如此狭隘?

是什么,停止了时间的脚步,让他屏住了呼吸?

直到,过了许久……

眼前佳人已经离开,剩下的只有存在他脑海中的虚幻的影子,和弥留着的淡淡的暗香。

“主公,主公……”

忽然,陶新被一阵戏谑的声音拉回了现实。看之,只见马秀等人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眼眶里尽是嗤笑的目光。这些都是浈阳带出来的老兵,一起经历过艰苦训练,一起经历过生死战场。所以他们与陶新明面上是主属关系,但实际上他们更接近朋友关系。

“哼哼。”陶新尴尬的哼了两声,“何事?”为了掩饰,摆起主公的架子。

马秀却不买账,依旧开着玩笑:“主公,那个女孩已经走远了。”

被马秀道破,陶新干脆连尴尬都省了。哥们是什么,堪比城墙的脸皮,还在乎这?

这次,他不得不为自己开个小差。若是不见到这个绝世女子,他恐怕会日日思念,吃嘛嘛没胃口,做什么都没有动力。

“这么漂亮的女孩,在历史上会不出名?”陶新暗暗想道。他从来没有对一件事情这么认真过,也从来没有对一个女孩子有这么强烈的渴望过。

陶新找女孩,从来都是第一感觉良好之后,在看其内心。即使是见到田琴,也是先一时兴起去追求,越到后来发现田琴确实是个好女孩,才真心真意的去追求她。还有樊依,也是了解过后,才心有眷恋。

但眼前这个女孩,完全不需要了解,只看一眼便叫人忘不了。恐怕就算她是灭世大魔头,都没有人有办法拒绝她的美貌吧?一个女孩,只因为外表便叫人恋恋不忘,那是何等的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若是有这种女子终日为伴,恐怕“烽火戏诸侯”这种事情人人都愿意干吧。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陶新终于能理解,唐玄宗为博佳人一笑而不惜千里运荔枝。不能怪他们昏庸,只能说明这样的女子值得为他们放弃江山。

宁愿做一个多情的枭雄,也不做一个无情的君主。

项羽,吴三桂,只爱美女不爱江山。比起嗜杀成性的朱元璋,恐怕后人更乐意崇拜前者吧。

随着女孩的脚迹,陶新带着马秀等人追随而去。没走几步,见到一家村店。见兄弟们赶路也幸苦,于是带着他们来到村店休息。

只是村店太小,只有三张桌子,一次性只能容纳十来个人。原本店内就有两个客人,陶新这一伙呼啦一下近来这么多,却还少两个位置。店家见这些人衣着不凡,面色不善,个个都带着武器,顿时不知道怎么处置。原本那两个客人,可是十里八乡的名人,自然不能赶他们出去。

陶新倒是不在乎,来到那两个中年书生前面,客气地道:“两位先生,店中已无座位,小子可否坐这里?”两人虽然一身布衣朴素,却掩盖不了他们不凡的气度。

两人看了看周围,见这么大一群人,确实没有位置了。又看着陶新,过了一会,长一点的才点头同意,“请坐。”

陶新和马秀叫其他人分开坐下,自己和马秀和两位书生打扮的中年同坐。要了点牛肉,烫了些酒,叫大家吃好喝好。

两位中年因为陶新的介入,也停止了原本的高谈雅论,反而好奇的打量起陶新来了。

被两个父亲辈的大树盯着看,陶新纵然脸皮再厚,也不由有些不自在,问道:“二位为何如此看着小子?”

年长一点的道:“吾二人在猜,汝是何人?欲去何处?”

陶新眉头一挑,莫非遇到高人了?问道:“哦,不知二位可有答案?”

年长者笑而不语,年轻一些的那人答道:“年纪轻轻却有大将风度,当世只有三人尔。此处为荆州,汝必是桂阳太守陶新陶云龙,对也不是?”

听了此人的话,陶新等人不由一惊!这家伙如果不是一路跟随自己,就是真的是世外那个啥牛人。

陶新虽惊讶,却面无表露。只不过旁边的马秀的神情早已告诉了两人答案,他们同时笑了起来。

陶新也不否认,接着问道:“听先生之言,其他两人谓之何人?”

那人瞥了陶新一眼,将一粒花生米扔进嘴里接着道:“江东小霸王孙策孙伯符谓之一人,西凉小将马超马孟起谓之一人也。”

原来是这两个,孙策自然不用说,比自己大不了几岁,马超还比自己小一点。他已经把两人的位置说的很清楚了,这里是荆州,不是自己还会是谁呢。

陶新微微一笑,端起一杯酒道:“二位先生真乃高人也,小子敬二位一盏。”

两人很随性,也不认真,端起自己跟前的酒微微示意了一下。

陶新又问:“二位既知我名,想必也知道我欲往何处?”

“豫州颍川否?”年轻者凑前问道,见马秀呆滞的目光,他忽然爽性笑了起来,“呵呵……”

两人一人沽了一壶酒,携手高歌离去,歌曰:“高官厚爵兮,与我奈之何……”

第9章 现场作诗

“主公,此乃何人,竟然知道我等来历及去向?”二人走后,马秀连忙问陶新。

陶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仔细听他们吟唱的歌词,心想:这两人一定是世外高人,因为厌倦世俗凡尘,所以在这里“无花无酒锄做田”。

荆州是个相对安定的地方,可以陶冶情操的名山名水不少,所以许多世外高人都喜欢来这里避开凡世。其中好多都是大儒马融的弟子,他们虽有框国治世只能的,但却不愿意出仕。

最著名的当然要数水镜先生司马徽,他的才学,不可估量啊。

算一算自己的行程,也拆不多到襄阳地界了,陶新有些猜疑:刚才那两人,是不是就有司马徽!

正好店家来上酒,陶新借机问道:“店家,此处是何地界?”

店家很热情,加上陶新并没有为难他,所以对陶新很有好感,回答道:“此处便是襄阳县隆中亭了。”

“隆中,果然是隆中!”陶新大喜,接着问道:“刚才那二人?”

“噢,刚才那二人,具是此处名士。”店家答道,“年长者乃黄承彦,另一人便是襄阳水镜先生司马徽也。”

与自己猜测的不错,陶新心中暗喜。虽然这两个人都不愿意出仕,但他们都是真才实学之人,陶新愿意一试。刚才他们说出自己要去哪里,也就是说他们已经知道徐庶就在自己帐下。若是能把他们也召到自己帐下,那还何愁天下不得呢。

“黄先生是不是有一女,年方二八,容貌甚美?”陶新接着问道,目光灼灼的盯着店家,急切的希望得到肯定的答案。

店家尴尬的笑了笑,说道:“黄先生是有一女,年方二八。但其容貌,小人还真未曾见过,黄先生也从来不与外人提及。”

“哦。”虽然有点失望,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不管她是不是黄月英,至少她的美貌不曾有假。若她真是那个最具争议性的绝世才女,陶新倒真的很想认识一下。至于别的目的,了解他的人应该懂得。

被店家勾起兴趣,陶新没有任何食欲,吃什么都索然。知觉杯中的村酒淡如清水,没有任何味道。陶新想了想,对马秀道:“你等在此饮酒,不可无端生事,我去去就回。”

马秀连忙放下酒杯,他的任务是保护陶新,军师下的死命令,就是他们十个都挂了,陶新也必须安然无恙。听陶新要一个人离开,他无论如何都要跟着去。

最后还是陶新冷着脸,骂了他一顿才将他甩掉。

陶新离开村店,按照店家的指示,走股小溪来到一座茅庐前。这里的布局规划和其他的亭不一样,他们不是按里划分行政单位,而是随意建筑。比如眼前这座茅庐,除了一座木板桥外,别无其他的路可以进入。

小桥流水人家,说的就是眼前这种画面。

门前潺潺溪水,院内一片菜园,用简单的木栅栏围城的院落,简朴而实在。虽为茅庐,却比高楼更为雅观。虽然朴实,却比诗画更有意境。难怪那些世外高人都喜欢居住在这种地方,每天怡情养性,抚琴会友,当真是神仙般的日子。

凭栏而望,屋内静静的仿佛没有人。只有一队刚刚破壳的小鸭子,毛茸茸的从门前走过。刚刚学会撅屁股,就跟着摇摆,一只一只,甚是可爱。

方圆没有其他建筑,如果店家没有坑陶新的话,这里应该就是黄承彦的家了。陶新觉得贸然敲门太过庸俗,看到这群小鸭子忽然灵机一动,一首打油诗朗声而出:“门前一群鸭,落河赶水花;不知命三月,猛火来煮它;香味传三里,奈我腹何大;再烹一只肥,分享与众家。”

“哼!”陶新刚念完,茅屋的们猛然打开,里面穿啦一声愤怒。紧接着,一个娇俏可人的身影出现在陶新视线。

黄月英正在屋内画水车图,忽然听见门外有人吟诗,于是侧耳倾听。前两局还觉得这人不错,善于观察。可是越到后来,听着越别扭。门外那个可恶的家伙,打起了自家鸭子的主意,居然要吃了它。一只不够,居然还要再煮一只。你说气人不气人。

黄月英立即放下手中的活,准备出去教训一下这个贪嘴的家伙。可是一开门才发现,那个贪嘴的家伙居然就是自己在竹林里碰到的那个怪人。一时间,她所有的责备之词都忘光光了。

“怎么是他?”想起他灼人的目光,小月月俏脸不自然的微微发烫。

相反,陶新证实了自己的猜想,脸上有挂起了邪魅的弧度。很绅士的和她打招呼:“真是巧啊,不想我被门前刚出世的小鸭子吸引,居然能再见到你,这岂不是缘分?”

他笑的越开心,黄月英就越心慌。不过听他刚才所念之诗,却别有一番韵味。就好像那首: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陶新不知道,自己随口吟的这首诗,被黄郝抄录了下来,很快就在文学界传开了。各大名儒文豪,都在研究这首脍炙人口的七律诗。而且很多人都开始效仿七律,朗朗上口,轻松易懂。更为关键的是,这首诗的作者,居然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

当然,他们不知道陶新窃用了别人辛辛苦苦的创作。

黄月英自幼受到她父亲的熏陶,对文学界的事情也十分关注。当她第一此看到这首诗,就深深的喜欢上了它。她常常在想:做这首诗的,会是怎样一个人呢?

当然,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他做这首诗的人和眼前这个奇怪的,贪吃的,残忍的家伙联系在一起。

这里是自己家,黄月英鼓起勇气,反驳道:“鸭子还如此小,你怎么就能惦记吃它呢?任何生物都有它们生存的权利,你怎可忍心夺取他人生命。”

“好一个善良的丫头。”陶新不用问,已经知道黄月英的名字,见她这么认真,反问道:“鸭子不是用来吃的,那是用来做什么呢?任何事物存在都有它自身的价值,作为鸭子,它的价值就是用来果腹。”

黄月英一顿,不知道该怎么反驳陶新的话,貌似自己还真吃过不少鸭子呢。小脸蛋憋的通红,强词夺理道:“总之它还小,就是不能吃。”

陶新一脸无辜,道:“我何时说过此时就吃它呢?再说了,此时鸭子肉少毛多,食之必然无味。还是饲养三个月,再吃不迟。”

黄月英无语,她自有伶牙俐齿,和父亲争论从来没有输过。可是为什么面对这样一个讨厌的家伙,却每每被他说的哑口无言呢。

黄月英不知道……

“喂,你是何人,为何来此?”说不过陶新,黄月英干脆不再纠缠,心里只想着用什么办法把这个可恶的家伙打发走。

陶新嘴角微微一扬,对黄月英的问话不做理会,故作正言:“圣人云,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姑娘为何不请我进屋喝一杯茶,也好探讨一下诗词歌赋。”

黄月英想也不想,立即回绝:“父亲不在家中,不便见客,你还是走吧。”说罢,就要关门回屋。

见状,陶新忽然有些着急,不愿就这样离开却又无计可施。焦虑之际,忽然天空有暗雷作响。风云涌动,天空转眼间变得天阴。南方多雨,天气转变极快。上一秒还是晴天太阳,这一刻便有可能是风雷暴雨。东边太阳西边雨,讲的就是南方的天气。有时候隔一条江,天气迥然相反。

陶新顿时大喜,装作可怜,连忙道:“骤雨将至,你便忍心一个外乡人在风雨中漂泊乎?”陶新的演技虽然很差,但奈何黄月英心善,她知道这附近却是没有这雨的地方,忍不住善心大发,似乎很不请愿地样子,“且进来吧,待雨停歇便要离去。”

陶新连连点头,谁知道雨什么时候停呢。再说了,进了这扇门,想再赶他出去哪那么容易。不待黄月英来开门,陶新单手扶墙跳了进来“你……”黄月英对他的自觉很是无奈,气呼呼的指着他,却又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带着陶新来到堂屋,强调道:“你只能在此处歇息,万不可乱动屋内物件。”说完,便要离开。

此时乌云遮日,天已经暗了下来。陶新本来就是想和小月月呆在一起,说说话聊聊天什么的。怎么会轻易让她离开呢,于是道:“你要将客人独自留在这里?”

黄月英嗔怨地白了陶新一眼,道:“男女授受不亲,孤男寡女岂有独处一室之理,若是被父亲见到,必然会责备。”

“哦!”陶新好奇地问道:“那孤男寡女如何才能共处一室呢?”

黄月英认真回道:“只有夫妻,才可如此。”她认真起来的样子,就好像学姐教训不懂事的学弟,煞有其事。

她没有发现,陶新嘴角的弧度扬的更高了。

“那你便做我妻子,这样便不会有人说闲话了。”陶新很随意的说道,就像是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丝毫没当一回事。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不懂夫妻是什么意思呢。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黄月英俏脸儿唰的一下全红了。那如瓷器般的俏脸,此刻变成了润红色的宝石,晶莹剔透。

“你,你……”她不知道是该生气呢,还是该生气。总之和这个家伙说话,就是这么气人。她正值妙龄,对于男女之事好奇却又害羞。有句话说的很透彻:那个少年不钟情,那个少女不怀春。小月月,就如一只春天的小猫,春心涌动。

但像她这么有才学的女孩,自然要求极高。纵观当时少年英雄,能让他看得上眼的还真没有几个。唯独有一个,用一首诗打动了她。

争辩不过,于是甩手而去。

陶新见玩笑有点过了,适可而止。连忙止道:“黄先生岂会责怪你,我是奉他之命来看你的。”

“你怎知我父姓黄?”黄月英停下脚步,好奇的看着陶新。此时她脸色恢复如初,大大的眼睛就如芭比一样卡哇伊。

陶新得意一笑,卖着关子道:“我不但直到你父姓黄,而且还知道你也姓黄。”

“哦,呃,你……”黄月英发现自己简直要抓狂了,“你父黄承彦,你叫黄月英,我说的没错吧?”陶新在黄月英小火山爆发之前,连忙收起玩笑,“适才碰到黄先生,他与水镜先生在一起,故而叫我独自前来找你。”

黄月英再次按耐住喷火的冲动,再一次选择相信陶新:“当真,你找我作甚?”

陶新微微笑道:“我闻黄先生大名,特意前来拜访。但他与水镜先生在一起,故而叫我先行前来。听说小月月你厨艺极佳,故连忙从酒馆前来。适才在门口见鸭思厨艺,故才有感而作也。”

黄月英见陶新不似说谎的样子,且终于听见他说了一句中听的话,心里喜滋滋的。她心思手巧,不但才学横溢,更是做得一手好菜。既然他是自己父亲的客人,也就不必回避。现在正是用饭时间,黄月英对陶新道:“你且少坐片刻,我去准备饭菜。”

黄承彦不愧是当世名士,屋内尽是琴棋书画,各类雅作。在这个房间里,还看到了他的陶氏纸。有的上面写着龙飞凤舞字,有的画着春意盎然图。想必都是黄承彦兴致高涨,灵感突发之作。不是真的性情中人,怎么会有这样的豪迈之作呢。

陶新不懂得欣赏字画,但他也大概看得明白创作人的心态。气氛总是很容易感染人,高雅的艺术品自然需要人来欣赏。

“呀!”

陶新正捧起一幅画细细品赏,屋后面突然传来黄月英的叫声,紧接着一阵噼噼啪啪火爆声。一阵浓浓的烟从厨房传来。

“不好!”陶新大惊,连忙朝厨房跑去。

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原来黄月英正在做饭的时候,茅屋忽然塌了下来,茅草落在火灶上,顿时点燃了整个厨房。屋外的雨水很小,不足以浇灭这么大的火势。

黄月英不小心,被火星溅到,于是痛叫了一声。

大火越烧越大,她想跑出去却早已被大火阻断了路。屋顶还在不断崩塌,黄月英只觉自己的头发渐渐烧焦,衣服也被点着了。若是再跑不出去,非烧死不可。

她越是着急,火却越来越大。忽然,头顶一根房梁被烧断,直勾勾的朝她砸去。黄月英抬起头,眼看着她就要砸到自己脸上,她惊恐万分,早已忘记了逃跑。若是被这根梁砸到,就算不似也会毁容。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大火中忽然跳出一道矫捷的身影,快速的将自己揽在怀中。

陶新硬生生的挨了一根梁,顾不得背后的刺痛,一把抱起黄月英飞也似得窜过大火跑了出去。由于黄月英衣服上有火星,一下子把陶新的衣服也点着了。两人仿佛一个火人,火势渐渐阔大。

陶新来不及多想,抱着黄月英,飞快跑出茅屋,跳进了门前小溪中。

黄月是最具争议的美女。有人说她很丑,有人说她很美。咱不妨折中一下。她本来很美,但因为一次意外而变丑了。不过遇到了猪脚陶新,避免了这种可能。只是一种假设,不喜勿喷!

穿越三国志》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穿越三国志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前妻归来:总裁知错了 前妻归来:总裁知错了 全文免费

    原标题:前妻归来:总裁知错了前妻归来:总裁知错了全文免费小说名字:前妻归来:总裁知错了目录预览:第一章:天道好轮回第二章:我要是不滚呢?第三章:假表哥第四章:让那个女人消失第一章:天道好轮回轰隆……震耳欲聋的雷声响起,一道闪电迅速划过漆黑的天空,刺眼的光芒照亮了整个世界,又瞬间被淹没在无尽的黑暗之中,豆大的雨滴开始落下,“噼里啪啦”地拍打着别墅的窗户,湿气弥漫了整个卧室。“你到底想要什么!!!”喝醉了的顾天骏很不耐烦,身形高大的他毫不费力的将安然抵在了昂贵的大理石墙面上,带着粗茧的双手几乎要把安

  • 蚀骨暖婚:小妻撩上瘾 蚀骨暖婚:小妻撩上瘾 全文免费

    原标题:蚀骨暖婚:小妻撩上瘾蚀骨暖婚:小妻撩上瘾全文免费书名:蚀骨暖婚:小妻撩上瘾目录预览:第0001章快点,叫!第0002章危险男人第0003章被迫应酬第0004章做好你该做的事第0001章快点,叫!狭小的走道里,玩了一天的聂秋欢疲惫地打开房门,刚准备把钥匙放进随身包包,她鼻尖突然一动,闻到了一股浓重的怪味。下意识的,她耸动精致的鼻尖,向怪味儿飘来的方向看去。突然,一个满身寒气的男人冲了过来,迅速揽着她的纤腰,闯进了漆黑的房间。“躲一躲!”他声音清冽,带着威严,不容置喙。没等聂秋欢答应,男子就

  • 昏嫁总裁 昏嫁总裁 全文免费

    原标题:昏嫁总裁昏嫁总裁全文免费小说:昏嫁总裁目录预览:第1章捉奸在床第2章出车祸第3章噩耗传来第4章拒绝他的提议第1章捉奸在床万籁俱寂,东边的地平线泛起的一丝丝亮光,宁浅语揉着僵酸的脖子,站在A市有名的豪苑小区的楼底下,仰头望着楼上那个有一点点昏暗灯光的窗户,脸上满是甜蜜。原本一个星期前,她就跟未婚夫约定今天去渤海湾看婚纱的,却因为突然被通知今天有个重要的手术,她只好打电话给未婚夫打电话取消今日的行程,当时的她未婚夫很失望地挂断了电话。却没有想,昨晚医院把那台手术给提前做了。通宵手术的宁浅语,

  • 豪门盛宠:扑倒高冷总裁 豪门盛宠:扑倒高冷总裁 全文免费

    原标题:豪门盛宠:扑倒高冷总裁豪门盛宠:扑倒高冷总裁全文免费小说名字:豪门盛宠:扑倒高冷总裁目录预览:第001章游戏玩的有点大第002章居然叫我滚开第003章再遇高冷总裁第004章来就来啊谁怕谁第001章游戏玩的有点大“莫言安,你表妹已经怀了我的孩子,如果你还要那么一点点的脸,我劝你不要在来纠缠我了,我爱的是你表妹,不是你,我们在一起,只是你的一厢情愿,只是你自己犯贱罢了,请,你,滚,开!”纠缠。犯贱。多么刺耳的字眼,莫言安心里一阵阵的绞痛,她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五年来的努力,换来的就是男朋友这样

  • 婚不由己 婚不由己 全文免费

    原标题:婚不由己婚不由己全文免费小说:婚不由己目录预览:第一章噩梦第二章老公第三章嫌你脏第四章不配做许太太第一章噩梦嫁入豪门,是每一个女孩子的梦想,对于陆尔来说,也是如此,可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成功嫁入豪门后,竟然成为了她的噩梦。三年来,陆尔被贴上了无数的标签。小三。心机婊。倒贴货。甚至是贱人.三年前,闺蜜利清清滚下了楼梯,躺在了血泊之中,这一幕,陆尔亲眼所见。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利清清竟然说,是她推的。尚未出世的孩子,没了。这是属于利清清与许临的孩子。到现在,陆尔都没搞明白,利清清怎么突然就约她

  • 二婚盛宠:厉少,请节制! 二婚盛宠:厉少,请节制! 全文免费

    原标题:二婚盛宠:厉少,请节制!二婚盛宠:厉少,请节制!全文免费小说书名:二婚盛宠:厉少,请节制!目录预览:第1章妈妈,救我第2章没有礼貌的冰山男第3章主编刁难第4章婆婆的刁难第1章妈妈,救我某一五星级大酒店的地下停车场里,宋妍用尽吃奶的力气拼命的往前跑着。“臭女人,你给我站住!”后面传来男人暴跳如雷的怒吼声,并且伴随着凌乱的脚步声。宋妍飞快的环顾了一下四周,这里除了车还是车,情急之下她躲到一辆车的车底下。由于地下停车场里的光线昏暗,那几个男人也也看不清宋妍究竟躲到了哪里去,但是肯定她还在这停车

  • 若你曾有过情深 若你曾有过情深 全文免费

    原标题:若你曾有过情深若你曾有过情深全文免费小说名称:若你曾有过情深目录预览:第1章我求你!第2章我不会放过你!第3章怒火第4章傻瓜,你怀孕了!第1章我求你!四年前,沐家面临破产局面,沐柒柒得知缘由后,不得已找上了浅依雪。“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我爸的公司!”沐柒柒痛苦绝望的看着浅依雪。浅依雪红唇勾勒出一抹笑,眼底布满阴鸷和恨意道:“你求我啊,求我,我就告诉你,我怎样才会放过你爸!”沐柒柒卑微低下的看着她,开口道:“我求你!”“哈哈,堂堂的沐家小姐、韩夫人,居然求我?”浅依雪讽刺着,脸上全是胜利者

  • 至尊豪门:天价宝宝纯情妈 至尊豪门:天价宝宝纯情妈 全文免费

    原标题:至尊豪门:天价宝宝纯情妈至尊豪门:天价宝宝纯情妈全文免费小说名称:至尊豪门:天价宝宝纯情妈目录预览:第1章救我,给你所有……第2章飞鹰纹身……第3章三少……第4章韩三少,小心啊!第1章救我,给你所有……深夜,寒冬。飘着鹅毛大雪。某个小馆子,传来了一阵生日歌……“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最后生日歌完结后,就传来了一阵拍掌声……“吹腊烛……吹腊烛……许愿……”小馆子里的同学们欢呼起来…………那七彩的腊烛光芒前,有个女孩,穿着白色有帽头运动衫,黑色运脚裤,梳着长辫子,双手抱肩拥着灰色

  • 恣意的年华 恣意的年华 全文免费

    原标题:恣意的年华恣意的年华全文免费书名:恣意的年华目录预览:第一章男欢女爱第二章女友是第三章男友的背叛第四章暗恋第一章男欢女爱艾娜在一所中学教英语,一周的教学工作紧张而忙碌。星期五的晚上,是个约会的好日子。因为第二天不用工作,可以找个地方尽情放纵,释放一周紧张的神经。艾娜也不例外,她和放学的学生们一起,涌进站台,挤上拥挤的大巴。她的男朋友王志在镇上的工厂里打工,担任生产部的部长。工厂远离城区,交通不方便,她每个星期只能去一次。王志有时候也会来艾娜这里,因为工作的关系,都是来去匆匆,相聚的时间短

  • 一宠到底: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宠到底:总裁大人超给力 全文免费

    原标题:一宠到底:总裁大人超给力一宠到底:总裁大人超给力全文免费小说名字:一宠到底:总裁大人超给力目录预览:第1章屋漏偏逢连夜雨第2章恩断义绝第3章突如其来的车祸第4章居然是他第1章屋漏偏逢连夜雨“本庭宣判,被告安淮生贪污受贿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十年!”法官掷地有声的话语,久久回荡在庄严肃穆的法庭,字字敲打着安洛璃的心。她的父亲,曾经无限风光荣耀的A市市长安淮生,在一夜之间竟然成为了阶下囚!安洛璃的心脏猛烈的抽动着,痛得几乎无法呼吸!她那个慈爱、廉洁的父亲,怎么可能贪污受贿?这中间一定有什么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