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穿越三国志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0/26 1:45:4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穿越三国志
第8章 温馨的日子

冬天,陶新有更多的时间陪伴田琴,田琴也很享受这样温馨的日子。95女性网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夫君不是一个凡人,他有自己伟大的事业,她不能自私的拖累他。

所以,和陶新在一起的日子,田琴总会尽量的表现自己的爱,让陶新感受放松,感受温暖。她是一个女人,她是他的妻子,她所能做的就是在陶新下班回家后,给他最好的关心。

只不过有一个事情,在田琴心里一直挥之不去。她的肚子一直不争气,到现在都还没有反应。身为一个女人,最苦恼事的莫过于此。愧疚之余,她总会旁敲侧击的让陶新再娶一个。小说穿越三国志最新章节在线阅读但陶新总是报以微笑,对别的女孩只字不提。

开玩笑,哥们没有时间出去物色别的女孩。相亲这种事情,陶新是坚决不会干的,就算对方长得再漂亮,陶新也会因为是相亲得来的而心存不满。所以,田琴每次提到再娶的事情,陶新都会微微一笑不说话。

他不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有田琴这么漂亮,这么体贴,这么温柔的老婆已经很知足了。虽然这个时代美女辈出,那都是广告打得好,广告包装效应。因为牵扯到各种各样的历史是件,让她们的美丽出名了。小说穿越三国志最新章节在线阅读而田琴这样的素颜美女,只能默默无闻的淹没在历史长河里。

论长相,论身材,论气质,论人品,论性格,田琴都已经很完美了。那么,她们还能比田琴好多少呢?

“夫君,好久没有去看母亲了,我想回去看看她。”田琴窝在陶新怀里,小手不停的在陶新的胸前画圈圈。

“明天我随你一同前往。”陶新回道。田琴是独生子女,她想自己的母亲无可厚非,恐怕田母更想自己的女儿吧。推荐http://www.95lady.com/不过陶新忽然想到一件事情,让他一阵懊恼。

是啊,做母亲的怎么会不想自己的孩子呢。想想徐庶,他是被他母亲一手拉扯大的。因为徐庶是不听话的坏孩子,喜欢到处流浪,恐怕好几年没有回去看自己的母亲了吧。

陶新想起历史上徐庶的悲剧,他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在发生在自己身上。徐庶是个孝子,若是刘表或者谁再把他母亲抓去,历史上恐怕又会出现一个“徐庶进某营,一言不发”的俗语了。

想到这里,陶新顿时暗暗决定,要尽快把徐母接到桂阳来。网站95lady.com一来可以让他们母子团聚,二来也防止别人控制徐母要挟徐庶。徐庶可以死心塌地的为自己出谋划策。

当然,陶新也有自己的私心。若是徐母在自己这样,徐庶肯定不会有二心。不是不相信徐庶,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这种事情原本派属下去办就好了,但陶新不放心别人的办事能力。而甘宁周仓两人具有任务,脱不开身。95女性网找来找去,还只有自己是最闲的人,徐庶没有给他分派任务。

于是问徐庶要了地址,把桂阳暂时托付给徐庶。和田琴告别,便北上去训徐母。

徐母住在颍川郡,哪里是曹阿瞒的地盘。虽说没有人认识陶新的模样,但毕竟世道不太平,难保不会发生什么危险。

徐庶对陶新感恩戴德,硬是要陶新带着一队近卫兵。陶新拗不过徐庶,只得带着马秀和九个近卫兵出发。

速度不快,为了避开刘表的眼线,专挑小道行走。走了约莫十来日,走过一条小溪,陶新忽然看见溪边竹林里有一个女孩在做着什么。光看背影,陶新顿时有种惊艳的感觉,就好像自己第一次见到田琴,看见樊依一样的感觉。

不顾陶新很快就否定了这种感觉,背影杀手他见得太多了,记得还有一句顺口溜来着:从背后看想犯罪,从侧面看想后退,从正面看想正当防卫!

所以,陶新对于背影从来都很谨慎。

因为从背影获得的信息有限,只能大概知道女孩的年龄在十六七岁左右。乌黑亮丽的头发披散在后背,裹着盈盈一握的柳腰,衬得秒条动人。那完美的曲线性感无比,微微翘臀仿佛引君一亲芳泽,任谁都有犯罪的冲动。

女孩穿着米黄色的连衣裙,周围都是青翠的竹子。在她脚下,还有一些被砍倒的竹子,竹枝和竹叶铺成了一片绿色的地毯。她仿佛在做着什么,很专注。

“好一个诱人的小女孩!”陶新暗暗赞叹。步伐,不自觉地朝她的方向迈去。

“你们在这里等会。”陶新对马秀他们道,独自一人走了过去。

微风吹过竹林,竹叶婆娑,发出沙沙的声响。恰如清脆的铃音,伴着潺潺的溪流,仿佛一曲美妙动听的协奏曲。

“沙,”“沙。”……

踩在竹叶上,发出微微轻响。显然,陶新不和谐的脚步声打破了竹林的和谐。女孩停下手中的活,缓缓地转过身子,看着陶新。秀发随着微风轻轻舞动,遮不住光彩照人。

“你是谁?”女孩微微偏了偏脑袋,瞪着萌萌的大眼睛好奇的盯着陶新。她的手里,还拿着一根没有削制好竹子。

“这……”

看到女孩的容貌,陶新一时间哑口无语。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精致可爱的女孩,就像可爱的瓷娃娃美的不可方物。又像儿童世界的芭比,可爱中带着点俏皮,眼睛里是智慧的目光。

“怎么形容?”陶新努力想着自己学过的所有可以赞美女孩的词,发现用在这个小女孩身上都是那样的苍白。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陶新没有见过,不知道这些词能不能形容眼前这个女孩。陶新也没有听过如燕出巢,所以不能用它来形容女孩的声音。或许只有祸国殃民这个贬义词,才能最接近她的美丽。

被一个陌生人赤裸裸的盯着许久,女孩有些羞怯。她微微有些不自在,好奇的眼睛上下摆动了几下。不过她觉得眼前这个稍微和英俊一词沾点边的男孩不像是个坏人,又鼓起勇气问了一句:“你是否迷了路,不知道该往哪儿走了呢?”

她的声音依旧那么天真,纯洁。陶新第一次,发现自己彻底被一个女孩征服了。

风,依旧在轻轻地吹,带着一片片竹叶落下。它虽然不解人世间的风情,但很会制造气氛。

黄月英今天本来心情不错,坐在窗前赏竹林风景的时候,忽然想到一个可以用来灌溉的水车,于是跑到竹林里来实验。却不料碰到一个奇怪的人。

那个家伙一脸坏坏的笑容,怎么问他也不回话,只是瞪着两只色眯眯的眼睛看着自己,搞的她怪害羞的。人家可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接触的异性屈指可数,如何经得起这么侵略性的骚扰。

想起爹爹说的话,“莫非他就是传说中的坏人?”

长这么大,黄月英从来都没有离开过隆中。这里的村民朴实善良,和坏人两个词差了十万八千里呢。想到这里,黄月英仓皇的扔下手里的活,三步并作两步逃出了竹林。

然而她不知道,这仓皇的逃跑却更加痴迷了陶新。

不是陶新心里变态,喜欢看别人受惊的样子。而是此时的黄月英,活像一只受惊的精灵,瓷器般的脸蛋儿上带着一点点惊慌,我见犹怜。奔跑带着风,吹起披散的长发肆意飞舞,带着阵阵幽香,暗暗传来,沁人心脾。

是什么,带走了世间的光彩,让他眼眶如此狭隘?

是什么,停止了时间的脚步,让他屏住了呼吸?

直到,过了许久……

眼前佳人已经离开,剩下的只有存在他脑海中的虚幻的影子,和弥留着的淡淡的暗香。

“主公,主公……”

忽然,陶新被一阵戏谑的声音拉回了现实。看之,只见马秀等人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眼眶里尽是嗤笑的目光。这些都是浈阳带出来的老兵,一起经历过艰苦训练,一起经历过生死战场。所以他们与陶新明面上是主属关系,但实际上他们更接近朋友关系。

“哼哼。”陶新尴尬的哼了两声,“何事?”为了掩饰,摆起主公的架子。

马秀却不买账,依旧开着玩笑:“主公,那个女孩已经走远了。”

被马秀道破,陶新干脆连尴尬都省了。哥们是什么,堪比城墙的脸皮,还在乎这?

这次,他不得不为自己开个小差。若是不见到这个绝世女子,他恐怕会日日思念,吃嘛嘛没胃口,做什么都没有动力。

“这么漂亮的女孩,在历史上会不出名?”陶新暗暗想道。他从来没有对一件事情这么认真过,也从来没有对一个女孩子有这么强烈的渴望过。

陶新找女孩,从来都是第一感觉良好之后,在看其内心。即使是见到田琴,也是先一时兴起去追求,越到后来发现田琴确实是个好女孩,才真心真意的去追求她。还有樊依,也是了解过后,才心有眷恋。

但眼前这个女孩,完全不需要了解,只看一眼便叫人忘不了。恐怕就算她是灭世大魔头,都没有人有办法拒绝她的美貌吧?一个女孩,只因为外表便叫人恋恋不忘,那是何等的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若是有这种女子终日为伴,恐怕“烽火戏诸侯”这种事情人人都愿意干吧。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陶新终于能理解,唐玄宗为博佳人一笑而不惜千里运荔枝。不能怪他们昏庸,只能说明这样的女子值得为他们放弃江山。

宁愿做一个多情的枭雄,也不做一个无情的君主。

项羽,吴三桂,只爱美女不爱江山。比起嗜杀成性的朱元璋,恐怕后人更乐意崇拜前者吧。

随着女孩的脚迹,陶新带着马秀等人追随而去。没走几步,见到一家村店。见兄弟们赶路也幸苦,于是带着他们来到村店休息。

只是村店太小,只有三张桌子,一次性只能容纳十来个人。原本店内就有两个客人,陶新这一伙呼啦一下近来这么多,却还少两个位置。店家见这些人衣着不凡,面色不善,个个都带着武器,顿时不知道怎么处置。原本那两个客人,可是十里八乡的名人,自然不能赶他们出去。

陶新倒是不在乎,来到那两个中年书生前面,客气地道:“两位先生,店中已无座位,小子可否坐这里?”两人虽然一身布衣朴素,却掩盖不了他们不凡的气度。

两人看了看周围,见这么大一群人,确实没有位置了。又看着陶新,过了一会,长一点的才点头同意,“请坐。”

陶新和马秀叫其他人分开坐下,自己和马秀和两位书生打扮的中年同坐。要了点牛肉,烫了些酒,叫大家吃好喝好。

两位中年因为陶新的介入,也停止了原本的高谈雅论,反而好奇的打量起陶新来了。

被两个父亲辈的大树盯着看,陶新纵然脸皮再厚,也不由有些不自在,问道:“二位为何如此看着小子?”

年长一点的道:“吾二人在猜,汝是何人?欲去何处?”

陶新眉头一挑,莫非遇到高人了?问道:“哦,不知二位可有答案?”

年长者笑而不语,年轻一些的那人答道:“年纪轻轻却有大将风度,当世只有三人尔。此处为荆州,汝必是桂阳太守陶新陶云龙,对也不是?”

听了此人的话,陶新等人不由一惊!这家伙如果不是一路跟随自己,就是真的是世外那个啥牛人。

陶新虽惊讶,却面无表露。只不过旁边的马秀的神情早已告诉了两人答案,他们同时笑了起来。

陶新也不否认,接着问道:“听先生之言,其他两人谓之何人?”

那人瞥了陶新一眼,将一粒花生米扔进嘴里接着道:“江东小霸王孙策孙伯符谓之一人,西凉小将马超马孟起谓之一人也。”

原来是这两个,孙策自然不用说,比自己大不了几岁,马超还比自己小一点。他已经把两人的位置说的很清楚了,这里是荆州,不是自己还会是谁呢。

陶新微微一笑,端起一杯酒道:“二位先生真乃高人也,小子敬二位一盏。”

两人很随性,也不认真,端起自己跟前的酒微微示意了一下。

陶新又问:“二位既知我名,想必也知道我欲往何处?”

“豫州颍川否?”年轻者凑前问道,见马秀呆滞的目光,他忽然爽性笑了起来,“呵呵……”

两人一人沽了一壶酒,携手高歌离去,歌曰:“高官厚爵兮,与我奈之何……”

第9章 现场作诗

“主公,此乃何人,竟然知道我等来历及去向?”二人走后,马秀连忙问陶新。

陶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仔细听他们吟唱的歌词,心想:这两人一定是世外高人,因为厌倦世俗凡尘,所以在这里“无花无酒锄做田”。

荆州是个相对安定的地方,可以陶冶情操的名山名水不少,所以许多世外高人都喜欢来这里避开凡世。其中好多都是大儒马融的弟子,他们虽有框国治世只能的,但却不愿意出仕。

最著名的当然要数水镜先生司马徽,他的才学,不可估量啊。

算一算自己的行程,也拆不多到襄阳地界了,陶新有些猜疑:刚才那两人,是不是就有司马徽!

正好店家来上酒,陶新借机问道:“店家,此处是何地界?”

店家很热情,加上陶新并没有为难他,所以对陶新很有好感,回答道:“此处便是襄阳县隆中亭了。”

“隆中,果然是隆中!”陶新大喜,接着问道:“刚才那二人?”

“噢,刚才那二人,具是此处名士。”店家答道,“年长者乃黄承彦,另一人便是襄阳水镜先生司马徽也。”

与自己猜测的不错,陶新心中暗喜。虽然这两个人都不愿意出仕,但他们都是真才实学之人,陶新愿意一试。刚才他们说出自己要去哪里,也就是说他们已经知道徐庶就在自己帐下。若是能把他们也召到自己帐下,那还何愁天下不得呢。

“黄先生是不是有一女,年方二八,容貌甚美?”陶新接着问道,目光灼灼的盯着店家,急切的希望得到肯定的答案。

店家尴尬的笑了笑,说道:“黄先生是有一女,年方二八。但其容貌,小人还真未曾见过,黄先生也从来不与外人提及。”

“哦。”虽然有点失望,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不管她是不是黄月英,至少她的美貌不曾有假。若她真是那个最具争议性的绝世才女,陶新倒真的很想认识一下。至于别的目的,了解他的人应该懂得。

被店家勾起兴趣,陶新没有任何食欲,吃什么都索然。知觉杯中的村酒淡如清水,没有任何味道。陶新想了想,对马秀道:“你等在此饮酒,不可无端生事,我去去就回。”

马秀连忙放下酒杯,他的任务是保护陶新,军师下的死命令,就是他们十个都挂了,陶新也必须安然无恙。听陶新要一个人离开,他无论如何都要跟着去。

最后还是陶新冷着脸,骂了他一顿才将他甩掉。

陶新离开村店,按照店家的指示,走股小溪来到一座茅庐前。这里的布局规划和其他的亭不一样,他们不是按里划分行政单位,而是随意建筑。比如眼前这座茅庐,除了一座木板桥外,别无其他的路可以进入。

小桥流水人家,说的就是眼前这种画面。

门前潺潺溪水,院内一片菜园,用简单的木栅栏围城的院落,简朴而实在。虽为茅庐,却比高楼更为雅观。虽然朴实,却比诗画更有意境。难怪那些世外高人都喜欢居住在这种地方,每天怡情养性,抚琴会友,当真是神仙般的日子。

凭栏而望,屋内静静的仿佛没有人。只有一队刚刚破壳的小鸭子,毛茸茸的从门前走过。刚刚学会撅屁股,就跟着摇摆,一只一只,甚是可爱。

方圆没有其他建筑,如果店家没有坑陶新的话,这里应该就是黄承彦的家了。陶新觉得贸然敲门太过庸俗,看到这群小鸭子忽然灵机一动,一首打油诗朗声而出:“门前一群鸭,落河赶水花;不知命三月,猛火来煮它;香味传三里,奈我腹何大;再烹一只肥,分享与众家。”

“哼!”陶新刚念完,茅屋的们猛然打开,里面穿啦一声愤怒。紧接着,一个娇俏可人的身影出现在陶新视线。

黄月英正在屋内画水车图,忽然听见门外有人吟诗,于是侧耳倾听。前两局还觉得这人不错,善于观察。可是越到后来,听着越别扭。门外那个可恶的家伙,打起了自家鸭子的主意,居然要吃了它。一只不够,居然还要再煮一只。你说气人不气人。

黄月英立即放下手中的活,准备出去教训一下这个贪嘴的家伙。可是一开门才发现,那个贪嘴的家伙居然就是自己在竹林里碰到的那个怪人。一时间,她所有的责备之词都忘光光了。

“怎么是他?”想起他灼人的目光,小月月俏脸不自然的微微发烫。

相反,陶新证实了自己的猜想,脸上有挂起了邪魅的弧度。很绅士的和她打招呼:“真是巧啊,不想我被门前刚出世的小鸭子吸引,居然能再见到你,这岂不是缘分?”

他笑的越开心,黄月英就越心慌。不过听他刚才所念之诗,却别有一番韵味。就好像那首: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陶新不知道,自己随口吟的这首诗,被黄郝抄录了下来,很快就在文学界传开了。各大名儒文豪,都在研究这首脍炙人口的七律诗。而且很多人都开始效仿七律,朗朗上口,轻松易懂。更为关键的是,这首诗的作者,居然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

当然,他们不知道陶新窃用了别人辛辛苦苦的创作。

黄月英自幼受到她父亲的熏陶,对文学界的事情也十分关注。当她第一此看到这首诗,就深深的喜欢上了它。她常常在想:做这首诗的,会是怎样一个人呢?

当然,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他做这首诗的人和眼前这个奇怪的,贪吃的,残忍的家伙联系在一起。

这里是自己家,黄月英鼓起勇气,反驳道:“鸭子还如此小,你怎么就能惦记吃它呢?任何生物都有它们生存的权利,你怎可忍心夺取他人生命。”

“好一个善良的丫头。”陶新不用问,已经知道黄月英的名字,见她这么认真,反问道:“鸭子不是用来吃的,那是用来做什么呢?任何事物存在都有它自身的价值,作为鸭子,它的价值就是用来果腹。”

黄月英一顿,不知道该怎么反驳陶新的话,貌似自己还真吃过不少鸭子呢。小脸蛋憋的通红,强词夺理道:“总之它还小,就是不能吃。”

陶新一脸无辜,道:“我何时说过此时就吃它呢?再说了,此时鸭子肉少毛多,食之必然无味。还是饲养三个月,再吃不迟。”

黄月英无语,她自有伶牙俐齿,和父亲争论从来没有输过。可是为什么面对这样一个讨厌的家伙,却每每被他说的哑口无言呢。

黄月英不知道……

“喂,你是何人,为何来此?”说不过陶新,黄月英干脆不再纠缠,心里只想着用什么办法把这个可恶的家伙打发走。

陶新嘴角微微一扬,对黄月英的问话不做理会,故作正言:“圣人云,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姑娘为何不请我进屋喝一杯茶,也好探讨一下诗词歌赋。”

黄月英想也不想,立即回绝:“父亲不在家中,不便见客,你还是走吧。”说罢,就要关门回屋。

见状,陶新忽然有些着急,不愿就这样离开却又无计可施。焦虑之际,忽然天空有暗雷作响。风云涌动,天空转眼间变得天阴。南方多雨,天气转变极快。上一秒还是晴天太阳,这一刻便有可能是风雷暴雨。东边太阳西边雨,讲的就是南方的天气。有时候隔一条江,天气迥然相反。

陶新顿时大喜,装作可怜,连忙道:“骤雨将至,你便忍心一个外乡人在风雨中漂泊乎?”陶新的演技虽然很差,但奈何黄月英心善,她知道这附近却是没有这雨的地方,忍不住善心大发,似乎很不请愿地样子,“且进来吧,待雨停歇便要离去。”

陶新连连点头,谁知道雨什么时候停呢。再说了,进了这扇门,想再赶他出去哪那么容易。不待黄月英来开门,陶新单手扶墙跳了进来“你……”黄月英对他的自觉很是无奈,气呼呼的指着他,却又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带着陶新来到堂屋,强调道:“你只能在此处歇息,万不可乱动屋内物件。”说完,便要离开。

此时乌云遮日,天已经暗了下来。陶新本来就是想和小月月呆在一起,说说话聊聊天什么的。怎么会轻易让她离开呢,于是道:“你要将客人独自留在这里?”

黄月英嗔怨地白了陶新一眼,道:“男女授受不亲,孤男寡女岂有独处一室之理,若是被父亲见到,必然会责备。”

“哦!”陶新好奇地问道:“那孤男寡女如何才能共处一室呢?”

黄月英认真回道:“只有夫妻,才可如此。”她认真起来的样子,就好像学姐教训不懂事的学弟,煞有其事。

她没有发现,陶新嘴角的弧度扬的更高了。

“那你便做我妻子,这样便不会有人说闲话了。”陶新很随意的说道,就像是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丝毫没当一回事。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不懂夫妻是什么意思呢。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黄月英俏脸儿唰的一下全红了。那如瓷器般的俏脸,此刻变成了润红色的宝石,晶莹剔透。

“你,你……”她不知道是该生气呢,还是该生气。总之和这个家伙说话,就是这么气人。她正值妙龄,对于男女之事好奇却又害羞。有句话说的很透彻:那个少年不钟情,那个少女不怀春。小月月,就如一只春天的小猫,春心涌动。

但像她这么有才学的女孩,自然要求极高。纵观当时少年英雄,能让他看得上眼的还真没有几个。唯独有一个,用一首诗打动了她。

争辩不过,于是甩手而去。

陶新见玩笑有点过了,适可而止。连忙止道:“黄先生岂会责怪你,我是奉他之命来看你的。”

“你怎知我父姓黄?”黄月英停下脚步,好奇的看着陶新。此时她脸色恢复如初,大大的眼睛就如芭比一样卡哇伊。

陶新得意一笑,卖着关子道:“我不但直到你父姓黄,而且还知道你也姓黄。”

“哦,呃,你……”黄月英发现自己简直要抓狂了,“你父黄承彦,你叫黄月英,我说的没错吧?”陶新在黄月英小火山爆发之前,连忙收起玩笑,“适才碰到黄先生,他与水镜先生在一起,故而叫我独自前来找你。”

黄月英再次按耐住喷火的冲动,再一次选择相信陶新:“当真,你找我作甚?”

陶新微微笑道:“我闻黄先生大名,特意前来拜访。但他与水镜先生在一起,故而叫我先行前来。听说小月月你厨艺极佳,故连忙从酒馆前来。适才在门口见鸭思厨艺,故才有感而作也。”

黄月英见陶新不似说谎的样子,且终于听见他说了一句中听的话,心里喜滋滋的。她心思手巧,不但才学横溢,更是做得一手好菜。既然他是自己父亲的客人,也就不必回避。现在正是用饭时间,黄月英对陶新道:“你且少坐片刻,我去准备饭菜。”

黄承彦不愧是当世名士,屋内尽是琴棋书画,各类雅作。在这个房间里,还看到了他的陶氏纸。有的上面写着龙飞凤舞字,有的画着春意盎然图。想必都是黄承彦兴致高涨,灵感突发之作。不是真的性情中人,怎么会有这样的豪迈之作呢。

陶新不懂得欣赏字画,但他也大概看得明白创作人的心态。气氛总是很容易感染人,高雅的艺术品自然需要人来欣赏。

“呀!”

陶新正捧起一幅画细细品赏,屋后面突然传来黄月英的叫声,紧接着一阵噼噼啪啪火爆声。一阵浓浓的烟从厨房传来。

“不好!”陶新大惊,连忙朝厨房跑去。

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原来黄月英正在做饭的时候,茅屋忽然塌了下来,茅草落在火灶上,顿时点燃了整个厨房。屋外的雨水很小,不足以浇灭这么大的火势。

黄月英不小心,被火星溅到,于是痛叫了一声。

大火越烧越大,她想跑出去却早已被大火阻断了路。屋顶还在不断崩塌,黄月英只觉自己的头发渐渐烧焦,衣服也被点着了。若是再跑不出去,非烧死不可。

她越是着急,火却越来越大。忽然,头顶一根房梁被烧断,直勾勾的朝她砸去。黄月英抬起头,眼看着她就要砸到自己脸上,她惊恐万分,早已忘记了逃跑。若是被这根梁砸到,就算不似也会毁容。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大火中忽然跳出一道矫捷的身影,快速的将自己揽在怀中。

陶新硬生生的挨了一根梁,顾不得背后的刺痛,一把抱起黄月英飞也似得窜过大火跑了出去。由于黄月英衣服上有火星,一下子把陶新的衣服也点着了。两人仿佛一个火人,火势渐渐阔大。

陶新来不及多想,抱着黄月英,飞快跑出茅屋,跳进了门前小溪中。

黄月是最具争议的美女。有人说她很丑,有人说她很美。咱不妨折中一下。她本来很美,但因为一次意外而变丑了。不过遇到了猪脚陶新,避免了这种可能。只是一种假设,不喜勿喷!

穿越三国志》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穿越三国志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微课堂·诗词」勉为其难,一句话说穿,我们都不太习惯孤单

    勉为其难作者:林大川火车越开越远我在站台边凝望你远去的脸这一别不知多久再相见如果我值得你思念那就闭上眼一起回忆从前我们就勉为其难谈一场轰轰烈烈的异地恋以丘比特之名许愿爱你一百年不改变突然在某一天朋友新婚宴你若无其事的出现想当初一别现已事隔多年如果我值得你怀念请别转过脸泪流满面我们就勉为其难做彼此最熟悉的陌生伴以柏拉图之名问天每一个故事结局都不简单勉为其难一句话说穿我们都不太习惯孤单

  • 「微课堂·哲学」知性的良知

    知性的良知作者:尼采我经常重复同样的经验,而总是要作一番新的努力去抵制它,虽然事实如此,但我着实不愿相信:大多数的人均缺乏知性的良知。真的,我似乎常感觉到,在作此请求时,一个人在大都市里就象在沙漠中一样地狐独。每个人都以奇异的眼光看着你,并且用他的尺度来评证这个好、那个坏,而当你说他们的衡量并不十分准确时,没有人会羞愧而脸红,也没有人会对你表示愤怒,他们对你的怀疑也许只是付之一笑。说真的,大多数的人并不觉得相信这个或那个并依以为生。而没有事先去了解赞成和反对的最确实理由,事后这些理由也并没有给他

  • 「微课堂·哲学」存在客体的导师

    存在客体的导师作者:尼采无论我以善或恶的眼光来看人,总觉得每个人,甚至所有的人都有一个毛病:刻意倾力保存人类。这当然不是出于任何对人类同胞爱的情操,而只不过是因为在他们的身上再也没有任何比这本能更根深蒂固、更冷酷无情和更不可征服的东西——这就是我们人类的本质。虽然我们早已预备习惯用一般短浅的眼光去严格区别我们的邻人是有益的或有害的,善的或恶的。但当我们来做一个统计,并且多花些时间思考整个问题时,将不敢相信这种界定与区别,最后便只得不了了之。即使是最有害的人,或许也仍会去关心保存人类(包括最有益的

  • 「微课堂·哲学」自我批评尝试(7)

    ——可是,我的先生,倘若您的书不是浪漫主义,那么世界上还有什么是浪漫主义呢?您的艺术家形而上学宁愿相信虚无,宁愿相信魔鬼,而不愿相信现在,对于现代、现实、现代观念的深仇大恨还能表现得比这更过分吗?在您所有的对位音乐和耳官诱惑之中,不是有一种愤怒而又渴望毁灭的隆隆地声,一种反对一切现在事物的勃然大怒,一种与实践的虚无主义相去不远的意志,在发出轰鸣吗?这意志似乎喊道:宁愿无物为真,胜于你们得理,胜于你们的真理成立!我的悲观主义者和神化艺术者先生,您自己听听从您的书中摘出的一些句子,即谈到屠龙之士的那

  • 「微课堂·哲学」自我批评尝试(6)

    自我批评尝试作者:尼采人们可明白我这本书业已大胆着手于一项怎样的任务了吗?……我现在感到多么遗憾:当时我还没有勇气(或骄傲?)处处为如此独特的见解和冒险使用一种独特的语言,——我费力地试图用叔本华和康德的公式去表达与他们的精神和趣味截然相反的异样而新颖的价值估价!那么,叔本华对悲剧是怎么想的?他在《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第二卷中说:使一切悲剧具有特殊鼓舞力量的是认识的这一提高:世界、生命并不能给人以真正的满足,因而不值得我们依恋。悲剧的精神即在其中。所以它引导我们听天由命。哦,酒神告诉我的是多么

  • 金口首个乡土情“农具博物馆” 让村民回忆历史

    (通讯员:赵彦平)稻谷壳的风柜、一张犁一张耙,石磨,百年收音机……2018年4月17日,走进江夏区金口街三门村的农具展览室,眼前仿佛是农耕时代的场景。原来,这是该村为教育后代而特别设立的一间展览室,让“孩子们”了解祖辈们如何利用简陋的农具来维持生计知道农业历史发展过程。此外,该村还有一批舞龙狮和采莲船的爱好者舞动着,村民业余生活丰富。据“农具博物馆”负责人胡保萍介绍金口街三门村,曾是鱼米之乡,祖辈以务农为主。为教育年轻一代,让他们了解老一辈如何利用简陋的生产工具耕作,维持生计,自己到处走村串户专

  • 一名创业者在湘西州SYB创业师资班学习中的感悟

    SYB创业培训,第一次接触到这个词应该是十年前,当时是在吉林省白城市的省畜牧校农大办学点上参加的培训。这一晃而过十来年的光阴就没了,从学校出来了,进国企,进私企,辞职,来湘西学习,在湘西创业,公司在经开区,于是,我也这样开始了角色转换之路,由一名打工者摇身一变成了创业者。(张晶爽与师傅田兴秀教授在传习所合影)期间,我拜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遗产苗医药代表性传承人田兴秀教授为师学习苗医药技艺。这一次湘西州选拨SYB培训导师,我是无比欣喜报名参加的。我有一腔热血呀!重新走进课堂,真的又是一个全新的开

  • 孙家潭 | 辽金时代圆形符合押印一组

    辽金时代圆形符合押印一组孙家潭图1图1-1图1-2图2图2-1介绍一组辽金时代圆形符合押印,形制圆柱形,内外两个印面,分上下两半印作对合印式,完整成套的多年来于市肆只见此一例,早些年购于无锡古玩市场。印文:银铤形押(上)、火日金、图形鸡(底部印)。图1、1-1为实物照片,图1-2为印蜕。直径2.2厘米,通高1.7厘米。圆形印面,上下对合式符合押印,圆柱形印纽残损,质料青铜。此符合押印对合的上半部为一束腰银铤形外凸作子印,印文为花押,底部印面见有一图形鸡,口衔灵芝草,于背部正中见有汉字“火日”,另

  • 「艺术先锋」大气传神、韵味无穷 冯加新画虎

    冯加新作品《雄风》冯加新的虎画,集众家之长,以书法入画,其形象形神兼备、大气传神、韵味无穷,画面用墨讲究、大胆,墨韵十足。画家冯加新冯加新,号大漠之胡,字寅山,男,出生江苏淮阴,中国民主同盟盟员。著名大写意水墨虎画家。83年从师李可染弟子胡运才系统学习传统山水等。1988年赴新疆乌苏古尔图定居并做起职业画家创作大量西部风情作品,并成功举办名为(天山行)个人画展。专山水,花鸟尤其大写意水墨虎独成一派。2011年成立淮阴水墨书画院。作品先后刊于: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书画报、山西工人报、江苏商报、淮阴

  • 浅丘岗上的圣殿--东岳庙

    浅丘岗上的圣殿--东岳庙作者:刘元兵始建于清朝嘉庆中期的四川省金堂县高板镇,河流纵横,浅丘遍布,土地肥沃,田野丰润。交通便利,地灵人杰。文化底蕴丰富,庙宇遍布。在高板镇东岳村13组的那浅丘岗上,还保留着一座古老的庙宇,那就是方圆百里乡民都知晓的东岳庙。在高板当地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话:“人行万里路,不如东岳庙走一步”,说明了东岳庙在当地人心中的那份神圣和那份虔诚。怀着这份心情,决定去东岳庙走走。沿金堂大道南下,过了高板镇标牌,左转3公里左右就到了东岳村。蜿蜒的水泥路把我们带入了一片浅丘,路旁不同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