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时光不负情深全文在线阅读

2017/10/26 0:42:12 来源:网络 []

小说:时光不负情深

005、断药

  说起这个,林逾静就是一肚子的气,这家人根本没办法沟通,她拎着包起身,没好气地说,“我爱莫能助,你们自己想办法吧!”

  林方盛听见这句,哪里还装得下去慈父形象,冲上去拽着林逾静的胳膊,一巴掌将她扇倒在沙发上,“没用的狗东西!当初就不该让你嫁入江家!若是你妹妹当了江家的媳妇,我何须四处求人借钱!你别忘了,你是老子花钱养大的!不给老子弄点钱回来,老子整死你!”

  贺澜见状,拍手称快,“打得好!老公,打死这小贱人!江家那么有钱,哪里会在乎五千万,肯定是这贱人使坏!她肯定是在报复咱们当年把她妈推下楼!”

  “就是!爸,当初要不是她犯贱爬上江起云的床,现在我才是江家少奶奶!您哪里需要担心没钱!”林子溪也搅和进来。时光不负情深全文在线阅读

  林方盛听了挑唆,淬炼了世俗和欲望的双眼瞪着林逾静,狰狞威胁道,“老子给你一星期时间,拿不到五千万,我就给你妈断药!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你敢!”听见要给母亲断药,林逾静心急如焚,母亲是她唯一的软肋。

  当年贺澜小三上位,逼得母亲从楼梯上滚下来昏迷不醒,后来又被林方盛控制起来,住在一个秘密疗养院不许她探望。母亲靠药物维持生命,如果断药,很快就会……

  若不是为了母亲的治疗费,这些年她也不会受林方盛的摆布和贺澜母女的欺负。林方盛的心狠手辣,她早领教过,断药这种事儿他绝对做得出来!

  林逾静根本不敢去想。

  见林逾静急了,林方盛得意自己的杀手锏,“反正她早就是个废物了,这些年我养着你和她,已经仁至义尽!不想你妈死,就让江起云借钱!滚!”

  林逾静看着客厅里的一家三口,心凉之极,她拎起包冲出别墅坐上车,泪水滔滔不绝,吓得司机悻悻的,但江起云吩咐过,他又不敢关心,只好把车开回江起云的别墅。

  回到别墅后,林逾静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哭了一整个下午。

  江起云是断不会借钱给她的,她还能找谁?

  奶奶?

  不行!如果被江起云知道了,一定会生气的!到时候他再去对付林氏,吃苦的还是自己!

  况且,她若是再要江家的钱,那一丝可怜的自尊就真的没有了。推荐http://www.95lady.com/

  她发过誓,就算死,也不要麻烦江起云一分一毫!

  林逾静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很快,三天过去了。

  这三天林逾静一个人在房间里愁眉不展,江起云和从前一样短暂的出现后销声匿迹。

  林逾静守着窗口的阳光发呆,这几天她找遍好友,才凑到五百万,且大部分都是闺蜜陈安然支援的,剩下的四千五百万她到底要去哪里借?

  就在林逾静焦头烂额时,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林逾静看着陌生的号码迟疑了几秒才接起来,“喂,你好。”

  一抹阳光般温润的嗓音传来,“小鱼儿?”

  听见久违的声音和儿时的昵称,林逾静欢喜极了,欢快地喊了一句,“三哥。”

006、三哥

  对,他是三哥,是林逾静青梅竹马的邻居,温瑞安。当初林家和温家的别墅在一处,两家就相隔一个院子,经常一起喝茶聊天,温夫人一连生了三个儿子,愣是想要个女儿,见林逾静乖巧讨喜,便要认做干女儿,她就随了温家的辈分,叫温瑞安一声三哥。原文95lady.com

  此刻温瑞安正在天元集团总裁办公室里坐着,方才助理正在汇报工作,看见陈安然发来的微信说小鱼儿有困难,再重要的事情都被温瑞安晾在一边了。

  两人的关系本来就近,不需要寒暄,哪怕许久不见面,一起长大的情谊也永存。

  “三哥你回来了?”

  “刚回来,还没来得及联系你。”

  “不知道三哥有没有空,今晚一起吃个饭?我叫上安然,替你接风洗尘。”

  温瑞安本就想见林逾静,奈何刚回来俗事缠身,暂时没通知她,这会儿她主动邀约,温瑞安一口答应了,“那好,晚上见。”

  温瑞安心想,千言万语,留着见面说。

  挂了电话,助理宋阳悻悻地提醒说,“温总,夜晚您约了连胜的吴总吃饭,这次的合作案很重要,您…….”

  没等宋阳说完,温瑞安便打断他,“再重要也没她重要。时光不负情深全文在线阅读推掉。”

  这边,林逾静给陈安然发微信约她一起吃饭,但陈安然有急事儿,只能她只身赴约了。

  三哥回国,应该是最近唯一高兴的事儿了。

  夜晚七点,置地广场七楼餐厅。

  林逾静按着温瑞安发来的地址找到餐厅门口,服务生带着她到预定的位置上,温瑞安一早等着了。

  一袭深蓝色的西装称得整个人精神抖擞,黑色的衬衫在他身上一点都不死板,反倒是更显得帅气干练,眉宇间的英气更甚,这让林逾静有些认不出来了。

  “三哥?”

  温瑞安一抬眸便看见林逾静站在两米之外,白色的连衣裙简单素净,恰到好处地勾勒出她姣好的身材,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洁白无暇,清丽动人,和温瑞安记忆中的样子,一模一样。阅读http://www.95lady.com/

  温瑞安立即起身,激动地走上前看着林逾静,喜不自胜,终究是难以克制心底的思念,一把抱住了林逾静,深情脉脉地说,“小鱼儿,好久不见。”

  这一抱,让途径回廊的人给捕捉到了,方承轩吊儿郎当地看了一眼,拍着江起云的肩头说,“喂,老二,你看那是谁?”

  江起云轻哼一声,压根没在意,但听方承轩惊呼,“我靠!温瑞安那小子回来了?”

  他这才顺着方向看过去,只不过他第一眼看到的不是温瑞安,而是温瑞安怀里的女人。

  那个身影,他不要太熟悉啊。

  江起云眉头一皱,鹰隼般的眸子勾着,灯光昏暗,有点看不清楚他的眼神。

  呵,她还真是八面玲珑,在他那里寻不到好处,手马上伸向老情人了。

  随着温瑞安松开怀抱的动作,方承轩也看到了,那女人正是林逾静。

  “老二……那不是你老婆吗!”方承轩愕然,惊讶得下巴都快掉了,“这温老三还真有毅力,你俩都结婚了,他还不放弃!”

007、盛怒

  江起云黑着脸没说话,就定定地看着温瑞安给林逾静拉开椅子坐下,而林逾静则是一脸灿烂的笑!

  怎么不见她对自己笑得这么好看?

  江起云心里腾起一股无名火,顾不上身后的方承轩,大步流星地走上前去,正好听见林逾静软软糯糯的一句,“三哥,你胃不好,我帮你点碗养胃的粥吧。网站95lady.com

  温瑞安的眼睛一直落在林逾静身上,温柔得如三月的春风,愣谁都看得出其中的情意,“好,听你的。”

  两人商量着点菜,忽然头顶压下来一声冷嘲,“温总,这么快就流放回来了?”

  温瑞安抬起头来,见是江起云,脸上的笑顿时变了味道,但也算淡然自若,他起身跟江起云对峙,“江总很意外?”

  林逾静愕然地看着江起云,思绪一下混乱了!江起云怎么会在这里?她在椅子上,如坐针毡,江起云身上熟悉的味道游离在空气中,像是一种警告,林逾静莫名地慌张起来。

  一年前,江起云莫名其妙突然下手收拾温瑞安,让温家生意吃了亏,温瑞安被温家老爷子发配去加拿大的分公司流放至今。

  林逾静虽然不知道江起云为什么对温瑞安下手,但总觉得跟那件事有关。

  “一点儿也不意外,”江起云淡淡笑着,语气却是嘲讽又挑衅,“你回来得是时候,刚好我最近比较闲,正愁找不到玩儿的。”

  温瑞安冷笑,眉头一样,镇定自若地说,“那温某倒是乐意奉陪。”

  “温总不要认怂就成。”江起云说。

  林逾静心烦意乱,总觉有有好几道目光在身上流动,她不敢抬头也不敢侧脸,怕撞上江起云的目光,她更不敢主动跟江起云打招呼,她说过,不许在外人面前显摆自己是江起云老婆。

  方承轩站在一边看好戏,他清楚夫妻二人的关系,更清楚江起云和温瑞安的死结,所以一直没说话。

  最后是温瑞安察觉林逾静的不适,温声细语地关切,“小鱼儿,你脸色不太好?怎么了?”

  林逾静倒吸了一口凉气,拎包站起身来,强装微笑地说,“三哥,今天我有点不舒服,想先回去了,改天再为你接风洗尘。”

  “我送你!”温瑞安见林逾静低头走人,压根儿没给江起云招呼,以为俩人是因为以前那事儿膈应一直没联系,抄起外套便追了出去,留下江起云和方承轩站在原地。

  方承轩最不识趣,调侃江起云说,“瞧瞧你脸都黑了,看着情敌猛追你老婆,你心里头能淡定?”

  江起云收回视线,冷冷地撇了眼方承轩,“你觉得我会在乎这种水性杨花不折手段的女人?”

  “……”

  这下轮到方承轩愣了,“你俩能不能成熟点?都结婚了,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儿,还惦记着有意思么?当初是谁爱林逾静爱得死去活来的!”

  “别跟我提从前!”江起云冷冷瞪了方承轩一眼。

  语气倒是平缓的,可每个字都像一把冰锥子,能扎死人。

008、对峙

  方承轩一愣一愣地看着他,心想,江起云到底哪根筋不对?

  等他回头时,只见江起云大步出了餐厅。

  “喂,江起云,你去哪儿!今晚你请客!你还没买单---”

  ……

  林逾静几乎是跑出餐厅的,呼吸到新鲜空气,她整个人都轻松了,如获新生,方才真是快憋死了。

  温瑞安后脚就追了出来,看到她站在路边等车,春寒料峭,她穿的少,有点瑟瑟发抖,温瑞安抖了抖手里的西装外套,从身后给她套上去。

  林逾静吓了一跳,本能地往后躲,这下西装掉到地上,两人又非常有默契地低头去捡,额头不小心撞到一起,俩人相视而笑,仿佛回到了从前。

  “我送你回去?”温瑞安浅笑的时候最好看,如晨光,如朝阳,温暖,轻柔,“我车子就在一边。”

  林逾静摇摇头,“不用了,司机在等我。三哥,我改天再约你。”

  温瑞安了解林逾静的性格,若是她坚持,谁也改变不了,于是点头说,“好,我等你电话。”

  林逾静很决绝地走了。

  温瑞安看着她纤瘦的背影跨上一辆保时捷后座,怅然地叹了口气,方才在餐厅里,她和江起云招呼都没打一个,难道,还是因为当年的事情?

  温瑞安有点心疼。

  这么多年了,她还是没忘掉。

  ……

  一上车,林逾静就愣了,她下意识地想要退出去,但车里的人迅速伸出一只手把车门给关上了,司机是江起云的人,自然非常机敏地上了锁。

  林逾静缩到角落里,感受着身边人强大冷冽的气场,说话都磕磕绊绊的,“你、你怎么、怎么在这里!”

  “很意外?”江起云淡淡说,窗外略过的我浮光照在他侧脸上,一下就骇人了许多,尤其那双眼睛,好像泛着绿光,如同吃人的野兽。

  “没有……”林逾静违心地说,怎么不意外?应该是惊吓吧!

  林逾静大气儿不敢出,安安分分地缩在角落里,恨不得把自己缩成球了,周身被冰冷的气场包裹,太不自在!

  她不由地去想,他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是来抓奸的?

  那自己刚才和温瑞安一起的画面,他全都看见了?

  林逾静完全慌了,不自觉地绞着手指,瑟瑟缩缩地撇了江起云两眼。

  明明俩人清清白白的,可她做贼心虚似的偷看江起云一眼,刚要解释今晚的饭局,可还没张嘴,就被江起云拽住胳膊拉下身,把脑袋摁在他大腿上。

  江起云单手掐住她脖子,居高临下地看着,分明是暴怒变态的模样,声音却是不疾不徐的,“林逾静,我警告过你什么?”

  林逾静被掐住脖子,说不出来话,只能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

  “我叫你不要兴风作浪,你听不进去?”

  “我…….我没有……放开…….”

  江起云冷哼,“是我没能满足你,才去找你那老情人?跟他笑得那么郎情妾意情深似海的,他知道你如今已经是被我江起云玩儿剩了的残花败柳么!”

009、欺辱

  “你无耻!”林逾静拼尽全身力气才说出有完整的话。

  江起云阴冷一笑,变态似的口吻说,“行,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无耻!”

  说完,江起云松开她,命令司机将车子拐到半山的小路上,那边是新开发区,半夜根本没有人经过,更不会有车子。

  就算她喊破喉咙,也没人会救她。

  林逾静听完,脸色煞白,慌乱地掰动车门要下车,但车锁在,她根本下不去。只能趁着开到小路后,司机遵命下车时的空挡逃走,但她这个想法,江起云岂不知道?

  可偏偏他不拦着她!

  在她以为自己就快逃脱的时候,司机忽然挡在前面,江起云坐在车里岿然不动,如同看戏一般,悠闲自得。

  “求求你让我走!求求你!求求你!”林逾静真的吓傻了,抓着司机的胳膊哭喊请求。

  司机一脸无奈,摇摇头说,“夫人,对不起,请您上车吧,不然江总会更生气的!夫人您不要忤逆江总的意思---”

  “不!我不要……我不要!”

  司机伸手去拉她,被她用力甩开了,但不管她怎么跑,司机都能抓着她,她太瘦了,太弱了,根本不是一个强壮男人的对手,但她不死心,不放弃。

  这时,看戏的心情没了,江起云冷笑说,“如果你想在外面,我也不介意。”

  林逾静绝望了。

  她这一刻才真正懂得,惹怒了江起云,惩罚是无论如何都逃不掉的。

  在她失神的时候,她被司机塞回车里。

  司机识趣,早早躲到远处去了。

  江起云一把抓住她胸前的衣裳撕扯,跟磕了药似的兴奋又狠厉,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正在享受自己的猎物,那种撕扯和啃咬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还活着。

  “求求你不要在这里…….求求你……”林逾静嗓子都喊哑了,泪水和汗水浸湿了发丝,凌乱地洒在脸颊上,可怜之极。

  她听见布料撕碎的声音,和她的哀求声一起,淹没在江起云的怒气里。

  “求我?呵,林逾静,你可还记得当初我怎么求你的!啊!我当初怎么求你手下留情的!”江起云嘶吼着,伴随着在她身体里的冲撞,吼出了这么多年来,唯一的一次抱怨。

  原来,他一直记恨着。

  原来,不止她一个人没忘。

  林逾静不再求她了,她知道,这辈子,这道伤痕都没办法愈合了。

  这一夜江起云留给她的,是再多的时光,也抚平不了的伤痕。

  漫长而痛苦的折磨结束后,江起云收拾好自己坐在一边抽烟,林逾静缩在椅子上瑟瑟发抖,抽泣的声音很微弱,是极力控制住的啜泣。

  她抱着自己胳膊,衣衫凌乱,可怜极了。

  江起云厌烦得很,斜了她一眼,冷冷说,“满足了么?你要还饥渴,随时打电话给我,若你不怕是,不怕你老情人被我整死,我有的是耐心和手段。”

  林逾静心里的屈辱,无以言表,这一切在江起云眼里,一文不值。他眼里的林逾静是个为了钱什么都能做的蛇蝎女人,他不需要怜悯,不需要珍惜,他对她,只有践踏,侮辱,贬低,嘲讽。

010、当初

  她什么都不想说了,她只想回去,洗个澡,彻头彻尾的洗个澡。

  “知道了。”喑哑的声线,好不容易挤出一句话。

  江起云冷哼,撇过头不看她,只有浑厚的一个字,“滚!”

  林逾静傻了,懵地看着江起云,他是要把自己扔在这荒山野岭里?

  她……她怎么回去?!

  江起云见她没动,转过头来,嘲讽了一句,“舍不得滚?还想来一次?”

  林逾静忙不迭推开车门,结果一下车踩偏了,崴了脚,她没来得及站起身来,江起云已经把她的鞋子扔出来。

  司机也识趣地上了车,一股脑地开走了。

  林逾静费力地站起来,脚踝疼得厉害,她一小步一小步地走着,每一步都生疼。幸亏她今天穿的是平底鞋,不然怎么走路?

  可不回去留在这里等死?

  半夜三更,荒郊野外,一个衣衫不整的妙龄女子在大马路上游荡,恐怕明天就上江城日报的头条。

  她还不想死。

  母亲还在医院等着她,她不能死。

  ……

  车内,江起云正闭目养神。

  司机有些悻悻地,酝酿了许久才敢开口试探地叫了一句,“江总……”

  但他话还没脱口,一阵熟悉的歌声传来,打破了冰冷的沉静。

  “有人问我你究竟是哪里好,这么多年我还忘不了,春风再美都比不上你的笑,没见过你的人不会明了……”

  江起云睁开眼睛,原本皱着的眉头,莫名地舒展了,他顺着声响寻去,最终在角落里找到林逾静的手机,只是一看到屏幕上跳动的备注“三哥”,江起云的脸色很不好看。

  司机悻悻地看着后座的人,只见江起云摁下车床,将还在唱歌的手机扔了出去。

  那分明是夫人的手机!

  司机惊吓地吞了口唾沫,幸亏自己刚才没多管闲事,否则职位不保……

  江总明明很好的一个人,怎么偏偏对夫人这么恶劣?

  他有点想不明白。

  林逾静回到别墅时,已经是凌晨三点钟。

  陈妈早就睡了,她没忍心吵醒她,自己找了医药箱来处理伤患处,脚踝哪里已经高肿起来,包和手机都落在江起云的车上,她没钱打车,也不敢坐陌生人的车子,只好一路走回来。

  她觉得自己挺可笑,在车上看到他的一瞬,她竟然还很欢喜,以为他生气了,因为自己和温瑞安吃饭他嫉妒了,可事实证明呢?他不过是又寻了一个借口羞辱折磨她。

  他又怎会在乎自己呢?

  那一瞬,不过是自己心里的贪念罢了。

  江起云才不会在乎她,他恨死她了吧,拿结婚证那天他就说过,这辈子都不会再爱上她,娶她,不过是为了折磨她一辈子!

  一路上她想清楚了很多事情,这一年来,江起云已经耗尽了她的所有耐心和愧疚,是时候结束了,解脱,对于她,或是对于江起云来说,都是好事儿。

  当年的一切,就化作尘埃,都该清理了。

  ……

时光不负情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时光不负情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蒙古】 吴艳龙| 追溯我的同桌

    来了秋天,我怀着留恋的心情向南眺望,眺望那一一从屋檐下迁走的燕子。那一个个闪亮的黑点,陆续消失在苍荒的天边。去了冬天,我怀着急切的心情向南眺望,眺望那一一曾居在屋檐下的燕子,我终于看见,几个轻捷的黑点在天际呈现。凡事都有根有源,我只以此小诗为由,追忆初中三年那既温又馨的学习生活。从我村骑自行车向西走十五分钟的路程,就到了库伦图公社.(过去称公社现在改为乡镇)。颠簸的土街道两侧是低矮的小商店,专供穷孩子们买书本,或零食的地方,.也有家常用品。偶然跃起一座大的建筑,那是供销社的门市部。这在当时是库伦

  • 【湖北】黄朝忠 | 老盖(小说)

    麦子黄梢的一天,池乡长来到盖印村查看生产。快晌午了,乡长要走。村主任老汤说:“就11点了,在村里吃顿便饭呗。”“便饭也不能吃。”池乡长说:“老汤,你又不是不知道,上面八项规定,不许领导干部在下面吃饭给基层增加负担。”“这我知道。”老汤说:“不上酒店,就在农家吃顿便饭呗。再说,你领导下乡总不能把锅背在身上啥?中午了,你回乡政府食堂吃饭,怕是赶不上了哦。”池乡长抬腕一看手表,也是赶不上了.说:“老汤,就在你家随便吃点吧。”老汤说:“老婆回娘家去了,没人做饭,安排在老盖家,我陪你。”这时,老汤在一旁给

  • 红楼梦学刊微信订阅号征稿

    红楼梦学刊微信订阅号是由红楼梦学刊编辑部主办的一个订阅号,在广大爱好者的热心支持之下,创办两年半以来,已经有了较大的发展,目前关注人数已达六万五千余人。二月份主题:王熙凤协理宁国府。感兴趣的朋友们欢迎投稿参与进来。其他稿件仍在需求范围之内,望广大红学研究者或爱好者踊跃投稿,分享您的读红心得。现将订阅号征稿要求发布如下:1、在微信订阅号上发表的文章,不局限于论文,与《红楼梦》有关的杂文、赏析、读后感、活动介绍、书讯等均可,文章以四千字以内为宜,在文中注明作者姓名。2、需作者本人投稿,首发需在学刊订

  • 【秦可卿】倾国倾城莫倾情

    作者林建勇庄子说:“人固无情。”惠子听到后被惊得目瞪口呆。他充满疑惑的问庄子:“无情还是人吗?”庄子解释道:“吾所谓无情者,言人不以好恶内伤其身。”有好恶之心便有情绪,有了情绪心便不能平静,不能安然。庄子所说的无情是指人不能被情所伤。《红楼梦》中提到:“宿孽总因情。”一个“情”字带来的悲欢离合说不尽也道不完。情是《红楼梦》一书的线索。书中人人有情。可是曹雪芹却忍不住要问,谁的情是真情?于是在《红楼梦》的引子中他感慨道:“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俗世所谓的情只不过是私欲的外化,是逢场

  • 【河北】汤云博诗歌集合

    第一课寂静了一夏天的保定学院在第一声报道之后突然热闹拖着沉重的行李捧着三年的果实离家的游子终究要去更远的地方我知道从踏入校门的第一步便开始了人生的第一课故乡稚嫩的小伙子一本正经的说着普通话却还是夹杂着奇怪的味道回到家脱下新衣一头扎进玉米堆里记忆中故乡只是爸妈和土地写给祖国祖国不是父亲是母亲无言又慈爱他有力的手臂紧紧地将我们拥在一起感觉好暖以前的磨难在他身上留下深深的烙印他不言但成为我不退却的理由一片叶子一片叶子落地本意味着一切的结束可它偏不不愿作人们口中的春泥拽着风的衣角挣脱泥水的纠缠不知重点,

  • 查理·芒格的19本推荐书清单

    姚斌丨华研数据查理·芒格说,在他的一生中,他认识的各个领域的智者都在不停地阅读——没有不看书的智者。沃伦·巴菲特的阅读量会让我们吃惊,而他的阅读量也会让我们吃惊。因此有些年轻人嘲笑芒格是“一本长着两条腿的书”。芒格经常有着一种奇异的想法,同已故的伟人交朋友,比如一个人能同亚当·斯密交朋友,那么他就能把经济学学得更好。按照芒格的思路,既然我们同已故伟人都能交上朋友,那么我们更应该与我们同在的伟人交上朋友,它肯定将比课堂教育更有助于我们的生活和事业。芒格深信,这种方法远比仅仅传授基本概念出色。芒格先

  • 宏圆法师:色空不二的道理能帮我们破除分别和执着

    下面我们谈谈,为什么说色不异空,又接着说空不异色,然后又进一步的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因为这几句经文,不仅内容不同,而且所度的对象也不同,义理精微,所以句句深入,层次逐渐的提高。色不异空是对凡夫讲的,凡夫都着相、着有,把一切的这种境相都认为是实有,继而贪得无厌。所以,说色不异空,让大家明白,不要执着任何的色相。纵然你枉费心机,使尽计谋,可是一切都是空,反而自己造业受报,枉受轮回之苦,太不值了,佛说可怜悯者,冤枉受报。空不异色是对二乘说的,因为二乘人执空,认为色之外有空,空之外有色,因而废色守空

  • 天光作天音:走向好莱坞的音乐人

    作者杨天光文章来源香柏原创主持人:青云相约香柏,认识生命,传递信仰!亲爱的香柏读者们,晚上好,我是今晚的主持人青云。艺术在任何一个时代都产生过不朽的影响力,或者说是艺术的魅力推动了人类文明的进步。从个人到整体,从民族到国家。近代中国,是真理的信仰所付的代价在支撑整个中国文明的转型。从文字到文学,从视觉灵感创作到音乐、美术、雕塑、影视作品等许多艺术呈现方式在上帝对生命的看重中不断地被补充,被丰富。现在更出现以福音主打的中国歌剧,比如2018年元旦在北京剧院演出的大型福音歌剧《诱惑》;还有今晚,即将

  • 【国诚精彩活动回顾】“睿智人生 品味生活”红酒沙龙活动圆满成功

    岁月悠悠,人海茫茫。今天的我们,越来越将日子过成浩瀚天空云淡风轻一般,多了份平静、平和是因为更加相互懂得,少了些“抑扬顿挫”和“如火如荼”的奔放是因为都留在了心底。今天的国诚资本,越来越懂你,越来越希望多一些相聚,少一些分离。为此我们特意于1月18日下午在公司举办了一场“睿智人生品味生活”的红酒沙龙活动。整场活动人气爆满,实际到场的朋友远远超过了主办方的预期。本次活动也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中圆满结束。下面就和大家一起来回顾下活动现场的情况。活动现场国诚资本为到场的来宾准备了醇香的红酒作为伴手礼人气爆

  • 干净,一个人最好的底牌

    图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孟德斯鸠说过:美必须干干净净,清清白白,在形象上如此,在内心中更是如此。眼睛纯净,才能看见美丽的风景;心灵干净,才能拥有纯粹的感情。干净,是最好的底牌。如今说一个人干净,为极高的评价。-01-做人要干净,乃贯穿生命始终的课题。从一个新生儿呱呱坠地开始,就是吃喝拉撒睡的清洁呵护,并由此形成终生的卫生习性。一个地方如果干净的人多了,这个地方的环境会更为清朗清爽。因为大家行事各守本分,各司其责,光明磊落,规规矩矩,该办的事一定办,不该办的事一定不办,自然淳朴有爱,人心平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