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娇妻别怕》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0/25 23:17:5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娇妻别怕

00 第1章 当他是鸭

霓虹闪烁,晓竹安静的坐在馨园的角落里,除了听音乐,时不时的扫向手腕上的腕表,时间一下子变得那么的难耐了,那伙人不知道离开了没有,如果没有,她真的不能出去。推荐95lady.com

叫了飞蓝去看了,却到现在都没有收到短信。

烦,她超烦。

端起酒杯就喝了一大口,温热的酒液流入喉中再到腹中,全身的血液很快就充斥了酒的味道,飘着沁香,也带着辛辣,这酒,度数真高,不想她随手拈来的一杯酒就中奖了。

手指敲下键子:飞蓝,还没走吗?

正看着手机屏幕,蓦的,耳边传来了嚷嚷声,门前几个大汉正走进馨园,一个个黑衣的打扮让晓竹倏然变了脸色。

他们找过来了。

黑亮的眸子倏的扫过周遭,同时,一手握紧了手提包,她必须要找到一个可以保护自己不被发现的方式,否则,今晚上她一定会被抓走。

眸光顷刻间就锁定在对面不远处的一组沙发前,一男一女,男的帅且年轻,而那女的却看起来有些苍老还给她一种病怏怏的感觉。95女性网

男的是鸭,女的是男的的金主,这是晓竹刹那间的反应。

鸭,只要是个女的就好,但是,必须要有钱,至少可以付足他一夜的所需。

晓竹垂首站了起来,高跟鞋踩在地毯上的闷声被叫嚣的音乐迅速的淹没了。

那几个男人正在走来,幸亏她换了衣服,否则,她早就被发现了,只要再越过一张桌子就到了那男人的面前了。

心,仿佛要跳出来一样,她的目光始终不离那男子,说实话,他真的很帅,只是可惜了这样的一个帅男人,做什么不好,偏要做鸭。

眸中带着笑,她是女人,还是一个漂亮的风情万种的女人,所以,她一点也不担心这只‘鸭’不要她而去要那个看起来有些老的老女人。

到了,也不管‘鸭子’对面的女人是不是愿意,身子一歪,晓竹便一屁股坐在了男人的大腿上,手臂迅速而轻挑的勾住了男人的颈项,带笑的脸对着男人的,刚刚好的避过那些正赶来寻她的男人,唇启,她压低声音媚声道:“一晚多少?我付对面那个女人两倍的钱。95女性网

“呵呵……”男人轻笑,帅呆了,手指漫不经心的拿过她手中的手提包,“你确定你有那么多钱付给我?”“哗啦”,手提包开了,却是花花绿绿的东东滚落了一地。

各种各样颜色的包装,男人象是有些好奇的拾起,当着晓竹的面问道:“这是什么?”

她傻了,刚想说“谁让你打开我的包的?”,可这句话还没出口,男人已经手指一扯,瞬间就撕开了一个小包装的袋口,手指顺势就拈出了里面的东东。

TT,俗称套套。

莫晓竹脸不变色,耳听得那几个人的脚步声就要到了,唇角立刻沁起了笑,她嗲声嗲气的道:“一千块一夜,怎么样?”够高了吧,这个价位她还付得起,只要他能帮她这些钱不算什么。

“呵呵……”男人继续笑,一手却又扯开了一个套子的包装,就拿着那透明的东西在她的面前晃动着,道:“这些都是你一个晚上要用的吗?”

01 第2章 等我一分钟

“呵呵……”男人继续笑,一手却又扯开了一个套子的包装,就拿着那透明的东西在她的面前晃动着,道:“这些都是你一个晚上要用的吗?”

莫晓竹怔在男人迷人的笑中,“你,你说什么?”她没听错吧,那些TT少说也有二三十个,他当她是什么了?

“难道这些还不够你一个晚上用的?”

“喂,你去……”那个‘死’字才想吼出来,身旁就掠过一个男人,正手拔拉过一个走过去的女人,“在这儿……”

女人转身,“唉呀,这位先生,你这是在找我吗?”

“错了,走开。”男人悻悻的低吼着,那架势要多嚣张就有多嚣张,莫晓竹乖乖的把那一个字咽回去了,唇抵上男人的唇,低低道:“亲我。”说着,她主动的覆上了男人,可当她的唇碰上了男人的唇,她一下子不会动了。《娇妻别怕》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呵呵,怎么了?”揶揄的男声骤起,他居然打横一抱就抱着她站了起来,同时,那薄唇可是一点也不想失掉这便宜似的继续的肆虐着她的唇。

“你……你想干吗?”眼角瞄到不远处的那个男人的背影,她只好又压低了声音。

“抱你去房间,你不想吗?”说着,他居然单手抱着她,然后松开了唇弯下腰拿起了她的手提包,再将那红红绿绿的TT随手拈了两枚放了进去。

那样漫不经心的动作,让她想到了优雅这个词汇,‘鸭’也可以这样优雅吗?

还有,他抱着她这样离开可他对面的那个女人居然不闻不问,难道她一点也不气她抢了她的男人?

所有,都让莫晓竹困惑着,偏在这个时候,她什么也不能多说,那伙人还在馨园里搜着她的人,如果不是这男人抱她抱得紧,而她的头又紧靠在他的怀里,只怕她早就被发现了。

可是,还是有男人跟了过来,手一推她的肩膀,“把脸转过来让我看看。”

她不动,小心肝乱颤,她甚至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又快又响。

整张脸都埋在男人的怀里,她看不到男人的表情,却听得他冷声道:“怎么,我水君御的女人你也想要吗?”

水君御?这名字好象有点熟,可是已经急昏了怕被发现的莫晓竹根本就想不出她是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了。版权95lady.com

“原来是水先生,您请。”

那男人说完,水君御便抱着她大步的向前走去,耳听得他的脚步声,沉稳有力,一下一下敲打着她的心房,那是推门的声音,她似乎是安全了,可是,面临的却是一个更大的难题,那就是还抱着她的男人,水君御。

他到底是谁?

这个时候晓竹已经感觉到他可能不是什么‘鸭’了,如果是‘鸭’,那个男人不会对他毕恭毕敬的。

她听到了身后的门合上的声音,然后水君御将她放在了软软的沙发上,男人坐在了她的身前,修长的手指挑起了她的下颌,让她不得不直面的面对着他,他笑着看着她的眼睛,“丫头,等我一分钟,我就回来。”

02 第3章 一晚多少钱

说完,水君御起身走出了VIP包厢。

能消费得起这样房间的男人非尊即贵,又怎么可能是鸭呢?

莫晓竹的心底泛起慌乱,不知道他出去要做什么,可这一刻当他消失在门楣间的刹那,她的脑子里第一个闪过的念头就是:逃。

这个念头一起,莫晓竹倏的跳下沙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着,还很整齐,只是微微的起了皱褶,拿手一拍皱褶就没了,然后脚步轻盈的就到了门前,手握在把手上,轻轻一转,门开了一条缝隙,门外似乎空无一人,他说他一分钟后回来,那么,她一定要趁着这一分钟的时间赶紧逃了。95女性网

最不想的就是与什么尊贵的人有什么瓜葛了。

走。

毫不迟疑的往外一闪,“嘭”,莫晓竹的手揉上了额头,好痛。

谁呀,居然站在门侧。

是服务员吧。

可是抬头的刹那,她惊住了,“水……水先生……”

依然还是那灿烂的笑容,磁性的嗓音从水君御那两片薄唇中揶揄送出,“怎么,利用过了就想逃吗?”

被他逼人的气势所迫,莫晓竹不由自主的后退,两只脚也很快就重新站在了VIP包厢里,大脑这时候才开始运转,他太帅了,如果是跟这样帅的一个男人一起做了,那么,她也不亏。

认了吧,早晚不等的事情,那些套`套不就是为着这样的一刻而准备的吗?况且还是她自己招惹上他的。

莫晓竹站在VIP包厢的房间中央,两只手开始慢慢解着身上的衣物,一颗一颗扣子解开的时候,她的心跳得是那么的快,一件,两件,当身上只剩下最后‘两小件’的时候,她两腿有些发软的开始走向一直目不转睛盯着她的男人,她的表情看起来从容不迫,却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的心有多慌多乱。

两手环上了男人的颈项,心一横,给了就给了吧,于是,她淡声道:“水先生,我莫晓竹说过的话我都记得,我玩得起,说吧,一晚上多少钱?一千块到底够不够?”

男人轻挑的又次挑起她的下巴,整张俊脸忽的俯下,距离她的越来越近,也夹杂着他让人迷醉的男人气息,就在她以为他就要亲她的那一刻,他突然间停了下来,轻笑的道:“女人,你确定你付得起?”

莫晓竹没了底气,心底纠结着他到底是鸭还是一个非尊即贵的人物呢?

两个认知在大脑里经过了几番的较量,最后,还是后者占据了上风,她一直记得那个追她的男子在听到水君御三个字时恭敬的表情,能让木少的人也惧怕的人一定不是普通人,“我……我……”嗫嚅着唇,如果面前的这男人不买她的帐,那么只要现在她被推到大厅去,她就会被木少的人给抓去,那后果没有谁比她更清楚了。

“你什么?”还是一样的笑,虽然很好看,却让莫晓竹看着有些欠扁,却再也不敢造次乱说话了。

“水先生,刚只是开一个玩笑,水先生决定一切就好。”实识务者为俊杰,况且他明知道那些嚣张的男人找得是她居然也不揭穿,她多少也应该感谢他的。

男人的笑越发的灿烂,手指在沙发坐面上点着钢琴指,“女人,真的让我决定一切?”

03 第4章 踢得他半身不遂

莫晓竹的头垂成有记忆以来的最低,然后小小声的道:“嗯。”真的豁出去了,给谁都一样,她宁愿给这个帅帅的救过她的男人。

“OK,那你现在起来跟我回家。”水君御打了一个响指,一点也不打折的说道。

莫晓竹口吃了,“你……你……你说什么?”

“怎么,你不愿意?”水君御揶揄的扫了她一眼。

“不是,只是,你要我现在跟你出去吗?”她的心慌了起来,跟他走一定要走大门的,那只要被木少的人撞见,她就惨了,刚刚人家是没看清楚水君御怀里的女人是她,若是看清楚了,木少的人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怎么,你不敢?”双臂环胸,水君御不屑的挑挑眉。

这回,莫晓竹一点也不装了,直接的点头,道:“嗯,我不敢。”

她的声音很低很低,说完的时候头也垂得更低了,甚至不敢去看水君御听到这四个字时的表情和反应。

“哈哈,女人,原来你这么怕呀。”

“嗯。”坦白吧,不然他真拉她出去,她死定了。

“怕什么呢,姓木的又不吃人肉。”

莫晓竹先是不吭声,可是房间里的静寂又给她万分恐慌的感觉,想了又想,她只好说道:“你不知道的,他见了我不是要将我轮……就是杀了我。后面那个字只能省略了,她说不出口。

“为什么?”男人的心情似乎大好,也特别的有耐心,居然采取了一问一答的方式与她对话。

“我……我……”

“怎么总是我我的没完没了,快说,不然,我现在就拉你出去。”

“啊,不是的,我只是不好意思说,那个,我……我踢了他的……他的……”又说不下去了,那后面的两个字不知为什么在水君御的面前她怎么也说不出来。

“那地方?”水君御瞧她窘红的一张脸带着点兴奋的替她说了。

莫晓竹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然后拼命点头,“嗯,就是这样的,然后他可能是不……不……不举了。”

点过的头急忙的垂下,脸红到耳后根,虽然踢了人,可她一点也不后悔,姓木的那样的男人就得让他从此不举,不然不知道要有多少女孩被欺负呢。

身前先是静,她想水君御多少也会怕姓木的吧,却不想不过片刻间,男人就大步的向她走来,“我还当是什么事,原来是这点子小事,走吧。”

握着她的手很有力,有力的让莫晓竹根本挣不开,她知道她很有可能逃不开面前的这个男人了,想不到才惹了姓木的,如今又惹上了一个姓水的。

“你怎么不姓火?”莫晓竹小声嘟囔着,明显的走出这间VIP包厢她很没有底气,真想水君御是姓火的,火烧了木,她才有救,什么时候开始,她也信了这些。

“你说什么?”她的声音很小,以至于水君御根本听不清楚。

“哦,没什么。”她吐吐舌,若是被他知道她迷信的思想她铁定会被水君御笑掉大牙。

红黑相间的格子地毯,两个人牵着手状似亲密的走了出去,馨园的大厅里还是一个乱,莫晓竹才一出现就被一个男子认了出来,“在那儿。”

04 第5章 他家的女佣

她被人指住了,心开始慌,可是身旁的男人却仿佛没事似的继续朝前走,乖乖,他去的方向居然是他之前对面的那个女人的方向,“水……水先生,你确定你还要见她?”他不是要带她回家吗?难道还要带上一个回去一起玩?

只一想,莫晓竹便浑身起了鸡皮疙瘩,难受的不行。

“当然。”却不想他一点也不迟疑的就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答案。

莫晓竹很想逃,看到那女子有些心虚,可是,她现在又不想避开水君御,那些人来了,她现在也只有指望他替她挡着了。

“水先生,原来这女人不是你的女人,她是我们木少的人,请水先生把她交还给我们,可以吗?”木少的人终于还是来了,派了个代表客气的询问水君御,明显的不敢硬来,倒是让莫晓竹第二次的开始对水君御另眼相看了,果然,他是个人物,她最初看走眼了。

水君御不慌不忙,轻轻一笑,这一次却是冲着之前的那个女人的,“润青,你说,木少想要咱们家的女佣,你同意吗?”

莫晓竹瞪圆了眼睛,她什么时候成了他家的女佣了?

那女子依然端坐着,先是从容的端起面前的酒杯,小小的啜饮了一口,这才笑道:“水家的人,还轮不到别人来教训,君御,我们走吧。”

温婉的笑,却让莫晓竹越来越迷糊了,“你们是……是什么关……关系?”

水君御根本不理会她,牵着她的手快步的跟在那个才被唤作润青的女子的身后,三个人走向馨园的大门,

“元……元小姐,水先生,能不能……”

女子倏的转身,面容还是凝着那份温婉的笑,“我说了,我们水家的人还轮不到别人来教训。”

莫晓竹彻底的见识到了,原来也有木少会惧怕的人呀,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坐上车子的,只是当车子开启,当水君御不疾不徐的把车子驶出馨园的停车场,她的下巴才从掉落的地上拾了回来,好奇心让她再也忍不住了,“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她真的一点也想不出来水君御是何人。

“莫小姐,你若是不想现在下去去见木少,那就先闭嘴,有什么事我们到家里在说吧,我乏了。”润青轻轻细语,可是字字都如刀子一样的扎在莫晓竹的心头上,这个女人不简单,她今天真是倒霉透顶,居然又看人看走了眼。

莫晓竹真的不敢说话了,在木少与正开着车的水君御之间她宁愿选择后者,至少水君御给她的印象还不错,但是水君御与身边这女子的关系却让她怎么也猜不透了。

似乎是上级与下级的关系,就象是领导与秘书的关系一样,可是这女子言语间所透露出来的那股子高贵的仪态却又是那么的真实,让莫晓竹越想越摸不到头脑。

一路就这样的想七想八的看着车子驶进了一扇大门,眼前是一幢豪华的别墅,水君御下了车,然后礼貌的为润青拉开了车门,手扶着她的腰,柔声道:“累吗?”

05 第6章 就那么急吗

润青优雅一笑,拢了拢有些散乱的额前的发丝,“不累,我们上楼吧。”

两个人肩并着肩一起向别墅的大厅走去,那一刻莫晓竹真的觉得自己是多余的,却只能慢吞吞的跟在两个人的身后。

明明很短的距离,她却觉得走了有一个世纪那么的漫长,之前还对水君御有些想法,现在看来已经完全的不必要了,由着润青挽上水君御的手臂走进别墅她就知道他们两个人的关系绝非普通了。

别墅从外面看就很奢华了,可是进到里面莫晓竹不得不感叹这是她看到的最为奢华的装饰了,甚至比五星级的酒店装饰的还要完美,漂亮的水晶吊灯从别墅的顶楼一直延伸至大厅,耀目的让人移不开视线,润青还是走在前面,可是话却是对着身后的她说的,“二楼左拐第一个房间,进去洗个澡,然后按下床头的铃就可以了。”

“你们要……要干吗?”莫晓竹慌了,不会今晚上水君御就要要她的人吧?不然,洗什么澡呢。

润青倏的转身,“呵呵,你就那么急吗?”

御走到元润青的面前,俯身亲了亲她的额头,“晚安。”道了一声晚安,然后转身便大步的离开了,从头至尾,他没有看晓竹一眼。

只要今晚上他不碰她,她便安心了,长舒了一口气,“元小姐,那我先去了。”

“以后,请叫我水太太。”女声冷冽的传来,让她的心先是轻松了,可随即又有些摸不到头脑了。

“是,水太太。”元润清既是水君御的太太,那又怎么愿意让自己的丈夫带上她回来呢?

她懵了,可是现在却根本无处寻找答案。

元家的客房也很漂亮,红木考究的家具,所有的装饰从台灯到床单,无一不精致。

洗手间里,莫晓竹赞叹着这里的奢华,浴盆很大,躺上两个人也绰绰有余。

她飞快的拧开花洒洗了个澡,不知怎么的,心里就是不踏实,洗好了,找了一件睡衣换上,居然也是全新的,好象这房间就是专门为她准备的似的。那张原本看起来略显老态的脸上此刻写着精明,也让莫晓竹忐忑的垂下了头,她欠着水君御和元润青的,况且她答应水君御由着他来的,那么此刻,她也就只有听从的份了。

“不,不是的,只是洗……”说了一半,她说不下去了,让她洗澡真的给她不好的感觉,可是,这样的地方这样的天气洗澡也是正常的,不正常的是按铃罢了,稳了稳心神,她续道:“是您要见我吗?”

“嗯,是的。”说完,她转身,温润地笑望了一眼水君御,俨然一个小妻子的模样,“君御,你乏了吧,先去睡吧。”是的,莫晓竹觉得自己现在的感觉应该不会错了,元润青一定是水君御的妻子,这一对夫妻的名字都有点象,都有点古色古香的韵味。

仿佛是要认证她此刻的想法似的,水君御走到元润青的面前,俯身吻了吻她的额头,“晚安。”道了一声晚安,然后转身便大步的离开了,从头至尾,他没有看晓竹一眼。

只要今晚上他不碰她,她便安心了,长舒了一口气,“元小姐,那我先去了。”

“以后,请叫我水太太。”女声冷冽的传来,让她的心先是轻松了,可随即又有些摸不到头脑了。

“是,水太太。”元润清既是水君御的太太,那又怎么愿意让自己的丈夫带上她回来呢?

她懵了,可是现在却根本无处寻找答案。

元家的客房也很漂亮,红木考究的家具,所有的装饰从台灯到床单,无一不精致。

洗手间里,莫晓竹赞叹着这里的奢华,浴盆很大,躺上两个人也绰绰有余。

她飞快的拧开花洒洗了个澡,不知怎么的,心里就是不踏实,洗好了,找了一件睡衣换上,居然也是全新的,好象这房间就是专门为她准备的似的。

难道,水家的佣人都住在这样高级的客房里?

这有点不现实吧。

擦着头发,走出浴室想起元润青的话莫晓竹只好按下了床头的铃,对方很快就接起挂断了。

就在莫晓竹迷糊的不知道元润青要干什么的时候,她房间的门被推开了,元润青走了进来,身后还有两个女人,年纪都在四十岁左右上下,手里各拎着一个箱子,那箱子倒象是经常出诊的人背着的那种。

“你……你们要干什么?”

娇妻别怕》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娇妻别怕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热门小说《我的风情后妈》第1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我的风情后妈》第1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我的风情后妈第十章少妇许阿姨等寸毛带着人离开后,王哥笑嘻嘻走到我面前,玩味道:小明啊,你小子下手可真狠啊,就冲你这身手,要不跟王哥混算了?我立刻摇头道:王哥说笑了,我这完全是花架子来的,遇到那些不要命的主我肯定还是会吓得屁滚尿流的,我还是不躺这个浑水了,免得给王哥丢人。哈哈,开个玩笑而已,年轻人还是好好读书才行,王哥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他娘的没读过书,小明啊,你要向你爸学习啊,当年我出道的时候还跟你爸手下打杂呢。我一阵汗颜,也搞不懂这王超

  • 热门小说《嫂子的诱惑II》第1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嫂子的诱惑II》第1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嫂子的诱惑II第十章羊皮秘典二结巴刚一进屋,就看到了地上扔着的卫生纸“我……我艹,艹,你……偷,偷……”不等二结巴说完呢,钱慧兰直接扯下一团卫生纸,在下面擦了擦,直接朝着二结巴甩了过去伸手麻利的一把接赚二结巴低头一看,忙甩手扔掉”我,我干这,这脏东西,你往我,我我脸上扔!明儿输钱,就,就他妈怨你!”两口子正拌嘴时,徐东拿着那羊皮纸,右手直接就抹了上去然而,满是鲜血的右手刚刚碰到那羊皮书,就如同火炭掉进水中一样,好像触电一般,噗的一声,

  • 热门小说《山野如此多娇》第1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山野如此多娇》第1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山野如此多娇第10章禽兽有说有笑,也不管自己身上那花布裙子,雁儿趴在吴良的背上,被吴良背着,带回了家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雁儿就喜欢上了这种样子,不管同班同学的指指点点,雁儿我行我素,根本不在乎。小女孩儿的心里面已经情窦初开,或许也算不上情窦初开,只是一种好感,和这个大哥哥在一块儿,总能让雁儿感觉到什么才是真正的快乐。双手圈着吴良的脖子,好像骑大马一样的吆喝着。背后传来一阵阵摩擦的感觉,小女孩儿的身上,带着一种天然的芬芳,让吴良鼻

  • 热门小说《爱你是我的罪过》第1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爱你是我的罪过》第1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爱你是我的罪过第10章随时随地干她她知道萧寒恨她,可是我为什么要……哐当……门被推开了,丁柔猛地惊醒,扭头看去,只见萧寒面色不善,双手插在裤兜里,笔挺的站在门口,神色不悦的看向她,“怎么这么久,是要让我一直在下面等你吗?”丁柔咬了咬唇瓣,“就好了。”赶紧站起来,拿起外套就往外走,但是在门口被萧寒一只大手用力推了过来,整个人踉跄几步,最后直接倒在了床上。正要挣扎着坐起来,却被萧寒的大掌扣住了下颚。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一张小脸被他扼住

  • 热门小说《田野艳行》第10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田野艳行》第10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田野艳行第010章不公的判罚“小光……”吴青扬满头大汗的冲进了马小光的家。不过院子里的一切并不是他想的样子,原本还以为马小光会躺在席子上,他的妹妹父母则趴在一旁痛哭流涕。结果哭的人是马小光,马莉莉也在一旁偷偷抹眼泪,而躺在地上的则是黑狼。“扬哥!”马小光眼泪汪汪的看向吴青扬,“对不起,是我没听你的,是我害死了黑狼,我不配做你的兄弟……”吴青扬看着地上黑狼的尸体,狠狠咬着嘴唇,眼泪在眼眶里不停的打着转,但始终没有落下来。“你没有错,是我害死

  • 热门小说《乡村奇遇记》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乡村奇遇记》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乡村奇遇记09“村长喊你吃饭?”苗丽娜听到这声音,不可思议的望着萧铁柱,这还是头一回。新人来这里报道,村长往往都是爱理不理,现在这村长刘大头却称呼萧铁柱为兄弟,难道这萧铁柱是大有来历之人。“来了。”萧铁柱高声回应道。“你和村长什么关系?”苗丽娜美眸流出一丝神采道,盯着萧铁柱露出一丝的妩媚,身子不由自主的靠近萧铁柱。一阵淡淡的馨香传来,让萧铁柱小腹火热一下,下身的神枪开始膨胀。“你猜呢?”萧铁柱故作神秘的道,眼神忍不住盯着苗丽娜白皙的脖颈和

  • 热门小说《荒岛遇桃花》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荒岛遇桃花》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荒岛遇桃花009章救人一秒记住,为您。安琪并不明白我在套她的话,娇羞的说自己还没男朋友呢!我故作惊讶的说道:“怎么会呢?你这么漂亮,家里的条件也很好,一定有很多男孩子追你的!”安琪解释给我听。她从小到大,上的都是女子学校,而且家里对她管束的很严格,她甚至始终都没机会和男孩子交往。这样说来。这还是一个一尘不染的小白兔……我心里莫名的兴奋了一把,继续挑逗她。“假如,我们再也等不到救援,就这样老死在荒岛上。你到死连男朋友都没有,多遗憾啊!”安琪

  • 热门小说《你是我的情劫》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你是我的情劫》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你是我的情劫第9章诡异的笑容被不公平对待惯了,苏沐晓倒是练就了一身自动忽略沈问之语气的本领,只是面上的笑却有些诡异:“老公你确定就这么把她抱回车里?”沈问之皱着一双剑眉,盯着苏沐晓:“车里确实有些不舒服,你还不去后备箱把帐篷扯出来扎上?”“我?”苏沐晓眨了眨一双清灵的水眸。拜托,沈大少爷您老有健忘症吧?在爷爷面前说好的带林婉瑜出来是为了照顾她的呢?现在倒轮到她伺候林婉瑜了?不过,沈问之怀里的林婉瑜惨白的脸色,看起来倒也不像是装的,行,林

  • 热门小说《欲望之城》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欲望之城》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欲望之城第009章不用戴套说实话,张玉佳不想回去,她还想和张业温存,除了张业那方面很厉害外,她还有点喜欢张业的个性,可是她如果不回去,确实有点对不住吴辉,所以想了片刻,张玉佳就答应今晚会回去,只是可能会很晚。挂了电话,望着窗外那有些刺眼的霓虹,竟有些失落的张玉佳就趴在窗前,雪峰因为压着窗户而显得更加硕大。片刻后,微微叹气的张玉佳就走了出去。站在沙发后面搂住张业脖子,张玉佳就道:公司那边出了点事,今晚我们夫妻俩估计就没办法跟你们过夜了。不碍事

  • 热门小说《我的风情后妈》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我的风情后妈》第9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我的风情后妈第九章你服不服?学长,原来是你啊,没想到你会来这里吃饭啊!正当我遐想的时候,这位服务员很兴奋的跟我打了一声招呼。华子一脸惊讶,跟我问道:你们认识?我摇了摇头,实在是想不起来了。服务员很可爱的撇了撇嘴,轻声道:学长,你不记得我了吗?我叫苏羽啊,上次在图书馆你为了我还跟另外一个男孩打了一架,你不记得了吗?被她这么一说,好像的确是有这么回事,其实那根本就不是为了她,当时我记得她跟我坐在一起,然后对面有个很没道德的家伙一直在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