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冲喜王妃之帝宠神偷》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0/25 22:33:2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冲喜王妃之帝宠神偷
第一章  叛逃

北燕上京城郊的崇宁塔,高耸入云的塔顶上亮着点点灯火。阅读http://www.95lady.com/

宽敞的房间里,一道厚重的碧水云紗隔出一道纱帘,纱帘后隐约可见一个女子曼妙的身姿坐在一张硕大的椅子上。

纱帘外跪着四个人,俱是一身黑色焰火绣的长袍,发髻用墨玉簪束着。

“消失了十八年的玄音宝盒重现人间,阁主有令,让我们千秋阁务必将玄音宝盒带回。”纱帘后的女子声音阴沉,虽看不清样貌,但单凭说话的语气便知身份在那四人之上。

“是。”四人齐声应道。

那女子微微拢了拢袖口,慵懒的坐在椅子上,又道:“三日后,振阳王会将玄音宝盒作为贡礼献给皇上。网站95lady.com此番玄音宝盒出世势必会引起三国纷争,到时候定会有一场恶战。只是振阳王此人狡诈如狐,收藏玄音宝盒的地方定然危险万分。”

那女子分析着眼前的形势,目光透过纱帘扫着眼前跪着的四个人。他们是千秋阁的四大护法,个个武艺高深,尤其是……

她的目光落在左手第二个人的身上,“残月。”她唤着那人的名字。自从三年前她犯了阁规,死而复生之后,连性格也变了。

三年时间,她跻身成为四大护法之首,且屡建奇功,功不可没。95女性网这一次,夺取玄音宝盒的任务非她莫属。

“此次任务交予你全权指挥,朔日,寒星与良辰三人任你差遣。”她说着眉头一挑,唇角带着一抹清淡的笑意。

那名唤残月的女子,眸光微微一亮,旋即低头应道:“是”,她垂下的眸子里一抹不易察觉的浅笑一晃而逝。

三年了,她来到这个地方三年,便是为了等玄音宝盒的出现。她还记得三年前发生的一切。

她本叫楚凉月,是来自21世纪的一名绝世神偷,当日她盗取了宝盒正要打开,背后却被中了一枪,她并没有看见是谁暗算了她,她只看见宝盒发出一道强光。说明95lady.com

当她醒来的时候,自己躺在黑暗的地牢里。而自己占据的身体名叫残月,是千秋阁的杀手,因为爱上了不该爱的人犯了阁规而被处死。

后来阁主见她未死给了她一次机会,让她杀了那个男人,就让她重回千秋阁。当她提着那个男人的首级回来的时候,残月早已不是以前的残月了。

三年时间,她从千秋阁一个普通的杀手成为了四大护法之首。之所以没有离开千秋阁是因为这里方便她探查宝盒的下落。

当年就是这只宝盒将她从现代带到了古代,她要找到这个盒子,解开它的秘密回到自己的家乡。网站http://www.95lady.com/

楚凉月在千秋阁也听过这只宝盒的传说,十八前前它曾被西越所拥有,可就是因为这只盒子,导致北燕、南齐和东陵三国合力灭了西越,而玄音宝盒也失去了踪迹。

此番玄音宝盒出现,定然又要有一场腥风血雨。

出了崇宁塔,楚凉月站在薄凉的月光下,心中隐隐激动。

“残月,烟娘将此次的任务交给你,你可有把握?我听说江湖中被称为盗王之王的玉面郎君也会前来抢夺宝盒,我们未必会是他的对手。”朔日有些担忧,眉宇间隐隐愁容。

楚凉月侧头,撇了他一眼,却笑道:“只要是我想要的东西,就没有拿不到的。玉面郎君吗?我倒是很想见识见识他的本事。95女性网”说着她唇角勾起一抹轻蔑的笑,脸上满目狰狞的疤痕在月色下甚是恐怖。

……

上京暗流汹涌,因宝盒一事外泄,振阳王府中守卫越发的森严。明日,便是振阳王带着宝盒进献的日子,若想拿到宝盒只有今夜。

楚凉月等四人站在重檐飞角的屋梁上,环顾着眼下的振阳王府。“王府中守卫最为严密的是聚宝楼,宝盒一定在里面。”良辰笃定道。

其余三人也十分赞同的点点头,看着楚凉月的反应。

楚凉月放眼望去,振阳王府内,几乎一半的守卫都在聚宝楼,而其它地方的守卫却很是松懈。

她眸光微微一沉,将视线落在了别处,那是一座与聚宝楼相当的阁楼,名唤明月楼。

她唇角微微勾起道:“你们三个制造混乱,引开聚宝楼的守卫,我趁机溜进去寻找,一个时辰后在约定地点会面。”

三人齐齐的点头,各自行动起来。待他们三人离去,楚凉月却朝着与聚宝楼背道而驰的明月楼而去。

不一会的功夫,振阳王府就传来嘈杂的打斗声,而偏僻的明月楼却显得安静了许多。

第二章  聪明女子

楚凉月落在明月楼顶铺着金瓦的重檐上,便听身后传来戏虐的笑声:“能找到这里你也是个聪明人,只可惜你来晚了。”

楚凉月猛的回头,却见月光下一袭白衣的男子脸上戴着一面白玉打造的精美面具,露出的薄唇微微上扬,面具下一双幽深的眸子格外的慑人。

“玉面郎君?”楚凉月下意识的喊出这个名字。这个江湖上号称盗王之王的男人,没人有见过他的容貌,也没有人知其姓名。一面玉雕精美的面具便是他身份的象征。

楚凉月的目光落在他手中的盒子上。盒子只有一掌大小,远远望去盒子上的纹路雕刻的极其精美。

只一眼她便知,这盒子正是当年带她来此的那只宝盒。

“千秋阁?”他挑了挑眉,又道:“既然知道我是谁,那你就不要在此枉费时间了,这宝盒今日非我莫属。”

他得意的惦着那宝盒,一副挑衅的样子,唇角的弧度扬的格外的魅人。

楚凉月嗤笑一声,隐在长袖中的手动了动。“我最讨厌不知天高地厚的男人,还有……”伴随着那声还有,她手心的金针已经打了了出去,人也朝着他攻击过去。

那男人的目光微微一沉,侧身躲过三根金针,却没瞧见楚凉月左手的动作。就在那个男人忙着躲避暗器的时候,楚凉月左手一枚珠子却朝着他握着盒子的右手击去,正中他臂肘的穴位。

他手臂一麻,盒子脱手飞出,而楚凉月已飞身过去一把将空中的盒子握在手心之中,余音落下:“自以为是的男人。”

她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完美至极。她素手轻轻抚着宝盒上的纹路,眼中犹如见到了老友一般激动。缓缓抬眸她看着对面那号称玉面郎君的男人站在不远处,一手轻轻抚着发麻的右手,有些赞赏的目光很是大胆的望着她。

“江湖中盛名已久的盗王之王也不过如此。”楚凉月轻哼一声,躲开他大胆的目光。

“在下见你是女子所以让着你而已。姑娘,可否告知你的芳名?”他浅浅一笑,分明带着风流韵色。

月光下,她一面黑巾覆面只有一双灵动醉人的双眸格外的好看,纤薄的身躯被一袭黑衣裹着,虽然装作男人打扮,但她说话的声音和她的体型以及露出的那双眼睛他便知她是个女人。

楚凉月目光微微一晃,嘲笑道:“说什么玉面郎君是个风度翩翩的公子,我看就是个无耻下流之辈。想知道姑娘我的名字,下辈子吧。”说着她又掷出三枚暗器,而后身影如风一般越过一旁的屋檐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那男人双指并拢接过她手中的暗器,细细的观望,却见金针上有着细致的纹路,做工精雕细琢。

他望着楚凉月离去的方向无奈的摇了摇头,轻细的声音飘散在空中:“且让你回去复命,只是……”他垂头,唇角蓦然一勾,随后将那三枚金针小心的收在怀中。屋檐下,有侍卫匆匆的脚步声传来。

他不在停留身子一跃,迅速的消失在了黑夜中。

身后传来王府侍卫惊叫的声音:“不好了,宝盒被盗了。”

……

楚凉月拿着宝盒却没有回和朔日他们约定的地方,她已经拿到了宝盒,就没有必要在回千秋阁去。

只是叛逃出千秋阁,这等大罪,不容她马虎。她将自己一身夜行衣扔掉,然后又揭了脸上的疤痕。

人人都以为残月是在七年前受了伤毁了容貌,其实没有人知道她其实是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一本奇书,学会了绝妙的易容术。她将自己本来的容貌隐藏起来,就是为了有朝一日离开千秋阁。

其实残月是聪明的,只可惜她爱上了一个负心薄幸的男人,落得红颜薄命的下场。

如今她终于替死去的残月完成了心愿,离开了千秋阁,也恢复了残月那原来就清丽无双的容颜。

长街上有王府的侍卫在搜查,她慌忙中跳进了一座府邸的后院里。后院里晾晒着女子的衣物,楚凉月胡乱的找了一件换上,正打算离去,却听有人叫住了她。

“妹妹,你也是新来的吗?这么晚不睡,是不是担心明天会被选作冲喜的人?”那人语色极其温柔,像一股清凉的泉水。

楚凉月本不想理会,那人却已经上前抓了她的手安慰道:“妹妹,我知道你心中担心。荣王他一个将死之人,没有官员肯将大家闺秀下嫁给他冲喜。只能找我们这样的家世清白的女子,虽说是荣王妃,可是这风光也不会有几日,只怕嫁过去就要与荣王爷殉葬了。”

听着这话,楚凉月双眸一亮,眼下她如果带着玄音宝盒出城肯定是出不去的。倒不如先在京城躲上一阵子,荣王府貌似是个不错的安栖之处。

第三章  冲喜

三日后。

日暮方过,一顶八人抬的花轿从礼部尚书府抬了出来,花轿中,楚凉月一袭红色的喜服端坐在里面。

那天夜里,她偶然间得知礼部在甄选家世清白女子为荣王冲喜,便潜进了尚书的书房将自己的名字写进了牌籍名册里。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当礼部尚书楚良易看见她的时候甚是惊讶,原来残月的容貌与礼部尚书已过世的女儿有几分相似。

又因楚凉月姓楚,因此楚良易竟将她认作了义女,让她以礼部尚书义女的身份下嫁。

北燕皇上子嗣不多,除却太子萧常青外只有荣王爷萧夜浔。只可惜荣王自小体弱多病,身子孱弱,去年入冬后病情更加严重。

而今更是传出,荣王撑不过今年的冬天。这件事在上京人尽皆知,谁都知道嫁给荣王的人就是死路一条。

但是为了逃避千秋阁的捕杀,逃开京城掘地三尺的搜查。她只能成为皇家的人,成为荣王妃。

花轿在荣王府门前停下,楚凉月被喜娘搀扶着走进大厅行礼拜堂。听说萧夜浔重病不能下床,不知代萧夜浔行礼的会是何人?

繁琐的仪式结束,楚凉月被人送进了洞房之中。宝盒被她当做普通的盒子搀在了嫁妆之中送到了她居住的地方去了,她并不担忧宝盒会被人发现。

安静的洞房里,气氛有些沉闷,外面传来侍女轻柔的声音好像喊得是:“世子。”

房门推开,吱呀的声音响起,楚凉月垂头一双绣着蟒龙的靴子映入眼底,眼前的盖头被人挑下。

楚凉月装作有些惊慌的目光看了看眼前的男人,一袭名贵的深紫色蜀锦纹绣长袍,端的玉树临风,俊秀不凡。

千秋阁中人,上至皇室贵胄,江湖名流,朝中百官,下至商贾、贩夫走卒等只要颇有名气都识的,眼前的男人正是景阳侯世子莫容与。

“你不用怕,王爷身子不好,本世子奉命代王爷行礼,过来只是依礼揭了你的盖头。顺便带太医给王爷瞧瞧病。”他说着目光落在躺在喜榻上的男人。

楚凉月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却见自己身后的床榻上躺着一个身着喜服的男人,只是他双眼紧闭脸色苍白,面容看上去很是俊朗,但一副惨白的病容显得毫无生机。

“孙太医,进来。”莫容与朝着门外唤了一声,随即走到了桌前坐下,随手倒了一杯酒端在手中。

一个身着官服的中年男人提着药箱走了进来,对着莫容与微微一礼随即又对着楚凉月行了一礼这才走到床榻前蹲下给萧夜浔断脉。

楚凉月早让了地方站在一侧,双手绞在一起看似不安的样子。一旁坐在桌前喝酒的莫容与,时不时的抬头看似无意的目光撇向她,像是在打探。

楚凉月只当做不知,只是看着孙太医的动作,想听听他怎么说。

“如何?”莫容与放下酒杯,温润的声音带着一丝清锐。

孙太医收了手,轻叹一声回道:“还是老样子,怕是熬不过今年冬天了。”

楚凉月听着这话突然捂着嘴颤抖了起来,莫容与看着她的动作微微挑眉,放下手中的杯酒起身走到楚凉月身边对着孙太医道:“今夜是王爷大喜的日子,想办法让王爷醒过来,不能浪费了这良辰美景。”

孙太医似是有些为难,但还是应下,提了药箱起身道:“是,下官去为王爷熬药。”说着微微颔首退了出去。

房间里,楚凉月依旧有些不安的样子。一旁的莫容与却是有些意味深长的对她说道:“想必王妃你也不想与王爷陪葬,如今只有一个办法能保你不死,那就是你尽快的怀上王爷的孩子。这样,你后半生便无虞了。”

楚凉月含着水雾的眸子微微一愣,微微低头看着躺在床上的萧夜浔,声音微颤有些结巴:“可,可,王,王爷他……”

莫容与一笑,薄唇突地凑到楚凉月耳后低声道:“如果你想活命,本世子可以帮你。”

楚凉月霎时间就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她突然吓得瘫软的跌倒床上,手掌压在了萧夜浔的腿上,身子在不停的颤抖着。

莫容与抿唇,看着楚凉月。不得不说,这个女子这般很是楚楚动人。从揭下她的盖头他就发现了这个女人长得很不错,而且还很聪明,明白他话中的意思。与其将她送死,倒不如便宜他。

“你若想好了,便来找本世子。”他俯身唇角轻擦着她的耳垂,一抹戏虐的笑扬起,随即起身走了出去。

第四章  圆房

房门合上,房间里一片静寂。楚凉月收回惊慌害怕的神色,一脸镇定,随即起身忍不住啐了一口:“可恶,真是欺人太甚!”

她深吸一口气,平复着心中的怒火。孙太医说萧夜浔活不过冬天,眼下都已经初秋了,那么说他最多只剩下三个月的时间。

可是她不知何时能解开盒子的秘密。更何况,还有一个虎视眈眈打着她坏主意的色狼在盯着她,究竟怎么办才能将莫容与的心思收回去?

她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人,如果他不病成这样就好了。最起码莫容与还有些忌惮,不会如此放肆。

“你这个王爷做的着实窝囊,别人竟这般侮辱你。”楚凉月对着昏迷不醒的萧夜浔轻叹一声。随即走到妆镜台前将自己头上繁重的饰物取下,将一头青丝泻下。

门外有侍女敲门的声音传来,楚凉月去开门,却见侍女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药站在门前:“这是王爷的药,还请王妃给王爷服下。”

那侍女将药碗递上,楚凉月接过关了门,将药碗放在桌子上。一股带着酸涩味道药味传入她的鼻尖,楚凉月微微一怔,用力嗅了嗅,这药……有问题!

她生来嗅觉灵敏,后来在千秋阁的时候她曾研习过医术,虽然不精通,但还是略懂皮毛的,尤其能分辨出毒物的气味。即便是微弱的,她也能识出。

她摸过自己放在妆镜台前的银簪在汤药中搅了一搅,却见银簪变成了黑色。楚凉月吸了一口凉气,猛的抬头看着躺在床上的萧夜浔。

药是莫容与让孙太医熬得,中间不知又经过几人的手,究竟是谁想下毒害萧夜浔?

她三年来混迹在江湖,对北燕皇室的事情也略有耳闻。萧夜浔重病,有人却还想置他于死地,除了太子外,她真想不出会是何人这么迫切的想让萧夜浔去死。

只是萧夜浔一死,她这个荣王妃可就要跟着陪葬了!如果贸然离去,只怕会连累那礼部尚书,楚凉月深思一番还是决定留下。

她本来只想安稳的在府中躲上一躲,但可不能搭上自己的性命。

“今夜你遇上我算你命大,不过我可不想陪着你一起死。既然这个人将我拉下了水,那就莫怪我不客气了。”楚凉月眸中一抹狠戾,将那碗有毒的汤药摔在了地上。

“王妃,发生了什么事情?”守在外面的男人惊慌的问道。

楚凉月推开门,看着那个男人的装扮似是个侍卫,应是萧夜浔身边的人。“我方才不小心将王爷的药打翻了,还请让人重新给王爷熬上一副”

池逸双耳微微一动,似是听到了什么声响,颔首应道:“好,属下这就去。”

关上房门,楚凉月站在床榻前,看着那安睡的男人,他五官如精雕细琢一般棱角分明,修长的眉,高挺的鼻梁和纤薄性感的嘴唇,只是脸色苍白的吓人。

这么俊朗的男人却像个活死人一般躺在这里真是可惜。她脑海突地一亮,想起了什么来。

“听说逍遥宫有两件旷世奇宝,还魂水和回春丹。这是能让人起死回生的圣物,不如偷来给你试一试,死马当活马医也是好的。嗯,就这么办。”她打了个响指,有些沾沾自喜。

三日前,振阳王准备进献给皇上的宝盒被盗。皇上大怒,责令振阳王在半月内找到宝盒的下落,否则便将振阳王以欺君罪论处。

作为皇上的王兄,这位振阳王着实够冤的。原本只想献宝盒以表明自己的忠诚,可谁知弄巧成拙,竟惹祸上身。

又或者,这正中皇上的下怀。传闻皇上早就想除去自己这个皇兄,只怕宝盒被盗,也如了皇上的心意,又或者盗取宝盒的那些人中也有皇家的人!

谁知道呢?如今她只需要将宝盒中的秘密解开,带着盒子回到自己的国家。其它的,与她毫无关系。

但前提是,躺在床上这个名为自己夫君的男人不能死了。

“有人想让你死,我偏要让你活着。敢算计本姑娘,我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楚凉月眸光坚定,她向来是个睚眦必报的人。

她一个来自现代的人,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若是谁敢欺负她,定要让那人得到应有的报应。

就像那个负了残月的男人,残月为了他背叛千秋阁,而那人却是在利用她!这样的男人更是该杀。

很快池逸就端着熬好的汤药送来,楚凉月查验过没有问题,这才喂萧夜浔服下。楚凉月等了一会也没见萧夜浔有醒过来的迹象,她有些困倦,便和衣趴在榻前睡了过去。

房间内燃着的龙凤喜烛忽明忽暗,躺在床上的萧夜浔突然睁开了双眼,他侧头看着趴在榻前熟睡的女子,深邃的眼眸打量着她。

半响后,他唇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旋即闭上眼,又睡了过去。

第五章  冤家

楚凉月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她舒了舒腰身,目光落在躺在床榻上的男人,和昨夜一个模样,没什么变化。

楚凉月探出手去放在他的鼻尖,气息时有时无。她眉心微微一拧,或许他连三个月也坚持不了。

房门推开,楚凉月回头看着一个侍女走了进来。“王妃,奴婢带王妃回碧芳阁梳洗。”那自称莫愁的侍女微微一礼,很是恭顺。

楚凉月知道此处是萧夜浔的房间,按理她应回自己的住处。

随着莫愁出了房门,楚凉月就见对面池逸和一个身着白衣的公子一起走了过来。那白衣公子抬头间正迎上楚凉月一双美眸,神情微微一怔,有些愣住。

楚凉月还是昨日的一身喜服,青丝未挽,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

池逸见了她匆忙见礼,一旁的那个白衣男人微微颔首。楚凉月扫了他一眼,温润儒雅,五官俊秀,身上沾着药草的香味,应是个懂医理的大夫。

楚凉月微微颔首算是回应,便随着莫愁出了这清风轩。走在路上,楚凉月随意的问道:“方才那个身穿白衣的公子是什么人?”

莫愁回道:“那位是神医欧阳熙,欧阳公子是王爷的至交好友,一直在为王爷的病情劳心。”

果然是个大夫,而且还是个神医。只是若连神医也无法医治萧夜浔,不知这逍遥宫的圣物管不管用?

来到碧芳阁,楚凉月收起心思打量着这里。这里的的陈设很古朴精致,一看便是用心的。

“莫愁,去给我备些热水我想沐浴。”楚凉月对着身后随侍的侍女吩咐道。

她是管家派来伺候她的贴身侍女,是个行事稳妥,态度恭顺的姑娘。来的路上,从莫愁的口中,楚凉月也知道一些关于萧夜浔的事情。

萧夜浔之所以病重,是小时候中过一次剧毒所致。本来好好养着也没什么问题,可是就在去年皇上的寿宴上之后,他便又开始一病不起。

楚凉月大抵也想象的出来,无非就是遭人算计,昨日她已经亲身体验了一会。其实生在皇家,也是悲哀的。

莫愁很快就令人备好沐浴的热水,楚凉月让她在门外候着,自己褪去衣裳泡在舒服的热水中,手中拿着那只从玉面郎君那里抢来的宝盒在打探。

她放下盒子,微微闭目,脑海想起在中国的时候,师父曾告诉过她,这只盒子有着强大的力量。

单是打开盒子的办法,就涉及到五行阵法,一旦错了,里面的东西将付之一炬。当日,她才破解了这盒子中的阵法,正想打开看看里面是什么宝物的时候就被盒子里的强光卷了进去。

只是,方才她细细观望了盒子,发现盒子上的阵法又发生了改变。她需要时间参破,才能打开。

而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去闯逍遥宫,为萧夜浔找那续命的圣物。

“影儿,你怎么哭了?可是王爷他出了什么事?”门外传来莫愁担忧的声音。

楚凉月此时已经穿好了衣服,她好奇的走到房门前,正想打开,却听有女子嘤嘤抽泣的声音格外的伤心:“方才欧阳神医来看王爷,说王爷的病托不了多长时间了。”

莫愁明显有些惊慌,声音也跟着微微颤抖:“怎么会这样?欧阳神医不是医术高超吗,怎么会救不回王爷呢?”

那叫影儿的侍女又是一阵低低的哭泣,声音极小。“听欧阳神医说,他本来是打算找千秋阁,想让千秋阁去什么逍遥宫找什么圣物救王爷的。可是听说千秋阁不接生意了,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欧阳公子也很是懊恼。”

“千秋阁不是只要有钱就可以办事的吗?为什么会不接生意了?这下该怎么办?王爷平日对我们这么好,若是王爷死了,那可真是老天无眼了。”莫愁有些愤恨道。

躲在门后的楚凉月愣了片刻,千秋阁不接生意了?可是因为她?想到这,她心中微惊。目光落在放在梳镜台上的那只盒子,如果她的身份暴露,那么她的下场一定凄惨。

楚凉月觉得事情刻不容缓,既然欧阳熙也认为逍遥宫的圣物能救萧夜浔,那么她更要去闯一闯。

夜里,楚凉月来到萧夜浔的房间,看着床榻上依旧昏迷不醒的人。“希望你命大,能等到我回来。”她说着轻叹了一声,只希望萧夜浔不要发生什么意外才好。

撂下这句话,她转身走了出去,回到自己的住处后,她微微易了容换上男装,灭了自己房间的灯,随即跳墙出了王府。

第六章  逍遥宫

逍遥宫,三年前她曾闯过一次,只是当时是去杀人,而今日她是去盗药。那个负了残月的男人正是逍遥宫里的人。

出了京城三十里外的青云山,有一座悬崖而建的道观。道观的后山正是逍遥宫的入口。

逍遥宫一直以炼制各种神丹著称,但很多人并不知逍遥宫的真正所藏处。幸亏她有残月的记忆,才能找到这里。

她摸进逍遥宫内,打昏了教中的弟子换上他们逍遥宫的服饰,然后轻车熟路的走在这里,当年她也是这么混进来的,不得不说这个办法甚好。

收藏圣物的地方在聚星阁,虽然没有守卫看守但里面机关重重,且三面环着悬崖,若是被发现可是插翅难逃。

楚凉月摸进聚星阁,上好的月色映照进来,她能清除的看清阁中的摆设。在房间正位的地方,放着一只锦盒,周围有收藏的一些奇珍异宝,那锦盒看起来不起眼,但摆放的位置已经说明了盒子中东西的重要性。

只是楚凉月未动,她环视着脚下,发现脚下的地砖颜色不一,且摆设颇有玄机。只是还未等楚凉月有所动作,却见一道白色的影子飘了进来,他步伐轻盈,踩着脚下的地砖一跃一起,转瞬间越了过去。

月光下,楚凉月看着那人,脸上一面白玉雕琢的面具甚是华贵。冤家路窄,怎么会是他?

“咦,这位兄台看着有些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那男人一手扶着下巴,做深思的模样。

楚凉月脸色一变斥道:“哪里来的毛贼竟然闯我逍遥宫?”

他朗声笑了笑,转身打开身边的锦盒。“我今日就来盗取你这逍遥宫的圣物,你奈我何?”他说着,将锦盒里装着的两件瓶子取出,却不想这盒子中也有机关。

他面色一寒,听着机关响动的声音突然对着楚凉月道:“还愣着做什么,你再不过来,我们就逃不出去了。”

楚凉月看着房间三面渐渐落起的玄铁笼,知道事态严重,只能飞身越了过去。那男人扫了左手边的窗子一眼,随后一把拉着楚凉月的手臂朝着窗外飞身而出。

窗子外是万丈悬崖,楚凉月都没有信心能安然无虞,可是这个男人却丝毫不紧张,在坠落的时候他手臂环着她的柳腰,踩着崖壁上的岩石竟朝着悬崖对面的山峰越去。

他的轻功登峰造极,武功更是不凡,楚凉月微微侧头看着他紧露出的的薄唇,性感至极,只是不知这白玉面具下他的容貌如何?

两人落在一座山峰之上,那男人垂头看着怀中的楚凉月突然伸手挡着她的鼻子,半响后他扬唇一笑道:“我知道你是谁了,明月楼就是你抢了我的玄音宝盒,这双眼睛我可是记得。”

楚凉月心下大惊,心想这个男人难不成是鬼眼?她今日易了容,没有覆面巾,可这个男人竟一眼就将她认出,可见他不容小觑。

“这位公子莫不是弄错了?我是逍遥宫的人,快将你偷来的圣物还给我。否则我对你不客气。”楚凉月退了一步,已摸出袖中的暗器。

那男人挑眉,唇角勾勒的弧度极其的好看。他手中拿着偷来的两只瓶子,一副挑衅的样子看着她:“逍遥宫的人莫不是都这般泼辣?”

他说着突然出其不意迅速的点了她的穴道,楚凉月脸色一变,却如何也动弹不得,她眉心经拧,气愤不已。

却见他伸手从她右手上摸出她还放出的三枚金针,笑道:“果然是你,听闻千秋阁出了叛徒,为此他们下了追杀令。你当日从我手中夺走了宝盒,竟是占为已有。”

楚凉月在心中暗骂着这个男人,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怒道:“你认错人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清润的笑声散在山峰上,一轮明月挂在他的身后,薄凉的月光映着他脸上白玉面具格外好看。“我真认错人了吗?”他浅浅润朗的声音问她。

“你究竟想怎么样?”楚凉月知道这个男人不好骗,也不想在与他继续纠缠下去。

“告诉我你的名字,不然,我就将这圣物给毁了。”他伸手欲图将那瓶子扔下悬崖。

楚凉月看着他的动作,心中怒火翻腾起来。她咬着牙,愤恨道:“你爱毁不毁,跟我没有关系。”

却见他果然松了手,手心中瓶子滑了下去,她突然大喊一声:“残月。”

那男人迅速的将瓶子捞了起来,唇角的笑魅惑至极。

冲喜王妃之帝宠神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冲喜王妃之帝宠神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失忆新妻:总裁老公坏坏坏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失忆新妻:总裁老公坏坏坏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失忆新妻:总裁老公坏坏坏目录预览:第5章你就喜欢这种人第6章喂,我们是不是认识第7章不跟你这个更年期的老女人计较第8章她也不会让他好过第9章我就是故意气你第10章或许只是她一厢情愿第5章你就喜欢这种人第二天,林染早早地起床跑步。兴许是缠绵病榻多年,她特别清楚身体的重要性,所以养成了跑步锻炼的习惯。她在小区里跑了两圈儿,便回到家里,准备上楼洗个澡。她刚上完楼梯,就见主卧的门打开,那个男人昨晚回来了的?但出乎林染预料的是,开门出来的不是厉寒川,而

  • 公主嫁到,腹黑将军财迷妻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公主嫁到,腹黑将军财迷妻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公主嫁到,腹黑将军财迷妻目录预览:第5章二皇子齐宁刖第6章后台强硬第7章天上砸下来的金蛋第8章几家欢喜第9章谁是赫连翊第10章君子协议第5章二皇子齐宁刖一步入御花园,馥郁的芬芳扑面而来,可越是走近,香味越浓,熏得齐菡纱有些头晕了。一抬眸,忽而看见花园里有一个男子正背着身采花。“阿嚏!”齐菡纱刚打了个喷嚏,就看到远处的男子转过身来。距离有点远,看得并不是很清晰,但从整体的形象和气质上来看,也并非普通人。于是她赶紧拉住了前面的灵儿,停住了前进的步

  • 娇妻难逃,恶魔爹地找上门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娇妻难逃,恶魔爹地找上门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娇妻难逃,恶魔爹地找上门目录预览:第5章逃跑未遂第6章宴会风波第7章差点被看光光第8章气话被当真了第9章人渣妹妹第10章英雄救美第5章逃跑未遂夏季晚不知道陆泽昊干嘛问她这个,但她还是回答了:“21岁。”陆泽昊冷笑了一声:“才21岁,你确定要生下这个孩子当未婚妈妈?你确定你能抚养他长大?还是说,你打算拿着我给你的三千万,去养个小白脸一起照顾他?”陆泽昊一想到夏季晚拿着他的钱去找小白脸这个可能,没来由一阵火大。“我只要一千万,至于宝宝,我会努力工作抚

  • 神帝嗜宠:九尾狐妃千千岁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神帝嗜宠:九尾狐妃千千岁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神帝嗜宠:九尾狐妃千千岁目录预览:第5章自掘坟墓第6章她是狐妖第7章控制意识第8章陷入险境第9章扒下狐皮第10章变成狐狸第5章自掘坟墓胡氏心头一窒,气得浑身颤抖,牙齿战战,她真恨不得立即拿把刀子将她的舌头割下来。楚眉灵的眼底闪过一丝厉芒,突然面色骤冷,手指金道士提升怒叱道:“金道士,你到底是何居心?在替我净魂时起了淫念,幸得四姐挺身相救才保以清白。可你怀恨她伤了你的手,竟用利剑毁她容貌,其心歹毒,天地可诛!”她不能将胡氏将她送给其他男人的事情

  • 医见倾心:狂妃毒步天下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医见倾心:狂妃毒步天下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医见倾心:狂妃毒步天下目录预览:第5章没有洗面奶的日子第6章这就叫澡豆第7章准备嫁妆第8章忍痛割爱第9章杀头的大罪第10章这些混蛋事儿第5章没有洗面奶的日子封玉姝现在也不是很确定这个奴婢到底是不是真心的对她的,所以她其实是故意说了最后的那一句话,倘若这个丫鬟最后跟这个府上的某个人说了的话,那肯定会有人来劝她重新点上这个熏香的。不过事实证明,后来也没有人再劝封玉姝将熏香重新点上,所以她差不多可以确定这个菱角应该是一心向着自己的。冥王府上,此时此刻

  • 拐个王爷来生娃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拐个王爷来生娃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拐个王爷来生娃目录预览:第5章溜之大吉第6章偷了您的裤子第7章贱人中的战斗机第8章小废物你完蛋了第9章拜死人第10章退婚书呢第5章溜之大吉“我的解药!”云千汐脸色倏地一变,猛地伸手,拽住了北冥擎,拼死往池边游去。折腾了半天,总算将北冥擎拖上了岸。此时的云千汐已经快挂了。也不管这男人是不是尸体,再次急不可耐的扑了上去。刚刚活过来的北冥擎,差点没被她压死。二人肌肤相贴,她大胆的举动,也点燃了他的火热,莫名的有了反应。只是正是关键时刻,云千汐忽然摸到了一药瓶。

  • 买一送二:霸道爹地别太坏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买一送二:霸道爹地别太坏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买一送二:霸道爹地别太坏目录预览:第5章给我调查昨晚的女人第6章谁允许她可以走的!第7章六年前那晚是我放肆了第8章秦思瑶居然调戏江承宇!第9章秦思瑶,我们以前见过吗?第10章大非和小诺去公司找妈咪第5章给我调查昨晚的女人秦思瑶双手环胸,眉心倨傲骄矜,“我不想让我爸爸看见你,脏了他的眼。你,立刻给我滚!”秦文茵脸色苍白,瞳孔浮现几缕狰狞和毒辣。让人丝毫不怀疑,下一刻会扑上去要秦思瑶的命。可秦文茵无比清楚,论身手她远远不是秦思瑶的对手,更别说爸爸不

  • 艳宫杀:嫡女惊华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艳宫杀:嫡女惊华全文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艳宫杀:嫡女惊华目录预览:第一卷第5章感染疫病第一卷第6章狗急跳墙第一卷第7章头破血流第一卷第8章栽赃嫁祸第一卷第9章付出代价第一卷第10章老谋深算第一卷第5章感染疫病江氏回到自己居住的主院翠华苑,张妈妈已经坐立不安的等在了厅里。她刚刚挨了板子,本来是想要先回房去上药休息的,但是得了江氏的传唤却是半点也不敢耽搁的就赶着来了。“老奴给夫人请安!”见到江氏进来,张妈妈急忙垂眸敛目,忍痛就要屈膝见礼。江氏冷冷一笑,未等她膝盖弯下去,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已经扬手

  • 桃色契约:恶魔101次强婚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桃色契约:恶魔101次强婚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桃色契约:恶魔101次强婚目录预览:第5章史上第一毒舌男第6章想想怎么还钱第7章不该看的第8章都是女人第9章告诉大叔你想学什么第10章疯魔了第5章史上第一毒舌男巩正南放开江明珠的手给了奶奶一个大大的拥抱:“奶奶,还没吃晚饭?我不是说过吗?如果等不到小南回家就不要饿肚子自己先吃。”“奶奶不饿,奶奶就是要等小南回家一起吃饭。”老太太的样子很精神,眼睛也很有神,打量了江明珠良久,巩正南却是有些紧张起来,不知道奶奶会不会看出破绽?别看她老了,人还精

  • 宝贝坑爹:娶我妈咪请排队全文在线阅读

    原标题:宝贝坑爹:娶我妈咪请排队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宝贝坑爹:娶我妈咪请排队目录预览:第5章我要买你的自行车第6章到底谁有病第7章没错,那是我老子第8章我忍你很久了第9章大小都得罪了第10章注意气质第5章我要买你的自行车顺着工作人员指着的方向,慕容果儿向那辆黑色轿车看去,果然在那车子的旁边,发现了自己的自行车。嗯,还行,没真的把自己的车子扔出去,还有救。“谢谢了。”慕容果儿微笑着道了声谢,便向着那黑色轿车走去。莫宇此时正和卓凌川站在一块儿,看到一身长裙的慕容果儿走近,身后还跟着那工作人员,虽然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