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千面狂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0/23 22:14:22 来源:网络 []

书名:千面狂妃

第一章 天翎国之耻

午时。来自95lady.com

天翎国都城。

一处人际罕至的城郊荒野,身着一身大红嫁衣的女子惊恐地看着眼前五大三粗的几名黑衣汉子,娇小的身子瑟瑟发抖。

“你……你们不要过来,我……我可是要成为王妃的人!”

“呵!”闻言,几名黑衣人不约而同的嗤笑了一声,其中一名额头上有一道刀疤的汉子逼近了兰诺,一脸淫笑。

“王妃?就算是王妃那也是废物王妃吧?哈哈,小美人,你要知道,你嫁的人可是‘天翎国之耻’,嫁给他,你还不如好好让大爷们爽爽呢,伺候得好了,大爷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好不好?”

那刀疤男说着伸手轻佻的抬起了兰诺的下巴,“哟,没想到你虽然是个废物,长得却是不错。”

兰诺尽力避开,娇小的脸上不断淌下泪来,“你们……你们敢碰我,我父亲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他可是当朝大将军,还有王爷……王爷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哈哈,没想到鼎鼎大名的废物三小姐这么天真呢!”那刀疤男笑得更为放肆,“你不会以为你的废物名头只是叫着玩玩吧?又或者你认为那个耻辱王爷的废物名头只是叫着玩玩儿?”

兰诺咬着牙,“你们在光天化日强抢民女,总有人会给我做主的!”

闻言,几个人都笑了,刀疤男也懒得再和兰诺解释什么,猛地扯下了她的腰带,道:“还真是够蠢,难怪会落得这般田地!”

其他几人也欺了过去,围着兰诺,嘴里说着一些不干不净的话,还不时发出淫邪的笑声,开始动手动脚。

兰诺羞耻地咬着牙,趁那刀疤男不注意,猛地一口咬在了他的手上,鲜红的血滴滴的渗了出来,刀疤男吃痛,顺手一巴掌扇在兰诺脸上,“你这个臭婊子,不想要命了,敢咬老子!”

兰诺的脸瞬间肿得老高,但也因为这一巴掌,娇小的身子被扇飞了出去,眼看那几名汉子又欺了过来,兰诺顾不得疼痛,迅速爬起来向不远处的小河跑去。

女儿家,名节最为重要,宁可死不可失贞洁,看着眼前漆黑的河水,再看了看身后满脸狰狞逐步逼近的几名大汉,兰诺银牙紧咬,眼睛一闭猛地跳了下去。版权95lady.com

河水猛地涌来,灌进嘴巴里,鼻子里,耳朵里,岸上似乎有人在呼喊着什么,但是兰诺已经听不到了,剧痛一阵阵刺激着心脉,身子越来越重,就要死了吗?

所以,我被人嘲笑看不起了一辈子,就要这么死了吗?

一张张面孔不断地在兰诺脑海中沉浮起来,后母、姊妹、下人、刀疤男……一个个对她冷眼相待,甚至父亲,也都对她不屑一顾!

恨!她好恨!她不甘心!如果有来世,她就算粉身碎骨,也定要拉着所有对不起她的人一起下地狱!

意识渐渐模糊,终于归于虚无……

我这是……死了吗?

兰诺头重脚轻,那一声爆炸的轰鸣至今在耳畔萦绕,该死的,她终究还是失败了吗?

她记得,一枚炸弹就在距离她不足三公分的地方爆炸了,那可是GBU-43巨型空炸弹,论威力在炸弹榜上不排第一也排前三,她现在,该是尸骨无存了吧?

可是为什么她会感觉这么难受?喉咙堵得厉害,鼻腔也刺痛得难受,心口更像是被压上了千斤巨石,她不是死了吗?死人也会感觉到难受吗?

“就是你们掳走了本王未过门的王妃?还害死了她?”

是谁在说话?兰诺用力的挣扎着,想要睁眼看看,却发现无论她怎么使劲,一切都是徒劳的。

“你就是那个废物王爷?天翎国之耻?”

这又是谁在说话?为什么她会感觉这个声音有点熟悉并且那么让她愤怒呢?

“嗯!”

猛地,一阵刺痛在脑中炸裂开来,兰诺痛苦的闷哼了一声,紧接着,大量的信息涌了进来,兰诺脑袋“轰”的一声炸响,脑中慢慢变得一团空白,不知过了多久,兰诺终于清醒了过来。

就在此时,兰诺敏锐的感觉到一道劲风向着她的方向而来,带着强烈的杀气,顾不得其他,兰诺本能的翻身一滚,躲了开去,眸子瞬间睁开,透出锋锐的光芒,警惕地扫视了一圈,只是这一扫视,兰诺不禁愣在了原地。

眼前的景象是什么?

演戏?可是这血腥味未免太真实了吧!火拼?那这些人为了掩饰身份竟然穿上古装也真是够拼的!

兰诺眸子再扫,看向了她原本躺着的地方,半截剑刃插在地上,留在土地外面的部分折射出�人的寒光,看起来,她似乎是遭了池鱼之殃的样子?

第二章 雷人异界

就在兰诺还有点晕菜没怎么搞清楚状况之时,那打得难分难解的两队人马突然同时停了下来,一个个面色怪异的看着兰诺。

此时,一名坐在特制轮椅上的男子慢慢移向了兰诺,“三小姐,你没事?”

兰诺打量了那男子几眼,剑眉星目,唇红齿白,少见的极品美男!然而,兰诺还没来得及感叹,脑海中突然冒出了几个字眼,北慕寒,王爷,天翎国之耻,她的未婚夫!

卧槽!兰诺差点没爆了粗口,什么情况啊这是!

用力敲了敲脑袋,兰诺一低头,却见到了自己的着装,这是……嫁衣?!脑海中瞬间闪过被扯掉腰带的画面,被抢亲的画面,被逼着上花轿的画面。

兰诺一惊,猛地跑到小河边上,看着自己倒映在水中的影子,再一次的,兰诺感觉自己的智商不够用了,水中的人儿长发飘飘、明眸皓齿,尼玛这谁啊这是?

而北慕寒见到兰诺又往小河边冲,立刻伸手拉住,“三小姐……”却只是拉着了兰诺的衣衫。

只好示意着随行的小厮过去阻拦兰诺。95女性网

稳住心神,兰诺眉头皱了皱,整理着脑中的信息,如果不出意外,自己这种情况应该叫做――穿越!

懒得理会北慕寒,兰诺径直走到了刀疤男几人身边,冷冷道:“就是你们害死我的?”

刀疤男和身旁几人对视一眼,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一脸淫贱地看着兰诺,“三小姐,莫非这是想通了愿意跟着哥几个所以自己送上门来?不过你那问话就显得太过奇怪了,你看,你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嘛!”

兰诺狭长的眸子中泛过一丝冷光,“看来是了,既然如此,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兰诺说着右脚猛地抬起,一脚踢在刀疤男的子孙后代上,同时左肘用力,刀疤男右侧的一个男人瞬间被撞飞了出去,不待那几名汉子反应过来。

兰诺再次飞身而上,一连数个连环踢,不多时,前一刻还得意洋洋的几名汉子现在全部躺在地上哀嚎,那名刀疤男更甚,捂住子孙后代痛得差点喘不过气来。

兰诺还想上前,身上却传来一阵虚弱感,脑中一阵阵眩晕,兰诺不得已蹲下身来,单手撑在地上,额头上有冷汗滴落下来。

失算了,这具身体,实在是太弱了,根本经不起她这番折腾!然而她的这番折腾,早已让所有人看直了眼,这还是那个不能修炼的废物三小姐吗?怎么会这么厉害?

不远处,轮椅上的北慕寒眸中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光芒。

趁你病,要你命,抓住匪徒更为重要!北慕寒的侍卫秉着先进的职业操守,率先收起心中的疑惑,一拥而上,将刀疤男几人扣押了起来,跪倒在北慕寒面前,道:“王爷,抢亲的贼人都已经抓到了,请王爷发落。”

北慕寒点点头,“带回王府先关押起来,本王还要好好审问!”接着看向兰诺道:“三小姐,你还好吗?需不需要我让人抬一座轿撵过来?”

兰诺冷冷地扫了北慕寒一眼,“你就是那个废物王爷?传说中的天翎国之耻?”

闻言,北慕寒面色一寒,虽然这是谁都知道的事,但当着他的面这么肆无忌惮地说出来,这还是第一次,“三小姐什么意思?”

兰诺冷冷一笑,“没什么意思,只是觉得像王爷这样的人没资格娶我。”

“放肆!”见状,王爷身边的亲卫立刻出声怒斥道:“你一个没法修炼的废物竟敢嘲笑当朝王爷?不想要命了是吗?”

兰诺冷冷地看着那说话之人,“我和他,到底谁是废物,你应该心知肚明吧?”

那亲卫一滞,却是色厉内荏道:“不管怎么说,他是王爷,就是比你尊贵,你以下犯上,就是该死!”

兰诺不屑的勾起唇角,“仗势欺人的东西!”

“你!”那亲卫终于是被兰诺噎得说不出话来。95女性网

北慕寒脸色阴鸷,冷冷地看着兰诺,“不错,本王就是那个废物王爷,也是那个传说中的天翎国之耻,你说仗势欺人,那本王就将这个罪名落实,本王倒要看看,你这个自诩不是废物的人能有多大能耐,来人,给本王把这个女人绑了,押回王府成亲!”

“是!”立刻有侍卫领命靠近兰诺,兰诺因为刚才过度用力几乎动弹不得,只能冷冷地看着北慕寒,“你无耻!”

北慕寒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你还会看到更无耻的地方的!”语罢转身而去。

兰诺冷眼看着几名侍卫将自己双手倒背绑在一起,恨恨地咬了咬牙,却也没有反抗,不是不想,而是她实在没有力气了。

兰诺之前被抢亲之后着实被那几个匪徒带得有些远,是以,众人一路马不停蹄,连赶了两个时辰这才到了寒王府的门口,北慕寒冷眼看着兰诺,“你最好老实一点,我不希望成亲的时候还需要绑着你!”

兰诺冷冷一笑,狭长的眸子弯起动人的弧度,“你觉得,你真的绑得住我吗?”

第三章 辱骂皇帝

话毕,不等北慕寒有所反应,兰诺脚尖轻点,猛地向着北慕寒的方向扑了过去。她计算过了,虽然经过这两个时辰的缓冲她的体力恢复了不少,但若是借此想要逃出去,却是有些难度,同样的错误她不能犯两次!

是以,挟持北慕寒,让他带自己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众人根本没料到兰诺能够挣脱绑住她的绳索,等他们反应过来,兰诺的右手已经快要扣在北慕寒的肩膀上,想要救援也是为时已晚。

然而就在此时,兰诺突然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铺面而来,她全身血液瞬间凝固,几乎动弹不得!

还不待她感应清楚这股压力的来源,身上却是骤然一轻,兰诺的身体瞬间失控,惯性地朝着地面扑去……

众人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皆是愣了片刻,然后哄堂大笑起来,在他们看来,显然是兰诺自己重心不稳,接着摔倒在了地上。

“不愧是我大天翎国赫赫有名的废物,哇哈哈,笑死我了。”

“就是说,啧啧,这一嘴的狗啃泥,摔得还真是华丽!”

“……”

兰诺面色冰冷的趴在地上,门牙触地的感觉令她几欲抓狂,该死,到底是谁在算计她?!

“三小姐行此大礼,却未免有失诚意,”北慕寒面无表情,淡淡地看着兰诺,“来人,把她带下去,准备婚礼!”

最后几个字北慕寒咬得极重,兰诺面色更加难看,抬眸狠狠地瞪了北慕寒一眼,兰诺正欲开口,却猛然发现北慕寒指尖微不可查地收了收。网站http://www.95lady.com/

兰诺眼神一凝,再次看向北慕寒的眸中闪过一丝精光。这一次,却是她运起了相术在查看北慕寒的命相。

兰诺身为二十一世纪奇门女特工,相术只是现代奇门百术中最普通的一种,然而不过片刻,兰诺却是骇然的发现,自己的相术,失灵了!

她丝毫看不清北慕寒的命相!

不待兰诺细想,两个丫鬟已经走了出来,架着她往王府内而去。兰诺还欲细看,一阵强烈的眩晕却猛地从脑海中传了出来,与此同时,兰诺猛地喷出一大口鲜血!

这是运过相术后的反噬!

兰诺脸色大变,竭力维持着脑中最后一丝清明让自己不至于晕过去,心底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她根本就没看到北慕寒的命相,却同样引来了反噬,这说明:这个被世人认定为废物的残废王爷,一定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

一路被丫鬟带到了内堂,两个嬷嬷走了进来,扔给兰诺一套新嫁衣,要她换上,兰诺因为跳过河。

身上确实湿哒哒地极为难受,因而也没有反对,难得配合地换好了衣裳。

此时,就见一个姿态高贵衣着华贵的嬷嬷走了进来,她斜睨了兰诺一眼,一脸的厌恶。推荐http://www.95lady.com/

“废物,这是你配穿的衣服么,”接着伸手指了指身后的两个丫鬟道:“你们,去给我把她这衣服扒下来,她只配穿这个。”

那嬷嬷说着扬了扬手中一套看起来明显色泽要暗淡得多,做工也要粗糙得多的嫁衣。

兰诺眉头皱了皱,依靠原主不多的见识,兰诺猜测出这应该是宫里来的皇家嬷嬷,只是她这般作为,未免太嚣张了,再怎么说,这也是寒王府!

两个丫鬟走到了兰诺面前,也不说话,直接伸手就开始解兰诺的衣服,兰诺眉头一拧,侧身避开了那两个丫鬟的手,冷冷道:“滚开!”

那皇家嬷嬷冷笑一声,怒目圆睁,“哟,小蹄子脾气还不小,看来是嬷嬷我今儿个太温柔,没给你点颜色瞧瞧!”

说着大手抡得浑圆,呼啦啦就对着兰诺扇了过来,兰诺眼神一凝,猛地扣住了那嬷嬷的手腕,右手顺势向后一拉,兰诺左右两侧那两丫鬟避之不及,被狠狠地撞了出去。

兰诺身体向后一转,那嬷嬷的左手顿时被反拧了一圈,骨头脱臼的声音清晰的传了出来。

“啊!”那嬷嬷发出一声惨叫,脸色惨白的倒在地上,却是疼得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兰诺转过身来,睥睨着地上那前一刻还在趾高气扬的皇室嬷嬷,冷声道:“再敢在我面前嚣张,可就不是一条胳膊这么简单了!”

“三小姐,吉时到了,跟我走吧。”此时,一个侍女突然走了进来,看了一眼房间内的状况,面无表情,淡淡地对着兰诺开口。

兰诺眉头挑了挑,“我如果说不呢?”

“那请恕凛梅得罪了!”随着凛梅话音落下,兰诺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身子猛地一重,整个人却是瞬间被定在了原地,连话也说不出,只能恨恨地盯着凛梅。

第四章 反宾为主

凛梅也不在意,唤来另外两个侍女一起扶住兰诺,替她盖好红盖头,道:“三小姐放心,这只是一个低等的定身术罢了,三小姐只需要安心完成仪式,凛梅自然会给你解了。”

兰诺心头一动,试着挣扎了一番,却是徒劳无果,凛梅也不多话,只是淡淡地吩咐着另外两个侍女把兰诺向前厅带去。

几人还未靠近,已听见前厅熙熙嚷嚷吵得极为热闹,细细听去,却是几个达官贵族在含沙射影地讥讽北慕寒娶了个废物小姐。兰诺透过盖头的扬起的缝隙瞄了一眼北慕寒,却见后者面无表情,连眉头也不曾波动半分。

北慕寒的这番表现在众人看来无疑是心灰意冷、无力反驳,兰诺却是心头一动,草原上的雄狮从来不会理会疯狗的乱吠,北慕寒的表现,倒和那雄狮有异曲同工之妙。

凛梅将兰诺带到了前厅,北慕寒轻轻点了点头,摇着轮椅拉过兰诺的手,兰诺有心挣脱,奈何全身多处大穴都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锁住了,兰诺试着冲击了几次,效果却都是可以忽略不计。

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道尖细而高亢的声音,“皇上驾到!”

闻言,众人皆是一惊,没有谁料到当朝皇帝竟然会亲自来参加一个废物王爷的婚礼,立刻慌慌张张地跪下去一大片,高呼:“吾皇万岁!”

北慕寒因为双腿残疾并没有下跪,兰诺因为被施了定身术自然也无法下跪,一时间,两人在熙攘的大厅中显得极为显眼。

北敬天一脸笑意,大步走到北慕寒身前,道:“今日是皇弟的大喜之日,竟然没有派人来通知朕,皇弟这么做,莫不是看不起朕?”

北慕寒俯了俯首,淡淡道:“皇上日理万机,臣弟怎么好意思为了这点小事惊动皇上?”

北敬天哈哈一笑,不客气地在上位坐了下来,道:“皇弟这是哪里话,你是朕的亲弟,曾经南征北战为天翎国立下汗马功劳,现在落得这般朕对你多些关心也是应该的。”

北敬天语气和善,笑意盈盈,却是句句绵里藏针,兰诺明显感觉到北慕寒拉着她的手微微用力,却见北慕寒面色不变,语气依然一派淡然,“皇兄如此关怀,臣铭感五内。”

“皇弟何须此言”北敬天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朕听太医说,皇弟的腿好不了了,心中也是惋惜不已,这些个人不识好歹,总是明里暗里奚落皇弟是个废物,平日里朕事务繁忙,不能为这些小事耽搁,更何况,那人说的也是事实。现在是皇弟大婚的日子,朕若不来撑腰,难道任由这些人藐视皇弟吗?”说着,北敬天冷哼一声,却似怒非怒地看着台下。

如果说前面的话还留有余地的话,这就是赤果果的打脸了,打的还是自己弟弟、皇室宗亲的脸。跪在地上的众宾客大气也不敢出,若是一个北慕寒,他们到还敢奚落三分,但若是牵扯到皇室内斗,牵扯上了皇帝,他们却是恨不得可以是个天残地缺、耳聋口哑的。

北慕寒没有说话,北敬天却淡淡地收回目光,看着北慕寒,继续道:“朕听说你的王妃在娶亲途中被人劫持,这些人,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王妃现在怎么样?有没有收到惊吓,王妃没有一点修为,朕心中也很担心”后面的话,不言而喻。

北敬天微微一笑,没有再说下去,但他话里的意思只要不是个傻子都听得明白,一时间,偌大的前厅寂静下来,落针可闻。北敬天恍若未觉,随意拿起身旁的茶杯轻抿了一口,顿了顿,却皱了皱眉头,脸上一丝嫌恶闪过。

“皇上能来王爷与兰诺的婚宴上,兰诺感激不尽。”

说话的却是兰诺,早在北敬天出言讽刺之时,她便感觉到有些气血逆流。

就在刚才,她终于挣脱了定身术的束缚,却是再看不惯北敬天那道貌岸然的虚伪样子,她一把掀开盖头,接着道:“皇上如此关心王爷,关心兰诺,兰诺受宠若惊。外战内抚、民生社稷全都托赖皇上,皇上竟还能如此之快的得知这些坊间传闻可见皇上待手足炽诚,真是天恩浩荡。”

第五章 和狗拜堂

静!死一般的寂静!她这是暗中告诉大家,皇上就是来看奚落王爷,乘机找茬的!

所有人都看着大厅中央那一身大红嫁衣、姿态嚣张、言辞犀利的女子,彻底的呆住了!

天!今儿个到底是什么日子,先是当朝皇帝亲自来参加一个残废王爷的婚礼,现在又上演了一幕堂堂天子被残废王爷的废物王妃明夸暗骂。

在场的众人只恨自己出门没有看黄历,恨不得能够立刻离开这寒王府才好。

就在前一刻赶到寒王府的兰诺的父亲兰大将军恰好走到前厅门口,也刚好听见兰诺对着北敬天的这一番高谈阔论,差点没一口气没上来,一张老脸憋得铁青,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啪!啪!啪!”

清晰的掌声回响在偌大的前厅,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接着看向那掌声的来源――北敬天。

“以前朕听说兰大将军的三小姐是个废物,一直深感遗憾,以为虎父犬女,但今日亲自见到三小姐,才知道流言不可信,三小姐一番言辞,字字句句深入骨髓、感人肺腑!朕,受教了!兰大将军,你教出了一个好女儿啊!”

最后一句话,却是对着兰诺的父亲兰问天说的。

接触到北敬天投射过来的目光,兰问天不由自主的抖了抖,却是快步走了进来,恭敬的对着北敬天俯身道:“皇上恕罪,微臣教女无方有辱门楣,微臣……”

兰问天以为北敬天说的是反话,立刻就想通过揽罪降低罪责,却猛地被北敬天打断,“朕不是说了吗,兰诺很好!怎么,在你眼中,朕说的话是儿戏吗?!”

兰问天冷汗“唰”的流了下来,看着北敬天唯唯诺诺地道:“微臣不敢。”

北敬天哼了一声,再次看了兰诺一眼,眸中有掩饰不住的赞许,兰诺皱了皱眉,暗忖这个皇帝是不是有受虐倾向才会被骂了还那么高兴,却听北敬天。

“朕今日来,是为了恭贺朕的皇弟大婚,如今祝福已经送到,朕政务繁忙,就不再多做停留了,皇弟,你,好好保重!”

北敬天说着最后几个字的时候,视线一直没有离开北慕寒的身上,眸中透出些许深意,北慕寒似未觉察,只是微微一笑,客气的点了点头,“皇兄慢走。”

北敬天唇角微微勾起,转身大步往寒王府外走去,他身后的小太监急急忙忙的跟上,大喊着“皇上起驾”而去。

北敬天走后良久,大厅中依然落针可闻。众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有轻易开口说话。

兰诺眼神动了动,琢磨着要不要趁现在掳了北慕寒跑路,岂料她这念头刚刚升起,都还没有成型,身上又是一重,有了之前的经验,兰诺很清楚,她这又是被人给施了定身术了!

此时,就听北慕寒闷哼一声,众人循声而去,就见北慕寒面色铁青,身体直直的往地上倒去,众人大惊失色。

众多丫鬟小厮顿时乱作一团,凛梅最先反应过来,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扶住了北慕寒,沉声吩咐道:“王爷这是旧病复发,快带王爷回厢房,快!”

“是!”立刻就有丫鬟小厮领命而来,推着北慕寒转出了前厅,入了后院,不少人手忙脚乱的跟了上去,众多宾客虽然没有随行,但都是望着北慕寒的方向,一时间,竟是没人注意到此刻一动不动的兰诺。

不多时,一行人又转了回来,为首之人来到兰诺面前,恭敬的行了一礼。

“三小姐,我家王爷突发疾病不能前来行礼,但王爷说了,吉时不能误,所以,他让我们带了他最爱的灵兽来,希望三小姐不要介意!”

兰诺眼神向下,一只正冲着她龇牙咧嘴的青犬赫然映入眼帘,兰诺一怔,这是要让她和一只狗拜堂的意思?

此时凛梅走了过来,轻轻地拉住了兰诺的左手臂,看似扶着她,实则推着她站到拜堂的位置去,兰诺想要挣扎,却依然如之前一般,徒劳无功,凛梅靠近兰诺耳边,以仅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很低。

“虽然我不知道之前你是怎么挣脱我的定身术的,但这次你别枉费心机了,因为出手的人可比我厉害太多,所以你还是好好拜堂吧,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

闻言,一丝怒火从兰诺心底燃起,该死,她堂堂二十一世纪奇门女特工,何时受过这样的侮辱!这该死的定身术,竟然让她一连栽了两次!

千面狂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千面狂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如何让无限极延续1000年?

    1000年......去年年会,我曾经提到,我在思考如何让李锦记家族经营1000年。年会之后,我们听到很多业务伙伴的声音,进一步提出:如何让无限极延续1000年?我觉得这个提得非常好。经营1000年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建立文化!没有人能够永生,但只有文化才能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所以永续经营的灵魂不应该是任何个人,而是文化。我们要建立永远创业的文化,不断求变,不断应变,不断创新,不断突破,做以前没有做过的事情。建立文化最重要的是什么?是人才和团队!文化不是讲出来的,是做出来的,是透过人才和团队的行为

  • 王阳明:送你4个不生气的智慧

    授权图片向维摄面对别人的过错,不生气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每个人都会犯错。我们和朋友、亲人相处的过程中,遇到他们的错误,一定要注意控制自己的脾气。古人说:“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在和他人的交往中,我们若是老是盯着别人的错误不放,很容易击起对方的反击,双方你一句我一句,事情就算毁了。春秋时期,管仲和鲍叔牙相交为友。俩人一起去做生意,管仲出的钱少,年底分红却每次都拿大头,有人就说管仲贪财忘义,不能交。鲍叔牙也不生气,反而为管仲辩解,说他要赡养老人,多拿点钱是应该的。俩人一起出去打仗,管仲每次冲锋在后,

  • 成熟和淡定,才是中年之美

    人到中年,心胸变得宽大,思想变得成熟,实力变得稳定,财力变得殷实。中年之美,在于其成熟和淡定。没有年少时的轻狂和迷茫,没有年老时的颓废和消极。于天地之间,睿智豁达,享受人生。蔚蓝宁静,波澜不惊。水,多了,厚积薄发,成就一生伟业。水,深了,满腹经纶,不再为世俗所惑。水,宽了,虚怀若谷,宰相肚里能撑船。真正睿智的中年是这样一种境界——深水静流。中年,善于反思。“吾日三省吾身”、“我思故我在”……中年,常常感恩。“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青年时,常常觉得社会应该给予自己。中年时,常常觉得自

  • 交到这5种人,你的人生基本毁一半了

    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朋友之间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一个好的朋友能够提高自己,让自己获益匪浅。一个坏朋友,可以让自己变得一踏糊涂,万劫不复。选择朋友,其实是在选择自己的命运。亲情淡漠的人春秋时期,齐桓公拜管仲为相,管仲通过改革,帮助齐桓公成就霸业。齐桓公37年,管仲病重,齐桓公到病榻探望,询问国事。管仲说:“易牙、竖貂、开方这三个人不能信任。”齐桓公不解,说,易牙的亲生儿子都舍得烹了给我,竖貂不惜阉割自己进宫侍候我,开方在我手下称臣,父母死了也不回去奔丧,他们三个都爱我胜过他们的家人,为什么

  • 终于知道关羽雕像都是闭着眼了!原因还挺吓人的!

    关羽去世后,逐渐被神化,被民间尊为“关公”,又称美髯公。历代朝廷多有褒封,清代奉为“忠义神武灵佑仁勇威显关圣大帝”,崇为“武圣”,与“文圣”孔子齐名。《三国演义》尊其为蜀国“五虎上将”之首,毛宗岗称其为“《演义》三绝”之“义绝”。那么,关公雕像为什么都是闭着眼的?有一种说法,关公不睁眼,睁眼要杀人。三国时期关羽温酒斩华雄,睁着眼喝了酒,回来时就眯着眼了。所以祭拜关公最好还是用闭眼的关公。关公的雕塑形象面部亦以美髯、虎眉、凤眼为特色。其服饰却因庙宇称谓不同而各异。称关帝庙、关王庙、关圣庙、关圣帝君

  • 无法左右的,随缘(深度好文)

    院子里有两棵树,一棵很茂盛,一棵已经枯萎了。禅师问弟子:你们说是枯萎的好,还是茂盛的好?一个弟子说:“当然是茂盛的好。”另一个弟子说,“繁华终将消失,我看是枯萎的好。”谁知禅师摇摇头,“枯萎也终将消失”。后来一个机灵的小沙弥道出了答案“枯萎的让它枯萎,茂盛的让它茂盛。”万物各有规律,不要追逐外界的风景,而要关注自己内心的风景。心里若能随缘而观,随缘而喜,任他树荣树枯,都是绝好风景。“有缘即住无缘去,一任清风送白云。”佛家有言,随缘自适,烦恼即去。随缘是我们摆脱烦恼的第一秒法。苦乐随缘,得失随缘。

  • 做人两个字,善良;做事两个字,坚持

    做人,就两个字:善良。善良的人,永远都受人尊重,也许会吃亏上当,也许会流泪受伤,可是,善良是种美德,幸福会回应,上天会眷顾。做事,就两个字:坚持。一腔热血未必能成功,坚持到底必定有收获,如果轻易放弃,只会和成功失之交臂,多坚持一会,多忍耐一次,也许就会有意外的惊喜。做人,要干干净净。别想着占谁便宜,把人暗算,对朋友,真诚点,对伴侣,忠诚点,简单善良不吃亏,阴险狡诈遭人厌。做事,要有始有终。别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再累再苦,也得坚持,再痛再疼,也要忍住,吃不了苦的人,永远不会成功。人活一世,实属不易,

  • 生活不要攀比,适合自己,就是幸福

    点我心情不是人生的全部,却能左右人生的全部。心情好,什么都好,心情不好,一切都乱了。我们常常不是输给了别人,而是坏心心情贬低了我们的形象,降低了我们的能力,扰乱了我们的思维,从而输给了自己。控制好心情,生活才会处处祥和。好心态塑造好心情,好心情塑造最出色的你。点我摔跤了,不要哭,再爬起来,站直一笑,拍拍尘灰,继续奔跑。正视人生的每一个挫折,适应人生的每一回起伏,吸取人生的每一场失败,利用人生的每一个坎坷。努力给自己一个最美好的心情,平衡住自己的气息,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不急于成功之事,就算摔了再大

  • 一个穴位疏通全身气血!

    中医认为经络决定人体健康一旦经络出现堵塞人体就会出现诸多疾病因此,想要养生,保持经络畅通是非常必要的。尤其是春季大家很重视养生进补,但是如果经络堵塞,补什么都没有用!当然,人体是非常敏感的,如果经络不通,就会发出很多不舒服的信号来求救!各种不通的信号代表着不同的情况,可以根据自己情况,选择最合适的方法和穴位来调理。经络不通的首要感觉疼痛还是那句话:痛则不通,通则不痛。经络不通的第一个感觉就是疼痛,比如有时候我们会有莫名的疼痛,那说明的是此处经络不通。疼痛气血不通冷疼痛说明经络不通,继而导致气血不

  • 《论语》精华60句,只读一遍,获益终生

    《论语》是孔子思想的集大成之作,在如今社会,仍具现实意义,值得我们去慢慢感悟,细细品味。1、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一个人没有长远的考虑,一定会有眼前的忧患。智者却是能不为眼前得失所羁绊,目光长远,判断敏锐。2、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的快乐,就像水一样,悠然安详,永远是活泼泼的。仁者之乐,像山一样,崇高、伟大、宁静。3、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自己不愿承受的事,也不要强加在别人身上。这句话所揭晓的是处理人际关系的重要原则。孔子所言是指人应当以对待自身的行为为参照物来对待他人。人应该有宽广的胸怀,待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