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千面狂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0/23 22:14:22 来源:网络 []

书名:千面狂妃

第一章 天翎国之耻

午时。95女性网

天翎国都城。

一处人际罕至的城郊荒野,身着一身大红嫁衣的女子惊恐地看着眼前五大三粗的几名黑衣汉子,娇小的身子瑟瑟发抖。

“你……你们不要过来,我……我可是要成为王妃的人!”

“呵!”闻言,几名黑衣人不约而同的嗤笑了一声,其中一名额头上有一道刀疤的汉子逼近了兰诺,一脸淫笑。

“王妃?就算是王妃那也是废物王妃吧?哈哈,小美人,你要知道,你嫁的人可是‘天翎国之耻’,嫁给他,你还不如好好让大爷们爽爽呢,伺候得好了,大爷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好不好?”

那刀疤男说着伸手轻佻的抬起了兰诺的下巴,“哟,没想到你虽然是个废物,长得却是不错。”

兰诺尽力避开,娇小的脸上不断淌下泪来,“你们……你们敢碰我,我父亲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他可是当朝大将军,还有王爷……王爷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哈哈,没想到鼎鼎大名的废物三小姐这么天真呢!”那刀疤男笑得更为放肆,“你不会以为你的废物名头只是叫着玩玩吧?又或者你认为那个耻辱王爷的废物名头只是叫着玩玩儿?”

兰诺咬着牙,“你们在光天化日强抢民女,总有人会给我做主的!”

闻言,几个人都笑了,刀疤男也懒得再和兰诺解释什么,猛地扯下了她的腰带,道:“还真是够蠢,难怪会落得这般田地!”

其他几人也欺了过去,围着兰诺,嘴里说着一些不干不净的话,还不时发出淫邪的笑声,开始动手动脚。

兰诺羞耻地咬着牙,趁那刀疤男不注意,猛地一口咬在了他的手上,鲜红的血滴滴的渗了出来,刀疤男吃痛,顺手一巴掌扇在兰诺脸上,“你这个臭婊子,不想要命了,敢咬老子!”

兰诺的脸瞬间肿得老高,但也因为这一巴掌,娇小的身子被扇飞了出去,眼看那几名汉子又欺了过来,兰诺顾不得疼痛,迅速爬起来向不远处的小河跑去。

女儿家,名节最为重要,宁可死不可失贞洁,看着眼前漆黑的河水,再看了看身后满脸狰狞逐步逼近的几名大汉,兰诺银牙紧咬,眼睛一闭猛地跳了下去。95女性网

河水猛地涌来,灌进嘴巴里,鼻子里,耳朵里,岸上似乎有人在呼喊着什么,但是兰诺已经听不到了,剧痛一阵阵刺激着心脉,身子越来越重,就要死了吗?

所以,我被人嘲笑看不起了一辈子,就要这么死了吗?

一张张面孔不断地在兰诺脑海中沉浮起来,后母、姊妹、下人、刀疤男……一个个对她冷眼相待,甚至父亲,也都对她不屑一顾!

恨!她好恨!她不甘心!如果有来世,她就算粉身碎骨,也定要拉着所有对不起她的人一起下地狱!

意识渐渐模糊,终于归于虚无……

我这是……死了吗?

兰诺头重脚轻,那一声爆炸的轰鸣至今在耳畔萦绕,该死的,她终究还是失败了吗?

她记得,一枚炸弹就在距离她不足三公分的地方爆炸了,那可是GBU-43巨型空炸弹,论威力在炸弹榜上不排第一也排前三,她现在,该是尸骨无存了吧?

可是为什么她会感觉这么难受?喉咙堵得厉害,鼻腔也刺痛得难受,心口更像是被压上了千斤巨石,她不是死了吗?死人也会感觉到难受吗?

“就是你们掳走了本王未过门的王妃?还害死了她?”

是谁在说话?兰诺用力的挣扎着,想要睁眼看看,却发现无论她怎么使劲,一切都是徒劳的。

“你就是那个废物王爷?天翎国之耻?”

这又是谁在说话?为什么她会感觉这个声音有点熟悉并且那么让她愤怒呢?

“嗯!”

猛地,一阵刺痛在脑中炸裂开来,兰诺痛苦的闷哼了一声,紧接着,大量的信息涌了进来,兰诺脑袋“轰”的一声炸响,脑中慢慢变得一团空白,不知过了多久,兰诺终于清醒了过来。

就在此时,兰诺敏锐的感觉到一道劲风向着她的方向而来,带着强烈的杀气,顾不得其他,兰诺本能的翻身一滚,躲了开去,眸子瞬间睁开,透出锋锐的光芒,警惕地扫视了一圈,只是这一扫视,兰诺不禁愣在了原地。

眼前的景象是什么?

演戏?可是这血腥味未免太真实了吧!火拼?那这些人为了掩饰身份竟然穿上古装也真是够拼的!

兰诺眸子再扫,看向了她原本躺着的地方,半截剑刃插在地上,留在土地外面的部分折射出�人的寒光,看起来,她似乎是遭了池鱼之殃的样子?

第二章 雷人异界

就在兰诺还有点晕菜没怎么搞清楚状况之时,那打得难分难解的两队人马突然同时停了下来,一个个面色怪异的看着兰诺。

此时,一名坐在特制轮椅上的男子慢慢移向了兰诺,“三小姐,你没事?”

兰诺打量了那男子几眼,剑眉星目,唇红齿白,少见的极品美男!然而,兰诺还没来得及感叹,脑海中突然冒出了几个字眼,北慕寒,王爷,天翎国之耻,她的未婚夫!

卧槽!兰诺差点没爆了粗口,什么情况啊这是!

用力敲了敲脑袋,兰诺一低头,却见到了自己的着装,这是……嫁衣?!脑海中瞬间闪过被扯掉腰带的画面,被抢亲的画面,被逼着上花轿的画面。

兰诺一惊,猛地跑到小河边上,看着自己倒映在水中的影子,再一次的,兰诺感觉自己的智商不够用了,水中的人儿长发飘飘、明眸皓齿,尼玛这谁啊这是?

而北慕寒见到兰诺又往小河边冲,立刻伸手拉住,“三小姐……”却只是拉着了兰诺的衣衫。

只好示意着随行的小厮过去阻拦兰诺。阅读95lady.com

稳住心神,兰诺眉头皱了皱,整理着脑中的信息,如果不出意外,自己这种情况应该叫做――穿越!

懒得理会北慕寒,兰诺径直走到了刀疤男几人身边,冷冷道:“就是你们害死我的?”

刀疤男和身旁几人对视一眼,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一脸淫贱地看着兰诺,“三小姐,莫非这是想通了愿意跟着哥几个所以自己送上门来?不过你那问话就显得太过奇怪了,你看,你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嘛!”

兰诺狭长的眸子中泛过一丝冷光,“看来是了,既然如此,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兰诺说着右脚猛地抬起,一脚踢在刀疤男的子孙后代上,同时左肘用力,刀疤男右侧的一个男人瞬间被撞飞了出去,不待那几名汉子反应过来。

兰诺再次飞身而上,一连数个连环踢,不多时,前一刻还得意洋洋的几名汉子现在全部躺在地上哀嚎,那名刀疤男更甚,捂住子孙后代痛得差点喘不过气来。

兰诺还想上前,身上却传来一阵虚弱感,脑中一阵阵眩晕,兰诺不得已蹲下身来,单手撑在地上,额头上有冷汗滴落下来。

失算了,这具身体,实在是太弱了,根本经不起她这番折腾!然而她的这番折腾,早已让所有人看直了眼,这还是那个不能修炼的废物三小姐吗?怎么会这么厉害?

不远处,轮椅上的北慕寒眸中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光芒。

趁你病,要你命,抓住匪徒更为重要!北慕寒的侍卫秉着先进的职业操守,率先收起心中的疑惑,一拥而上,将刀疤男几人扣押了起来,跪倒在北慕寒面前,道:“王爷,抢亲的贼人都已经抓到了,请王爷发落。”

北慕寒点点头,“带回王府先关押起来,本王还要好好审问!”接着看向兰诺道:“三小姐,你还好吗?需不需要我让人抬一座轿撵过来?”

兰诺冷冷地扫了北慕寒一眼,“你就是那个废物王爷?传说中的天翎国之耻?”

闻言,北慕寒面色一寒,虽然这是谁都知道的事,但当着他的面这么肆无忌惮地说出来,这还是第一次,“三小姐什么意思?”

兰诺冷冷一笑,“没什么意思,只是觉得像王爷这样的人没资格娶我。”

“放肆!”见状,王爷身边的亲卫立刻出声怒斥道:“你一个没法修炼的废物竟敢嘲笑当朝王爷?不想要命了是吗?”

兰诺冷冷地看着那说话之人,“我和他,到底谁是废物,你应该心知肚明吧?”

那亲卫一滞,却是色厉内荏道:“不管怎么说,他是王爷,就是比你尊贵,你以下犯上,就是该死!”

兰诺不屑的勾起唇角,“仗势欺人的东西!”

“你!”那亲卫终于是被兰诺噎得说不出话来。95女性网

北慕寒脸色阴鸷,冷冷地看着兰诺,“不错,本王就是那个废物王爷,也是那个传说中的天翎国之耻,你说仗势欺人,那本王就将这个罪名落实,本王倒要看看,你这个自诩不是废物的人能有多大能耐,来人,给本王把这个女人绑了,押回王府成亲!”

“是!”立刻有侍卫领命靠近兰诺,兰诺因为刚才过度用力几乎动弹不得,只能冷冷地看着北慕寒,“你无耻!”

北慕寒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你还会看到更无耻的地方的!”语罢转身而去。

兰诺冷眼看着几名侍卫将自己双手倒背绑在一起,恨恨地咬了咬牙,却也没有反抗,不是不想,而是她实在没有力气了。

兰诺之前被抢亲之后着实被那几个匪徒带得有些远,是以,众人一路马不停蹄,连赶了两个时辰这才到了寒王府的门口,北慕寒冷眼看着兰诺,“你最好老实一点,我不希望成亲的时候还需要绑着你!”

兰诺冷冷一笑,狭长的眸子弯起动人的弧度,“你觉得,你真的绑得住我吗?”

第三章 辱骂皇帝

话毕,不等北慕寒有所反应,兰诺脚尖轻点,猛地向着北慕寒的方向扑了过去。她计算过了,虽然经过这两个时辰的缓冲她的体力恢复了不少,但若是借此想要逃出去,却是有些难度,同样的错误她不能犯两次!

是以,挟持北慕寒,让他带自己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众人根本没料到兰诺能够挣脱绑住她的绳索,等他们反应过来,兰诺的右手已经快要扣在北慕寒的肩膀上,想要救援也是为时已晚。

然而就在此时,兰诺突然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铺面而来,她全身血液瞬间凝固,几乎动弹不得!

还不待她感应清楚这股压力的来源,身上却是骤然一轻,兰诺的身体瞬间失控,惯性地朝着地面扑去……

众人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皆是愣了片刻,然后哄堂大笑起来,在他们看来,显然是兰诺自己重心不稳,接着摔倒在了地上。

“不愧是我大天翎国赫赫有名的废物,哇哈哈,笑死我了。”

“就是说,啧啧,这一嘴的狗啃泥,摔得还真是华丽!”

“……”

兰诺面色冰冷的趴在地上,门牙触地的感觉令她几欲抓狂,该死,到底是谁在算计她?!

“三小姐行此大礼,却未免有失诚意,”北慕寒面无表情,淡淡地看着兰诺,“来人,把她带下去,准备婚礼!”

最后几个字北慕寒咬得极重,兰诺面色更加难看,抬眸狠狠地瞪了北慕寒一眼,兰诺正欲开口,却猛然发现北慕寒指尖微不可查地收了收。版权http://www.95lady.com/

兰诺眼神一凝,再次看向北慕寒的眸中闪过一丝精光。这一次,却是她运起了相术在查看北慕寒的命相。

兰诺身为二十一世纪奇门女特工,相术只是现代奇门百术中最普通的一种,然而不过片刻,兰诺却是骇然的发现,自己的相术,失灵了!

她丝毫看不清北慕寒的命相!

不待兰诺细想,两个丫鬟已经走了出来,架着她往王府内而去。兰诺还欲细看,一阵强烈的眩晕却猛地从脑海中传了出来,与此同时,兰诺猛地喷出一大口鲜血!

这是运过相术后的反噬!

兰诺脸色大变,竭力维持着脑中最后一丝清明让自己不至于晕过去,心底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她根本就没看到北慕寒的命相,却同样引来了反噬,这说明:这个被世人认定为废物的残废王爷,一定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

一路被丫鬟带到了内堂,两个嬷嬷走了进来,扔给兰诺一套新嫁衣,要她换上,兰诺因为跳过河。

身上确实湿哒哒地极为难受,因而也没有反对,难得配合地换好了衣裳。

此时,就见一个姿态高贵衣着华贵的嬷嬷走了进来,她斜睨了兰诺一眼,一脸的厌恶。原文http://www.95lady.com/

“废物,这是你配穿的衣服么,”接着伸手指了指身后的两个丫鬟道:“你们,去给我把她这衣服扒下来,她只配穿这个。”

那嬷嬷说着扬了扬手中一套看起来明显色泽要暗淡得多,做工也要粗糙得多的嫁衣。

兰诺眉头皱了皱,依靠原主不多的见识,兰诺猜测出这应该是宫里来的皇家嬷嬷,只是她这般作为,未免太嚣张了,再怎么说,这也是寒王府!

两个丫鬟走到了兰诺面前,也不说话,直接伸手就开始解兰诺的衣服,兰诺眉头一拧,侧身避开了那两个丫鬟的手,冷冷道:“滚开!”

那皇家嬷嬷冷笑一声,怒目圆睁,“哟,小蹄子脾气还不小,看来是嬷嬷我今儿个太温柔,没给你点颜色瞧瞧!”

说着大手抡得浑圆,呼啦啦就对着兰诺扇了过来,兰诺眼神一凝,猛地扣住了那嬷嬷的手腕,右手顺势向后一拉,兰诺左右两侧那两丫鬟避之不及,被狠狠地撞了出去。

兰诺身体向后一转,那嬷嬷的左手顿时被反拧了一圈,骨头脱臼的声音清晰的传了出来。

“啊!”那嬷嬷发出一声惨叫,脸色惨白的倒在地上,却是疼得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兰诺转过身来,睥睨着地上那前一刻还在趾高气扬的皇室嬷嬷,冷声道:“再敢在我面前嚣张,可就不是一条胳膊这么简单了!”

“三小姐,吉时到了,跟我走吧。”此时,一个侍女突然走了进来,看了一眼房间内的状况,面无表情,淡淡地对着兰诺开口。

兰诺眉头挑了挑,“我如果说不呢?”

“那请恕凛梅得罪了!”随着凛梅话音落下,兰诺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身子猛地一重,整个人却是瞬间被定在了原地,连话也说不出,只能恨恨地盯着凛梅。

第四章 反宾为主

凛梅也不在意,唤来另外两个侍女一起扶住兰诺,替她盖好红盖头,道:“三小姐放心,这只是一个低等的定身术罢了,三小姐只需要安心完成仪式,凛梅自然会给你解了。”

兰诺心头一动,试着挣扎了一番,却是徒劳无果,凛梅也不多话,只是淡淡地吩咐着另外两个侍女把兰诺向前厅带去。

几人还未靠近,已听见前厅熙熙嚷嚷吵得极为热闹,细细听去,却是几个达官贵族在含沙射影地讥讽北慕寒娶了个废物小姐。兰诺透过盖头的扬起的缝隙瞄了一眼北慕寒,却见后者面无表情,连眉头也不曾波动半分。

北慕寒的这番表现在众人看来无疑是心灰意冷、无力反驳,兰诺却是心头一动,草原上的雄狮从来不会理会疯狗的乱吠,北慕寒的表现,倒和那雄狮有异曲同工之妙。

凛梅将兰诺带到了前厅,北慕寒轻轻点了点头,摇着轮椅拉过兰诺的手,兰诺有心挣脱,奈何全身多处大穴都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锁住了,兰诺试着冲击了几次,效果却都是可以忽略不计。

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道尖细而高亢的声音,“皇上驾到!”

闻言,众人皆是一惊,没有谁料到当朝皇帝竟然会亲自来参加一个废物王爷的婚礼,立刻慌慌张张地跪下去一大片,高呼:“吾皇万岁!”

北慕寒因为双腿残疾并没有下跪,兰诺因为被施了定身术自然也无法下跪,一时间,两人在熙攘的大厅中显得极为显眼。

北敬天一脸笑意,大步走到北慕寒身前,道:“今日是皇弟的大喜之日,竟然没有派人来通知朕,皇弟这么做,莫不是看不起朕?”

北慕寒俯了俯首,淡淡道:“皇上日理万机,臣弟怎么好意思为了这点小事惊动皇上?”

北敬天哈哈一笑,不客气地在上位坐了下来,道:“皇弟这是哪里话,你是朕的亲弟,曾经南征北战为天翎国立下汗马功劳,现在落得这般朕对你多些关心也是应该的。”

北敬天语气和善,笑意盈盈,却是句句绵里藏针,兰诺明显感觉到北慕寒拉着她的手微微用力,却见北慕寒面色不变,语气依然一派淡然,“皇兄如此关怀,臣铭感五内。”

“皇弟何须此言”北敬天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朕听太医说,皇弟的腿好不了了,心中也是惋惜不已,这些个人不识好歹,总是明里暗里奚落皇弟是个废物,平日里朕事务繁忙,不能为这些小事耽搁,更何况,那人说的也是事实。现在是皇弟大婚的日子,朕若不来撑腰,难道任由这些人藐视皇弟吗?”说着,北敬天冷哼一声,却似怒非怒地看着台下。

如果说前面的话还留有余地的话,这就是赤果果的打脸了,打的还是自己弟弟、皇室宗亲的脸。跪在地上的众宾客大气也不敢出,若是一个北慕寒,他们到还敢奚落三分,但若是牵扯到皇室内斗,牵扯上了皇帝,他们却是恨不得可以是个天残地缺、耳聋口哑的。

北慕寒没有说话,北敬天却淡淡地收回目光,看着北慕寒,继续道:“朕听说你的王妃在娶亲途中被人劫持,这些人,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王妃现在怎么样?有没有收到惊吓,王妃没有一点修为,朕心中也很担心”后面的话,不言而喻。

北敬天微微一笑,没有再说下去,但他话里的意思只要不是个傻子都听得明白,一时间,偌大的前厅寂静下来,落针可闻。北敬天恍若未觉,随意拿起身旁的茶杯轻抿了一口,顿了顿,却皱了皱眉头,脸上一丝嫌恶闪过。

“皇上能来王爷与兰诺的婚宴上,兰诺感激不尽。”

说话的却是兰诺,早在北敬天出言讽刺之时,她便感觉到有些气血逆流。

就在刚才,她终于挣脱了定身术的束缚,却是再看不惯北敬天那道貌岸然的虚伪样子,她一把掀开盖头,接着道:“皇上如此关心王爷,关心兰诺,兰诺受宠若惊。外战内抚、民生社稷全都托赖皇上,皇上竟还能如此之快的得知这些坊间传闻可见皇上待手足炽诚,真是天恩浩荡。”

第五章 和狗拜堂

静!死一般的寂静!她这是暗中告诉大家,皇上就是来看奚落王爷,乘机找茬的!

所有人都看着大厅中央那一身大红嫁衣、姿态嚣张、言辞犀利的女子,彻底的呆住了!

天!今儿个到底是什么日子,先是当朝皇帝亲自来参加一个残废王爷的婚礼,现在又上演了一幕堂堂天子被残废王爷的废物王妃明夸暗骂。

在场的众人只恨自己出门没有看黄历,恨不得能够立刻离开这寒王府才好。

就在前一刻赶到寒王府的兰诺的父亲兰大将军恰好走到前厅门口,也刚好听见兰诺对着北敬天的这一番高谈阔论,差点没一口气没上来,一张老脸憋得铁青,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啪!啪!啪!”

清晰的掌声回响在偌大的前厅,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接着看向那掌声的来源――北敬天。

“以前朕听说兰大将军的三小姐是个废物,一直深感遗憾,以为虎父犬女,但今日亲自见到三小姐,才知道流言不可信,三小姐一番言辞,字字句句深入骨髓、感人肺腑!朕,受教了!兰大将军,你教出了一个好女儿啊!”

最后一句话,却是对着兰诺的父亲兰问天说的。

接触到北敬天投射过来的目光,兰问天不由自主的抖了抖,却是快步走了进来,恭敬的对着北敬天俯身道:“皇上恕罪,微臣教女无方有辱门楣,微臣……”

兰问天以为北敬天说的是反话,立刻就想通过揽罪降低罪责,却猛地被北敬天打断,“朕不是说了吗,兰诺很好!怎么,在你眼中,朕说的话是儿戏吗?!”

兰问天冷汗“唰”的流了下来,看着北敬天唯唯诺诺地道:“微臣不敢。”

北敬天哼了一声,再次看了兰诺一眼,眸中有掩饰不住的赞许,兰诺皱了皱眉,暗忖这个皇帝是不是有受虐倾向才会被骂了还那么高兴,却听北敬天。

“朕今日来,是为了恭贺朕的皇弟大婚,如今祝福已经送到,朕政务繁忙,就不再多做停留了,皇弟,你,好好保重!”

北敬天说着最后几个字的时候,视线一直没有离开北慕寒的身上,眸中透出些许深意,北慕寒似未觉察,只是微微一笑,客气的点了点头,“皇兄慢走。”

北敬天唇角微微勾起,转身大步往寒王府外走去,他身后的小太监急急忙忙的跟上,大喊着“皇上起驾”而去。

北敬天走后良久,大厅中依然落针可闻。众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有轻易开口说话。

兰诺眼神动了动,琢磨着要不要趁现在掳了北慕寒跑路,岂料她这念头刚刚升起,都还没有成型,身上又是一重,有了之前的经验,兰诺很清楚,她这又是被人给施了定身术了!

此时,就听北慕寒闷哼一声,众人循声而去,就见北慕寒面色铁青,身体直直的往地上倒去,众人大惊失色。

众多丫鬟小厮顿时乱作一团,凛梅最先反应过来,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扶住了北慕寒,沉声吩咐道:“王爷这是旧病复发,快带王爷回厢房,快!”

“是!”立刻就有丫鬟小厮领命而来,推着北慕寒转出了前厅,入了后院,不少人手忙脚乱的跟了上去,众多宾客虽然没有随行,但都是望着北慕寒的方向,一时间,竟是没人注意到此刻一动不动的兰诺。

不多时,一行人又转了回来,为首之人来到兰诺面前,恭敬的行了一礼。

“三小姐,我家王爷突发疾病不能前来行礼,但王爷说了,吉时不能误,所以,他让我们带了他最爱的灵兽来,希望三小姐不要介意!”

兰诺眼神向下,一只正冲着她龇牙咧嘴的青犬赫然映入眼帘,兰诺一怔,这是要让她和一只狗拜堂的意思?

此时凛梅走了过来,轻轻地拉住了兰诺的左手臂,看似扶着她,实则推着她站到拜堂的位置去,兰诺想要挣扎,却依然如之前一般,徒劳无功,凛梅靠近兰诺耳边,以仅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很低。

“虽然我不知道之前你是怎么挣脱我的定身术的,但这次你别枉费心机了,因为出手的人可比我厉害太多,所以你还是好好拜堂吧,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

闻言,一丝怒火从兰诺心底燃起,该死,她堂堂二十一世纪奇门女特工,何时受过这样的侮辱!这该死的定身术,竟然让她一连栽了两次!

千面狂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千面狂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小说我用余生换你爱我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用余生换你爱我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我用余生换你爱我第1章我生孩子,小三也生孩子怀孕八个月的时候,我跟贺毅狠狠吵了一架,吵得很凶。原因是他觉得自从我怀孕,就不能满足他那方面的需求。我委屈的要命,说哪个怀孕的女人不是这样,还不都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眉眼瞧着要生了,这要是因为做那种事出了问题,这后果谁能承受。他说那你用嘴,我就挥手打了他。在我看来,我怀孕,他非但不能理解包容呵护,还总是提出这样无理的要求,让我觉得心很累。我跟贺毅是自由恋爱,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恋爱一年就结了婚,时间

  • 小说尚有黄粱,一梦情深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尚有黄粱,一梦情深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尚有黄粱,一梦情深第一章牢房“尚夏,你还来做什么?”阴冷昏暗的牢房里,被吊在刑架上的女子满身血污,只抬着眼看着站在她身前的男子。“粱心,当初你可是哭喊着想要嫁给我,怎的如今,竟是不想看见我了?”尚夏似笑非笑的看着粱心。“哈哈哈……咳咳,尚夏,当初是我瞎了眼才会喜欢上你,才会害得我父亲惨死,背上叛国的罪名,以至满门抄斩!我梁家遭此劫难皆是因你之故,你竟还有脸来问我为何不想见你?”粱心双目憎裂,狠狠地盯着尚夏,“你可知,我现如今恨不得剜你血肉,食

  • 小说曾想和你度余生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曾想和你度余生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曾想和你度余生第1章告诉我,谁脏!天色阴沉,雨越下越大,水哗啦啦的顺着玻璃往下流,可岑棠没有半点冷意,全身被燥热袭击,就像万千只蚂蚁在她的身上啃食。忽的,一个身影强势的压到她的身上,窗外电闪雷鸣,借着那雷光,岑棠看清了男人的脸。惊讶的大声叫喊:“怎么是你!”那冷峻线条勾勒出来的脸仿佛雕塑一般,似湖水般深邃的眼眸毫无感情的盯着她。无形的压迫让岑棠的心砰砰砰直跳,薄唇向上提了提,周身强大的气场将她团团围住。“怎么,是我你不满意?”“不……不要,不

  • 小说爱到卑微如尘如土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到卑微如尘如土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爱到卑微如尘如土第1章往事的真相!“姐姐,你可醒了,让我这个做妹妹的可担心了。”庄清清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庄媛媛,脸上漾着笑意却未达眼底。庄媛媛一睁眼就看见笑容满面的庄清清,只是那笑容下恶毒的心,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别过头,她冷淡地说:“如果你来这里只是想看我醒了没有,现在你可以走了!”“姐姐你怎么这么说我呢,是不是妹妹做错了什么?”庄清清故作伤心地垂头,一副惹人怜爱的模样。庄媛媛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毫不客气戳破:“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不用惺惺作态,

  • 小说我用情深,许你余生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用情深,许你余生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我用情深,许你余生第一章奸夫淫妇苏影用了三年的时间从交往,订婚,再到今天结婚这地步,因为爱,她做梦都想嫁给这个男人,可如今真要结婚她却犹豫了。因为在两个月前,她在顾文哲家的垃圾桶里发现了用过后的杜蕾斯,还有女人被扯破的丝袜,这些已经充分的说明顾文哲已经出轨了。感情当中她是深陷其中的一个,即使走到这种地步她也不愿分手,所以一直睁只眼闭只眼忍到现在。想到这段时间的经历,苏影长叹一口气,算着结婚典礼的时间快要到了,她也已经换上了婚纱,化妆师却还

  • 小说深夜给我一杯酒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深夜给我一杯酒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深夜给我一杯酒第一章地狱的涅槃十七岁那年,我从学校辍学回来,认识了一个绰号叫“渣哥”的小混混。那时候他为了保护我而把别的小混混给打得头破血流,他站在一群小混混中宣布我是他的女朋友,不许任何人动我。我被他的甜言蜜语和糖衣炮弹打动,后来他成了我男朋友。那是我开始陷入地狱的开端。我曾经用一个女孩最初的全部的身心爱过他,但他却在得到我的身体之后,把我关进了地窖。那段日子,用“地狱”来形容绝对不为过,每天我睁眼,看见的都是皮鞭、铁链、麻绳以及各种用于满

  • 小说如果爱情没来过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如果爱情没来过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如果爱情没来过一辈子也不喜欢你“你……你回来了。”欧阳宸推开门,就看到一个女人挺着大肚子站在门口,仰脸盯着他。她的声音有些发颤。欧阳宸微微皱眉,视线扫过女人光洁的小脸,似是有些不耐。没有回答,他扬手烦躁的扯开领带丢在地上,绕过她就朝屋里面走。呼吸一滞,秦萱脸色泛白。良久,她慢慢蹲下身去拾他丢在地上的领带。果然,他还是不喜欢她。连看她一眼都觉得烦。深吸口气,秦萱慢慢站起身,一手放在怀孕八个月的大肚子上,还是跟上了男人的步伐。“先洗澡还是吃饭?”“出

  • 小说余生谁与共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余生谁与共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余生谁与共第1章:还债屋里飘着一股子奇怪的香味,温雅喝了酒,脑袋昏昏沉沉,只觉得身上烧得厉害。她胡乱的伸出手去想要找点水喝,却听到身边有人轻笑着出声。她迷迷糊糊地靠了过去,触手感到一阵清凉。温雅如同溺水的人终于抓住了救命的浮木似的整个人都扑了上去。她没有听到,有一道清冷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那人说:“你自己要过来可就怨不得我了。”男人说完,便翻身将温雅压在了身下,凉薄的嘴唇带着攻城略地的气势落在温雅身上。那样陌生的感觉,如同一道甘霖一般浇灭温雅身上

  • 小说余生只有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余生只有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余生只有你第1章要不然,我们一起跳吧!“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乔初念听到电话里传来的提示声,不死心地挂了,又再次打了一遍过去,依旧听到的是温柔却机械的女声。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打了多少个,直到,手机开始提示电量低。她从卧室走出来,发现客厅电视没关,正要关,里面却传来声音:“陆氏集团太子爷陆靳北又换新宠……”乔初念瞳孔放大,看着电视机里的画面。娱乐频道还在继续报道:“昨夜,星娱周刊记着拍到,陆靳北携一名高挑美艳女子进入陆氏旗下酒店,双双到了清晨

  • 小说余生有你,春风得意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余生有你,春风得意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余生有你,春风得意第001章最残酷的现实呼宋果果看着眼前熟悉的家门,兴奋异常,自己这次悄悄从国外回来,就是为了给大家一个惊喜。想到许久没见的父母,她立即加快步伐,甚至小跑起来,眼看就要靠近客厅,她娇嫩的小嘴微张,只是那一声爸妈还没有喊出口,便听闻屋里有争吵声。“我拜托你们不要在我面前假仁假义,我全部都知道。当年如果不是你个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的老家伙,嘉毅哥家就不会破产,他的父母就还会健在。所以这些年,你们一直都在欺骗他,装什么好人啊。”“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