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总裁囚爱:文艺娇妻难扑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下载

2017/10/21 15:03:23 来源:网络 []

书名:总裁囚爱:文艺娇妻难扑倒

第1章 噩梦

金秋十月的潇.湘省桐华市,笼罩在金黄浓绿的斑斓秋色之中。阅读http://www.95lady.com/是秋高气爽的日子,秋风轻拂,落叶飘舞,让人不禁生出舒爽惬意之感。

坐在粟家豪华大客厅中的顾湘灵,此时却是分外的紧张。她端端正正地坐在红丝绒的沙发里,眼睫毛半掩,注视着的双手。

“顾……湘……灵。”对面沙发上的粟清辉母亲夏映蓝轻声唤了一句她的名字,不急不徐,却是隐含教育意味的说:“你的父母没有教过你,长辈与你谈话时,你低着头很不礼貌吗?”

“哦,对不起,我太紧张了。”顾湘灵被动地抬起头,接触到一双好犀利深刻的眼睛,仿佛能看她自己的五脏六腑似的。

早就知道,夏映蓝是个很精明厉害的女强人,丈夫早逝,一个人抚养着儿子,在叱咤风云多年。原文95lady.com是潇.湘省乃至全国都响当当的商界女王。

夏映蓝姿态极优雅的端着一只咖啡杯,徐徐饮下一口咖啡。“你是个作者?”

“是的。”谈到自己的职业时,顾湘灵总算有了几分自信。“大学毕业后,我一直在从事小说创作,已有不小规模的粉丝。”

夏映蓝突然脸色一变,将咖啡重重地拍到桌子上,以至于深褐色的液体都溅了出来。“一个出卖灵魂的低贱戏子,还有脸炫耀?”

“阿姨,你什么意思?”顾湘灵脸色瞬间惨白,早已想到夏映蓝可能会不满意自己,可未曾想到夏映蓝竟会如此的轻视她。阅读http://www.95lady.com/

“我说的不对吗?”夏映蓝似笑非笑的盯着她,脸上的轻蔑劲儿明明白白。“在稿纸上饰演别人,读者想看什么,你们就写什么。写的都是小黄文啦,狗血文啦,不是出卖灵魂又是什么?”

顾湘灵猛地站起,动作太大,差点碰掉了面前茶几上的花瓶。“够了阿姨,你可以侮辱我。但不可以侮辱我的职业!”她抬起头,淡淡地笑了笑。“你家的儿媳妇,看来我是高攀不起。”

说完,她转身就走。95女性网身后,传来夏映蓝冷冰冰地声音;“不送!”

刚走出客厅踏进花园,一抹人影就匆匆地跑来,一把抓住她的手。“湘灵,同我妈妈谈的怎么样?”

“清辉。”纵使心内有千般酸楚,顾湘灵面对这个自己心爱的男人,口气还是柔情万种的。“你母亲不喜欢我,我们还是断了吧。”

粟清辉一听就急了,硬是将顾湘灵拉进客厅,对夏映蓝说:“妈,我是非湘灵不娶的。”

夏映蓝面对儿子,完全是一副慈母样。她温柔地轻声说:“可我觉得,你和湘灵不太合适呢。原文http://www.95lady.com/妈是过来人,合不合适的一眼就能看出来。”

粟清辉冲口而出:“可是湘灵已经怀上了我的孩子!”说完,飞快地对顾湘灵使了一下眼色。

夏映蓝如受了一个重击,脸色变的极为难看,不过瞬间又挂上了笑容:“真的?”

“当然是真的,”粟清辉走到母亲身边,讨好似的给她按摩几下。“已经四个月了,那怎么说也是你孙子,难道你要狠心的打掉?”

夏映蓝笑着捶了他几下:“说什么呢你个混小子,妈是那种不近情理的人么?”她带着一脸温和的笑意,缓缓走到顾湘灵面前,拉起她的手,满怀心疼地说:“你这孩子,也不早说。阿姨刚才说话重了,别介意啊。”

这样的转变,未免也太快了吧。顾湘灵仔细审视夏映蓝的面部表情,后者一脸的坦诚温和。说明http://www.95lady.com/她心里不禁疑惑:一个孙子的力量,竟有这么大吗?

“小妍,小妍。”夏映蓝扬声叫来下女,吩咐说:“你去厨房给杨嫂说一声,中午多加几个菜,炖只老母鸡。”

小妍是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儿,一脸的淳朴样儿,看样子是个刚脱离农村的小姑娘。她笑嘻嘻地看了顾湘灵两眼,又问粟清辉:“先生,这位小姐是谁呀?”

“未来的粟太太。”粟清辉像个大哥哥的拍了拍她的头。“跟你了多少次,不许把年轻的女士叫作小姐小姐的,这不是好称呼。”

纱窗日落,天已黄昏。正陪着顾湘灵在阳台上欣赏落日美景的粟清辉,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公司有事,我必须赶回去。”他对顾湘灵一脸抱歉地说。

“去吧,公事要紧。我也该回去了!”顾湘灵说着从藤椅上站了起来,“还有,我根本就没怀孩子,和你连床都木有上,到时候你怎么圆谎?

“你怕什么呀,车到山前必有路,咱们把结婚证一领,我老妈后悔也来不及啦!”粟清辉把她按进椅子里。“现在呀,你要多多的刷刷她的好感,去陪她说说话嘛!”

“不行,我要回去更新小说呢,今天到你家一天了,一个字都没写。明天编辑要骂死我!”顾湘灵仰起头,夕阳将她白.皙的面颊染上一层轻红,犹是滟丽动人。粟清辉面对如此美景哪能忍得住,低头就在那红唇上轻碰了一下。

夜幕低垂,华灯初下。顾湘灵下了出租车一步一步往外走,路两旁的绿化带里,金菊开的灿烂明媚,清香的幽香扑鼻而来。

她喜欢这样的境界,不由放慢了脚步。走了一段路,正要拐弯时,突然肩膀被重重地拍了一下。

顾湘灵惊觉回头,却见是一个浑身黑衣的蒙面人,那个黑呼呼的脑袋上只露出两只贼亮的眼睛。

“你……你干什么?”顾湘灵情知不妙,遇到了坏人。“救命啊!”她刚喊出这第一句,脑袋上就被人重重地敲,随后不醒人事了。

噬骨的疼痛将顾湘灵从昏迷中惊醒,睁开眼,只见一片黑暗,远处可见朦胧的点点灯光。而全身上下,无一不疼。

尤其是小腹那里,一阵一阵的绞痛更是盘旋而来,而双腿之间,明显地感到有哗哗的液体向外涌去。

顾湘灵猛然之间意识到了什么,她遭到的袭击,是有预谋的。是故意要弄掉她的“孩子”。幸而自己没有怀孕,若真怀孕了,铁定会流产的。

第2章 以后不能生孩子

心痛和恐惧席卷全身,顾湘灵试探着想站起身,无奈全身绵软无力,哪里站得起来。而身下,鲜血依然哗哗流淌着,这么流下去,她是非死掉不可。

“救命啊!”顾湘灵使出全身力气一下一下地呼喊着,声音却是微弱无比,相信几米之外就听不清。

两束车光由远而近,顾湘灵如溺水的人见了救命稻草,更是大声的拼命呼喊。像是奇迹一般,那辆车行驶到她附近的公路上时,停下来了。

朦胧的夜色中,看不见车的型号,只依稀可辨认出是气势不凡的豪华车。车门打开,一个修长傲然的身影缓缓而来。

顾湘灵又急又羞,用手捂住了脸。那个身影,一看就是个男人。天哪,她此刻这狼狈肮脏的模样,让个男人看见,太丢人了。

男人走到她身边,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立即,顾湘灵周身的情况完全暴露,她羞的死命合拢两腿,唯恐被他看见。

他还是看见了,“你在和谁玩野战么?”声音十分的清洌动听,在顾湘灵听来,可是万分羞辱。

愤怒超过了羞怯,顾湘灵放下捂住眼睛的手,大胆地盯着他,冷冰冰地说:“我可没有你这种癖好。”

那男人像受了刺激似的猛一挥手,转身就走。“活该!”走了几步,突然又转身:“把你一个人放在这儿流血流死,见死不救,你变成鬼来缠着我可不好。”

说完,他不容顾湘灵答话,伸手就将她抱在怀里。夜色之中,依稀可见他的面目十分英俊,五官深邃的轮廓如雕刻大师精心的杰作。而那双眼睛,精光四迸,在模糊中也觉闪烁逼人。

顾湘灵满目通红,这是除了粟清辉之外,第二个男人对她用公主抱。何况,她现在还流着血,脏了他的衣服可怎么好?“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

“别逞强!”那男人反而是更紧的抱住了她,一步步往车内走去。待他把顾湘灵放进车里,她才打清了车内的标志,这赫然是一辆路虎。

这人,年纪轻轻的就开路虎,不是富二代就是商界精英啊。顾湘灵想问他的身份,奈何失血过多,头脑已然昏沉,没几分钟就昏昏入睡了。

再醒来时,已躺在医院里。这显然是单人的VIP病房,颜色不是一味白,而一看就是设计大师精心布置的结果,颜色和家具的搭配看起来让人赏心悦目。

那个莫名其妙的男人,救了她,还把她送到条件如此之好的病房,目的是什么呢?

病房的门轻轻推开了,一位身材玲珑的护士缓步走进来,对顾湘灵职业性地微笑:“你醒了?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护士,我的身体……”顾湘灵心中隐隐升起不祥的预感,遭受了那样的重创,会不会对她的身体留下后遗症?

小护士眼睛眨了几眨,有些闪烁其词:“没事呀,休息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顾湘灵是作者,研究过心理学,知道这个小护士在撒谎。不过,她不想拆穿对方,既然要撒谎撒,问也问不出真相的。

吃过午餐不久,那个神秘男人再次出现。

一见到顾湘灵,他就说:“恢复得不错,看来身体挺好。”

顾湘灵也不与他寒暄,直接问:“我的身体如何,我怀疑护士在骗我。”

他淡淡地一笑,满不在乎地说:“没事儿,只怕以后不能生孩子了。”

“什么!”顾湘灵大惊,猛地从床上坐起来,起的太猛,以至于一阵头昏。“我不能生孩子了?我不能生孩子了?”她喃喃的重复着,脸色惨白可怖。

那男人还是一副淡漠的神情,冷眼打量着她,轻飘飘地说:“软弱,你的名字是女人。”

“呵!”顾湘灵苦笑,闭上眼,泪水徐徐地眼里滑出,心里是无边无际的悲凉。不能生孩子,对女人来说,是多大的打击啊。

一个男人,他怎么可能会懂?

心里有气,那嘴里说出的话自然不好听:“先生莫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不能理解一个母亲的心情。”

“我也这样怀疑,要不然,我何以是个铁心石肠的人。”那男人走到床前,盯着她的脸说:“你的笔名,是婵娟?”

顾湘灵不想回答,这个名字,想起就心痛。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个名字,倾注了她对粟清辉多少的爱,多少的情。

而今却变成了一个讽刺。那个晚上的遇害,绝不是偶然,根本就是有预谋的。而知道她怀孕的人,害她的人,除了粟清辉的母亲夏映蓝之后,还有谁?

那男人似不在乎她回不回答,继续说:“你在奇创小说网写作是吧?”

顾湘灵皱眉:“你为何问这些不相干的问题?”心里的痛在一点点扩大,此刻,她多想痛哭一场。

而这个男人,还没完没了的问她话,烦死了。

“我就是网站的CEO,宋铭剑!”宋铭剑从怀中摸出一张名片递给她。“年轻人,连自己的老总也不认识么?”

“哦,宋总呀。”顾湘灵接过名片随意的扫了一眼就丢在一边,淡淡地说:“我现在是病人,你是要我磕头呢还是施礼呢?”

宋铭剑正要点香烟的手指顿住了,似笑非笑的瞅着她。“只怕小说网几万名作者里,敢对我这样说话的,你是第一个。”

“是么?不胜荣幸!”顾湘灵躺下,蒙上被子。“我困了,要休息。围观别人睡觉好像不太礼貌吧,相信以宋总的涵养,不会做这样不礼貌的事儿。”

宋铭剑揭起被子猛的掀开,顾湘灵睁着两只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像在做无言的谴责。宋铭剑不知怎的,本想骂人的口气放柔和了:“我跟你说几句话,你再睡不迟。”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顾湘灵依然是躺着,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宋铭剑俯下头,嘴唇慢慢凑近她的耳朵。顾湘灵吓了一跳,急忙的转开头。“你,你要干什么?”

第3章 往事不堪回首

宋铭剑失笑抬头,挑挑眉毛说:“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儿。”

顾湘灵咬着牙齿从齿缝里挤出几句话:“原来宋总还有这等古怪的爱好?我要捅给小报记者,宋总明儿是不是要上头条啊?”

宋铭剑点燃一支香烟吸了两口,薄薄的烟雾在眼前缭绕,顾湘灵吸吸鼻子,一脸厌恶:“麻烦你把烟灭了好不,我对香烟味道过敏。”

宋铭剑不悦地扔了香烟,抄起双手,低着头打量着她,目光变的暧昧起来。顾湘灵察觉到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胸前,连忙双手护住。

“你捂什么捂?躺着看都看不见。”宋铭剑话音刚落,顾湘灵就条件反射似的坐起,拉起被子将自己整个的包裹起来。

“宋总天天日理万机的,还有心情和我这个小丫头贫嘴,当真是好兴致啊!”

“好!”宋铭剑推开窗子,望着窗外的蓝天白云。“我也不跟你废话了,网站准备培养一批明星作家,你是其中人选之一。”

“怎么个培养法?”顾湘灵来了兴趣,没有一个作家不想成名,她现在虽然有规模不小的粉丝群,但仅限定在网文界里。出了网文界,真没几个人认识她。

“像目前那几个电视台的选秀节目一样,让你们去偏远山区、孤岛、富豪家里体验生活。每天在网上写日记,让网友评选。”宋铭剑说起自己构思已久的想法,脸上不禁有几分得意。

“这想法倒不错。”顾湘灵点头,又问:“集体进行,还是一个人?”

“两个人一组,分别派到不同的地方。”宋铭剑脸色凝重起来:“记住,不是某些综艺节目那样做做秀,你们可要受很多苦。尤其是在孤岛上,连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保证。”

“就是死了不负责吗?”顾湘灵淡淡地一笑,自嘲地说:“我无父无母,孤儿院长大的,无牵无挂。”

“那你是同意了,请签名。”宋铭剑说着递过几张纸,是一份协议,顾湘灵看也没怎么看,提笔刷刷的就签了。

她外表一脸平静,只有她自己知道,内心的起伏有多厉害。

从小,受了那么多白眼和轻视,她多想出人头地啊!相遇粟清辉之后,她以为是上帝的恩赐,给了她一个真命天子。

而今才知道,那只不过是命运开的一个玩笑而已。灰姑娘永远是灰姑娘,被王子爱着也依然是灰姑娘。

顾湘灵的双手下意识地摸上小腹,那里依然在隐隐作痛。以后,竟不能再孕育一个小生命了!日后,见到一家三口,看到那些个可爱软萌的小孩子甜甜的叫爸爸妈妈,她会有多心痛?

“不管你是谁,你对我下此毒手,我就会恨你一辈子的!”她轻声地呢喃着,“不管你有怎样的身份,我一定会拼尽我的全力,报复你!”

“你好好休息几天,等你养好了身子,活动就开始。”宋铭剑按了电铃叫来护士,嘱咐几句就离开了。

他一走,顾湘灵就流着泪倒在床上,一任泪水尽情地流泻,泪眼朦胧之中,往事一点点浮现……

从小,无父无母的顾湘灵——她那里还叫江小草,一个卑微的名字,和她人一样卑微。就是一个老被欺负的孩子。

寄养在叔叔婶婶家,受尽了同村人的白眼。上学路上,总是有顽皮的小孩子抢她书包,向她扔石块泥巴。

读书时,班上成绩最差的孩子,被老师批评了,总把她当出气筒。为此,她身上常常是青一块紫一块。

她试过还手,得来的,却是更猛烈的攻击。

十六岁那年,江小草已出落得亭亭玉立,凄惨的童年造就了她懦弱的性子,也赐予了她美好的容颜和出众的才华。她的写作能力让人惊叹,文字在她笔下经过一番组合,竟构成了无比动人的境界。

于是,各种称赞之声纷至沓来,语文老师常把她的作文当作范文来念,号召全班同学向她学习。

似乎与荣誉伴随的总是诋毁,很快的,学校里就有了恶毒的传言……

江小草与语文老师不清不白,上了他的床,才获得他无数的赞美夸奖。比起对一个人的谥美之词来,外人或许更喜欢听对一个人的诋毁谩骂。

尤其,这个人还是让自己嫉妒和羡慕的。

于是,流言愈传愈烈,如燎原之火,瞬间烧毁了江小草。走到哪里,都有人指指点点。更有甚者,将这些连同她的照片公布到网络上。

一时之间,江小草成了千夫所指的“绿茶婊”,语文老师受不住压力,竟选择了辞职来逃避。他的离开更坐实了江小草的罪名,百口莫辩的她,无奈之下退了学。

从此,江小草远走他乡,隐姓埋名,以帮别人写文章为生。她的文笔永远那样好,写出的文章总会有人高价购买。

在取得一笔重金之后,江小草改名换姓,通过自考的方式取得了大学文凭。被奇创小说网的编辑慧眼识英雄发现,从此走上职业作家之路。

原以为人生所有的苦难已过去,原以为事业爱情已双丰收,命运再一次对她狞笑,残忍地收走了她的幸福。

这么年来,经历了多少的嘲笑和谩骂,经历了多少的屈辱。她一次次的容忍,换来的是更深更狠的对待。

难道存活于这个世上,必须要心狠手辣么?为何,那么多人都喜欢欺负比自己弱的人?

顾湘灵仰起头,擦干眼泪。从此以后,不可以流泪了。眼泪,不能获取任何的同情,只能让别人觉得,好欺负。

小护士轻手轻脚地走进来,瞧见她红.肿的眼皮,吓了一跳:“顾美女,你怎么哭了?”

“没有,”顾湘灵不愿任何人面前展示软弱的一面,勉强地笑了笑说:“刚才眼睛疼,揉的。有事吗?”

“有一位自称叫粟清辉的帅哥要见你。”小护士说着,两眼又闪星星了。这两天是踩了什么狗屎运,接二连三的看见大帅哥。

总裁囚爱:文艺娇妻难扑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总裁囚爱 或 文艺娇妻难扑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强宠危婚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强宠危婚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称:强宠危婚目录预览:第3章不属于她的婚礼第4章心灰意冷第5章重生第3章不属于她的婚礼“希望陈总说道做到,明天千万协议之后,立刻注资到江氏集团。”江之虞强忍着疼痛缓慢的站起身,说完后决绝的转身离开。恐怕从今天起,他们两个便再也无法回到从前。第二天江之虞如约来到悦然酒店。陈文霖早早便在酒店房间里等着她,江之虞进去后陈文霖指了指桌上的一瓶白酒。“喝了它。”陈文霖戏谑的笑着说道。江之虞皱了皱眉,脸色清冷的看着他说道:“昨天说好的,我今天来签了文件就走。”“可是我

  • 爱你在婚姻之外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爱你在婚姻之外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爱你在婚姻之外目录预览:第3章害怕怀孕第4章你连妓女都不如第5章这个孩子,我死也不会要!第3章害怕怀孕白馨彤像一个支离破碎的娃娃,眼神空洞的躺在床上,泪水不断的涌出。原来他对她的恨竟已经深到这个地步,就算她死也不愿意放过她?!不过这样也好,他越是绝情,她就越是绝望,没有期待就不会再受到伤害了……对吗?听到汽车引擎声渐远渐消,白馨彤机械的拿出避孕药,没有丝毫迟疑就吞了下去。她不是不喜欢孩子,甚至比任何人都渴望能有她和季霄霆的孩子。可结婚三个月的时候,她

  • 让爱化作雨纷飞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让爱化作雨纷飞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让爱化作雨纷飞目录预览:第3章聋了还是死了?第4章打回原形第5章谁敢?第3章聋了还是死了?她能搬去哪儿,不过是城郊那栋房子里罢了。当初娶顾玥时,他不是不知道她的家境,孤儿寡母,只剩下一个卧病在床的母亲。没有太多的朋友,和扯不清的亲戚关系,这正是陆与江所看中的,他不喜欢家庭关系太过复杂,陆家的家世已经够麻烦了。只是当他驱车赶往顾家时,却并没有看到顾玥的影子。陆与江莫名觉得有些慌了神,难道她真想离婚,如果不是真心想要离婚,怎么会躲着他。他坐在车的后座里

  • 太妃在上,朕知错了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太妃在上,朕知错了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书名:太妃在上,朕知错了目录预览:第3章有喜第4章诬陷第5章恨之入骨第3章有喜她的叫喊声在牢里回荡,无人响应。不知过了多久,牢外走近两个男人,拿着皮鞭。两人从脸上,都阴冷的可怕。萧无锦捏紧了拳头,往后挪步,“你们,要干什么?”没一句话,带刺的皮鞭便落在了萧无锦的身上。“啊……”萧无锦白皙的皮肤,立马绽开一道口子。她咬牙想往后躲闪,猛地被拽住,又一把被摔在地上。漆黑的牢里,传来一阵阵惨叫。直到那皮鞭沾满了血痕,两人才冷笑着离开。萧无锦缩在角落,瘦弱的

  • 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字: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目录预览:第3章逃跑第4章死人了第5章车祸的奇怪女人第3章逃跑秦世欢脸色惨白地看着手中的药丸,心痛的在滴血,仿佛她吃的不是简单的避孕药,而是穿肠剧毒。如果是两年前,她比谁都期待能早日怀上杨笙的孩子,那是证明他们爱情的结晶。更何况,秦世欢很喜欢小孩子。但是如今,就算杨笙同意她怀孕以及生下宝宝。她也不想让宝宝面对这样破碎的家庭,和宛若仇人一般互相折磨的爸爸妈妈。思及此,手里的药丸被放进嘴里,秦世欢拿起水杯仰头就是一大口咽了下

  • 借你心尖缓缓归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借你心尖缓缓归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借你心尖缓缓归目录预览:第3章别碰我妈第4章磕头第5章你配吗第3章别碰我妈“你他妈疯了!”泪水模糊中,我看到男人脸铁青一片,气急败坏低喝,紧接着,我看到他长臂一挥,我就好像飞出去似的,咚地摔在地上。身体,好像拆了般,锥心的疼。但我恍若未觉,内心充满了憎恨!我倔强地,手指狠狠地抓着地面,深深地瞅着眼前的男人,忍着酸涩得厉害的眼角,告诉自己不要哭。“蒋辰,有本事就弄死我,否则我一定会送你下地狱!”我气得发抖,在他暗沉眸光中,摊开掌心,将牢牢攥在手中,象征

  • 至死不渝只爱你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至死不渝只爱你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至死不渝只爱你目录预览:第3章女人的声音第4章单单就你被强了第5章神经病第3章女人的声音就这样趴在地板上睡了一夜,直到天色渐亮,她简单的梳洗了一下,便出了门,前往Sweet。Sweet是一家甜品手工坊,老板是她的好闺蜜唐蜜,是安以若结婚后闲来无聊,在美食论坛上认识的。后来在她的邀请下,便来到这里工作。“说说吧,你是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鬼样子的,看看你的脸色,跟个黄脸婆似的。”“唐蜜,我现在不想说话,你把昨天的预定订单都给我吧,要不今天的任务肯定是完不成

  • 求你别爱我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求你别爱我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求你别爱我目录预览:第3章小三示威第4章季家墓地第5章慕晨晨怀孕了第3章小三示威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床上的洛水,性感的声音无比的磁性:“晨晨是我的人,好好招待!”那理所当然的语气,让洛水冷笑:“你要是觉得我不敢对她动手,你就尽管试试!”她很不舒服,非常不舒服。身体也是,心也是!于是她梗着脖子,强势的看着季夜寒,固执的不肯妥协。季夜寒怒了,走过来一把按住她的身体,压在上面:“洛水,你要是敢再对我喜欢的人动手,别怪我不客气!”滔天的怒火冲冠,季夜寒几乎不用刻

  • 在杭州一个工作室里,聚集了一群热爱皮塑工艺的小伙伴

    师弟师妹们满满的一天,2天不到的时间各做了一只蜗牛,然后开始皮塑仓鼠,在理想的路上越走越远了越坚定。工作室里其乐融融,我们远在外地的师妹们也没闲着,一个个通过网络交流学习自己又特别用功钻研,这效果好赞的。

  • 前半生拿得起,后半生放得下(深度好文)

    很多人用前半生努力让自己变成一个成年人,也许后半生该学习如何做个小孩。▼人生不外乎六个字:“拿得起”、“放得下”。前半生拿得起,后半生放得下。于丹说:“看过千娇百媚,行遍千山万水,历经千难万阻,老之将至,生命中的那些红尘过往、意气飞扬,从来就不会消散,深深镌刻在历史的深处,珍存在后人的记忆中。一回回出发,终究一次次归来。我们用整个的前半生去拿得起,也将用全部的后半生去放得下。”生命作为奇迹,实际上是无常——有生,必有死;有向上,必有向下;有茂盛,必有凋零。人生或许应当这样度过:用前半生的时间去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