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三寸天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下载

2017/10/19 14:08:59 来源:网络 []

书名:三寸天堂

第一章回归我的家乡

终于回来了!

我站在新白云机场的入境口,深深吸了一口气。原文http://www.95lady.com/

虽然空气仍然混浊,暖气、汗气、各种设备散发出来的味道混杂在一起,可是说是有点难闻的,但毕竟是我熟悉的气息,让我的心被感动涨得满满的。

孤身一人在英伦待了两年半,曾经一度想要永远定居在那里,但现在我无比肯定自己的决定是最明智的——还是中国适合我啊!

年关将近了,国内的大中小学也陆续开始放假,旅游的又来,国内游、东南亚游、乃至现在最红火的欧洲游,大大小小的旅行团把机场挤得满满的,我看了只有好笑——在英国待了那么久,欧洲风情尽收眼底、看得发腻,可以理解国人渴望异国风情的心理,但对我来说,在好看的风景也比不上跟家人的一顿团年饭。两年了,这两个春节我都是一个人过的,在国外没有春节的习俗,只能朋友们聚聚,吃顿饭也就算庆祝春节了,更搞笑的是去年春节期间正好是学校的考试期,大年三十晚上北京时间十二点整我刚好开始考试,这心里就别提多郁闷了!结果整个春节都忙着温书复习,考完试了,春节也过完了,我哭!在国内的时候从没想过春节会在考试中度过,这回算是一个奇异的经历了,但“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这句古诗,我对它的理解也从来没有这么深刻过。在家的时候我跟现在很多的中国人一样并不太看重春节,现在却以一种无比虔诚的心期待着它的到来,这也是我为什么提前返国的原因——签证尚未到期,但为了跟家人同过春节,我还是提前回来了。

感动过后,发现不管是出境还是入境都是人满为患,再呆下去难免没有变成沙丁鱼的嫌疑,所以我推起大包小包的行李,继续向外走去。

见到久别的父母和亲戚自然是万分兴奋的,他们簇拥着我,让我仿佛又回到了像小公主一样备受娇宠的时候。我父母晚婚晚育,所以我在同辈中排行最小,年纪也最小,比我侄女也大不了多少岁,因此不管是长辈还同辈兄姐们都是颇疼我的。阅读95lady.com但因为我父母都是大学教师,深谙教学之道,我倒也没有像时下的独生子女一样娇纵,尤其高中毕业后到了离家千里的天津读书,大学毕业后更是马上被打包“扔”到英国去独立生活,这六年多磨去了我不少锐气,让我更圆滑和成熟。

回到家中,过了几日终于吃到了我心心念念的团年饭,看着熟悉的亲人们团聚在一起,心底是非常激动的。要不是在外跑了这么多年,我还真不知道原来自己是这么念家的。

春节过后,旧日的朋友们也隔三差五聚在一起。我并不是个外向的人,我的朋友也不是很多。一般人都有三种朋友,点头之交、一般朋友、知心密友,我却只有两极分化——要不就是点头之交,要不就是知心密友。一般朋友在这几年间已经疏于联络,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好像是感情是要两方面一起维持的,我很懒,甚至懒得经营人际关系,所以一般的泛泛之交没有了也就没有了,我也不心疼,只要有知心朋友就很知足了。《三寸天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下载

这日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邀我吃饭。算起来她是我在这边的第一个好友。我初中转学来广东,初三跟她同桌。要不怎么说缘分奇妙呢?虽然只有短短一年时间,我却跟她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我们一起上下学,一起看小说,一起在课堂上偷看漫画,我的学习成绩好过她,她却在绘画、体育上强过我,但我们都不太重视这种差别,也不像很多小说上写的那样“互补有无”,我们成为朋友不是用什么交换来的,只不过合得来而已。没有什么煽情,自然而然就走到了一起。我们的关系甚至影响了我们两家。我们两个的父母成了极合得来的朋友,虽然上了高中我们被分到不同班级,我们两家的交情也没有停止过。《三寸天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下载高三的时候她父母甚至把她交给我的父母教养,因为我父母都是老师,他们信得过。我父母也没有令他们失望,她的成绩提高了很多,最终也考上了大学。跟我不同的是,她毕业以后就工作了,在小学当老师。

我欣然接受了邀请,我们一起去逛街,然后吃饭。两年多不见,她的外表并没有什么改变,然而言行举止却透露出一种“社会人”的沧桑感觉。我知道这样说或许有点夸张,但我不知道怎样才能准确描述出我心里的感觉。她说话依旧很快,依旧很爽朗,但语气中却带着淡淡的疲惫,说话的内容也不再是小女生无忧无虑的嬉闹,而是工作、同事、家人,还带着一丝忧伤。网站http://www.95lady.com/我只是静静地听着,没有插话,也插不上话。虽然是在外闯荡,但我毕竟还是一名学生,没有经过真正的社会洗涤,很多是我是不懂的。有些话她不能跟父母亲朋说,只能跟我说,我珍惜这种友情,对于她的改变,我有些心疼、有些无奈。我知道有一天我也会变成这样,但却鸵鸟地不肯深思。就算是洋文凭也不是说找工作就能找到的,就让我在象牙塔里再待一会儿吧!

快吃完的时候,她沉默了很久,然后淡淡地告诉我,她的父母正在办理离婚,因为她父亲有了爱人。我大大地震惊了,在我的印象中,他们家是和睦的,虽然也有吵闹的时候,但我做梦也没想竟然会有第三者插足,尤其在她告诉我那女人还有一个比她小不了多少的儿子的时候。我没有说话,能说什么呢?我毕竟不是她的家人,尽管我的心为她绞痛。95女性网

“晚上住在我家吧。”结账的时候,我笑着说。这是我唯一能为她做的。

我们睡在一张床上,聊了很多幼时的趣事:她在自修课上看《尼罗河女儿》看得太过激动,一声大喝让全班都向她行注目礼;过年的时候拿了全部压岁钱去买漫画小说;她住在我家的时候半夜爬起来像小偷一样就为了偷看电视……好多好多,现在一想起来仍然让我们会心微笑。

我尽量让话题围绕着美好的回忆打转,因为我知道这样才能让她疲惫的心休息一下,放下社会、家庭的纷扰,今晚,就让我们再做一回无忧无虑的花季少女吧!

“你还在看小说漫画吗?”我问。

“没有了。忙着上班,忙着上课,忙着高级职称,哪里还有时间看这些。”她淡淡地说。

我有些无奈。我是还在看的,父母总说我长不大,但长大了就不能看吗?为什么?

她还年轻,心却仿佛已经老了。我跟她同样年纪,但我的心仍然保持着花季少女的幻想和美丽,最多再加上一些经过历练的老练和通达。跟她比起来,我是幸运多了。

她突然笑起来:“还记得以前看漫画的时候,你总说想要成为穿越时空里的女主角,去找一个对你死心塌地得一塌糊涂的古人做老公。”

我也笑起来:“对啊,反正不可能实现,让我想想也不行吗?”我说的是当时我用来跟她抬杠的口头禅,我们笑成一团。

“其实回到过去也没什么不好,找个好老公,什么也不用担心快快乐乐的生活着。”她幽幽地说。

我叹了口气,只能说:“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穿越时空不过是大家闲来无事的幻想罢了。就算真的穿越了时空,哪里来那么多好男人给你挑选?还不先给他们那个时代的大家闺秀、千金小姐给挑完了?现代人在古代,有没有生存能力都成问题,哪里还有心思想着这些风花雪月的?再说了,古代人奉行三妻四妾,有权有时有貌的男人更是妻妾成群,怎么可能像小说里面一样痴心专情!‘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这话没错的。”我侃侃而谈,知道她其实不过是想逃避现实生活中的苦闷和烦恼,只好变着方子开解她。

她笑了笑,体会我的用心,转了个话题:“你还是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亏你看了那么多言情小说。”

“就是因为看得多所以才知道爱情的珍贵。我不是看破红尘,只不过觉得缘分到了,你多也没用,缘分不到,强求也没用。”亲戚朋友都说我该谈恋爱结婚了,我却一点都不放在心上。恋爱是谈过几次,但都没有我想要的心动的感觉。一见钟情也好,日久生情也好,如果没有那种心动的感觉我是绝对不会委屈自己跟另外一个人在一起的,这也许是我的一种洁癖吧?如果真的找不到有感觉的那个人,就这样终老一生也没什么不好的。父母都是开明的人,没有那种陈旧的传宗接代的思想。我们这一家长我十多岁的堂兄姐们都已经成家生子,香火是没有问题了;他们担心我老来无伴,最多过两年去领养一个孩子就是了。本来我就对婚姻的事情看得很淡,出国以后被外国人潜移默化更是坚定了我的信念。

“你呢?有没有碰到合适的人?”我反问她。她在这方面跟我是有些相似的,毕竟物以类聚嘛。不过她没有我这么“偏激”。

“哪有空想这些啊,不过我们单位的那些三姑六婆有事没事就学红娘牵红线,烦死了。”她抱怨地说。

我“呵呵”笑了起来:“那你不是走了桃花运了?”

“什么桃花运啊!那些人成天吃饱了没事干……”

细碎的私语飘散在空气中,那天晚上,我们聊了很久,很久……

第二章穿越

这……这是怎么回事?!

我张口结舌,一时间竟然忘记了彻骨的寒冷,坐在空旷的雪地上一动不动。

我不是在家里的床上睡觉吗?怎么会来了这里?这又是哪里?

极目望去,一片雪白,雪白的大地,雪白的树林,前面的树林中树木早已落光了叶子,斑驳的枝干被白雪装扮着,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但这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我到底是在什么地方?我敢肯定这不是在我家,甚至不是在广东,因为随着温室效应、气候变暖,不管全球气候怎么变也不至于把温暖的南方变成严寒的北方,大陆被海洋淹没倒是有可能。

那我怎么会在这种地方?我发挥我看了上千本小说积累起来的“经验”,开始猜测目前的处境:可能一,被某人绑架,因不明原因被带到北方,又因不明原因被“弃尸荒野”;可能二,我因不明原因跨越空间,来到某个不为人知的时空,又因不明原因落到这荒郊野外;可能三,我因不明原因穿越时间,回到过去某个朝代,又因不明原因“降落”在冰天雪地中。

一堆的“不明原因”堵得我头昏脑胀,这究竟怎么回事?还是我在做梦?我掐了自己一把,好痛!!

太扯了吧?睡个觉也能睡出问题来?!是不是我再躺回去睡一觉醒来之后就一切恢复原状?

瑟瑟的北风吹过,我浑身一个激灵。看了看四周的白和身下的雪,透到骨子里的寒冷这才冲入我的中枢神经,老天,我还穿着睡衣啊!

当机立断否认了再睡一觉的想法,这么做百分之一的几率我能够回到自己的家里和床上,百分之九十九却会让我成为冬天里的一具尸。我站了起来,赤脚站在雪上感觉到冰冷从脚底传到头顶,很快却有一点感觉都没有了。不过我不觉得这有什么好高兴的,如果我不赶快找到避风温暖的地方,很快我整个身子都不会再有感觉。

先把原因、地点之类的高层次问题放一放,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找一个地方让我活下去!!

坐在门口的矮石墩上发呆,我到现在也想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三天前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农户,精疲力竭的我被他们救了,一碗姜汤,一碗清粥,好歹让我活了过来。然后我终于弄明白,现在是顺治十七年,具体是公元那一年,恕我历史学得不好,不知道了。不过我倒是知道顺治在位十八年,所以现在多半那位著名的董鄂妃就快要断气了。

我怎么也不明白,人家要穿越时空,要不被车撞、要不摔山崖、要不先死一遍、要不有什么灵媒神仙宝石之类辅助,可说历尽苦难、大难不死之后方才来到古代,怎么我一觉就睡回来了呢?我一不上山二不拜佛,绝对不会为了救人跑到大马路上等人撞,更没有什么传家宝玉古怪镜子之类的东西可以凭依,轻轻松松一觉醒来就到了古代,这也太过随便了吧?——呃,刚来的时候睡在冰天雪地里差点冻死是个意外,不能算数。

早知道书上写的穿越时空不过是些童话罢了。你看我现在一穷二白,没有什么侠客来救苦救难,也没有什么王公贵族让我吃穿不愁,更没有帅哥俊男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虽说我现在也是在别人家白吃白喝,可我那个叫惭愧啊!顺治的治世并没有什么大的动荡,现在天下还算太平,但穷人家还是穷,像救了我的这户人家就是典型,每天只能喝稀粥——那是真正的稀粥,里面有几颗米都能数出来——还有就是酸菜萝卜干。据说,这还是贫民中生活比较好的了,至少能吃上米,所以尽管他们自己都勉强温饱,还是很善良地收留了无处可去的我。

其实我也很想帮帮忙的,可我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经济学和商业管理的专业知识派不上用场,历史只有在高三高考的时候才背得滚瓜烂熟,现在早就忘到了爪哇国去,也没办法凭籍它招摇撞骗混口饭吃,女工比如织布刺绣之类的更是一窍不通,唯一能做的只能做做家事擦擦桌子,连煮饭都因为没有食材加上不会烧炉子而无法插手。真是郁闷啊!想我堂堂一个大学生,又是出国洋镀过金的海归派,怎么到了这里就一无是处了呢?那些小说里面的女主角穿越时空以后不是个个意气风发上通天文下懂地理聪明得天下无敌救国救民的吗?她们究竟怎么做到的?难道知道自己要穿越时空了所以先通读一遍《中国通史》?

既然已经穿越了时空我就没指望过很快能回去。且不说我自己都搞不清楚怎么来的了,按照小说里的规律,哪个主角不是经历一番生死或者完成了自己的“天定使命”才找到回家的路?虽然我不觉得自己会“天将降大任于我”,但也绝对不会眨眨眼就回去是肯定的,那我就要想想怎么在这古代活下去才行了。至于会不会不能回去这个问题我拒绝思考,这里没有电视没有电脑没有电冰箱没有洗衣机,没有我最喜欢的漫画小说,更重要的事这里没有我的亲朋好友。我不敢想象父母亲朋发现我无故失踪以后会是怎样的悲伤失措,更不敢想象就此永远留在古代的恐怖前景,只能鸵鸟地认定“不想就不存在”,虽然不符合学了十几年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邓小平理论,不符合唯物论辩证主义,可这种时候了谁还有心思管这么多?!

叹了一口气,发现我又发呆度过了一天,太阳向西该做晚饭了。站起身子准备去帮这家的女主人——林嫂做饭,却听见肚子里一阵“咕噜噜”叫唤。因为心中有愧,也因为实在饭菜不多,我只能每顿饭都半饥半饱,人家已经为了我省出本来就很少的口粮了,我哪里还敢挑剔放肆?

不过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好歹出国的时候为了挣生活费在餐馆里当过服务生洗过盘子,如果能在这里的酒家客栈之类找个类似的工作,也能补贴点家用——家用?没错,我现在把林叔林嫂一家当成自己家了,没办法,我在这里无亲无故,只能巴着他们家不放了,虽然他们家实在很穷。

就这么办!我去问问林嫂有没有办法,实在不行的话就我自己上街去找。反正在英国这样的事我没少干,我转身走进房去。

林嫂对我的主意当然是赞成的。吃饭的时候跟林叔说了,却没想到林叔坚决反对。

“不行,静茹姑娘是书香门第出来的,知书达理,虽然家道中落也不能去干这种粗活儿。我林贵虽然没读过书却也是个明理的人,这种事情万万做不得!”

听着他的话我不由啼笑皆非,当初为了编造身世,凭我堂堂硕士生的身份加上也读了不少古文,就胡乱说了一个书香门第、家道中落的故事骗取他们的同情,没想到古人这么迂腐,这会儿倒是被自己套住了。

林婶很是不以为然,她显然比她丈夫现实得多。虽然不反对收留我,但如果多一个人挣钱也是好的,我知道她虽然不说,却对我每天白吃白喝难免有些怨言。我也不是古代无才有德的弱女子,对于攀附别人生活不感兴趣。对我来说工作不分贵贱,尤其在这种古代能够养活自己就是好工作,所以自己挣钱是绝对必要的!

我笑了笑说道:“林叔,现在我家已经败落了,我也再不是小姐命,老在这里打搅你们已经很过意不去了,我没什么别的技能,只能帮人家扫扫地洗洗碗,如果您真当我是这个家的一分子,就让我尽点力吧。”

林叔是个老好人,但在有些事情上却是十分固执,就像这件事,他一点没有转圜的余地:“静茹姑娘,您这话可就不对了。您肯来我们家住那是我们前世修来的福气,就算家道中落您也是贵气之人,我们能沾点儿您的贵气那是祖先保佑,哪能让您出去做工呢?”

我看他一点不知变通,额角隐隐发疼,早知道当初就不要编个跟他们地位相差太多的身世。

林嫂的不悦之色愈发浓重,只不过因为不好当面驳了丈夫的面子才没有发作出来。我看看她,又看看一旁林家八岁的儿子林有财,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

“这样吧,林叔,既然您不肯让我出去做工,那我免费教有财读书识字可好?”看他们的家境不可能有闲钱供儿子读书上学,他们不是很看重读书人吗?那我就叫这小子读书好了。四书五经我不敢说,入门的《三字经》之类的东西我还是可以教的。至于学费,就全当我在这里的食宿费了。我不敢说私塾夫子的酬劳就一定能抵得上这里的吃住,但现在我也没有别的法子。

不过看到林家夫妇俩人惊喜的神情,我开始怀疑是不是应该收取一点授课费了——那根本就是占了大便宜的表情嘛!早知道就应该先去打听打听私塾老师的行情,说不定在这里开家学馆,从此就吃穿不愁了呢?

旋又发觉这不过是空想。附近的孩子哪个不是跟林有财类似的情形?如果拿得出钱去学堂读书,还能让我在这里卖弄?再说了,现在是清朝,连中华民国都没到,谁家女孩子能够成为夫子“传道授业解惑”的?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林氏夫妇自然对我千恩万谢,对他们来说如果林有财能够读书识字自然以后的出路就多了很多,万一再考上个秀才举人什么的,捞个官做做他们家也就翻身了。对于他们期盼的眼神我是有些惭愧的,最多我只能叫他启蒙知识而已,什么四书五经论语孟子,我是绝对不成的,更别提教他应付科举的八股文了。不过现在木已成舟,唯有走一步算一步,大不了到时候找那些封建教材来仔细研究一番,赶鸭子上架罢了。我就不信我堂堂商业管理硕士搞不定那些八股文!

嫌林有财的名字太过俗气,我苦想一夜给他改了个名字叫“逸风”,很像言情小说里的名字,不过没办法,我从来没有起名的经验,唯一可以参考的就是看过的小说了。又给他仿照古人士子的规矩起了个字叫“子浩”。林氏夫妇当然没有什么意见,他们本就目不识丁才会起了个“有财”这么爆俗的名字,对于我这位“夫子”当然是言听计从的。于是从此后我就专心教林逸风读书写字,这个时候我还真有一点雄心壮志要把他教成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就算不是名动天下也要富甲一方才行。

然而我的宏伟计划在几天之后就宣告破灭,原因在于隔壁的一户人家。

第三章进宫

“今天隔壁的鲁家好像有什么事?”我问着刚买菜回来的林婶,从早上开始隔壁就又是叫又是闹,吵了快一天了还没个止息。本来这种世道,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不过经过了一天还在折腾,让我实在不能不奇怪究竟是什么天大的事情发生了。

“那是他们家闺女今儿个一早就被官府通知选中了宫女,过两天就要送进宫去,这一家子正在闹呢。”林婶冷淡地说。这种事跟我们是没什么关系的。

原来如此!我点了点头。鲁家其实是满人,按满人的称呼就是孛术鲁,据说是从女真时期遗留下来的旧姓,也算有点渊源。不过这个姓氏可没给他们带来任何好处,他们跟一般的贫民一样仅得温饱,艰苦度日。满人入关也有几十年了,满汉之间的分别在皇室贵胄、士人学子中虽然还很严重,但对贫苦老百姓来说却已经意义不大,所以尽管街坊邻里皆知他们是满人,倒也没生什么事端。

二月河的小说我是仔细拜读过的,清宫戏也看过不少,自然知道清朝的宫廷里面规矩其实极严,所谓汉女不得入宫,就算是侍候的小宫女也要至少出身汉军旗。宫女二十五年一换,时候到了都要发配原籍然后遴选一批新的入宫。鲁家的身份是决计不可能进入秀女的考虑范围的,连各宫各院的贴身大丫头也不可能有她的份,也就是说鲁家姑娘只能够成为一名卑贱无比的宫女,任人宰割,难怪收到命令以后他们如此哭天抢地。

本来这是与我无关,但好奇心一起,我悄悄走到他们的院门前偷偷张望。

只见那即将入宫的鲁家闺女哭得跟个泪人儿似的,伏在母亲怀中犹自哭闹:“娘,敏儿不要去,敏儿不要离开爹娘……”

鲁家大婶也是眼泪汪汪看着自己的丈夫,泣道:“孩子他爹,这宫苑深深,是个吃人的去处啊!就算敏儿平安无事过完二十五年,那时年级已经大了,你叫她以后可怎么过活啊!”说完与女儿抱头痛哭。

鲁家大叔心烦气躁,大声斥道:“你道我想把女儿送到那种地方吗?官府的命令已经下来了,难道要我抗命不成?如果逃避官责,到时候官府追究下来,我们一家人都要完蛋。”他骂得甚是大声,一下子吓住了哭喊的两母女。

“可……可是,这次皇宫选了那么多人,就算少了个把两个的,兴许也没人发觉……”鲁家大婶讷讷地说。

“哼,你想得到好了。人再多也是编制成册,到时候要一个个对证的,少了谁都能查出来。”鲁家大叔哼了一声说。

“那……那怎么办啊……”鲁家大婶顿时没了主意。

鲁家大叔叹了一口气道:“算了,这也是敏儿的命,就当是嫁了出去吧!总不能为了她,把我们全家都搭上。”说的是全家,眼里看的却是他们的儿子鲁大连。

女儿出了嫁就是泼出去的水,只有儿子能够传宗接代。古时候为了儿子买了女儿的事情比比皆是,鲁家大叔又怎么可能为了女儿而让儿子陷于险境呢?我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却也不予置啄。我对这种封建思想嗤之以鼻,但身处古封建社会,我也只能漠然视之。

敏儿听父亲这么说,更是痛哭失声,哭了个肝肠寸断。

我在门口偷窥着,突然一计上心头来。

敲了敲门,鲁家大叔粗声问道:“谁啊?”

“是我静茹。”我答道。

“哦,是静茹姑娘,快请进。”鲁家大叔急忙走过来开门。出于对读书人的敬重,虽然我只是个女子,这附近的邻里还是都对我十分客气。

我走进院子,鲁家母女忙着哭,没工夫搭理我,鲁大连呆呆地望着我,眼里有着爱慕。我并不是什么倾国佳人,只能说清秀而已,但是因为受过高等教育,自然也就带着一些书卷气,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知书达理,气质自然跟一般的村姑不同,所以我在这附近还是很有一些仰慕者的——当然,我敬谢不敏!

不理鲁大连,看了看鲁家母女,我向着鲁家大叔说道:“今早听说了官府的命令,要敏妹妹进宫当差,真是天大的喜事,我先给大叔大婶贺喜了。”说完我福了一福。

果然,鲁喜敏抬起头来恨恨地蹬着我说道:“什么喜事,不过是个破烂差事,你要想去你去啊!”她本是这里的一枝花,但学识气质皆逊我一筹,我来了以后就被我抢尽风头,所以我俩之间一直不对盘。

“敏儿!”鲁家大叔气恼地大喝一声,然后又尴尬地看着我,“静茹姑娘,你别往心里去……”

我却故作惊讶地看着她,说道:“难道敏妹妹竟然不想进宫吗?真是可惜了,这种好事我求都求不来呢!”我大为惋惜。

“你……”

鲁喜敏刚要说话,却被她母亲抢过了话头:“真的么?静茹姑娘你真的想进宫吗?”她的眼中闪耀着希冀的光芒。

我见鱼儿上钩,心里得意一笑,表面上却哀怨一叹道:“想有什么用?我家早已离散,皇宫怎么选也选不到我头上来了。”

鲁家大婶急忙放开她女儿该抓住我的手道:“既然静茹姑娘想入宫,何不代替我女儿呢?”

鲁家大叔愣了一下,随即大怒道:“你说的什么话?!怎么能让静茹姑娘代替敏儿?!”

“不打紧的,鲁大叔。”我安抚着他,又转过头看着鲁大娘,惊喜莫名地问:“真的么?鲁大娘你真的肯让我代替敏儿?”

鲁大娘见我有应允的样子,急忙连声说道:“当然,当然是可以的,敏儿不想入宫啊!”

“那太好了!”我欢叫道,这回可是货真价实的欣喜。

我自然有我的打算。虽然在林家我用授课来代替房租饭钱,但林家的收入并未增加,我仍然过的是半饥半饱的日子。一连十天半个月,大部分时间都是饥肠辘辘,有些时候还饿得睡不着觉,我都快支持不住了。正在想着怎么也要多挣点钱好歹能吃饱,这就送上门一个机会。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进宫去做那地位卑下的小宫女是永无出头之日,我可没有这样的顾忌。这种身份对我来说刚刚好,据我所知最近这些年头并没有什么重大的宫变,所以只要我规规矩矩不要犯错,就能平安无事并且吃饱穿暖,远离皇宫中的政治斗争更是让我没有心理负担。二十五年的时间?无所谓啦!就当是一份二十五年的劳工合同吧,反正我也没想过结婚生子,这在现代古代都是一样的。而且说不定什么时候我睡啊睡的,一觉醒来又回到现代呢?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按照小说的规律,什么地方来的就在什么地方回去,也就是说我要回到当初醒来时候的地方才能回到现代。可是当时我又冻又乱,只是拼了命想活下去,根本没记住那是什么地方,根本无从找起。再加上后来问过林叔以后,他说那边是皇家的御用围猎场,这回更加没了指望。我不知道为什么那天走了半天没见半个人影,但林叔说那里全年都有御林军严密把守的,我只能猜测是因为刚下完雪那些御林军都缩回去偷懒了还没出来。但是这几天都是风和日丽,再没有下过雪,我怎么混进围猎场去?就算进去了,我还要慢慢找那个地方,恐怕还没找着就被御林军逮起来然后一刀“咔嚓”了!打了个哆嗦,光想就够可怕的。但是如果入了宫,总有机会去到那围猎场的吧?这不比我一个平头老百姓自己混进去强?

鲁家大叔看见我们两个就要达成“协议”,一连声说道:“胡闹!胡闹!静茹姑娘,你是读过书的人,怎么跟着我家婆子一起胡闹?这冒名顶替的事情干不得啊!”

我劝着他道:“鲁大叔你别担心,我有分寸。您看我现在孤零零一个人,无家可归,也没有半个亲戚朋友,就算顶替了敏妹妹也不会有人察觉。况且我想要进宫,敏妹妹不想进宫,如果我代替了她,你们一家也不用受骨肉分离之苦,两全其美,皆大欢喜,怎么不好呢?”

“这……”鲁家大叔有些心动,“可是万一查起来……”

我眼珠子一转,说道:“这好办,只要你们一家尽快离开京城,到时候就算官府相查也查不到了。”

鲁家大叔犹豫了半晌,看见妻女渴盼的眼神,终于一咬牙道:“好吧!就拼了这个安身之地,我们走吧!”

鲁大连眼见事情就要铁板钉钉,急声叫道:“爹,娘,不可以啊!”跑了我的媳妇怎么办呢?我想这是他没说出的话吧?

鲁家大婶瞪了他一眼,厉声道:“闭嘴!难道你要看着你妹妹进宫受苦吗?”

鲁大连一向孝顺没有主见,被母亲一骂就不敢说话了,只能难过而又委屈地转过了头。

就这样,我顶替了鲁喜敏的名字,成为皇宫里面不起眼的螺丝钉。现在我的名字是孛术鲁•;喜敏。

晚饭时分告诉了林家夫妇我的决定,林婶是颇为担心的,她也认为入宫做宫女并不是一件好事;林叔只是叹了口气说道:“姑娘毕竟不是寻常人,不是甘于这种生活的。”便再不说话。我知道他误会了,却也并不说破,只是笑着谢了他们这些日子的照顾。倒是林逸风对我恋恋不舍,他当我是他的亲姐姐,我也有些舍不得他,但想到终究还是要分离的,只不过时间长短而已,便又释然,安慰了他半天。

接下来的几天我背过了孛术鲁的族谱,尽可能多教了林逸风一些汉字,又布置了一些功课,忙忙碌碌中时间飞快地过了。随着入宫时间的临近,我知道这辈子可能再也见不到这家人,也不由有些怅然。然后,那一天来到了。

三寸天堂》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三寸天堂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无删节庭院深深深几许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庭院深深深几许免费阅读全文书名:庭院深深深几许目录预览:第一章:离婚吧第二章:前夫的孩子第三章:你这是强奸!第四章:监禁play第一章:离婚吧“锦江别墅归我。”“恩。”“每个月往卡里打三万的抚养费。”“恩。”“车库里的车也是我的。”“恩。”程梓珊看着坐在自己眼前低头处理文件的男人,气不打一处来,“何景同,我们在离婚,你可以认真一点吗?”男人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表,眸光这才落在她的身上,勾唇,“一个小时后我有一个会议。抓紧。”“这是离婚协议。”程梓珊深吸一口气,压抑着胸口滚动的情绪,“

  • 无删节宠妃天成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宠妃天成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宠妃天成目录预览:001宫女的去处002人往高处走003御花园宫女004碧波通消息001宫女的去处三月的时节,温而不热。今日是各宫到掖庭宫挑选宫女的日子,因此林清也早早的起了,梳洗打扮,就在偏殿里等着。辰时末,负责教导规矩的礼教司仪秋姑姑才来,引着她们走进掖庭宫正殿里,十人一排站好,便往后退了一步,让出站在一旁的嬷嬷来。“这位是宫中的掌事嬷嬷崔嬷嬷,咱们这些人都归嬷嬷管,过来见礼吧!”“给崔嬷嬷见礼!”众人连忙蹲身行礼。宫女们已经学了三个月的规矩,自然知道

  • 无删节时光不负:余生请多关照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时光不负:余生请多关照免费阅读全文小说书名:时光不负:余生请多关照目录预览:001跑机场碰瓷来了002这个女人,可真有意思003还想占一次便宜004良心被狗啃的一家人001跑机场碰瓷来了这世上有这样一种女子,没有绝世的容貌,却也倾城。温心缇无疑就是这样的女子。一袭简洁的白色连衣裙,包裹着娇小的身躯,姣好的曲线被勾勒而出,微卷的长发披散在肩,配上那张化了淡妆的小脸,不惊艳,不妩媚,却极致的耐看,脚上踩着一双素色高跟鞋,再加上那股清淡出尘的气质,看起来仙气十足。周围来往的旅客,不时向她

  • 无删节前生今世:我的霸道鬼夫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前生今世:我的霸道鬼夫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前生今世:我的霸道鬼夫目录预览:第1章撞鬼第2章喂了鬼了第3章被吓总比被睡强第4章恶鬼袭击第1章撞鬼我叫秦依楠,一个孤儿,从小被一个糟老头拉扯长大,大学没读完就被糟老头带着到处混吃混喝了。对了,糟老头是我师父,教我画符,可是他从来不让我叫他师父,总是让我叫他老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知道老白是一个骗子,一个靠行骗为生的骗子。当然了,我也是,一个小骗子。身为一个小骗子,我倒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老白住在这座城市里最豪华的别墅区,从学校搬出来

  • 无删节神医弃妃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神医弃妃免费阅读全文书名:神医弃妃目录预览:第一章噬骨之痛第二章不怀好心第三章侧妃情深第四章你太善良第一章噬骨之痛痛,就像是骨头被人踩在脚底下的痛。这种痛,从右手的每一根手指上传来。她不就是坠楼了吗?怎么手指这么痛?林染承受不住痛意的睁开眼,模糊中,只见一个穿着精美靴子的脚踩在她的手上,并且非常用力。谁这么大胆?竟然敢踩她的手?一股怒气就此腾起,她霍的抬起头,却在看清面前的人时有些震惊。他有一张绝美的容颜,但是墨黑的长发束在脑后。身上的衣服看似简单,却透着贵气,每一针每一线都是十分

  • 无删节旧爱晚成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旧爱晚成免费阅读全文书名:旧爱晚成目录预览:第一章结婚纪念日第二章将别的女人拥入怀中第三章打扰了好事第四章离婚协议书第一章结婚纪念日别墅内。安然在餐桌上摆放上蜡烛,玫瑰花瓣铺满桌面,餐桌两头已经摆好了牛排跟红酒。薄靳宇一身纯黑色的西装,当看到她的时候,俊脸是一贯的冷漠孤傲。安然抬头看着他完美的脸部轮廓,眼神中,满满的都是爱慕。她喜欢看他的脸,从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安然就疯狂的爱上了他,可是她的爱从来就如同飞蛾扑火一般,每次都是把自己伤的遍体鳞伤。“靳宇,你还记得吗,今天是我们结婚三

  • 无删节妻不可少:恶少求放过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妻不可少:恶少求放过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妻不可少:恶少求放过目录预览:第一章回忆第二章触碰记忆第三章看望母亲第四章激情盛宴第一章回忆坐落在A市环山半岛的私家别墅,曾经被地产杂志多次评为‘人类的理想天堂’,入住这里的居民,都是响当当的人物,据有关人士透露,A市排名前十位的富翁里,就有七位曾在这里购置房产。享有环山半岛黄金位置的一户一千多平米的豪华庄园内,亮丽的水晶灯里里外外的镶嵌着,好似耀了天上的星辰的眼。以至于,这天夜里,立在环山半岛最好的视觉位看星空,都会觉得暗然失色。原因是……

  • 无删节盛宠豪门落魄妻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盛宠豪门落魄妻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盛宠豪门落魄妻目录预览:第1章魅色第2章包了?第3章误会第4章绝望第1章魅色夜色如同一只巨兽,张开大口便吞并了整座城市。而这巨兽口中,又是另一番璀璨。满目的霓虹灯,将城市照得如同白日。车流如织,丝毫不因时间点而有所停滞。毕竟,九点,对于B市的人们来说,不过是夜生活的开端。“魅色”就坐落于这繁华一角,招牌是个狂草的两个字,一扇不起眼的木门之内,是整条酒吧街最热闹的夜总会。白沐冰穿着一身纯白色的紧身包臀裙,深V领和仅到大腿根部的裙摆,将她凹凸有致的好

  • 无删节爱上你爱上寂寞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爱上你爱上寂寞免费阅读全文书名:爱上你爱上寂寞目录预览:第1章撞破出轨第2章恶毒的贱人第3章身死第4章雨夜惊魂(1)第1章撞破出轨午夜,安静得出奇,突然一声刺耳的刹车声打破这夜的寂静,一辆黑色轿车以极快的速度停在了海边一幢豪华别墅前。车门打开,苏筱筱提着裙摆直奔别墅大门。今天是她和心爱的男人刘俊杰结婚的日子,可是洞房花烛夜,她的新婚丈夫刘俊杰却不见了踪影。她打了无数个电话都没有找到他的人,正是着急万分的时候,闺蜜张若惜给她打来了电话,说刘俊杰人现在在海边别墅,让她马上过去。好好的为

  • 无删节因为遇见你免费阅读全文

    原标题:无删节因为遇见你免费阅读全文书名:因为遇见你目录预览:001不过就是一个替身而已002做人不要太贪心003荒唐的婚礼004不要做无谓的挣扎001不过就是一个替身而已我以为婚姻是两个人以爱情作为基础,想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誓言,却没想到我的婚姻竟然开始于一个谎言,而我不过是那个男人手里的一颗棋子,一个连替代品都称不上的可怜虫。我身穿白纱,站在休息室门口,透过缝隙看到休息室里,一个女人紧紧的拥着一个男人,男人负手而立,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我错了,你不要娶她好不好。”女人苦苦哀求。被他拥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