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蠢蠢欲动之男神有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下载

2017/10/19 12:55:50 来源:网络 []

书名:蠢蠢欲动之男神有毒

第1章 恶心男女

安初市。95女性网

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

今天是星期六,不过下午两点多,天空泛着淡淡的烟青色,清透着,十分好看。有些微凉的气息,这样的初夏,刚刚好。

孟云遥闭上眼,深深的呼吸一口,再放松下来。惬意的样子倒像是在享受在她看来最好不过的天气。

就在刚刚,她接到了初恋男朋友江安的电话,说想要见她,她甜笑着回应:“那我过去找你。”,心里高兴的像吃了蜜糖一样。95女性网

孟云遥和江安已经在一起三年了。高中认识江安,再一起上大学,到现在亲密的恋人关系,这个男孩一直用他独特的方式在守护着她,一步一步走进她的生命。

孟云遥还记得那会儿大学毕业的时候,有很多的恋人到最后都选择了分手,而她和江安,却从来都没有过分手的想法。

孟云遥常常想,有了江安,哪怕她身边风雨总是那么多,却也是不怕的,总归她还是幸福的不是吗?

来到和江安约定见面的地方,卷舒湖畔,四个字的牌匾,这是一座仿古式茶点的小楼,在安初市历史悠久。

孟云遥走进茶楼,向着江安告诉她的位置走去,隔着距离,她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自己要找到的人。

只是,视线里江安的身边还有一个人,准确的说,是一个年轻的女人。

孟云遥心里划过一丝不好的预感,她微微皱起眉,心里却是让自己不要多想。95女性网

朝着江安对面的位置走了过去,坐下。而此时,对面的两人也看到了孟云遥。

今天江安穿了一身休闲装,恰到好处的五官,十分帅气,脸上是一贯的温和笑容。

江安的长相跟他的气质很相配,谦谦公子的模样。好像在毕业之后,孟云遥已经很少看到他穿休闲装了。

而在江安身边的女人,穿着性感,笑容魅惑,很是漂亮火辣。

看着女人依附在江安身上的样子,孟云遥心下一顿,不好的预感越加强烈,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眼睛里满含疑惑的看向江安说道:“江安,这位是?”

“孟小姐莫非是眼神不太好,我跟安哥哥的关系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女人一脸嗤笑的看着孟云遥,整个身子完全靠在江安身上,就像在宣誓着她的所有权。网站95lady.com

孟云遥看着面前陌生又对她充满敌意的女人,浅浅一笑,眼神却是骤然暗沉下来,她执拗的看向江安,像是要他亲口给一个答案。

“云遥,分手吧。”江安看着孟云遥的眼睛,一字一句缓慢但很清晰,“这是星茉,她现在,是我的未婚妻。”江安说着,顺势将靠在肩上的女人揽入怀中。

听着耳边传来的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看着面前二人亲昵的画面,孟云遥放在桌下的手却是猛的紧握起来。

孟云遥的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只觉得整个心口都控制不住撕裂般的疼痛起来。

慌乱中垂下眼帘,她看着手上细细暴露的青筋,眼眶里蓦地就有些止不住的水光。95女性网

江安面上决绝的神色,与昔日对着她温柔深情的模样重叠在一起,却已然成了对现在的她最大的讽刺。

她紧紧握住自己颤抖的手,忍下心上难以言说的伤痛,强迫自己要冷静下来。

孟云遥抬起眼帘,面上没有什么神色,语气僵硬的问道:“未婚妻吗?你们在一起有多久了?”

“毕业之后,就一直在一起了。到现在,有半年了。”江安躲闪开了孟云遥直视过来的眼睛,那眼神里太多的失望与质问,让他下意识不敢直视。

“呵……所以,毕业以后的这半年以来,你应酬不断,出现在我身边的次数越来越少。更甚至,我常常都找不到你,本以为是你的事业刚起步,你抽不开身。95女性网但现在看来,你所谓的事业,难道就是出轨去靠着女人上位吗,江安?”

孟云遥声音开始开始变的冰冷,话语里仿佛透着让人无路可退的锋刃。

看着江安一言不发的样子,孟云遥转过头,看着正一脸幸福得意之色的顾星茉,贝齿轻启:“那么这一位,想必便是传说中的小三吧?”

顾星茉顿时听的火冒三丈,美丽的小脸变的狰狞,坐起身来怒道:“孟云遥,你他妈算什么东西,敢这么跟我说话?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顾氏集团的千金!再说了,我现在的肚子里可是有着安哥哥的孩子。我会是小三?你都没有跟安哥哥上过床,又算哪门子的女朋友?”

顾星茉的脸上满是骄纵蛮横,嘴角处更是透着一抹讥讽。

脑海里嗡的一声响,孟云遥感觉到自己内心深处某一方轰然倒塌,整个人如坠冰窖,寒冷无比。

她下意识攥紧手心,指甲已经深陷进手掌,溢流出一抹殷红。

漠然两秒,她忽然讥讽出声:“原来都有孩子了?”孟云遥掀眸,淡淡的看了一眼江安,眼神里却满是冰冷彻骨的寒意:“还好,我很幸运,分的清,人,跟人渣。”

江安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看着孟云遥的眼神像是在冒火,语气变的有些暴躁:“孟云遥,请注意你的言辞。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我难道对你还不够好吗?你不能利用你的家世帮助我就算了,还一直不肯把自己交给我。”

“我已经是个成年的男人了,有追逐的野心,有男人的欲望。现在星茉已经有了我的孩子,我也就要成为顾氏的高层了,这一切,都比跟你在一起好的太多了!”

孟云遥脸色暗沉下来,看着江安,眼神慢慢变的疏离又冷漠:“江安,你知道吗,相识多年,现今的你真的让我很恶心。”她的话里没有一丝感情,漫不经心的语气,像是她从来不曾爱过他一样。

孟云遥起身离开,走出的每一步都极尽优雅风范。

过往与江安相处的一幕幕一一回放在眼前,转过身,咸湿滚烫的泪再也止不住,顺着冰冷的脸颊肆意滑落,似乎下一秒,那些泪水都能凝结成冰。

第2章 记住,我是宋青云

十里香酒吧。

来这儿的人,多数都是一些自由的音乐家或者闲散的大学生。

耳边传来的是小提琴演奏的声音,伴随着歌手沙哑深情的吟唱,舞池内的年轻男女都随着音乐慢慢的扭动着身姿。

孟云遥身心俱疲的靠在一方小沙发上,她面前的水晶圆桌上,堆满了空酒瓶,而孟云遥却是觉得怎么也喝不够似的,还一直往嘴里灌着酒。

没有人知道,江安对于孟云遥有多么重要。

母亲生她的时候难产,在努力的保下她之后就撒手人寰了。后来父亲再娶,继母阳奉阴违讨得父亲喜爱,生下继妹,私下里对她更是冷嘲热讽。

而她的父亲,在乎的只有他的权势,这么多年以来,对她从来没有过半分关心。

孟云遥很清楚,她极其厌倦这样虚假的生活,更厌倦这个让人不得安宁的家庭。

在遇到江安之前,孟云遥从未奢望过能得到幸福。她唯一祈求的,不过是平静的生活。

但是,江安出现了。

相识七年,江安用了整整四年打开她从未有过波澜的内心,给了她从所未有过的温暖。

而她,心心念念的爱着江安,思及一生。却不曾想到,江安会是一个虚伪至此的人。

又是一瓶喝完,孟云遥眼瞧着桌上没有酒了,她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打算离开,一个不稳却是跌进了一个怀抱,她本能的缩紧胳膊,不让自己再下滑。

宋青云怔忪了一下,看着这个撞进他怀里的女孩,却是心下一动。

她一袭纯白色的丝绸面料连衣裙,外面搭了一件浅色的针织开衫,长发缠绕在身前身后,蝶翼般动人的睫毛下一双水眸朦胧着,清丽精致的五官似被一笔一笔专心绘出,现在紧抱着他的小身子软软糯糯的,潮红着脸蛋,看上去醉的不轻。

“为什么,最后都要抛下我?”女孩哽咽的声音轻轻软软的落在宋青云耳边,那么绝望,那么无助,倏然的像是闯进了宋青云的心里边。

宋青云看了一眼酒吧形形色色的人群,再垂眸看向怀里似是独自一人在这买醉的女孩,眉头轻微蹙起,深黑通透的眼眸里划过一丝不满,语调沉沉道:“跟我走吗?”

清凉悦耳的男声虽然是在询问,言语里却是充满着不容置疑。

看她已经连站都站不稳,像是睡着了一般的恬静温软。宋青云抿着唇不出声,拿了她的手机,直接将她整个人打横抱起出了酒吧,放进了自己的车座里。

七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内。

宋青云蹙着眉头,微蜷着身子窝在他怀里的女孩迟迟不肯放手,他却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狠不下心来推开她。

女孩轻轻的啜泣声还在持续,堵的宋青云心口紧缩了好几分,只想把那惹哭她的人找出来给收拾了。

“我好难受,头疼。”她的声音小小的,带着未知的迷恋。

宋青云还来不及出声,她已经忽然的转过头来,准确无误的覆上他的唇瓣。

只一瞬的愣神,女孩缠绵而灼烫的吻挑起了他身体最原始的欲望,几乎让他招架不住。

回过神来,宋青云只觉得自己心里好像崩断了一根弦。

他喉头耸动,握着她肩膀的一只手微微用力,顺手将女孩覆在床上,更激烈的回应过去。

唇齿间酒香甘冽,宋青云很容易就撬开她的牙关,滑了进去。也许是她口腔里的酒气太浓,宋青云觉得自己也有点醉。

纠缠的久了,两人的气息都已紊乱。

女孩声音软软的“唔”了一声,轻软又迷人,却倏然间点燃了他心里所有的蠢蠢欲动。

第一次这样的属意一个女人,宋青云以前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这世上有这样的一种情绪,真的会让人气血翻涌,浑身的血液都沸腾逆流。

沿着她额头一直吻下去,宋青云呼吸粗重的喘了两下,大脑有片刻的失神,声音沙哑温柔的向着她耳边问:“知道我是谁吗?”

她白嫩干净的一张脸酡红滚烫如火烧,柔软的长长的黑发如海藻一般在他手臂中铺开,温温软软的小身子紧紧贴着他,柔若无骨的双手无意识的在他身上四处游走。

宋青云浑身一颤,看着怀里不知道自己在点火的小女人,心软的一塌糊涂。

他干燥略带薄茧的手掌下意识就落到了她身前,沿着她白瓷般柔嫩细腻的肌肤游走,将她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剥落。

怀里的女孩突然瑟缩一下,唇齿间溢出破碎的音节。

宋青云所有压抑的渴望都在这一刻爆发,凑过去亲吻她似乎泛起水光的眸子,声音满含情欲的辗转在她耳边:“记住,我是宋青云。”

……

疼!疼,逐渐肆虐全身,孟云遥只觉得自己的整个身子仿佛都支离破碎。

慢慢转醒,她躺在松软的床上,脑海里还是一片迷蒙,竟不知身在何处?

似乎意识到什么,孟云遥心肝不由的一下子揪紧,她忐忑不安的掀起被子,看到床单上一抹静静绽放的红,红的让她心头一颤。

她的初次,就这样没了。

孟云遥大而黑亮的眼睛里尽是说不清的神色。忽又觉得眼眶发热,偏生心里七上八下,复杂难安。

孟云遥裹着被单有些困难的下了床,可是,刚颤颤巍巍的站在地上,就“啊……”的一声跪在了地上,双腿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狼狈的倒了下去,双手艰难的撑着地面……

孟云遥只觉得她的腿酸痛而无力,稍稍一动,就牵扯出私处强烈的不适感。

这时,洗手间里响起哗哗的水声。

孟云遥心里顿时一阵慌乱,那个男人还在,可她现在又要如何面对他?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孟云遥已然忘了身体的不适,她胡乱套上散落的衣裙,就这么落荒而逃了。

在她走后,浴室门被打开,男人身上披着一件松松垮垮的浴袍闲散而出,他看着大开的房门,又看了看大床上那一抹妖冶的罂粟花,嘴角勾起一抹难明的笑意。

第3章 不好意思睡了你

安初市,已经是早上四点。

夜色已深,刺骨阴冷的风迎面袭来,树影婆娑,似在敲打人的心。

孟云遥衣衫散乱单薄,她双手抱臂,身子微微颤抖着,散乱的乌发遮住了她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庞,像一具行尸走肉般的走在深夜闹区的街头。

孟云遥目光涣散无神,她无意识的抬眼看去。

不巧,大雨忽至,伴随着电闪雷鸣,转眼便让她湿了个透。清冷的气息,也好像是她现在的心。

身边不时有车辆飞驰而过,刺眼的车灯将孟云遥苍白小巧的脸展露的十分清晰。

而孟云遥脑海里闪现的,却反复是不久前的画面。

记忆中男人迷离深邃的眼眸,冷冽清俊的气息,侵略灼热的薄唇,还有那一声声缠绵萎靡,一阵阵酥麻感受,最后是下体剧烈的刺痛。

孟云遥感受着雨水敲打在身上冰凉凉的感觉,她没有醉醒忘事的习惯,所以昨天的一切她都记得,而且记的很清楚。

她不仅为了江安那个渣男去买醉,而且还因此丢了自己的初夜,竟然还是和一个陌生男人?

孟云遥心里烦闷不已,雨好像也下的愈发大了。

“刺啦”一声,刹车声惊动了晕沉的雨夜,溅起无数水花。

孟云遥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失去意识之前,只隐约看到一男子撑着伞疾步走了过来,弯腰问道:“小姐,你还好吗?”

男子一直未曾听到她的回答,低头察看了一下,只好匆忙返回车身,对着车内说了几句话。

只见男子打开车后座。

从车内信步下来一位身形高挑颀长,浑身散发着无法忽视的冷冽气息的男子,径直的向孟云遥走来。

宋青云的视线停在她身上,眼睛里一丝波澜划过。

赵年撑着伞,顺着他的视线扭头去看,只瞅见一团湿透了而且好像还晕倒了的黑影,无法辨别人脸,但从长发和她娇小的身躯上知道,这是个女人。

“总裁?”赵年问的小心,语调里带着些诧异。

“回清园。”宋青云语调淡淡,目光却不曾收回的抱起孟云遥,有些着急的起身往回走。

赵年神色出现一瞬的石化,毕竟,自个这总裁一向清心寡欲,私底下弟兄们可都促狭的打趣一句“柳下惠”。

这还是第一次看他去触碰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亲手抱起,更是要送回清园。心里想着但却是不敢过问,连忙护送着打伞去了。

……

清晨,淡淡的阳光从未拉严实的窗帘中斜斜投映进来。

孟云遥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自己好像行走在天空之上,每一步都走的绵绵软软的,空气里也弥漫着让人安心又留恋的气息。

孟云遥这一觉睡得很沉,等到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却是发现了一些不对劲,这是哪里?

她无力的坐起身,左右看了看,眼前的卧室以白蓝两色为主调,看上去很干净,也整齐,摆设挺简单,却也看得出设计中用了心。

但是……这却不是她的房间。

脑海里一些记忆夹杂着破碎的画面涌现、湮没、最终归于沉寂。

所以,她最后,是被车撞倒了?那她现在是在……

孟云遥想起身出去看一看,还不等下床,却是因为小腿上一阵疼痛跌倒在地板上,低头一看,小腿上的伤口已然渗出了一些血丝,身上的衣服也不是昨天的了,而是一条宽松的棉质睡裙。

还真是有很多的疑问呢,孟云遥暗自轻叹一声。

她推开房门,走廊上铺着浅色的柔软地毯,走上去寂静无声,旋转而下的楼梯也有着复古静谧的雕花。孟云遥身子有些不稳,尽量避着小腿受伤的伤口,小心的顺着扶手而下。

宋青云回来看到的便是这样的一副画面,视线里女孩漆黑柔顺的长发尤其夺目,微微有些散乱的垂在身后,纯净柔美的一张脸透着淡淡的粉色,气喘吁吁的像是因为她现在努力下楼的动作而有些局促。

正这么想着,便与女孩抬起眼的视线撞了个正着,女孩清透潋滟的水眸似乎会说话,却在看到他的一刹那布满了满满的惊讶。

孟云遥觉得自己好像是有些懵,为什么眼前这个人,和昨天与自己翻云覆雨的人,好像长的一模一样呢。

他满含情欲的声音犹似还辗转在她的耳边:“记住,我是宋青云。”

“呃,我……我怎么会在这儿?”孟云遥舌头打结,直到男人走了进来,才结结巴巴的开口。

“我撞伤了你。”男人脚步顿了一下,目光落在她微红的脸颊上,语气简明扼要。

“那……我的衣服。”不知为何,她声音越来越小了。

“李嫂照顾的你。”耳边又传来似乎不带感情的一句话。

“谢谢。”孟云遥有些感激的小声道。“我一会儿就离开,打扰了。”

“你难道忘了,你做了什么?”他微挑的眼尾带着一些漫不经心,只依旧是用好看的一双眸子紧紧盯着她。

“……”

被他淡然的语气一时噎住,孟云遥心里一阵古怪,虽然昨天是因为她醉酒碰上的他,然后神智不清的缠着他,又一不小心的睡了他,但是这种事不应该是女孩子家吃亏一些吗?

孟云遥看着这位外形极其出挑的男人,宽肩窄腰,一身深黑色的笔挺西装衬得他身形挺拔如玉树,面容冷峻,五官长的尤其好看。

他脸上的表情淡淡的,就像刚从杂志封面上下来的完美模特,让人挪不开视线。

“昨天晚上的事,是我喝醉了,你不用太在意,我不会纠缠你的。”她看着他,眉目清淡,语气状似轻松的说道。

她想,有哪个女孩的清白是真的能不在意的呢,但这也是她,咎由自取。

宋青云没有接话,眼神却是沉下了好几分,空气里一时间寂静的让人心惊。

“吃了东西,我送你回去。”不知过了多久,他微启薄唇,语气淡淡。

话音落地,他修长的身形已经到了身前,竟是要抱起她的动作。

孟云遥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但他却并未止步,她惊诧的瞬间,整个人已经被打横抱起在了怀里。

蠢蠢欲动之男神有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蠢蠢欲动之男神有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我的极品娇妻11章(第十一章 送饭惊魂)

    原标题:我的极品娇妻11章(第十一章送饭惊魂)小说:我的极品娇妻第十一章送饭惊魂只这一句话,就足以让我破门而入,直接给说话的人一拳,然后再给沈雪一巴掌,事实上,我也确实准备这么干了,我心中火山冲天而起。我伸手一把抓向门把手。“王总,你想多了吧,又不是你一个人单独过来,我和柳总这不也在吗,沈总不过就是带几个同事回来吃个饭,她老公出差,这不是独守空房寂寞空虚冷,让我们过来陪陪她吗。”一个很骚魅的声音骤然而起。我伸出去的手只差十公分就触碰到门把,这个女声的出现让我整个人猛然一顿,手就这么如被施了定身咒

  • 夜空下的星11章(11.找到芯片)

    原标题:夜空下的星11章(11.找到芯片)小说名:夜空下的星11.找到芯片第11章找到芯片白色的实验台上,被鲜血染红,小女孩脸色煞白,失去了生命体征。我双腿发软,心猛地抽搐,鼻子酸酸的,眼泪掉了下来。我转身瞪着台下的博士,他却还在专注于他的数据记录,快速的打着数据键盘。我冲下台,看着他的记录,他居然在把数据输入那小女孩的体内!他在拿小女孩做人体实验!“博士,你居然在拿一个小女孩做人体实验!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我冲着他大吼,可他却依旧专注着自己的实验,完全没有理会我。我看着台上被鲜血浸湿,躺在

  • 美人余香11章(第011章重要谈话)

    原标题:美人余香11章(第011章重要谈话)小说书名:美人余香第011章重要谈话石宁走后,曹颖轻轻叹道,“这种晚饭真没意思,要陪区里的领导吃饭,我最反感了。”梁健听出曹颖的这种反感只不过是说说的。他与曹颖共事了将近两年,对曹颖还是有些了解的。曹颖是十面小学高级教师,因为文字功底还可以,人又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被镇上秘书办借来当枪手。她现在是拿着高级教师的工资,享受着镇政府的福利,一年的收入比学校教师高了两三万。这本来是一种很好的状况,可她也觉得这不是长久之计。心想,自己本来是事业编,调入镇政府

  • 炊烟袅袅情如歌11章(第11章 莫心颜醒了!)

    原标题:炊烟袅袅情如歌11章(第11章莫心颜醒了!)小说名字:炊烟袅袅情如歌第11章莫心颜醒了!这个词莫夕一辈子不敢去想,就好比她从不敢去想她竟然会怀上盛淮安的孩子。莫夕想,这个孩子是上天给她的礼物,她就要死了,所以这个孩子能代替她活在这世上,能够带着她和盛淮安的血脉,替她好好的陪着盛淮安。太高兴了,直到打开大门的时候,莫夕都没能止住唇角的笑意,她想,或许,盛淮安也会为这个消息而开心吧,哪怕他不爱她,可这,毕竟是他的亲生骨肉。莫夕兴奋的想着,结果却万万没想到,盛淮安竟然今天也在家。这算是命中注定

  • 幽若天眷顾11章(第11章 顾清风)

    原标题:幽若天眷顾11章(第11章顾清风)小说名称:幽若天眷顾第11章顾清风也许真的很开心,叶清灰心的低头,别墅区的人很少,现在没有人发现她,保不准一会就会看见她这幅惨兮兮的模样。思考良久,叶清返回家门,现在已经不是她的家了,但是明显也是没有人住的,她进去躲一躲应该没事吧……看着面前比她高两个头的铁门,叶清认命的瘪嘴,只能爬进去了。“嘶……”裹着毛毯行动不便,既要防着毛毯掉落又要让自己不被锋利的铜门刮到,叶清苦不堪言。但是她还是被被刮到了腿,这下好了,本就有斑斑点点於紫的腿又添了一道血痕,痛的她

  • 念念如梦11章(第11章 永不离婚)

    原标题:念念如梦11章(第11章永不离婚)书名:念念如梦第11章永不离婚“安逸尘,你是不是很想跟我离婚?”单凉抬手拭去眼角的泪水,向安逸尘问道。还没等安逸尘回答,单晴就激动地跳了出来。“真的么?姐姐!你真的愿意和逸尘离婚,成全我们么?”她的神态,像足了被棒打鸳鸯的苦情女主角,终于有情眷属的模样。单凉瞥了她一眼,目带讽刺,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却没想到安逸尘也是一副将信将疑的表情,等着单凉回答,毕竟这段单凉单方面维持的婚姻,只有她主动退出才能将麻烦降到最小。有安老爷子在,断没有可能眼睁睁地看着

  • 挚爱成伤11章(第11章 再次逃跑)

    原标题:挚爱成伤11章(第11章再次逃跑)小说书名:挚爱成伤第11章再次逃跑苏禾白皙的脸上很快就肿起来一个大大的五指印,她被打的一懵,然后发出一声嗤笑。姜洲再对她做什么过分的事她都不觉得稀奇了。可这个动手打人的人,却是无比愧疚似的。他伸手抚住苏禾的脸,语气带着微不可查的心疼,“打疼了吗?”苏禾偏过头,翻了身子闭上眼睛,再也不去理会身后的男人。看着苏禾的后背,他叹了叹气,“有没有想要去的地方,我带你去散散心。”回答他的是一片寂静。本以为这件事就算了,谁知第二天姜洲就收到苏禾的消息,说想坐游轮看海,

  • 功盖三村11章(第一一章 城里和村里)

    原标题:功盖三村11章(第一一章城里和村里)小说名称:功盖三村第一一章城里和村里四星级酒店的豪华客房,也没有自己那破房子住着舒坦,杨峰第二天一早就随货车返回了,本来董玉歆提议,让他买辆代步车,他现在也不差那点钱,出来也容易点,但杨峰想了想,还是放弃了,以前,他也曾梦想自己有一天开豪车住豪宅,可自从张道风那家伙不请自来,这样的念头就好像变淡了。“这关老子毛事。”张道风没好气的骂了句,现在杨峰是有事儿没事儿总爱拿他说事儿。“修道者清心寡欲,你看我因为你,面对俩大美女,都没点啥想法。”杨峰笑着反驳道。

  • 至强龙战神11章(011:楞要跟着你)

    原标题:至强龙战神11章(011:楞要跟着你)小说名称:至强龙战神011:楞要跟着你他的举动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愣,包括柳逸尘和葛昌盛。“我以后想跟着你们。我也知道给你们提鞋都不配。什么事情我都可以做,端茶倒水都没问题。”苟小海一脸虔诚的抬起了头。刚才他以为自己会死。如果真的死在八兄妹的手里,对他来说,也算是一种荣耀。就算是别人不知道,那也是荣耀。既然没死,那就想靠上这棵大树,鞍前马后都愿意。“滚。老子用你提鞋,带着你的人滚。”葛昌盛没好声儿的说道:“扰了我哥我嫂子的兴致,我把你们都扒一层皮。”

  • 奈何已忘言11章(第十一章 沈小姐品味不过如此)

    原标题:奈何已忘言11章(第十一章沈小姐品味不过如此)小说名字:奈何已忘言第十一章沈小姐品味不过如此汪晓丹就不是个安分守己的主儿,她听到袁玉珊这个时候还能说出这种话,气得差点跳脚,“袁玉珊你要不要脸,你没有抢沈言男朋友,那你旁边坐着的男人是谁?你哥吗?你敢不敢向秦主任介绍一下,你旁边的刘楠皓到底是谁的男朋友。”汪晓丹这话一出,席间都窸窸窣窣交头接耳起来。“刘楠皓?”秦主任将视线转移到袁玉珊身后的男人脸上,儒雅的开口,“你就是刘楠皓?”我一怔,汪晓丹总是能及时的说出我心中的疑惑,“秦主任你认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