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帅大亨的心尖宠》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下载

2017/10/19 11:05:43 来源:网络 []

书名:帅大亨的心尖宠

1 第1章 相遇

  黄昏,殷城。95女性网

  以市中心的一栋高耸入云的大厦为中心的方圆1000米的地方都堵满了密密匝匝的车子,交警临时赶过来协助交通通行,却还是没能有效的缓解已经瘫痪的交通。

  一阵不耐烦的喇叭声此起彼伏,把人的脾气也提到了最高点。

  一辆加长版的劳斯莱斯内,坐在副驾上的梁新擦了擦额头上渗出来的冷汗,恨不得下车把堵在他们前面的车全都丢开。

  她心里焦急不已,不断地用余光瞥后座正中央的男人。

  那男人紧闭的眼眸在下一瞬缓慢地睁开,眼底露出清冷、淡漠的流光。

  梁新的冷汗流得更多了,歉然道:“程董,根据交警的描述,咱们去恰谈公事的大厦刚刚出了命案,法医和刑警队的人正在那里执勤,一时半会车子通不了。”

  程至煜抬起手腕,看着腕表上的时间,淡声道:“我步行过去。95女性网

  “这、这不好……”梁新那个“吧”字还没说出口。

  程至煜已经推开车门下车,朝着那栋高耸入云的大厦走去。

  梁新与司机对看了一眼,均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梁新提着包,踩着十二厘米的高跟鞋,小跑地跟着程至煜的身后。

  程至煜转过两条街,远远就能看到大厦外的黄色警戒线。

  警戒线内站着不少警察、刑警,还有一个法医。

  当程至煜的目光触及到蹲在地上穿着一身防护服的身影时,目光停顿了片刻。来自http://www.95lady.com/

  女法医?

  他的脚步不自觉地顿了顿,不由得多看了那个半掩在一群大男人里显得很娇小的身影,仿佛在透过那个身影在看另一个永远不会再出现在这种场合的人……

  程至煜紧抿着唇,大步进入大厦没被封锁的后门。

  **

  黄色警戒线内。

  江一沁蹲在地上检查死者的尸体,提取了各项的数据,一一放进真空包装里。

  她旁边的助理尽责地为她将那些真空袋分门别类的放好。

  江一沁把死者翻了个身,将着地的那一面露了出来。

  死者的额头、口鼻因为先触地早已碎裂,很惨不忍睹。

  几个就近的警察没见过这样的场面,跑出警戒线外大口的吐了出来。95女性网

  江一沁隐藏在防护罩后的脸没有半点异样的表情,专注地翻看死者的口鼻和瞳孔,将那些数据一一报给身后的助理。

  然后,她站起来,从法医箱里拿出石灰粉沿着死者周身的轮廓洒下去,将死者身体的轮廓映在地上,转头吩咐道:“可以把人抬走了。”

  几个刑警队的队员立刻将死者抬起来,放到早已准备好的担架上,然后用白布盖住。

  刚才死者躺过的水泥地上留下一滩褐色的血迹和一圈白色粉末勾画成的白色人形图。

  一个五六十岁看起来是队长的男人走了过来,问道:“小江,看出什么问题来了吗?”

  江一沁把防护面罩摘了下来,露出冒汗的小脸儿,说道:“死者在坠楼之前就死了。”

  “理由呢?”

  “死者下落的姿势、血滴方向、还有血的颜色都可以证明。”

  江一沁指着死者的头部的地方,“死者是以头着地,其他地方都是后着地。网站http://www.95lady.com/这种现象在动画片《名侦探柯南》里就提到过,人在死亡后,头部是最重的,他在急速下落的过程中头部会因为重力比其他部位会先触地。坠落的距离越长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就越大,症状也更明显。按照现在的状态,他很可能是从20楼以上的位置掉下来的,具体的楼层还要再计算。”

  陈队长点了点头,“我已经让人上去了解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这里是商业楼,出入的人很多,只有大厅和电梯有摄像头,要排查起来难度很大,需要你们法医再提供一些必要的技术支持。”

  “没问题。”江一沁说着,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帅大亨的心尖宠》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下载

2 第2章 执勤

  她听清那个铃声,眉头就皱了起来,跟陈队长说道:“陈队,不好意思,我先去接个电话。”

  “你去吧。”

  江一沁将防护面罩和手套脱下交给一旁的助理,尔后拿着手机走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接听。

  “喂,老妈。”

  “你在干嘛,这么久才接电话?”冯雪倩的声音自电话那头响起。

  “上班呢。”

  “都六点多了还上班?”

  江一沁姿势别扭地抖了抖手,把手表露了出来,现在都快六半点了。

  她回道:“没办法,快下班的时候临时出了个案子,就跟刑警队的同事出外勤了。有什么事吗?”

  “今天跟你大姨见了个面,她说有个条件不错的男人,让你过去见一下。”

  江一沁就知道她老妈会说这个,推脱道:“我现在没时间,这个案子处理完也到晚上10点多了。”

  “那就明天。明天你什么时候有空?”

  江一沁想了想自己那个密密麻麻的工作表,抓耳挠腮道:“时间不好说,我不知道凶杀案什么时候发生,要是定好时间了,明天那个时候发生凶杀案,咱不就给人放鸽子了吗?”

  “江一沁!”冯雪倩的声音徒然提高了好几个分贝。

  江一沁一脸扭曲地把手机拿开了,蹲在地上画圈圈。

  直到电话那头的尖叫声,降下去了不少。

  她才重新把手机放到耳边,“冯女士,我很想去见你给我物色的男人,但是工作要紧啊。”

  冯雪倩不干了,朝着电话就是一顿吼,“放屁!你都嫁不出去了,还要什么工作,那种工作不要也罢!天天跟死人接触有什么好的?!”

  江一沁无力地朝着对面的玻璃墙翻了个白眼,“江太太,你能不能冷静点,你这样我们就没办法交流了。”

  “明天下午3点,玫瑰茶餐厅,你自己看着办。明天要在那看不到你,你就死定了!”

  冯雪倩说完也不给江一沁反应的时间干脆利落的挂断电话。

  江一沁听着电话那头嘟嘟嘟的声音,心里是一阵深过一阵的无奈。

  她走到那面装饰玻璃墙前,盯着玻璃墙映出来的自己看。

  商业大厦的玻璃装饰一般是里面能看到外面,外面却看不到里面,最大限度的保护大厦内部人员的隐私,却能让大厦里的人清楚的看到外面,开阔视野。

  这种玻璃在近几年的装饰行业中被广泛的使用。

  江一沁把那个装饰玻璃当成了镜子,在那里站了片刻,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那一身防护服和被防护面罩压变形的头发。

  最后,她站定在镜子前定定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然后戳了戳自己的脸。

  她长得并不差,相反她长得很漂亮。

  工资在殷城也不算低,却因为天天跟死人打交道的工作,没有人敢娶她这样的女人。

  相亲的人看到她第一眼都很惊艳,然后是热情的交谈,最后在听到她的工作时,稍微有点风度和顾及她面子的男人会礼貌地拒绝或者分开后不再联系;没有风度的直接当场拂袖走人,或者翻脸、谩骂。

  她也没觉得她的职业多么的让人受不了。

  可怎么就一直没遇上那个可以接受她职业的人呢。

  江一沁想到这里,无奈的叹了口气,盯着玻璃墙上的自己,用力挤出了个大大的笑容,然后把手机揣在裤兜里大步地离开。

  就算打死江一沁,她也不会想到她刚才接电话以及后面一系列的动作、表情都落入装饰玻璃墙后的一双眼睛里。

  程至煜静静地看着那个渐渐远去的身影,目光若有所思。

  不远处,走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恭敬地走到程至煜面前,说道:“程董,已经准备好了。”

  程至煜没有转头,目光依旧停留在江一沁离开的方向,问道:“今天是哪个分局执勤?”

  “啊?”男人没料到程至煜会问这样的问题,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我等下就去打听。”

  程至煜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越过男人朝楼上走去。

3 第3章 相亲

  江一沁和刑警队的同事处理坠楼案的案子,一直处理到了晚上的11点才算结束,

  她从局里回到家时已经快12点了。

  她老爸老妈早已睡觉,只在客厅留下了一盏小灯。

  江一沁松了口气,轻手轻脚地回房间,拿着换洗衣服去洗漱。

  洗去一身的疲惫和消毒水的味道后,便爬床睡觉。

  翌日。

  江一沁被一阵简单、粗暴地敲门声吵醒。

  还伴随着冯雪倩高分贝的叫声,“江一沁,快起床!都成剩女了,还好意思睡懒觉!赶紧给我滚起来!”

  江一沁被吵得脑仁疼,烦躁地把枕头压在头上,以求躲避冯雪倩的魔音穿耳,但根本不起任何作用。

  江一沁表情崩溃地抓了抓头发,从床上坐起来,强制住心里那股爆发的冲动,才下床开门。

  冯雪倩没料到江一沁会这么快就开门,整个人因为敲门敲得太全情投入而向前扑倒。

  江一沁眼也没抬地伸手揽过冯雪倩的水桶腰,咬牙切齿地说道:“冯女士,您这叫人起床的办法真是数十年如一日啊,让小的好生佩服。”

  “少来,老娘不吃你这套。”冯雪倩没好气地一把推开江一沁的手。

  “那您继续,我去洗脸刷牙。”江一沁说完,就打着哈欠进洗手间了。

  冯雪倩把江一沁的衣柜打开,把所有的裙子都扔到床上,然后叉着腰在一旁挑选。

  江一沁含着牙刷从洗手间里探出头来,看到冯雪倩那架势,看来今天是躲不过去了。

  算了,不能跟更年期的中年女人对着干,后果会很严重。

  她爱怎么作就怎么作吧,反正相多少次亲,结果都是她被人家鄙视、鄙视再鄙视,她已经习惯了。

  权当让老爸老妈安心好了。

  被冯雪倩女士烦了一个上午之后,江一沁俐落地把自己收拾干净,穿了一件跟她年龄不符的鹅黄色长裙,在老妈和小区大爷大妈们的虎视眈眈下溜出了小区,看到一辆公交车就刷卡上去。

  走到公车开出去好几个站,她才长舒了口气。

  那口气还没喘匀,江一沁正想着手机就响了,她拿出电话来看。

  老妈。

  冯女士这是没完了,是吧?

  江一沁在心里没好气地腹诽,然后接通电话,“江太太,您还有什么吩咐?赶紧说!”

  “人家问你做什么工作你别说法医,肯定会把人吓跑。你就说你是医生,知道吗?”

  “骗人不合适吧。”

  “法医不也是医生的一种吗?你要觉得骗人不好,就给老娘辞职!”冯雪倩在电话那头大吼。

  江一沁一头黑线,“知道了。”

  “看对眼了就拿下,千万别犹豫。”

  江一沁嗯嗯的应了两声,听到公交车报站名就拎包下车了,往约定的玫瑰茶餐厅走去。

  程至煜把宝马车停在玫瑰茶餐厅的专用停车场,下车后没有走专属电梯,而是绕到正门,从正门进入。

  进入餐厅的一刹那,他的目光便被一抹鹅黄色的身影吸引了。

  看清了那女人的脸后,程至煜皱了皱眉。

  又是那个女人!

  短短两天时间,居然又见到了。

  餐厅的经理看到程至煜,上前躬身道:“程董,少爷在包厢等您。”

  “让他来大厅。”

  “什么?”经理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

  “大厅挺好的,今天就在这儿吧。”程至煜谈声道。

  说完,迈开长腿,走到离江一沁不远处的隐蔽桌子上坐下,却能将江一沁那一桌的情况全数收尽眼底。

  他的目光落到坐在江一沁对面的长相普通的男人身上后,重新把目光落在江一沁身上。

帅大亨的心尖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帅大亨的心尖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图片视频】意大利RAI电视台五分钟报道:春节文化进校园

    一年一度的“春节文化进校园”活动今年再现新亮点:RAI电视台拍摄的专题新闻在新闻频道播出,引发了意大利民众对中国春节文化的极大兴趣,更使意大利手拉手协会-龙甲中文学校的舞龙舞狮对名声大噪。今年已经是这只具有光荣历史的龙狮队第七次走进米兰华人区附近小学,为孩子们送上中华文化盛宴。2016年春节意大利师生千人合唱中文歌曲《新年好》的歌声至今仍在当地居民的心中回荡,鼓舞人心。

  •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诗词】张文业 | 清平乐 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

    张文业,黑龙江省鸡西市密山人,网名返本归真。用心灵读书,开阔思想的疆域,追寻着真理之光。做为天地间平凡而从容的旅行者,用文字记述对自然、社会与人生的感悟,永远不变的是对真善美的讴歌,对人生真谛的追求。经历许多风雨,见过几道彩虹;一步一个脚印,书写无悔人生。诗观:文以载道,诗贵自然。清平乐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外二首)黑龙江密山张文业兴凯湖畔,美景真无限。缘聚今朝相依恋,才子佳人争艳。万里泼墨流芳,群英荟萃久长。喜看大江南北,神州再赋华章。五绝今生有缘(二首)(一)悠游网海中,意境有相通。陶醉诗

  • 【小说连载】徐景文 | 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

    作家档案徐景文,男,小学高级教师,黑龙江省鸡东县人。鸡东县拔尖人才。省、市、县作家协会会员,鸡东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品报告文学、散文、诗歌、歌词散见于《黑龙江教育》、《冲浪人》、《放歌盛世》等全国报刊。报告文学《情洒荒原》、《太阳连接着有一个太阳》、《创业》等荣获省作协、文化厅一等奖。出版专著报告文学集《奉献者之歌》、《中学语文新编配曲古诗词》(与人合作)。创作业绩收入《中国当代文艺家辞典》、《中国当代教育家辞典》、《名师大典》。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黑龙江鸡东徐景文在偏僻的一个山坳里,十里外的

  • 【诗歌】水洼月光 | 往事(外三首)

    往事(外三首)黑龙江鸡西水洼月光常常往事不是分享细细的珍藏也只是为了一个人的回想湛蓝天空里的暖阳泥泞潮湿的雨巷午后寂寞的昏黄暗夜中烛火摇曳的光亮鼻涕孩儿的清澈目光沧桑老人笑容的慈祥谁手里诱人的棉花糖还有一起玩过家家的小新娘就这样不经意的随想往事便走出记忆悄悄溜回身旁好像很近触手便可及又好像很远一片朦胧与渺茫于是浅浅地回味于是静静地念想原来它们还在那里好好的没有被岁月遗忘心中欢喜再见了曾有的那一场场过往又很无奈于它们重逢的总是太匆忙其实每次旧时的念起都似老歌的清唱让人流连令人向往而那生活永久改变了

  • 【春节专辑:诗歌】北斗| 北斗诗词选

    【诗人档案】徐靖中(原名:徐寅辉)笔名:北斗。1966年1月出生于黑龙江省宾县。1984年于宾县一中高中毕业,1988年毕业于黑龙江大学历史系,获得历史学学士学位。1988年7月7日到黑河市黑河日报社工作至今,主任记者。现从事影视剧文学剧本创作,现为专职编剧。他与崔富强合作的电影剧本《少年棋王》拍摄后,获得第二十四届金鸡百花奖提名,并获得2016年华表奖提名。在黑龙江大学期间,任历史系雪魂文学社社长。毕业后偶而创作诗词。他的诗词以爱国的政治抒情诗为主,他的诗大气而豪放。北斗诗词选黑龙江黑河北斗回

  • 【小说连载】姜芬 | 魂之三步曲:第二阕 魂--归兮,语兮

    作家档案姜芬笔名:瞳若秋水。居住在黑龙江省密山市,流连在兴凯湖畔蜂蜜山下。本职工作是会计,爱好广泛,喜爱音乐、舞蹈、朗诵、摄影和旅游,最爱的就是文学,有散文、诗歌、小说等文学作品散见于各报刊与杂志,密山作家协会理事,曾四年连任江山文学网系统短篇小说主编,现为网络播客,有声小说编剧。魂之三步曲:第二阕:魂--归兮,语兮文/姜芬(黑龙江密山)天寒地冻,风冷日斜。浑身汗湿一片,伸手推了推头上脏破的棉军帽,我开着拖拉机又一次驶出了煤窑。回头再看看那黑洞洞的井口,像一只面目可憎的凶兽,张着大嘴,正准备择人

  • 【诗歌】牛淑丽 | 我怎托付一世柔情

    我怎托付一世柔情黑龙江宾县牛淑丽清风拂面,绿了一池春水热浪滚滚,搅动波光粼粼一夜鱼光,洒满相思瘦寒意来袭,雪掩一湖冰湖还是那个湖水还是那个水只是换了秋冬别说水太善变是你给的不同你不给我最初的温暖我怎托付一世柔情牛淑丽,1978年出生于黑龙江宾县。热爱文学,希望通过质朴的文字,记录时代的强音,使心灵得到净化,灵魂得以升华。在线编辑:林兆丰主编:瑞雪制作:腊梅微信号:13115477919欢迎关注欢迎原创欢迎来稿2、来稿请用文本格式或word格式排版,并附上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片。最好自己配插

  • 【诗词】罗艳冬 |《纳兰容若的相思》组诗 ——读《纳兰词》有感

    【诗人档案】罗艳冬,79年出生,本科学历,一级教师,1998年参加工作,现任教于吉林省东丰县南屯基小学。吉林省诗词协会会员。2015年年末在同事的带动下参与写作,作品见于吉林省教育论坛、牛亨网,《画乡诗词》《诗词文艺》《地脉文学》。水,可至于万物之中,随于形;水,可包容世间万物,宽而广;人,亦如水,无争于世,故无尤。让我们用文字编织一份向往,守住一份宁静。《纳兰容若的相思》组诗——读《纳兰词》有感罗艳冬(吉林东丰)家里存放了一本书,名为《纳兰词》,内容涉及爱情友谊、边塞江南、咏物咏史及杂感等方面

  • 这些国际范儿的中国词正在走红世界……

    近几年,“汉语热”在全球兴起,外国人说的念的中国词儿变多了!那外国人最常说的、最热的“中国词”到底是啥呢?今天(2月17日),中国外文局首次发布《中国话语海外认知度调研报告》。报告显示,近两年中国话语以汉语拼音的形式在国外的接触度、理解度急剧上升。来,直接上榜单↓榜单关键词:中国政治随着中国政治经济影响力的与日俱增,以汉语拼音形式在国外出现的中国话语,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传统文化的范畴。比如说“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这两个词汇的排名就相当靠前,同时,“中国梦”“中国道路”等一系列以“中国”开头的政

  • 新年快乐!初一到初七好片连连:《捉妖记2》《西游记女儿国》《唐人街探案2》《红海行动》

    唐僧师徒途经忘川河,因激怒河神而误入西梁女界。闯入其中,众人才发现这个国家只有女性,并且建国以来此地就没来过男性。而且国中立有祖训,将男人视为天敌。典籍中更有预言,指明有朝一日,会有东土而来的僧人带着一只猴子、一头猪和一个小蓝人闯入其中。他们到来之日,便是女儿国走向毁灭之时。